顶轮崇拜

(Italy)

1991-05-05 Sahasrara Puja Talk, Ischia, Italy, DP, 43' Download subtitles: EN,FR,IT,NL,PL,PT,RO,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顶轮崇拜

意大利‧1991年5月5日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庆祝顶轮日,顶轮是在1970年的今天被打开。我发觉这个美丽的天篷像我们的顶轮,在顶轮日有这样漂亮的安排是非常合适恰当的。我们要知道,打开顶轮有什么发生。当灵量穿过五个能量中心,它进入我们称为边缘地带的区域,这个区域由千条神经线围绕着,当这些神经线得到开悟,它们就像vibgyor(编者注)的火焰,七种颜色,很温和,很漂亮闪耀着,散发着和平。

当灵量开始在旁边散发生命能量,所有神经线都渐渐得到开悟,向四边移动,开启顶轮,接着灵量穿过我们称为Brahmarandhra(梵穴)的脑囟骨区,Randhra是洞穴,Brahma是无所不在全能神的爱,它进入我们通常感觉不到全能的精微能量,然后是Chaitanya,生命能量是这个能量的一部分,全能的力量,Paramachaitanya,它们开始进入我们脑袋,聚集在边缘地带,向我们洒下祝福。

现在边缘地带与脑袋的所有区域连上,也与神经线连上,生命能量因此开始流向神经,令你拥有被称为samuhik chetana的集体意识新的知觉状态。我们到达新的chetana,即洒落在你边缘地带的新知觉状态。这些Chaitanya(生命能量)的波浪是很有趣,他们通常像逗号的形状,然后再变成不同的形状,它们会变成swastikas(卐),象征纯真的四肢;又或变成Aumkara(ॐ),你也知道Aum是怎样写,它代表我们作事、我们的知觉的记号。当它们形成swastika,就会滋润我们的左脉,当它们形成Aumkara,则会滋润我们的右脉,生命能量滋润我们的右左交感神经系统。

要保持顶轮打开,对人类这是颇为困难,因为这是个邪恶的循环。首先生命能量要通过已开启的梵穴(Brahmarandhra)进入脑袋,它滋润你的神经,你的左右脉因此打开,更多的生命能量就能流通于各能量中心。但若你的顶轮没有正常的打开,这个过程是不会发生的,轮穴亦不会打开,灵量只是在脊椎神经的几缕丝线,新的丝线因为轮穴没有打开而不能升起。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是保持顶轮打开,不然这会是个邪恶的循环。要保持顶轮打开既容易亦困难。你从女神摩诃摩耶得知,摩诃摩耶来自顶轮,她是摩诃摩耶(幻相),不容易认出她,不容易知道她,她的生活就像你们,行为举止亦像你们,你不能把她真正的本质分辨出来,她是摩诃摩耶的形相,所以在顶轮,要认出摩诃摩耶是另一个邪恶的循环。

你或许会说,为什么要是摩诃摩耶?可以以其他较鲜明的形相出现。但在现代,其他形相是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因为人们会害怕,会失望,不会接受霎哈嘉瑜伽,因为他们没有辨别对错的能力,所以女神必须以摩诃摩耶的形相出现。以摩诃摩耶的形相出现,你就要确认。这是另一种测试,因为你认不出摩诃摩耶,所以你要确认。在霎哈嘉瑜伽,你看过那么多照片,这些照片必定能说服人的思维关于这位Mahamaya swarupa。你能从思维上看,明白这是有点不同。即使我到拿坡里(Napoli意大利城市),警察和每一个人看过照片,他们都确认的确有点不同,他们全都想与我握手。

此其一,另一方面,你开始看到祝福,开始看到自己怎样在物质上、生理上、情绪上、灵性上越来越好。在思维层面,大部分人仍要确认,除非真心的确认,这仍不是真正的确认。心已经被七个轮穴的七个氛围围绕着,而灵,Atma,则在心中,就是这样,大能的神,至高湿婆神在你头顶上,因此,当灵量触摸这一点,你的灵就得到唤醒,灵之光就开始散发,开始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运作,因为生命能量,Chaitanya自动的流进你的脑袋,开悟你的神经,但你心里仍未确认。

即使没有确认,你仍能感到凉风,能提升别人的灵量,能医治别人,能做很多事情,但你的心里仍不大感觉到它,这就是为何我们有音乐,有艺术 — 所有这些东西开始开启我们的心扉,心怎能有思维的活动?这是你们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我知道若只是心的思维活动,我们又怎能确认?

例如,若你是出生在基督教家庭的基督徒,一旦你看到基督的照片,马上感到这是基督,你明白 — 有某些东西在此;若你是印度教徒,给你看到罗摩的照片,你马上知道这是罗摩。你明白,就是这种心的确认。但要确认某位与你一起生活的人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你只活在你思维活动的两个尖端。要深入心里,「我们该做些什么?」人们告诉我︰「母亲,我们怎能进入我们的心?这种思维活动怎能从心而发?」现在你必须记着,心是絶对与脑袋连上,完全的连上,它们不是不相连的,不然是运作不了。若心垮下来,一段时间后,脑袋也会垮下,整个身体就不能运作。

所以这种心的思维活动要用这种方式理解,一旦你看到危险迫近,什么也不用想,你心的自然反应是开始注入更多血液,你开始心悸,你不用思考,没有思维的活动。就如你看到一只老虎站在你面前,你的心马上开始注入更多血液,这是自然反应。这种活动是怎样发生,你或许会说,你内在已经建构好,一旦你看到紧急情况,你的交感神经系统会起作用,你开始感到害怕,因为害怕,所以必须有点保护,你要为此做点事,你没有想,只是跑掉,跑得越快越好,你没有想 — 我该怎么办,该跑到哪儿 — 你只是不停的跑离危险,怎会这样?因为你内在已经建构好,在你的脑袋,一旦你的心开始注入太多血液,就令腿开始运作,手开始运作,你要跑,或我们可以说是中枢神经系统建构好,害怕,任何反应,任何响应都是你内在已经建构好。
但你对灵性的回应还未彰显,它要彰显,它已经建构好,毋庸置疑,但它仍未彰显。怎么把它彰显?人们问我︰「母亲,怎能彰显它?」你过往的经验令你学懂要害怕这些那些事物,在你这一生,你学懂很多事情,孩子或会用手触摸蜡烛也不害怕,但他一旦长大,因为有体验,透过体验,你开始内在建立自然反应,你会懂得拯救保护自己。

现在,重点是你心里该建立怎样的经验,就是你的神圣、灵性的经验。一旦你开始建立这份经验,你就知道自己是神圣的人。除非你完全意识到自己是神圣的人,不管你对我有怎样的信心,那份确认仍未完全。你只是盲目的确认我,若盲人确认我,内心就没有这份回应。所以,首先你要确认自己是神圣的人,要对自己有信心。

虽然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却仍对自己没有信心。若他们有任何问题,会写信给我;若他们生病,亦会写信给我;若他们家庭出任何问题,也会写信给;若任何人带给他们任何问题,他们会问我。若你有内省,有静坐,就能触摸到你内在的神圣。一旦你触摸到这份神圣,就知道自己是神圣的人。所以在顶轮崇拜,实际上,你是要确认自己的神性,体验自己的神圣,你是神圣的。

你怎样体验自己的神圣?就是给自觉别人,给别人自觉是很了不起的经验,你不单给别人自觉,还可以告诉他们轮穴的情况,你知道他们那里出错,你颇有信心。而思维上你知道︰「对,对,它在运作。」你会说,没有牵涉其中,如︰「是我在做。」你会说︰「母亲,它在运作,它在发生。」就是这样那样的事情。但你却从不内省︰「我是怎样在工作,我是怎样把它成就?我是怎能感觉到?什么发生在我身上?我有什么改善?什么令我更加敏锐?我有什么进展?什么是转化?」

一旦你开始想这些问题,开始体验自己的存有,一份感觉,一份向着摩诃摩耶的感觉就会发展 — 一份感觉,我再次说是感觉,就如恐惧的感觉,快乐的感觉,沮丧的感觉,你发展的任何感觉。你可以称这份感觉为感激的感觉,爱的感觉,合一的感觉,喜乐的感觉,全都在你的心里开始运作,你因此感到有响应。

就如海洋响应月亮,即是说海洋以流动来响应 — 石头不会对月亮有反应。同样,你心里这种波动的感觉是来自你对灵性的体验,来自对你的存有的体验,接着你开始表达它们。我能分辨出,这个人或许说话不多,或许对霎哈嘉瑜伽知道不多,但在心里,在他的心里能感觉到回应。

这是我们要成就达致的,因为你知道心的能量中心就安置在这里,peetha(宝座),心的宝座就在Brahmarandhra(梵穴)上。若你不开放你的心,心里没有这种建构好的反应 — 不需要是敬畏或恐惧 — 而是建立一种自然的礼仪。那么你就不会做错事,因为你知道,不管什么是好的,都在你的心里。就如你真心爱一个人,你就不会伤害这个人。同样,当你开始在心中感到这种反应,你就不会做错事,因为你内在建构好的质量会显现出来,因为灵性、神圣内在建构好,现在它们就彰显出来,你不会担心什么,也不会做任何外在的事情。

有人说奥义书(Upanishadas) 像 Shandilyaupanishad, Kanthoupanishad,这样那样,你一旦知道梵天婆罗摩(Brahma),所有外在的事物,如戴上yagyopavita的丝线和其他一切都应抛掉,不再需要了,因为你现在内在拥有sutra(丝线),你要放弃所有外在的事物,因为你内在已经建构好一切,正在自动的显现,这类人自动的成为拥有很高才能的瑜伽士。

在加尔各答有一个男士,虽然他是印度人但他叫简先生,他是个了不起的物理学家,他也有这些感觉。有天,他在浴缸洗澡时跌倒,背部着地,浴缸碎了,有些碎片插入他的脑袋里,他陷入昏迷,医生对他完全放弃任何希望,说他不可能活命,他在深切治疗室,但在他跌倒前,他自然的叫了一声「妈」,就这样。
那时候,我在德里,他们通知我他跌倒,告诉我事情是怎样发生,我说︰「好吧。」我只放注意力在他身上,给他做班丹,下一天,他张开眼睛,医生不能相信,他们把他移到另一个病房,霎哈嘉瑜伽士探望他,说︰「我们会给你生命能量。」他说︰「我一点也不痛。」他现在看来年青了十年,那么不同,这份经历,对他是份完全的体验,他絶对进入他的神圣里。所以他说︰「母亲,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不想生命,不想死亡,不想任何需要,不想我的孩子,我现在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在保护我,我不需要有任何忧虑。」

另一个例子是华医生,他心脏很差,因此他们为他做了一个辅助器,他是很虔诚的,他的辅助器坏了,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昏迷了,他们把他送进医院,开始时他的主动脉有八成阻塞,只有两成畅通,没有任何机会能康复,因此他们为他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但他只说︰「请告诉母亲。」不需要为他做什么,不要紧,我只为他做班丹,我那时在澳洲,他再次是医生放弃的个案。

他们说︰「我们怎能再植入另一个辅助器?这个辅助器坏了,我们该怎么办?」当他们想为他做手术,他却张开眼睛。告诉医生︰「医生,我感到很好,我不知道什么发生了,我完全没问题,我可以坐起来吗?」

医生就是不明白,他检查他的心脏,说︰「他的心脏现在运作良好,什么发生了?」他们为他检查,发觉他的主动脉完全打开,这种情况在医学史上从未发生过。他对我的经验也是因为他的神圣,我才能在他身上工作,我与他的联系非常良好,事情才能成就。若你思维上不停分析,只运用思维来理解霎哈嘉瑜伽,你是不能到达这种接受所有祝福,祝福在各方面倾泻在你身上的神圣层次。

就金钱而言,就建筑物而言,就交通而言,就一切而言,若你听到人们是怎样得到帮助,就像有人在成就一切。即使你只是思维上的霎哈嘉瑜伽士,所有这些事情都能成就。当你的神圣在彰显,你肯定得到帮助,大大的得到帮助,不然这是不可能发生,这些不是奇迹。对人类或许这些是奇迹,但对神却不是。不管如何,祂创造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创造一个接一个的宇宙,对祂,那又有何了不起?

这是从经验而来的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体验而来的信心,透过内省︰「我为什么要做这事情?为什么我要这样做?为什么不这样做?」要内省。当你内省,这份深度就会深入,透过静坐就会加深。这就是我为何常常告诉你,早上起床,请要静坐,黄昏时,也要静坐。至少在上床睡觉前要静坐,这是你唯一能深入你的所有创造力、所有纯真,所有知识,所有喜乐源头的神性领域。

当你到达顶轮,对,真正的顶轮被打开,因此你才能有这种大规模的自觉,这是事实。现在要提升质量,数量已经很多,顶轮的质量要增加。在现代,顶轮是唯一能成就霎哈嘉瑜伽的工具,若我们意识到心在顶轮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这里是心轮,你要透过心去确认它是何等重要,不然这个能量中心不会打开,那么你又如何得到自觉?这是何等漂亮的联系,这个中心是心的宝座,是心的peetha,必须打开,那么灵量才能进入,所有这些机器都连上,以这种方式让你明白心透过脑袋连上的重要,脑袋絶对与心合一。

顶轮必须把它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尽一切力量去维持保护 令它打开,但 — 透过确认,透过内省你可以请求︰「我为何不能以这种方式确认?我为何不能这样做?什么是对我有益?」若你来霎哈嘉瑜伽是为了玩某种权力游戏,你想拥有权势,那么你就完蛋了;你想拥有钱或某种玩意,你也会完蛋。你想玩任何一种把戏 — 若你来霎哈嘉瑜伽,是为你的孩子、你的婚姻、你的家庭,或想得到任何外在的好处,这是不能成事的。只要扩展你的心,把你的爱传给每一个人,在你心中感受他们的爱,把自己放在有响应的位置上,心以完全的思维活动,响应你内在的神圣,响应你的母亲。

要明白今天的课题,对你或许有点困难,但这个课题我必须有天要对你说,因为你只满足于一点点灵量从头顶升上来,还有那么多仍要升上,很多灵性要升上来,若你要升进,若你要成为转化全世界这个新世代的基础,你就要努力工作。我们不应说︰「我不懂怎样早起,我不懂…。」你在战争的路径上,你现在是士兵,若你要对抗无明和黑暗的力量,就要把它成就。它必须要成就,为此我们要放注意力,你要怎样做,完全取决于你,我们全都要成为有力量的霎哈嘉瑜伽士,来把它成就,透过我们,全世界就会得到拯救。

最重要是你们要明白,今天是顶轮日,当然是我打开了这个最后的轮穴,但若要再进一步,进一步成长,你就要静坐,入静让你变得宁静,你的生命之树只能在宁静中,不是在混乱中成长。
若你能明白,请把它成就,你因此能看到,完全意识到自己的神圣。若你要看影像,就要有一面好镜子,同样,若你要感觉摩诃摩耶,你必须内在完全彰显纯粹的神圣。
愿神祝福你们。
编注︰: Vibgyor︰即当白光通过棱镜而发出的七种颜色的英文缩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