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Italy)


Feedback
Share

导师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

1991年7月28日

她还没有…她迟一点会把我的皮包带来?我的眼镜在哪里。

【瑜伽士:是的。 】

【调整扩音器】低点,低一点,低点。

00.01.13

今天你们来这里敬拜导师。这是一种习俗,特别在印度,你必须敬拜导师,门徒也必须完全受导师控制。导师原理是极度严格的,严格的程度令很多人都不能符合成为理想的门徒。昔日,导师必须是绝对的权威,是导师决定谁能当门徒。即使只为要成为门徒,也要经历严格的苦行(tapasya)。而苦行是导师用来评审门徒的唯一标准。

导师通常住在森林里,他们会拣选极少数的门徒,门徒要到邻近村庄乞求食物,亲手烹煮,供养导师。这种导师制度不存在于霎哈嘉瑜伽。基本上,我们要了解今日和往日有不同的导师制度,往日只有极少数的门徒能有机会成为导师。这极少数人,是从为数众多者脱颖而出,他们真的要是特别的人才能被拣选出来,因此不管要用什么来测试他们,他们也无任欢迎。本着这种想法,他们成为门徒。

霎哈嘉瑜伽却很不同。我要说是刚刚相反。首先,你的导师是位受sandrakaruna之苦的母亲。即使只是一些细微琐碎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眼里也会充满泪水。所以,作为母亲又是导师是很困难的。同时,要你到达一定的高度也是困难的。因为我很爱你,你却迷失了,在我的爱里,有时候你会忘记自己的进度很慢。重要的是,在霎哈嘉瑜伽里,你要对自己严格。因此我才说你要成为自己的导师,但人们却不了解这是意思。要成为自己的导师的意思是你要指导自己,要把自己当成自己的门徒,要锻炼自己。如果你不了解作为霎哈嘉瑜伽士的责任,不了解要自己成就一切,就不能升进得很快,因为那是不同的师徒关系。所以我经常说你要先成为自己的导师。

你要多内省,好好固定巩固你的理想。我坐在你面前,你看到我是怎样的人,我可以吃任何食物,也可以几天都不吃。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也可以完全不睡。我长途跋涉,不觉疲倦。我有这种精力是因为我也是自己的导师。所以首先要多内省,「我有什么毛病?」而不是他人有什么毛病。「我有什么毛病?我是否追求身体的舒适?我的注意力是在身体上,还是在灵体上?如此的话,我在做什么?」我想最好是把这些都写下来。「我能睡在草坪上吗?我能坐在石头上吗?」你必须使唤这个身体。「我能随时入睡吗?我能随时保持清醒吗?」我见过人们打瞌睡。原因既不是他们不好,也不是他们不守纪律,而是因为他们的内在很累。如果你内在很累,你就每时每刻都感到疲倦。你在电视上会看到,西方人是这样坐的【Shri Mataji大声打呵欠】。因为他们非常疲倦。为什么他们非常疲倦?他们没有努力工作。

要内省你的行为举止。一旦你开始内省,也会开始内省周遭的事物、你的风格、行事方式,在周遭制约的影响下你对自己做了些什么。西方的外在制约是心理方面。印度人也有令人惊讶的条件制约,不过西方人更甚之,他们必须洗十次手,即使手皮都脱了也还是疯狂的洗。他们任何时刻都一定要依附着浴室。他们一定要洗澡,不洗澡他们就不舒服。他们也有其他条件制约,各种愚蠢的条件制约。西方的条件制约多偏于心理方面,这就是为何你不能发现自己的毛病。生理方面的条件制约不是那么危险,你可以摆脱它们,或是处理好它们。一旦你的条件制约是心理方面的,你就不能了解知道自己出了什么毛病。

如果你看看、内省周遭,你会发现一些很微妙精微的事物。首先,或许是因为经历过战争,我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害怕其他人。我尤其想到佛洛伊德。因为他,即使母亲也害怕孩子,印度人完全不能理解怎会这样。你们却知道得很清楚,他们不会触碰任何人;不会拥抱任何人。起先,当他们玩足球时,会彼此拥抱。现在彼此不拥抱了,只是用手像这样碰一下。我想迟一点,他们或许只会像这样做。害怕人的程度,我什至见过有孩子害怕拥抱父母。没有人表达爱。若不去表达爱,爱就不存在,人就是这样变得越来越干涩、干涩、又干涩。

霎哈嘉瑜伽有个小女孩,我有些礼物要送给她。她很年幼,大概十岁。我把礼物交给一个瑜伽士,西方的瑜伽士,叫他拿把礼物给小女孩,说是我送给她的。

「不,母亲,我不送。」

我说:「为什么?」  「她会误会我。」

我说:「她误会你什么?」

很多人脑袋中有这种想法。这种想法真的给你带来心理的不安全感。从孩提开始,这种不安全感就已经开始运作,这就是你们害怕对方的原因。你甚至害怕父母,害怕兄弟姐妹。你的心理在受折磨。当我初到英国,他们常常说这是种不安全感。我说:「什么不安全感?全世界都害怕西方世界。」他们为何会受不安全感所折磨?他们令全世界的人都感到不安全。他们为何感到不安全?他们感到自身不安全,社会不安全,家庭不安全,团体不安全。他们彼此多么害怕对方。

故此,首先你要变得无所畏惧。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不再不道德,也不能不道德。如果你总是想着自己是不道德的,又或你做了些不道德的事情,要到某个地方告解,那么会有什么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拥有怎样的品格?我们要从改变自己开始来改变这一切。霎哈嘉瑜伽士之间,不应有不安全感,而是应有分际(maryadas)。你要知道怎样尊重彼此的私隐。

其二,你会发现西方人的思维通常遭受批评的轰炸。有太多的批评家,使得艺术家都消失了,只剩下批评家互相批评。艺术家全都完蛋了。他们无时无刻都在批评。某人会出现 — 有教授批评的科目 — 他们或许不懂弹奏任何乐器,或许不懂怎样歌唱,却必定知道怎样批评。你心里时时刻刻,隐约地感到,不管你做什么,必定遭受批评。时刻都会有种会受人批评的恐惧。所以︰「我是否应该说出来?」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不应担心这些笨蛋,因为他们是盲目的。如果他们想批评你,就让他们批评吧。有什么关系?不会造成任何差别。为此你要装备好自己的内在。

其三更加糟糕,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样进入西方的思维,即使你是站在这一边,你总是要看河的对岸。要公正。从来都不要说些你确定的事情。就像你问候人家:「你好吗?」他会说…[母亲表示翻来覆去。 ]总是这样。没有人说,会说:「我一切都非常好,没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一切都非常好,多谢关心。」

从来都不是这样。他们对自己不确定,一直都摇摆不定。这种内在的摇摆不定令你产生一种无法进步的品格。只有当你往前踏一步,才能前进,你要把一只脚坚定地踏在这一点,再往前踏第二步,就像爬山。可是如果一开始你还是选不定要走那条路,你又怎能前进?你只能走两步,这里或那里,这样或那样。我应把这种情况称为很大的心理障碍,或是妨碍你前进的有害事物。

你学到的第三件事是…或许是第三或第四件事,就是你必须和自己争论。就像你有个问题,你来告诉我:

「母亲,我有个问题。」每个人通常都是这样,「我有个问题。」

我说:「好吧,就这样解决吧。」

然后你就会说:「不、不、不,这样的话,这样就会发生。」

我给他另一个解决方案,「不、不、不、不,母亲,会变成这样。」

好吧,我再给他第三个解决方案:「不,母亲,这可能会发生。」

给他第四个解决方案:「这样会发生。」你一直和自己过不去。

我就得说:「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我已经给你解决方案,如果你要解决你的问题,最好是采取正面的态度。」

脑袋是这样子【母亲表示头反转的样子】。印度语把这叫做“ulti khopdi”。你时刻都和自己争论,又怎能进步呢?

西方思维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你不想把这些问题当成是自己的问题,而是一直像律师一样和自己争论。你要明白,有两个律师:一是你自己,一是律师 — 不停的争论。内在,存在体有双重性格;不是单一性格。正如我所言,这是非常偏向心理方面的,人们采取这种突然的转换,却不明白这是多么危险。一旦你的脑袋受到开悟启发,这种情况自会消失。相反在霎哈嘉瑜伽,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你说了一些话,你们全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与无所不在的力量连上,不管你说什么,都连上了,也会起作用。对你们来说,不了解自己是有自觉的灵,也不去承担取得自己的力量是很危险的。

就如你看到,我必须秘密地说一些事情,我要把手放在这里才说出来,因为这是和主机连上。假设我的手一直像这样张开来说话,每个人都会听到。同样,无论霎哈嘉瑜伽士说什么,有什么愿望,有什么要求,就有人坐在那里,观看着,是你把他们放在那里的。他们时刻都在聆听你,渴望为你工作,「好吧,你这样说,为你完成了。」所以,无论你想什么,有什么愿望,说了什么,你都要极度小心。我是说老人家还可以,我可以说他们有很多条件制约,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可是在这里的这一代,大多数人都有能力改善自己,把脑袋从后方转回前方。你却不谈这种心理问题。

另一种心理问题是你不知道的,也是很令人惊讶,就是不管企业家有什么想法,你都有所回应,因为西方生活的基本教义是看人家,也被人家看。「噢!这是潮流时尚,我们要跟从。这是潮流,所以我们要有样学样。」就像有一天,大约一年前,我到英国,发现所有的女霎哈嘉瑜伽士都在这里留发【母亲指出额轮被遮盖】。我说:「什么回事?」

我就问一个印度女孩,我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新潮流。」

我说:「什么新潮流?」

你知道这种行为在马拉地语叫作“ziprya”,我们把它叫作 ziprya潮流。至少马哈拉施特拉邦人能够…他们全都在这里留头发,像这样,全部人。我说︰「我的天,这是额轮,他们把它遮盖了,他们会有斜视的眼睛。」即使潮流要来,整个潮流也不过是弄弄头发。我不知道头发有什么特别。人们对头发那么感兴趣。在这些国家里,他们的头发掉得很快,因为不使用油,他们应该用油,他们的头发掉得很快。从头发开始,就是顶轮。潮流是 — 不知所谓?这些企业家,这些笨蛋在制造想法,我们为什么要跟随他们?我不是说霎哈嘉瑜伽士全都要同一个模样,绝不是这个意思。你可以穿你喜欢的衣服;过你喜欢的生活,但不应该让企业家奴役你。现在你们是自由的人 — 要清楚知道。要知道你是绝对自由的,你的自由是绝对处于你的启蒙之光里,你绝不会做错事。

首先,你要有自信,无论你要做什么,都不要受企业家的奴役,不要受他人言语的奴役,不要受你的外表奴役,不要受怎样出现人前的奴役。这是很重要的,有一半时间我们都在努力去变得和别人一样。这些企业家怎样愚弄西方人是很令人惊讶。在印度这是不奏效的,不奏效的 — 尤其是对印度妇女而言。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东西」出现,迷你纱丽,在孟买只四、五天,就消失了。没有印度妇女会穿迷你纱丽,结束完蛋了。什么事也没发生。任何潮流来到印度,都不能留下来,因为在印度,无论是什么衣服都是传统来…早已存在,得到验证,经过错误和尝试的测试,我们知道那是最好的,所以现在就停止吧。在某个年代你就停止。这个样式最适合我们。其他的事物不停发展,风格作风不断改变。你要留心,不要做蠢事,那全是企业家制造出来的,要做合情理的事,这才是你需要的。我认为其中一种奴役就是你受企业家摆布玩弄。奴役是一种很深层次,心理层面的东西;它以很多方式深深地隐藏起来,是很精微的,让你没法分辨出来。

在内省中,你要找出自己出什么毛病,你怎会变成这样。「我的性格出什么毛病 — 它是由周遭而来,人们以什么方式把想法放进我的脑袋。」你应该要有自己的想法;你不应该介意柏拉图说什么,苏格拉底说什么,那个人说什么。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呢?毕竟,你已经开悟。这又是另一种心理的东西,它更加糟糕。就是「母亲,如果我们很确定,我们就是抬高自己的自我。」他们这么害性自己的自我,就像过些时候我们就会起飞。「自我会胀得很大,我们会飞起来。」人们的另一种恐惧,就是如果我们有自己的主张见解:「好吧,这是我想要的,这是正确该做的事,那么我就会飞起来,所以我不想说这种话;我有自我。」即使有了霎哈嘉瑜伽,也会有某种恐惧爬进来。其一是「母亲,我不该有任何自我。」

自我的问题是什么?也令人惊讶,尽管有恐惧和其他,为了有点反应,人们发展了一种反对的个性。企业家再次宠坏你的自我。就像早晨你问孩子:「你要吃什么?」孩子会说:「我想吃这个。」母亲要跑去买,要不然她要把每种食物都存放在冰箱里。在印度不是这样的。不管煮什么,你最好吃什么。如果没有盐,就不要盐,吃吧。不然就不要吃,不要紧。不管怎样你都会吃。一旦你有了纪律又了解这种情况,你就不会说:「我只想要这个,我只想要这个。」「什么?你想要?」告诉你自己:「好吧,一个月内都不给你这个,走着瞧吧。」

我必须告诉你我一次的遭遇,我有时我也想舒适点。有一次,我们要搬迁,那时候我的家人不在身边。我们只有一张让我丈夫睡的小床。我就睡在水泥地。第二天,我的身体开始疼痛。我说:「好吧。」我在水泥地上睡了一个月。「睡在水泥地你身体就会疼痛?好吧。就睡一个月吧。」我说:「我要睡在水泥地上。」水泥地就失去奴役我的力量。水泥地或那疼痛没法奴役我。所以,你要做的是掌握你的思维。现在问题来了,你有什么判断力?「母亲,自我会出现。」因为自我,就如我说,是通过作出反应,通过反对,也通过被企业家宠坏而发展出来。好吧,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不要分析自己的心理。

事实上,我们有自我的问题。为什么?我已经告诉过你,如果气球胀大了很多次,它就很容易胀大。只要一点点空气,它就会胀大。那就是为什么你怕突然间︰「我的自我或许会变得很大,使我变成气球,在空中随处漂浮。」要怎样去除自我,只要知道你是开悟的灵。要尊重自己。一旦你开始尊重自己,就不会掉入任何自我的陷阱。很简单。尊重自己。你只要说:「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怎能有这样的言行?毕竟,我是霎哈嘉瑜伽士。」

一种尊严会发展,一旦你做蠢事,就会感到羞耻,因为自我令你愚蠢,这就是重点,绝对是重点。如果你发展这种自尊自重:「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不能这么做。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你对自己这样说,你会惊奇,霎哈嘉瑜伽士的尊严必定使你朴实务实。你不会陷入自我的陷阱。一方面是条件制约,另一方面是自我。自我是简单的东西。必须发展尊严。你会很惊讶,动物之间有分际。像老虎不会有蛇的行为,蛇也不会有老虎的行为。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是人中之虎,人中之狮,是最高等的;我们是最高等的人类。不需要在身上挂着十面奖牌来显示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只要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是了不起的瑜伽士。

要发展这种尊严,你会惊奇,你立刻会谦虚,我是说你不小心的碰上谦虚。我见过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这样坐,有时这样坐,有时,如果他们左喉轮有阻塞,他们会这样坐,如果右喉轮有阻塞,会这样坐。你看看自己。就像新郎要穿着整齐,他记着:「我是新郎,我的行为不能像其他的年轻男孩。我要有自己的个性。我是新郎;我要出席自己的婚礼,我的行为不能像我其他出席的朋友。」你要有独特的行为举止。要承受这样。我们仍不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一旦我们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就自会有尊严,透过尊严,你会惊讶于你也能看到自己的国家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光彩。

不管法国发生了什么,你可以发现法国的法律有什么毛病。法国人却对喝酒、饮食、其他事物比较感兴趣,所以他们从不付钱…「噢,管他呢,我们为什么要理会法律,让它保持本来的样子,不要紧,谁会管这些,不重要的。毕竟,只要有酒喝…」你到任何法国村庄,在七时,你不会遇见任何人,即使是酒鬼也见不到。他们坐在屋内饮酒,饮酒。我的意思是饮酒是主要的宗教,主要的消遣。第二天,他们带着宿醉来,看到的一切都是倒转的。像这个家伙,这些到印度的记者,他们看到一道铁闸,就以为是希特勒的铁幕。每件东西都扩大了,变大了,扭曲了,只因为宿醉。整个西方的生活就像宿醉。他们把东西看成不是大就是小,他们看不到事物的本来样子。

大部份写下的东西,那些你阅读的,关于心理学和其他的书籍,多数是酒鬼写的。如果你看看他们的生活,他们是酒鬼。不管他们写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认真看待?除了少数有自觉的灵,大多数都是酒鬼。就像写希腊悲剧的人,一定是醉得很厉害 — 他们一定是喝了很多酒,才会写出那种东西。因为大多数酒鬼写作时,他们说︰「为何,为何要,我为何要生存,我必定要死。」在印度,我们也有很多像那样的人,他们写了ghazals,经常说︰「我们为何要生存,我们该死。」如果碰到有诗人说:「你谈死亡,你为何不真的去死?」你会意识到,无论你写什么,说什么,都较那些人层次高。霎哈嘉瑜伽在你内在运作得这样顺畅,你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今天,在导师崇拜,你敬拜你的导师。同时,我也敬拜你内在的导师。让你的导师走出来,显现出来。特别是你拥有的导师是 — 我对你并不严厉,还很温柔。因为,就如我所说,基本上这是另一回事,不是为个人,而是为集体。如果某些事情要以集体的方式来传播,你就要了解,只有用爱才能成就,没有其他方式能传播霎哈嘉瑜伽。我们不能像希特勒,给人错误的仇恨想法。恨或爱二择其一。你教导人要憎恨这个人 — 原教旨主义,这样,那样 — 你就会有上千人准备战斗。你可以提升他们的基本人格,然后说:「好吧,一起来,让我们战斗。」种族主义,这样,那样,任何事,甚至是国家主义。好吧,他们只是人类。

我所谈的爱却是很不同的。要尝试去了解。因为我们是集体在工作,必须知道爱是能量的来源,爱使事物活生生的成长。这是活生生的能量。现在要尝试了解。这是,人们并不了解。爱并不是指你拥抱人,或是做些什么,而是活生生的能量,能了解,能使你成长。我希望你看过我的书,希望你曾阅读我的书。书里我很清楚的向你描述什么是『在我们内在成就一切』的活生生能量。任何在运作的,比如说这朵花。我不能命令这朵花笔直生长。它以自己的方式生长 — 随它吧。它很好看,因为每一朵花都不应该长得像另一朵花。活生生的能量绝不会制造一式一样的东西 — 只有塑料才会。现在,当它生长,它是以自己的方式来生长。

无论什么建构在你的内在,都是活生生的能量,是内建的,是种活生生的能量,活生生才能起作用 — 它像花朵自然绽放。你要提供『纯粹的爱』的活水。在纯粹的爱中,你作为导师看另一个人:「我自己是怎么回事,我哪里有阻塞使我不能进步。」你作为导师看另一个人,看到的是怎样以爱心对待这个人,使他能更接近实相。这是非常温柔的过程,非常有爱心的过程,没有什么比得上享受你的爱。仅仅知道『我爱很多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你也能感受到「我爱很多人」。不过这应该是samadrishti — 意思是你应以同样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你用同样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对吗?只有两只眼睛。你用同一双眼睛来看每一个人,即使这些人是不同的。好吧,你看到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但你却不…你的眼睛不会歧视不同的人。你的眼睛不会把某人看成黑色,某人看成白色,某人看成蓝色。你的眼睛看到的只是人。

你开始以samadrishti的方式来看事物,意思是同样的眼睛,同样的眼光,不改变你的想法。因为,有时是你的脑袋把事情扭曲,你开始把某些人看成不同。把某些人看成不同。现在,我的眼睛看见一把风扇。假设我的脑袋出毛病,我可能会把它看成人类。如果你是清醒的,你就会看到每个人的原本样子。这就是samadrishti,意思是你用同样的眼睛来看每个人。不要有扭曲的想法,那么就不会有这种情况:「某人是你特别的朋友,某人是你第二朋友,某人是你第十朋友,有人是你的敌人」。一旦你开始以事物的原本样子来看待它们,一切都会在正确的状态。要不然你会变得疯癫。

应该也要samyak – samyak指整合。要有整合的知识。就像眼睛是用来看,它们看见你坐在哪里,你在哪里,这个人在哪里,那个人在哪里,有什么关系,你知道他的人际关系。假设有个男士,他有个孩子,这个男士和他的孩子的关系出问题。要了解那个人,你必须知道他有个孩子;不能把他与其他人分隔开,他不是孤立的。假设有个人是从英国或意大利来,就要尝试了解他是来自什么特定的背景,什么背景围绕着他,使他成为那样的人。如果你能拥有这种关于他人的完整资料,就不会出问题,不会有争吵,什么都不会有。不然就时刻都会有冲突,人们就是因为这样才常常感到非常疲倦。眼睛没有反应;它只是用来看;不管是什么,它们只是看着。眼睛从来都没有反应,思维却会有反应。这种反应破坏你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人。

所以现在,你应该处于旁观见证的状态 — 就如格尼殊哇曾说:“niranjan pahane, niranjan pahane”— 看着某人而没有任何反应。只看着,你就了解知道那个人的一切,当你看着那个人,niranjan pahane。因为只要你有思绪,就无法看清那个人。一旦你看着那个人,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接着,你马上就会知道他的轮穴,他的灵量,一切你都能穿透。可是你的脑袋,却装满无聊的想法,它不允许你到达那个水平层次。 niranjan pahane的状态是你只是静观一切,我们要发展这种眼睛。这样子你就不会执着,你自动不会批评任何人,因为你的脑袋像这样抗拒人;你不爱某个人是因为你的脑袋是这样想;你也不能分党分派;你不能对一些人很亲切,对另一些人则不。有时候,如果我不对某些人微笑,他们就会抱怨:「这次,母亲没有对我微笑。」我意思是我不能时刻都在微笑。你必须顾及我脸部的肌肉。我怎能时刻都保持微笑,知道吧?可是有些人就是感到不爽:「你看,这次,母亲没有微笑。」所以我要继续时刻对每个人微笑。我会尝试这样做。

我们对待人的态度,必须采取niranjan的态度,因为这是集体的工作。它并不严格;也不是任何紧箍的方式,因为它是活生生的工作,绝对是活生生的,我们不能。绝对是一份创造和谐、爱、感情,一体的感觉的工作。想想看,想着某人对你不好,或他是个…可怕的家伙。最好还是想想你可以怎样善待人。要采取的态度是我要怎样好好对待人。假设,某个人生你的气,你们很容易就会打架,「好吧,你生气,我也生气。」不是这样。要逗他开心,就是这样简单,只享受吧。因为你不享受憎恨,不享受敌对,也不享受分离的感觉。就像这只手要享受另一只手,同样,你们也要彼此享受。如果你不能享受,就是错失重点,错失重点了。

就集体的进步而言,我们要知道,如果我们没有集体的观念,没有『我们是整体的一部分』的观念,就不会进步。如果我拉一拉耳朵,我的耳朵不会掉出来,它却会令整个身体感到疼痛。故此我说拉两只耳朵会比较好。当你开始以这种方式看待自己,你就会惊奇,一种对自己的甜蜜幽默感会发展出来。你的品格变得有趣,富磁力,你很快乐,极度快乐。每个人都会找你作伴。这就是你的导师原理得到启发开悟的征兆。

当然,他们说你应该不执着,不能执着于这个那个。这些都是空谈。实际上,只有内省,或肯承担,或了解你自己的深度,才能给你这种感觉。如果你知晓『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俱有了不起的神性深度』,仅仅只是这样,就足够让你成为至高导师。实际上,我并不是导师,从来都不是 — 我是母亲,我做不了导师。因为,不严格的导师不能成为导师,只为说些话,我就要作好准备。假设,两个人之间有些问题,若时间许可,我要对他们说些话,我就要先对自己说:「要怎样才能严格?」「哈」如果有些事很自然的发生,我就说:「为什么要这样做?」最多也只是自然即兴的。你要发展这种导师的特别风格,这都是为了集体的工作。我再说一次,记着这全是为了集体的工作。

今天,当你敬拜我的时候,你是在敬拜你内在的导师原理。我不会说你应尝试跟随我,因为我很多方面都不行。比如说,我不懂银行,不懂金钱,我是说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懂,是真的。我都不行,我不懂法律。我是说你不应像我,同意吧。不过,你应该可以像我一样说:「你看,我有这些问题。」有一点是肯定的,你必须拥有霎哈嘉瑜伽的完整知识,或是要有欲望去了解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如果你能做到,就能畅泳于这个知识的海洋,像喷射机(Jet)一般。无论你想要什么,想知道什么,你都会知道。但要先有『想知道』的欲望。绝对不要自满于『自己对霎哈嘉瑜伽有足够了解』,绝对不要这样。你可以满足于其他的事物。只有这件事,关于霎哈嘉瑜伽,还得要:『我必须通过脑袋去知道,我的心也要拥有那知识。这些知识应该在我的心里,不单在我的脑袋里。我应该通过脑袋去知道,而这知识应该在我心里。 』就像你看电影,你看到金刚(大猩猩),就知道它是金刚,没错,不过是电影,没关系。

通常我们的知识就像那样。要是你见到金刚先生站在这里,你会说:「噢!我的天,他已经在这里出现。」同样,若知识是在脑袋里,它只不过像一部电影,是远离…它不在我们心里。一旦知识在心里,它会起作用,会成就事情。它不是通过脑袋来成就。知识只会停留在脑袋里,但若它存在心里,则能成就事情。灵存在于心里。很简单,我们这些人多用脑袋来生活,而少用心。要知道,我们在实相里,金刚站在我们面前。你不是在看电影;它是实实在在的,在实相里。心要工作,而不是脑袋,因为实相只会通过心,而不是通过脑袋而显现。

一旦你明白这一点,你的心就能打开扩大:「现在,这是在我的心里。」那么,整件事情在你的脑袋里就很明确,你清楚知道一切,要做些什么,要作怎样的反应,怎样去成就。如果你把这一切霎哈嘉瑜伽的知识放进心里 — 你要先把心扩大,不然就不能把这个海洋放进心里 — 然后你就会看到,「这是霎哈嘉瑜伽。」对我来说,任何事情看来都像是霎哈嘉瑜伽,买这所屋子,来到这里,这一切都是霎哈嘉瑜伽。我能清楚的看到。无论我看到什么,都能马上把它与霎哈嘉瑜伽连上:「这是霎哈嘉瑜伽。」为什么会这样?全因是霎哈嘉瑜伽。这是霎哈嘉瑜伽。当你的心知道脑袋知道的事情,你就开始在每一处看到霎哈嘉瑜伽。我认识有些人精通所有口诀,懂一切事情,却没有把知识放进心里。所以要把知识放进心里。在霎哈嘉瑜伽里,不是通过脑袋而是通过心才能成为导师。

愿神祝福你们。

在导师崇拜,他会先读出这个。我从来没有把《导师赞歌》给任何人朗读。原因并非它不是真理。他们说它是真理。是湿婆神对帕娃蒂说的,什么是导师。为什么我没有把它给你:因为这些市场上的导师说:「好吧,我是你的导师,这是《导师赞歌》。」《导师赞歌》里有记载,交出你所有的金钱,所有的财产,交出你整个人 — prana mana, dana — 你的身体,你的心智思维。 」一切都交给导师,让你变成笨蛋;那些导师就是因为这样才把《导师赞歌》交给门徒。所以我不把它交给你。不过,今天拉杰斯 — 我第一次告诉他 — 这并不表示你要跟随湿婆神曾经描述的方式行事。

[Rajesh: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Adi Guru, sakshat Shri Adi Shakti sakshat Shri Dakshinamurti, Shr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在《导师赞歌》里,湿婆神,祂也被称为Shri Dakshinamurti,即那位面向南方的神祇,在锡吕‧帕娃蒂的请求下,告诉她什么是导师…

听到吗?你们所有人。

(…谁是导师。)

(印地语) …大声点,只把它放上去。

在《导师赞歌》里,湿婆神告诉帕娃蒂谁是导师。祂首先说︰”guru”这个词的第一个字”gu”,点出maya(幻象)的特质;而第二个字”ru”,则摧毁了 maya 所导致的幻象。所以,他是第一位,也是最先摧毁maya所导致的幻象的人,是他制造幻象,亦是他摧毁幻象。他独具那个地位,所以,导师的位置是最崇高的,即使诸神也难以接近。祂们都崇拜 锡吕‧导师(Shri Guru)。

礼拜锡吕‧导师,他坐在尘世的树上,拉起掉入地狱海洋的人。

礼拜锡吕‧导师,他是锡吕‧梵天婆罗摩(Shri Brahmadeva),亦是锡吕‧毗湿奴( Shri Vishnu),也是锡吕‧湿婆神(Shri Shiva),只有他是至高的梵天(Brahma)。

礼拜锡吕‧导师,他为人们的福祉,创造了所有知识,使他们拥有能够跨越尘世海洋的桥梁

礼拜锡吕‧导师,他打开因为无明的黑暗而瞎眼的人的眼睛,并用知识的药膏(kajal)涂抹他们。

礼拜锡吕‧导师,他为世界带来光明。你是我的父亲,你是我的母亲,你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神明。

礼拜锡吕‧导师,他是真理,在真理之光中,世界得以彰显。你是迷住世界的喜乐。

礼拜锡吕‧导师,他是真理(Sat),纯粹的存在,真理 — 知晓了世界的各种形相和物体停止以实相出现。

礼拜锡吕‧导师,他的形相是活动的「因」,他以「因」出现在所有活动里。

礼拜锡吕‧导师, 他以「因」出现,为所有活动带来一体,带来集体,为各种形相和物体带来整合。

礼拜锡吕‧导师,他的一双莲足,驱散二元性的热力,把我们从一切苦难中拯救出来。

我们用言语,用思维心智,用注意力,用眼睛来礼拜锡吕‧导师。因为导师是真正湿婆神和力量(Shakti)结合而成,他的一双莲足又红又白,璀璨夺目。

我对着锡吕‧导师静坐,“gu”这个字显示超越三态的状态,“ru”显示无形相的形态,他赐予我们超越三态的形态。

我们一再礼拜锡吕‧导师,因为他通过自觉,摧毁了我们累积自世世代代的业报

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礼拜锡吕‧导师,因为再没有其他原理超越锡吕‧导师,你没有苦行可行,因为最高的苦行是要成就到达锡吕‧导师,没有知识能超越锡吕‧导师原理而仍能存在。

我们一再礼拜锡吕‧导师,他向我们显示了延绵不断的华盖形相,这形相遍布所有活物及非活物。

我们再次向你礼拜,向锡吕‧导师礼拜,他的莲足以钻石点缀,它们是经典,是吠陀经的灿烂莲花。

礼拜锡吕‧导师,他自然的唤醒我们体内所有纯粹的知识。

我们再三向他礼拜,礼拜锡吕‧导师,他是生命能量,永恒安详,超越迷惑,极之纯洁,超越 naad、bindu 和 kala。

静坐的源头是锡吕‧导师的形相;崇拜的源头是锡吕‧导师的莲足。第一次崇拜是向锡吕‧导师的莲足敬拜。第一句口诀,口诀的源头是锡吕‧导师的讲话。第一个解脱,所有解脱的源头只能通过锡吕‧导师的恩赐才能得到。

Sakshat Shri Mataji, Shri Nirmala Devi, Namoh namaha.]

01.10.33

啊,我要所有的领袖上来,我是说如果有两个领袖,两个领袖都要上来。愿神祝福你们。

格涅沙口诀可以念诵一次,格涅沙口诀。可以念诵格涅沙颂(Atharva Sheersh)。你们可以念诵格涅沙颂一次,他们全部人都应为我沐足,把水倒在我的脚上。

[Ganesha Atharva Sheersha recited]

30/7/2011

01.18.30

[Yogi: Hundred-and-eight names of Shri Adi Guru Dattatreya: “Om twameva sakshat Shri Sattwaya namaham – salutations to the one who is sattwa.” Do you want the mantra to be said? Do you want the mantra to be said?]

[Yogi: We are reading those names, and we have to try to put them into our heart because we are telling them to our Guru. So the brain should not be there, but they should be in our heart.]

[Yogi: First in English]

[Yogi: We are saying these mantras to our Guru who is sitting here before us, and She’s the Guru of all Gurus. And we have to feel it from the depths of our heart with the shraddha, which is a surrendering devotion, and we have to say all the mantras with those feelings from our hearts.]

[French and Italian translations]

[108 names of Shri Adi Guru]

I have to make an announcement today that we have already three of our leaders Dr. David Spirow then Gregoire de Kalbermatten, Guido. And now today I would like to appoint Rajeshwaha as one of them.

Hello, please keep quiet. Please keep quiet. Nobody can hear anything. Just now… Just now you had such a big lecture from your Guru. Now will you please be dignified and keep quiet and don’t talk Please be seated. All of you. Please be seated! Those, who are bringing presents, please also please be seated One by one, please. Please.

The Guru Puja is over now and we all have to depart. We decided to have more Pujas in this place because it is very lonely and nobody to disturb us and the people here are very nice and have been very kind to us. Moreover I think with my age I shouldn’t also travel too much in Europe If possible I would like to have most of the Pujas here It is quite close to all the European countries at least. But America – of course I will go to America and all to South America.

So the new program for me: My Qawwali goes on – for not only 24 hours, for the whole year, the life long.

I must thank you all of you for coming here and living here under all kinds of circumstances. I hope next time – by next time, we will have better arrangements made because there was hardly any time but very suitable for Guru Puja. That we had to learn how to achieve the state of Guru. There are so many false people in this world now, you know that and as Babamama has said in the last Qawwali very beautifully That is the personality of a person makes the personality of the place. Like the roses are growing in the thorns but where the roses grow they don`’t say: “This is the place where the thorns are growing” but they say: “The roses are growing.” So whatever maybe the conditions that I told you today to understand under what circumstances we are born and surrounded by and what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e arrived so far. Whatever it was, you have now to know that you have to enter into the Kingdom of God, where none of these bad things even can enter. and the enjoyment that we have had is absolute pure enjoyment of our Spirit dancing. I hope this time my lecture should not in any way depress you but on the contrary introspection is very good. Without that we can not understand 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which I have discovered myself which are to be seen little carefully, why do we behave in such a manner. and I have tried to point it out to you, what our subtler badhas we have within ourselves. So please again and again you can listen to my tape and try to understand what I have said. I am sure next Guru Puja you all will be coming here as great gurus. All the best for – till the next Guru Puja I should say “All the best!” This year we all should work out to come out of the thoughts (thorns) and become the flower of fragrance, so that when people see us, they know now we have created here the World of God. There are obstacles, there are problems whenever there is truth there is always somebody to come on you, no doubt but truth will be successful, it will be victorious, be sure of that! With that surety, if you work it out it is all going to overcome all these little little hurdles, little little incidents that you have faced in a very beautiful manner. So never forget the enjoyment of tonight whenever you are depressed think of that and just start saying that we are not living our thorns, we are flowers we are roses. That’s you are, you are more than that. You are more than that – the whole atmosphere is fragrant by your goodness. So keep to that and enjoy yourself. There is no place for depression for all of us. How many people have such joy in their lives to think about the memories of these beautiful nights that we have spent together enjoying ourselves and enjoying everybody else without thinking about race and all that, about… … The power of God’s Love is going to completely help us I assure you, and I verily say to you that good will be victorious righteous will be victorious and we establish a new style of life where there is no hatered , there is no killing there is no jealousy but all love and love and love. May God ble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