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ri Raja Rajeshwari女神崇拜 (India)

Shri Raja Rajeshwari崇拜
印度马德拉斯 1991年12月6日
 
今天我们先做锡吕格涅沙崇拜,再做Raja Rajeshwari崇拜。
有很多名号是用来描述女神︰特别是商揭罗大师称呼她为Raja Rajeshwari,意思是她是诸天后的天后。在西方,他们也用这个名号来称呼母亲玛利亚。这些称呼是来自异教,就如我之前告诉过你,他们不是来自圣经里对母亲玛利亚的描述。这显示圣经手稿有很多改动,印度经典的手稿也有很多改动,即使是薄伽梵歌也是。这就是为何所有宗教都开始出轨。学者便利用它来投射自己的想法,叙述描写完全违反神圣力量的事情。
你们都是这个地球上非常幸运的人,因为你已经发现实相,明白神话虚构的事情都是真的,反而理智理性的事情却不是真的,还有,任何用来分裂分隔人的事情也不是真的。我们相信所有宗教,这就是为何每一个所谓笃信宗教的人都反对我们,因为你们理应只相信一个宗教而抗拒其他宗教。若你相信所有宗教,即是说你完全不虔诚,这是个概念。他们感到很震惊,我们竟然相信所有宗教,尊重所有降世神祇,也相信所有神祇的整合融和。
至于格涅沙,对来自西方国家的人必定是一个很大的揭示。即使在北方,我也不大能找到如南方那样敬拜格涅沙的人,特别在这个地区,也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因为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有八个格涅沙的天然圣石,他们全都相信它。现在有人说这是盲目的相信,说三道四。你们现在都看到格涅沙站在我的背后,在我内里,这样只是要证明的确有格涅沙这位神祇。有人给了你们格涅沙半坐在这里的相片,其余的是我的纱丽和其他。所有这些只为用来说服你有锡吕格涅沙这位神祇,而祂是透过根轮行动运作。印度人数千年前已经知道这知识。Kuchipudi(印度古典舞)在基督前七世纪已经出现发展,所以你能想象,数千年前格涅沙这个概念必定已经存在。
这个国家的人在灵性上很进化,他们知道什么是神祇,神祇是什么模样,有什么功用,虽然对大众这是隐秘的知识。无论圣人说什么,人们都会接受,因为人们听祂们的话后不会出自我。我在试着找出为何西方人发展那么大的自我。我仍未能找出为何这种侵略透过自我而来的根本原因。我们可以说是竞争或类似的原因。根据西方的历史,即使追随基督的人,虽然基督是被视为完全鲜明突出的谦卑,但这些人仍是那么富侵略性。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明白谦卑,你会很惊讶,谦卑被称为vinay,是锡吕格涅沙的品质—Vinayaka。”Vidya vinayen shobhate”。”Vidya代表知识只饰以谦卑。你昨天看到这些伟大的艺术家的谦卑,在这里伟大的导师的谦卑。导师邀请我到他的学院,他们献上他们会向女神献上的各种祭品,我大受感动。他们很快的接受我,接受霎哈嘉瑜伽。即使被通神论学会所支配的卡女士,虽然这个女士并不大在意通神论学会,她建造了这个大会堂和其他,她把一切都献给艺术,她不容许通神论学会进入会堂。尽管如此,他们接受我,他们全部人,你能清楚的看到他们的虔敬和谅解。对圣人谦卑绝对是这个国家不明文的法律。圣人不会被挑战,不会被控制,无论圣人说什么,人们都要接受。
所以格涅沙最先给我们的质量是vinay—“vinay”的意思是谦卑。谦卑不是表面虚假。不是你不停的说︰「对不起」或「不好意思」或「我恐怕 」,不是这样,不是watchik,不是应酬话,而是发自内心的谦卑。当然,现在谦卑常常被自我所玷污,自我令你飘浮着,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自我中心。即使当我谈及自我,人们也以为母亲在说其他人,他们从不会想︰「是我有自我。」所以格涅沙是自我的握杀者,因为只有谦卑才能真正中和自我。
要谦卑下来,你要看到什么?例如你来到这个国家,你看到很简单的人,活得很简朴,他们没有这些复杂精密的东西围绕着,他们用手来吃,吃植物或树叶。一些住在这里来自西方的女士说,她们以为他们全是原始人。但你看他们发展艺术的方式,这种敏捷,这种…即使是这种跳跃,你也没法做到。为何有这种创作风格,是源于对艺术的谦卑。艺术要受尊重,导师要受尊重。尊重是唯一学习知识的途径。我认为这植根于印度人的血统里,你要含蓄地遵循你的导师,含蓄地。这个导师在训练那么多人,有很多女孩在这里,不为什么,只为表达他的艺术。他没有赚取太多钱,我能看到这种情况。他们只有很小储备,也收费不多,但他对艺术的奉献虔敬就如格涅沙对祂的母亲的虔敬,他完全沉醉其中,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就谦卑而言,你要把注意力从其他地方抽走。这是极之重要。若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其他问题,这个那个,又或你想透过其他渠道来霎哈嘉瑜伽,是成就不了。你必须从内心谦卑下来,绝对谦卑下来。祂是纯真,所以祂能谦卑。若你不纯真,你便不能谦卑。纯真的征兆是谦卑。一个好孩子,纯真的孩子是极之顺服听话。无论你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只是服从。我知道我的孙儿,有一次我们到尼泊尔,那里很冷,他们的母亲说︰「他们不肯在头上戴上什么。」
我说︰「我能令他们一分钟内做到。」我叫他们来,给他们一块普通的布,我说︰「你们要包着头。」「好吧。」他们用布包着头,包得很好,很稳固。他们看来有点怪,但他们不介意。
我们就是缺少这种质量,这就是为何我们发现深度少了,不单是制约,我不会说是制约。人们脱离了制约,即使印度人也变得如此,他们很难谦卑下来,很困难。你可以说这是受西方影响,又或他们忘掉了过去。但谦卑却是那么重要。就如我要告诉你,从孩提起,虽然我生于基督教的家庭,我们在触摸大地之母前,要先请求寛恕,你的脑中因此有这个考虑。触摸你的父母和你家中长辈的双脚,是否要这样?触摸家中每一个长辈,即使是年长的仆人,他曾经照顾我们年长的兄弟,你也要触摸他们的双脚,但我们这样做时却欠缺谦卑,也欠缺作为长辈该有的尊严。不管如何,我们的责任是去触摸每一个人的双脚,而不是与长辈讨论争辩。
这样会在霎哈嘉瑜伽创造很美好的氛围,若你坚持︰「我是否谦卑的做这事情?」只要问一个问题︰「我是否谦卑地做这事情,或谦卑的说这些话?」现在问题出在批评领袖,他们是领袖因为他们配做领袖。若有天我发现他们不好,我会赶他们走,你也知道得很清楚。这里却没有谦卑,谦卑被自我所取代,自我在领袖间创造自我,领袖变得自我中心,很多领袖被赶走。我是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平衡,我该责备成员还是领袖。母亲委派他们来当领袖,让我们谦卑下来吧。不管如何,必定有某些原因母亲要他们当领袖,为何我们要与他们争吵,找他们错处?我们就像成立了工会。
锡吕格涅沙是那么谦卑,祂的伽蓝仙众某程度上比祂还谦卑,因为祂不能容忍任何伽蓝仙众不谦卑的对待母亲。眼睛只要转动一点,他们便去对抗战斗,做他们被建议要做的事情,他们明白他们母亲的每一个眼神,什么该做,这种虔敬奉献只会令你越来越有深度。
我们现在或许对此认识的方式是,在西方,我们要更扩展开去,要更多宣传,要说更多自己,要更炫耀自己。你越这样做,便越成功。这是你每天看到的情况。他们炫耀「我相信」,你要明白,你是谁去相信或不相信?你是谁说这些话?但某类…你的形象要像这样—了不起的品格个性,或某类大人物的轮廓形象。你所创造的形象,绝对是虚假荒唐。很令人惊讶,人们却向这个虚假的形象躹躬顺从,或许他们也是虚情假意的,所以他们向虚情假意的人躹躬。我很惊讶,我是说这些有名的骗子,人们知道他们是骗子,他们做着各种错事,但人们仍拜倒在他们面前。或许是因为他们想从中取得一些物质上的好处,这个连我也不知道,取得一些人工化虚假的好处。即使与这种人一起照相也被视为很了不起。
霎哈嘉瑜伽士必定要看穿这些技俩,他们要看穿这个玩笑,这个戏剧,什么在发生持续,要把它反映出来,也要内省,看看︰「我希望我内在没有这些。」有时我们取笑他人,但自己却是这样。所以一旦我们内省,看看自己内里︰「是,就在这里。」在一些国家的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常常有人向我报告,他们忽然说︰「母亲给了我特别的能力。」或他们说︰「我是摩诃(伟大)玛塔吉。」也有像这样,摩诃玛塔吉。即使我自己也从来不说我是玛塔吉,是别人这样称呼我,我从没有这样说。但他说︰「我是摩诃玛塔吉。」你可以称他为疯子,什么也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傲慢令他看不到自己在说什么,你也是这样令你的领袖的自我膨胀,透过攻击他,你越攻击他,他越有反应,当他有反应,他的自我便继续像这样膨胀。
就如我告诉你,今天我们要敬拜Raja Rajeshwari,我之前从没向你谈及祂,我从没有要你阅读导师经典(Guru Gita),同一原因,我从没有告诉你她是Raja Rajeshwari,因为这样或许会令你有一点自我。「她怎能是诸天后的天后?」当然,是基督的母亲就没问题,但不是玛塔吉,这样太过了。所以我从不告诉你这些,我说︰「巴巴,我是个谦虚的母亲,只是这样,神圣的母亲。」就是这样。在这里创造洞穴,这就是为何它或许,或许!
不管如何,我知道问题出在那里,我们已经以很幽默的态度来处理了很多事情,但我仍然感到,看看这些艺术家,这些人,他们创作的方式途径,或许不是依据你有关装饰的想法概念,你或许说它颇炫耀,或许这样那样,就是这样,你要明白,常常在脑海里。「它可能是更少,这里必定有一些不辨方向的事情。」诸如此类。你或许开始批评,因为这是不谦卑的人其中一种质量,他们以为自己有资格去批评任何事。「噢!我不喜欢这个颜色,这个不好。」但艺术家却是真心的创造这些作品,让我们欣赏他们的作品吧!
其二是欣赏,欣赏你的人生,不管是怎样的人生,欣赏它,接受它,但要毫不勉强。一切脑海里艺术代表这样,艺术代表那样的思维概念都会把我们带到既没有更多林布兰(Rembrandt)亦没有米高安哲罗(Michelangelo)的境况,就这样。不是思维的,艺术从来都不是来自思维,是来自内在。无论什么来自内在,外在的都没法与它相比。说到欣赏,我是说你可以说南印度人穿着风格非常鲜艳的服饰,对我来说,他们不是这样。一些人或许有别的见解。我也注意到北印度人必会批评南印度人,而南印度人也会批评北印度人。不管如何,什么是…没有人能取得别人的长处,这是很愚蠢,很愚蠢的。
若懂欣赏和接受,你便能吸收别人的长处。北印度人不喜欢南印度食物,不管如何,无论怎样尝试,他们都不喜欢。他们也不喜欢他们的音乐。现在,你能想象印度分裂成两部分,南印度人既不喜欢北印度食物也不喜欢北印度的舞蹈,我是说即使是我们的国家也是那么分裂,这个国家是,Rameshwaram的人不喜欢马德拉斯的食物,马德拉斯的人不喜欢德里的食物,这是一种…!这种分裂是透过不是你的天生谦卑质量而来,若你能享受一切,你便是谦卑的。若你能欣赏每一种表达方式,你便是谦卑的。
这种谦卑是很深层的品格,因为它是来自根轮,也就是锡吕格涅沙。想象一下,祂只用一只小老鼠作为坐骑,没有快车或名车劳斯莱斯,拥有大肚子的祂,却只用一只小老鼠作为交通工具。没有坚持维护祂的力量,祂是那么谦卑,那么甜美,是祂创造韵律和生命能量,没有祂,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是怎么样。无论在哪里,我们都要懂欣赏,而不是指责这个那个。我是说即使是这房间的颜色你或许不喜欢,这个你或许也不喜欢。我是说很多东西你也不喜欢,我要问你︰「你喜欢什么?」「焗豆」,好吧,我们要开放自己,借着谦卑,你开放自己,你渗透,你散播。没有谦卑,你是办不到,因为你对一切都抗拒,制造了一道墙。只有谦卑才能令你开放扩展。
今天,我们旅程的第一天,我请你们要非常非常谦卑,要明白谦卑是极之简单,也很漂亮。你看到这个小女孩表演维纳琴(veena),这样难演奏的Adi Vadyam,原初乐器,却能演奏得那么美好,那么熟练灵巧,那么谦卑。她来我面前说︰「母亲,我感到莫大的荣幸能在你面前表演。」试想像,这样的天才。另一个我之前遇到的是与她年纪相若,或许比她年轻的曼陀林(一种拨弦乐器)的乐器手,我是说他现在世界知名,当他在我面前演奏,他不肯收费,他只是进入极乐中,即使是舞蹈员,她告诉我当她看到我,也进入极乐中,她跳得那么有活力那么好,而她…她发烧,她说︰「退烧了,我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看看这些艺术家,我是说他们不认识我,对霎哈嘉瑜伽一无所知,却有这种属灵的谦卑理解,因为他们是谦卑的,属灵是从不断言,从不宣传自己,从不大吹大擂。
(所以他们在这里,来吧,是谷道吗?意大利人来了,这是我今天延迟崇拜的原因。是谷道吗?只叫他来,谷道是太谦卑上前来,来吧,来吧,只向前移一点点,只…愿神祝福…我在等着你!请坐下,不,不,来吧!来吧。你能…你们全都坐在前面,这里有位置,只来…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坐在这里。我要令他们高兴,你要明白,因为我在意大利生活,只来吧…不要紧,那么他们或许拿到一部分,只上前来,这里,或你可以坐在中央,不要紧,你可以坐在这里,无论你在哪里,对,你能,上前来,上前来,这里有位置。)
我在告诉他们关于锡吕格涅沙,祂本质的力量是来自祂的谦卑,所以我们全都要极之谦卑,极之谦卑,欣赏一切。当然,你要让他们听到我的讲话,他们已经把讲话录下,那么他们便知道我今天说了些什么,现在我们开始崇拜。
愿神祝福你们。 […]

公开讲座 一 (India)

公开讲座 一
印度马德拉斯  1991年12月6日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寻者致敬。
若我们是真正的真理追寻者,便要对这追寻诚实诚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自己诚恳,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价值。有很多真理的追寻者(sadhakas),他们从早到晚都在制订某些仪式,某些静坐的方法,某些虔敬崇拜(bhakti),阅读某些书籍。但我们要明白,我们成就了甚么?我们身处何方?
作为母亲我要说︰「孩子,你为追寻已经付出了很多,但你找到甚么?你找到最终的实相吗?你找到经典里描述的东西吗?」今天唱的是马拉地语的歌曲……我希望他们能唱些梵文的歌曲,他们的梵文很好,请唱些有关商揭罗大师和其他圣人的歌曲。他们明天会这样做,这首歌曲是诗人Namadeva在十二世纪的作品,他后来到了旁遮普(Punjab),在哪里的那纳克(Nanak)很尊重他,还请他应以旁遮普话来写作。他学习旁遮普话后,写了一本这样厚的书。”Granth Sahib”里很多诗句也是从哪里来的。
他是个很平凡的裁缝,非常平凡的裁缝,他到另一个村庄与一位名为Gora kumbhar的圣人见面。Kumbhar意思是指陶艺工,他制造陶瓷。Gora kumbhar正忙于准备黏土。Namadeva站在他面前说︰「我来是要看Nirgun,看无形相,看chaitanya(生命能量),但这里却是Saguna,它是有形相的。」只有已得自觉的灵,只有圣人才能向另一位圣人说这种话,因为他知道最终的实相。没有自觉的人不会明白甚么是超越这个生命。
基督教的多马(Thomas),他来到印度后写了很多契约(treatise),放在埃及的洞穴里,最后被人发现。经过四十八年的研究,现在有一本书是讲述他。我很惊叹他怎样从头到尾都在描述霎哈嘉瑜伽,就是你必须体验实相。
当然,每一本书,每一本经典都说︰「认识自己。」我是谁,我必须找出我是谁。我是说我们的精力要用来找出我们内在的真我(self)。我们说︰「我的身体,我的声音,我的鼻子,我的国家,我,我……」谁是这个「我」?这些灵感从何而来?这个「我」是在我们内里,反映在我们的内心。请你们不要盲目的接受我,盲目的相信是于事无补。我向你们提供一个科学的假设—它是怎会发生的。若能证明它,若你能体验到我所说的,作为诚实的人,你必须接受它。
在西方,与我们相比,他们有其他的问题,极大的问题。当我首次来到英国,你也知道英国人是怎么样,都是难对付的人,很难打破与他们的隔膜。但一旦能打破他们的隔膜,他们都很知识取向,他们会冲向大学,冲向图书馆,找出关于灵量的一切。
Nath Panthis已经写了很多,虽然他做了大量唤醒灵量的工作,但却全都遗失了。当一些德国人,还有其他人来到这里,一些密教术士向他们提供了一些来自这由的错误的数据。这种曲解,这种错误的程度,我曾经读过一本德国书,它竟然描述灵量是在你的腹部,还有详细的解释。毫无疑问他是很博学,问题是我不知道他学了些甚么,他就是这样描述灵量。
这个知识我们已经知道了很久,对上天我们有三种取向,一是Vedas(吠陀经),即使是”vida”的意思也是「去知道」。多马称呼知道的人为”Gnostics”,或”gn”,我不知道在南方你们是怎样说”gnana”或”gyana”,马拉地语则是”gn”,”Gnostic”,这些字的意思都是相同的,即博学的人,不是外在的知识,不是思维或情绪,是某些更加超越的知识。他们尝试走相同的道路,在吠陀经,他们曾经说,最先是,最先是sloka,若你不知道,阅读吠陀经也没有用。这「知识」是甚么?就是从你的中枢神经系统去知道,不是从你的思维或肉身,是从更高的层次去知道。
当我们成为人类,我们要谦虚的说自己不是完美的存在体,我们是有某些缺失,不然我们怎会互相战斗,互相争吵?我的意思是大部分问题都是源自人类的问题,生态的问题,经济的问题,政治的问题。说到源头,一切问题都是来自人类,那么人类出了甚么问题?动物没有问题,他们受制于pashu,他们是pasha,神控制牠们。人类却拥有自由,但生活得很仓促忙乱,所有这些问题都是源于他们没有拥有真正的知识。
那么,我们该追寻甚么真正的知识,我们该何去何从?有些人想从吠陀经去了解,他们更想了解大自然和五大元素。当他们向五大元素敬拜,以我们的说法,他们走向右边,这种右边运动在希腊神话中清楚的显示,之后它变成科学,所有这些便由此展开。
左边是bhakti(虔敬)。人们开始盲目的敬拜神,走向神,上庙宇,上教堂敬拜,相信圣人。印度是特别的得天独厚,因为我们的知识都是来自圣人,虽然是有点分歧,有点停滞不前,但知识都是来自圣人,来自大先知(maharishis),来自预言家。
印度另一个优势是他们的宗教并没有组织,没有组织管理它,这是个很大的祝福。虽然如此,在吠陀经的意识形态变成某些思维上的幻象(maya),我们因此有Arya Samaj和所有这些,这是很困难去了解。我是说若你遇见任何Arya Samaji,你不知道怎样应付他们;只能不停的说话,说话____神知道,他说的那些知识。他仍未到达那层次,却满足于阅读来的数据,常常过度阅读。这就是卡比尔(Kabira)所说︰「Padi padi pandita murkh bhayo」¾¾­­­过度的阅读,即使大贤大圣者panditas也会变蠢。我过往时常奇怪,怎会这样?我现在就遇见很多这类人。
问题是透过阅读,你不会知道最终。就如医生给你治头痛的药,要你吃Anacin,你阅读处方︰「Anacin,要吃Anacin。」头痛会增加或减少?你必须吃药。《吠陀经》是这样写的,你要找出真我,同样,部分的《吠陀经》的内容与《奥义书》(Upanishadas)是一样的,从头到尾《奥义书》都在说「你要找出真我。」
即使是帕坦伽利(Patanjal)的《瑜伽经》(Shastra),若你读过它,它开始有很少部分是描述vyayama,即ashtanga(瑜伽式子)。很少部分说怎样处理所谓的身体毛病。在霎哈嘉瑜伽也有用它,但只是有毛病时才用,不像每个人那样,都去做练习,因此得了心脏病,各种毛病,热力,高血压,有时低血压,有时高血压,他们才来告诉我︰「母亲,我在做瑜伽,你看……」我们不单是肉身的存在体,也不单是思维的存在体,亦不单是情感的存在体,我们还是灵性的存在体。
印度第二种取向是bhakti(虔敬)。虔敬是可以的。上庙宇,却开始堕落,不明白甚么是虔敬,克里希纳在薄伽梵歌就是这样说。你必定知道克里希纳是外交家,祂不是母亲,祂知道人类是怎么样的。祂要他们绕圈子的找寻真理,因为没有人喜欢直接。特别在那时候,祂只告诉亚周那,祂向他们说了三件事,从而你看到祂的外交手腕,若你能看透真相,祂最先说的是你要取得gyana。祂不是个好的推销员,好的推销员不会马上把最好的推销给你,但祂说你必须先取得gyana,就是这样。”Gyana”即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中的知识。
祂说的第二件事是你必须bhakti(虔敬) ,「无论你给我果实,花朵或水,我都会接受,但你必须虔敬,即 ananya。」ananya这个梵文 ──即当你不是他人,当你是已得自觉的灵。若你没有连上,虔敬(bhakti)对你是甚么?很多人抱怨︰「母亲,我断食,做各种事情,你看看我的状态,我变得极之虚弱。」不是神的错,你仍未连上。简单如打电话,若电话没有联机,又有甚么用?你误用了电话。没有连上的bhakti是错的,所以克里希纳说︰「Yoga Kshema vam aham。」先取得瑜伽(yoga)跟着才取得福祉(kshema)。你先要到达瑜伽,福祉才会来,不然是不能成事的。祂很巧妙的把瑜伽放在首位,祂为甚么不说 kshema-yoga?
祂就是这样说虔敬。说到karma(业),祂说︰「做一切的事情,把它放在大能的神的莲足下。」 这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说︰「母亲,我把所有事情都放在神的莲足下。」我认为!即使是谋杀。这些想法只是来自思维︰「我把它放在神的莲足下。」你不能,因为你仍未到达这个状态。霎哈嘉瑜伽士不会告诉我︰「我在提升灵量。」他只会说︰「母亲,灵量没有升上来,没有升上来……」当自己是第三者来说这些话,他会说︰「它不会到这一边。」当自己是第三者,因为他已经不身处其中。
这就是karma,自动的就在大能的神的莲足下,好吧,祂成就万事万物,我们只是工具。假如工具说︰「我在说话。」你是不会接受的。同样,当我们说︰「我把我的……」就像这是他们的责任,把它放在神的莲足下,不是这样,它是自动的,自然而然的,是霎哈嘉(sahaja),是与生俱来的。
你们内在全都有这个力量。有些书籍说灵量是很危险的,这绝对是谬论。我告诉你,我到过很多国家,很多人已经得到自觉,自觉完全没有为他们带来任何麻烦。相反,他们各方面都得到改善,一夜之间,他们放弃毒品,改掉坏习惯,一夜之间他们都被治好。
这是……我并没有做甚么,我是说你们或许以为我做了些甚么,我甚么也没有做,是你的灵量成就的。它是怎样运作,怎样帮助你是很令人惊讶的。因为她是你的母亲,你个人的母亲,她知道你的一切。你也可以说,她把你的一切纪录下来。她卷曲成三圈半______是因为某些数学程序______当她上升,或许会散发一点热,你也可以说她要有点挣扎才能升起。少少的热力有时会从一些人散发出来。假如你是个肝病病人,你的双手或许会感到少许热,只是这样。你们每一个人都有灵量,它是你内在的纯粹欲望。
你们都知道,经济学的定律一般是你的要求永远得不到满足。今天我们想要一所房子,明天想要一辆汽车,后天想要一架直升机,这样的要求不停的持续着。当我们的要求不能得到满足,我们便为此奋斗,当我们拥有了,却不享受。纯粹的欲望是你能与无所不在的神的爱的力量合一,我们甚至从未想过有这个力量,我们视它为理所当然。我们看到一切的创造,看到漂亮的花朵,看到小小的种子长成大树,看看你的眼睛,它们是那么漂亮的照相机,谁制造它们?谁令我们进化到这个阶段?是甚么力量令我们成为人类?我们从没想过找出答案,因为科学是没法提供答案—一颗种子怎能发芽生长,我们怎会成为人类,我们只知道是这样的,却从不想知道甚么是超越这些的。
是大能的神散播这漂亮的生命能量(chaitanya),四周都充满生命能量(prahmachaitanya)。若我这样说,你必须去体验才能告诉我它是否存在。若你只说「不」,代表你拒绝自己与这个有生命的力量连上的机会。这个有生命的力量令我们进化,这是毋庸置疑的,它组织一切,创造一切,令一切有生命,还协调一切,限制一切,除此之外,它爱你们,它只想与你们一起进步,这样漂亮的力量是无所不能的,它进入每一个原子,进入每一个活生生的胚芽,每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体,它是那么漂亮地运作,我们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平静流畅,我们看不到花儿从花蕾到盛放的整个过程,我们就是看不到。花儿从含苞到盛放,我们只说︰「噢!今天看这朵花。」它是那么美妙,那么美丽,我们甚至不感到有它,但它确实存在。
除非我们与这个力量连上,我们是不会知道最终的实相,因为我们并没有注意我们内在的灵,它是我们的注意力的旁观者。当灵量升起,她通过六个能量中心,穿越脑囟骨区,这就是受洗的真正体验,这个灵就像光一样吸引我们,我们的神经有一个新的面向,这个新的面向令我们变成……我要再说一次我们变成,这不单是讲座,不只是吹牛,也不是某些证书,而是你真的成为集体意识,samuluk chetana。
你能感应他人,你能从你的指尖感应到,左边有五、六和七个能量中心,右边有七个能量中心,这七个能量中心代表你的感情;这边则是肉身和思维方面。你能感应别人的所有能量中心。当我们医治人,我们可以说,我们从外医治一棵树,我们医治树叶。可是若你真的要医治一棵树,必须从根着手,我在说你们内在的根,你内在的生命之树。
你会很惊讶的即使穆罕默德也曾描述”Kiyama”,“Kiyama”即复活的时刻。「当复活的时刻到了,你双手会说话,也会见证你的一切。」他们都在说这个时刻,最后审评的时刻,混乱期(Kali yuga)会带来完满期(Satya yuga)。问题是有多少人会接受它,成千上万的人走到一些令人疯癫的地方,却不追寻实相,我认为你们需要有上天的智慧才能明白它。
你会很惊讶,我发觉俄罗斯是这方面最值得尊重的国家,因为他们并不那么物质取向,这方面他们没有自由,但却有走向内在的自由,他们很懂得内省,即使他们的作家,例如托尔斯泰和其他作家,我常常阅读他们的作品,他们都很会内省,他们是……你会很惊讶,我们常常都要安排一个大体育馆,但仍有很多人坐在外面,在一处名为Togliatti的地方,最少有二万二千个霎哈嘉瑜伽士。当我到达哪里,我的讲座就是这样出乎意料的成功,我说︰「有没有打扰你们?」
他说︰「母亲,怎会打扰我们?我们是在神的国度,一处本来不属于我们的国度。」
这种美好的事情全世界都在发生。印度人有其他问题,就是我们有很多制约。即使面前有这种有利的条件,我们却从不向往。我们会敬拜罗摩,敬拜导师,但我们内在得到甚么?你执着于某些事物,但你自己又拥有些甚么?这就是霎哈嘉瑜伽。除非你认识自己,你不会认识罗摩,你谁也不认识。
几天前我读过一本由一些疯狂的人写有关霎哈嘉瑜伽的书籍,他否定有克里希纳,否定有罗摩,否定有耶稣基督,否定每一位。我说︰这种疯狂的人,这是很不科学的,你从未尝试找出答案,怎能这样说?从未找出答案却说它就是这样。就如我从未到过马德拉斯,却去描述它,你会怎样说我?
同样,很多人写有关神的书籍,正因法律没有禁止他们这样做,他们可以写下任何荒唐的事情。除非我们取得实相,我们不会知道谁是假导师谁不是。就像你问我︰「母亲,他是否假导师,他是否假导师?」我会说︰「你为甚么要相信我?」若我说他不是,你便会与我争辩;若我说他是,你便会相信我。不需要这样,你自会知道,透过它你自会知道绝对的真理,因为你的灵是绝对的,它给你绝对的真理。
明天我会告诉你们多一点灵的数据,我想今天已经足够了。我们必须有……我想若你喜欢,我们可以有一节给自觉,不用花很多时间。你先要准备好,只要请求,便会得到。当然你必定有很多问题,上次我来马德拉斯时,全部时间都花在回答问题,不停的答问题,问题,问题。但现在我请求你们,若你们有任何问题,把问题放下吧,你可以写给我,明天我会解答你们全部的问题,但现在,可以的说,请先得到自觉,很感谢你们。
若你想出外五分钟,可以出外再回来,这是可以的,但不要说话,就是这样。
我没有告诉你印度的第三种取向,是Nath Panthis。耆那教(Jain)有Adi Nath,分裂由此开始。一位导师应该只传授知识给一个门徒,就像阇拿迦(Janaka)只有Nachiketa 一个门徒,直至格涅殊哇(Gyaneshwara)的时代,即十二世纪。格涅殊哇是他的亲兄弟Nivritinath的门徒,他们都受了很多苦。他向Nivritinath作出一个请求︰「请让我把真理向大众透露,我只告诉他们,甚么也不会做,只告诉他们真理。」因为在一千三、四百年前,Markandeya曾经描述灵量,跟着是商羯罗大师,他也有描述灵量,全都是用梵文。梵文的真我知识仍未开放给大众,懂梵文的人却不想得到真我的知识,所以这知识一直都是秘密。
他这样请求,跟着他写了格涅殊哇文集(Gyaneshwari),格涅殊哇文集是马拉地语的「薄伽梵歌」,他把它扩展,还以很多诗文作装饰。在格涅殊哇文集的第六章,他清楚的描述灵量。第六章是那么的残缺不全,被称为nishiddha。那些所谓掌管宗教,掌管升进的人没有阅读它。他们说︰「你不要读这章书,否则你便自找麻烦。」所以这章节被列为禁书,没有人想知道它的内容,之后Nath Panthis 成长了,还有伽比尔(kabira),那纳克(nanaka),他谈及khalis,那纳克谈及khalis。Khalis意思是纯洁,即nirmal。霎哈嘉瑜伽士是nirmal(纯洁)。若任何人滥用了甚么,它清楚的显示。圣人不能这样,纯洁的人不会这样,不能有暴力。
它是爱,爱是不用回报(nirvaj),爱是没有界限,爱是一视同仁的。就如植物的能量向上升,我是说树液向上升,到达树的不同部位,到叶子,到树枝,到花朵,到果实,再回来,它不会依附树的任何部分。若你贴附着其中一部分,那部分会死亡,树也会死亡。
所以你们必须明白,所有伟大的降世神祇,先知,预言家,他们来到地球都是来自同一棵生命之树。你必须相信他们,若你相信他们,他们全部人,又怎会有争吵?那些只相信其中一位的人必会争吵,这就是他们为甚么不喜欢我们,因为我们相信他们全部人,它不单是信仰,而是真理。
我现在要告诉你,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进化过程,是最后的突破。你甚么也没有做就成为人类,同样它也是毫不费力,自然而然的(sahaj)。我唯一要告诉你的是你可以怎样滋润你的能量中心,让灵量更容易通过,很简单,你们全部人都必须要这样做,就在现在,不用看着他人,只看着自己。
请脱掉鞋子,这会比较好,因为要感觉大地之母,是她每时每刻都吸走我们的问题,特别是这个瑜伽大地(yoga bhoomi)。我们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国家出生有多伟大,他们却弄得一团糟,不要紧,若Ram Raja要来,祂必定会来这里,不是以政治的方式,而是以灵性的方式。
(它常常往下跌,你可以向上推,但它又跌下,现在好了,它会留在这里,好一点了,谢谢。)
就如我告诉你,你甚么也不用做,不用停止思绪,不用花任何力气,不用念诵任何口诀,甚么也不用做,灵量自会做这工作。她很了解你,她可以处理它,只要对自己有信心,自信你会得到自觉。内疚是不自然的,我想你有内疚是因为有人告诉你︰「你是罪人,你是这样,你是那样。」在我的眼中,你们不是罪人,你是迷失的,无知的,但却不是罪人。
我们必须明白,要尊重自己,因为我们是很有光辉,很了不起的,因为我们仍未连上,所以我们看不起自己,他人或会看不起你,但你是人类,是进化的缩影。现在只需要小小的突破,一点联系,我可以肯定你会知道「真我」。
当你的灵量得到唤醒,穿过你的脑囟骨区,你的双手会感到凉风,这是chaitanya(生命能量),圣经描述这凉风为圣灵;古兰经称为”Ruh”。之后你也会感到有凉风从头顶走出来,当凉风从头顶走出来,你会感到很轻松,平和和喜乐。很多人之后只是在笑,你是应该笑的,创造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让你能享受,你现在要进入神的国度,哪里你不单在喜乐、和平中,还在极乐中。
我想若你在颈项附近的衣服太紧,令你不舒服,你可以放轻松点,还有若你可以脱下眼镜会更好……迟些我告诉你,不是现在,因为你要闭上眼睛,不要张开眼睛。我们先向你展示怎样帮助自己,你因此知道你的能量中心,我们会在左边帮助你。
首先,你要像这样把左手向着我,手舒服地放在大腿上。试想像,你不需要到喜马拉雅山,不用做类似的事情,只要舒服的坐在椅子上便能得到自觉,这是你的权利。把你的左手像这样放,现在我们用右手滋润我们左边的能量中心。先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因为这个地方是灵的反映,全能的神的反映,是灵的所在。跟着便到左边上腹的位置,这是掌管教导的能量中心。若你是灵,你便成为自己的导师,你不需要任何导师,你的灵自会指引你。
跟着到左边下腹的位置,这是令你认识你的中枢神经系统的知识的能量中心,它给你纯粹的知识,shuddha vidya,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运作;跟着你的手提升,到你的腹部,用手按着腹部,这是导师原理的能量中心。假若你到过某些假导师哪里,它可以纠正你。跟着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
现在再次把手放在颈项和肩膊之间,请把头向右边,当你内疚,这个能量中心便有阻塞,若你感到内疚,这能量中心便有阻塞,它令你生很多病,其一是咽喉痛,还有脊椎炎,因为它们变得怠倦,器官会出很多毛病,所以最好是好好的把手放在这里,把头像这样向着右面。
请把右手放在前额,垂下头,这是你寛恕的能量中心,寛恕所有人,不用想你要寛恕谁,无论你原谅不原谅人,你甚么也没有做,这只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若你不寛恕,便会被误导。所以请把手像这样放,这是寛恕的能量中心,不用想要寛恕谁,又或谁曾伤害你,额轮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的通道是很狭窄,若你不寛恕人,它不会升起,灵量不能通过,只要寛恕。
现在把右手按着后枕,我们迟些才做,我只是告诉你轮穴的位置,在这里的后面,因为你常常感到内疚,你以为自己犯错,所以最好是请求上天力量寛恕,这个轮穴在这里。
现在尽量伸展你的手,把手掌按在头顶的脑囟骨区,即你孩提时软骨的位置,taloo,这里,就是这里,伸展你的手指按着,那么你的头皮便有点压力,一点点压力,请垂下头,现在慢慢用手心移动你的头皮,顺时针方向转动七次—顺时针,用力伸展你的手,否则……我是说你的手指,否则它不会有压力,现在完成了。
首先要对自己有信心,要尊重自己,爱自己,现在左手像这样放,双脚分开一点,闭上眼睛,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请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这是灵的能量中心,灵住在这里,你可以问我三次,从你的内心,就如问一台计算机。你可以称呼我为「锡吕‧玛塔吉」或「母亲」,无论哪个称呼也可以。「母亲,我是否灵?」问三次,「母亲,我是否灵?锡吕‧玛塔吉,我是否灵?」
若你是个灵,你便成为自己的导师。现在请把手放在左上腹,压着它。问︰「母亲,我是否自己的导师?」问三次,请出自真心,充满信心的︰「母亲,我是否自己的导师?」你是,只问我这个问题。
我尊重你的自由,我不能强迫你接受纯洁的知识,你要自己请求。现在请把右手放在下腹,按紧它,在左边。现在你要说︰「母亲,请给我纯粹的知识,shuddha vidya。锡吕‧玛塔吉,请给我shuddha vidya。」说六次,因为这个能量中心有六块花瓣,腹轮。「请给我shuddha vidya,纯粹的知识。」
当你请求纯粹的知识,灵量便会升起,你要以信心去帮助它开启更高的轮穴,所以请把右手放在上腹,紧按它,在左边,双脚保持分开,这里你要很有自信的说十次︰「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请说︰「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 」因为这个能量中心是所有伟大的导师satgurus,为着令你们升进而创造的,母亲常常都想她的孩子拥有的不单她所拥有的,还要比她有的多得多。
现在,我先要告诉你,你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维,这个情绪,这个制约和自我,你是纯洁的灵。现在请把右手放在你心脏的位置,很有自信的说十二次︰「母亲,我是纯洁的灵,母亲,我是纯洁的灵。」十二次︰「锡吕‧玛塔吉,我是shuddha atma。」要很有自信的说。
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是知识的海洋,是慈悲和福气的海洋,你必须充满信心的说︰「母亲,我完全没有内疚。」十六次,请说吧。你必须要说︰「锡吕‧玛塔吉,我是nirdosha,我是nirdosha。」请说十六次,这样说是为满足我。
现在把右手按着前额,就是这样,我已经告诉你,无论你寛恕或不寛恕,你甚么也没有做,现在请垂下头,完全谦卑的,原谅所有人,只要寛恕,不要想那些找你麻烦,折磨的人,只要寛恕他们。这是你最佳摆脱负担的方法。因为若你不寛恕,你便会被误导。现在真心的说,多少次没关系,要出自真心,请说吧。很多人说要原谅人是很困难的,有甚么困难呢?只要说原谅人就可以了。
现在把右手放在后枕,把头尽量往后移,你再次真心的说︰「啊!上天的力量,若我犯了任何错,请原谅我,若我无意的犯了任何错,请原谅我。」要真心的说。
现在尽量伸展你的手,用手心按在头顶的脑囟骨区,即你孩童时软骨的位置,它被称为taloo,梵文是talavyam。现在垂下头,手心用力移动你的头皮,尽量伸展你的手指,请伸展你的手指,用一点力,顺时针方向移动头皮七次。再次,我不能强迫把自觉给你,你必须自己请求,在移动你的手的同时,说七次︰「母亲,请给我自觉,母亲,请给我自觉。」我不能强把自觉给任何人。
(锡吕‧玛塔吉向着扩音器吹了七次。)
请放下双手,慢慢张开眼睛,请把右手像这样向着我,垂下头,看看有没有凉风从头顶走出来,在脑囟骨区,有些人在接近头顶位置便感到有凉风,不是在头顶,离开一点点,有些人凉风像喷射一样,很远的,或许是热的,热的也有可能。若你不原谅人,它肯定是热的。
现在请把左手向着我,再次垂下头,看看是凉风还是热风从头顶走出来。你要证明自己,是霎哈嘉瑜伽,是会变成某些东西,就如我告诉你,这是没有证书的。有些人或许有热风,不要紧。现在再次把右手向着我,垂下头,再次感觉自己。现在,不要把手放在头顶,离开一点,你便能感觉到它,离开一点。现在请把双手像这样向着我,看着我,不要想,你能做到。
那些感到指尖、或双手,或脑囟骨区有凉风,或热风,或全都有这些感觉的人,请举起双手,请举起双手。
天啊!愿神祝福你们。你们大部分人都得到,现在不要讨论它,因为若你在思维层次,便会失去它,只享受它吧,我希望你们今晚都可以安睡。明天请你打电话给你的朋友,因为你不能付钱购买它,甚么也不需要做,这是你的,就像大地之母不懂怎样向种子收取费用令它发芽生长,这也是你的purva 功德(punya)。那些仍未得到它的人明天会得到。所以请你们明天要来,也请你叫朋友来,这是你能给别人最佳的东西,这是我们期待着的,愿神祝福你们。
请你们明天来,我会向你们解释灵的本质,甚么是灵。
……(看看现在我做了些甚么……)他想你们都来拿取darshan(神的形相)。现在我坐在你们面前,这是神的真身(darshan)……不需要触摸我的双脚,没有这个需要。明天你们会看到……(你们都很想这样做,不需要这样做,有政治家想这样!)
明天请提问,请你们提问,我很乐意解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