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玛塔吉女士在香港接受电台访问

Hong Kong (China)

锡吕玛塔吉女士在香港接受电台访问

1992年3月6日

 

问︰从关于你的数据知道,你是出生在基督教的家庭,这是怎样的?

答︰我在基督教家庭出生,就是这样而已。

 

问︰不是说在印度只有很少基督教家庭吗?

答︰不,在印度有很多基督徒,因此我才出生在基督教家庭之中。

 

问︰你来自印度哪一部分?

答︰在印度中央,正正中央的部分。

 

问︰这有甚么重要之处呢?

答︰在印度中央出生,因为我要在中央处。

 

问︰你在印度中央出生,对你童年有甚么影响?

答︰我童年时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也没有去讨论,但我十分清楚我的使命,我要做些甚么,我知道这些都是要这样发生的。

 

问︰你多大才知道自己的使命?

答︰从我出生开始,就像问你从哪时知道自己是人一样,我也是这样知觉到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要做甚么。

 

问︰你还记得你何时开始你的使命吗?

105

答︰我知道自己有感应的能力、医治的能力和提升灵量的能力,但我首先要知道人类的所有问题,这些问题如何组合,形成不同的问题,我才可以帮助人类。因此我去读这方面的科目,而且我还要找到一个方法,能大规模地使人得到灵性上的升进。在某一年的五月五日,我坐在海边,我愿望事情的发生,事情就这样的发生了。那最后的轮穴,即那个在人体大脑的边缘系统里的那个轮穴,它之上的部分向上天打开了。这就是圣经所说的洗礼。教会所做的不是真正的洗礼。真正的洗礼是指我们内在的能量,即称为灵量﹝Kundalini﹞的那个能量得到提升,穿越头盖骨,即那个在我们年幼时头顶软骨的部分,这才是真正的洗礼,这才是要发生在人身上的。而我的使命,就是要找出一个方法,使人类能集体地达到这种真正的洗礼。因为如果只发生在一个人身上,例如耶稣基督,他生下来便是得到自觉的,他是降世神祇,是神的儿子,毫无疑问。但人们不能认出他,当他尝试向人类解释,人类也不能明白,因为耶稣基督的境界十分高,人类不明白他所看见和他所说的事情。最后,人类可以愚蠢到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只是一个降世神祇。

 

问︰是在哪一年的五月五日发生?

答︰在1970年。

 

问︰在你童年时,有没有受到特别的对待?

答︰在我年纪十分小时,他们对我说,母亲怀着我时所发生的很多特别事。有一件是我最难忘的,那时母亲怀了我八个月,她有一天对父亲说很想看见一只老虎,父亲十分奇怪,因为她快要生下我了,却想看见一只老虎。我父亲是打猎高手,当时当地其中一个皇族派人传话,说有一只吃人的老虎在森林中出没,派我的父亲到森林打猎。母亲便坚持要跟着去,她要去看老虎。到了森林,母亲忽然看见一只十分巨大的老虎,我父亲说他从未看过这样巨大的老虎在森林中出现。那只老虎在月光下出来,慢慢地行走。母亲看见那只老虎,好像小孩子一样,感到十分喜乐。父亲本打算猎杀那头老虎,但母亲说不可以。说话之间那头老虎就消失了,他们也看不清老虎跑到那里去了。因此父亲知道母亲怀下的胎儿将会是一个十分伟大的人,我父亲是个得到自觉的灵,他知道我特别之处。

 

问︰在你童年时,有没有受到家人的特别教导,使你实现你的使命?

答︰没有。我在十分自由自在的环境下成长。人们也十分接受我,因为我十分可爱、有爱心,而且十分慷慨,是一个很独特的孩子。他们都知道我是和其它人不同的,但父亲比其它人更明白我,因为他是一个得到自觉的灵。他对我说︰「不用向其它人说你所知道的事情,因为他们不会明白你,除非你找到一种方法,能使人集体地得到自觉,这是你要做到的,除非你找到这方法,否则是没有甚么作用的,就好像人们看了圣经、可兰经也没有甚么作用。你一定要让他们经验出来,否则他们是不会明白的。

 

问︰你和圣雄甘地在一起时,有没有尝试使人集体地得到这经验?

答︰没有,这是不同的,当时的局势很危急,不过我实在帮了甘地不少。他十分疼爱我,常称我为「尼泊尔人」,因为我的脸寛。甘地的出生是在那个危急局势下所需要的,因为当时印度要争取独立。虽然他是一个政治领袖,而一般的政治领袖不用考虑人们的宗教和灵性方面,但甘地却视印度为瑜伽之地。他总是把他的理和哲学建基于人民骨子里的这个德性。我们是很虔诚的民族…他…及如何创造一个令人民满足的氛围,他内在有这种灵性的取向,但他从没有提到自觉。那时我只得七岁,我常常与他玩耍,他亦十分喜欢我。我有时会为他做一些橙汁喝。他也十分喜欢和我讨论一些小问题,有一次我问他为甚么要所有人都这么早起床,我说︰「如果你喜欢早起,你就早起吧,但为甚么要所有人都这样早起呢?」他说︰「你认为是太早吗?」我说︰「对我是没有问题的,但对其他人来说,却不能这样早起了。」他说︰「他们一定要这样做。」我说︰「为甚么他们一定要这样?」他说︰「现在是对抗英国殖民统治的时刻,我们一定要早起,免变成怠惰,我们一定要有纪律才可对抗英国,取得独立。」我说︰「有一天人们会内在自发地有纪律,这比现在的纪律更好。」因此他知道我是一个十分有智慧的人,他十分疼爱我、尊重我。他像父亲一样对待我,他会和我讨论问题。而我在很多方面也十分欣赏他,其中一样是他内在人格的高尚,他对自己绝对诚实,他有十分伟大的人格,他从不会欺骗自己,在任何事情上,在钱方面,他的人格也是高尚。他的言行合一,他会批评自己,看管自己,省察自己,但对他来说,自觉并不要紧,而在当时的情况下也确是这样。但得到独立后,我们就要得到自觉,这是重要的问题。印度得到独立后,随即出现很多问题,开始出现分裂,整个国家的注意力都被错误牵引,要解决眼前重要的问题,再没人有提到要得到自觉,但其实他们最需要这个。

 

问︰你认为甘地对霎哈嘉瑜伽的知识及传播有甚么影响?

答︰没有甚么影响。这是人类的另一个领域,而霎哈嘉瑜伽是要把你带到这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内没有问题会出现,因为上天的力量会去成就事情,而并非人为的力量。上天的力量神奇伟大,很自然地成就事情,因此用不上人为的力量。要解答你的问题,我想可以这样说,甘地使人建立平衡的生活,使他们成为印度人,去除以往的奴隶性,寻回自尊。但我所说的领域和他所做的是完全不同,因此他没有带来甚么影响。有一件事我可以说的是在我年小时,我向甘地说我的祷告是根据不同轮穴的特性而作的。我没有向他说明轮穴的知识,但我说要这样这样祷告,他都一一接受。事情是自然地、无声无息地发生,故没有人为意甚么。甘地没有问我有关永恒的灵(Spirit)的事情,以及应该怎样去静坐冥想。他也没有真正的静坐冥想,因为他当时还没有得到自觉,他不是一个自觉的灵,他的愿望是再次在我们中间出生。他是一个十分伟大的灵,毫无疑问,作为人类,他是个十分伟大的人,但自觉是另一回事,这是人类的另一个领域。他的静坐只是指引生活,省察自己,而不是我所说的静坐。在我所说的静坐里,你进入无思无虑的觉醒状态,这是人类知觉的另一个领域。

 

问︰你所说的得到自觉就是指那些自觉的灵(realised soul)?

答︰是。自觉(Self-realisation)的意思是知道我们的真我(Self),即经典上所说的,这个真我在我们的觉醒状态中表现出来。我们知觉到这状态,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知觉到我们内在的灵,我们真我的力量,我们开始感觉到我们的灵的生命能量(Vibration),如凉风一样,在圣经称之为圣灵的凉风。

 

问︰你说一个人得到自觉后,他会在身体上感应出来?

答︰是,他会感应到有生命能量流经身体,不单是这样,他也成为,我不是说那些长篇大论的演讲,或要人接受洗脑,用不着这些,而是他成为一个有集体意识的人。他能知觉到其它人的能量中心的情况,和自己能量中心的情况,并有能力去纠正。

 

问︰是不是正如人们所说的在内找到了自己的灵魂?

答︰是。但那些人都十分迷糊,他们不知道何谓魂(soul),何谓灵(Spirit)。魂(soul)不单是指灵(Spirit),还包括身体及人格。除了身体的土元素,我们的身体是由五大元素所组成,这五大元素之一的土元素去除的时候,我们便成为纯粹的魂,因为人们已看不见你,但你仍是存在的。

 

问︰是不是你开始传扬你的使命前曾读过医学?

答︰是。我读过一些医学,因为我要知道怎样和医生沟通。我知道那是甚么,但我要知道人们把它们称为甚么,因为人们把它们按上特别的名称,因此我读医学,也读心理学,因为我要知道怎样和心理学家和科学家沟通,因此我要知道他们所用的术语,他们是如何称呼这些东西的。

 

问︰科学家的理论说人类是由一个最原始的细胞进化而成,你如何将这个理论结合到你所说的事情?

答︰这是事实。人类是由细胞进化而成,但人类怎样进化,进化有甚么目的?科学家不能解答。是甚么力量使人类进化?科学家也不能解答。但霎哈嘉瑜伽知道这一切,知道人类怎样进化过来,而且不单进化至人类这个状态,而且还要进化至更高的状态。

 

问︰那样你的理论又是甚么?人类为甚么要存在?为甚么进化的过程是这样长久?

答︰任何东西被创造出来,都有其目的,好像人类发明电灯,目的是给我们光,给我们能量。同样,神创造人类是要把衪的力量给我们,使人类能感应到祂、知道祂、明白祂,而且使人类能发挥祂的力量,并能去享受,正如耶稣基督所说的,使人进入上帝的国。

 

问︰你所说的神是否和所有宗教所说的一样?

答︰正是一样,没有其它。

 

问︰霎哈嘉瑜伽是否一种新的宗教?

答︰不是。霎哈嘉瑜伽整合所有宗教,不同的降世神祇透过不同的宗教去启发人类,霎哈嘉瑜伽整合所有宗教及降世神祇,霎哈嘉瑜伽就是光。

 

问︰这是怎样可能的?

答︰好像这房间有很多东西,若这房间是漆黑一片,你就看不清楚,只是粗略的看见一些轮廓,就会以为这些东西是甚么甚么。同样你看的事物也是这样,以为这是我的,这就是真理,别人又以为那个才是这样。但当有光照下来,人们便看得清楚这东西是甚么。霎哈嘉瑜伽便是把光照给你的灵,使你看见所有事物同出一源。例如当你连接到你的灵,你便在手上感到如凉风般的生命能量。然后你问一个问题﹕「神存在吗?」你感到十分清凉的生命能量散发出来,所有绝对的问题都可以这样得到解答,你能亲身感知到,无论你遇到甚么问题,你也可以这样问,便知道答案,因为你已连接到绝对的泉源处。例如你可以问你是否一个得到自觉的灵,你从手上便可知道答案。例如你问基督是否神的儿子。人们会质疑,我也明白人类会这样,因为他们不是得到自觉的灵,因此他们不能明白。但现在,你若已得到自觉,你便可问这个问题,你的双手便可从生命能量的感应中知道答案。你会知道甚么人是真正的圣人、先知,甚么人是假的。所有这些你都可以透过生命能量知道,因为你已连接到上天。好像这个仪器,除非连接到电源上,这仪器便不能发声,没有用处。同样除非人类接上生命的大源,人类从亚米巴原虫进化成人类,若不接上生命的大源,人类也不会知道自己是甚么,自己有甚么意义,自己如何伟大。

 

问︰是你已到达十分高的境界,才能提出这些问题来。

答︰不一定是这样,因为时候已到了,已不用问甚么问题了,因为已十分明显,到处都可见,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现。例如在富裕国家有他们的问题,他们的生活变得十分繁忙,甚至患上癌症,而癌症只有得到自觉后才能得到医治。而在发展中国家也有他们的问题,例如在印度,人们都十分迷惘,不知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们尝试解决问题,却因此而产生另一个问题。因此他们开始问﹕「为甚么会这样?甚么地方出了错?」这是因为人类没有光,只在黑暗中行走,因此人类不知为了甚么而互相斗争。

 

问︰你认为人类可以达到自觉吗?

答︰是可以的。当你得到自觉以后,你要去巩固这自觉,这是事实,最多要花一个月或两个月时间。当你得到巩固后,你便会充满力量,变得十分有智慧,生命能量会告诉你,你就不会去做不好的事情。因为若你去做,你便感到不自在。你的身体,你的指头会感到痛楚,因此你不喜欢做不好的事情。你享受你成为这样,因为你是充满祝福的。

 

问︰会不会好像基督当时教导世人相爱,而有些人却不接受他。

答︰不要紧,因为那些不接受的人,他们会出现问题,他们必须要接受,否则便会有问题,渐渐地他们会全部都接受,因为这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法。因为若你有问题,你先要承认自己有问题,这或许对金钱取向的人来说是十分困难的。基督来的时候不是为了使人得到自觉,祂是来证明灵性的力量是不能杀害的,祂的复活便是传达这个讯息。我的讯息不是要复活,我是要你们得到复活,整个人类得到复活,这是我要带出的所有讯息,这是我的工作。

 

问︰你如何说服那些好批评怀疑的人,让他们明白这就是他们应走的道路?

答︰这种性向是要去解决的,有很多人批评怀疑是有其原因的,他们可以不是这样,但他们受到思想积集的制约,因此出现许多问题,例如精神问题和家庭问题,这些人常常会有家庭问题。我不是说他们全都有很多问题,但有些人以为只有那些不开心的人才会来,也不一定是这样,因为人类也有很多种,有些人是求道者,他们会不开心,因为一般的事物不能满足他们。他们尝试追求金钱、追求权力,但他们发觉这些都不能令他们得到满足,因为他们是不同种类的人类,因此他们便要再去追求。当他们追求神,他们找到错误的人,花了很多钱,做尽种种事情,他们甚么都去尝试,但最后他们会发现这些都是错误的,因此他们便会到霎哈嘉瑜伽来。所以我的注意力首先放在那些求道者身上,他们是人类中不同的一群。正如我已向你说过,威廉‧布莱克曾经提到这类人,他说这些人是神的子民(man of God),而这些人会成为先知,而这些先知有特别的力量,可使其它人得到自觉,使其它人也成为先知。

 

问︰你是否说威廉‧布莱克是一个得到自觉的灵?

答︰当然是。

 

问︰在你面前,一个人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得到自觉的灵?

答︰你们要知道,以往曾有很多得到自觉的灵,这是一种力量,无所不在,而且是永恒存在的。例如施洗约翰是得到自觉的灵,同样,威廉‧布莱克也是一个十分伟大的自觉的灵,看他的生活,你会看出他是一个得到自觉的灵,至少你可以感应到这些人所散发出的生命能量。你可以从生命能量感知到那人是否一个得到自觉的灵,即使在千年以前,也曾出现得到自觉的灵,他们就好像一棵树,起初只有一两朵花,但当开花的日子来到,树上便会长出许多花朵,结出很多果子来,这是一个事实。

 

问︰甚么人才可以得到自觉?是否那些十分成熟,或十分关心人类的人?

答︰思维层面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愿望,那纯洁的愿望,与神在一起,与超越在一起,这就是纯洁的愿望。这愿望使你知道眼前看到的并不真实,只是一场戏剧,你感到厌倦,你会不断尝试不同的事物,但都不能令你开心,因为是这纯洁的愿望使你与你的灵合一,这才是需要的本质。你不一定要接受教育,你可以是个乡下人,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这个纯洁的愿望,这样才能发生果效。你可能不察觉这纯洁的愿望,但却会发生果效,因为任何事情都不能使你开心,你感到沮丧,就好像经济学所说,我们可以对个别的东西感到满足,但从人类整体而言,人类的欲望是没有穷尽的。

 

问︰关于这一点,有两个问题我想发问。第一是得到自觉后,会否使人对死后的事情认识更多?第二,通过得到自觉,人们会不会发现在他们内在的神?

答︰就是第二点,当你找到在你之内的神,你对你想知道的事物的优先次序都会改变,你对生存之外的事物不再感兴趣,因为你就在当下此刻,你不会担忧过去,或者将来。关于人死后的事情慢慢你会知道,因为当你感知的能力愈来愈大的时候,当有些病人来找你,你会发觉那些人被鬼附了身,你会看见他们的灵魂或亡魂等等,你会向那病人说话,知道他们很多事情。因此死亡对你来说是一种经验,使你连接到实相。但最主要的是你开始感到整个宇宙,你看见宇宙的整体,你感知到你是整个宇宙的一部分。这就如人类有一些特别的感知能力,人类喜欢花朵,喜欢洁净,但牲畜就没有这种感知能力。同时,你也会完全感知到,无论在何处你也会感觉出来,你感知到甚么是对是错。例如,若我说这是罪恶,人们仍可做上一百次,但若你给他们自觉,他们便不会再犯了,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不好的。就好像晚上我在漆黑的房间睡觉,那里有一条蛇,有人说那里有条蛇,我会说﹕「没有,我看不见。」但若那房间有光,我便看见那蛇,我便会离开那房间。

 

问︰他们是如何知道甚么是对,甚么是错?

答︰因为人们找不到绝对,因此分辨对错才成为问题。当你找到绝对,你便会知道,因为这不是出自理性思维的知识,而是在你之内的知识,你从指头上可以感知出来。你就是知道,你就是知道那人发生了甚么,你能够感应出来,甚么事情对你不好。你去到某人的家里,你会感到不舒服,你会知道那地方不好,你从手指头的感觉会发觉那地方使某些轮穴受感染,你问那人是否有某些问题,他会说是。

 

问︰你说从手指头上人们会得到知识,你这种看法是如何得来的?

答︰我早就知道了,怎样向你解答呢?我就是知道真理。

 

问︰你的意思是否你是由神差派而来?或你是另一个先知?

答︰关于这点我不想说甚么,因为我不想无缘无故的被人钉在十字架上,在这点上我要比较有智慧。但毫无疑问,我是有独特之处,有很伟大之处,但这只是根据人类的眼光,我是很伟人,但对我来说,这没有甚么伟大,我就是这样。就好像太阳给人光,这对太阳来说没有甚么伟大,它有光故给人以光明。同样我有这力量,因此就能做出来。但要我造一架收音机出来,我便不能了,因我完全不懂得,但我知道灵量(Kundalini),我知道怎样做这工作,没有甚么高与低的感觉,这只是我的工作,我知道我在这里正是要做这个工作,就只是这样。

 

问︰在你之前有很多人练习瑜伽,成为瑜伽士,对瑜伽也有很多错误了解,你怎样看这些?

答︰是,很多人有误解。瑜伽的意思是联合,与神,或说与灵的联合,其它的解释都是荒谬的。你要做倒立的姿势,那都是荒谬的,因为这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是活生生的神的活生生的过程,这必须要在你之内发生。就好像种子要发芽成长,你能否做倒立的姿势或其它运动姿势,令花朵结成果子?运动瑜伽在印度数千年前开始,那时我们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那时学生要到森林里和师傅一起居住,只有一些学生能被挑选教授他们对真我的知识。帕坦迦利瑜伽的意思是你首先要确立你内在的神,若你不确立你内在的神,所有的运动姿势都没有甚么用,人类只成为这些运动的表演者罢了。这些运动从来都不重要,这些不同的运动姿势只是用来纠正某个能量中心所出现的问题,这些运动是针对不同时候,不同的问题而作,例如你有颈部的问题,你做关于胃部的运动有甚么用呢?但人们练习瑜伽就好像一口气将整盒药物都吞下肚,就这样反而令他们更坏,问题没有得到改正。因为他们都变成十分干枯的人,他们似乎没有甚么问题,因为他们都十分注意健康。但健康不是一切,那些人变成十分干枯,十分紧张,脾气暴躁,好主宰他人,与妻子离婚,毒打孩子等。在古代印度也有这种人,他们专门诅咒别人,把别人咒死。这是否就是人们要达到的呢?

 

问︰是否说现在人们练习的瑜伽并非真正的瑜伽?

答︰我是个母亲,因此我要使人得到益处。但人们没有全面的知识,因此只走向一边,做某一边的事情,另一些人走向另一边,以为自己崇拜甚么神,又跳又唱,变成疯癫,我真看见人们就这样疯癫,他们走向另一个极端。一个极端是使人变得狂热、禁欲﹔另一个极端则完全相反。但神是中庸的,不会在极端中。

 

问︰人们是很难去信任另一个人的,他们可能会说你只是在欺骗他们,自我吹嘘罢了。

126

答︰他们有理由这样。我也很高兴他们没有信任我。因为如果他是被催眠的话,他们一定会信任我所说的话。如果我是为了他们的金钱,他们会很乐意相信,因为现在正有很多人是这样,就好像商业竞争一样。例如近期在印度,有人因此而赚了很多钱,就是赚了那些人的钱,因此我不能说他们不轻易相信人,而是因为他们愚蠢,他们时常怀疑那些真实的人,却相信虚假的人,他们都很愚蠢。我们可透过哪种方法去判断那人是真是假吗?首先那人不可以去推销神,你不可以神的名义来赚钱,你不可以贩卖自己的生命能量,这些事情是不能贩卖的。你做这些事情是使你喜乐的,你不可能用金钱来衡量价值,这是无价的,这是神的爱,因此你不可能有一个有规模的组织,然后通过这个组织在市场上推销,这是可耻的,这是对神的一种侮辱。你只是去做,因为你爱他们,他们也是整体及整体的一部分,因此你会去医治他们,你不会说我医治了你那只手,然后你要给我报酬,或要承担甚么,完全不会这样,你只是去做,因为大家都是整体及整体的一部分,因此,一定要有爱心,不是为了金钱或其它荒谬的东西,但有些人却被这些荒谬的东西所吸引,他们都十分虚伪,只懂得装扮自己的外表,其它人却受他们所吸引。你看人们就只是喜欢表面的事情。如果有人坐在广场上,穿一件道袍,于是便有人会说圣人来了,然后其它人便会被吸引。你在家里为甚么要过苦行僧的生活?你不用做这些,那些在家的人才适合练习霎哈嘉瑜伽,那些要出家的人就让他们到喜玛拉雅山上去吧!他们没理由来到社会,过寄生虫般的生活,没有这需要。他们都是寄生虫,依靠他人的金钱过活,他们没有自尊,他们偷去别人所有的钱,使别人变得贫穷,这也不是十分重要,更严重的是他们把亡魂放在别人身上,使人患上癫痫症、心脏病、肾病及其它种种疾病,那些可怕的人,他们都是撒旦。

 

问︰你完全忠于自己的使命,你的心、灵魂、意志、身体及财政支出?

答︰我是一个整全的人,不是分为心、灵魂等等,因此我无论做甚么都是整个的去做,不是把自己分割出来做事,因此这不是一个问题。就财政支出方面,我不用太多的支出,我的旅费等开支是我丈夫付钱的,有时是其它人说要付钱的,因为他们觉得我的丈夫不用为他们的救赎付出金钱,这对他来说实在做得太多了,若不是这样那些人反过来变成了寄生虫。因此我的旅费是那些人支付的,但在我这生,因神的恩典,我不是个木匠的妻子,我是一个很能干的人的妻子,因此我的生活是不成问题的。

 

问︰你的使命是向全世界宣扬霎哈嘉瑜伽,至现时为止你有多少跟随者?

答︰我从没有纪录,因此不能说出来,例如若你问某人曾否练习过,是否成员之一,我不能说出来,因为我从没有纪录,我所做的只是出于爱,你不能数算有多少叶子接受了太阳的光,你只是去做,只是去医治,就只是这样,为甚么要去计算呢?若你只是想去施予,你去计算有甚么作用呢?就好像那些花朵给人散发香气,它会不会计算有多少人接受了它的香气,花朵的工作是给人香气,因此它就给人香气,这道理十分显浅。

 

问︰若你要宣扬给更多的人,你现在的做法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

答︰我从来没有想过,至现时为止我都能够应付,我现在所做的工作已帮助了很多人。在印度的乡村,往往有六千人得了自觉,他们全都得到了自觉,这不成问题,试想上天的力量,把花朵变成果实,芒果树的花会变成芒果,这是如何成就的?若是我说上天的力量,我为甚么还要忧虑?

 

问︰这上天的力量为甚么要把人放在这里?

答︰因为神十分爱我们,故把人放在这里,让人得到转化,学习甚么是好是坏,使人成长,就是这样小小的事情人们已感到害怕。没有甚么要害怕,因为神已给你们美好的事物,只是我们不想去看,是我们不想去看,这才带来问题。

 

问︰为甚么要人这样,而不干脆创造人类像祂一样?

答︰因为无论甚么东西都要成长的,就像雏鸟刚刚出世,母鸟要教导雏鸟怎样飞行,你不能说为何母鸟不令雏鸟一出生便可以飞行。因为这样就没有学习,你怎能驾御这能力?你怎能做到?除非你自己去学习,例如人们可以替你煮食,把食物放在你口中,但你要吃下去及品尝那食物的味道,你要去尝这味道,若你不去尝,你怎能去享受?因此为了发展你的味觉,才要你们成长,因此目的是为了成长。

 

问︰我们成长了又怎样?

答︰我们成长为神的光,成为神爱的光,在地上流通。

 

问︰我们是否最终成长至同神一样?

答︰是。神按自己的形像造人,滴水会流入大海,成为大海本身。

 

问︰我们如何看见人的成长?或人类究竟有没有成长?因为在这些年来,人类从没有从战争中学到甚么?

答︰人类渐渐地会从战争中学习到他们以前所没有学习的,因为若神一早向你说你们没有学习到甚么,你们不会相信祂,因为人是有自由意志去决定,就是在这自由意志下,你要知道自己没有学习到甚么,因此你现在要去解决,这是神使人去学习的方法,否则人类不会去学习。若神不准人类做核弹,人类永远不知道自己透过科学和种种实验,做了如何荒谬的事情。现在人类做了核弹,就好像把撒旦放在自己的头上,你就会知道你对自己做了甚么事情,这样你才会回转过来,所有这些打击都是重要的,否则你便不能学习到甚么,你便不会去反省。因为人类的自由使自我不断扩大,有些人变得十分自我中心,他们根本不相信有神,这样就让他们受些打击吧!

 

问︰人类会不会因有太多自由,最后会自我毁灭?

答︰你永远不能毁灭,因为这是神的创造,是神把你创造出来,神不会把祂的创造毁灭,人类所做的不算得甚么。人类没有做过甚么,人类以为自己做了甚么,这是错误的。人类所做的都是没有生命的工作。例如人类把死去的花朵加工,把死去的树木造成家具,就是这样,把死的东西做出死的东西,人类有没有做过有生命的工作?没有。只有人类在得到自觉后,才可以做到,你可以透过提升灵量做到,你成为师傅。

 

问︰这样便可以创造出东西来?

答︰当然可以,你可以透过提升灵量,创造出一个具有新的知觉的人格。

 

问︰为甚么人要这样提升?这对人有甚么好处?

答︰就如我先前所说,就好像一盏未点亮的灯,若点亮了,会是怎样?你便看见光明,在光明之中,你看见自己。所有迷惘都会消除,你知道真理,你感到自己是受祝福的,你感到喜悦,因为你知道一切,再没有纷扰,你感到轻松。生命能量在你处流经,你永远不会失去。在光明之中,你看见甚么是好是坏,你完全明白一切,你变成那光,这时你会怎样做?你会给别人光明,使别人都得到启发。没有生命的光不能启发别人,但有生命的光却能启发别人。当你得到自觉,你便可以令其它人得到自觉,其它人也可以令别人得到自觉。所有人类的迷惘、争论、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宗教问题都会消除,当你完全受到启发,人类必须要受到启发,因为人类在黑暗之中,才会出现种种的问题来。

 

问︰若人人都得到自觉,世界会变成怎样?

答︰世界会繁荣昌盛,变得美丽,使人去享受,得到喜乐。

 

问︰是否就是宗教所说的天堂呢?

答︰是。这是一早已预言过的,除此以外,所有预言过的都会得到证明,所有都是霎哈嘉瑜伽要做的工作,因此霎哈嘉瑜伽是伟大的瑜伽(Maha Yoga)。

 

问︰要多久才能使人类达至这样?

答︰这要视乎人类要用多久去成就此事,这是要他们去决定的。他们要做决定,这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