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崇拜

(England)

1992-05-31 Buddha Puja Talk, Shudy Camps, UK, DP, 37' Download subtitles: CS,DE,EN,FI,FR,HU,LT,NL,PT,RO,SQ,TR,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佛陀崇拜

1992年5月31日

英国苏地营

今天我们聚集在此作佛陀崇拜。我不知你们之中有多少,曾读过佛陀的一生,知道他最后如何得到自觉。我不知你们之中有多少,认识那些佛教徒。现在的佛教就像其他宗教一样,迷失在宗教的教条主义之中。他们没有一个得到自觉,因此才会有这样多不同的派别。就像老子讲的道和菩提达摩讲的禅宗,都受到了歪曲。

佛陀首先觉得要追求超越的事物。他本来过着很惬意的生活,他是个王子,有妻有子,应该是很满意的。但有一天,他看见一个病人,一个乞丐和一个死人,亲人都哭得很厉害。佛陀不明白,为何世间有这样的不幸。因此他离开了家庭,抛弃了富贵荣华,不顾一切的去追求真理。你们有许多人便是这样。

佛陀或许会迷失,因为他遍读过往谈论真理的经书,但找不到甚么。跟着他行严厉的苦行,捐弃食物、娱乐等。最后他坐在菩提树下,这时太初之母性力量便给他得到自觉。一是被他的真诚所感,二是佛陀注定要在宇宙大我中,担当一个特别的角色。佛陀是注定要得道的。过去的演讲我也曾谈到佛陀的前生,他是注定要得道的。

佛陀一生可述的是,他发现人的欲望是一切痛苦的因由。但他不知道,甚么是纯洁的欲望,因此他不能向人解释,要通过提升灵量,才能得到自觉。由于佛陀行过苦行,后世的佛教徒便奉为楷模,佛陀每天都求取布施,带着数以千计的门徒,赤足游方,不带任何食物,他们还要把头发尽数剃光,而且只能穿一件单衣,无论天气冷热,或甚么季节。他们也不可以唱歌或者跳舞,至于食物都是从村落中乞取回来,他们首先敬奉佛陀,然后分开来吃。无论天气如何炙热,地上有泥泞或下雨,他们都要赤足步行。他们没有家庭生活,如果夫妇二人参加僧团,也不能像夫妇般生活。他们捐弃所有身体上的欲望,精神上的欲望,和情感上的欲望。因为他们相信,欲望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就算是国王,一旦加入僧团,也要这样过活。当时有许多国王加入,其中一个便是阿育王,他像其他僧侣一样,过着完全苦行的生活。他们相信如果这样做,便能获得自觉。佛陀的门徒只有目犍连和舍利弗二人,得到自觉。佛教徒的生活十分枯燥,没有子女、没有家庭,他们被称为僧团,意思是集体。他们之间也没有很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们不许说话太多,不能讨论政治经济等问题。只能讨论如何静坐,如何能达至最高境界。你们可以想象他们要过怎么样的生活,才能得到自觉。这种想法在佛教内流行,然后他们叫人抛弃所有财产,说这样便是捐弃一切。但这些都是佛陀真真正正希望弟子成道的方法,希望他们成为对绝对真理有真正的知识的人。但却没有成功,此所以今天的佛教,分为许多宗派。

好像在日本有个宗派,说佛教徒不可杀害动物,但可以吃已死动物的肉,还可以杀人。因为戒条上说不可杀害动物,却没有说不可杀人。你们看这些人如何善于找寻漏洞。另一个佛教的教派和老子很有关系,老子所讲的道,便是我们说的灵量。当时的人都不明白他,于是他用艺术和绘画的方式来表达,以免道家的思想陷于枯燥。但老子的思想从没有真正地扎根。我见过一些道教的人,他们完全不是灵量的信徒。中国有一条河流叫杨子江,坐在船上看那些山水,每五分钟便出现不同的景像,十分有趣。那条河便是灵量。老子所讲的道便是杨子江。老子说我们的注意力不应在外界那些山水,我们看见那些山水,但却是跟着河流前进,但后人却开始绘画那些山水,注意力转到艺术那里去。佛陀从没有谈过艺术,也不想搞甚么艺术,他只希望门徒深入内省,在里面找到绝对的真理。

禅宗便是这样,把注意力转到艺术那里去。禅宗是佛弟子菩提达摩开创的,后来传到日本。禅宗尝试用棍打人的脊骨,打在那些轮穴处,希望能提升灵量。禅宗用很严厉的方法,我曾见过禅宗的人,连脊骨都给打断了。

我见过一个禅宗的师傅,他病得很重,有人找我去医治他。我很惊奇,因为这位师傅不是个得到自觉的灵,对灵量也一无所知。我于是问:「你对灵量一无所知,怎么会成为禅宗的领袖?」我问他:「甚么是灵量?」他不知道。我又问:「甚么是禅?」他说禅便是静坐。我问他怎样静坐,他回答得很混乱。我于是问:「你不是个得到自觉的灵,怎么会成为禅宗的领袖?」他说禅宗已许久没有这样的大师,在公元六世纪时曾经有过,之后就没有了。

你们想想,你们是怎样得到自觉的。你们没有牺牲些甚么,没有行过甚么苦行。有三位神祇在你们的额轮:佛陀、耶稣和摩诃维亚。你们要修苦行,在霎哈嘉瑜伽,「苦行」的意思不是出家,「苦行」的意思是静坐。你要知道何时起来静坐,这是最起码的。其余的事情自能成就。要深入内里,这是最简单的事情。你们不用剃头,不用捱饿、不用赤足,你们可以唱歌,可以有娱乐。佛教徒甚至连戏也不可以看,很难想象他们怎样生活。但有上千上万的人,愿意这样跟随着佛陀。他们很穷,只穿一块破布,有人看见他们,以为是一群乞丐,心生怜悯,便给他们食物,但不知道佛陀就在他们中间。

佛”Buddha”这个字来自”Buh”这个字,意思是觉者。即在中枢神经系统中知道。你们现在都是觉者,但不用捐弃些甚么。因为佛陀所捐弃的,都是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是个幻相。你们是否唱歌、是否跳舞,都是没有关系的。但他们的观念根深柢固,他们要禁食,好像个肺结核病人那样,令人看见也觉得可怜。而你们则像一些玫瑰花,能享受生命,但我们要有佛陀原理在内。佛陀原理是甚么?就是要作苦行,苦行的意思不是叫你们禁食,当然,如果你太热衷于食物,作一点禁食也是好的。我没有叫你们不要听音乐,但要听那些令你能升进的音乐。我从不叫你们不要做甚么,因为你们都是佛。得到觉醒的人,只会去告诉别人不要做甚么,不会要别人告诉他不要做甚么,我不必告诉你们,你们会告诉自己知道。但你们还有许多思想积集,使你们不能明白灵是甚么。灵是无拘无束的,是上天的爱自由的表现。我们要反身自问,自己有没有这样做?

还有许多思想积集在我们之中起作用。例如认为自己是甚么国家的人,不肯与别人混在一起,认为自己比别人高。你们现在都是普遍的存有。你们要反身自问,是否还有这些虚幻的思想。

但我们不同,内在有了光以后,我们便能知道自己的问题,并停止那样做。如果你内在有了光,知道自己的问题,但不能停止那样做,那表示你要有多一点力量。要知道如何提升灵量,时刻在无思虑的入静当中,达到更深的境界。我发觉各种思想积集当中,「我」执还是起很大作用。我主要说那些西方人,从前他们不理会他们的子女,两三天便闹离婚。但现在却如胶似漆,现在他们认为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太太、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家庭,都十分重要。从前他们不理会他们的子女,但现在却如胶似漆,他们不明白,儿童是属于集体的。但如果你说:「这是我的子女」,你便会产生问题,当然问题已开始减轻。许多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都不喜欢种族主义,希望有一天消灭种族主义。就好像在印度,人们希望消灭种性制度一样。因为这些都是毁灭性的,我们自己知道甚么会毁灭我们自己,甚么会毁灭我们的家庭,甚么会毁灭我们的国家,甚么会毁灭全世界。你能看见甚么使你堕落,甚么使你走向灭亡。而这只有反身自省,认真静坐才能达到,有些人为自己的习性而自豪,常对我说:「母亲,我就是这样的。」不要再这样了。现在灵量已被唤醒,你们所有优美的本质,所有优美的本质是不会消失的,灵量通过以后,便能唤醒它们。在导师崇拜中,我告诉过你们发生了甚么,在顶轮崇拜中,我告诉过你们,但你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我要告诉你们,霎哈嘉瑜伽是甚么。霎哈嘉瑜伽是一个人可得之中最宝贵的。不只是谈论神,不只是说你里面有神性,而是实际的做到。

因此你们不需要甚么科学,有甚么问题,作个班丹,问题便解决了。如果你们想做些甚么,作一个班丹便成了。如果你们想提升灵量,用手一提灵量便升起来了。科学所能作的,你们用霎哈嘉瑜伽都能做到。我们都是些计算机,有时我说一些事情,人们问我怎样知道,因为我是部计算机。我们都是些计算机。只要我们发展出这个能力,我们已在正确的方向。我们不需要这个科学,科学最终会毁灭我们。每一样事情,科学能做的,都能用霎哈嘉瑜伽做到。我在导师崇拜中,已向你们解释过,你们变得如何有力量。但你们要有自尊,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你们要达到那个阶段,能做出科学能做的一切,你们每一个都能做到。这才是真正的法力,即具有所有的力量。

有些人来对我说:「母亲,我不能打开我的心轮」。要打开心轮,先要知道自己的问题何在。你有慈悲心吗?我见过一些人对猫狗有慈悲,但对自己的子女没有慈悲。你们怎可能没有爱心,那是霎哈嘉瑜伽第一个唤醒的,是永恒的灵的所在。当有光放射出来以后,那个人便充满仁爱。如果有人说不能打开心轮,那表示他只有自我,没有自尊。

佛陀是降伏自我者,佛陀在你们的右脉,驻守在你们的「自我」处。佛陀控制着我们的自我,祂用甚么方法来平衡这个自我呢?你们都见过笑容可掬的大肚佛,这个佛很胖。如果一个人过份右倾,他会很瘦,从不会笑。而这尊佛的形象是哈哈大笑的,还有许多小孩子坐在祂膝上、肩膊上。这是一种补偿的作用,佛陀用甚么来控制我们的右脉呢?便是用这种欢笑的力量。祂笑自己,笑一切事物。

例如有人说不要看戏,我却说可以。用得到启发的眼睛去看,便看出背后的可笑,然后去笑那可笑的地方。又例如这位依利莎伯泰莱小姐的婚礼,她结婚不知几次,这一次有几千人围观,还有直升机跳伞表演,但有些落在树上,有些落在人群之中,这成为美国的大新闻。因此你们要看出这是多么的可笑。如果你看出那是可笑的,看看也没有甚么问题。但如果你认为自己很荣幸,得逢这个盛会,那就糟了。好像有一次我看见嘉年华游行,差点呕吐。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愚蠢,如果有甚么可笑,你一眼便能看出。如果有甚么幽默,你一眼便能看出。用这种注意力,便能看出问题的本质,因为与真实相比,那是可笑的。与真实相比,那是虚幻的、虚伪的等等。如果你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应该能看见问题所在,并自得其乐。

小孩子许多都能这样,但到了某个年纪,便不知发生了甚么似的。就好像我的孩子小时,在学校看一出戏剧,他们回来都对我说,有甚么有趣好看的地方。他们说:「今天两夫妇打起架来,我们忽然发现,他们两个都是男人」。但我的仆人说:「你看这些小孩子,每一次看戏都很开心。」你们看,那些小孩子是笑那些可笑的事情。但仆人却以为他们很喜欢那戏剧。看见同一样事物,你们会怎样反应,取决于你们的注意力。受到启发的注意力,反应的方式,很不同于那些愚蠢的注意力,混乱的注意力或充满负面能量的注意力。

好像有一次,有个剪「崩」装的人来到我面前,我问他为甚么要把头发剪成这样,他说:「母亲,你不能这样说话」。我说为甚么?他说这归根到底是一种宗教。他说这样剪有甚么不对?我说错在你没有真正的认同。你把头发涂上颜色,把自己装扮成不是你自己。那个人后来成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因此我们要接受自己,接受自己是永恒的灵。如果我们是永恒的灵,便要依照这个身分,去生活、去享受,并作出一切需要做的事情。

佛陀说过四件事说得很好。我想你们每天早上,都要这样说。一是皈依佛。意思是我皈依我自己受到启发的注意力。二是皈依法。法不是指那些外在的可以败坏的宗教,而是内在的宗教。你们都知道甚么在内给予我们所有的价值观。三是皈依僧,你们要与集体在一起,至少每月一次,用旅行的形式也好。这是很重要的,要知道你是整体的一个部分。微观的生命变成宏观的生命。你变成是整体大我的一部分,事情便能很快地成就。这样我们便能发现那些人是负面的,那些人不是。那些人是自我的,那些人不是。有些不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人跑进来,我们会把他排除出去。

不来到集体,不成为集体的一部分,你永远不能知道集体的价值。集体是很伟大的,能给你许多力量、满足感和喜乐。在霎哈嘉瑜伽,首先要将注意力放在集体之上。就算开始时有所欠缺,也不要紧。你要来到集体,但不要批评别人。要反身自问,为甚么人人都能享受集体,我却坐在一旁批评,我有甚么问题?如果你能将注意力。放在自己有甚么缺点之上,而不是找寻别人的错处,这样你便更能享受集体。批评有甚么用?如果我的纱丽有点污点,我要去清洁它。同样如果你的纱丽有点污点,你也要去清洁它。这些实际的事情是要去做的,因为霎哈嘉瑜伽是最实际的,是绝对的真实,所有这些力量,所有这些了解,所有这些爱与慈悲。你们要肯定自己,要知道上天浩爱的力量,时刻都保护着你,引导着你、照顾着你,养育着你、使你能够生长。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