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量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2-06-21 Adi Kundalini Puja: Pure Love, 59' Download subtitles: CS,EN,ES,LT,NL,PL,P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灵量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  1992年6月21日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去敬拜太初灵量(Adi Kundalini)和你自己的灵量(Kundalini),敬拜两者是因为你的灵量是太初灵量的反映。我们已经了解灵量很多,我们也知道只能透过她得到唤醒,得到升进,我们已经升至很高的意识境界,不单升至很高的意识境界,它也赐予我们很大力量,在人类灵性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唤醒灵量的力量。

但有些人的灵量得到唤醒以后,便走向左边或右边,以求取力量,而不是去帮助别人。佛陀曾经清楚地说过︰「当未来佛 (Matreya,又译弥勒佛,意即三个母亲的力量合在一起)来到时,是会造福人类的。这是其中一个征兆,「造福人类」,不仅是对霎哈嘉瑜伽士,还对一般人,所以又怎会是只是那些觉者(buddhas),即怎会只有已经得到觉醒的灵了解灵量?人们还是对灵量很无知的。他们阅读一些经典,又或其他描述这方面的数据,于是他们便滥用灵量,变成密教修行的术士 (Tantrikas)。你们也知道,Tantra 是灵量的机制,Yantra则是灵量本身,是机器本身。今天我想大家都对灵量知道很多,知道它怎样穿过不同的能量中心,怎样升起,我们都知道这些,我们要找出如何培养灵量,这是很重要的。

首先你们得到自觉是和别人很不同的。最大的不同是你通过霎哈嘉瑜伽轻而易举地得到,而别人却要跑到喜玛拉雅山上去,在寒风里站立,许多人甚至死去。他们要住在山洞中,单吃果子或甚么都不吃。即使在佛陀的时代,他们只有一块布遮蔽身体,他们要到村庄中乞取余食,把食物煮熟,无论食物是冷是热也要吃,一点儿舒适也没有。佛陀教他们捐弃舒适的生活,因为他们可以过没有舒适的生活。但他们没有一个能得到自觉,也没有一个能提升别人的灵量。

分别真的很大,你怎样得到自觉,你的灵量怎样被唤醒,你怎样彰显你的力量,都是以霎哈嘉的方式。例如,你能让他人得到自觉,你能医治他人,你能感应他人的能量。有些霎哈嘉瑜伽士甚至能够操纵雨水、太阳和月亮等等。还有些霎哈嘉瑜伽士的祷告有很大的力量,只是作祈祷,他们便拯救了许多人的性命。他们一些人拥有这些能力,过去的隐士和修习者也有这些能力,但他们的能力不是建筑在仁爱之上。这是你们特有的能力,因为你们要造福人类。那些隐士的能力只去保护自己或去毁灭,所以他们发展出诅咒的能力,这能力很尖锐,他们可以诅咒人。你们没有这种能力,你不能诅咒人,因为我已把它取消了。我能否诅咒人,我能,但我从不诅咒人,因为我们的基础是爱心、慈悲与温柔。那些隐士大部分都是脾气非常暴躁,极之暴躁,有时候他们用许多可怕和严厉的语言来谈论没有自觉或找他们麻烦的人。他们生社会的气的方式,描述自己的方式都是很可笑。他们有些没有留心社会,没有责备社会,没有批评社会,只满足于自己的天地,或者只是写下他们所受的恩赐。你们有一个新的面向,你们要用你们的力量造福人类。你们的灵量能自然地升起,乃是由于母亲的爱和慈悲的缘故。所以现在,我们要说,只有你内在发展出纯洁的仁爱之心,你的灵量才会得到培育。

首先我是用「纯洁」这个字,这也是我的名字,意思是你们先要纯洁无邪。如果你不纯洁,便会产生问题。比如贪恋,又或你的爱只集中于某些人身上。灵量不是这样的,她上升时通过每一个能量中心,却不附着于任何能量中心,她想治疗每一个能量中心,滋润每一个能量中心。她只关心她的升进。同样地,霎哈嘉瑜伽士不应涉入任何关系,这是有可能做到的,你们不用像佛陀的门徒。就如我常常告诉你,一棵树的汁液向上流通,经过树的每一个部分,蒸发掉然后又再回来。

这个通道应该打开。一旦这个通道打开,灵量便会毫无困难地通过。但如果你太执着于某事物,那条通道便有可能会关闭。有些人太执着,例如执着于父母。好吧,我知道在开始时,刚来霎哈嘉瑜伽的人会说︰「我的母亲、我的父亲、我的姊妹,这样那样,他们病倒了,请你医治他们。」这是很普遍的。他们会写很长很长的信给我,描述这些关系,我也弄不清他们的关系____这个人是谁?他们没有写下名字,却告诉我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些人为的关系。明天你大祸临头,这些关系对你是毫无用处。相反,你发现有些人会利用这些关系。你不应该依赖这些关系____你出生于怎样的家庭,怎样的宗教或在哪个国家出生,因为你已是个普遍的存在体。

你不再因这些人为关系与别人建立关系,而是通过灵性的关系。除非我们建立这种关系____不是说你要抛弃你的丈夫、妻子或儿女,不是这样,只是说你要抛弃你的社会制约,我们要抛弃所有这些。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思想积习和社会制约,就算有些是好的,你们还是要把它抛弃,因为它仍然是一种制约。我们要成为这些制约的主人。例如印度人有一种社会制约是好的,在印度,他们早晨一定要沐浴,我也是早晨沐浴,英国人沐浴方面真的很可怕,他们想得到喘息才沐浴,若你在英国这个受诅咒的国家沐浴,你就是做不来,你必须晚上沐浴,否则就不要沐浴,我们要作出改变。若你有这制约,你会感到很悲哀︰「啊!我怀念沐浴,不沐浴我睡不着觉,感到不妥当,感到自己是不正常的。」虽然沐浴是好的制约,但它仍奴役你。

所以无论是好是坏,若这是制约,我们都要看清楚它。我们也不要走到另一极端,「好吧,我一生都不洗澡」,不能这样。而是︰「如果早晨不方便的话,可以在黄昏的时候沐浴,或有一段时间不沐浴也不要紧。沐浴不能控制你,是你决定甚么时候沐浴。」你不要让任何事物控制你。你要有完全的自由,灵量才会为你而升起。如果你没有完全的自由,灵量是不会升起。

我们有来自家庭,来自宗教,来自国家的制约。这些制约,我们要清楚知道,我们许多社会制约都是从家庭而来。如果你出生在基督教家庭,你便会比较接受耶稣基督,你从未见过基督,也不知道祂是否存在,圣经是否真确,但你仍比较接受圣经;如果你是印度教徒,你便会比较接受薄伽梵歌和吠陀经。这都会引致不平衡,因为我们应对一切的宗教,一切经典平等而观。这是圣人应有的特征。所以这些制约必须摆脱。你在哪个国家出生是另一个你要解决的制约,这是很重要的。我不想讨论不同国家的制约,你们都知道得很清楚。在得到自觉之后,你升进至高于你周围的社会,你开始明白,开始描述,我是透过这些国家的国民而知道这些国家的蠢事蠢行。例如,一个法国人会说︰「母亲,这是典型的法国思维,他生来是法国人。」或印度人会说︰「母亲,他是典型的印度人,他是那样做的。」你要明白你不要为自己的国家定位,因为你已是普遍的存在体,要活得像一个普遍的存在体。

当你变成普遍的存在体,你知道表面上肤色的差异不再是障碍。你不会因为别人的肤色比你的黑些或白些而憎恨对方,不单白皮肤的憎恨黑皮肤,更黑皮肤的也憎恨皮肤比他们浅色的,他们都相信对方是完全错的。如果你问一个宗教狂热主义者另一个宗教,他会说别人的宗教最差,自己的宗教最好;你再问另一个宗教狂热者,他会说他的宗教最好,其他的都是很差劲。即是说普遍的意见是所有宗教都是差的。每个人都是最差的,所有宗教狂热者都是最差的。若你作一个普查,没有人会说︰「好吧,我的宗教是妥当的,大家的宗教都妥当。」没有人会这样说。

若你问一个英国人,他会说︰「母亲,这是典型的英国的,你帮不上忙。」他们很生气,我曾经见过一个英国人生另一个英国人气,因为这个英国人行为不检,或对我不礼貌,我不会生他们气,因为他们是盲目的。你作为普遍的存在体,必须有慈悲。由于神的恩赐,你升至更高层次,你们不止是被确认为得到自觉的灵,而真的是已得自觉的灵,这是毋庸置疑的。你们是「sakshat」。所以,就在现在,神确认你们是已得自觉的灵,很自然的你必须改变一切,不用令自己成为典范,不用再认同于那些你已放弃的东西。就如你已经从蛋变成小鸟,不用再认同于那只蛋,只安顿在同一个地方,牠们会飞,牠们已变成小鸟,不再是蛋了。同样,你要接受现在的位置,接受自己已是醒觉的灵,应该有自尊,知道你要完全的改变自己生命的目的。当你明白你生命的目的,内在的,不是外在的,不是思维的过程,而是你要内在感到有责任,你要把自觉传到全世界,解放全世界。一旦你明白到这一点,你便会担承责任,灵量便会升起。我认识许多人说︰「母亲,我们不擅说话,非常怯场。」好吧,你只要站起来,只是这样,他们却能不停的发表演说,直至我叫停他们。许多人说︰「母亲,我们不懂写诗,我们没有才华,我们不懂唱歌。」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唱得很差劲,人们必须告诉她…因为她常常走音,却大声的唱,他们必须告诉她︰「你还是在后面,不要再唱了。」现在她却是带领一个歌唱小组。

许多美丽的事物都显现出来,你们要接受这一切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抛弃恐惧,我们有着各式各样的恐惧。就如你昨天看到,这些都是来自左脉,偏左边的人该怎么办。一个偏向左边的人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个得到觉醒的灵,没有人可以伤害他,毁灭他更没可能,没有圣人会被毁灭。那些想毁灭你的人会以很有趣的方式完蛋,不是被摧毁但以很有趣、很滑稽的方式完蛋,你会讥笑他,也享受发生的一切。梵文中有句话:「Vinashkale Viprit Budhi」,意思是说毁灭是从人的愚蠢行径开始。他们变得愚蠢,每一阶段你也看到他们是很愚蠢的,愚蠢招致灭亡,这些你都不用担心。

这就是你们为甚么不需要拥有毁灭的力量,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会造就一切,所以你要放弃毁灭的力量。你只须宽恕那个人。一旦你能宽恕,你的责任便交托给了别个,灵量便能够升起。你不要再心怀怨恨,只要一笑置之,因为他们是盲目的,他们是愚蠢的,他们是笨蛋。你对白痴会做甚么?我们或许不会在他面前讥笑他,但却会在背后笑他,因为他是个白痴,所以他们变成白痴,你看到他们变白痴,你却刚放手。你要明白这是霎哈嘉瑜伽的幽默,你也要有点幽默感,是吗?那么,你便可以看见这些小丑的行径,像马戏表演般滑稽。

你不要怕任何人,对任何组织或任何事也不要怕。自自然然的你要知道你是得到自觉的灵,你知道真理,你内在有光,所以他们反对你。他们对别人也是这样,是吗?每个人都受苦。但现在你不再受苦了,你能享受幽默,只要明白这一点,便没有甚么可以毁灭你,没有人能伤害你,他们只是向你提供一点娱乐。如果你采取这种轻松的态度,你的恐惧和左边的问题都会烟消瓦解。那些假导师的束缚,那些鬼魂,那些密教修行的术士算得甚么,他们是一无事处,你比他们更有力量,你只要看他们一眼,便看到他们在手舞足蹈。另一方面,如果你恐惧,灵量便不会升起,因为灵量是不会为懦夫升起的,它不会支持懦夫,若你是懦夫,它会说︰「好吧。」你走在街上,通常人会怕黑,怕受到袭击,但霎哈嘉瑜伽士不会怕,若他是个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因为他知道他周围都有仙众(Ganas)和天使保护着。没有人可以骚扰他,任何人想骚扰他,仙众会愚弄他,这是你的好机会去嘲笑他。你现在静观,这些左边的问题或恐惧都会消失。一旦排除了恐惧,你那些欺诈、阴险、妒忌的性格也会一扫而空,灵量便能好好的上升。

另一个妨碍灵量上升的是你们的自我。这是很严重的,我必须承认,对跟随基督,跟随佛陀的人,他们的自我实在太大了,这是很令人惊讶,因为他们是反基督,反佛陀。基督在十字架上说︰「父神啊!寛恕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么。」如果你跟随基督,怎么可能有自我呢?你们应该是很自然地宽恕别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因为你是很有力量的,有谁能伤害你呢?如果你的额轮有阻塞,只会伤害你自己,如果你想伤害自己,谁也帮不了你。

这种来自肝脏,停留在额轮的愤怒,必须要正视。这是很重要的因为灵量会在额轮停止上升,特别在西方,西方文化产生了两大问题。第一个是贪求追逐,你可称这为贪婪。你越贪婪,便有越多的机器,越多的工业发展,到最后要召开环保会议。我见过在西班牙,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应该有三至四间车厂,因为每一部车只有司机,驾车必须要有司机,汽车太多,你也不知道汽车该怎样移动。即使要来静坐班也没可能。十五分钟的车程,你要用上二小时。在法国是另一个问题,在巴黎,若你想到其他地方,要在早上四时出发,不然就不能准时到达。米兰和罗马也有同样的问题,瑞士是最差的,我也不知道怎样说瑞士,它的名誉是很…很危险,因为他们赚黑钱,他们在做着这种事,我的意思是因为贪求追逐,他们犯下各种罪。对他们来说,没有甚么是罪,他们可以堂堂正正的夺走别人的金钱,榨取贫穷国家的钱而不会感到有任何不妥,我的意思是他们对此免疫。

这种贪求追逐已到达狂热的程度,变成西方社会的重要质量,我们要看清它。在过去,欧洲国家都支持艺术创作,培训艺术家,支持艺术家。即使在印度,国王和所有王朝也支持艺术家。这些日子,却不是这样,没有政府愿意支持艺术家。你们应知道,莫扎特曾奉诏在皇后面前演奏。那时的政府不单管税,还照顾艺术家、音乐家、画家和从事各种艺术的人。就如在法国,皇后收集漂亮的艺术品,鼓励艺术家从事艺术创作,还为此花自己的钱。现在,你们都知道,皇后被人民所杀,他们不单杀掉皇后,还杀掉法国的艺术。现在法国人都成为庸俗的人,这是他们曾经谴责的,自己却变成这类人。

尽管那些人贪求追逐,也应追逐艺术品而不是赝品,否则明天我们或会购买赝品,我们应该购买真正的手工艺品,听有深度的古典音乐,唱上天的歌,不是令你疯狂,令你充满贪求的庸俗廉价音乐。

你们的文化其中一个问题是令你有自我,如果他们拥有一辆劳斯莱斯(rolls Royce),没有人能与他们说话,他们的自我大到令脑袋爆裂。即使是驾驶劳斯莱斯而并不拥有它的司机也昏了头,他的步态,他走路的模样,说话的方式都与我们不同。这种贪求追逐令你的自我很大。当你到别人的房子,就如有些在伦敦的愚蠢印度人,我到他们的房子,他们都是Sadarjis,即追随那纳克道路的人,那纳克是不容许人喝酒。当你站起来,他们立即向你展示在他房子里的酒吧。「我的天。」我说,我后退三四步,你明白吗,他说︰「看看我的酒吧。」他从酒吧拿出一种像苏打的东西,向我们展示怎样从苏打中抽气出来。你只想象,他没有说甚么,你明白吗,当我们说︰「我们不喝酒。」他以为我们是最差劲的罪人,只因我们不喝酒。

这种贪求追逐最后变成非常庸俗、下流以及不道德的东西。他们是那么喜欢炫耀,你有时也很惊叹人们是以这种方式炫耀。就像一个来自美国的美国女士问我︰「锡吕法士塔太太,你在伦敦见过多少间酒吧?」

我说︰「一间也没有。」

「啊!你真是无用,绝对是,你不曾见过任何酒吧。在英国的任何村庄,任何城市最好的建筑物就是酒吧。」

我说︰「我看过酒吧的外面。」好吧,只为满足自己,我以为她是艺术家。

「不、不、不、不,你知不知道伦敦最好的是哪间酒吧?」

她给我一张清单,我说︰「哪一间是最好的?」

「一间名为隐士的酒吧。」

我说︰「甚么意思?」

你知道吗,住在这所房子的男人死了,没有人知道他死了,所以数个月也没有人进入这房子,整个房子都充满恶臭,还有很多蜘蛛网。他们把尸体移走,但恶臭仍在,蜘蛛网完整的保留。你必须很小心才不会弄破它们,这是最好的酒吧,你要付很多钱,这是我看到的。

她感到很自豪,可以怎样完结?这种贪求追逐可以怎样完结?腐烂、腐臭的东西,你可以称它为发酵。它必须终结,因为是自我作祟,你开始享受腐烂的东西,就如法国的芝士(奶酪),我告诉你,不要吃它,你会烧伤你的手指,烧伤你的喉咙,烧伤你的胃,它真的很腐坏,它越腐烂越好。酒精是腐烂的葡萄,完全腐烂的,你不能吃它,它的气味像腐坏的木塞。我问某人︰「它的气味是怎么样?」

他说︰「味道很好。」

我说︰「它的气味像腐烂的木塞吗?」

「我嗅不出木塞的味道。」

这就是我为甚么说︰若他嗅出木塞的气味,他就不会喝酒,一切都是腐烂的。你知道是怎样发现芝士,甚么发生了,怎样开始的,你知道吗?因为一场大风雪,牛奶被留在一个洞穴里,因为那场风雪,大家都忘记了那些牛奶,牛奶被留在哪里,直至夏天,牛奶开始腐坏,越来越腐坏,十二年后,有人走进洞穴,看到腐坏的牛奶。感谢天,我今天还未吃东西,他们拿走牛奶,称呼它为芝士。在印度,cheez在乌尔都语是说某些特别的,非常特别的东西,你也知道,在音乐上,他们用作某些特别的乐曲,cheez,但在这里,芝士却是最腐坏的牛奶,人类和动物都不应吃它,也许虫可以吃,他们把它给虫吃。我知道在荷兰,瑞典也是,他们有些芝士有虫,他们在吃虫,你能打它吗,是真的,不单吃芝士,还连虫一起吃。

我们的贪求追逐要何时完结。要喝上百年的酒,酒要有证书才是最佳的。我们吃和嗅这种腐坏的东西,我告诉你,他们嗅这些。这就是原因,我很惊讶,他们上完厕所后,甚至不洗手。我们嗅到这种可怕的味道,他们却嗅不到,因为若你吃过这种芝士,你不会嗅到任何腐臭的气味,即使把它放在沟渠里,他们也不察觉这是腐坏的,因为他们已经习惯这种腐臭的气味。就是这种肮脏,即使他们进地狱,也没有坏感觉,因为地狱的气味会是一样,那么,我们该安置他们在何处?他们对肮脏的气味有免疫力,这绝对是次人类。

在任何优秀社会的这种贪求追逐____法国曾经被视为是最优秀,最富外交手腕的社会。他们以酒来制造食物,甚么都是酒,这个圆滑的社会曾经____统治整个外交地区,他们却意识不到整个文化只是吃和喝,只是吃喝。之后或许因为有点政治因素渗入,这种吃喝文化到达了某个程度,令他们脱离外交地区,没有人欢迎他们,因为他们从不正确地思考。任何外交官,法国的外交官到处都是,有人说︰「他是法国人吗?」「是。」「还是不要叫他来这个会议,你也知道,他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们出局了。

现在这种精粹转移到美国,美国的精粹是吸食毒品,到底是甚么?毒品只是这种贪求追逐的产物,为甚么要责备哥伦比亚人或任何人?他们只是赚钱,就如你们一样,只是他们饲养的是美国,贪求追逐是美国的主题,他们追逐些甚么?我曾到过美国,他们只谈论毒品,不单谈论毒品,还像购物一样购买毒品,他们都知道可以在哪里买到毒品,那些所谓外交官以及他们的妻子。他们现在穿着得很简单,外交官的妻子不像过往那样盛装出席宴会,现在即使他们穿上有孔的牛仔裤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这种在精英社会的贪求追逐最终变成不是滥用药物,就是导师追寻____追寻假导师。那些对此感到厌恶的人会拜在假导师门下,因为他们失去辨别对错的能力。西方的自我已逐步走到溃烂的地步。这是第一点,他们有一种贪求的本能。如果某人的妻子长得漂亮,每个男人都有权看她一眼,又或一个男人长得好看,他可能是某人的丈夫,每个女人都有权看他一眼,不是看她的丈夫而是别人的丈夫,这有甚么用呢?我就是不懂,看别人的丈夫有甚么用呢?

这种贪求追逐令他们过着不道德的生活,不道德的社会,他们甚至不懂得尊重自己的年纪。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太可以和她十九岁的孙子有染,试想想,这是何等愚蠢,何等荒唐。除非这是某种反面的贪求追逐,不然这是怎能发生?甚至艺术也走向反面,一切都走向反面,因为西方社会的咀咒是完全失去分际(Maryada)。灵量依自己的分际而升起,她能恢复你的分际,令你保持你的分际。你们是人,不要活得像动物,或甚至比动物更差,你没有权这样做,神不是把你们创造成次人类,而是把你们创造成超人类。

这就是它怎样成就事情,你现在想想,这种贪求追逐到达怎样的程度。西方的第二个很坏的贪求本性的咀咒是他们侵略别人,不停的侵略、侵略。他们认为自己有权去侵略。他们侵略印度三百多年,为甚么?他们为甚么要侵略?我们并不坏,只因我们有黄金,有钻石,有珍珠,我们有很多物质的东西,他们因此侵略我们,却没有向印度学过甚么灵性上的事物。法国人侵略我们,每时每刻都侵略,日本人现在正步西方的后尘。这种侵略使整个社会形成一种破坏的力量,你看到每天都有战争,这里有战争,哪里有战争,他们想要这要那。这种侵略还渗入第三世界的国家。这种病态持续着。

灵量可以消灭这种贪求追逐,如何能做到?它给你喜乐,令你能享受一切。就算你身处森林,你仍能享受,处于不舒适的境况,你也享受。你享受是因为你追寻灵体的喜乐,它能给你喜乐,你最终能从各事各物取得的也只是喜乐。你以为自己在贪求追逐中可以得到喜乐,你不能。藉由灵量的提升,你却得到喜乐。在这喜乐中,你不再需要甚么,不再要求甚么,你只是自得其乐,你是喜乐的资产。梵文说︰“Atmanyeva atmane ahrushta”,即灵体只会因自己的灵而喜乐。

很微小的事情你也能感受到喜乐,整个宇宙,也充满喜乐。当我出门时,我会问︰「这是甚么树?」

「母亲,我们不知道。」

「好吧,你生活在这里多年,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母亲,我对树木认识不多。」

我说︰「这些是甚么花朵?」

「我们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在做甚么,你曾经做过些甚么,你不知道这些树木,你每天都看着它们,你竟然不知道这是甚么树?」

如果你问他们︰「在哪里可以买到酒?」他们却知道。

「母亲,这地方生产最好的酒。」

「好吧,我来负责。」明年,酒没有发酵。

这种贪求的本性是非常…变成政治上的资产,你侵略其他国家,侵略其他人,利用各种手段,这等同谋杀。人的态度完全改变,他们以为自己是上主,我们可以憎恨任何人,侵略任何人,对任何人傲慢,向任何人作出任何要求,取去人家的妻儿子女,取去人家任何东西,可以杀死自己的子女。结果是他们自己失去爱心,失去慈悲,爱心失去了,慈悲也失去了,再没有爱。同时他们发展出一种自我的观念____认为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国家,我的…。你知道他们在南斯拉夫(Yugoslavia)做了些甚么,我不知道Yugo这个名字是谁起的,Yugo即yoga(瑜伽),这些瑜伽人,却互相战斗。他们是来自同一个根源︰「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国家。」为甚么?你们怎能说这是你的国家呢?你们甚至没有创造过一片叶子,你又是谁呢?你不能创造泥土,你能吗?你又怎能说︰「这是我的国家?」你竟敢这样说?这全是属于神的,是由神创造的,或你可以说是太初之母创造的,你甚么也没有做,你怎能说︰「这是我的,我拥有它?这个自我在发展,发展得很强大。即使在霎哈嘉瑜伽士当中,仍然有人有「我」的观念,「我的孩子。」这是第一个咀咒︰「这是我的妻子儿女,我的家庭。」事情就像这样发展。

心因此开始收缩。对于心胸广阔的人来说,他的世界是整个宇宙,一切都是内在的,一切都在你内在。当你能有这样的经验,灵量便会像火箭般上升,因为顶轮和心轮在头上是同一所在。若你有一颗寛容的心,你的顶轮便不会阻塞。要保持顶轮打开,我们只要具有这样的智慧︰「没有谁是属于我的,每个人都是属于神的,我是谁?神要做甚么,你都要接受。」

所以你们要抛弃那些观念,有些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执着于家庭︰「我的儿子还未有自觉,我的兄弟还未有自觉,我是这样的…」当你得到自觉︰「这是我的儿子,我的兄弟姊妹。」这个「我的」必须摆脱,这是非常精微的东西,这就是为甚么顶轮会有阻塞。其实每个人都是属于你的,因为霎哈嘉瑜伽士的灵量是用爱打造的,纯洁的爱。纯洁的爱只希望去爱,平等地爱每一个人。如果你觉得困难,那表示你还未用霎哈嘉瑜伽的方法。要打开你的心,你便不会感到失落。对我来说,当我要离开英国,我真的感到有点…就像月亮被海洋吸入,我感到我的心像被拉出来,但当我来到这里,我再次见到等待着我的孩子,所有都已经结束。在这里我感到拉扯我的心的力放松了。你们是我的孩子,他们也是我的孩子,作为一位母亲,我怎能说︰「啊!这是我的,这是我的?」就像这样,请摆脱这种制约。首先,西方人不关心家庭,他们离婚十次,还宣传离婚︰「我离了十次婚。」现在他们不离婚,却依恋家庭,依恋丈夫,像胶水一样,我告诉你,像胶水一样。有时我真想知道︰「我做了些甚么令他们变成这样?」

所以要看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心的最终是顶轮,又或你可称为Brahmarandra(梵穴),那么我们便可以进入心。你不要去理性分析,不要去争论执拗,不要用思维去做事,不要凭借书本或甚么,只管用你的心。若你能做到,你便会明白,没有甚么比爱每一个人重要。爱的最高表现是平等地爱每一个人,在爱之中,你可能要对他人说一点老实话。有一次我要对一些女霎哈嘉瑜伽士说些老实话,我的丈夫便说︰「不要说,你说了她会敌视你。」我说︰「让她敌视我吧,不要紧,我有责任告诉她这是错的,不然我会成为她的敌人,因为我不告诉她真相,她会受苦。」

灵量就是这样给你明辨能力,爱是真理,对灵量来说,它只是河流,就如他们昨天描述nirvaj,它不接受任何补偿。我们纯洁的爱之流多么有爱心,仁慈,温柔地被唤醒,我们也要这样运用这个我们内在的力量,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她给我们自觉去解放整个世界,这力量我们不能独自拥有。你们每一个人都要给人自觉,否则你的灵量便会退回。谈论霎哈嘉瑜伽不是兼职的工作,不是与正题无关,而是每时每刻都与你一起。你有机会时都要向别人讲述霎哈嘉瑜伽。你要成就许多事情,你要给他人自觉,否则这是没用的。

愿神祝福你们。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