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摘要)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3-07-04 Guru Puja Talk: Gurus Who Belong To The Collective, Cabella, Italy, DP, 56' Download subtitles: EN,ES,FR,NL,PT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导师崇拜(摘要)

1993年7月4日 意大利卡贝拉

今天我们要作导师崇拜(Guru Puja)。我是你们的导师,但我和那些普通的导师很不同。通常导师是很严厉的,也没有耐性。就算是学音乐,那些门徒也要遵守许多规条。大音乐家 Ravi Shankar 曾谈到他的导师,有一次他走了一点音,他的导师便把乐器敲他的头,以至乐器也碎了。虽然如此,那些学徒还是紧跟着导师的。他还要服侍导师。导师会设下许多考验。例如施华王(Shivaji)的导师叫他找老虎的奶。施华王跑到森林去,看见一头雌性的老虎,刚刚喂完她的小虎。施华王向老虎行礼并说:「我的导师要得到你的奶,可否给我一点?」那头老虎能懂人话,于是给他一点奶。如果服从导师,我们可以做到没有可能的事情。有一次施华王的导师说他的脚给烫伤了,如果有门徒为他吸去浓泡,方能痊愈。其他门徒都欲作呕,唯有施华王跪下吸啜,后来他发现那只是在裤管里藏着个芒果。

导师时刻考验他们的门徒,看他们服从到甚么程度。因为你们都已经得到了自觉,已经是自己的导师,所以我不会把那一套施诸你们身上。我给你们绝对的自由。我尽量告诉你们甚么是对你好的,但我不像一般导师般勉强你们。他们常常责备门徒,十分严厉。他们不能容许门徒有弱点。有些导师要门徒单脚站立,有些要他们倒立。他们这种做法在我看来是很难的。我的慈爱经常化为眼泪。有时我好像是责怪谁,训斥一番,但作为母亲,同时做你们的导师,是很困难的。每一个母亲都希望子女变好。圣洁的母亲当然希望子女成为圣洁的人。

要得到神性,我们能勉强人去得到吗?如果没有神性,我们能勉强人去得到吗?如果没有神性,如何升进?我们对于具有神性的人,可以施加甚么纪律?可以勉强吗?可以对他生气吗?我通常用的方法是宽恕。也许宽恕是最好的教导方式,如果他们知错并且承认,那你便要宽恕他们。有一次有个人得罪了佛陀,因为他不知道佛陀的身份,后来他知道了,便跑来要求佛陀宽恕。佛陀说:「你何时得罪了我?」那人说:「昨天。」佛陀说:「我不知道昨天,我只知道今天。」你们的高贵表现是会影响别人的。如果争论打架,甚么事情也办不来。过去那些导师很严厉地控制门徒。他们要门徒四时起床静坐,如果起不来便打。霎哈嘉瑜伽很不同,我们相信爱的力量。爱的力量能教会你去宽恕。在我们幻海里的那些导师,他们为人类树立正法,在各样实际问题上都采取平衡的态度。这些导师认为这样做是尊贵的。他们有爱的力量,因此能令他人平衡。那些原始宗师和降世神祇都具有爱的力量,因此能够平衡。

当我们谈论自觉时,我们要对自己有耐心。我知道有些人感觉不大好,有些人仍然有病。有些人甚至感应不到能量。你们都要对自己有耐心。你现在是自己的导师,应该对你的门徒,即是你自己有耐性。有这个耐心,你便能容忍许多事情。有些人老是埋怨自己不好,那是因为他对自己没有耐心。如果你对自己有耐心,便能接受一切。无论你在何处,你都能自感满足,因为你已经是觉醒的灵。首先你不要发怒,不要埋怨。你尽管享受生命,你可以在草地上,席上,甚至石头上睡觉,或者你完全不睡觉,没有甚么分别。

那些对自己没有信心的人,也许有不良的喉轮左部,例如他们是天主教徒。于是你时刻顾影自怜,妄自菲薄。就好像有个遇溺的人被救起来了,得到第二次的生命,但他还是痛苦呻吟,好像还在遇溺一样。你要唤醒自己,知道你无复是从前那个人了,你是一个新造的人。你要清楚地对自己说:我是新造的人。因为得到自觉是你的权利,现在你已经得到了。

由于有许多社会制约,因此你不能自得其乐,特别在西方,那些人惯于可怜。他们没任何不幸,却楚楚可怜。那些生活在过去虚幻的不幸之中的人,不可能享受现在的喜乐。对于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以心灵去接受喜乐。那喜乐像一个海洋,无时不在让你无比愉快,只是那海洋的一点一滴,也足以令你转化。那经验是令人快慰的,那是正在等待你们的。那样的人不能忍受别人不快乐。他自己是充满喜乐的,同时向四周散发喜乐。他能够从许多小事情上得到喜乐。因为你是个海洋,一件小东西掉在海洋里,也会泛起阵阵涟漪。那涟漪冲击海岸,不仅是为你,也为了他人。很小的事情也能令你快乐,你时刻都像一个爱的海洋。爱是能散发喜乐的。那不是世俗的爱,而是上天的爱。

作为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作为导师,我们要爱自己,了解自己的生命。我想许多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还不大了解自己。在世上有多少人能给他人自觉呢?有多少人知道灵量的知识呢?有多少人常常看见别人得到重生呢?你们这么有力量,甚至只要望着那个人,你亦可以使他得到自觉。在世俗的爱中,人是有恐惧的,他们害怕爱他的人离去。但你是满足于你自己的,你是时刻受到保护的。甚至如果你的注意力在短暂的时间转弱,你也会立即知道问题何在,你能够保护自己。每当你有身体的疾病,你便能马上感知,并知道如何治疗自己。当然你们要有平衡,如果你没有平衡,便不能感应到生命能量,不知道自己有甚么问题。你便不知道自己走向甚么方向,是不是走向毁灭。在霎哈嘉瑜伽,我们是要维持这种平衡的。我们不平衡,是由于我们仍然想着过去,或者将来。有甚么好担忧呢?所有的天使、仙众都为你们工作。你们就好像新加冕的皇帝,但你以前是个乞丐,于是每个人走过,你都向他求乞。

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不平衡的,为甚么呢?例如有些人害怕世俗的法律。他们不知道有多么大的力量在我们周遭,没有人可以阻止你,可以逮着你。但当你开始怀疑,说「但是」的时候,当你开始想着人为的法律的时候,神的律法便不能起作用了。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伤害你,你是绝对受到保护。

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导师和过去的导师分别在于,过去的导师要你受苦,要你完全听从他的话。新的导师是很不同的,因为你的母亲现在就坐在这里。有谁敢碰你一下呢?你们要相信我的话,要对自己有信心。从没有人是拜在太初母性力量(Adi Shakti)的门下。太初母性力量有神的所有力量,因此有谁可以伤害你们,骚扰你们呢?除非你要折磨自己。你和以前那些门徒的最大分别是,你毋须受苦。如果有人受苦,那他内部一定有些恶性能量。有些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曾到过假导师那里去。他们也许有意外,或甚么可怕的事情,但忽然间,他们都能全身而退。也许你们亲人的恶性能量跑到你的身上,但你亦可安然无恙。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有阻塞的,但在得到自觉之后,便可清除。无论你有甚么问题,只要你想提升他人的灵量,便可清除。当然如果你自己不练习,或不帮助他人得到自觉,你便形同废物,就好像你不用一辆车,它就形同废铁一样。因此你要给他人自觉,无论男女,无论你生活在甚么国家,你都要让这个能量工作和生长,否则你便会窒息了。我知道有许多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是很好的,他们作崇拜,但却生病。你们要用你们的能力让他人得到自觉。如果你不知道一些礼仪,那是可以原谅的。所有由于无知所犯的错误都可以得到原谅。但如果你明知故犯的话,我便不知道了。在一个范围内你是安全的,但在这范围以外,有许多恶性的力量在作用,要逮住你,那是你自己的错误,霎哈嘉瑜伽是管不着的。

另一个常见的错误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经常找寻另一个修习者的错误。在过去,如果导师有十个门徒,要是其中一个投诉别人的话,他便会马上被驱逐,作为门徒,是不可以投诉别人。就好像我们有一只手在痛,另一只手不会向大脑投诉,反而会去安抚他。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都是属于集体的导师,就好像格涅殊哇(Gynaneshwar)所说的那样,他们集体行动。你们如同一个被唤醒的森林,无论你们要甚么都可以得到。格涅殊哇说你们好像海洋,向世人教导神的知识。你们作为一个团体去行动,便有很大的力量,为世人带来甘露。

集体的力量是对个人的第一个考验。那些不能生活于集体之中的人便不是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有些人以为他们服侍我,照顾我,参加崇拜,于是他们便有权斥责其他人,大声呼喝其他人,命令他们做事等等。不是的,你要完全在集体之中,你才是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如果不能参加集体,你便不算是。如果你的自我或超我使你不能与其他人相处,那你便不再与上天有任何联系。那些不参加集体的人跟上天没有连系。

奇怪的是,当我给你们自觉之后,我发现比较容易跟你们谈那些精微幽隐的事情,那些事情自身的美丽,表达的方式,思考和行为的方式。那是很美丽的。在集体之中,那种感觉好像点滴在汪洋之中。但如果一滴水说不能生活在集体之中,要走到岸上,那你便没有集体的性质,你最好不要崇拜我。

导师应该如何在集体之中行动呢?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人应该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甚么是世上最高的呢?没有。每一样东西都是一样的。有时候有些人可以很残忍,作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那是如何可能的呢?作为导师,你不能发怒,愤怒表示你失去平衡。你可能由于家庭而有某些阻塞,执着于任何事物表示你没有平衡。那些平衡的人是不执着的,否则他们便看不见真理。有些人因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而感到骄傲。他们认为自己成为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是要去拯救整个世界。我见过许多政府官员,他们自以为很了不起,他们其实只是些公仆,他们也许被称为官员,但只是服务人群的官员。同样地,我们生在世上乃是要事奉神,你的事奉便是要去拯救这个世界。如果你有不该有的骄傲,怎样去完成这项工作呢?如果你的表现如此,也没有人会接受你。

你们不要妒忌任何人,因为妒忌表示你要伤害你自己。妒忌这种情绪一定是从动物界那里来的。为甚么要妒忌呢?你们都是得到了自觉的灵,你们如何可以妒忌他人呢?就好像你是一颗钻石,别人也是一颗钻石,放在一起更加闪耀生光。又例如有个人是不好的,但你很好,完全没有需要妒忌那个不好的人。如果你发现有位女士是很好的,你便要向她学习,看看她为甚么这样好。最好是学习。当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欣赏他人时,我是感到很快乐的。他们发现别人的好处和伟大,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自己也开始变成一样。如果你感到妒忌,你是妄自菲薄的。今天你会因为别人的头发是黑色的,或灰色的而妒忌,或者别人拥有个高鼻子而妒忌,但你们之间不应心存妒忌,那是会虐杀喜乐的。你们要消除恐惧、嫉妒,骄傲和没有耐性的习性。

有一类的导师是很有耐性的,他们不会发怒,慢慢你会发现,他们不用告诉门徒甚么,慢慢地,他们都能够自律。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从未有过这么多的门徒。试想在格涅殊哇的时候,他只有一个门徒,有些甚至没有门徒。也许他们没有人可以传授,没有人可以明白。现在有那么多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这多好。我们互相了解,我们知道有关灵量的一切,我们知道许多事情,知道世界发生着甚么事。我们不是坐在喜玛拉雅山的山洞,念诵神的名字,我们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的。我们没有逃避这个世界,我们能面对生活的各种问题。但我们知道真理,而他们却在无明当中。因此我们知道问题的所在,并知道如何解决。现在你们要谦卑地尝试用自己的力量。

你们要知道,你们是知识的储存库。你应该投射到那知识的泉源去。例如,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霎哈嘉的语言来表达。你时刻都可以用霎哈嘉瑜伽去比较你所看见的事物。这是很重要的,会给你双重的喜乐。有一天我回到家,呼吸急速,有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对我说:「母亲,你受了这个地方热力之苦。」只有一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能明白这一点。每个人都很舒适,感到凉快,只有我在搧凉,我吸取了全场的热量,让你们得到凉快。我的工作便是这样,吸取别人的热量,化为清凉。有时候有些人大声呼喝,你可以令他们凉快,令他们的热量消除。吸收这些热量是很重要的,不要害怕吸收,你只须要保护自己,做一次灵体保护便行。要记着你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只要你记着,那投射的作用便会开始。像威廉‧布莱克 (William Blake) 投射进想象界,最后他得到知识。无论你看见甚么,或他人做些甚么,你都把它联系到霎哈嘉瑜伽,这样你便能连接上爱的力量。

不要忘记你们都是得到觉醒的灵,最低限度你们要用对能量的感应来保护自己。因为在你们周围有许多恶性的力量,你要时刻记着你是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你要发展出去爱人的守则。那些导师受了许多苦。但你们要对自己有信心,便会绝对安全,尝试成为稳固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这样你便能成为自己和别人的导师。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