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希纳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克里希纳崇拜

1993年8月15日

意大利卡贝拉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作克里希纳崇拜。我们要清楚知道,克里希纳是我们内在的非常非常重要的神祇,因为祂就是住在幻海,在脐轮里的毗湿奴。是祂在我们内里制造产生正法(dharma)。

当你得到自觉,我不会对你说︰「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我从不会对你说︰「这样不好,那样不好。」你照做便行,因为你内在的毗湿奴已经被唤醒。祂是在幻海里,若祂被唤醒,便会带给你光,为你扫除无明,扫除黑暗,你开始看到你做的事情总会为你带来灭亡,正法就是这样被建立。当然,正法也是十位来到地球的导师、先知所建立,他们教导我们正法。

(关闭第一个,若你喜欢,也可以让它继续移动。)

毗湿奴和十位导师的组合是为了建立我们内在的正法。正法是先知所教导,就如你在每一处所看到的一样。他们已经说︰「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他们谈论十诫,每一位先知都有谈论正法,谈论甚么该做,某程度上,基督也有谈及它,祂说︰「我们不要有淫邪的眼睛。」

克里希纳却说︰「当正法glani,即灭亡,当正法灭亡,我便来到地球。」当正法变得虚弱,祂便来到地球,杀掉为正法的灭亡负上责任的人。祂说的第二件事情是︰「我保护圣人,我既保护圣人亦杀死魔鬼,杀死撒旦,杀死带来毁灭者。」这些承诺是祂很久以前以克里希纳形相时所作出的。作为毗湿奴,我们只知道祂是正法的赐予者,主要的。祂潜在的质量实际上是在祂以克里希纳形相显现时已经显露出来,在罗摩的时代,这些质量是不能以这种方式途径表达出来。

克里希纳的前半生生活在Gokul和Vrindavan时,祂已经显现了祂漂亮的品格个性,祂创造了祂称为leela(戏剧),leeladhara,即你变成旁观者,你旁观见证整个世界为一出戏剧,sakshi swarupa。一旦你能如孩子般,如孩子般又高兴又喜乐的观看整个世界,你便能享受人生。这已经发生在你们身上,你像已经变成Vrindavan和Gokul的公民,自得其乐,也享受与别人共处,享受神的福佑。祂也显示透过杀死迦利耶(Kaliya),杀死般丹那(Putana)和其他人,若任何人想找这些神的喜乐儿女的麻烦,祂肯定会保护他们,杀掉一切令人烦扰的邪恶力量。

祂之后成为国王,当祂成为国王,祂以不同途径运用祂的力量。首先,若你看到祂的亲舅舅,祂的亲人,祂的亲舅舅,祂母亲的兄弟Kansa是个坏人,克里希纳不但没有饶恕他,还杀掉他,祂杀掉很多人。在成为国王前,祂杀掉很多人。祂杀死自己的亲舅舅代表甚么?祂拥有的其中一种质量,基督也拥有,我们也可以说,很多圣人也拥有,就是宽恕。祂不相信宽恕,祂是唯一一位说︰「我要去惩罚。」我们也要有人去惩罚。

若你像湿婆神,湿婆神即使恶魔也爱,以祂的纯真,祂还会给他们祝福。克里希纳却完全不相信宽恕,因为最重要的是要有人以坚定的思维,坚定的判断理解,魔鬼是魔鬼,魔鬼必须要杀掉。

祂的一生已经做到,若你看看,祂杀掉很多很多人。这并不表示你也有权杀掉任何人,祂是克里希纳,你不是。我们要宽恕,因为我们是人类。一旦我们宽恕,便能把愤怒,报复的态度转移给克里希纳,祂来接管。一旦我们说︰「我宽恕。」祂便会接管,因为祂不会宽恕。祂会马上从你那处把事情接管,若这是合理的,必须的,祂便会惩罚那些折磨圣人,摧毁正法的人。

现在是很惊讶的无论人想宣扬甚么,想宣扬的便会变成它的反面,这是很令人惊讶。就如我们说基督曾经说︰「我们不要有淫邪的眼睛。」就眼睛而言,基督徒的眼睛是最差劲的;同样,印度教说每个人都是灵,但印度教徒却仍然相信不同的种性,不同的小区,还互相攻击。任何宣掦豉吹的,人们只会背道而驰。

若你阅读古兰经,在古兰经中,穆罕默德常常谈及rehmat,即慈悲。你却任何地方也找不到慈悲,他没有说shariat(伊斯兰法规),他没有说很多现在穆斯林在实践的事情,他们只是自说自话。他没有说妇女必须遮蔽她们的脸和头,无论是否这样做,都只是报复。它是向我们展示,无论甚么在宣掦鼓吹,人们都反其道而行,当这种事情发生,正法便走下坡。

你们也知道,克里希纳的国家是美国,祂统治美国。美国是个丰盛繁荣的国家,因为克里希纳是Kubera,祂是财富之主,祂赐予美国财富,祂是Vachana,即沟通;祂的另一种品质是祂懂沟通,是祂与gopis和gopas(众牧女)共舞,是祂把祂的力量转移给他们,所以沟通是祂其中一种在美国运作的了不起质量。他们却背道而驰,若有任何战争,例如与萨旦姆‧侯赛因开战,美国会参与加入;韩战,美国也参与,任何地方有战争,美国都会参与加入,我是说你可以问︰「你是谁?为甚么,为甚么你要这样关注费心?留在自己国家去享受吧,为何你要派军队到每一处?为何你要照顾每一个人?」即使联合国也是在美国的指引下成立。美国在成立联合国,统一世界、和平,诸如似类的事情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实际上,若你看看,克里希纳的主要教导他们却错失了,他们沟通方面还可以,与国与国之间建立关系还可以,他们最差劲的要算是没有正法,没有正法的概念,没有道德。拥有民主却没有道德。在美国谈论道德是很出人意表的,他们不理解任何谈论道德的人。现在,当然,他们干的事真的为他们带来痛苦的折磨。他们也意识到,他们一些人意识到,因为不道德的行为,这个国家的六成半人会染上某些疾病,或在很年青便去世。

这个赤裸裸的事实是很震撼,尽管如此,尽管所有这些,他们仍然继续如此,还以为︰「不、不、不、不要紧的,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有甚么需要担忧呢?」现在祂的惩罚已经开展,他们却意识不到惩罚怎样开展。就如现在有人过着不道德的生活,他因此患上某些疾病,一些不治之症。他们尝试用各种疗法来医治这些因不道德生活而染上的疾病,却没法把病治好。美国医学界不可能找出治好这些因不道德生活而染上的疾病的疗法。但最差劲的要算是他们连不道德是错的也不肯说,他们甚至不公开承认不道德的行为引致这些疾病。这种不道德在这个克里希纳出生的国家被完全忽视,克里希纳却常常说道德,只为建立巩固道德。只有虚假表面的道德,就如伊斯兰或基督徒或印度教徒所讲的话,都是虚假表面的,伪善的,他们表面遵从一个道德标准,却秘密地遵从另一个自己的标准。美国是很开放的,无论他们做甚么,都不会隐藏。他们说︰「我们不相信伪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隐藏,这种不道德行为却带领这个广阔浩瀚、美丽漂亮、富有繁盛的国家进入这种沟渠,我也不知道该怎样令它复原,除非他们接受霎哈嘉瑜伽。

其二是正法对正常人有甚么影响?正道的人天生会经常内省。他想知道︰「我做的事是否妥当?是否正确?」他不容许自己的思维为错事辩解。这是真正合乎正道的人的征兆,他可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他会问自己︰「这是对还是错?」可是在美国,这个能力已完全丧失。他们从不内省,反而常常说︰「有甚么错呢?」继续这样下去的人一定会一团糟,缺乏道德作响导,作指引。内省能令你有觉醒的良知,这个良知告诉你︰「这是错的。」他们可能得到部分的指引。例如,你要明白,他们可能说︰「我们管理方面没问题。」又或︰「我们的…例如,我们的铁路,我们的航运,我们其他东西,又或我们的经济银行,无论是甚么等等都没问题。」对人类而言,这些事物都是极之虚假表面,外在的;内在是由良知,也是由道德上的审察来管理。人们说︰「母亲,这个良知是什么?」良知就在这里,常常都存在着,我们要察觉意识到它︰「我有良知。」良知便要回应。我们内在的良知是克里希纳在我们内在的光,即使我们有自觉之前它已存在。

你也知道,灵量透过由摩诃拉希什米指导带领的中脉升起。她是克里希纳的力量。透过聆听你的良心,你内里发展出恰当的摩诃拉希什米的通道。没有良知的人,在某方面不是这样,在每一方面,每一途径,不然,一个轮穴妥当,另一个轮穴便陷入险境,所以我们要听从良心,那是超越理性的,是不理性的。杀人、掠夺别人的钱财或土地也许看来是很理性,或许表面看来很理性,但良心会告诉你这是不对的。

那时候,当人侵略其他国家,想控制其他人,你要明白,美国是唯一一个国家从没超越它的界线去建立成为帝国。这是很令人惊讶,为什么他们没有那样做?原因是当这种荒唐的事情在全世界持续着,当那个年代人们不介意支配别人,掠夺别人的土地,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美国已经停止干这种事。在此之前,他们一次过已经干了,他们占领别人的土地,变成地主,已经成为地主。当然,他们是外来的,在此之后,在其他人扩展他们的帝国的年代,他们没有这样做,原因何在?他们为何不继续扩展领土?我们要提问,为何其他人扩展帝国时,美国没有?原因很简单。

那时候一些伟大的,有良知的人在美国出生,他们引导带领这个国家,你也可以说,华盛顿在那里,当然,还有很多人,若我要说出他们的名字,会是一张长长的名单。若你看看他们的品格,他们的人生,他们怎样过活,就像林肯,若你看看他的人生,是充满良知,充满良知。他們不容許國家漂向野心,占领收集其他国家,令这些国家成为他们的奴隶…他们没有这样做。所以最早的地方,当…我是说当哥伦布到达的地方,他佂服他们,还想…实际上,他做的不多,西班牙人以及之后的其他人,再之后的盎格魯撒克遜人(Anglo-Saxons),他们这些人,攻击占领其他国家,一旦他们安顿下来,彷佛这个世代对他们而言已经完全结束,他们开始谈论自由,谈论民主,谈论更高的价值观。他们过往种下的业报(karmas),杀掉无数的土著,无数的印地安人,除非他们接受学习霎哈嘉瑜伽,不然克里希纳是不会原谅他们。

雖然那时候他們不想侵佔控制其他國家,扩展他們的帝國,作出各种残暴行为,像希特勒一样,他们没有这样做。他們却時常維護正義,至少尝试这样,他们变得伪善,整体上,表面上,他们想展示他们想团结全世界,反對種族主义,反对原教旨主義。我是说他們宣揚传播某種理想主義。雖然如此,自我毀灭的念頭已開始在他們身上起作用。我要说的是业报在他们身上起作用,所以为何暴力在那里那么猖獗,那么多疾病,那么多事情发生。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烦恼最近在美国已经开展,因为揭露正开展,还有,很多假导师来到那里,迷惑单纯简朴的真理追寻者,在美国,我们失去很多追寻者,这里也是,我要说,在被他们杀害的人的咀咒氛围下,作出反应,他们接受错误的事物,就个人生活而言,为何他们要接受这些错事?

已经给了他们自由,但他们认为自由是用来摧毁他们,令他们的生活一团糟。这些错误的念头在他们身上运作,整个观念变成集体观念,当它变成集体,他们发现人们喜欢的事物都富毁灭性。所以我们有好莱坞,有这种机构,这种音乐家,这种大的毁灭力量组成结党结派好战激进的组织,它们公开的说︰「我们就是这样。」例如,只有美国有撒旦的组织,魔鬼的组织,接着有黑巫术魔法,公开地,他们在美国公开注册,世界其他地方找不到这种黑巫术组织,这是黑巫术机构,他们公开的在这里登记注册。他们就是到达这种程度,集体的接受,原因是惩罚,这就是为何对我们,对霎哈嘉瑜伽而言,美国是最困难的地方。

我们要对他们有真正的怜悯,他们现在正处于被惩罚处分的阶段,因为他们的先祖作出种种错事,他们亦从不接受正法为人生的原则,他们认为正法握杀自由,正法让别人剥夺握杀个人的私生活,所以要在美国建立巩固正法,我们该怎办?我到过美国十次,多过我到俄罗斯,我真的想引起他们注意︰「你们已经丧失正法。」但我却没法感染他们,因为他们都很自我。若你这样告诉他们,他们会很生气。相反,那些告诉他们的人,像Rajneesh[奥修]和其他人︰「噢!正法根本不存在。」因为他们的缺点,他们的自我受吹捧,所以他们便感到很快乐。要令这个国家的人明白,他们正在受罚,他们要成为霎哈嘉瑜伽士才能克服停止这个惩罚。

借着霎哈嘉瑜伽,唤醒他们的正法,他们受的惩罚,受的咀咒都会结束。美国需要霎哈嘉瑜伽多于任何国家,我对美国的关注亦是源于同一个原因。我不说太多南美,要说多一点北美,即使在南美,我发现这些国家对正法毫无指引,没有指引。他们公开的举行嘉年华(狂欢会),这个,那个,我是说你怎能在国家做这些事情?他们都追随北美的脚步。就如北美有荒唐的万圣节。我是说试想像在街上公开的庆祝荒唐的万圣节。他们在追随嘉年华,对他们而言︰「呀!到里约热内卢是件大事。」彷佛这是个很大的成就,从世界各地来参加嘉年华。人们从澳洲来,所有这些对他们都有很大反作用。

他们在很多方面都很差劲,要解释为何他们能到这种程度是不容易的,就像十三岁的女孩在巴西成为妓女;公开地,砍掉亚马逊的树木;公开地,走私活动在进行;公开地,政客贪污腐败,我是说很多妖术在那里,很多妖术,公开地。他们只是追随北美的脚步。正法就像这里的天主教会,谁来教导他们正法,天主教会?他们上教堂,做一切事情,再带着相同的思维概念回家。很多国家都很贫穷,这显示Kumbera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些国家。通常穷人都有正法,通常都有。因为你看,金钱给人这些荒唐的事物和自我,通常穷人都有正法,但这里的穷人却与别不同,他们过分沉醉在黑巫术。他们告诉我,他们接受来自非洲的黑巫术。这种事情在南美发展至此,不可能明白他们为何会那么容易接受这种荒唐的事物,那么容易咀咒自己。

现在,我们要明白这些问题在我们内在,在我们的喉轮也存在着。若我们要保持喉轮妥当,你也知道我们有两方面,左面和右面。喉轮的右面是谈话,谈论正法,我们也可以说是进取侵略方面。

现在,那些富侵略性的,说话态度挑衅的人,他们想用说话来控制人,他们都是偏右面。我曾经见过这些人,他们真的做错事,例如,一个仆人偷东西,你叫他来,你会很惊叹于他对你很粗鲁无礼,他很粗鲁,怎会这样,他怎会偷东西?他毫不害怕,很友善的回答你。所以偏右脉的人能把他们犯的任何罪,做的任何错事,犯的谋杀用言语来隐藏掩饰。他说的话可以是很富侵略性,喧闹的,人们或许会想︰「噢,怎会这样?这个人大声的说出一切。」你只是…只是被吓倒,你想︰「不,不可能,人怎能会说这种话?」我们也以这种方式,作为常人我们也常,沉迷于各种荒唐的事情,还尝试以说话来辩解,以求脱身。你知道很多罪犯,战犯都用说话来编故事,以这种方式来脱身。人类就是这样,他们有能耐说一些话以掩饰自己犯的错事。但他们从不意识到,他们作出的任何伤害都是不会被原谅,即使这样说也不会减少不被原谅的程度,因为克里希纳会了结一切。若你开始辩解,合理化你所犯的错事,你便会受惩罚,在很多方面都会重重的被惩罚,你也不懂怎能脱身,肉身上,精神上,情绪上,各方面都会受罚。

我们的右喉轮要有克里希纳般的个性品格、文化、风格、言行举止,那是被称为madhurya,指悦耳动听,悦耳动听。我们说话的方式要是悦耳动听。聆听你的人就如他在听克里希纳的笛子,霎哈嘉瑜伽士的声音就是要像这样甜美。你与人交谈要悦耳动听,不但毫无侵略性,还要很悦耳动听,不应讽刺挖苦,不应伤害任何人,任何伤害人的话都不应是来自妥当的喉轮。所以任何情况下都不应作出任何伤害。我希望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都能发展这种克里希纳悦耳动听的声音,因为你们的喉轮已经被唤醒。Madhurya,在他的言行举止,madhurya是,你要明白,与人交谈时,你有很多身体语言可以表达你的madhurya(亲切友善)。例如,特别在意大利和其他地方,我发觉人们过度运用双手,这也是克里希纳的风格,他们运用他们的双手的方式,有时你也不懂他们想表达甚么。有时他们运用他们的双手的方式,也是颇富侵略性。现在,双手也要用来创造madhurya。

我曾经见过在俄罗斯,特别在东欧,人们要表达他们的爱,会这样放,若他们要说namaste(问候),他们表达得很亲切友善,当他们看到我时,心里充满热诚,他们也不懂怎样表达,所以他们的手只像这样放,又或他们害羞,便像这样放。透过双手,透过双眼,他们在表达很甜美的事情,是眼泪,你要明白,这泪水真的创造了浓郁的爱心祥云,我要说当我看到他们双眼表达对我的爱,我内心便感受到这种慈悲的祥云,一切一切,他们的眼泪,一切,他们的脸,眼睛,双手,全都属于克里希纳。借着他们的言行,他们的说话,他们怎样表达自己。同一双眼睛,你可以用来表达你的脾气,你在生气,很多人用双眼来控制人,他们的双眼会像这样,盯着人,想去控制人;他们或许用双眼去责备人;有时,他们会向人吐某种…或向人展示他们的舌头,以羞辱人。所以我们的言行举止也要显示甜美亲切。

就像我初次到英国,我曾经是,你要明白,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学习英语,当我刚到英国,他们说︰「现在,若你要说像”thought”这种字,你要说”thought”(译按︰母亲以不同发音说同一个字)。」

我说︰「甚么?」

「你要吐舌来说”thought”。」

我说︰「这是荒谬的,为何要吐舌?」

他说︰「除非你像这样吐舌,不然就不能正确发音。」

我说:「这就是英语。你们发展了一些荒谬的东西,向每一个人伸出舌头。」即使是小孩,当他生气,就会自动伸出舌头。你要明白这一切的表情,做鬼脸,就如他们所说的「板起脸孔」。你一定听说过,鼻子那样子,你看,高傲自大的鼻子,或做鬼脸;扭曲你的脸孔去取笑人或用鼻子做些表情。人们也会像这样做,你看,彷佛你在轻视人。这些事情,这些表情都是拜克里希纳的恩赐,这是甜美(madhurya)的力量,是甜美、是美妙的旋律。这种和谐的关系要甜美得能创造极大的喜乐和欢欣。

你们在我的眼睛听到巴巴妈妈﹝Baba Mama﹞的歌:我只要看着他,以这个眼神 – 就能令他产生美妙的音乐。所以,尽量把眼睛放在绿色的植物上,那是最好的。它便凉化下来,你也发展出青绿植物那种使人慰藉宽心的素质。我时常叫人们:「最好看看四周的绿色植物,它慰藉你们的眼睛。」同样,你们与别人谈话,要使人平静宽心,使人软化。相反,若你与人争辩争吵,他永远不会软化,反而为那人增添怒气怒火。克里希纳的素质,是甜美(madhurya),这种甜美在祂一生中显示在祂怎样美妙地说甜美的话,尤其是在祂的童年时。

另一种克里希纳的素质,我们能藉着我们右喉轮表现出来,是圆融的外交手腕,圆滑有两种:一是真诚由衷的,一是虚假表面的。就真诚的圆滑而言,你不用采纳某些标准或阅读一些书籍才能知道什么是圆滑,它真诚地来到你身上。事情甜美地、真诚地发生运作。我使用了它很多遍,你们亦可以在很多时候使用它。这只能在你没有生气的时候才能起作用,生气是不行的。

我曾告诉你们有关Gagangiri Maharaj(一位隐士)的故事。我去与他会面,他为了不能把雨弄停而很生气。他应该能把雨弄停。我全身湿透。他生气的说:「你是否想控制我的自我?」他开始稍稍跟我争吵。

我说:「不,不是为了这个原因。」

他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准许我把雨弄停?你全身都湿透了。」

我说:「因为你是隐士(sanyasi),而你买了一件纱丽给我。我不能接受隐士给我的纱丽。因此为了你,我必须把自己弄湿。」

事情就是这样完满解决,所有愤怒,所有脾气都消失无迹。我们就是要这样把人软化。圆滑并不是用智力、脾气或任何东西去说服人,而是用你的善良、美好的说话、甜美的言词、宽大的本质去软化人。祂拥有这些素质,祂在很多人身上作出这样的尝试。对一些人这是有作用;对另一些人却没有作用。祂并不感到这是个失败,最重要的是看到另一个人的反应。你们要拥有右喉轮的素质,与别人说话时要把他们软化。我希望美国人能发展这种素质,尝试改善彼此的关系。我要说事实上,跟他们说话是很令人愉快的。他们对你很友善。你送他们礼物,他们都很高兴;但他们从不送你们礼物。你叫他们来吃晚饭,诸如此类,他们每次都会来,但他们从不邀请你吃晚饭。你要明白,只要你为他们做任何事,他们都会很友善。一说到回馈,他们却很难做到;他们也不会做。你看这是对别人的甜美的一种利用剥削。我们要明白,不要透过甜蜜友善来利用剥削人;而是要用甜美溶化人,把他带到他能明白什么是美善的层次。

有关南美,我曾告诉你他们都是十分单纯简朴的人。他们很贫穷、简单、纯真,但是黑巫术却入侵了他们。幸好他们现在意识到,黑巫术在骚扰他们。但某程度上,他们太依靠它,偏向左脉。他们为此感到十分内疚,感觉很差。你发觉他们经常十分内疚。他们整个表现就如他们做错事,却不知道该怎样纠正自己。

对我们来说,不为任何事情感到内疚是很重要的。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是灵,怎能有内疚感?灵不能有内疚感,所以内疚要离开消失。有内疚感会怎么样?我们失去静观的能力,因为当内疚感出现,我们把它放在这里,内疚感在这里。但我们见不到它。我们不能静观什么是错的,我们不想面对困难,面对错误,面对困难。只把它以内疚放在这里,事情就完结了。内疚感好好地储在那儿,我们不想面对它。例如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本性很残忍。突然间她发觉自己是残忍的或是什么。因此她把它放在那儿:「噢,我曾经很坏,曾经很残忍,诸如此类。」她却不面对它。面对的意思是她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残忍?我需要什么?我不应该残忍,从此以后我也不会残忍。」这就能了结一切。可是她却说:「我对此感到很内疚,我对此感到很内疚。」这是于事无补的。相反,你们都知道,内疚带来的问题,南美洲正面对同样的问题。当我去哪里,我很惊讶巴西地位最高的男人跟我这样说:「噢,我们,我们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我们知道自己不好。」等等。我刚说什么,为什么他不改正?如果他知道这是错的,知道问题所在,为什么他不改正?接着他跟我说:「你把你发现的所有我们的问题写给我吧。」他这样做真的很甜美友善。之后,有一个记者来了,我们就告诉他。我想现在他们在为此下功夫。他们尝试改善它,而事情一定会改善。

相反,我发现俄罗斯却与别不同。在俄罗斯,他们从不说:「我们感到内疚。」或类似的说话,没有这种东西。他们从不如此说。他们说:「那时候已经过去。我们在神的国度,就这样。那已经过去。我们现在在神的国度,完了。那已经过去。我们现在在神的国度,我们要享受生命。」一切都是正面的。他们从不提及过去,他们的政府或发生甚么,斯大林或列宁等人。他们不关心,他们超越了它。「为什么我们要忧心?」他们说:「为什么要忧心?让他们争斗,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不想知道政治,不想知道他们的问题等等。他们想:「我们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现在是觉醒的灵魂。我们在享受自己。让大家享受吧。」这是了解霎哈嘉瑜伽最直接的方式。

我曾见过一些人,他们给我写十页纸的信来忏悔,当我是神父,天主教神父。你看,写的全是关于他们所做的一切,他们做了些什么,他们做了这些事;我不想读下去,我不是把信丢弃就是烧掉。他们尝试忏悔,实在没有这个需要。没什么好说。不要再想着你曾做过什么错事,现在只享受你所拥有的。就像这样:假设让一个乞丐成为国王,好吧?他应该享受他的王国,应该有像国王的言行。但他却仍然回味着过去,任何人经过他时,他都会说:「给我五卢比或五镑。」就是那样子。一旦你在神的国度,你要知道自己是在神的国度。

这种黑巫术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它能透过任何人作出行动。它可以透过你的亲戚,你的朋友,透过任何人作出行动。因此我们要十分小心,不要因为内疚或是什么而令自己容易受黑巫术的伤害,它能摧毁你,摧毁你的家庭。即使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它也能毁灭你。因此要完全丢弃你们的内疚感。你们不应有内疚感,内疚感是别人加在你身上的。有人会说:「噢!你太差劲了,你不为我做这事,你不为我做那事,」诸如此类。他们把一些想法加在你身上,让你开始感到:「噢!我应该为他们做这事,我应该要这样做,都是我不好,」诸如此类。内疚感便悠然而生。他们继续郁闷地想着这些事,而不是要为那人做某些事情,或了解明白这是荒谬的。他们郁闷地想,接着便会突然发现自己被亡灵附着或受黑巫术影响。我们要忘记它,并且要进入明白自己已经进入神的国度的氛围里。

对克里希纳而言,我时常感到,要说的话通常是比祂所说的少。祂主要是通过我们的脑袋工作。那是宇宙大我。祂通过我们的脑袋工作。就如湿婆神通过我们的心工作,祂则通过我们的脑袋工作。来到霎哈嘉瑜伽,得到开悟后,脑袋的一切精微,一切知识开始显现,开始表达出来。最重要的是,整合在你们的脑袋里发生。不是你的心要一,你的脑要二,而是整合在发生。当整合发生,你便能轻易过正道的生活。即使没有想过它,没有读过有关它的资料,你也能变成合乎正道的人。不用别人告诉你要行正道,你内在变成正道的人。因为那个你平常用来分析事情、把所有错失合理化的脑袋变得正道、变得神圣。

克里希纳为你们做的最伟大的事情是令你们的脑袋变得正道。它变成明白正道、过正道的生活、坚守正道的工具。是脑袋;实际上,除了黑巫术之外,通常是脑袋把你们带离正道。一旦你们的顶轮打开,宇宙大我就表现出来。你们会很惊讶,那个曾沉迷于一切,想着:「这是享乐,这是我的权利,我应该这样做,谁可以告诉我?」等的人,突然变成先知。这是克里希纳的最大祝福。祂是宇宙大我,而宇宙大我是你的脑袋,全能的神的脑袋是宇宙大我。我们要意识到,人一旦有了自觉,便时常都能取得有建设性的主意想法。否则,你还不是个霎哈嘉瑜伽士。既有建设性又正道,我们很需要了解,脑袋在想什么?它是否在反驳,在说一些不是本来要说的话?我们只要留心,你会很惊叹你的脑袋的变化。倒转的脑袋变得正常。如果你每天静坐,自己去看顶轮是怎样渗透你,怎样在你生命中运作,这是很容易做到。霎哈嘉瑜伽士的一切力量都会显现出来,你不再怀疑自己,别人也不会怀疑你。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