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克里希纳崇拜 (Nirmal Temple)

锡吕‧克里希纳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
1994年8月28日
我们今天在这里敬拜克里希纳。你们都知道,克里希纳是毗湿奴的转世。毗湿奴是宇宙的持守者。世界被创造之际,必须也创造一个持守者,若没有持守者,世界便会受到完全的摧毁。人类就是这样,他们对世界可以做出任何事。毗湿奴是持守者,祂不单是持守者,还是唯一以祂原本的形相降世的神祇。当然,梵天婆罗摩有时也会降世,但祂却以不同的形相降世。在进化的过程中,祂以不同的形相,不同的途径来到地球,但祂仍然,正如你所说,十二,锡吕‧罗摩到达十二,祂实际上在十已经存在。祂创造合适的环境,让很多伟大的先知围绕祂,因此他们可以保存宇宙的正法,保存的基础是正法,你们都知道这是灵性生活最重要、最基本的基础。在正法中,若有甚么一定要建立,那必定是平衡。人们惯于走向极端,所以祂在我们内里建立平衡。正法的第一个原则是平衡。若没有平衡,人类便不能升进,就是这样简单。若飞机失去平衡,便飞不了,若人没有平衡,就如一艘船,不能动。同样,人类首先要平衡,每个人自出生以来,就有不同的才能,不同的能力。我说︰「Ya Devi sarva bhuteshu Jhati rupena samstita」,意思是天资不同,他们出生时已经拥有不同的资质,不同面孔,不同肤色,这是为了创造多样化。若每个人都是一模一样,他们便像机械人。把每个人创造成不同的模样,依照他们的国家,他们的父母…这些都是锡吕‧毗湿奴原则掌管的,祂创造多样化的世界。是祂赐予多样化,锡吕‧克里希纳则是主管人。
克里希纳降临的时代,人类是极之严肃,极之仪式化的。原因是因为罗摩降临,祂谈论分际(maryadas),分际令人极之,极之苦行,这种苦行的人,失去了喜乐,失去了漂亮,失去了多样化。锡吕‧克里希纳因此降世,我们称为sampurna,祂是完全的,因为祂拥有十六片花瓣,月亮有十六个kalas,祂也有十六片花瓣,所以祂是sampurna。祂就是我们称呼的purnima,即盈月。祂的降世是完全的,从毗湿奴的降世,到很多其他的降世神祇,祂以祂完全的形相降世,锡吕‧毗湿奴完全彰显。若罗摩的降世有任何缺乏,是克里希纳作出补足。
你们都知道在中央,在右心轮有十二片花瓣,因此,祂显示很多别人完全错失的东西。很不幸,薄伽梵歌有记录,因为薄伽梵歌有记录,人们不去理解,却一字一句的遵从。在薄伽梵歌,祂的信息从来不是和平,祂没有说你要平和,就像Jihad对亚周那说︰「你必须作战,这时候,你要为正法,为真理作战,你必须抗争。」亚周那答︰「我不能杀害我的叔父,我的祖父,我的所有亲人。」他说︰「他们是谁?你在杀害谁?他们已经死了。」因为他们没有正法。若没有正法,你便是死人,所以你在杀害谁。这是我们现代看到的,特别是美国,这个代表喉轮的国家。他们没有正法,因为毒品,或无论你怎样称呼它,因为对各种疾病的恐惧,他们已经死了。既然他们已经死了,你又在杀害谁呢?这信息是祂在Khurukshetra传达给亚周那的。跟着祂说︰「你请求我去杀死这些人,因为我内在有正法,我要杀死他们,好吧,除了这些,还有甚么?」甚么是超越这些?祂描绘霎哈嘉瑜伽,超越这些是霎哈嘉瑜伽。首先,他在第二章描绘谁是Stita prAgnya,即平衡的人。他说这类人不会生气,不会发怒,内在绝对的平和。他跟着描述的是真正的现代,我们可以说是霎哈嘉瑜伽,祂在说人必须要变成这样。他没有把这些记录下来,也没有说该怎样做才能变成这样。他描绘的正是基督,基督说,若有人打你一边脸,你的另一边脸也要给他打。所有这些,恰好就是霎哈嘉瑜伽士的未来,不是俱卢(Khauravas)与般度(Pandavas)这两个亲族作战那个时候,不是那个时候。在战场里,他告诉他,若你成为平衡的人(Stita prAgnya),便可以超越这些问题,这些误解,变得完全的平和。一方面,他说你要作战,在现代我们不用与俱卢作战,没有俱卢,但五位般度必须与俱卢作战。
现在,这五位般度是甚么?是我们的感官,也可以称它们是分裂成不同元素的宇宙。他们必须作战,与我们内在的俱卢作战。现在却有成千上万的俱卢,不止一个。若你把它伸延,你也可以说是大自然与违反大自然作战。大家说愤怒是自然的,受困扰是自然的,好勇斗狠是自然的,不是这样的。愤怒以及所有这些或许是自然的,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有能力升进是自然的,自然的升进得更高,自然的成为平衡的人,自然的成为霎哈嘉瑜伽士,这些全都已经安置在我们内里。例如,种子是种子,它是种子所以我们称它为种子。播放种子是很自然的,跟着它发芽生长,长成大树。这种生长过程是最自然不过的。成千上万的树木成长,一切只源于种子。你们都知道,它们都曾经从小小的种子,经过上千次的发芽,长成大树,长成植物。这是新事物,所以当祂说,你必须变成平衡的人,祂在说你必须平衡。现在祂说,战争持续,当他们在战斗,好吧,你也必须作战。你要与人作战,若你想杀死他们,也没有问题。战争结束后,你要做的是建立灵性,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必须做的工作是建立自己的灵性。不单正法,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以为他们向着正法,便会没有不妥,他们在正法里工作,过着正法的生活,他们的确是这样。我很惊讶和高兴他们能这样做,这不是终结,这是平衡,你在平衡自己。
你现在要赶上前,建立灵性,传播灵性。这也是锡吕‧克里希纳的工作,因为祂与各处沟通。你们都知道,美国与每一处地方沟通,虽然以错误的方式。它拥有计算机,拥有各种沟通的工具,它的沟通能力是天生赋予的。他们不相信锡吕‧克里希纳,亦不相信正法,所以它在错误的基础上,以这种错误的基础,他们开始传播,以这种非常非常错误的基础,他们开始传播各种污秽肮脏的事物,我也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它们,那是违反人性,违反升进,违反神,他们却在做着这些事情。
为甚么?为甚么他们要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想是思维能力(intellect),也是他们的聪明才智,我应该说这是脑袋,那是宇宙大我的宝座,你可以想象吗?是宇宙大我的宝座,以他们的聪明才智,他们做了些甚么?他们说这是自然的,自然的不正法,自然的好勇斗狠,自然的金钱取向。他们能拥有一切都是自然的,因为他们认为,凭自己的聪明才智,想以理性去说服你这是正确的事情,若不这样,你是不能存在的,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些都变成他们的文化。若这是文化,不单是美国的文化,因为聪明,大家都接受这种荒唐的文化,他们是更加聪明。你见到时刻都想着金钱的人,他们很自然的变得非常聪明,某程度上变得尖锐,变得精明。变得精明就像他知道一切,以为自己知道一切,他做的任何事,任何行为都是对的。所以,他内在的般度(Pandavas),他拥有的元素,全都用在毁灭,完全的毁灭,反对神的用途上。他意识不到这些,因为他的思维力量常常为他辩护。他做的任何事,都是正确的。祂赐予智力超群的人太多聪明才智,他们却违反正法。打个比方,就连锡吕‧克里希纳,他们也这样描绘︰「锡吕‧克里希纳有五个妻子,之后祂有十六个妻子。」实际上祂的妻子是祂的力量。若不理解锡吕‧克里希纳,你的聪明便很粗浅兼荒唐,不能令你有正确的思维,也常常误导你。它推动你是因为你想对一切辩护,这种辩护令你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若不是这样,通常你与自己是相处不来的。过着不正法,好勇斗狠,又或你称为制造战争型的生活是很困难的。但他们却能过这种生活。
我对人类的期望,却是与此完全相反的。与此并列的,是西方文化。你看到他们是怎样为自己辩护,为不道德辩护。当弗罗伊德出现,他甚至取代基督,当然,我的意思是,他必须要这样,因为基督比穆罕默德还严肃。祂说若任何人的眼睛犯错,挖去这只眼睛,任何人的手犯错,切去这只手。我的意思是,若按基督的话,大部分欧洲人和美国人都是没有手的。感谢神,他们在这方面没有跟随基督。穆罕默德认为基督为男人做了很多事,为甚么不为女人也做点事,所以祂为女士做了点事。祂们两位对人类都太严厉了,他们却意识不到,谁会为此挖去一只眼睛?他们拥有聪明才智。现在若他们看着妇女,他们的辩解是,这是自然不过的事。若畜牲是自然的存有,你有否看过畜牲有这种行为?我们比畜牲更差。通过这种智力来理解事情,我们制造了怎样的混乱。聪明人告诉我们甚么,我们都接受,聪明人的问题是他好支配人。
就如现在,一些潮流开始,我们接受,这是潮流,你为甚么要接受?因为这是潮流。你被企业家的生意头脑完全愚弄,这对有智慧的人不会起作用,他们会说︰「走开,我们曾经听说过这些。」这是关乎道德,这是西方最差劲的习性,我必须说,比畜牲更差,这就是他们为甚么仍在受苦,受很多疾病,很多麻烦,各种事情的苦。第二种我们常常自我辩护的是暴力。虽然现在的kurukshetra没有战争,你却看到四处都是暴力。在美国是很可怕的,当我的女儿到达美国,她脱下所有饰物,把饰物给我,她说︰「妈妈,我不能配戴饰物。」没有甚么是可以给女孩的,只有人造的物品,不然人们会为此杀掉你。我不单说在美国,在每一处都是。因为美国是每个人的导师,从美国开始,导师制度是从美国开始,人们只是盲目的跟随。
他们把暴力带入电影,印度电影也是,虽然现在他们有点抗拒,或许这对我们是太过份了。你可以杀死任何人的这种想法,若持续下去,若这是伟大的准则,那么在进化中,卢旺达人必定是位于最高位置。杀人是不容许的,我们不能杀人,但穆斯林却在杀人,每个人都互相杀戮。前几天,他们在没有任何原因下,在印度杀了一个好人。好勇斗狠这念头最终为你带来杀戮,你却连一只蚂蚁也没能力创造,又怎能杀人?当然,这种杀戮是有极限的,像希特勒相信自己处于世界的高峰,这也是一样。你只是忘了你是谁,藉由你的自我,你假设自己是很了不起。同样,在霎哈嘉瑜伽,我发觉最近有人说他们是神,他们是降世神祇,他们是一切,这种自我的行为实际是在消耗你的聪明才智。人类最大的敌人是他的聪明,原因是聪明是那么有限的,那么有制约,那么傲慢,那么盲目的。
智慧却完全不同,你不能从学院,学校,大学,任何地方学懂智慧。你可以在哪里获得智慧?只能藉由你的灵,它给你对错的完整概念。错误的事情,有才智的人常常都会接受。我们要明白,聪明不代表智慧,这是两码子事________聪明和智慧。克里希纳公认是外交家,他拥有神圣的外交手腕,甚么意思?祂非常聪明,这是毋庸置疑的,没有聪明,你是不能做到。我曾经遇过地位很高的人,他们甚至并不怎样聪明。我现在却看到这种聪明是非常危险的。克里希纳运用祂的聪明才智,祂是很有力量的,没有甚么可以控制祂,就算祂的聪明也不能控制祂,祂懂得运用祂的聪明。你必须明白两者的分别,你要懂得运用你的聪明而不是聪明控制你。祂藉由聪明才智解决很多问题。祂的外交手腕就是运用祂的聪明才智,来达到上天的目的。上天常常都帮助祂去运用祂的聪明。我们与克里希纳的分别是,我们是聪明的奴隶而祂则是聪明的主宰,祂不单是聪明的主宰,还是一切的主宰。祂掌管祂的制约,祂的情绪,祂的身体,祂掌管一切。当你掌管一切,你便清楚的看到你的聪明才智。啊!理应是如此,但不是。这种聪明令你有所谓的正面思维,以为自己是全世界的主人,虽然它本应是正面的。
或者,同样的聪明令你感到你地位低微,聪明在玩弄你。不应是聪明指引你,应是智慧指引你,因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有一件很好的工具去感觉它。藉由生命能量,你可以分辨甚么是好,甚么是坏。你已经是人类,你也受聪明的影响。通过霎哈嘉瑜伽,你可以判断聪明想告诉你甚么,最主要的是你拥有的聪明是从何而来,必须从精微层面去理解这聪明怎会出现。
聪明的出现是因为我们的脑袋很快变得很活跃。我曾经见过有些孩子极之聪明,却没有智慧。若你只是脑袋过度发展,可能是母亲很聪明,或是父亲很聪明,所以他们的孩子有很好的遗传。又或是因为环境,就像若你在一个特别的国家出生,忽然你变得非常聪明。我曾经见过一些美国人,他们每时每刻都在阅读,每一次遇见他们,他们都在阅读,连英文书也不放过。我不知道阅读可以得到甚么,他们读每一本书。若你问他们甚么是计算机,他们懂计算机,他们懂这些,那些,懂一切…我却甚至连关电视也不懂。若你问他们电视,他们会…任何你想知道的机械问题,他们都懂,任何政治问题,他们也懂,这人的父亲是谁,他们可以告诉你,「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是这样的。」这是无明(avidya),不是知识,是非知识。因为他们懂得一切,所以以为自己很聪明。
藉由这种智力,这种意识的出现,他们开始创造一些非常聪明的玩意,特别在美国,我见过他们为孩子制造各式各样古怪的玩意,只为榨取金钱。例如,某些怪物或类似的人生日,你可以想象吗?任何生日,有时,你甚至看到…大家都为此开盛大的生日会。他们开始想,让我们为狗做生日,因此有狗的生日会,任何人都可以为他们出主意。一些机构的人说︰「好吧,当你快要死的时候,告诉我们你想穿甚么,结怎样的领结,穿甚么鞋子,甚么衣服,还有,想用怎样的棺木,胶的,木的还是其他物料造的。」我的意思是…指定到这种程度。有人说︰「把我们放在冰块里,你看,我们便可以在这里。」
我想最差的,特别在欧洲,是他们的广告,宣传去渡假。在意大利,若有人没去渡假,他会说︰「我的生活有危机」「为甚么?」「我不能去渡假」。跟着他们说你必须渡假,把脸孔矖黑,留在酒店里,很多不同的酒店因此出现。每一个人都必须出门。我很惊讶的发觉,全米兰关闭了整整一个月,甚么人也找不到,我想他们全都出门了。就算只是住在森林里,也是好的,在森林学懂的东西比浪费时间在海岸多得多。他们在糟蹋所有的海岸,对是他们父亲的海不尊重,他们亦没有互相尊重。妇女令自己苗条,外表看来很好,为的是可以在哪里裸露身体。整个工业都很坏,我的意思是…若有人问你喜不喜欢到海边去,我就不喜欢,我不喜欢到一处很多愚蠢的女人,在太阳下忙碌的把自己矖成古铜色的地方。若你是聪明的,你怎会接受这些愚蠢的念头。
今天很多流行的玩意,大部分来自美国。我必须要说,大家都追随。正如我说,美国是所有东方人、欧洲人、英国人和所有人的灵性导师。还有另一件事情在发生,你看到你居住的地方的风气,我注意到特别在英国,他们可能不觉得怎样。有次有个清洁工来到我的家,我们正与海牙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一起,试想想,全球的最高法院的法官。我告诉那清洁工︰「请把这些垃圾倒掉。」「太多了。」通常都是这样,你看他们是非常…我不知该怎样说,他们是愚蠢兼骄傲。我说︰「你不明白吗,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他十镑,那时候的十镑是很多的钱。他说︰「你不懂法律,你们都是印度人,都是黑鬼。」那位在我家的男士走出来问他︰「你为甚么在这里叫喊?」「你这黑鬼,你不懂法律吗!」他是世界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这个愚蠢的英国人却对他说这种话。英国人真是,真是哑的。他们的聪明从不告诉他们,他们是微不足道的。
他们有甚么值得自豪?这种不懂说话的人。我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天气冷,他们冻僵了,又或是其他原因,他们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他们的学术成就还好,我却很惊叹在他们的学术刚有点成就时,他们说黑人像野兽。很多书籍对黑人都有这种描绘,他们视黑人为野兽,但黑人却是活生生的。我也不知道怎会这样,在那时候,黑人比他们先进。我在这里也见到他们有这种思维,英国人一样,只想着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甚么也不懂,毫无智慧。他们在印度生活了三百年,却甚么也学不到,你因此可以想象他们有怎样的智慧?他们一些人的学术成就,仍然很模糊。就像萧伯纳 (Bernard Shaw),我认为他是很模糊的,我视他是很伟大的剧作家,但却很模糊。
跟着说到法国,天啊,你可以清楚看到法国人是怎样否定锡吕‧克里希纳。法国想在外交方面有最高的成就,但却完全缺乏外交手腕,无用的人。他们糟蹋印度的电话就如糟蹋自己的电话一样。他们开始对喝酒狂热,你能否想象锡吕‧克里希纳喝酒?他们甚至连「酒字典」也有,还一本接一本的书籍讲述喝酒。我的意思是你想象不了,任何已经进化的人,会接受这种你必须知道该喝甚么酒,该买甚么酒,怎样的平底无脚酒杯盛怎样的酒的荒唐文化。他们全是无脚的酒杯,我认为他们只是无脚的酒杯。他们怎能接受这么愚蠢的文化,社会会接受吗?
另一种广为社会接受的是娼妓。道德上他们完全否定锡吕‧克里希纳原则。他们那种摧毁自己的人民,痛打一切的行为是种族主义。你有否想过肤色可以分隔人?相反,我必须要说黑人,特别是在印度的黑人,他们比所有白种人的总和还要进化。因为他们有智慧,他们是有智慧的人。但那些白种人,我们持续…我的意思是他们怎样得到美国?他们是那么好支配,他们是占领了美国,才能安居下来。
昨天,你看到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的人,是怎样相信智慧,怎样过生活。他们却占领了他们的土地,你现在看到每一个美国人都是业主,怎会这样?你们攀山涉水而来,来自另一个国家,却毫不因杀害成千上万的人而感到内疚。这表示他们甚至不是人类,却以美国人自居而安居下来。我不知道美国(America)这个字的来源,若它代表「amar」,它不是,若它代表「americas」,也不是。无论是否这两种解释,我也不知道这个字是从何而来,是某些「a」,意思是他们依附它,智力却更能增长,为甚么?同样是因为金钱取向,我不懂经济,他们脑袋里的冒险故事登陆全球,令全球经济衰退,出现各种欺骗手段,还有黑手党。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经济。霎哈嘉瑜伽的经济却截然不同,我们不受这些经济潮流的荒唐念头束缚。这些只是剥削,是市场学,只为令人留下印象,只为推销货品,只为做这些,做那些。所有这些,我可以说,都是经济的侵略。
锡吕‧克里希纳又怎样?祂是国王,祂活得像国王,祂住在Gokul一处简陋的地方,毫不执着。他们最先执着于金钱,任何可以赚钱的行为都没有不妥。有一次我们来到印度的酒店,与一些美国朋友一起,就如平常一样,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吃得像美国人,你要明白,印度人没法与他们相比,他们可以吃得很多。他们在吃,不停的吃,我们没法与他们相比,真的,老实说,是我们不好。一段时间过后,他们说︰「你吃完了吗?」我说︰「吃完了。」「好吧」他们叫服务员。「把这些包好。」我说︰「甚么?为甚么要包好这些食物?」「是我们付钱的。」「你付钱!但我…在印度,没有人会吃别人吃过的食物。」「不,你拿走它。」他们完全没有因此感到羞耻,不知羞耻。我说︰「在印度我们不会这样做。」他们说︰「为甚么?」我说︰「这是没礼貌的。」「我们已经付了钱,付了钱,拿走它就不是不礼貌。」我说︰「啊!我们不想拿走。」「那么,我们拿走它吧,我们会在晚上吃,又或在黄昏时吃。」
这种吝啬的人在说他们很富有时,我感到很惊讶,他们只想着自己,极之吝啬。美国人表面极友善,我必须告诉你,我的经验是他们不会像英国人那样,看不起人,他们不会这样,但他们却很肤浅,你送他们十件礼物,他们也不会回赠一件,完全没有判断力,没有羞耻之心。为甚么?原因是︰「我们付钱的。」我的意思是当你走到任何地方,任何餐厅,你会很惊讶,在美国,任何吃剩的食物,他们都会拿走。他们吝啬的程度,已经到达毫无羞耻心。吝啬并非来自霎哈嘉瑜伽,你不能吝啬,你必须慷慨,你必须给予,你必须能感受别人的感受,这是你唯一可以表达自己的途径,慷慨不是要把你创造成大英雄。
差劲之中的最差劲要算是荷利活的电影工业,以工业的名义,你可以为所欲为。荷利活在制作这种可怕的电影,最差的是他们竟然因这些影片而获奖。有一出电影,我不曾看过,我不想看,他们告诉我有一个男人是食人族,他吃人肉,在吃人肉时他还表现得很享受,这是一出非常,非常有名的电影。还有,这出电影不单有名,还得了最佳电影奖,最佳演员奬,最佳…你必须把这个导演捉拿来,要他吃人肉,只能这样做,我想这是可怕的…他们还制作另一些影像,我看过很短的一段,挂着很多死尸,很可怕!为甚么他们喜欢看这种可怕的东西?他们有怎样的品性?他们何去何从?为甚么他们享受有人性的人不享受的?更甚的是万圣节的生意。我看过一出电影,我说︰「天啊!这是地狱,就像在锡吕‧克里希纳的愤怒里。」是克里希纳的意识在运作,在千件事中,有一件事在美国令你震惊,也在英国,还有在欧洲,我想奥地利还好一点。但在奥地利,若你在静坐班之后,晚上走在路上,你必须拿了很多可怕女人给你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没有一处…你要明白,我们是迫着走在这路上,她们也控制不了,就像这是她们的权利,去注视这种女人是你宣称的人权,她们站在路上也是她们的人权。一切可怕的事情在我们周遭发生着,因此霎哈嘉瑜伽士,必须要更加以锡吕‧克里希纳原则来装备自己。
最先的原则是沟通,你怎样与别人沟通。从家中开始,你的孩子,你的妻子,你的丈夫,你怎样与他们沟通。你是否温和?是否仁慈?是否好支配,好侵略?请去找找看。这种侵略可以是无尽头的,可以是来自女人也可以是来自男人。在这里,我必须要说,多数来自女人。很抱歉这样说,以我的体验,我看到女人是非常专横。在印度,则是男人极度专横,但在这里,我发觉专横的是女人。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是要有好的态度,在这里我却找不到好的态度,除了他们穿得很好外,或许…他们穿一些特别的服装,好的态度只反映在衣服上。但当他们在一起,却只谈丑闻,我的意思是这是令人受不了,他们讨论的是可怕的丑闻。你们要明白,克里希纳从不谈诽闻,怎会这样,这个锡吕‧克里希纳的国家,还有其他欧洲国家,竟然以全世界的丑闻来装备自己?我就是不明白为甚么大家对丑闻那么感兴趣,丑闻幅盖全部的媒体。这是绝对违反锡吕‧克里希纳,因为他们想榨取金钱,这是一种互相勾结的生意,人们喜欢听这些荒唐的事情,
报章因此才刊登丑闻。三十年前,你不会听到这些,有关这些的书籍都是禁书,但现在,丑闻却忽然兴盛起来。任何杂志,任何你接触到的事物,你不明白他们在鼓吹甚么,他们在鼓吹礼教的完全灭亡。大家却接受它,喜欢它,去成就它。他们利用妇女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愚蠢的女人却接受。当然他们也好支配,有人因为能控制别人而高兴。一个女人在杂志里,自夸她一生中有四百个男人,你能想象吗?就算是地狱,也没有位置安置这个女人,你可以怎样安置这个女人?我也不知道,这是另一个问题。所以这种运动,是绝对违反正法以及沟通的原则。
你现在该怎样沟通?以正派的,温柔的,美好的态度与别人说话,与霎哈嘉瑜伽士说话,与每一个人说话,你必须以很亲切的态度说话。我不是指法国式,把身体弯曲,以各种虚假的态度,不是这样。我是说若你要自然的与人说话,言词必须是正派的,态度要庄重亦谦卑,不是吱吱喳喳,说话太多,不是这样。相反,这只是锡吕‧克里希纳的风格。简单来说,祂的力量是madhurya,是甜美,像蜂蜜一样。当你敬拜锡吕‧克里希纳,你必须知道,要以令人愉快的态度与别人说话。
(锡吕‧玛塔吉在说印地语)
与人交谈,态度要很可亲,很友善,令人愉快而不会激怒人,也不要说些令人不安的话。有些人习惯说些激怒人的话,这是絶对不好的。另一些人在谈生意时,说话很体贴,但说到其他事情时,却说话苛刻。在印度,有耆那教(Jain)的小区,我曾经见过很多耆那教教徒,当说到生意时,他们是你所认识最和蔼可亲的人,但一说到其他事情,例如捐款等等,他们的话就极之尖酸。他们只会为愚蠢的事情捐款,而不是一些合情理的事情,他们亦只为极之愚蠢的目标工作,而不是为明智的目标。还有另一个称为Sindhis的小区,他们深受西方的影响,与西方人一样。若他们知道可以与你谈生意,你会忽然发觉他们变了脸,忽然改变了。你不明白甚么发生在这些人身上,又或他们发现你是活生生的,因此他们改变了。
克里希纳则完全相反,祂常常到Vidhura家中作客。Vidhura是女仆Dhasi的儿子,他是已得自觉的灵。祂常常到他的家,留在他的家,谦卑的住在他的家,吃哪里简单的食物,却不往在Duriodhana的宫殿里。我们却与祂相反,我的意思是若有人知道你拥有一所宫殿,他们会对你极之和蔼,极之友善,但若他说是住在小屋里,他便是微不足道了。以精微的层面来说,这是那么金钱取向。锡吕‧克里希纳从不关心钱,也从不受钱所困扰。祂那种对王位,对他的王国,对金钱的完全不执着,充分显示祂的性格就是这样。当你有执着,你便深受金钱之苦。很自然,若你手上拿着一条蛇,蛇常常会困扰你,是吗?但若你能不执着,相同的金钱,你却可以好好的运用。但若你变成钱的奴隶,钱便会控制你。你很清楚,这些日子里,拥有钱是很危险的,反作用是建基于此,所有元素就是这样向你反击。
你们也见过来自内华达山脉的人的智慧,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理。当我们想赚更多钱,不停的赚钱,脑海中满是钱,掠夺者便会在附近出现。我想最差的要算是以企业家自居的人。例如,他们说︰「现在,你要拥有品牌的手表。」每个人都追求名牌手表。前几天我到意大利,不,是伊斯坦堡,我发现在法国出售的衬衣,原来是哪里生产的,但却像在法国生产一样,实际却不是。全部衬衣都是在伊斯坦堡生产,只是加上如Lacoste等各种不同的牌子,人们愿意付任何金额的钱去购买这些衬衣,他们实际想买的,不是在土耳其制造的货品。买剩的货品,我们都可用七英镑买到。愚蠢之处是他们愚弄你,Pierre Cardin是另一个名牌子,还有的是,Armani吧,这只是在意大利,在美国更多,更甚的是他们自动的找你,来到你的房子。英国更差,他们很没礼貌。当他们来你的家吃晚饭,会把盘子反转,看看它在哪里制造,真的,公开地的这样做。他们还讨论餐具是哪里来的,虽然他们以为自己很富有,但却愚蠢的受你拥有这类手表,你拥有这些东西这种荒唐追求名牌的行为愚弄。
在英国,莎维尔洛(Saville Row)这个名牌子,他们把它放在外面,你明白吗,放在大衣外面,你可以想象吗?有牌子的,一切都是那么混乱。一方面,他们很聪明的知道这是生意,是潮流,另一方面,却不知道自己是蠢人,常常因为说这是特别的东西,那是特别的东西,这是有牌子的而受愚弄。该怎样说…是背后有一所大机构。霎哈嘉瑜伽士必须明白,这些都是骗人的,愚弄人的,但他们却穿在身上,只为炫耀而全都穿得一式一样,这是甚么?为甚么会令人留下印象?试想想。聪明点想想,为甚么这些令你留下印象,这种愚弄人的东西却持续着。它们没甚么特别,都是一式一样的。他们告诉我在伊斯坦堡,货品制造后,再加上这个商标。普通货品的售价是六元,有商标的则七元,没有甚么特别,特别的只是这是奸计,我想是来自英国和美国,特别是美国,或许还有法国,法国人是,你也知道,奇怪的人。我今天向他们展示这种愚蠢的制造货品方式,成本只是五百英镑,但大家都接受,他们都是没有智慧的。
你们现在都明白聪明和智慧的分别,为甚么要炫耀,炫耀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在土耳其,加上这商标的成本只是一元,蠢人却在炫耀。我们是否只有聪明才智,却没有上天的力量?任何人都可以愚弄你,令你做你喜欢的事情。从六吋的裙子开始,好吧,每一处的裙子都是六吋,七吋的裙子怎样也找不到,这不是走入潮流,而是走入疯人院。
现在看看克里希纳的风格,祂的智慧,祂静观一切,祂是怎样玩耍,怎样取胜。若祂执着,就不能做到。要克服执着,首先你要脱离这种反锡吕‧克里希纳的文化,这是很重要的,这是潮流,那是潮流,所有这些潮流是极之,极之富毁灭性。不要把油涂在头发上,不然最终你会秃头。好吧,有些专家,你明白,还有造假发的设计师,名牌子的假发,你带上假发,假发上写上名牌设计。我是要指出,人类因为他们的聪明,可以变得这么愚蠢。
今天我不想再描述锡吕‧克里希纳的质量,这些质量你们都知道。在西方,人们却远离锡吕‧克里希纳的风格,祂的处事方法。祂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摧毁邪恶,摧毁负面,带来喜乐,那是Ras,祂开展Ras,Ra是这个能量,Ras是你拥有的能量,这就是你怎样玩弄能量,与能量一起及享受能量。祂令能量变得神圣。当然现在甚么也是神圣。祂令人知道甚么才是神圣,只为以令人愉快,开玩笑式来表达你的喜乐,因为喜乐是锡吕‧罗摩缺少的。所以祂说,要让自己享受,这只适用于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其他人。
其他人,你知道他们走进酒吧里,甚么会发生。我这里有一张证书,证明他们是非常平和,非常好的人。锡吕‧克里希纳又说又做的是,我们必须享受一切,以正法的途径,不应不依正法,正法必须能带给你喜乐。若你是正义的,你知道甚么会发生,你变得很严肃,毫无喜乐,有时也有点悲观,因为你以为全部人都是正义的。锡吕‧克里希纳的处事方式是你必须令人愉快,必须充满喜乐,这种喜乐要传播给人。没有这种喜乐,你不是好的传播者。你们都知道,当我到达法国,他们告诉我︰「你看来那么喜悦,你必须告诉人你是不愉快的。」我说︰「我不是。」「若你不这样说,他们不会相信你。」我说︰「为甚么?」「因为他们全都不开心,他们以为自己很不愉快。」因此我以「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来开始我的讲座,我告诉他们,每四支灯柱,就站着一个妓女,每十支灯柱,就有一间酒吧。我看到很多人坐在人行道上,我因此问他们︰「他们为甚么坐在这里?」他们答︰「他们在等着世界灭亡。」我说︰「真的吗?」喝酒后,这些想法便会出现,就让整个世界被摧毁吧,原因或许只是因为他们没钱到酒吧,我不知道为甚么。想想他们的层次,只想想他们的层次,他们怎能与你们相比?
祂就是那位把光放进我们脑袋的宇宙大我。在这光中,你看到甚么是愚昧,甚么是没有智慧,这是锡吕‧克里希纳的恩赐。祂给你喜乐(Nirananda)。若没有光,你不能享受思维的喜乐,又或你脑袋的喜乐,你不能。是藉由祂的光,我们才能看到自己是充满喜乐,我们不知道该做甚么,该怎样做,怎样表达我们的喜乐,怎样表达我们的感受,因为这是太多了。另一种潮流说︰「太过了。」任何事情你告诉母亲︰「这是太过了。」因为脑袋充满荒唐,无论你告诉他们甚么,他们也听不进耳,「这太过了。」所以有智慧的人,就如克里希纳,祂是智慧中的智慧,是智慧的源头,必须变成Stita PrAgnya,意思是祂必须处于平衡,处于正法,更重要的是处于喜乐。
现在,你不单处于喜乐,还知道真理,知道绝对的真理。这绝对的真理令你明白甚么是对,甚么是错,你要发展的是智慧,不是过多的聪明才智。那么,你便看到,有时,你的聪明怎样愚弄你,怎样告诉你一些负面的念头,还给你一些挑衅性的念头。你变成旁观者,「sakshi」,这是锡吕‧克里希纳说的︰「我是全世界的sakshi,世界的旁观者。」看,你可以不停的在说祂。我们要看到的是当我们犯错,锡吕‧克里希纳可以怎样拯救我们?不是唱诵︰「Hari Rama,Hari Krishna。」(罗摩万岁,克里希纳万岁) ,不是这样,不是日日夜夜这样唱诵,就可以变成有智慧的人。智慧令你清楚知道自己该怎样做,若这种事情仍然持续,你看看,在西方,他们是这样的,当你问他们︰「你好吗?」「我就像这样。」甚么意思?「像这样。」若你仍是这样表示克里希纳仍未被唤醒,若你知道这是甚么,你便拥有锡吕‧克里希纳同样的笑容,我知道,我是知道的。
我们要知道自己的喉轮必须妥当,我认识喉轮,因为我知道它代表甚么,是美国,美国必须妥当,否则我的喉轮永远也不会妥当,我是这样认为的。至于喉轮,在霎哈嘉瑜伽有太多的事情是很少人会做的。就算只是少数的霎哈嘉瑜伽士保持他们的喉轮妥当,我也会好得多。你们却从不保持喉轮妥当,仍然继续这样。就算是美国总统的喉轮,也是我见过最差的,你可以想象他能有怎样的作为,怎样的智慧?
你们现在是新的族群,得到上天的祝福,你内里的锡吕‧克里希纳已经被唤醒。在祂的荣耀里,在祂的光里,你必定知道甚么是该做的。我们必须沟通,你必须去做。但我却看到人们甚至不静坐,就算他们静坐,也不想沟通,有时当他们沟通,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变成神,这是很困难的,人类是一种非常难应付的商品。
你必须如锡吕‧克里希纳那样,以谦卑的态度去沟通。在他的力量里,他把罗陀(Raddha)的力量散发给紧握双手的人,所以在祂孩提时杀了的很多人的那些事,已经结束。在祂成长后,祂杀了自己的叔父这事亦已经结束。祂成为国王。当祂成为国王后,祂做了些甚么?就是去沟通,祂大部分的质量,都在祂成为国王之后显现出来。在此之前,祂忙于杀戮,一个接一个,杀死可怕的人。之后,他建立,建立人,建立Dwarika,尝试与人沟通。
你们现在的责任是建立自己,与别人沟通时,态度要像锡吕‧克里希纳那么和蔼,那么madhuri,那么美丽,对身边各种愚昧的事情完全理解。因为你变得有智慧,你明白你不会接受,不会接受荒唐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我的意思是在这个讲座里,我不能告诉你一切。若你变成旁观者,你便看到甚么在发生。现在我们要阻止他们进入地狱,我们为此必须发展一种非常,非常好的霎哈嘉瑜伽士的品格,我指的是你们全部人。现在很多人结婚,但忽然他们决定离婚。霎哈嘉瑜伽是容许离婚的,虽然我不想有这种美国式的荒唐。妇女可以是非常专横,有人逃跑到苏联,他们对婚姻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他们不懂怎样令婚姻成功。若丈夫是专横,或妻子是专横,美满的婚姻便完蛋了。若丈夫或妻子是这样,最终必定是离婚收场,这是甚么的成就?
所以我们必须内在的成就一切,因我们有制约,我们在氛围里。我请你们尝试理解锡吕‧克里希纳品格上的精微,尝试变得极之平和,极之仁慈,极之温柔,乐于助人,还有非常谦卑。祂对金钱完全没有任何意识。你们也知道,祂有阴暗的一面是因某些原因,但祂一生却是我们的榜样。我可以肯定,当你现在回到你的国家,你会看到这些荒唐。请记录下,写下这些荒唐的人所做的事情,把写下的寄给我吧,就是这样。
今天是锡吕‧克里希纳的崇拜,我不需要告诉你祂拥有甚么质量,让我告诉你,祂最伟大的质量是祂是医生中的医生。以祂之名,你会知道,你会明白祂拥有多少质量。尝试去明白我们也应该内里拥有这些质量。别人描绘或谈论祂的任何质量,请看看自己拥有多少这些质量。内省就是这样开始,当你开始内省,了解自己,智慧便会增长,不是只着眼别人的缺点,只责备别人,而是看着自己,事情就是这样成就的。克里希纳不需要这样做,因为祂是sampurna,祂是完全的。但我们却要这样做,以令自己也变得完全。
很感谢你们,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我想说说霎哈嘉瑜伽士的另一点,我们向你们推介印度音乐,因为我认为对能量有帮助。西方人的特质是当他们接受任何事物,他们都必须走向极端,直至完全迷失。所以我现在发现,他们不停的购买录音带,不停的买……。
一些人购买录音带,我很惊讶,购买名不经传的录音带,像疯子一样。一次我与一位女士一起出门到美国,她是Muktanand的门徒。她说︰「我有一个很好的录音带。」她播放那录音带,是Muktanand的讲话。Rajneesh的信徒则播放Rajneesh的讲话。这里的人都偏向一面,他们想取得各种音乐。明天,若我们告诉你必须懂印度舞蹈,印度舞蹈便会取代我的所有录像带。你是霎哈嘉瑜伽士,这样做没有问题,我也喜欢音乐,但不是这样的。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甚么?我对人们怎样在音乐中迷失感到很惊讶。我的意思是必定有某些时机,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里享受音乐,不要这样做。对一切你都走向极端,这是不正常的,甚至是崇拜,一切的事情,你都走向极端,走向极端,你不在中央,你不能身处你必须身处锡吕‧克里希纳的领域,相反,你仍处于虚幻的世界。我们惯于创造各种这样的世界。一些人有音乐世界,一些人有舞蹈世界,另一些人有另一些世界,我曾经见过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只想着自己。「我与锡吕‧玛塔吉有特别的关系。」他们常常这样说,实际上我不可能与任何人有特别的关系。很抱歉,没有人能与我有任何特别的关系,我必须清楚的告诉你们,不应这样宣称。有些人说︰「我们是降世神祇。」我的意思是这真是可怕。若你们不介意,我想以马拉塔语说两分钟。
 
马拉塔语
我现在想向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女孩说点话,你们已经与西方的男子结婚,他们都很富有。但当你来到这里,却开始寄钱给父母,这种事有否在印度发生?你能否从你的外父母家寄钱给父母。第二点是饰物,你开始制造大量的饰物。我问一个霎哈嘉瑜伽的丈夫,为甚么不为自己买件衬衫,他说负担不起,因为妻子把钱都花在购买饰物上。
 
这种对饰物的贪婪不应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行为,这是很严重的事。最近我发现所有印度女士,在婚后都制造饰物,再没有余钱留给丈夫。那些在婚前通常能在金钱上支持霎哈嘉瑜伽的丈夫,在婚后再没有能力这样做了。他们说自己再没有余钱。发生了甚么?要记着你是来自圣人之地。Shivaji Maharaj对Shri Saint Tukaram极之尊重,他拿了一些饰物送给妻子,他的妻子必定像你们那样,因为她立即接受这些饰物。为甚么你们那么喜欢饰物?就算身为女神的我,也并不喜爱饰物,你们为甚么那么喜爱它?是因为他们强迫把饰物献给我,我才接受。就算她接受饰物,Saint Tukaram也说像我们这样的圣人,有甚么需要拥有饰物?他因此把所有饰物退回。
 
我知道你们都是来自圣人之地,你这种态度是吝惜的征兆。把钱寄给父母,我也不知怎样向你解释,这是太过分了。你来到这里不是要有这种不当的行为,你是来帮助霎哈嘉瑜伽,不是来制造饰物。若你只是偶然这样做还可以,但若你把全副精神都放在饰物上,你可能失去丈夫,他也可能离开霎哈嘉瑜伽,这是你做的好业报(karma)。
自此以后,没有我的准许,谁人也不能造饰物。
崇拜开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