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崇拜 (India)

圣诞崇拜
印度格纳帕提普蕾1994年12月27日
圣诞节快乐,并赐予明年所有的祝福。
今天我们的普祭不会太长,但是我们必须从基督的一生明白一些事。基督在一个非常贫困的状况下出生,这显示了灵可以生活在任何环境和任何情况下,并且直面许多来自祂本部落的反对。祂出生在一个犹太人家庭,当时犹太人不接受祂却没有杀害祂,这是最重要的,需要我们去理解。他们没有杀害祂。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民众可以杀人。实际上是那个法官,罗马帝国的罗马法官下令处死祂。
遵循祂的人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祂是绝对的神性的。这就是为什么祂——无论祂给基督徒什么样的规章制度要求被遵循确实是非常困难的。我认为很少人能够遵循祂的生活,因为祂说如果你有淫邪的眼睛,你最好把它挖出来。如果你用手犯了罪,就把它砍掉。对祂来说,犯罪也是一件非常精微的事。如果有人打了你的右脸,把你的左脸伸给他。同时祂还说你必须要遵循,而不是其他人。完全遵循这些事情是很困难的,非常非常困难。
祂的一生很短暂。祂曾到过印度并住在这里,我曾读过一本描述关于祂的事情的书,我非常惊讶。在《往世书》里用梵文清楚地记录了下来,也许连作者都不知道。我的祖先Shalivanha在那里见到了祂。他问祂你叫什么名字?祂说:“我的名字叫Issa Massih”,因为我的国家到处都是异教徒,所以我来到了这个国家。Melecha的意思是Mal ich,那些趋向集体污秽的人。接着他说:“但是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回到自己的国家,教他们纯洁至上的原理(Nirmala Param Tattwam)。”这令人非常吃惊,他如此清晰地运用这些词。
这件事情用梵文全部都记录了下来,也许作者根本就不知道梵文里写了什么。接着他说,“只有你可以去改造他们,你可以洁净他们。” 但是回头看看,祂努力去做善事,但是人们却把祂钉在了十字架上。
如果你看看现在的基督教,你不知道对此该说什么。他们一味地反对霎哈嘉瑜伽,他们也从来没有试着去理解基督说过的“我会赐予你们圣灵”的意思。同时,一些来自于基督教的霎哈嘉瑜伽士却坚守着那种制约。现在不要再这样,那里没有基督。当然,我们承认祂来到这个地球上拯救我们非常重要。那是你们现在所在的台阶,你们要离开它,走到更高的台阶。那并不意味着你们不应该崇拜基督,你们应该崇拜,但不是像有些人那样仍然非常痴迷地陷在里面的方式。尽管基督是为你们进入霎哈嘉瑜伽做准备的人。
我不知道你能从祂的一生学习些什么?祂是最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但是祂有那么多力量,是人类难以拥有的。祂的牺牲精神,祂的适应性——无论告诉祂什么祂都接受,祂接受了,祂对祂母亲的爱,在十字架上祂说:“看哪,母亲!” 祂只是说:“看哪,母亲。”
无论如何,我们还应该知道圣经并不完全代表基督,就像所有的经典一样。所以,有一些问题,在每一个宗教,人们已经从正道迷失,正在破坏那些圣人和宗教创始人的名声。 这也发生在基督教国家。他们正在做恰恰跟耶稣基督教导的相反的东西。
对我们来说,我们必须认识到祂来到地球上打开了我们的额轮,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顶轮没有额轮那么困难,祂住守的额轮是非常狭窄的轮穴。祂说过:“你必须宽恕你自己,也宽恕其他人。”这是额轮的口诀。这在种子口诀中我们称之为“Ham Sham”。Sham是宽恕其他人。Ham是宽恕你自己。这是打开额轮的两个种子口诀。要打开额轮最好是进入无思虑的觉知状态。进入无思虑的觉知状态,可以打开额轮。但是额轮,如果它关闭了,这可能是非常危险的,非常危险,这可能会伤害你或伤害其他人。有时,有些被亡灵附体的人额轮也被亡灵附体,他们开始随着那些在他们体内可怕的、邪恶势力的突变而行动。结果,邪恶势力控制了他,而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人表现出这样的行为。
现在,如我们所知,美国人一直在做着很多研究,比如这种基因。他们在讲述着很多他们从来没有讲过的东西。尽管如此,所有恐怖的、可怕的疾病都会来报复。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尽管做了所有的研究、所有的工作,人们却病得很重。发生这些事情的原因已超越了他们的理解力。关键在于,你必须在灵的保护中,在道德的保护中,在上天法律的保护中。如果你不在那些保护中,你可能感染到任何东西。
特别在美国,我发现对于宗教而言已变得非常疯狂。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宗教,他们甚至有魔鬼的宗教、巫术的宗教。他们有各种方式的宗教。虽然他们在科学上如此先进,他们却每时每刻生活在恐惧中。首先,人们必须接受,道德是基督教导过我们的、非常深邃的本性,非常深邃。祂说:“你不应该有淫邪的眼睛。” 即使在眼中,也不应该有淫邪。你看一位妇女一眼,这没问题。如果再一次你看着那位妇女,那你就是淫邪的。祂如此严格地传达了关于祂的道德观的规定。
既然,由于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已有了完全的准备,你们有了完全的准备,你们比起其他人能够更容易地遵行祂的法则。但是,还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们,就像基督说过的,我会容忍反对我的所有事,但是不会容忍反对圣灵的一切。这些话是非常值得谨记的。祂是宽恕的海洋,同时你瞧祂说:“我容忍所有的事,但是不会容忍反对圣灵的一切。”
发生了这么多令人吃惊的事,比如,就在这里,在格纳帕提普蕾,一个可笑的家伙提出了一些对霎哈嘉瑜伽的反对。他找到了一个叫Mamlatdar的村民,意思是他是政府官员,两个人联合起来开始找我们麻烦。就在我们来之前十天,这个Mamlatdar被停职了。没有人能理解。他怎么会突然被停职了呢?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像那样——这是基督,是祂的工作,也是格涅沙的工作,左脉和右脉,这么多神祇在工作,我没有过问过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被毁。但这是由于祂们会摧毁所有妨碍霎哈嘉瑜伽的人,事情是怎样的发生和怎样的解决真是令人惊叹。
所以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害怕,如果人们反对我们,祂们会试着去做各种各样的事。突然地,你就会发现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且你非常惊叹。类似的事情在各处不断的发生着,我收到很多的来信描述说,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怎样地拯救了他们。
我不需要告诉他们,他们对自己的工作知道得很清楚。但是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行为准则?这非常重要, 就像他们称之为”阿阇梨(Acharsahita)”。如今现代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事是,你必须知道你得认出我。这非常重要。非常谦卑地,我必须告诉你——你必须要认出我,而且你必须尊重我和爱我。这些话中,如果我能解释给你听,就是你不能有双重生活。你不能一方面表示你的爱,另一方面给我制造麻烦。首先迄今为止,还没有大规模的觉醒,当还没有大规模觉醒的时候,我们不能责备人们。如果他们不能认出这些降世神灵,因为他们没有得到觉醒,他们怎么能够认出呢?但是一旦大规模觉醒后,如果你认不出,那是危险的。你不应该沉迷于以前那些荒谬的事,同样地,就像那些印度教徒,如果我告诉他们现在停止所有的寺庙、禁食和那些婆罗米语的废话,他们不喜欢这样。你们必须这样,既然现在你们成为了圣人。作为圣人,没有种姓,没有社会,没有种族。但是,当你告诉任何人,他们就会不喜欢这样。如果你告诉耆那教徒,他们不会喜欢。如果你告诉佛教徒,他们不会喜欢。他们只想保持他们的祖先、他们祖先的祖先迄今为止所做过的旧的模式。
所以认出只是意味着,不是说你能认出我是太初之母,而是意味着在你生活的每个部分,你应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在霎哈嘉瑜伽纪律必须是自发的,我没必要跟你谈纪律,但是不谈纪律,靠你们自律也不能轻易达成,所以我还是得告诉你们纪律。首要的纪律是,你必须认出我并尊重我。接着第二条纪律是,你必须学习怎样成为一名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想想基督,如果祂坐在这里,祂对我的举止会如何或者祂对在座各位的举止会如何。对来自任何一位的各种荒谬行为,对这一切,祂是很难接受的,祂不会容忍。我不介意很多事,我说:“好吧,慢慢地都会得到解决,形势会好的。”但是我发现,还有那么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没有真正地意识到他们的责任。耶稣基督扛过十字架。在霎哈嘉瑜伽,你们不需要扛着十字架。你们只需要戴上花冠,但是你必须值得佩戴这个花冠。没有人应该受苦,所有的事都为你们准备得好好的,就像你们所说的黄金铺成的路,你唯一必须知道的是怎样在上面行走。
那么第二点,如我所说,你不应该有双重人格,也不需单一的奉献。你不需要一天24小时在里面,你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你有自己的生活。因为这些,你应该每时每刻保持很好的连接,而不是陷入太多,这会伤害霎哈嘉瑜伽集体。你的亲属——兄弟、姐妹、母亲、父亲,他们会得到照顾,他们会很好,你主要的责任是霎哈嘉瑜伽。取而代之,如果你陷入这些事情,你肯定会伤害霎哈嘉瑜伽集体,并且会把它政治化。
第二点纪律是,你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只和霎哈嘉瑜伽士有关系。这一点非常重要。除了霎哈嘉瑜伽士以外没有任何人是重要的,这一点我必须非常清楚地告诉你们。当然你必须去会见其他人,你必须和其他人交谈,你必须去和他们打交道,你必须把他们带进霎哈嘉瑜伽,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你不能让一位霎哈嘉瑜伽士失望。在你们之间,如果你们存在什么歧义,去解决它,当你们在外面的时候,你们应该表现为一个整体。如果你知道真相,那就应该没有差异,为什么要有差异呢?如果有差异,那你就应该发现你身上有问题,肯定的,错就错在你是自我中心的或者你正在为一些不是霎哈嘉的事情担心。
即使以我为榜样也可能是困难的。现在我有孩子和孙子,我从来不给他们打电话,从不。就是这样,我从来不给他们打电话,我从不担心。我发现我的丈夫对他们非常担心,经常给他们打电话,我从来不打。首先我知道他们很好。首先,我知道我已尽职,我不会将我的生命仅仅浪费在孩子或者丈夫或者家庭上,因为我的家庭就是整个宇宙。
所以你必须要扩展自己,霎哈嘉瑜伽士必须要扩展自己,如果他们只对自己的家庭、孩子、财产感兴趣的话,将会非常困难。所以这些自我中心必须消除。这些自我中心必须完全消除,你必须对生活有一个非常宽广的视野。
由于霎哈嘉瑜伽士属于整个宇宙这个大家庭,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强制力。就像现在的配婚。我们开始说:“我不喜欢,我不想和印度人结婚。”一些印度人说:“我不想和外国人结婚。”如果你的心胸如此狭隘,你不应该要求配婚,你不应该跑来跟我说。我们结婚是因为要完全地超越,超越所有这些所谓我们自己的宗教、我们自己的种族、我们自己的国家等等这些狭隘的想法。 如果你不能做到,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从内心扩展。这非常重要。因此,在印度称之为种姓制度的问题——我不能理解。薄伽梵歌告诉过我几百遍,书中描述每个人体内都有灵住守。所以你们怎么可能有种姓制度?或许根据天资你们可以有,但是你们不能一出生就有种姓制度,这有本质的区别。有很多例子证明了这一点,可是在印度,我们被种姓制度诅咒。在西方,更糟糕的,甚至是种族歧视。种族歧视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比如说,我到罗马尼亚,看到那里有许多吉普赛人。他们像狗一样地被对待,他们被视为非常下贱。这些吉普赛人真的是很好的人。他们没有问题。至少他们的人品是好的。他们在对待妇女上有一些原则,他们过着有道德的美好生活。他们是合群的人,但是他们被如此恶劣地对待,如此不体面。甚至在印度,我不会看到这些情况发生——种族歧视。罗马尼亚没有那样单个的种族。你不能说他们是德国人或者英国人或者盎格鲁—撒克逊人,什么都不是。那里的情况比任何地方都糟糕,这让我很惊讶。同样在英格兰,同样的情况。他们被非常恶劣地对待,而这些人是伟大的艺术家,也非常有爱心。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来到了我们的活动中让我很惊喜。
所以我们的注意力应该放在生活中更广阔的领域,放在那些受苦的人身上,这非常重要。你必须去照顾那些正在受苦的人、那些处在困境中的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去交一些朋友帮你挣钱或者帮你做其他的事。对待受压迫的人要友善。我们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就是去帮助他们走出困境。我们必须要为他们做些事,在VASHI我开始建一个中心,穷人可以免费治疗。尽管我们享受其中,但我们必须去帮助那些还不能享受生活乐趣的人。我们必须把他们带到霎哈嘉瑜伽,我们必须想尽各种可能的办法去帮助他们。
现在,你们应该注意到在配婚名单中,我所做的是,建立一个平衡,比如说,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来做一个适当的交换。然后我就发现有些人对此非常傲慢。既然英国女孩应该是基督徒,法国女孩应该是基督徒,还有很多种情况。基督,祂为了受压迫的人做了那么多事。而这些人,当他们结婚了,他们试图炫耀和看不起别人。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因为类似的这些原因,现在我们已拒绝了所有来自英国的基督徒女孩。如果你发展出这种可笑的优越感,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的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要懂得,作为一名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纪律中之一就是,你们必须超越和克服我们正在忍受的或者其他人正在忍受的所有这些小事和所有这些限制。
当我们到达这个阶段,集体性就会建立,我们必须明白人们一定要有集体性。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大的地方静坐或者我们应该要有些巨大的东西?没有必要。祷告和静坐,任何地方都可以。你所在的任何地方,你都能享受,你应该在那里享受。你不应该要这要那。就像你们来到格纳帕提普蕾,我知道这里并不很舒适。甚至没有安排一个三星级宾馆,但是你们享受彼此,你们的相互关爱、相互陪伴给予每个人安慰。你们之间的爱、慈悲、整体和团结给你们带来慰藉。这样你们就不会去在乎,你们不会在乎自己拥有什么样的舒适、拥有什么样的幸福。这次,突然地,比预计多来了250个人,所以我们必须搭建临时的住所,而你们并不介意,对此我非常感激。
所以,重要的不是身体上完全的宽松和舒适,而是让灵感到舒适。如果你的身体需要舒适,你尝试着放弃它。试着让你的身体成为你的奴隶而不是让你成为身体的奴隶。如果你不试着去做,那么在霎哈嘉瑜伽,你将一事无成。因为你又会说:“我必须拥有一辆漂亮的汽车,然后我必须拥有一所房子,然后我必须拥有这个、拥有那个。”如果你太在乎你的身体,那么灵,灵的光芒就会暗淡。你的脸上没有了光彩,你的内心缺乏了宁静,因为每时每刻,你惦记着自己身体、自己的舒适、自己的食物,这个、那个。你可以把这些事统统交托给上天。你需要做的只是审视你自己,在你的行为中,你应该诚实,你应该属灵的,你应该交托的。这是你的工作。你必须审视,“我有没有交托?我是不是完全地和霎哈嘉瑜伽在一起?我为霎哈嘉瑜伽做过什么?我应该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么?” 如果你不这样做,你的思维会向相反的方向工作。它会开始思考:“噢,这对我的孩子不好。那个不好。这是这个。”一旦你开始想我应该为霎哈嘉瑜伽做些什么?我应该为霎哈嘉瑜伽解决些什么?我应该怎样来传播霎哈嘉瑜伽?你会惊讶于你的心会进入灵的光环,没有人需要告诉你任何事,它只是自动地工作。你拥有这个力量,你拥有所有的一切,你拥有源泉,只是必须打开它。
另外一点我们必须要认识到我们是什么?这对霎哈嘉瑜伽来说非常重要。基督曾经说过:“我是上帝的儿子。”好吧。祂很公开地说这件事,尽管人们为此将祂钉在了十字架上,但是祂仍然说这件事,祂公开地说:“我是上帝的儿子。做你想做的。”这是事实,这是祂本应该说出的真理。
所以现在,霎哈嘉瑜伽士应该说:“我是太初之母的儿女。”一旦你对自己说这句话,你会突然开始改变,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地位,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位。一旦你开始说这句话,你就会开始明白你的责任。你会令人惊叹。那些去过假导师的人,当他们来到霎哈嘉瑜伽,他们变得非常慷慨和非常专注,非常谦虚,因为他们受过太多的苦。有时,那些直接来到霎哈嘉瑜伽的人没有这种感觉。 当你经过一些痛苦的体验后,你更清楚地知道你拥有什么,但是如果你自然而然地得到,那你不明白。
所以,我们得每时每刻地反省。首先要反省的是,我谦卑吗?我能在任何人面前谦卑下来吗?这非常重要。但是发怒是最差劲的事。Krishna说过:“一旦发怒,所有坏事开始了。”怒火始于肝脏,所以你可以治疗你的肝脏。但是发怒时你可以审视你自己,你的脾气怎么变坏,然后你怎样去消除怒气?愤怒会扼杀所有集体。愤怒会玷污所有灵性之美。当一个非常易怒的人谈论神,人们会说:“让我们远离这个人。”
所以你们必须去除愤怒。反省你发怒的导火索非常重要。一些人认为人们有某种权利生气。好吧,但不是在霎哈嘉瑜伽。你不需要生气,你不需要对任何人吼叫,你不需要打任何人。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可以告诉我。但是有时候我见过人们打闹、争吵。我很惊讶这些人怎么会争吵。慢慢地,我坚信,随着你们灵性的成长,所有这些打闹和争吵以及你们所说的不同帮派之间的想法都会消除。但是霎哈嘉瑜伽不会允许你们逗留在那里。你会马上被揭露。人们会知道你。所以试着去理解你为什么生气,为什么发脾气,理由是什么,你不喜欢别人的地方也许也在你内里。也许同样的东西在你内里存在。
所以,这是霎哈嘉瑜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清理过程,我们非常需要基督的帮助。因为合理性覆盖在你的额轮上,你可以将所有的事合理化,所有的事,甚至你杀了某人,你可以将它合理化。
所以如果我们不能保持额轮打开,额轮也就成了我们的敌人。绝对的。因为我们可以为自己辩护。 我们可以说,“我能做什么?就这样发生了。”一旦你开始这样想,试着从后面看着自己,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会消失。如果你变得很生气,站在镜子面前,试着生自己的气。
接着是执着。执着是很精微的。以前,我知道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不太爱他们自己的孩子。现在,我发现他们离不开自己的孩子。他们根据自己孩子的突发念头来变动整个霎哈嘉瑜伽活动。同时,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如此。他们对自己的孩子非常执着。他们始终是这样,他们对自己的孩子一直很执着。我已经给你们解释过那种执着导致爱的死亡。假如你爱某人,就只根据那个人的需要去爱所有的人,你必须要改变。你不能只执着于一点,这不是你的责任。这是上天的责任,把它交托给上天,你会看见的。因为这不是你的责任,你的孩子会改善,你的人际关系会改善,所有的事都会改善。你的局限性会影响所有的人际交往,实际上我得说这种有限的人际关系会同时阻碍真正的交往。
所以对于你们到达什么程度我有一个非常广阔的愿景和宽广的理解。如果你来到大自然,你就可以很好地学到。看看这水,它浇灌了所有的树。所有一切都被祝福。它并不执着于任何一个,任何一棵树或任何地方。如果那样做(执着),整件事就会完蛋了。如果你想着集体,你必须非常地无执着,不被那些很小的人际关系所驱使或说服。跟随霎哈嘉瑜伽比跟随世界上其他任何人要容易得多。因为其他人不是自觉的灵。你们全都是自觉的灵。
还有其他的执着——对金钱的执着。非常令人惊讶,他们有时对待霎哈嘉瑜伽就像是一个商店或者一个市场。所以他们说,“母亲,你能不能打对折?你能不能打四分之一折,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让步?一些销售,你懂得。”至少有35%的人来这里是免费的。而那些可以付钱的人想要对折,低于对折,但是我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什么。我是说这里是你真正能给予一些钱的唯一机会。不需要一个人拿出所有的钱,你们可以分担,共同分担,这样大家一起会很容易,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钱来到这个国家,他们没有那么多钱生活在这里。因为我们在谈论普世生活,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必须和他们一起分担费用。如果你只明白这么一点,我告诉你,你对金钱的执着会消失。你必须分享。但你不想分享任何事,你可能会有一千万卢比,但是你不想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很多人变得很富有,但是他们不想分享。我不是说我们在这里是为了钱或者其他,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基本原理就是应该和其他人分享的态度。霎哈嘉瑜伽给了我们很多。我们为它做了些什么?我们在哪里分享了?
另一方面,我们有些人非常——非常贪婪,他们想要更多。有些人一直借钱,有些人一直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利用别人。所有这些琐碎荒唐的事不是为了霎哈嘉瑜伽。你们不需要。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只需请求,你就可以得到。所以有些人想试图去剥削一些人,而有些人想试图为自己节省。你们应该心胸开阔。因为你的顶轮在这里打开——你们知道,这里是心轮,心轮打开,顶轮也就打开了。打开你的心,打开你的心,然后你才能享受你自己。
现在假如我想用眼睛看一些事,但是我的眼睛闭着,我能看到一些事并享受它吗?如果你必须要用心去感受一些事,但你的心关闭着,你怎么能够?你怎么能够感受到它?所以打开你的心,打开你的心。这样,你就会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困难。对我们来说一切都非常容易,但是我们必须打开我们的心胸并且互相尊重。霎哈嘉瑜伽士必须互相尊重。有人黑、有人白、有人高、有人矮、有人像那样。上帝创造了多样化,否则我们所有人看起来像一个团队编制。所以我们应该享受这种多样化,带来美丽,创造之美的多样化。
所以所有这些外在的事不应该以任何方式给你留下印象。人们应该洁净、优雅、整洁——这是很特别的。但是所有人应该像你一样是不对的。在印度,如果有人不得体地讲英语,那他就会被指责,就像列入了种姓制度的名单。这是如此奴性的观念,非常奴性。无论你是否懂得你的语言、你的母语、印地语,都没有关系。你必须懂英语。如果有人说“英语”,他完蛋了。哦,我看到过日本人、中国人、法国人,其他任何人说得很糟糕,我是说可笑的英语,我应该说,说得最糟是英国人自己。英国人完全丢失了英语的感觉,但是在里面有什么?除了一个在此已三百年的、对他们自己没做过任何好事、两手空空的政权的奴性观念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甚至印度的基督徒相信基督出生于英格兰,你相信吗?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相信。
所以生活的基本要素是无论我们出生在哪个国家都为之自豪,我们必须爱自己的国家,但是我们不应该认同于它。这个国家所有的错误我们都应该去批评,去发现。我们不应该接受它们,不应该成为那些局限的荒谬的人的一部分。你有没有超越你的国家?你超越了所有这些局限,你现在已成长强大,你怎么能呆在一个小池塘里呢?你需要一个海洋,否则你会窒息的。
另外一件事是,你们不应该用太多机器制造的东西。尽可能地试着不用。这些机器为我们制造了很多问题。我们应该穿戴一些手工做的或者人们用某种小的普通的机器制造的东西,那些机器不需要冒出很多的烟。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应该非常清楚地意识到生态问题。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哪里有霎哈嘉瑜伽士,哪里的生态问题就会因为生命能量而得到解决。但是只有当你想要去与生态问题斗争时,生命能量才会解决这个问题。你到任何地方,都会发现很多的污染、很多的污染。怎样与这些污染作斗争?就是把注意力放在生态上。我们是不是正在生产所有这些破坏环境的东西?我们有责任,我们必须去做。不然谁会去做?
所以一方面,我曾告诉过你们的,我们必须照顾那些比我们贫穷的人,那些不幸的人。我们必须照顾那被荒唐东西糟蹋的环境,并采取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更简单的生活方式——我们不用这么多的车辆,不用这么多会制造问题的东西。就像在德拉敦,他们告诉我他们有很多这种三轮车以至公共汽车停运了。为什么?因为乘三轮车更便宜,所以他们乘三轮车,这样到处都是三轮车制造的黑烟。一名霎哈嘉瑜伽士绝对不应该为了省钱去乘三轮车。最好步行或者乘不制造太多这些黑烟的车。我们可以用很多方法来真正地去支持改善生态问题,因为这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一部分责任。
直到47岁,我只穿纯粹的印度土布,纯粹的印度土布,甚至没穿过真丝,直到47岁。然后当顶轮开启后,那时我才开始穿其他的布料。我们的生活应该这样,我们应该对周围的任何发展灵敏。这只是我们的注意力,你怎样将注意力放在事上。就像现在,有那么多新生事物来到印度,到处都是。一天,我告诉一个人,你为什么不从德国进一些鹌鹑。他说:“我不知道,德国有鹌鹑吗?”我说:“在德国鹌鹑产业很大。你说什么?”“母亲,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知道。”一旦我来到一个国家,我知道那里所有事,所有的细节。我感到很吃惊他们有这么大的产业,他们却从来不知道他们有鹌鹑。同样地,在我们的国家,我们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我们有什么样的艺术性的东西,什么是可以用来帮助穷人的。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这些。
为什么基督出生在那样的条件下?是因为祂想给那些穷人祝福,用灵性来帮助他们。但是我们没有去操心,我们没有去操心看看哪里贫困,我们怎样来帮助。你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你们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各种办法来帮助他们。你们理解自己的国家非常简单,问题在哪里,为什么人们很穷而我们不能帮助他们。我们必须插手此事。除非你将你的光照进这个社会,否则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只是享受我们自己的霎哈嘉瑜伽,享受Ganapatipule和所有这些。但是其他人怎么办?
所以要对艺术敏感,对音乐敏感,对就在那里的所有创造性的事物敏感,我们能用这些创造性的事物为其他人做些什么?注意力应更多地放在这些事上而不是放在其他无用的事上。你们不需要对政治太担心。这会被全部揭露和完结,这将会没事。让他们争斗,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他们是很愚蠢的人。你们的注意力应放在你们怎样能够更富创造力,怎样去帮助人们,以及你们怎样去做和做什么。
所有事中有一件事——那就是爱,你们所说的慈悲,怜悯,就是来源于爱和情感,而这在任何一个霎哈嘉瑜伽士生活的每个领域,都应该真正发自内心地表现出来。我不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这种人从来都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那种人一说“我喜欢”,我的喉咙就感觉不好,但是有人买了水果。为了让他高兴,我吃了。不管怎样,一点点,但我确实吃了。只是为了让你们高兴,我穿这么重的沙丽,你们中没有一个人能穿,我可以告诉你们,只是为了让你们高兴。所以我们在做些什么让其他人高兴?你应该有取悦别人的品格。而不是想着人家怎样来取悦你。“我不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取而代之,我做了什么让其他人高兴的事?
要取悦上天,我们的品格,我们的行为应该完全地纯净。我知道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创造了奇迹,他们做得非常好,但是他们可以比现在做的更多,更多,更多。
所以在今天基督诞辰之日,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要遵循祂的一生是不可能的,我认为的确是非常困难。但至少,人们必须向祂学习,祂在我们前面,让我们试着沿着祂的简单,祂的诚实,祂可以为上天做出牺牲的方向前进。
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