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湿婆神之夜普祭 如何达到无执着的状态并获得升进

Castle Mountain Camp, Wisemans Ferry (Australia)

Feedback
Share
Upload transcript or translation for this talk

伟大的湿婆神之夜普祭 如何达到无执着的状态并获得升进

1995年2月26日 澳大利亚

今天我们齐聚一堂,在此举行至高湿婆神普祭。这一位,当祂映现在我们内心时,就是湿婆神,即纯洁的灵。我们内在纯洁的灵是全能之神至高湿婆神的映照。就如同太阳照在水中,会出现清晰的倒影一样,而太阳要是照在石头上,则不会出现任何的映像。

假如你有一面镜子,太阳不仅会照在镜子上,而且还会通过镜子让阳光反射回来。同样地,在人类身上,全能之神的映照是通过你的人格表现出来的。如果你的人格清澈明净、纯真无邪,那么,这种映照就如同镜子的反射。

因此,圣人能真正映照全能之神,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他们不再认同于错误的事物。当一个人没有了这种错误认同,当他完全成为纯洁的灵时,就能将神的投影反射到其他人身上。

幸运的是,你们都获得了自觉,这意味着全能之神的投影已经在你们的注意力之中产生作用。

注意力受到灵的力量启迪。灵的力量在于它是一种映照。这意味着,这种映照永远不会等同于镜子或者水的反射。

只要有太阳的照耀,映照就会存在,没有太阳就不会存在映照。因此,当你在霎哈嘉瑜伽之中,你就已经净化了你自己。你的灵量也净化了你,现在,你成为纯洁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映照越来越清晰,人们可以看到它——在你的脸上,在你的身体上,在你的工作中,在你的行为举止当中,在每一处都能看到它。

对人们来说,很难真正相信自己能成为全能之神的映照。我觉得他们有些关于自己的情结,那就是他们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突然变成全能之神的映照。然而,他们有能力,他们可以成为全能之神的映照,为此,他们必须对自己有信心,对自己的升进有信心,相信自己已经成为了全能之神的映照。

在霎哈嘉里瑜伽里,信心很重要。没有充分的信心,你就无法获得升进。你们会看到,甚至在我的讲座中,我也会告诉他们——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自信心。但是自信心绝非意味着你的自我,你的攻击性。如果你有自信心,你鲜有攻击他人的举动。

有一个故事,一个中国故事,非常有趣的一个故事。一位国王想让他的公鸡在斗鸡比赛中获胜,有人告诉他:“有一位圣人,如果你把鸡带给他的话,他会让它们变得非常强壮,它们就肯定可以赢得比赛。”于是,国王把他的两只鸡带过去给圣人,他说:“我希望你给予它们所有的力量去打这场比赛。”一个月以后,国王来了,带走了他的两只鸡,把它们放进斗鸡场,那里也有许多其他的公鸡。于是,公鸡们开始打架,并开始攻击这两只鸡,但是这两只鸡只是非常耐心地站着,极为镇静。任何形式的攻击,它们都视为玩乐,结果,所有的公鸡都疲惫不堪,逃离了斗鸡场,而这两只鸡就这样赢得了比赛。

这正是我们应该明白的,对于一个无执着的人来说,他永远不会受到攻击。

我们被许多我们所拥有的认同所攻击。首先是我们的家庭,接着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宗教,还有种族主义等等。所有这些认同真的会让我们变得软弱,因为它们时刻会攻击我们,让霎哈嘉瑜伽士的头脑陷入混乱之中。这就是我所看到的。

原因在于,你必须要对霎哈嘉瑜伽有信心,对你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相信你已经得救了,没有人可以攻击你,因为你已拥有上天的完全保护。

人们可能信仰任何宗教,可能跟随任何导师,可能跟随任何东西,但是他们总是害怕自己受到攻击,他们害怕说出该说的话。他们甚至无从知晓该说些什么。

真正理解你就是纯洁的灵,如果你相信这一点,那么你会惊讶地发现,你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非常有信心。

我们可以这样说,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我们身处集体之中。我们可以在集体中了解自己的表现情况,在集体中我们会有什么反应?如果一个人在集体中是非常精微的,他并不需要说太多话。他可能像我跟你讲过的公鸡一样站着,但是你可以感觉到他的深度。你可以感觉到有着这种素质的人,他是这么地有深度,因此他不想攻击他人。他内在能感知到自己是受到保护的。

因此我们必须去感知这种保护,并非从思维上,而是从我们的内在去感知。而且,一旦你有了这种重心力,有了这种感知,就没有人可以攻击你。那个发起攻击的人本身是没有安全感的,也许他缺乏教养;也许他还不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还是应对他保持一种宽容的态度,就像湿婆神那样。应该说至高湿婆神的性情是人所皆知的,祂通常会原谅别人。

有人做苦行,比如倒立、单脚站、禁食或是其他的各种苦行,这些让至高湿婆神非常地厌恶,祂会说:“好吧,你想要什么?拿去吧!”正如你所听到的,祂还会赐福于很多罗刹,很多罗刹都受到祂的祝福,因为祂受够了他们的苦行。

有很多关于至高湿婆神赐福于人的故事。祂甚至也赐福于罗伐那,关于罗伐那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罗伐那做了很多苦行。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知道他的十个脑袋忍受了多少饥饿,还有… …

我的意思是,如果只有一张嘴,你都会感到饥饿难耐——何况有十张嘴!

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样的苦行,让湿婆神感到十分厌恶。湿婆神的慈悲心是如此之大,祂思忖着:“让此人得偿所愿吧。”

于是罗伐那来见湿婆神,湿婆神说:“你想要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罗伐那说:“我想要恩赐。”祂说:“什么恩赐?”“首先您要承诺,无论我要什么,您都会赐给我。”祂说:“当然。只要在我的力量范围之内,我都会给你的。”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所以罗伐那说:“我想拥有您的妻子”。因为他知道湿婆神的妻子是太初之母,如果他能得到太初之母作为伴侣,他就能够施行神迹奇事。

所以他请求说:“我要您的妻子作为伴侣。”现在,你看,对湿婆神来讲,很难做出这样的决定,祂要向这个恶魔屈服。但是出于慈悲,祂还是这样做了。

你看到的所有事情都真正显示了祂的慈悲是如何化解一切的。

结果是,湿婆神决定让祂的妻子帕娃蒂跟着这个可怕的家伙走。但是帕娃蒂的哥哥是毗湿奴,也就是克里希纳【毗湿奴的第八次降世】,祂心想:“我不能让我的妹妹跟这个恶魔走。这种情况我得做点什么才行。”最调皮的神祇就是克里希纳。于是,克里希纳所做的就是让罗伐那生起如厕感,而罗伐那感到害羞,就把帕娃蒂放在一边,然后自己到另一边如厕去了。

湿婆神警告过罗伐那:“你最好小心,因为大地母亲是帕娃蒂的母亲,绝对不能把她放在大地母亲上。你必须时刻背着她。”于是当他到了某个地方,克里希纳就制造了这个恶作剧,罗伐那想要如厕。所以他就把帕娃蒂放下来了。他刚把帕娃蒂放下,大地母亲就把她吸走了,罗伐那不知道该怎么办。

接着,他又尝试了一次。他再去找湿婆神,说道:“你看看,这就是你承诺过的,这就是毗湿奴做的好事。”湿婆神说:“我已经警告过你,她的哥哥非常调皮,祂总想方设法捣乱,所以你最好小心点。这一次你不要听祂的。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要把帕娃蒂放在地上。”

于是这次罗伐那又试了一次,把帕娃蒂背在了背上。

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小男孩。那就是克里希纳本人,正在嘲笑他。罗伐那说:“你为什么嘲笑我?”“噢,你为何背着这么一个老女人?她没有戴任何首饰。” 他说:“她是女神。”克里希纳说:“不是,她什么首饰都没戴,她什么都没戴,她怎么会是女神?”所以你看,在印度,这是我们所说的一句谚语,

“没有任何首饰之类的女士,她就像楞伽城的帕娃蒂。”这时,罗伐那正背着帕娃蒂去楞伽城。当他抬头看她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没有牙齿的老女人,正在嘲笑他。他吓得把她扔了出去。这就是摩诃摩耶!

于是第三次,罗伐那去到湿婆神那里说道:“你最好告诉你的妻子,不要听信任何人,你最好看清楚,你是把你妻子本人交给了我。”湿婆神说,“好吧,她会在楞伽出生,然后你可以娶她。”她的名字就是Mandodari。这个伟大的故事就这样继续着,但是这个Mandodari是毗湿奴的伟大信徒,你看,正是罗摩前来杀掉罗伐那的时候。

这一切都是Mandodari自己策划的,因为她知道,如果罗摩杀死了罗伐那,罗伐那就会从这些对女性的执念中解脱出来,从他追求悉塔以及他做所有这些事的行事作派中解脱出来。

她其实希望发生一些事情好使罗伐那得以重生,从而摆脱那些追求漂亮女人的执念,摆脱把悉塔带到楞伽的行事作派。她完全抗拒他的做法,而罗伐那不加理会。于是战争爆发了,在战争中他被罗摩杀死。

所有这些事件的发生都是缘于湿婆神无限的慈悲。祂的慈悲有时看似不合逻辑,但背后却蕴含着一个大逻辑。这个逻辑就是,不管祂做什么都会带来解决问题的方法。

举个例子,有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一直在持续,那时候存在一个难题,因为一个可怕的恶魔得到了湿婆神“没有人可以杀死你”的恩赐,而祂也同样把恩赐给予一位圣人,他们称恩赐为varadan,那位圣人说:“我现在想睡觉,谁也不要打扰我。”于是,圣人得到了“任何在你睡觉时打扰你的人,你只要看他一眼,他就会化为灰烬”的恩赐。

现在有两个恩赐,当战争开始时,你看,克里希纳思忖着:“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这个圣人得到的同样恩赐来杀死这个恶魔。”

于是祂就上演了一出戏,祂开始从战场上逃跑,这就是为何祂被称为“逃离战场的战士”。“Ranchordas”意思是“逃离战场者”。当克里希纳逃跑的时候身上披着一条披肩。祂只是悄悄地进入了洞穴,那个圣人正在洞穴里睡觉,祂就把自己的披肩盖在圣人身上。

当祂把披肩盖在圣人身上时,那个人,我指的是那个在追赶祂的恶魔,那个邪恶的家伙,他也来到了这个地方,看到了克里希那的那条披肩,他说道:“啊哈,你现在累了,在这里睡觉。我这就收拾你!”他并没意识到谁在睡觉,就拉开了披肩。此时,这个熟睡的圣人醒了过来,看着他。据说,圣人用第三只眼烧死了恶魔。

就这样,问题的解决方法就出现了。

在三种力量的作用下,整出戏剧就这样上演了,只是为了揭示真理终将获胜。首先,是湿婆神的戏剧,表现的是祂的慈悲与善良的一面;其次是克里希纳或者说是毗湿奴的戏剧,起平衡中和的作用。第三就是梵天婆罗摩的戏剧,祂创造万物,生产万物。这三种力量共同发挥作用,只是为我们所有人创造一种氛围,让我们感知到,对于人类的觉知,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做。这三种力量在我们内在演化出了这种寻求真理的愿望。

现在,一方面,湿婆神非常地慈悲,甚至对阿修罗、罗刹都很仁慈。但另一方面,祂可以非常地冷酷无情。祂可以毁灭整个宇宙。如果人们十分堕落,如果人们不崇尚灵性,如果他们完全丧失了纯真,如果他们不能放下这些给世界带来问题的错误认同,祂就会毁灭整个宇宙。而事实上,祂是太初之母工作的旁观者。祂允许太初之母去做所有这些工作:创造人类,赐予他们自觉,做所有这一切。不过,一旦祂发现她的孩子,那些已经被她拯救的人行为不端或是冒犯她,或者以任何方式破坏她的工作,祂可能就会发脾气,从而毁灭整个宇宙。

但我认为现在湿婆神没有机会这么做了,因为现在我们到处都有霎哈嘉瑜伽士。而我发现在霎哈嘉瑜伽士之中,有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稳健而迅速地成长,成就了他们的湿婆神原理,这个首要成就表明了他们从内在开始变得无执着。无执着不是思维上的。它不是思维上的。它也不是我们必须出世修行或者必须上喜马拉雅山去,放弃家庭和一切。

但这种无执着是内在的。当这种无执着开始起作用,第一个迹象就是我们变得喜乐,变得快乐。

假如你随便找个人问问:“你为什么不开心?”他会提到他的妻子,也可能是他的房子,他的孩子,他的国家,还有社会,还可能是别的什么。由此,他感到十分不开心,或者是看到周围发生的事情,他也可能感到很不开心。现在,他是一个获得自觉的灵魂,这种不开心不会对他有任何帮助。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你可以通过转化他人来纠正社会、家庭乃至整个国家的弊病,而并非是通过你的糟糕感觉。但是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完全无执着。

当我第一次开展霎哈嘉瑜伽活动时,对于人们如何跟我诉说他们自己的同胞、同乡,我感到很惊讶,还有他们跟我如何地描述他们的宗教,以及他们所做的错误事情,这些都使我感到很惊讶。

我所知道的并没有他们告诉我的那么多。我想这是无执着状态的显现,使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哪里出了问题——我的社会,我的人民,我的亲戚,我的家庭,我的国家乃至整个世界有什么问题。

但只有在你不认同以上所说的任何一个点时,这才有可能,否则你永远看不到他们的不足。你永远也看不出那个人存在什么问题,你甚至永远发现不了那些存在感染的轮穴。

因此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无执着。那么如何达到无执着是个重点。许多人问我:“母亲,您如何达到无执着状态的呢?”

你看,因为我并没有什么执着,所以我已经是处于无执着的状态了。我并不知道如何达到的。但是对于你们,我想说,为了了解你自己,你需要内省。试着看看“我有什么执着的,为什么我会痛苦?我为谁担心? 我为什么要担心?”

某些你们从不觉得重要的东西,对某些霎哈嘉瑜伽士来说变得非常重要。例如有人告诉我,在西方,人们不是很在意他们的孩子。但是一旦他们获得了自觉,他们就像胶水般粘着他们的孩子。他们不知道什么对孩子有好处。他们认为关于孩子的一切都是他们的首要责任。有一天,当有人告诉我,是家长们想要在生日普祭以后再来,这使我很吃惊。我感到很震惊,我的意思是,对家长们来说,生日普祭只是件顺便的事情。

为什么这些家长想要在之后来?当我告诉一个瑜伽士时,他说:“母亲,如果他们来到这里我们都会很开心,他们应该来。因为这样会有助于孩子,也有助于父母。”

但是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我们必须把孩子留在那里,我们必须照顾他们。”这成了唯一的事情。

因此,对孩子的执着肯定会让你做出这样的事,这不好,对你不好。所以我已经看到,人们在来到霎哈嘉瑜伽后,这种新的执着便开始了,而且非常地普遍。

另外一种执着是,比方说,对你的家庭。通常来说这种事情不会出现在西方。人们并不怎么执着于他们的家庭,你看。他们喝酒,他们做所有这些事。忽然间,他们获得了自觉,然后就像回旋镖一样,他们回归家庭,那么地执着于家庭,执着于房子,执着于一切。我确实不能理解。

如果你成为了纯洁的灵你就会变得无执着。因为你只是一个映照,只是全能之神的映照。因此所有这些认同都会去掉。 现在有人可能会问:“怎么做呢?怎样去掉它呢?” 我从未去掉它们,但我仍然可以建议一些事情,你可以试试。

首先是冥想。你应该去认识自己:你哪里有问题?哪边感染了?右脉还是左脉?通过冥想你可以发现这些问题。你是否执着于金钱?执着于事业?执着于家庭?或者你是否以非霎哈嘉的方式执着于你的国家?或执着于非霎哈嘉的文化?

尝试通过冥想去除这些执着。你知道如何摆脱右脉和左脉的问题。这种执着会在你的指尖上表现出来,你要为你自己察看一下,你哪个能量中心感染了,在哪个方面你遇到了问题。然后,通过采用非常简单的霎哈嘉疗法,你就可以很简单地洁净它。

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我们失败了,一旦我们有所执着,我们甚至不认为我们存在着执着。我们认为,我们是在做伟大的事,因为我们爱这个人,爱那个人,这就是湿婆神的品质,是祂慈悲的一面。你开始对人执着,而这样做并非是慈悲。

这完全算不上是慈悲。执着于这些都不是慈悲,你不可能拥有湿婆神的慈悲。尽管人们认为这是湿婆神的慈悲在我们内在起作用,不是那样的,因为湿婆神的这种慈悲是非常纯粹的。就像我多次告诉过你们的,它就像树木中的汁液一样,向上流动,并到达树木的各个部分,然后这些树液要么蒸发,要么进入大地母亲之中。它并没有什么执着。

如果树液执着于一朵花,一片叶子,或者一个果实,那么整颗树就要受到影响,花朵也会凋谢。所以这种对特定事物,特定观念的执着是不恰当的。在霎哈嘉瑜伽中,我发现人们适应力很强,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冥想。

对你的心作冥想,对湿婆神原理(Shiva Tattwa)作冥想,你肯定可以达到无执着的状态,然后,你会获得极致的喜乐,最大的喜乐。

我看到有些人对食物、衣服、房子等等感兴趣。你可以感兴趣,你应该感兴趣,但在这种兴趣中,你应该有一种不能对它有所执的觉悟。

比如,有些来自于南印度的人说,他们不喜欢北印度的食物。那些来自北印度的人不喜欢南印度的食物。这是个大问题。我问那些在印度航空公司工作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提供一些标准食物呢?”他说:“什么是印度的标准食物?告诉我。”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印度人对食物和口味非常讲究,所以,事实上,在印度我们并没有什么标准食物。但同样地,我们也可以说,在其它许多方面,西方人追求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他们做事只是为了追求时尚,或者是我不懂,因为他们的人格还没成熟。

如果你的人格是成熟的,那么,相比于其他人,你会从更高的角度来看待一切事物,你不会被其他人所同化。你所知道的要高得多、伟大得多、也更能够给人带来喜乐。

现在人们认为这些执着会让人非常喜乐。比方说,要是你有一个孩子,或是你有一个妻子等等,这些都是让人喜乐的——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观念。喜乐来自于你自身,你的灵便是喜乐的源泉。

不管你的丈夫是好是坏,不管你的孩子是好是坏,不管他们怎么样,他们都不能给你喜乐。只有你自己可以享受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人会变得非常宽容。当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时,你还会对谁生气呢?这是至高湿婆神的另一个伟大品质——祂是极其宽容的。

祂的宽容有一定限度,超过之后祂就会毁灭太初之母的一切工作。

但是未达限度时,祂是非常之宽容的,对于宽容的限度,祂也是非常平衡的。

整个世界堕落至此,一度令太初之母大为震怒,她开始毁灭一切。于是,至高湿婆神把一个小孩子放在她脚下,她都已经伸出了巨大的舌头,看到孩子大吃一惊,便停止了她的毁灭。

因此,祂的处事风格就是这样的。一个要在内在发展湿婆神原理的人,就应该极其宽容。

我知道有些人非常残忍,非常折磨人。如果你不能忍受这种情况,好吧,那就结束吧。我会支持你。但是如果你可以忍受,最好去忍受,去经历这种忍受的体验,因为忍受比逃离更容易。

例如,一个女士来找我,她说:“我要跟我丈夫离婚。”我问:“为什么?”“因为他总是很晚回家,我很少见到他。”我说:“如果离婚你根本就见不到他了。这是什么逻辑?不管情况怎样,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时间,你现在至少还能见到他。但是离婚不是解决办法。如果你和他离婚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所以,这样的离婚有什么用呢?”

一旦你成为一个无执着的人,很多类似的事情你就都能理解了,你就不会执着于任何事。现在,如果你不执着于任何人,谁能攻击你?没有人能。只有当你觉得必须反抗时,就应该去反抗,但是要无执着地反抗。在反抗中,完全保持无执着的状态也是很重要的。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主要问题是另一方面,那就是我们必须要升进,而且以同样的力量升进。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些鸟困在了网里,于是它们决心飞离这张网,开始尝试。每只鸟都试着飞出去,但是没有一只鸟可以独自成功。所以它们决定一起飞,“一,二,三,飞!”它们带着整张网飞了起来。接着,它们请求老鼠:“请来帮忙割开这张网”然后,它们就自由了。因此,如果这种情形可以发生在老鼠和鸟之间,为什么我们之间不可以呢?所以在集体中,你会惊讶地发现,在集体中,我们彼此间是如何互相帮助,愉快相处的。

比方说,你的母亲、父亲、姐妹或其他人有问题,这都没关系。毕竟你在集体中拥有喜乐的海洋,如果你想解决你的问题,假如通过集体的途径,你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所以我们必须非常地依赖集体,与集体融为一体。

我觉得一旦你跳进霎哈嘉的海洋,喜乐本身会把你们聚集在一起。

彼此相遇是多么喜乐的事情!我们有过很多这样的经历,那些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他们在某个地方意外地发现了霎哈嘉瑜伽士是多么的开心,他们感到多么的幸福。

所以霎哈嘉瑜伽士之间的这种联系确实是条最喜乐的纽带,应该说,这是我们成为一体的源泉。一旦你们开始享受彼此……。

我曾告诉你一个关于印度伟大诗人的故事,他名叫Namdeva,是个裁缝。还有另外一个人是个……陶瓷工。有时候我会忘了英文单词。

这个陶瓷工是另外一个诗人,他叫Gorakumbhar。当Namdeva来见Gorakumbhar——圣人只想见圣人——看着Gorakumbhar,他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说出一句美丽的诗句。他说:“我来这里看无形相的生命能量,但生命能量在这里却化为有形。——‘Nirgunachah beti allo sagunashi’ ——“我是来看无形相的,是来看生命能量的,但在这里,我看到生命能量化为有形。”

只有一个圣人才会对另一个圣人说这样的话。这种精微的欣赏只有在两个圣人或者在多个圣人之间才有可能产生。他们不会看到Gorakumbhar在揉粘土,围着一条脏腰布,做着陶器活。Namdeva从不看这些,他从不看Gorakumbhar的身体、面孔之类,但他看到的是在Gorakumbhar身上显化的神性。

这种对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敏锐感知应该在你内在真正发展出来。这样你便不会在意无意义的、肤浅的事物,而这是湿婆神的伟大原理之一。祂不会在意这些。

看,祂头发都打了结,双腿这样放着,骑在一头疾驰的公牛上去参加自己的婚礼。你可以想象吗?

祂所有的朋友,所有的追随者,有的只有一只眼,有的只有一只手,有的像那样弯腰驼背,因为对祂而言,外在的特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灵性。

你是否独眼或者是否驼背对祂来说没有区别。对祂来说,他们所有人都是祂的子民,因为除了一个人内在的神性,没有什么肤浅的东西能吸引祂的注意力。

因为湿婆神是遍在的,所以,我们才会有这么多领悟湿婆神原理的途径。如果你对某人抱有慈悲之心,它就会起作用。它绝对会奏效。

最近墨西哥出现了一种不治之症。一个墨西哥女士曾经在联合国工作,她现在还在联合国工作,她给我写了两封信,“母亲,我将要失去我的儿子了,因为他得了这个可怕的疾病。”我的意思是,她只是写了信给我,我只是很同情她,因为她写的那封信让我热泪盈眶。

想象一下,这些泪水治愈了那个男孩!【Shri Mataji对旁边的人说:“它掉下来了。” 然后说印地语】这些泪水完全地治愈了那个男孩。她给我写了一封信表示感谢。我很惊讶,因为我的同情不是思维上的,它会起作用,它就在那里,流动着,成就着。

同样地,你也可以成为那样的人。我想让你拥有我全部的力量。但是首先是慈悲。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不能恶意对待任何人。不管对方是不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这都不重要。但是谁都不可以攻击其他霎哈嘉瑜伽士。假设说,就算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那霎哈嘉瑜伽士也决不可以攻击他。这并非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的表现,霎哈嘉瑜伽士是与众不同的。

就像前几天有个人和我说话,我说:“你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是的,是的,我是,当有人挑衅我的时候我是这样。”我说:“每个人受人挑衅时只会生气。你看,只有疯子受到别人挑衅时才不会生气。因此如果你受人挑衅时会生气,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每个人被挑衅时都会像那样生气。但此时,如果你认为你并没有受到挑衅,你也不会生气,这种状态就很不同了。”

我发现,在当今现代社会的整个氛围里,一场大的斗争正在上演,而这并非是湿婆神的文化。我要说,湿婆神的文化就是霎哈嘉文化。如果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内在应该有慈悲,能够理解他人的感受;你不仅要乐于照顾霎哈嘉瑜伽士,也要乐于照顾非霎哈嘉瑜伽士,这样你的慈悲才会起作用。

现在,正如你所知道的,当今文明最大的问题是西方文化已经走向式微。 他们正走向(毁灭),我指的是,当你阅读报纸时,你对事情会那样发生而感到震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毁灭之前意识到这一点。这真正是在自我毁灭。一边是一个自我放纵和放任的社会在运行;而另一边,我发现,伊斯兰文化正试图反对这样的社会。没错,他们想方设法去反对是对的,但是他们的反对方式正在制造问题。如果你压制某人——“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那么对方会变本加厉。

我举个例子,如果你去印度北部,那里的文化更加伊斯兰化,人们非常放肆,总是盯着女人看。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是很多人会这样;虽然他们说,他们是印度教徒或者是这个或那个的,但他们仍然有所有这些坏习惯,这些坏习惯来自于伊斯兰教的压迫。当一个女人被完全遮盖住,没人能看到她时,男人们会变得更加好奇。我们有些人来到孟买,当中有人和我一起出行,他盯着街上的每个女人看。我跟他说:“你这样看下去,脖子会断的”但是这种现象在那里很常见。不仅如此,而这种好奇心太大,人们会变得非常不道德,就像我们西方人一样。

因此压抑自己的欲望也是错误的。还有这种文化,人们外在压抑,内心却很不道德。有一次我从利雅得飞去伦敦,我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坐在那里的一些人穿着漂亮的短裙,女士们打着领结什么的。于是我问空中小姐:“我们在哪里停过吗?”她说:“没有,没有,我们是直达的。”我说:“那么这些人是谁?”“是同一波人。”“她们变化太大了!”我的意思是,我很惊讶她们之前穿着很长的黑色罩袍什么的,而现在却穿着这么滑稽的衣服。我无法理解。情况就是这样,压抑产生的好奇心是无益的。

在霎哈嘉瑜伽中没有压抑的问题。你变得纯真,只是变得纯真。这就是湿婆神原理。

霎哈嘉文化处于中正平衡的状态。没有太多的放纵也没有太多的压抑,而是处于中间,这就是湿婆神最伟大的原理——保持纯真。我看到你们身上散发着纯真的光芒。无论你们以前做过什么,但我看见你们如此地纯洁。你们并没有那些以这么西化的方式行事的愚蠢想法。

而且,我还看到很多伊斯兰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他们已经处于十分霎哈嘉的状态(Sahaj),而且过着很好的生活。有一些伊朗人给我寄来他们的忏悔信,我很震惊。我从来没有读过这些信,因为那对我来说那太沉重了。

我发现他们是我们当中最有道德的人。所以走向一个极端是错误的,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也是错误的。而是应该处于中间状态,处于霎哈嘉状态,处于这种状态就是领悟“人生最重要的是道德”的最好方式。而这种道德来自于你的纯真。当然,这是湿婆神之子格涅沙的品质,但它是通过湿婆神的纯真散发出来的。

我想下次湿婆神的讲话我会跟你们讲讲纯真,但是这次你必须领悟无执着的状态,这种无执着的状态要在你的内在逐步发展出来。它不能由强迫而来,而是通过冥想,你才能在内在发展这种无执着的状态,这种状态会带给你真正的喜乐。湿婆神有这么多的品质可以描述,我想,在很多讲话中我都讲到了祂。

我必须要说,你们应该在你们的静室中也进行集体冥想。如果你们能够尝试集体冥想,那会是一个好主意,那样会很好。

但是你不必给任何人发送能量,你不必照看其他人的轮穴。你只需要为你自己操心——你会有什么问题。

那么无论你升进的方法是什么,你都应该去实践,因为整个世界的责任落在霎哈嘉瑜伽士身上。这是你知道的,没有霎哈嘉瑜伽,就没有出路。

为了把人类从各种问题中拯救出来,霎哈嘉瑜伽来到了这个地球上。因此,就霎哈嘉瑜伽而言,你有责任保持好自己的状态,去除你的左脉和右脉的问题,然后去宣传霎哈嘉瑜伽,不是通过夸夸其谈或咄咄逼人的方式去宣传,而是通过爱和慈悲。我相信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我们也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许多地方仍存在一些问题,而纠正这些问题对我来说是件苦差事。

但不管情况如何,我必须说,霎哈嘉瑜伽正在发挥作用,每个人都应该看看自己,应该为自己感到开心,你们看看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