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实现完全的自由

(Italy)

1995-05-07 Sahasrara Puja: Achieve Complete Freedom, 71' Download subtitles: EN,JA,PT,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顶轮崇拜

意大利 卡贝拉199557

 

锡吕玛塔吉女士谈死后的生命

 

今天对我们、对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是个大日子,今天 — 我要说我们是迟了一两天 — 顶轮已经开启了。我应该说这是个奇迹,因为我并未想到我能做到,我只想等等,但某些事情的发生令我想顶轮必须打开,我感到若我再等待,便是在助长假导师把他们荒谬的道理传播开去。我可以说,这只是霎哈嘉的处事方式。

 

二十五年已经过去,当下此刻,我们所有人聚首一堂,仍有很多人没有来。我们已经成就了很多事情,就文字的真正意义而言,或许我们并未意识到我们成就了什么。你们已经得到生命能量,能感知这个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就如他们所说,你们在喜乐的海洋中畅泳,全都享受集体,亦已经超越很多限制。这些事情能发生在你身上是因为这是你的权利,功劳完全不在我。

 

有一点,有一点我常常向你指出,你现在已经进入上天的国度,自得其乐,我们要环顾四周,整个大自然都在享受着,毫不在意,什么也不在意。他们没有得到自觉,感觉不到生命能量,他们怎会知道我们必须享受?花朵开了一会儿,很快就凋谢,只要它们活着,它们就非常快乐。它们不会想过去和未来,只享受当下。在当下,它们享受它们的芬芳,享受给予别人芬芳,它们非常漂亮,亦令人感到抚慰。整个大自然就是这样。若你看看鸟儿或任何我们叫作大自然的东西,它们全都在入静的状态。所有这些山丘,大山脉,它们看来像在旁观见证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

 

首先,我们真的要回顾,我们有什么成就。这是很重要的,就如你正在爬上一座小山,若你回望,便会感到震惊,或许会掉下去。所以人们通常会说︰不要回望。但一旦人赚到一点财富,他会一次又一次的数算,以确定自己有多少财富,每一次他这样做时,他都很享受。所以,知道自己得到什么,怎会有这样的成就肯定会给你极大的思维上的力量,令你的人生更辉煌。

 

我可以说,首先发生在你身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感到这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这显示你必定是个了不起、老实、真诚,敏锐的真理追寻者。只要来我的讲座,你便感到生命能量,之后,你便安顿下来。你们很多人忽然感到生命能量,他们很惊讶,很震惊,很惊奇,他们想测试是否是真的,接着便有了信心。你发现了真理,生命肯定展开了一个新的向度,你感到这无所不在全能上天的浩爱。我只需要一个讲座便能描述这全能的力量。你得到的是它的精粹,我们要知道,是完全的自由,你已经成就了完全的自由。

 

首先,最重要的是你得到自由,它是来自自我。你已经穿越了自我这堵墙,穿越自我的界限,这界限对你的确是充满难题。这个自我做了太多你察觉不到的事情。首先,自我中心的人不在意伤害别人。他伤害人,却不喜欢别人伤害他,他会马上哭叫。我见过自我特别大的人,他们非常容易受伤害,却不明白自己伤害了多少人,令多少人感到害怕。所以你要消除自我。伤害人类,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种罪孽。

 

首先是报复,有报复的念头︰「我要向伤害我的人,对我做了些错事或类似的事情的人报复。」复仇的念头出现是因为你有反应,有些人的反应很激烈。我曾经见过人们以复仇的名义互相杀戮,杀害他们的朋友和亲属,杀害他们的同伴,他们的国民。全世界都充满各种愚蠢复仇的念头。若你看看复仇的精微层面,那是什么?你报了什么仇?例如有人找你麻烦,你生这个人气,便杀掉这个人,你实际是拯救了他,他不用再受内疚之苦,亦不用再做什么,他完蛋了。

 

什么是报复?报复应是某人摆脱杀害别人的念头。就如一把剑不会攻击另一把剑,它攻击的是盾。同样,我们对别人的报复不是报复,因为你以报复之名作出的任何行动都会回赠给你,令你伤得更深。若某人以报复之名开始行动,很多事情都会发生。

 

例如,你也知道这些日子里,即使以神的名义,全世界都有很多复仇行动。要报复是有些人追随了某些宗教,或他们做着一些不是你在做的事情。开展这种报复,只是你在杀死其他人,摧毁其他人,他们甚至不知道你为何要报复。人们放炸弹或类似的东西,成千上万无辜的人因此被杀,你在做着怎样的复仇行动?他们不应受到这种报复。当这种仇恨爆发,能毁灭很多无辜的人,报复肯定在你身上起反作用,你不能摆脱这种反作用。这种复仇是非常漫长的过程。

 

我曾经告诉你,他们说在百慕大三角,很多被迫做奴隶的黑人,在这个地方溺毙,他们的灵魂萦绕路过这个地方的人,遇见他们的大多是白人,都被他们溺毙。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不需要在这个吉祥的场合讨论它,我想说的是当我们做出报复,每一个行动都有反作用,不管如何,你必须抛开复仇的念头,只是抛开这个念头。

 

另一样事情是当你不报复,只把它交托给神,它就起作用,还有,神圣的力量会接管,好好的教训那个你要报复的人,或要报复的社区,或要报复的组织,你不用担忧。我必须告诉你,这二十五年来,人们对我极不仁慈。很多组织,很多所谓的宗教,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在攻击我们,媒体在攻击我们。以法国传播媒介为例,他们想找我们麻烦,想把坏的名声带给我们,都不要紧。已经发出逮捕令给三个到过印度的传媒人,若他们到印度,立即会被逮捕。我什么也没做,我们什么也没做。

 

第二,同一个传播媒介,我是说同一份报纸,也破产了。我们什么也没做,你亦没有跑去说他们必须破产,你没有报复,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为什么要报复?因为我们不介意什么发生,也不介意这些人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法律上,他们牵涉入内,令他们受通缉,一旦他们到印度,便会被拘捕,会被逮捕。整个法国政府都支持他们,但这个惩罚却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的一生 — 他们不会死或什么,但他们这生都受惩罚。

 

你们已经拥有这种特别的力量,所以不用报复,或你只要宽恕,只要宽恕,宽恕会接管整个安排,把其他人带入正确的路径。一旦你摆脱报复的念头,你真的感到非常平和,极之平和,因为在你内里的平和是很自然的,它不是来自思维,只是自然的发生在你身上,它是妥当的。那么,若你们说,他们对我做了什么错事,为什么我要在意?我可以告诉你,有太多事情自动的成就了。在土耳其,他们告诉我,有一些来自英国的男孩向媒体说了一些反霎哈嘉瑜伽的话,这些话都刊登出来了。在法庭上,他承认︰「我说的都是错的。」没有人告诉他要这样说,没有人威胁他,什么也没做过。

 

从你的角度,你必须明白,不要牵涉入任何种类糟透了的报复中,因为你属于神的政府,这个政府极之有警觉性,非常真实,也极之有效率。就你而言,你是这个伟大国度的子民,你要成就的就是成为这伟大神的国度的子民,你应感到绝对的安全。有安全感的人从不害怕,从不。所以你连恐惧也消除了。

 

当人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害怕这些害怕那些,担心这些担心那些。很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担心自己的健康,担心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他们的房子,我的意思是担心各种的事情。霎哈嘉瑜伽士不会这样,他们不会。我们没有忧虑,全都能做到。为什么要忧虑?不再有忧虑,忧虑已结完结了,我视它已经完全失灵。你现在身处怎样的境况,就是没有时间让你忧虑,因为你自得其乐。

 

我看到恐惧在人们身上产生很大影响,恐惧令人患上很多疾病,特别是左脉的疾病,都是源自恐惧,有什么要害怕?就如你拍打大地之母说有蛇,根本就没有蛇,你仍然感到有,而这种恐惧持续着。任何人,任何种类有关鬼魅的念头,或任何人、任何种类的大恶魔站在某处,全都是谬误。对你而言,这些并不存在。好像你在黑暗中行走,看到鬼形幢幢,有人说︰「我看到影子在树上。」某些影像,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恐惧令人以为有这种情况出现。他害怕这害怕那,因此失去了自由,变成奴隶,变成恐惧的奴隶,以为这个那个人会伤害他,会找他麻烦,恐惧这念头摧毁我们的家庭生活。

 

例如,妻子好控制人,或丈夫好控制人,没什么要害怕。若你害怕,你便受他们玩弄。例如妻子喜欢控制人,只为从中找乐趣,若你不能在你的妻子或丈夫面前找到乐趣,最好是在外面吧,想想︰「啊!看看这个。」这是你的特质,令你真的可以完全脱离恐惧。为什么要害怕妻子或丈夫?他们可以对你怎样?最多只能杀掉你,那又怎样?不管如何你总会死。

 

对死亡的恐惧是人们拥有的另一种谬误。当我刚刚开展我的工作时,每一处的人都问我︰「死亡是怎样的?」我说︰「你现在活着,为什么要问死亡?」有很多人问我︰「死亡是怎样的?」你们为什么要知道死亡?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当下此刻。我们要知道什么是死亡,死后有什么会发生又或不管什么会发生都是一些疯狂的念头。当你死去,你已经完蛋了,之后你什么也不用做。所以,为什么要知道你何时会死,死后有什么会发生?要发生的自会发生。我们从来没有问,我入睡后,有什么会发生?我们有吗?死亡只是永远的入睡,我们却那么担忧,很想知道死后有什么会发生。时候到了,要死的便要死,因为有生必有死。

 

你的确知道自己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你永远不会死。死亡并非肉身的消失,而是你完全掌握不了你的灵。一旦你是已得自觉的灵,就拥有控制权,拥有力量把你的灵带到你喜欢的地方;若你喜欢,也能再次出生;若你不喜欢,亦能不再出生,能与你喜欢的人一起出生,能出生在你喜欢的家庭、你喜欢的社区。有很多了不起的灵很热切的出生在一些社区,我可以说,那些社区,因为人们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令这个社区非常腐败,处于被摧毁的危险中。

 

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害怕死亡是绝对荒谬的。为什么要思索死亡?对你是没有死亡,因为你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你并非继续拥有同一个躯体,你或许不断转换服饰,但你是活着的,有意识的,你知道即使这个身躯不存在,你仍会每时每刻为霎哈嘉瑜伽而存在,为什么,为了要以实相之名做点事,所以你必须知道,自己是处于永恒的存在体,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工作,要有怎样的想法,要做什么。

 

我们必须摆脱死亡这念头,因为死亡对你并不存在,已经完结了。无论如何,害怕死亡的人继续购买保险,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 这全是让人头痛的事情,你们看看,最后什么会发生?你离去时只会留下所有世俗的事情。当灵离去,即使是一颗微尘,也没有人能带走。

 

以你们的情况,当你们不再存在于这个地球,所谓的地球,你不会带走任何物质的东西,因为你早已放弃了物质,你对它们早已不感兴趣,你不再物质取向,你的灵是自由的。当你死亡,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非常简单,你只感到解放,绝对的解放,你感到你有完全的自由,你能决定自己做什么,全在你的指引下,你的欲望下,一切都能成就到。你不会感到自己已从这个躯体走出来

 

我必须告诉你,不单不用害怕死亡,还要欢迎死亡。因为你更能感到被解放,更能感到无拘无束,你不会有任何因为这个躯体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产生的问题。你看,我现在要吃药,吃维生素,要…你不需要吃这些,不需要什么。这个躯体完蛋是非常好的主意!它们是那么令人烦扰,你要明白,每时每刻,即使实际上,你可能常常说︰「啊!我不关心这个身体。」但这个躯体不会离开你,最黏贴着你的,就是这个身躯。所以忘记死亡对你该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们已经打破了很多堵墙壁,你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拥有的制约,我们已经超越了它,那是很令人惊讶的。我曾经见过,当他们得到自觉,他们马上看看四周,马上可以告诉你,他们的宗教哪里出错,再告诉你他们的国家哪里出错,他们的文化哪里出错,藉由他们,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告诉我。以法国人为例,若法国人得到自觉,我是说,你便知道法国的一切。你永远没法想象他们是怎样的一类人,但他们会告诉你一切。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英国人身上,英国人或许会取笑自己,但实际上,一旦他们得到自觉,他们会给你英国人的完整印象,他们是哪一类人,他们哪里出错,他们是怎样自我中心,这样和那样。我感到很惊讶,我是说我从来也不知道那么多事情,全是藉由得到自觉的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因为他们能很透彻,很接近的知道这些事情。

 

当你变得很清洁,完全清洗干净,思维里的各样制约完全清洗出来,你变得像一面镜子,漂亮的镜子。从这面镜子,我们能看到我们身处的社区的完全面貌,看到管治你的政府的完全面貎,每事每物都是那么清晰。这是绝对的,没有偏见的。例如你问某人,他会说︰「你有什么政见?」若我说︰「我的政见是我没有政见。」他便说︰「什么,你没有政见?你怎能没有政见而生存?」我没有政见,他们不停的问你一些你也不知道的问题。

 

对已得自觉的灵而言,事情则是相反,他不单能看到,还能非常清晰地显示和表达出来。我对人们怎样反映他们生活的国家,反映代表他们的国家而感到很惊讶。丧失了身分的认同,完全失去身分的认同,你不会感到有任何的认同,你只是看到这个世界哪里出错。

 

另一点是你开始看到你怎样能帮上忙,该做些什么,怎样能成就到。它变成你生命中最主要要实现的事情。每一个我见到的人 — 就像昨天你怎样把那些旗帜带来,我能看到你们站在旗帜背后,都想和平能在这些国家出现,他们都能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喜乐和美丽,这是一份怎样的感觉?这份感觉不是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只坐在角落,不是这样,他们想为仍然不认同的国家做点事,他们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必须把事情成就,纠正,你发展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品格。

 

通常,若你向某人说了一点批评的话︰「看,在你的国家,他们是这样的。」「噢!你在说什么?你的国家又怎么样?」马上,他们都不接受。若你想说一句批评他们,批评他们的国家,批评他们的政府的话,即使这个政府可能是最腐败的政府,他们仍会说︰「不,那又怎样?我们没有不妥。」这种愚蠢的认同令你完全黏贴着这个社区。

 

就如有人会说︰「不,不,我要去酒吧。」我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去酒吧?」「这是我们的社区,我们的文化。我们必须要去,要去酒吧,喝醉,所有人一起醉倒,我们就是这样,我也没有辨法,就是这样。」你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需要这样?」「因为我要生活在这个社区,不管如何,我属于这个社区,我就是不能做我喜欢的事情。」

 

一旦你得到自觉,你就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因为你只喜欢正直的,美好的,富建设性的,有帮助的事情。在得到自觉后,你能做你喜欢的事情,完全不受限制。那些限制「不要,不要,不要…」,这些限制肯定在奴役你,我认为它使你成为奴隶。在得到自觉后,你变成自由的鸟儿,没有什么能奴役你。

 

例如,有很多传教士传道︰「不可喝酒,不可吸烟,不可吸毒,你要这样那样做。」但所有这些习惯却没有停止,它帮不上忙。人们挣扎,尝试各种方法,最后他们自杀,仍不能摆脱这些怀习惯。但现在你却是那么有力量,没有什么可以黏附着你,因为你纯真的品格浮现,它不容许任何荒谬的事物黏附着你。

 

我曾经听过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他们的双眼怎样稳定下来,他们怎样变得正直,变得纯真,他们不明白怎会这样,说︰「母亲,是否你的力量,你的纯真给予了我们,或是因为我们的纯真被唤醒?」当然是你的,毫无疑问,你意识到你本来拥有这些品质,因此你对所有荒谬的,不喜欢的事物绝对不认同,你就是不喜欢它们,不停的批评它们。

 

我曾经到过这些国家,遇到过非常认同这些坏习惯的人,说︰待人要圆滑,不应该说些令他们感到自己在做着一些错事的话;但在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同样的人告诉我们同样的话,他们拿这些坏习惯来开玩笑。

 

例如,我曾经听到一些霎哈嘉瑜伽士交谈,他说︰「你看看我的国家,有那么愚蠢的事情在发生。」另一个则说︰「没有人可以打败我,真差劲!」这种霎哈嘉瑜伽士之间的竞争非常普遍的持续发生。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变得何等纯真。在这纯真中,任何污秽的、黑暗的,能沾污纯真的东西我们都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们是从内在得到清洗,得到洁净,我们不想内在再有类似这样的事物沾污我们。我也曾经看到,人们是怎样变得有爱心。我很惊讶他们怎会变得相亲相爱。

 

例如,有二个霎哈嘉瑜伽士,他们都不喜欢对方,互不兼容,或不管你怎样描述他们的情况。我不知道该怎样令他们感到︰你看,其他霎哈嘉瑜伽士都很妥当;不管如何,不要紧,什么…。「不,我不喜欢他这样。」另一个则说︰「我不喜欢他这样。」这样的状况持续着,他说︰「我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我是说他们只看到对方的缺点,或不管你怎样描述他们的关系。我因此说︰「好吧,你们可否静坐一会?静坐再静坐。」跟着我说︰「现在,你们是否爱我?」

 

他说︰「我」 — 另一个说︰「我爱你比他爱你多。」我说︰「很难处理的困局。」怎样令他们明白爱是不能衡量的,你不能画一幅爱的图表,爱是内在的,若你爱某人,你就享受去爱,我是说你不能限制爱,不能量化爱。这种情况却在这两个男士间持续出现,我想︰该怎么办?他们都很重要,他们仍未能互相谅解。

 

上天的力量因此接管。他们其中一人忽然感到很不舒服,病得很重。我曾这样说︰「你会生病,要小心。」我的意思是他以为我是说另一个人想做些荒谬的事情,他们不明白我的话。他病得很重。当他生病,另一个人对他生出极大的爱心,这是没法解释的,他二十四小时守候着这个病人,他说︰「若你需要钱,我有。」在他能负担的情况下,他为他支付一切。这个男士也是非常敏锐合理的人,他感到来自这个监督,即另一个人的这份爱,这份感情。这种体谅在他们之间滋长。我认为这是上天的戏剧把他们拉在一起,那么接近,那么慈爱。

 

所以你们内在慈爱的力量是那么多,这个力量是很精微,你看不到,因为在思维层面 — 我在告诉他们,争辩,想安抚他,这种情况持续着 — 这是不能成事的。一旦慈爱的力量开始在他们其中一人身上出现,另一个就看到慈爱,纯粹的慈爱,他们就变成好朋友。

 

我们要感受自己内在的慈爱,我见过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我有时要纠正他们,或向他们说些话,另一人会马上说︰「母亲,你可否原谅他?能否原谅他?」我说︰「我已经原谅了他,我什么也没做。」「请原谅他,请原谅!」我听到这些话感到很高兴。只有这种情况,唯一的情况,当霎哈嘉瑜伽士为要支持另一个霎哈嘉瑜伽士而反对我,我也感到很高兴,这显示你不单慷慨,也充满慈爱。慈爱的源头是你内在的存在体,在你内心,你只要开放你的心。若你开放你的心,就如打开顶轮,你会对自己怎样原谅人,怎样与他们共处而感到惊讶。

 

我常常因为人们结党结派,各自组成不同的集体静室,不来集体等等事情而感到困扰。我非常关注,现在缺失的是…当然,有些人认为他们要有自己的组织,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留在集体里。这类人肯定还未到达慈爱的状态。

 

在慈爱的状态,就像有人告诉你︰「不要与这些人说任何话,我不想你这样说。」我就感到非常非常喜乐。就像有一对夫妇,他们常常吵架,他们通常都不停的写信给我。啊!巴巴!很烦扰,还不停的打电话给我,他们吵架,吵得很厉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认为他们还是离婚吧,分手吧。我分别告诉他们︰「你们还是离婚吧,脱离现在的状况,你们的抱怨我解决不了。」她说︰「什么?」我说︰「你在说你的丈夫没有给你太多时间,他常常外出,没有与你有任何美好的时光,你们没有一起外出,所有你有这些抱怨。」而丈夫则说︰「她常常麻烦我,要我一定带她外出,要我做这样做那样,我也想做到但我做不了。」

 

我说︰「当你决定离婚,就永远不能要求什么,你会永远失去丈夫,你亦会迷失,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慈悲马上开始运作,我接着说︰「若明天你们任何一个生病,谁来照顾对方?」事情就是这样解决了。

 

你知道生命中这种微细短暂的时刻来到霎哈嘉瑜伽士的生命中,我曾经看到,忽然心扉打开了,因此他们能抗衡令他们互相分隔,与集体分隔的琐碎荒谬的念头。令我感到极大的喜乐是我看到你们相亲相爱,互相关心,互相开玩笑,一起共舞,这是我最享受的事情,我不想摆脱这个「我」的念头,虽然事实上,很多时候,我没法相信,霎哈嘉瑜伽士怎会有这种行为?怎会想制造与有自觉的灵的裂痕距离?

 

因为不管哪个地方的有自觉的灵,若你遇见他们,他们互相尊重,不单尊重,还互相关怀,从不说对方的坏话,从不。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圣人的私生活,在印度,我们拥有很多圣人,当你看到他们怎样相处,怎样互相照应,那是非常漂亮,非常尊贵。就如他们关心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瑜伽士或有自觉的灵比关心自己多。这种情况令你感到他们是身处新世界的新人类,他们在意别人的感受,而不是只想着自己想说什么,想要什么,或他们认为自己是某些特别的人。

 

当你来到霎哈嘉瑜伽,你已经失去了你的「特质」。看看,有些人以为自己很特别。例如我请某些女士放些alta在我的双脚上,她开始想自己是很特别,我叫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她的额轮阻塞得很厉害,我要洁净她的额轮。当某人告诉我︰「母亲,她以为自己很特别。」我说︰「真的吗,她怎会有这种想法?」「因为你叫她把alta放在你的双脚上。」我说︰「我叫她这样做是因为她有可怕、丑陋的额轮,她会麻烦每个人,所以我想把它洁净。」所以,一是我告诉她︰「你是非常自我中心,很可怕。」要对她说清楚,不然她不会明白,那非常令人诧异。

 

有一个女士,她真的令她在印度的亲属和每一个人感到厌烦,她来看我,我叫她,实际上我嘲讽她,我说︰「你为什么有这样的言行?你父亲是个种族主义者,你从来没有批评他,为什么你要批评这些人,批评得那么厉害?」我讽刺她。她走出外说︰「噢!看看,母亲叫我来见她,没有人获准见她。」我说︰「什么?」我有时感到,人们以为自己很特别,要令自己变得特别的想法是非常有趣的,情况变得很困难。现在,只显示我的爱,显示我欣赏别人做的事情。若你给这个人一些礼物,或你关怀这个人,因为他做了一些好事,他就开始以为自己很特别。我是说这是不可能的境况,因为我期望若我为这个人做了些好事,或我关心这个人,他就会变成很好的霎哈嘉瑜伽士 — 某程度上 — 变得谦卑,诚实和有爱心的人。不然,这样做是没有意义,若善待别人的意思是令他跳进地狱里,那就毫无意义了。

 

这是另一个关于「特别」的想法︰就是他们失去了对特别的意识。当一滴水成为海洋,它就变成海洋,不再是一滴水。若任何人以为︰「我是特别的人。」你就知道自己不再是海洋,仍然是一滴水。因为若你不是一滴水,又怎能感到︰「我是特别的。」你因此失去了你的特质,因为这些特别的想法全是来自你的过去。

 

很久以前,我遇到过一个女士,她非常粗鲁、骄傲和傲慢,是在德里,那里的人对他们的丈夫的职业很在意,我则连我的丈夫能晋升到什么职位,或他现在身处什么职位也不知道。她对我很无礼。我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你这样无礼,有什么问题?」她说︰「你不知道吗?我是这样这样的人的妻子。」你是那个人的妻子?「我是这样这样的人的妻子。」她问我︰「你在这里干什么?」我说︰「我是家庭主妇。」接着我的丈夫来到。她说︰「你认识他吗?」我说︰「认识,为什么要问?」我以为一定是有某些地方出错。她说︰「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怎样认识他的?」就像我是罪犯一样。我说︰「他是我的丈夫。」「噢!我的天,他是你的丈夫?」怎么了?就像有十条蛇咬她。或许,或许她的丈夫比我的丈夫职位低得多,或许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这就是「我是特别的」。在霎哈嘉瑜伽,这种我是特别的愚蠢想法要完全否定,不是思维上,若思维上你不停的说︰「我并不特别,我并不特别。」像念口诀一样,你就会变本加厉,因为你会说︰「我已经说了这口诀二万三千次,有谁能像我这样说?」

 

这种「我是特别的,我是伟大的,我是稀有的,我是优越的」的想法全都要消失。就如我所说,你是海洋里的一滴水,已经变成海洋,不再是水点,不再有任何相对的价值观。没有任何观念能令你说︰我是高一点或他是低一点,这些都会为这个世界制造问题。看看印度的种姓制度,西方的社会制度、种族主义,以及自我意识「我的宗教较好,你的较差,我们的是最好的」。所有这些都会制造问题,做不了好事,它是会不停的衰败,衰败,衰败。所以在霎哈嘉瑜伽,至少不要再带这些疾病来,即「我好一点,我们,我们的国家好一点。」

 

这种特别必须摆脱,那么你真正漂亮的品质才会显现。为此你不需要特别的皮肤,特别的躯体,亦不需要特别的…你所说的闪亮的外表,你只需要有颗美丽的心。我告诉你,是那颗漂亮的心吸引人,不是其他,你需要的是一颗漂亮的心。

 

我知道很多人,很多像这样的人。有一个男士与他的第一任太太离婚,她可能并不漂亮,或许有点丑。他与一个漂亮的女士结婚,跟着他离家出走,我问他为什么︰「你不喜欢以前那个女士,因为她丑,但你现在为什么要避开这一个?」「她没有心,她没有心。」你却拥有一颗了不起、慷慨、漂亮、正直的心。这是上天赐予你的礼物,你要尊重它,要为此而自豪,享受它,你必须享受你的慷慨,就如大自然自得其乐。

 

常常对一切都小心翼翼,常常纠正别人都是令人很头痛,这是些头痛事,最好是纠正自己,取笑自己,你最好就是这样。每一个人对自己都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也有,我必须承认,我很享受,我一试再试,却总是忘记。例如眼镜,我常常忘记它。来这里之前,我又再次忘记它,我告诉自己我需要眼镜,我要带着它,必须记着,但我仍是如常的忘记带它,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能没有它,却仍是忘记带它。

 

有很多事情,例如我不懂怎样数算金钱,若你给我一百卢比,我会把它数成二百,我告诉你,我虽然数学很好,却不懂计算,我不懂怎样签支票,你相信吗?我不懂签支票,你必须为我写支票,否则我做不来。某人要求我给他一百卢比,我却给了他五百卢比,然后忘记这件事。那个人说︰「母亲,你给了我五百。」「不、不、不,我只给了你一百。」「不,你给了我五百。」当我回到家才发现。不管如何,若他不老实,他就是不老实,若他老实,他就是老实,为什么要在意你给了他多少,在意这样那样,小心翼翼的。你要明白,像这样处理一切事情?我见过很多谨慎的人,他们常常都有过失,因为这个脑袋向他们玩把戏。

 

例如,有人告诉我︰「你车子是这样大的。」好吧,那又怎样。「那么你的车房也要这样大。」我说︰「好吧。」当车房建好,我的车却进不了。我说︰「这样谨慎的建筑师,这样有名的人,他还拿了很多奖牌,怎会犯这种错?」我仍然不能理解。他说︰「你还是买一辆小一点的汽车吧。」我说︰「你现在至小能好好的量度我的车房,不然,若我购买了另一辆汽车,仍进不了车房。」

 

你要明白,我在说︰我们是那么特别,那么谨慎。现在看看这些小花朵,这里的小花朵,它们并不谨慎,自由自在的生长,每一朵都能得到阳光的照射,它们是颇快乐。我们是特别的︰「特别」对这些人而言是种头痛事,最后,他们发觉自己并不特别。

 

你失去了,失去了谨慎。我知道有一个女霎哈嘉瑜伽士,她经营一所商铺,她说︰「母亲,我知道每件货品的数据,我知道每件货品的价钱,我知道这所店的一切,但自从我得到自觉后,我忘记一切。」「那么,你快乐吗?」「我非常快乐。」「为什么?」「因为我现在赚了很多钱。」最重要是能赚钱,为什么要记着一切?

 

就是这样,要非常谨慎,要很有条理,要非常…世界是 — 若你环顾四周,没有一棵树是一模一样,它们在混乱无序中自有其样式,一些叶在这一边,一些枝干在那一边,完全没有秩序。若你建立一个系统,就变成了军人。所以,霎哈嘉瑜伽是没有系统的,我们超越时间,超越各种制度,我们没有系统,我们的系统是内在的和谐一致。

 

就像这双手,它们没有内置任何系统,却能动。特别是告诉你,若你想,双手常常像这样移动,我不知道这动作是代表什么,但他们都做着同样的动作。没有系统建立在其内,没有人告诉他们要这样做,他们却都自然的这样做,所有人一起做,完全没有任何制度。

 

所以建立思维的制度是错的,也是违反霎哈嘉瑜伽的。有些人写信给我︰「母亲,我们想翻译你的讲话,做这些,做那些。」只是在计划。我说︰「忘记它吧,忘记它吧!」因为若你开始计划,就肯定跌进制度的陷阱里,必须依照制度行事。这个制度很好,那个制度很好,为什么制度不好?因为,我不是说有制度是错的,因为你已习惯跟随制度行事。特别在西方,人们是过分的系统化,一切都过分系统化。就如他们用餐,要用这种匙子,这种餐叉,要有这样的礼仪,要吃什么,怎样吃,我是说太过分了。若你要进食,就直接的吃,你可以用手吃,不用受任何礼仪限制。西方的制度规则太多了,你要试试减少一点规则。

 

因此,他们有反文化和所有那些荒谬的事情。他们另一种愚蠢的行为是建立另一种制度,你看,他们说︰「我们是嬉皮士。」好吧!他们因此不能洗发,从不清洗头发,有充满虱子的头,要像这样。你可以说是商揭罗大师风格。他们全都是这样 — 再次是因为制度。没有多样化,一个嬉皮士与另一个嬉皮士一模一样,你分辨不出他们。若有人把戒指带在这里,每一个人也会带在同一位置,若他把戒指带在这里,每个人也跟随,没有用脑,不去理解。他们谈独立性,谈个性化,他们那有个人特色?没有个人特色,因为你只做群众,又或可以说人群做的事情,以为这才是时髦。

 

在印度,若你说这是非常时髦,即是说这是很昂贵,很漂亮和很…我的意思是这是「时髦」是个很精华的字。当有人说︰「这是非常时髦。」即是说每一个人都喜欢它,它可能是一些无用的东西或是什么 — 它就是很时髦,就是这样。时髦的意思是你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个性,自己的特色。在霎哈嘉瑜伽,你不受任何潮流限制,不用跟潮流,若你喜欢,可以穿上任何衣服,穿上你喜欢的衣服,自由的做你喜欢的事情,穿上你喜欢的衣服。但你…我再说一次,你会指导自己,你是自己的导师,自己的主宰,你只做好的、正派的,神祇喜欢的事情,因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才这样做。

 

所以生活变得自在容易得多,你不用担心没有的东西,也不用担心有的东西,因为你想 — 现在,我看到一些东西,好吧,我已经拿到它 — 现在很好,我要把它留给某人,送给某人。我拿到一只很大的戒指,我在想,我该给谁,谁的手指很粗大?我开始看每个人的手指,谁有大手指,我就把戒指给他。我的意思是脑袋就是这样倒过来想。假若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会说︰「噢!母亲,这样大的戒指,为什么不融掉一点金来卖?」又或是︰「你可以把这里的宝石拿掉。」我的意思是你会有各种荒谬的想法,却不会想︰它太大了,我带不下,还是把它送给别人吧。为什么不把它送给别人?有什么错呢?不管如何,它不适合你,所以把它送给别人吧。只有在霎哈嘉瑜伽才有这种想法。

 

我曾经见过一些非常仁慈,非常,非常仁慈的人,他们互相对大家都很友善,他们会买一些别人想要的东西,然后送给他们。他们或许会说︰「噢!不,我已经拥有同一件物品,这个送给你吧。」他们就是会这样做,常常都想着别人的需要︰我能给别人什么?我能为别人做什么?这样做是表达你内在的喜乐和慈悲。你就是常常用这种方式来运用物质。

 

就如有人在加拿大的房子被盗窃,她因此写信给我,「感谢天,我的房子给打扫干净了,我不知道怎样处理那些废物。」你看看,这种态度,你需要做的是把它送给别人,把它送给霎哈嘉瑜伽士,以表达你的爱。

 

通常人们做的是︰不管家中有什废物,即使是腐坏的,就这样,他们会把这些废物像礼物般送给别人。一旦你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你想送一些真正特别的东西给别人,因为整个存在体变得那么漂亮,我该说,像花朵,它想给人芬芳,每时每刻,你给别人慈悲、爱心、感情和安全感的芬芳。

 

就如他们所说,这是新的年代,我则说一种新的人种正在我的面前,这种新品种有很多漂亮的琢面,他们真的如钻石般闪闪发光,这是毋庸置疑的。我唯一给你的祝福是你在它之内成长,不停的成长,变成了不起的人,从不会以为自己胜过别人,也从不会以为自己比别人特别。这肯定会完全把你安抚下来。某人可能伤害了你,不要紧;某人必定曾嘲讽你,不要紧。你的能耐是去爱别人,亦充满爱心和仁慈。

 

我对这二十五年来,在各种愚蠢的问题和美好的事情交织下度过感到很诧异。这些事情从来没有骚扰我,我从未受骚扰。我常常作出各种各样的反应,有时我会生气,有时会说一些通常不会说的话,只因这些话需要说出来。整体上,就如坐上一艘大船,我们全都升进至上天爱的领域,这就是我们要去享受的领域。

 

若人有爱心、慈悲和纯真的爱,他就能把这些品质散发给别人。这份慈悲的记录是极之漂亮,难以用言语来传达。就像昨天,我不能说话,我能用怎样的言语来表达我的感受?我想,这个地球仍未创造任何字句能表达我深刻的感受,人们怎能接受霎哈嘉瑜伽得那么好,怎能明白霎哈嘉瑜伽得那么好。

 

愿神祝福你们。

 

顶轮崇拜是很简短的,我们没有长的顶轮崇拜,因为,你也知道,顶轮很快就打开了。所以它不是一个长的崇拜,但却很深层,这个最后的轮穴终于在这里,在心的位置打开了。因此,在顶轮崇拜,最重要是我们的心扉打开,我们要享受心扉打开。不要在意任何神祇,任何仪式,这些那些事情,只要打开心扉,我们不受任何限制,只要开放你的心。

 

愿神祝福你们。

香港集体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