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开讲座 Jingguang New World Hotel-Manfulou, Beijing (China)

北京公开讲座
1995年9月13日
 
 
我很高兴看见这么多人对霎哈嘉瑜伽感兴趣,坐在前面的这位先生,我曾在奥地利看见他,我很惊奇他对霎哈嘉瑜伽有那么多的了解。中国古代曾经有过很伟大的哲人,中国人相信孔子的人文主义,但是另外很重要的便是老子,老子是降世的大宗师。老子曾经描述过扬子江(长江),我也到过扬子江去。老子所讲的道,其实就是我们讲的 Kundalini,灵性的能量。老子是个诗人,他所描述的方式很隐晦,很微妙。许多人也许觉得老子的道很难明白,可是这个道在世界各地均受到尊崇,而且人们试图诠释道是甚么。
 
老子说,扬子江是个很难去的地方。扬子江的两岸非常美丽,有一次我坐在船舷欣赏两岸的风景,坐了三个钟头。我从未看过这样美丽的山峦起伏,好像是画家画上去似的,中国的绘画好像都是受了这些山水启发的。在开始时,扬子江有许多旋涡大石,很难航行,要很小心地通过。可是过了几个小时,到达海洋的时候,便变得很平静了。同样地,老子说要达到道,在开始时是很困难的,但是到达海洋以后,便变得平静了。所以我很惊奇老子怎样把扬子江比喻作这个灵性的能量。老子是个很好的诗人,而且灵性很高。
 
孔子的教训很对,但人们会问:我们过道德的生活究竟是为了甚么?为甚么我们要成为讲道德和生活平衡的人?有许多圣人都说我们要有道德,要保持中正平衡,这是为了甚么呢?这个平衡为的是达到最后的升进。除非你们得到升进,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满足你们。无论你在世界那一个地方,那根本的问题都是一样的:我们为了甚么活在世上?是不是生下来,然后死去,这样而已?又或者去挣扎,去担忧,过着一种痛苦的生活。
 
有些人以为只要有很多钱,便会很开心,但其实那些很有钱的人并不开心,他们比没有钱的人更不开心。因为他们有贪婪之心,贪婪的人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另一些人以为如果他们有权力,政治权力或者经济权力,他们便会很快乐。可是这些人也不快乐。如果一个人是有头脑的,便不会为得到周围看见的东西而满足,这样他就有一种不安。在这世界上,我们可以找到数以万计这样内心不安的人,但他们不知道自己为甚么如此不安。他们于是认为要追求内在的平安,这样他们最少会有一点喜乐。我想在当今世上,有无数人是真理的追求者。
 
通常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的世界,不能活在绝对的世界,因此我们有很多问题。一个人认为这样是好的,有他固定的想法,另一个人则认为那样才是好的,也有他固定的想法。但他们都得不到满足,他们还要去找那绝对的真理。在我们被创造和进化的过程中,我们内在经已有一种机制,就是老子所讲的道。我想老子当时很难公开说出这奥秘,所以他才把道比喻作扬子江。
 
现在适当的时机来临了,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时代,我称之为开花结果的时代。在许多古代经典上都曾经预言过,会有这样的一个时代来临。对我来说这是很明显的,现在世界上有数以万计的真理追求者。他们也许还不知道要追求些甚么。当一个人感到内在那种不安,便开始去追寻,而且会发生许多机缘巧合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能解释。
 

24

我曾见过你们的总理,那时我跟随丈夫到中国作官式访问,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觉得他是个很敏锐的人,他问我关于灵性方面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我正在做灵性方面的工作,但他能感觉到,并且问我问题。我也遇见过许多中国人,他们都非常有智慧,非常平衡,非常谦虚,非常的甜,遇见他们是一种乐事。我也曾在伦敦看见中国外长的太太,我很惊奇她对文化的看法和我们印度人的完全一样。所以我很想到中国来,因为我想中国人是很适合得到自觉的。他们很深,很有智慧,而且很甜。他们就好像印度人那样,很简单。今天巧合的事情也发生了作用,我在奥地利踫见坐在前面的这位先生,一切都那么配合。我到过香港,在香港得到自觉的人希望我能到中国大陆来。在一些国家,那里的人是已经进化得很高的。我不想批评任何人,但跟中国人比起来,美国人就好像是婴儿一样,很难跟他们讲甚么事情。
 
举一个例子,可能不怎样好,但可看出他们多么愚蠢。有一位先生,他是国际容格学会的主席。容格(Jung)反对他的老师,并谈及人的自觉自悟。那时我六十岁,那位先生相信已经八十岁了。在讲座以后,我对他们说容格有些事情还是不了解的,他们都很惊讶。然后那位老先生说要见我,倾谈一些私人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地址。他来到我家,我问他有甚么问题,这位八十岁的老人便谈起他的生活。他说自己有一位情妇,但他是天主教徒,所以不能跟这位情妇结婚,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太太。现在他太太已经去世了,他要求这位情妇嫁给他,可是这位女士却不愿意嫁给他。他问我能否以我的灵性能力帮他一个忙,让那位女士跟他结婚。我问他的情妇有多大?他说是二十五岁。这位先生已经是八十岁了,混身抖颤,还想这样愚蠢的事情!在美国这种事情很普遍,我已见怪不怪。
 
同时美国人不懂得灵性方面的事,有一次在旅途中,有位女士问我是否知道印度有一位师傅,我问这位师傅有甚么特别之处?她说那位师傅能凭空变出手表、钻石来,然后把钻石送给人们。我问她为甚么要跟随这样的师傅,是为了钻石吗?她说:「这次他给我们一个折扣,有便宜为甚么不取?」对他们来说,灵性的东西也可以作市场推广。在美国有许多这类兜售灵性的导师,但我肯定他们在中国一定不会受欢迎。
另外有一种,就是教人飞起离开地面三呎。要学的人须交六千英镑,许多参加的都是美国人。我想没有一个中国人或者印度人会想学。那些假导师都到美国去,因为印度人是很有智慧的。那些人把房子卖掉,令子女退学,面临破产,我问他们为甚么要这样做?为甚么要飞起离地三呎?他们说能够飞很了不起,但在练习的过程中,他们都弄伤了屁股,所以到我们这里来。印度人很聪明,不会相信那些假导师,所以那些假导师全都跑到美国去。我第一次到美国时,便劝告美国人不要相信那些假导师,后来我九年没有到美国去,那些假导师都大行其道,赚了大钱。但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不能用钱去买我们的进化。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这里需要一点智慧,如果一个人很蠢,便很难向他解释这一点。也许中国和印度都是很古老的国家,因此比较成熟。
 
那些美国人,还有欧洲人,老是想将他们的文化强加于我们身上,好像这一次世界妇女大会,许多人都说要争取自由,要有这个权利,那个权利。我到过世界许多国家,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个国家流传。如果说这样子去争取,妇女便得到自由,那是荒谬的。她们只有争斗的自由,穿着暴露衣服的自由。从任何角度看她们都不自由。有一次,一位地位很高的美国妇女来到我丈夫的会议,她开始自夸自赞,说他们很自由,并给子女有完全的自由。她更问我有没有参观过伦敦的酒吧,她有所有酒吧的名单,她说酒吧是伦敦出名的旅游点,她最喜欢的一家叫隐士酒吧,我当时想伦敦怎会有隐士呢?她说从前有个人住在一个肮脏的小房间里,后来他死在里面,没人知道。房间发出恶臭,还有许多蜘蛛网。她说这个地方使你有远离尘世的感觉,许多游客要到那地方去,因房间太小,很多都挤不进去。我对她说:「对不起,我没有到过那样的地方。」不久以后,我听见关于她的消息,这位女士曾经向我炫耀,说印度人不给孩子自由,而他们则给予完全的自由。他们自己喝甚么,也给孩子喝甚么,令他们开开心心的。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二岁。我听见令人吃惊的消息是这样:这个十二岁的孩子生日,喝了很多酒,而且令家中失了火。结果他们夫妇两人,连同两个小孩子都烧死了。可见他们的自由其实是一些束缚。真正的自由是一个人能够远离那些坏习惯,那些毁灭人的文化。西方的问题是他们认为每一刻都要享乐,而他们享乐的方式都是自我毁灭的。例如他们举办赛车,许多人都因此死去。他们还有许多自我毁灭的享乐方法,都是会杀死自己的。
 
通过这些愚蠢的享乐方式,他们完全失去了头脑。比方这位美国总统夫人认为到中国来,有权说甚么都可以。她不但不感谢中国举办是次世界妇女大会,反而自我吹嘘。她说中国不应禁止妇女生育,应让妇女生育多少也可以。这对美国或者可以,因为小孩子都不愿出生在白种人的国家。因为小孩子是很有智慧的,他们不愿意出生在父母把孩子杀掉,人人都迫害孩子的地方。所以中国人和印度人便要负起生孩子的责任。因为孩子们都想生长在我们中间。所以这位美国总统夫人根本不知道世界是怎样的。她的言论到处受到批评,有些报章更说,要中国多生孩子也可以,但生出来以后,要送到美国去。不过对孩子来说这不啻是种惩罚。在美国,女儿跟父亲在一起也不安全,每天都有关于这类事情的煽情报导,令人感到羞耻。
 
还有许多事情可以说,但你们是具有大智慧的人。当我说这些事情时,你们都在我这一边,如果对美国人说,他们便会反驳:「有甚么不对?我们有权作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们可以了解,我们没有甚么需要向这些美国人或者西方人学习。他们追求卓越,追求进步,但不知如何利用这些进步。好像如果你到美国去,看见有个人梳一条辫子,他便是个男人。如果是剪短发的,便是个女人。我们甚至不能分辨他们是男是女。有个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男士在机场看见一个女孩子,她的穿著像男人一样。于是他便向旁边的一位男士说:「我不喜欢这女孩子穿得像男性一样。」那位男士回答说:「有甚么不对,她是我女儿啊。」那位男士于是道歉说:「我不知道你是她的父亲。」「不,我是她的母亲!」这些荒谬的事情有甚么可取?他们常常发明新的荒谬玩意,然后说:「有甚么不对?」
 
许多人都说,终有一天,中国会起来,东方的老虎会发出吼声。今天正是这样。且让那些人去批评,谁都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法国有一位政治家也批评这一次世界妇女大会,他说不要老是批评法国在太平洋进行核试,应该批评这些中国人,把世界妇女大会搞得这样人工化。在世妇会上人们讨论道德的问题,但法国人不喜欢这一套。尽管法国是最古老的天主教国家,但法国有条不成文法,就是主妇可以卖淫。他们怎可能喜欢这些以道德为本的中国人和印度人呢?
 
因此要知道,就道德和灵性两方面来说,你们都被放在很高的位置。过去印度跟中国有点误会,但这些很快会过去,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是一样的。印度人对中国人有很大的爱和尊重。印度的军事总司令是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我告诉他说,过去我们犯了许多错误,中国也犯了一些错误。他也承认这些错误。他还说他到中国访问时,中国给他红地毯式的欢迎。所以我们要知道,在中国这个国家,基本上已经有很好的灵性基础,这跟共产主义还是西方民主都没有关系。这些都是外在的,民主你也可叫它暴民政治。重要的是你的进化有多高,而不是你在外面所拥有的。我想这种内在的进化已经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迅速地发生,只要你们不干预政府,就可以了。所以我们不要因为社会主义或西方民主而互相分开,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没有分别的。我告诉你们这些故事,好让你们知道,那些自以为很自由的人,其实都是一些荒谬的人。
 
我跟中国人在一起的经验是很美好的,不知现在怎么样,但上一次到中国时,我很惊奇中国人是多么的诚实,而且他们很敏锐,无论他们邀请我丈夫到那个机关去,通常他们都邀请我。我不过是个家庭主妇,但他们这样的尊敬我,使我惊奇。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酒店,我的趾环掉了出来,然后我们到大寨和其它地方去,最后到达上海。我很惊奇他们把我的趾环寄来,而且把它很小心的包好,我不明白为甚么要这样的不厌麻烦,这令我很感动,这里面可以看出他们多么爱我,因为我那时不是个甚么特别的人。
 
所以我觉得中国人是极之友善和有爱心的。而且他们有一种灵性上的敏感,因为他们对待我的方式不是用来对待一个家庭主妇的。有一次在伦敦有个展览,我因为迟了不能去,但他们为我把展期延后了两天,好让我能参观。由于他们的智慧,他们就得到转化。但是没有智慧的人不能明白,他们是需要得到转化的。
 
我讲的是一种世界性的转化,现在是全球作转化的时间。当灵量升起时,她穿过上面的六个能量中心,改善我们身体、情绪和灵性的存在。这些能量中心很重要,因为它们是我们存在的基础。灵量可以称为一个潜藏的能量,是我们的第五个能量。我们的头脑只有有限的能量,因此如果是可能的话,我们要有外界的能量。我们知道那些经常想着过去或将来的人会有问题。一个念头升起,然后降下,另一个念头升起,然后降下,而那些人终日在这些思潮起伏中间。当灵量升起时,便把这些思想拉长,在中间出现了一个空隙。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是要自然而然地发生的。在一个念头跟另一个念头中间有一个空隙,那就是现在此刻。在此你可进入无思无虑的知觉状态(Thoughtless Awareness),你没有思想,但是觉醒的。这就是我们平安的种子,这就是今天我在世妇会上说的,如果没有内在的平安,又怎会有外在的和平?我看见过许多拿过和平奖的人,他们脾气都很大,与他们谈话要先拿个许可证。我不知道他们为甚么可以拿到和平奖,他们只是口头上说和平。除非你有内在的平安,否则便不能在外创造和平。
 
我要告诉你们在莫斯科的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是怎么样的,你们会惊奇他们的改变有多大。我在的时候他们的政治局势很困难,我问他们有没有为自己的处境担心。他们说:「母亲,我们现在已在上天的国度之中,为甚么要担心这里发生的事?」苏联人这样说很令人惊奇。当然他们有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的人是崇尚西方的。但在中国,我相信有很大比例的人是进化很高的。
 
我很简短的跟你们说,这个全球性的转化发生了以后会怎么样。首先你们会得到医治,所有身体的疾病都治好了,我们在印度德里有四位医生,因研究如何用霎哈嘉瑜伽治病而得到医学博士学位。霎哈嘉瑜伽是种后设科学。即使你不是医生,也能医治自己,医治他人,而且完全不用钱。因为你们意识之中有了灵体之光,因为我们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维、这个情绪、这个智性、这个自我、这个思想积集,我们都是纯洁的灵。除非我们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则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么。就好像这个麦克风,若果不是接驳到电源去,便没有甚么意义了。同样我们要连接到灵性的整体力量,或称上天浩爱的力量去。联系建立以后,你便有更大的能量。你变得很有活力,同时很有爱心。我今年七十三岁了,但每隔三天便远行一次。我从法兰克福乘飞机来,坐了九到十个小时,他们就立即把我带到会议中心去作和平的演讲。为甚么能这样?因为我不担心。当你在中央,便是在现实之中,便是在现在此刻。这时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便会照顾你,会发生许多巧合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在照顾着你那样。你们得到保护,得到帮助,得到祝福。你会抛弃所有的坏习惯,甚至美国人也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吸食药物的习惯。同时你们的注意力受到启发,无论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甚么地方,都能发生作用,会发生许多像奇迹般的事情,连你们自己也不能相信。你们在霎哈嘉瑜伽成长起来以后,他们便会告诉你许多奇迹般的事情。而且你也会写信给我,谈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现在我们已经有许多这样的纪录,不知怎样处理才好。
 
这种爱,这种识见是存在的。好像坐在前面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来自不同国家,像个联合国一样。这种改变是在你们基因上的。很奇怪,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伟大。我们要尊重自己,因我们是人类,都在进化的顶点。现在时间来临了,你要知道你自己,知道自己多么有力量。
 
这样我们的生命便充满了平安和喜乐。你们也有能力去提升别人的灵量。你们许多的能力,像智性和知觉的能力,都会变得很强。而且你会自动选择道德的生活方式,没有人要告诉你些甚么。还有许多可以发展出来的特性,在短短的一次演讲不可能讲完。我曾看见有些人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们没有了贪婪,自然地变成很道德。最重要的是你变成一个普遍的存有,像滴水变成汪洋一样,老子也这样讲过。我相信你们都能做到,在里面生长,并享受其中之乐。最美妙的是你跃进了喜乐的海洋。喜乐是绝对的,没有快乐不快乐两面。
 
谢谢你们。我非常高兴,我们终于能到中国来。谢谢你们。如果你们有甚么问题,我可以回答。
 
问(1):东方的道德系统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吗?
答:一定可以。通过拯救人类,便可以拯救这个世界。
 
问(2):你讲了许多关于这种瑜伽,请问是否可以教授我们?
答: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没有甚么可以教授。只要将两手这样平放,便可感觉得到。你会感到有阵阵凉风流向你。这就是我所说的上天浩爱的力量了。你也可以在头顶上感到这种凉风。高一点。你看,有阵阵凉风从你们头顶上出来。还有甚么可以教授呢?你们要知道的是怎样去运用这个力量,这样你就全部都知道了。你们要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在座有些修习者会再回来教你们,这样你们也会变成专家了。
 
问(3):我们中国气功有一定练习的技巧和时间,比如每天练习多久等等。我想知道霎哈嘉瑜伽是否也有这一些?
答:没有,你愿意在甚么时间静坐都可以,不需要勉强,你自然会知道怎样做,你会成为自己的导师。这是内在的,会在里面发生作用,你要做的是让它有机会生长。你们要知道,这是个生命的过程。就好像你把种子放在母亲大地上,它便能自己发芽。你不需要告诉母亲大地或者种子,叫它发芽。所有力量都是内在装置好的,它就自己发芽。因为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首先要知道,我们不能用钱去购买它,也不能强迫别人得到。另一样是这个生命的过程不是为了那些愚蠢的人的。这是你们本有的,你们不欠谁的,是你们内在的母亲造就这项工作。她是你们每个人的母亲,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希望能够给你重生。还有其它问题吗?
 
问(4):你有听说过印度有一位师傅叫赛峇峇(Sai Baba)的吗?
答:当然听说过,他是个很可怕的人。他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凭空可变出钻石的那个人。有一次四部摄影机对着他,便照出他是弄虚作假的。他在空中取出瑞士手表这类东西,他催眠了观众,所以他们不能看见他是怎样取出来的。他受到揭露,因为摄影机没有受他催眠。这个人是很危险的。我不知他怎样去催眠别人,但那些人的眼睛变得很弱,甚至盲了。另外他会使人生心脏病。每当我看见这些狡猾、贪婪和伪善的导师,真觉得当一个印度人也很羞愧。
 
问(5):你所讲的是个男人还是女人?
答:是介乎两者之间。跟随他,有许多家庭都因此而破碎。如果太太相信他,丈夫便死掉。如果丈夫相信他,太太便死掉。我相信没有中国人会喜欢他。他兴建了一些庙宇,建筑和颜色都很可怕。你们不会喜欢,因为你们有艺术家的本性。对我来说,他就好像是个恶魔一样。他毁了那么多人。他称自己为「真正的赛峇峇」。过去印度曾出现过一个像老子这样的宗师,叫赛乃夫(Sai Nath,赛峇峇的别名)。现在这个人说他是「真正的赛乃夫」。为甚么要这样说呢?我会叫自己做「真正的锡吕‧玛塔吉」吗?同时你们应看看他的脸,他的脸像头大水牛一样。在印度人们相信他一定是一头像大水牛的邪魔,叫Mahishasura再世的。
 
问(6):像我这样的人,要多久才能实现内在的平安?
答:已经实现了,就在当下此刻得到。
问:我感觉不到。
答:感觉不到吗?到前面来。
问:你在的时候我能感觉到。
答:不要紧,通过静坐生长了以后,便能在甚么时候都能感觉到,这是没有问题的。
问:另外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静坐的时候要不要点香?
答:不要,现在的线香都制得很差,所以不要点香了。
问:我们静坐时需要找一个静室,还是甚么地方都可以?
答:甚么地方都可以。我们无时无刻都要在无思虑的知觉状态之中。没有思虑地去观看每一样事物。就好像我们前面有张美丽的地毯,如果我在想这样美丽的地毯我也要买一张,不知那里可以买到等等,我们脑袋里便有许多念头。又如果这地毯是属于我的,我便会想怎样去保养它,不要弄脏它等等。但如果我只是观看它,没有思想,那样艺术家放在里面的喜乐便如一股平安之流流下来。慢慢地,你们都会发展出我们称之为无执着的静观状态。在这种状态你们不对事物起反作用,只是去享受。
  […]

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  区际圆桌会议 Asian Games Village, Beijing (China)

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  区际圆桌会议
北京亚运村商品交易楼会议廰  1995年9月13日
 
 
全世界的弟兄姊妹:我感到十分荣幸,能在此著名的会议上谈论世界性的妇女问题。首先我衷心感谢主办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此国内的人民。我曾有幸探访中国两次,我十分欣赏这个伟大国家的智慧和文化。
 
我们开始十分关注妇女的问题,这真是世界历史上最光荣的时刻,完全在我想象之外。整体而言,妇女在许多个世代里受了不少苦,这是因为我们还未醒觉她们的重要性,她们在社会上的应有角色。社会,作为自身的产物,企图控制及贬低妇女。在东方,我们可以说,由于受宗教的教条主义的影响,妇女承受极大压力,她们的道德是基于恐惧,而非出于自由。在西方,她们争取自由,却得到错误的自由。西方妇女有自由去抛弃一切社会及道德价值。故此我们可以说,大部分东方的妇女都十分胆怯,她们受压制,不懂得表达自己。而在西方,我们发现大部分妇女都沦为性欲的象征。她们热衷于暴露自己的身体,渴望出现在时装广告中,受别人低俗的爱慕。大部分妇女都接受这些,否则她们就不能在这纷乱的西方世界中生存。大部分东方妇女认为是十分侮辱及下流的事,在西方却被视为无上光荣。我深深看见这世界的情况,我感到,除非你们出现新的文化,令东方和西方的妇女提升,找回自身的尊严,并能以创造社会高尚道德标准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否则,无论是东方或是西方的妇女,都不能提升至女性所独有的气质及才干。这个特质是:若妇女本身受到尊重,明白她们的才干,及如何透过教育去加强自己的能力,她们便会得到安全感,继而把安全感带给社会。
 
所有谈论宗教的教条主义者,只要求妇女有绝对的道德,而男士却可以不受限制,我想这样我们要教育男士多于妇女了。我必须承认,要为落后国家的妇女筹集金钱,帮助她们脱离贫苦,这并不困难。但不幸的是,就我所知,我们筹集的金钱,不会送到贫穷的妇女手中,只会落入那些贪污的部长、官僚及管理人员的口袋里,最终到达瑞士银行。我不是要去批评联合国组织,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目标诚实,但他们一定要醒察在桌底下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在印度有两个很大的州,叫做Uttar Pradesh和 比哈尔﹝Bihar﹞,都有接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及国际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帮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设一个计划,称为Angan,即庭院的意思,在那里儿童可以接受教育,被培养成才。这个计划没有为孩子带来甚么效用,但所有的金钱只落入负责这个计划的贪官口袋里去,应该给孩子的金钱,孩子们连百分之二也得不到。国际卫生组织也是这样。这个组织向印度送赠药物及仪器。这些药物在市场上销售,完全被那些得到手的人牟取暴利。国际卫生组织的仪器亦是如此。那些贫穷的人始终得不到甚么好处,他们依然是终日无助。所有这些肮脏钱,都会到达清白的瑞士银行里。世界银行给落后国家的大部分贷款都被吸进贪官污吏在瑞士银行的私人户口里。故此所有这些落后国家都欠下世界银行巨额债项,但仍然是不名一文。这些钱都到瑞士银行里去了。因此我恳请联合国与瑞士银行交涉,要求把所有贪官污吏吸去的钱交还联合国,好使联合国能使用这些钱去教育妇女及作其它用途,以及分配给那些受有效监察的人。要有一群十分好的人,尤其是那些妇女,她们参与、诚实、有爱心,好好利用这些钱,帮助妇女达到社会平等。妇女最大的工作就是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
 

4

不道德及贪污是两个可怕的怪物,正在吞噬我们的社会,我要责备那些不道德及贪污的人的母亲,因为她们没有在子女年幼时,履行母亲的责任。母亲那种充满爱的提携训练,是最先及最有效的,能塑造孩子成为美丽的公民。若那些母亲没有尝试以关怀及爱去引导,或家中的妻子及女儿,堕落在惧怕男士或腐败的文化里,她们就没法履行作为整个家庭所需成员的责任,去强化男性的道德品格。我们可以看看,在东、西方文化里,孩子如何被对待。我们看到在东方,若孩子没有受到教条文化的影响,他们会听从母亲。但实际上这文化把妇女贬低为次等人,只适合被男性及孩子宰制。在西方同样的事情发生,孩子不尊重他们的母亲,更不会听从她们。我感受到这是由于一般而言,西方妇女照顾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外貌所花的时间,比照顾及爱自己的子女更多。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联系减弱,甚至割裂。正因为如此,很多孩子成为顽童,或穷苦无依。幸而在东方,还有许多家庭,在西方还有一些家庭,去抗衡现今这腐化趋势,悉心照顾他们的孩子,好好地培育他们成人。
 
但我仍然要说,在东方的儿童,没有像在西方的那样受摧毁。原因是在东方,还有很多人没有接受教条文化,也不接受西方文化,他们有很好的社会,去塑造儿童成为十分完善的人,虽然他们为数不多。但无论他们继承何种文化,从远古来的,从传统来的,都在他们里面根深蒂固,对他们来说,道德价值观是最高的,高于金钱和权力。
 
现今的西方充满问题。虽然他们富有,但他们在内在外都没有平安。那真理是:妇女在每个文化及国家中是潜在的力量。很明显,妇女是整体人类的创造者,保存者。这是全能的神给予妇女的角色。种子自身不能创造些甚么,是母亲大地赐予花朵、果实及其它施予。同样,是妇女生育婴孩,养育孩子,培育他们长大成为明日的公民。因此妇女应与母亲大地看齐,是整个人类的中心希望。不幸,男性用力气获得宰制妇女的地位。他们不明白妇女在人类奋斗历程中与男性的关系是平等的,以及互相辅助的,而并非相同的伙伴。一个社会若明白这个基本的真理,但仍然不肯给予妇女应有的地位,就是一个不文明的社会。在我的国家,有句梵文的话这样说:”yatra narya pujyante tatra ramante devata”,意思是:「那里若有可尊崇的妇女被尊崇,那里就有福祉之神同在。」
 
故此,我们要在此刻明白,创造主给我们这伟大力量的价值。但我们有甚么发现呢?无论在东方或是西方,妇女没有显示出她们那伟大之处。在此,我不是说妇女在人类社会中的角色只是作为母亲,生产及养育儿童,或作为妻子,或作为姊妹。妇女有权利在生活上各方面作平等的参与,无论在社会、文化、教育、政治、经济、行政,以及其它方面。为了准备承担这遍在的角色,妇女应可在各种知识领域内接受教育。若她们身为人母,她们便要对自己的子女及整个社会肩负重大的责任。男性对国家的政治及经济要负起责任,妇女要对社会负起责任。妇女可以扶持男性,甚至可以在各方面担当领导的地位。但十分重要的是,妇女不可忘记她要显示出深厚母性的爱与关怀,若她们把自己当作男性,野心勃勃,这样整个社会便不能维持平衡。
 
必须承认,我们要求妇女权利的同时,也要强调妇女在人类社会中的基本责任,西方的妇女,或接受过西方教育的妇女,她们在政治、经济或行政的角色底下却走向另一极端。她们要与男性竞争,她们变得太过自以为是,自我中心及野心勃勃。她们失去了那保持平衡的温柔,令人喜悦的性质。相反,她们变得好宰制、追求享乐的个体。她们更关心自己的外形是否吸引,而并非着重于自己的个性是否令人喜悦、甜蜜及有尊严。她们比男性更快接受卑劣的自我。所有这些,都令社会混乱,孩子长大成顽童、盗贼,甚至杀人犯。这些都可在每天报章中看见。我们要在两个极端之间取得平衡。我们所需要的妇女,是作为男性的平等伙伴,而非和男性相同的伙伴。她们要微妙地了解男性的特质,懂得如何令男性作内在的平衡,达至中庸。我们需要达至平衡的妇女,这样整体人类才能达至平衡,在内有平安。你们可能说这想法高尚,但如何达至这平衡的状态呢?我们如何遏止这病态、腐化、不道德和不成熟的浪潮呢?我们如何结束现在的纷争及迷惑?我们如何把平安带入每个人的心灵?
 
请让我谦虚的说:这些问题都有一个答案。这是一个新的方法。我无论向你们说甚么,都不是要你们视作理所当然的。你们应该有像科学家那样开放的心灵,将我向你们所说的看成是一个假设,若这个假设得到证实,那么作为诚实的人,你便要接受这是绝对真理。因为这是为了你的好处,为了你家人的好处,为了你国家的好处,也是为了整个世界的好处。
 
我现在告诉你们,人类进化的最后一个突破。这个是在我们知觉状态下人类进化的突破,必须要在这现代发生,并且已有许多先知预言过。这个世代被称为「堕落的世代」,这是大圣蚁蛭仙人(Vyasa)所称的,他曾写下《薄伽梵歌》。我们现在各处都可看见人类的堕落。
 

9

现在且让我告诉你们,人类内在的隐秘知识,这知识在印度数千年前已为人所知。为了我们的进化及灵性升进,在我们脊骨底部有一块三角形的骨头,内里隐藏了力量。这力量被称为灵量(Kundalini),虽然有关这力量的知识在印度数千年前已存在,但是传统以来,提升灵量,得到觉醒,只是个人的事情。一个师傅只可令一个门徒得到觉醒。当灵量提升起来以后,你们便可达到觉醒,达到真我。此外,当这个力量被唤醒,便会上升,穿越我们体内六个微妙的能量中心,便会养育及整合这些中心。最后这个力量会穿越头盖骨,我们称为脑囟或梵穴的地方,把你和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连接起来。在《圣经》中,此被称为「圣灵的凉风」,在《古兰经》被称为「鲁哈」(Ruh),在印度的经典中被称为”Paramchaitanya”,即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帕坦迦利(Patanjali)称之为「改变季节的力量」。无论是甚么名称,这力量是无所不在的,这力量造就进化过程中,一切关乎生命的微妙工作。这个无所不在的力量在人类未觉醒前不能被知觉到。但在觉醒后,你便可以在指尖上,手掌心或头顶上感应到。
 
而且,这个过程是要自然发生的,即”Sahaja”(霎哈嘉)。”Saha”(霎哈)的意思是「同在」,”ja”(嘉)的意思是「出生」。意思是说,每个人有与生俱来的权利,与无所不在的上天浩爱的力量联合。我们思维的能量是有限的,我们有限的思维呈直线运动,不对应真实,达到一处便停止下来,然后像回力镖般飞回。所有这些思维、直线的运动都会飞回来,成为我们自身的惩罚。因此,现在我们需要更多的能量,更高的能量,更深的能量,为此事情便要发生。
 
我必须说,在西方,我遇见很多真理的追求者,他们厌倦了西方那种人工化的生活。有时他们不知道要追求甚么,而犯了很多错。他们到假导师那里去,被骗大量金钱,甚至破产,或身心变成残缺。有一件事情你们必须知道,自我觉醒是进化过程中一个活生生的过程,不能用钱来买。就像把种子放在母亲大地里,种子便会发芽,因为母亲大地有力量令种子发芽,而种子在内在也潜藏那发芽成长的特质。同样,在我们的三角骨,即希腊人称为圣骨的那块骨头里面,潜藏发芽的力量,这是一个卷曲成三圈半的能量。希腊人知道这块骨头是神圣的,故称之为圣骨(Sacrum骶骨)。事实上,在有些人身上,你可以看到三角骨在跳动,灵量慢慢升起。若没有甚么障碍,若那个人处于平衡,灵量便会从圣骨升起,就像飞机起飞,穿过头盖骨的位置,与整体力量合一。灵量是每个人内在灵性的母亲,她清楚知道及记录了她的孩子过去所有的渴望。灵量十分希望能给她的孩子得到重生。当灵量提升时,她便会去养育之上的六个能量中心。
 
如果一个人没有接上那无所不在的力量,他便像一个没有接上主机的仪器,他们没有了认同,没有了意义,没有了目标。但一旦他接上了以后,所有这个工具的内在系统,都会工作起来,显现出来。
 
当灵量升起以后,便将你连接到那无所不在的力量,那是个生命的力量,它是知识的海洋,同时是喜乐的海洋。灵量提升以后,你会经历许多机缘巧合的事情,好像是奇迹一样,使你充满喜乐。更重要的是,灵量是宽恕的海洋。因此,无论你过去犯了些甚么错误,都会被宽恕,而且你会得到你的自觉,得到你的祝福。
 
灵量提升,实现自觉有很多好处。首先,那个人能经常与上天接上。事实上,他变成是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的一个部分。他会用这种新的知觉去寻找真理。由于真理只有一个,因此所有得到自觉的人都会看见同一的真理,于是便避免了许多纷争。如果没有得到自觉,那些纯粹是思维的活动会带来许多互相冲突的观念,以至于战争。但所有这些,在得到自觉以后,都可以避免。
 
现在,我们且看一个得到自觉的人会有甚么发生在他身上。首先,你会在指尖上感应到圣灵的凉风,而每只指头都是代表一个能量中心的。这样你便能在指掌上知道真理。你便超越了种族、宗教和其它观念的限制,你能超越思维,能感应到真理,明白真理。第二样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你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思维令我们不是生活在将来,便是过去。思维从将来或过去两个时域来回,使我们不能活于现在此刻。思潮一起一伏,而我们就身处这些思潮起伏之间。但当灵量升起时,我们的思想便会延长,而中间出现一个空隙,那便是现在此刻,亦即是真实(实相)。因为过去已经完结,而将来是不存在的。在当下此刻,你没有思想。你进入一个新的境界,那是容格(Jung)很清楚描述过的,叫无思虑的入静状态。在这个时候,无论发生甚么,都会好好印在你的记忆之中,你能享受现在每一刻。当你进入无思虑的入静后,你自己便完全在平安之中。一个得到平安的人能够发放平安,在他周围创造平安的氛围。这种平安是很重要的。除非我们得到这种平安,否则我们无法明白我们的思想,无论这思想是普遍或有限的。你能够在指尖上感应你的七个能量中心,同时你亦能够感应他人的能量中心,因为你已经发展出一个新向度的意识,叫做集体意识。当你有了这种新的意识以后,你便开始感应到他人的能量中心。我要告诉你们,这些中心是负责我们身体上、情绪上和灵性上的福祉。如果这些能量中心受损,或受到破坏,我们便会患上各类的疾病。灵量升起来以后,那些能量中心便得到滋养,你便有重大的发展,你能够感应那内在的平衡,你便能享受良好的健康。灵量的提升能够治疗许多疾病,包括那些不治之症。灵量升起,得到自觉以后,甚至遗传基因的结构也会改变。故此,就算那个人的遗传基因是有犯罪倾向的,也会改变过来,变成好人。
 
我们的注意力也会变得非常纯真。在灵性之光中,我们能比我们在盲目时看得更清楚。例如,有个瞎子摸象,然后第二,第三个瞎子也摸那头象,由于摸着的部位不同,他们对大象到底是怎样的,都有不同的观点。但如果他们的眼睛开了,那时他们便会看见同样的东西,看见同样的真实。那时便没有争论,没有纠纷。
 
一个得到自觉的人,可以在指尖上感知绝对的真理。假如有个人是不信神的,一个得到自觉的人可以向那不信神的人提议,问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有神没有?」你会发现,问问题的人会感到一阵凉风。他也许不信有神,但神确实存在。很不幸,许多相信神的人行为荒谬、虚伪、凶残、古怪,极之不道德,以致人们对神失去信心。尽管那些宣称代表神的人走向错误,神本身是存在的,同时祂的能力也是存在的,这个能力我们称之为无所不在的上天浩爱力量。这是爱与慈悲的力量,不是侵略与毁灭的力量。当这种爱与慈悲的力量降临在一个瑜伽士或一个得到自觉的人身上,就能改变那个人,令他变得好像个天使那样。那样的人可以医治自己和医治他人,甚至精神病也能够治好。不单如此,那些追求真理,却到了假导师那里的人,在得到自觉以后,都能在灵性上安顿下来,并且离开那些假导师。
 
在另一阶段,你进入无思虑的入静,你的灵稳定下来,你亦毫无怀疑你是得到了自觉,同时知道你获得所有的力量,并能利用这些力量。你变得非常有力量,因为你可以提升别人的灵量。你变得很有活力,不容易觉得疲倦。举个例说,我今年七十三岁了,但每三天便远行一次,而我还是好好的。那个能量流通于你,给你注入生命力。你变得很有活力,同时很有爱心,你变得仁慈温婉。你感到自己受保护,你变得很有自信,但却不会自我中心,你整个性格都会改变。这个整体性的改变发生得很快,连我也觉得惊奇。
 
其实,这个知识许久以前已经存在,如果我有甚么贡献的话,便是我们现在能够做到大规模的自觉。成千上万的人可以得到自觉,这是个时代的恩赐,因为一早已预言过,会有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转变出现。现在已有六十五个国家,千千万万的人,通过霎哈嘉瑜伽得到他们的自觉。
 
灵量的力量是纯洁愿望的力量,那个纯洁愿望是希望找到真我。如果那个人自己不希望得到,我们是不能勉强他的,因为上天尊重每一个人的自由。如果他希望上天堂,他便能够上天堂;如果他希望下地狱,就会落入地狱。如果一个人是诚恳的,具有希望得到自觉的纯洁欲望,他就很容易得到自觉。但如果他们执着于自己顽固的观念,灵量便不会升起。灵量不会为那些愚蠢的人,或不成熟的人升起的。灵量只会为那些有智慧的人,那些比较接近中庸的人工作,而且升起得很快。我很惊奇,灵量甚至作用于那些吸毒的瘾君子,那些酗酒的人,那些过去非常不道德的人身上。因为他们都有一种强烈的纯洁愿望,希望能改进自己,得到自觉。有许多这样的人实现了他们的自觉。一夜之间,他们放弃了吸毒的习惯,或放弃了饮酒。你会变得很有力量,同时明白,你们现在是受荣耀的,你会开始表现出你的尊贵,行事变得明智。这样一种新的文化便会诞生,这种新文化带你进入一种新的生活,使你内在地,我强调是内在地变成义人,没有人要告诉你:「不要这样做」,「不要那样做」。这都是因为你的注意力已受到了启发,这种受启发的注意力是很有力量的。无论你把注意力放在甚么地方,都能发生作用,创造和平,创造和谐,以及创造一个新的、集体意识的向度。
 
因此你们不要再埋怨说是基因使你们犯错误,因为基因是能够改变的,任何人都可以上升至义人的水平,成为天使般的人格。灵量升起以后,那个人的自我和思想积集便会销溶,他变得像小鸟般自由。绝对自由是要在真实之中实现的,他的性格会整个地改变,变得对自己充满信心。他变成是整龄人生戏剧的静观者。当你在大海之中,你会害怕被淹死,但如果你在船上,你便能看着那些海浪,细意欣赏。如果你学会怎样跳下海去,拯救其它人,那便是更高级了。因此我们要有更高的意识形态,叫无疑惑的知觉状态。最重要的是,我们跳入那喜乐的海洋。喜乐是绝对的,并没有二元性,像开心或不开心。喜乐是一元的,一旦你能跃进喜乐的海洋,便能享受每一样事物,无论是美丽的,还是可笑的。有时你看见美丽的一面,有时你看见幽默,或人们可笑的一面。有一个现象值得特别提出,那些霎哈嘉瑜伽修习者,都变成伟大的音乐家,伟大的作家,伟大的演说家和伟大的行政人员。他们在每一方面都升得很高,特别是待人接物方面。他们尊重每一个人,他们知道每一个人缺点在那里,因此他们懂得怎样小心地和他相处,让那个有毛病的人能够轻易升进,成为一个得到自觉的灵。就好像一支点亮了的蜡烛可以点亮另一枝蜡烛一样。
 
这个工作现已在全世界进行,而且很有希望在中国开始。在今天以前,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开展我的工作,因上天的机缘巧合,使我有机会在这个会议向中国人讲话。我发现他们很有智慧,而且对灵性宝藏的知觉十分敏锐。这不纯是巧合,这是无可避免的,是由这无所不在的力量所促成。在你们的生命中,你也会发现许多巧合,而你也不知道如何将这些事情与上天拉上关系,除非你与上天已建立了联系。
 
孔子教导世人,如何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中国的老子却很美丽的去描绘这个「道」,亦即是灵量。我曾经坐船到过扬子江,那是老子到过很多次的地方。我知道老子希望指出,这条代表灵量的河流,是一直流出大海的,但我们却不要被沿途的自然景象吸引。无可否认,扬子江的山水非常之美,但我们要做的,是要通过这条河流。沿途会有许多急流,十分危险,我们要小心翼翼,引领船只,通过重重险阻,向海边前进。到达接近海边的这个阶段,便变得十分宁静,便可以十分简单地航行。
 
中国这个国家有很伟大的哲人,我认为最伟大的是老子,因为人文主义是为人类的升进作准备,可是老子却讲升进本身。但由于老子讲得很隐晦,没有我讲得这样明白,因此我很高兴今天能在会议上讲这些话题。在周游了整个世界之后,我发觉,中国是在灵性方面其中一个最好的国家。
 
愿上天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