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开讲座

Jingguang New World Hotel-Manfulou, Beijing (China)

1995-09-13 How far you are evolved within? Beijing, China, 184'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北京公开讲座

1995913

 

 

我很高兴看见这么多人对霎哈嘉瑜伽感兴趣,坐在前面的这位先生,我曾在奥地利看见他,我很惊奇他对霎哈嘉瑜伽有那么多的了解。中国古代曾经有过很伟大的哲人,中国人相信孔子的人文主义,但是另外很重要的便是老子,老子是降世的大宗师。老子曾经描述过扬子江(长江),我也到过扬子江去。老子所讲的道,其实就是我们讲的 Kundalini,灵性的能量。老子是个诗人,他所描述的方式很隐晦,很微妙。许多人也许觉得老子的道很难明白,可是这个道在世界各地均受到尊崇,而且人们试图诠释道是甚么。

 

老子说,扬子江是个很难去的地方。扬子江的两岸非常美丽,有一次我坐在船舷欣赏两岸的风景,坐了三个钟头。我从未看过这样美丽的山峦起伏,好像是画家画上去似的,中国的绘画好像都是受了这些山水启发的。在开始时,扬子江有许多旋涡大石,很难航行,要很小心地通过。可是过了几个小时,到达海洋的时候,便变得很平静了。同样地,老子说要达到道,在开始时是很困难的,但是到达海洋以后,便变得平静了。所以我很惊奇老子怎样把扬子江比喻作这个灵性的能量。老子是个很好的诗人,而且灵性很高。

 

孔子的教训很对,但人们会问:我们过道德的生活究竟是为了甚么?为甚么我们要成为讲道德和生活平衡的人?有许多圣人都说我们要有道德,要保持中正平衡,这是为了甚么呢?这个平衡为的是达到最后的升进。除非你们得到升进,没有任何事物可以满足你们。无论你在世界那一个地方,那根本的问题都是一样的:我们为了甚么活在世上?是不是生下来,然后死去,这样而已?又或者去挣扎,去担忧,过着一种痛苦的生活。

 

有些人以为只要有很多钱,便会很开心,但其实那些很有钱的人并不开心,他们比没有钱的人更不开心。因为他们有贪婪之心,贪婪的人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另一些人以为如果他们有权力,政治权力或者经济权力,他们便会很快乐。可是这些人也不快乐。如果一个人是有头脑的,便不会为得到周围看见的东西而满足,这样他就有一种不安。在这世界上,我们可以找到数以万计这样内心不安的人,但他们不知道自己为甚么如此不安。他们于是认为要追求内在的平安,这样他们最少会有一点喜乐。我想在当今世上,有无数人是真理的追求者。

 

通常我们生活在一个相对的世界,不能活在绝对的世界,因此我们有很多问题。一个人认为这样是好的,有他固定的想法,另一个人则认为那样才是好的,也有他固定的想法。但他们都得不到满足,他们还要去找那绝对的真理。在我们被创造和进化的过程中,我们内在经已有一种机制,就是老子所讲的道。我想老子当时很难公开说出这奥秘,所以他才把道比喻作扬子江。

 

现在适当的时机来临了,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时代,我称之为开花结果的时代。在许多古代经典上都曾经预言过,会有这样的一个时代来临。对我来说这是很明显的,现在世界上有数以万计的真理追求者。他们也许还不知道要追求些甚么。当一个人感到内在那种不安,便开始去追寻,而且会发生许多机缘巧合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能解释。

 

24

我曾见过你们的总理,那时我跟随丈夫到中国作官式访问,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觉得他是个很敏锐的人,他问我关于灵性方面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我正在做灵性方面的工作,但他能感觉到,并且问我问题。我也遇见过许多中国人,他们都非常有智慧,非常平衡,非常谦虚,非常的甜,遇见他们是一种乐事。我也曾在伦敦看见中国外长的太太,我很惊奇她对文化的看法和我们印度人的完全一样。所以我很想到中国来,因为我想中国人是很适合得到自觉的。他们很深,很有智慧,而且很甜。他们就好像印度人那样,很简单。今天巧合的事情也发生了作用,我在奥地利踫见坐在前面的这位先生,一切都那么配合。我到过香港,在香港得到自觉的人希望我能到中国大陆来。在一些国家,那里的人是已经进化得很高的。我不想批评任何人,但跟中国人比起来,美国人就好像是婴儿一样,很难跟他们讲甚么事情。

 

举一个例子,可能不怎样好,但可看出他们多么愚蠢。有一位先生,他是国际容格学会的主席。容格(Jung)反对他的老师,并谈及人的自觉自悟。那时我六十岁,那位先生相信已经八十岁了。在讲座以后,我对他们说容格有些事情还是不了解的,他们都很惊讶。然后那位老先生说要见我,倾谈一些私人的事情,要知道我的地址。他来到我家,我问他有甚么问题,这位八十岁的老人便谈起他的生活。他说自己有一位情妇,但他是天主教徒,所以不能跟这位情妇结婚,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太太。现在他太太已经去世了,他要求这位情妇嫁给他,可是这位女士却不愿意嫁给他。他问我能否以我的灵性能力帮他一个忙,让那位女士跟他结婚。我问他的情妇有多大?他说是二十五岁。这位先生已经是八十岁了,混身抖颤,还想这样愚蠢的事情!在美国这种事情很普遍,我已见怪不怪。

 

同时美国人不懂得灵性方面的事,有一次在旅途中,有位女士问我是否知道印度有一位师傅,我问这位师傅有甚么特别之处?她说那位师傅能凭空变出手表、钻石来,然后把钻石送给人们。我问她为甚么要跟随这样的师傅,是为了钻石吗?她说:「这次他给我们一个折扣,有便宜为甚么不取?」对他们来说,灵性的东西也可以作市场推广。在美国有许多这类兜售灵性的导师,但我肯定他们在中国一定不会受欢迎。

另外有一种,就是教人飞起离开地面三呎。要学的人须交六千英镑,许多参加的都是美国人。我想没有一个中国人或者印度人会想学。那些假导师都到美国去,因为印度人是很有智慧的。那些人把房子卖掉,令子女退学,面临破产,我问他们为甚么要这样做?为甚么要飞起离地三呎?他们说能够飞很了不起,但在练习的过程中,他们都弄伤了屁股,所以到我们这里来。印度人很聪明,不会相信那些假导师,所以那些假导师全都跑到美国去。我第一次到美国时,便劝告美国人不要相信那些假导师,后来我九年没有到美国去,那些假导师都大行其道,赚了大钱。但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不能用钱去买我们的进化。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这里需要一点智慧,如果一个人很蠢,便很难向他解释这一点。也许中国和印度都是很古老的国家,因此比较成熟。

 

那些美国人,还有欧洲人,老是想将他们的文化强加于我们身上,好像这一次世界妇女大会,许多人都说要争取自由,要有这个权利,那个权利。我到过世界许多国家,霎哈嘉瑜伽已在六十五个国家流传。如果说这样子去争取,妇女便得到自由,那是荒谬的。她们只有争斗的自由,穿着暴露衣服的自由。从任何角度看她们都不自由。有一次,一位地位很高的美国妇女来到我丈夫的会议,她开始自夸自赞,说他们很自由,并给子女有完全的自由。她更问我有没有参观过伦敦的酒吧,她有所有酒吧的名单,她说酒吧是伦敦出名的旅游点,她最喜欢的一家叫隐士酒吧,我当时想伦敦怎会有隐士呢?她说从前有个人住在一个肮脏的小房间里,后来他死在里面,没人知道。房间发出恶臭,还有许多蜘蛛网。她说这个地方使你有远离尘世的感觉,许多游客要到那地方去,因房间太小,很多都挤不进去。我对她说:「对不起,我没有到过那样的地方。」不久以后,我听见关于她的消息,这位女士曾经向我炫耀,说印度人不给孩子自由,而他们则给予完全的自由。他们自己喝甚么,也给孩子喝甚么,令他们开开心心的。她有两个孩子,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二岁。我听见令人吃惊的消息是这样:这个十二岁的孩子生日,喝了很多酒,而且令家中失了火。结果他们夫妇两人,连同两个小孩子都烧死了。可见他们的自由其实是一些束缚。真正的自由是一个人能够远离那些坏习惯,那些毁灭人的文化。西方的问题是他们认为每一刻都要享乐,而他们享乐的方式都是自我毁灭的。例如他们举办赛车,许多人都因此死去。他们还有许多自我毁灭的享乐方法,都是会杀死自己的。

 

通过这些愚蠢的享乐方式,他们完全失去了头脑。比方这位美国总统夫人认为到中国来,有权说甚么都可以。她不但不感谢中国举办是次世界妇女大会,反而自我吹嘘。她说中国不应禁止妇女生育,应让妇女生育多少也可以。这对美国或者可以,因为小孩子都不愿出生在白种人的国家。因为小孩子是很有智慧的,他们不愿意出生在父母把孩子杀掉,人人都迫害孩子的地方。所以中国人和印度人便要负起生孩子的责任。因为孩子们都想生长在我们中间。所以这位美国总统夫人根本不知道世界是怎样的。她的言论到处受到批评,有些报章更说,要中国多生孩子也可以,但生出来以后,要送到美国去。不过对孩子来说这不啻是种惩罚。在美国,女儿跟父亲在一起也不安全,每天都有关于这类事情的煽情报导,令人感到羞耻。

 

还有许多事情可以说,但你们是具有大智慧的人。当我说这些事情时,你们都在我这一边,如果对美国人说,他们便会反驳:「有甚么不对?我们有权作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在霎哈嘉瑜伽我们可以了解,我们没有甚么需要向这些美国人或者西方人学习。他们追求卓越,追求进步,但不知如何利用这些进步。好像如果你到美国去,看见有个人梳一条辫子,他便是个男人。如果是剪短发的,便是个女人。我们甚至不能分辨他们是男是女。有个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男士在机场看见一个女孩子,她的穿著像男人一样。于是他便向旁边的一位男士说:「我不喜欢这女孩子穿得像男性一样。」那位男士回答说:「有甚么不对,她是我女儿啊。」那位男士于是道歉说:「我不知道你是她的父亲。」「不,我是她的母亲!」这些荒谬的事情有甚么可取?他们常常发明新的荒谬玩意,然后说:「有甚么不对?」

 

许多人都说,终有一天,中国会起来,东方的老虎会发出吼声。今天正是这样。且让那些人去批评,谁都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法国有一位政治家也批评这一次世界妇女大会,他说不要老是批评法国在太平洋进行核试,应该批评这些中国人,把世界妇女大会搞得这样人工化。在世妇会上人们讨论道德的问题,但法国人不喜欢这一套。尽管法国是最古老的天主教国家,但法国有条不成文法,就是主妇可以卖淫。他们怎可能喜欢这些以道德为本的中国人和印度人呢?

 

因此要知道,就道德和灵性两方面来说,你们都被放在很高的位置。过去印度跟中国有点误会,但这些很快会过去,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是一样的。印度人对中国人有很大的爱和尊重。印度的军事总司令是个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我告诉他说,过去我们犯了许多错误,中国也犯了一些错误。他也承认这些错误。他还说他到中国访问时,中国给他红地毯式的欢迎。所以我们要知道,在中国这个国家,基本上已经有很好的灵性基础,这跟共产主义还是西方民主都没有关系。这些都是外在的,民主你也可叫它暴民政治。重要的是你的进化有多高,而不是你在外面所拥有的。我想这种内在的进化已经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迅速地发生,只要你们不干预政府,就可以了。所以我们不要因为社会主义或西方民主而互相分开,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没有分别的。我告诉你们这些故事,好让你们知道,那些自以为很自由的人,其实都是一些荒谬的人。

 

我跟中国人在一起的经验是很美好的,不知现在怎么样,但上一次到中国时,我很惊奇中国人是多么的诚实,而且他们很敏锐,无论他们邀请我丈夫到那个机关去,通常他们都邀请我。我不过是个家庭主妇,但他们这样的尊敬我,使我惊奇。有一次在北京一家酒店,我的趾环掉了出来,然后我们到大寨和其它地方去,最后到达上海。我很惊奇他们把我的趾环寄来,而且把它很小心的包好,我不明白为甚么要这样的不厌麻烦,这令我很感动,这里面可以看出他们多么爱我,因为我那时不是个甚么特别的人。

 

所以我觉得中国人是极之友善和有爱心的。而且他们有一种灵性上的敏感,因为他们对待我的方式不是用来对待一个家庭主妇的。有一次在伦敦有个展览,我因为迟了不能去,但他们为我把展期延后了两天,好让我能参观。由于他们的智慧,他们就得到转化。但是没有智慧的人不能明白,他们是需要得到转化的。

 

我讲的是一种世界性的转化,现在是全球作转化的时间。当灵量升起时,她穿过上面的六个能量中心,改善我们身体、情绪和灵性的存在。这些能量中心很重要,因为它们是我们存在的基础。灵量可以称为一个潜藏的能量,是我们的第五个能量。我们的头脑只有有限的能量,因此如果是可能的话,我们要有外界的能量。我们知道那些经常想着过去或将来的人会有问题。一个念头升起,然后降下,另一个念头升起,然后降下,而那些人终日在这些思潮起伏中间。当灵量升起时,便把这些思想拉长,在中间出现了一个空隙。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是要自然而然地发生的。在一个念头跟另一个念头中间有一个空隙,那就是现在此刻。在此你可进入无思无虑的知觉状态(Thoughtless Awareness),你没有思想,但是觉醒的。这就是我们平安的种子,这就是今天我在世妇会上说的,如果没有内在的平安,又怎会有外在的和平?我看见过许多拿过和平奖的人,他们脾气都很大,与他们谈话要先拿个许可证。我不知道他们为甚么可以拿到和平奖,他们只是口头上说和平。除非你有内在的平安,否则便不能在外创造和平。

 

我要告诉你们在莫斯科的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是怎么样的,你们会惊奇他们的改变有多大。我在的时候他们的政治局势很困难,我问他们有没有为自己的处境担心。他们说:「母亲,我们现在已在上天的国度之中,为甚么要担心这里发生的事?」苏联人这样说很令人惊奇。当然他们有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的人是崇尚西方的。但在中国,我相信有很大比例的人是进化很高的。

 

我很简短的跟你们说,这个全球性的转化发生了以后会怎么样。首先你们会得到医治,所有身体的疾病都治好了,我们在印度德里有四位医生,因研究如何用霎哈嘉瑜伽治病而得到医学博士学位。霎哈嘉瑜伽是种后设科学。即使你不是医生,也能医治自己,医治他人,而且完全不用钱。因为你们意识之中有了灵体之光,因为我们不是这个身体、这个思维、这个情绪、这个智性、这个自我、这个思想积集,我们都是纯洁的灵。除非我们知道自己的真我,否则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么。就好像这个麦克风,若果不是接驳到电源去,便没有甚么意义了。同样我们要连接到灵性的整体力量,或称上天浩爱的力量去。联系建立以后,你便有更大的能量。你变得很有活力,同时很有爱心。我今年七十三岁了,但每隔三天便远行一次。我从法兰克福乘飞机来,坐了九到十个小时,他们就立即把我带到会议中心去作和平的演讲。为甚么能这样?因为我不担心。当你在中央,便是在现实之中,便是在现在此刻。这时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便会照顾你,会发生许多巧合的事情,就好像有很多人在照顾着你那样。你们得到保护,得到帮助,得到祝福。你会抛弃所有的坏习惯,甚至美国人也能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吸食药物的习惯。同时你们的注意力受到启发,无论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甚么地方,都能发生作用,会发生许多像奇迹般的事情,连你们自己也不能相信。你们在霎哈嘉瑜伽成长起来以后,他们便会告诉你许多奇迹般的事情。而且你也会写信给我,谈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现在我们已经有许多这样的纪录,不知怎样处理才好。

 

这种爱,这种识见是存在的。好像坐在前面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来自不同国家,像个联合国一样。这种改变是在你们基因上的。很奇怪,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伟大。我们要尊重自己,因我们是人类,都在进化的顶点。现在时间来临了,你要知道你自己,知道自己多么有力量。

 

这样我们的生命便充满了平安和喜乐。你们也有能力去提升别人的灵量。你们许多的能力,像智性和知觉的能力,都会变得很强。而且你会自动选择道德的生活方式,没有人要告诉你些甚么。还有许多可以发展出来的特性,在短短的一次演讲不可能讲完。我曾看见有些人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的问题,他们没有了贪婪,自然地变成很道德。最重要的是你变成一个普遍的存有,像滴水变成汪洋一样,老子也这样讲过。我相信你们都能做到,在里面生长,并享受其中之乐。最美妙的是你跃进了喜乐的海洋。喜乐是绝对的,没有快乐不快乐两面。

 

谢谢你们。我非常高兴,我们终于能到中国来。谢谢你们。如果你们有甚么问题,我可以回答。

 

问(1):东方的道德系统能够拯救这个世界吗?

答:一定可以。通过拯救人类,便可以拯救这个世界。

 

问(2):你讲了许多关于这种瑜伽,请问是否可以教授我们?

答: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没有甚么可以教授。只要将两手这样平放,便可感觉得到。你会感到有阵阵凉风流向你。这就是我所说的上天浩爱的力量了。你也可以在头顶上感到这种凉风。高一点。你看,有阵阵凉风从你们头顶上出来。还有甚么可以教授呢?你们要知道的是怎样去运用这个力量,这样你就全部都知道了。你们要知道的就是这么多。在座有些修习者会再回来教你们,这样你们也会变成专家了。

 

问(3):我们中国气功有一定练习的技巧和时间,比如每天练习多久等等。我想知道霎哈嘉瑜伽是否也有这一些?

答:没有,你愿意在甚么时间静坐都可以,不需要勉强,你自然会知道怎样做,你会成为自己的导师。这是内在的,会在里面发生作用,你要做的是让它有机会生长。你们要知道,这是个生命的过程。就好像你把种子放在母亲大地上,它便能自己发芽。你不需要告诉母亲大地或者种子,叫它发芽。所有力量都是内在装置好的,它就自己发芽。因为这是一个生命的过程,首先要知道,我们不能用钱去购买它,也不能强迫别人得到。另一样是这个生命的过程不是为了那些愚蠢的人的。这是你们本有的,你们不欠谁的,是你们内在的母亲造就这项工作。她是你们每个人的母亲,她知道你的一切,她很希望能够给你重生。还有其它问题吗?

 

问(4):你有听说过印度有一位师傅叫赛峇峇(Sai Baba)的吗?

答:当然听说过,他是个很可怕的人。他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凭空可变出钻石的那个人。有一次四部摄影机对着他,便照出他是弄虚作假的。他在空中取出瑞士手表这类东西,他催眠了观众,所以他们不能看见他是怎样取出来的。他受到揭露,因为摄影机没有受他催眠。这个人是很危险的。我不知他怎样去催眠别人,但那些人的眼睛变得很弱,甚至盲了。另外他会使人生心脏病。每当我看见这些狡猾、贪婪和伪善的导师,真觉得当一个印度人也很羞愧。

 

问(5):你所讲的是个男人还是女人?

答:是介乎两者之间。跟随他,有许多家庭都因此而破碎。如果太太相信他,丈夫便死掉。如果丈夫相信他,太太便死掉。我相信没有中国人会喜欢他。他兴建了一些庙宇,建筑和颜色都很可怕。你们不会喜欢,因为你们有艺术家的本性。对我来说,他就好像是个恶魔一样。他毁了那么多人。他称自己为「真正的赛峇峇」。过去印度曾出现过一个像老子这样的宗师,叫赛乃夫(Sai Nath,赛峇峇的别名)。现在这个人说他是「真正的赛乃夫」。为甚么要这样说呢?我会叫自己做「真正的锡吕‧玛塔吉」吗?同时你们应看看他的脸,他的脸像头大水牛一样。在印度人们相信他一定是一头像大水牛的邪魔,叫Mahishasura再世的。

 

问(6):像我这样的人,要多久才能实现内在的平安?

答:已经实现了,就在当下此刻得到。

问:我感觉不到。

答:感觉不到吗?到前面来。

问:你在的时候我能感觉到。

答:不要紧,通过静坐生长了以后,便能在甚么时候都能感觉到,这是没有问题的。

问:另外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静坐的时候要不要点香?

答:不要,现在的线香都制得很差,所以不要点香了。

问:我们静坐时需要找一个静室,还是甚么地方都可以?

答:甚么地方都可以。我们无时无刻都要在无思虑的知觉状态之中。没有思虑地去观看每一样事物。就好像我们前面有张美丽的地毯,如果我在想这样美丽的地毯我也要买一张,不知那里可以买到等等,我们脑袋里便有许多念头。又如果这地毯是属于我的,我便会想怎样去保养它,不要弄脏它等等。但如果我只是观看它,没有思想,那样艺术家放在里面的喜乐便如一股平安之流流下来。慢慢地,你们都会发展出我们称之为无执着的静观状态。在这种状态你们不对事物起反作用,只是去享受。

 

问(7):比方我在街上给人家抢了东西,警察不将那个人抓住,反而把我拉起来,我怎么样可以通过这经验令自己进化,令自己平衡?这是一。第二,我想应该帮忙这个警察跟强盗进化,因为他们是使我不平衡的原因。

答:首先那些失物会得回来。相信我,许多人都试过这样。因为你对那东西有所执着,因此失去了便担心。我举我父亲作为例子,他是个进化很高的灵。他晚上从不关上大门,但从没有失去些甚么。他一生之中只发生了一件窃案,失去了一部留声机。我父亲于是说:「你看这个人多么喜爱音乐,但只有留声机,他怎样欣赏音乐?他应该把唱片也拿去。」我母亲说︰「这样吧,我们登个广告,拿了留声机的那个人可以再来把唱片拿去。」

 

我自己从来没有失去甚么东西,同时你们会知道得着些甚么,如何得到。我告诉你们另一个有趣的故事,是关于我丈夫的。他到伦敦一家很出名的商店去买一套西服,然后到机场来接我,这时他发觉失去了钱包。他说一定是刚才为他试衣服的那个人把钱包拿去了。在伦敦这很普遍。我丈夫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说那个人一定是如此这般的把钱包拿去的。我的丈夫非常聪明,非常诚实。他说为甚么像他这样诚实的人要这样给人家偷东西?我说他可以得回他的钱包。他说怎样可以得回呢?他试过跟那个人和经理理论,但他们都恶言相向。我说,好吧,把电话给我,让我跟那位经理谈。那位经理开始时说话也是很不客气的,说事情跟他无关。我说:「你最好听我讲,钱包里有很重要的文件,我们将要到内政部去报失,届时要提到你们的店名,你们愿意这样吗?」那天黄昏,钱包便寄了回来。上天会帮助你找到适当的方法,把事情办妥。我们的聪明才智也会变得更敏锐,清楚知道应该怎样做。这些都是一些乐趣。你会惊奇自己懂得应付这些狡猾的人,因为你们变成了整龄戏剧的静观者。

 

如果你站在大海中央,会害怕那些波浪,但如果在船上,便能享受那个海面。如果你能游泳,便能跳下去,拯救很多人,这个就是今天发生的。你想知道些甚么?

 

问(8):你说的瑜伽就好像是奇迹一样。

答:是的。这是上天的奇迹。对人类来说很神奇,但其实是一早在我们里面装置好的。就好像你们把电视机搬到偏远的乡村,对村民说这个箱子里面可以看电影,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会说你说谎,那不过是个箱子而已。但如果你把电视机连接到电源去,奇迹便出现了。同样,我们一般人以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箱子,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荣耀,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甚么。这一切都是很奇妙的。

问:如果真的相信,奇妙的事情都变成不奇妙的了,是吗?

答:当然。

问:这是不是一种信心的作用,首先在心里相信一物存在,然后用手去触摸它,好像它就在身边一样,是不是这样?

问:不,这都是自动发生的,你不要去想它,不需要去计划,只要知道你已经得到。

问:怎样去知道呢?

答:今天你已经得到了,我是看得见的。你已经得到了,已经连接到那整体能量去,因此能够第一次感觉到它。但我们不相信自己,其实你已经得到了。

[坐在前面的几位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你要去感觉它,不是要去相信些甚么。

问:只是去感觉吗?

答:不需要去相信些甚么,不要有盲目的信仰,盲目信仰是件最坏的事情。它是一种真正的实现,不需要盲目的信心,那是实在的,你也会看见一些证据。

问:是不是瑜伽不单是一种身体的训练,也是一种心理和灵性的实践?

答:对。

问:我还想说一件事,我想起中国一位女作家冰心说过,「只要你心中有音乐,这个音乐,无论你在那里都能听见」。

答:是,那是一种连系。现在你的头脑,你的心,跟你的注意力已连在一起。

 

问:还想说一件事情。你开头讲到长江(扬子江),我便是从长江来的。

答:是吗?怪不得你能感觉到。扬子江是个美丽的地方,对吗?

问:我是湖北人,从长江上过来,湖北在长江上面,今天我来这个地方,想说一句话。今天我看见很多北京人,他们是在北方。扬子江和黄河在中部,而从香港来的人是在珠江流域。能走在一起,多么的巧。我想这种瑜伽定能传遍全中国。

答:愿神祝福你。谢谢。扬子江、黄河和珠江我都去过。中国是个很美丽的地方,真的很美。

 

问(9):刚才说人体有一个潜在的能量,一般人都没有提升上来,要提升这个能量是否有很多的路,是不是有一定的方法?我看见人体能量系统中那个人手上有些标志,那是甚么意思?

[传译员]:因为我们中国人太好了,所以不需要解释甚么、学习甚么已经得到了。在外国,需要作很多说明和一些练习才能得到,我们中国人很特别。〔问锡吕.玛塔吉女士〕在图表上有不同的经脉,灵量上升时是不是要经过一定的通道?

答:要经过中脉。这是安排好的。因为灵量能思想、能了解、能为她所爱者安排一切。

 

问(10):小册子上说灵量升起以后,便能把各个轮穴打开,我们怎样知道轮穴打开了没有?另外说我们可以去帮助别人,这个帮助是甚么意思呢?

答:很简单,我们在指掌上知道绝对的真理。在指掌上就可以知道。比方说某人左手的小手指有点刺痛的感觉,你问那人是否心脏有问题?他就说是。这个诊断是通过手指去做的。左脉是我们的情绪和过去。右脉是行动的力量,同时掌管我们的思维活动。你可以在指掌上感觉到,在指掌上知道绝对的真理。比方说我们问某人是否真正的圣人,如果他是,我们手掌上便感觉有凉风,如果不是,便有热力。

〔听众中有一人说〕:我手上就有热的感觉。

答:你们已经得到了,不用怀疑,你们都没有甚么问题。你们成为了自已的师傅,自己的医生。你可以诊断你自己,同时亦可以诊断他人。如果你能医治你自己,亦能医治他人。

 

问(10):手掌上怎样去感觉有毛病?我现在感到手指头发麻。

答:你有到过一些假导师处去吗?

问:我以前做过香功,但没有跟老师做。

答:这就是原因了。看,多么明显。所有这些感觉都是可以解读的,你们会学会怎样用轮穴的语言去说话。

 

问(11):师傅刚才讲了很多道理,我想知道你跟老子和跟释迦牟尼佛有甚么关系?

答:很接近。但我的做法是不说出我自己是谁。因为如果说出来,人家便把你钉在十字架上,把你杀死。所有那些宗教都是金钱取向、权力取向的,如果我说自己是甚么,他们会把我钉在十字架上,我不想这样。如果你们能够在霎哈嘉瑜伽之中成长,便知道佛陀和其它圣人如何的跟我接近。

问:我没有得到自觉。

答:你感到有凉风吗?

问:能感到。

答:那你是得到自觉的了,请相信我。这是你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凉风。

问:师傅,你要知道中国人只有很少的机会踫见像老子跟佛陀那样的明师。我相信你是真正的明师,我们练习这种瑜伽,是否能达到佛的高度,是否能跳出轮回,不用回到这个世界?

答:一点都不用怀疑。我相信在中国,霎哈嘉瑜伽会像火一样传开。中国对灵性来说是一片肥沃之地。我很了解中国人。他们很自重,如果你不去侮辱他们,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问(12):最近电视上有个介绍瑜伽功的节目,我想知道跟师傅今天教的有甚么分别?

问(13):我加一句,电视上说的是我们每天都要花一些时间去练,而且好像是一种功。但是霎哈嘉瑜伽说随时随地都可以练,是不是不同,有甚么区别?

答:那种运动瑜伽叫哈达瑜伽(Hatha Yoga),是数千年前印度的帕坦迦利(Patanjali)建立的。Ha是阳脉,tha是阴脉。那时候有许多学习者,然后挑选一两个出来,教他们如何清洁左右两脉。还通过一些考验,决定他们之中谁可得到自觉,通常只是一个。瑜伽经是本很大的书,里面首先教人达到无思虑的入静状态(Thoughtless Awareness),然后是无疑惑的入静状态(Doubtless Awareness)。但是今天的哈达瑜伽已经变成一种商品,已经不是帕坦迦利时代的哈达瑜伽。帕坦迦利一定曾谈过灵量,因为罗摩小时曾学习过。但后来人们把这个部分抽掉了。到了十二世纪,印度有位圣人叫Ganadeva的,也曾提到灵量,那是在他书中的第六章。但是当时执掌宗教的人把这一章删掉了,因为执掌宗教的人不知如何处理这个灵量。这些人把东西搞混了,原本的哈达瑜伽和今天的很不同。

 

其实所有的经典都经过删改,当耶稣来到世上,他谈到摩西、亚伯拉罕,还有他的母亲。但现在的基督教竟变成一个排他的宗教。他们要排斥异己,我想是因为他们喜欢斗争。伊斯兰教也一样,穆罕默德也提到前面几个人,特别是耶稣。所以伊斯兰教不应是种排他的宗教。问题是耶稣或穆罕默德都没有自己写下些甚么,穆罕默德根本不识字。在他死后四十年,有一个可怕的人编修了古兰经,四十年已经过去了,怎么可能回忆起每一句话呢?所以古兰经是不真实的。而且写古兰经的那个人憎恨女性,所以把古兰经写得一塌糊涂。基督教的圣经也是这样,那个可怕的保罗编修了圣经。他也不喜欢女性,也把圣经弄得一团糟。这就是为甚么人们不相信神,不相信宗教的原因。

 

问(14):修练这种瑜伽跟防病、治病、和开发智慧,发展预见的能力有甚么关系?手这样放是不是接受宇宙的能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原理是不是这样?

答:可以防病,可以治病,也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你只需要去感觉它。比方说我是个中国人,不知道中国货币的价值。除非我到市场去买东西,否则永远不会知道。

 

你们有一本书叫易经,里面的原理是一样的。图上头顶那个黄色的汽球叫「自我」(Ego),蓝色的汽球叫「超我」(Superego)。如果我们把头做一个横切面,就看见中国人所讲的太极了。那是一样的。

 

霎哈嘉瑜伽是个很古老的知识。我所做的是把这些都科学地整合起来,同时科学地解释这一切。此外我找到一种方法,可以让众多的人集体地得到自觉。古代每一部经典里面都有一些真理,可以放在一起,尽管有一些给删改了。而且这个真理应该是可验证的,不仅是口头上的说话而已,或者只是一场演讲。有一位圣人这样说过,说话不过是一个文字的网,他祈求说:「母亲,请将我带离这些文字障。」

 

谢谢你们。跟你们在一起真开心。这一次我在中国只逗留很短的时间。如果你们邀请我,我一定会再到中国来。

 

我从心里头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