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6-06-09 Adi Shakti Puja: the compassion has to become active, 53' Download subtitles: DE,EN,ES,PT,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Download audio:
Transcribe/Translate/Verify using oTranscribe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1996年6月9日

意大利卡贝拉

今天我们来向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作崇拜,而太初之母 在你们内里的反映就是昆达里尼(灵量)。我们可以说,这是向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与Adi Kundalini[太初灵量]作崇拜。

若你能明白,在整个宇宙,及其他很多个宇宙之中万事万物的创造,都是由太初之母所成就的。很多人相信,神只有一位:那是正确的。神只有一位,那是唯一的神,即全能的上帝。但上帝有祂自己的大能(power),这大能可彰显为不同形相,也可以借着这些不同的显示方式表达出来。首先,祂创造了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的大能。这项创造之后又制造出「唵」(Aum),或称为逻各斯[Logos/道];或者还可用各样不同名称来称呼这太初的声音。从那声音而来的三个力量就是A(阿)、U(乌)、M(摩),即「唵」(Aum)。太初之母是上帝愿望的化身,而那上帝的愿望又是来自祂的慈悲怜爱,也是为了祂自己的表现、祂自己的彰显和祂自己的反映方式。

我会说,祂必定是厌倦了孤单,所以祂必定想过创造一个伴侣,一个可以彰显其愿望的伴侣。这「神的大能」就从祂那处分化出来,就开始化身为一个显现祂要去创造的意愿和慈爱的大能。因此,人们用了一个词来形容:梵文的“Chitvilas”,那就是Adi Shakti 的喜乐。你们早知道,“Chit”就是注意力。注意力有其喜乐。为了彰显注意力的喜乐,她就创造了所有宇宙、地球、所有自然界、所有动物、所有人类和所有霎哈嘉瑜伽修行者。就这样成就了一切创造。

此刻有人会问:为何她不直截了当创造人类呢?上帝原先的意念是要创造比其他动物优秀的人类,而不去告诉他们任何事情。不过,身为母亲的太初之母却有自己一套的表达方式。她想创造人类成为镜子,好让上帝能看见祂自己的脸、形象和品格。那就是为何发生了这一连串漫长的进化。这进化是必须如此成就的,好让人类知道他们来自何处。我们必须知道自己来自大自然。即使大自然也得要知道自己是来自大地之母。而大地之母有她自己的昆达里尼[灵量]。她不是一片死寂的泥土,它能知、能想、能明、能调节。

我们可以看见大自然中各种动植物皆有其局限;不同的水果要在特定的树上生长。是谁令万物有序?假如大地之母以快一点的速度转动,今天人类就根本不会出现。转慢一点也同样不成。且看看整个宏图大计多美,大地之母如何绕着太阳走而带来四季。那就是之所以Paramchaitanya[无所不在的宇宙生命能量],即Adi Shakti的大能,亦被称为Ritambarapragnya:那就是成就了各样生命的作为、各样组织、各样创造的大能。在人的「自我ego」之中,我们开始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可以创造;其实我们不可以。我们甚至连一丁点原子尘也不能造出来,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任何从那创造而来的,我们可以结合起来制造新东西。但可以看出:一切都只不过是我们能力以外的创造。我们不能创造任何事物,只能创造出自己的神话。例如东西是金造的,那仍是金。东西是木制的,那仍是木。任何事物的原理都一样。所以,不论我们出身、国籍、文化怎样,你们都是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笑、哭都一样。我没有见过有人泪水是从手指头流出来的。要知道, 我们都受一些共同的生命原理所规限着;而那受Adi Shakti 规限的共同原理就是:我们每个人在内里都有昆达里尼(灵量)。牲畜没有已发展好、完整的灵量可以被唤醒。但只有人类才进化到达至联系、达至有上天的神圣力量在我们内里──那是Adi Kundalini[太初灵量]的反映,那是在Kali Yuga[纷乱期]如此容易受唤醒的。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的共同原理。因此我们要尊重所有人,不论其出身、国籍、种族或肤色如何,因为他们都有灵量。

然而有些人,如你们一般,是已得到唤醒(awakened)、觉醒(enlightened)的人,得到了自觉。当我们了解到整个创造都不外乎是Adi Ma,即太初之母(Primordial Mother)注意力之下的喜悦吧,那只不过是一出戏剧及一个喜悦而矣;那么当你完成属灵的成长之后又会有什么发生呢?感觉会如何呢?怎样生存呢?这是你们常多次问过的问题。假如你发问,就显示你仍未达到那境地。因为一旦到达,你就不会发问。其次,就是你变成了真正的「存在」,那么你开始反映上天的神圣品格。不单是今天,其实古往今来在各个宗教里,都已有那些高度进化的灵把那上天的神圣品格表现出来。即使例如三至四千年前的人如是。在哥伦比亚,我发现他们的雕像也有灵量,亦有个Kumba[宝瓶]。我们所发现的灵量,他们用三圈半来代表。现在我们内里的灵量已得到证明,你们可以知道自己内里有大能。你们也知道当偏离了升进的中道时有什么会发生。同一个昆达里尼(灵量),即那个本身是原初之母(Primordial Mother)的化身的昆达里尼(灵量)会在手指头上告诉你有什么不对、不足之处、问题何在。

所以现在身为已觉醒的人,已变成了圣人,也居于其他人之上,就必须要完全清楚明白,并非单靠思维,而是凭真心真意,才会拥有上天的神圣的生命能量(Divine Vibration)。这上天的神圣的生命能量可以告诉我们身处何地、身份如何、问题何在。无论你身处何地,这些能量也一样会告诉你。例如,我遇过某些到过耶路撒冷的人。他们说:「母亲,那儿全城都充满着灵性的生命能量。」又有人要到钱德瓦拉(Chindwara),他原本告诉人家:「凭着生命能量,必定不难找到母亲的地方。」但他诉说:「我一踏上月台,就跳了起来;并说:『怎办呀!这儿就已经开始有生命能量啦,怎去找母亲的地方呀?』」他坐下来想:「怎去找母亲的出生地呢?」就看见有一颗星,那是太白(金)星。他跟随那星,边找边问路,终于找到了。

所以,整个宏图大计中没有一样是偶然的:每棵树皆有叶子,树上每块叶子的摆放都会令它有机会接收阳光。大自然是如此又和谐又美丽,只是人类不晓得自己来自大自然,不但不尊重大自然,还去破坏它。我们要尊重它。我已多次告诉你们,人类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以不同化学元素造出来,而各种化学元素和碳元素都来自大地之母。所有这些都引导我们去明了自己有多艰巨的责任。整个千秋大业已发生了千千万万年。现在你们已到达了可以成为真我(Self)、了解真我的境界。这是进化过程的一次大跃进。进化是很久以前已开始的。[……x……]你们要崇拜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和Adi Kundalini[太初灵量]。这是非常重要的。不完全明白这些,就绝对不能明白自己为何成了圣人。要知道,我们内里有能量中心;这些能量中心必须凭借唤醒灵量才能得到启发,而且灵量在指头上表现出来,除非你完完全全承认这些知识,否则你仍有可能偏离那通往完美的道路。有很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对很多浅薄的练习者的行为举止不以为然,也因为他们过份思想取向,思前想后,就开始怀疑为何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的行为会如此如此。

其实,人们要与上天的大能的联系,门路多着呢。我已告诉过你们,起初神感到孤单,所以创造了太初之母,而又借着她创造了整个宇宙。但也借着:当你在寻找,上天也在寻找你。而且,你的「寻道」绝对是上天赐予的。上天给予你才智、聪明、及你所拥有的一切。假如那是真的,假如你这一切都是由灵量,由灵量的「母性力量」所赋予的,那么你就必须明白要保持她的欢心和满意──如何做呢?我已经说过有自觉的灵与上天是有个关系的:你真的开心时上天就会开心。也可以说:当上天想令你开心而你就真的开心,那么上天就开心了。此关系之紧密,有如日有日光、月有月光一样。此关系如此紧密,如此「预设内置(built-in)」,就应该能予你能力全权掌管自己及自己的发展。

他们以不同方式描述过,说你必须交托顺服(surrender)。但假如只是出于恐惧,例如被挟于刀下才交托顺服…那就只是强制得来的,是没有意思的。那类顺服也会制造很多麻烦。因为它会有「反作用力」。但你向上天交托顺服是极之喜乐的事。就像盐自自然然溶化于大海里,自自然然溶于水中。那种溶化的自性,实在是令人喜乐的。假如你可以从自己内里感受到你与上天合一,你已溶化于上天的汪洋之中;那么,你的「形相」不是其他了,只是极端的爱、慈悲,结果是 ─ 极端喜乐。

很多人向我说:「母亲,宽恕人很难。」但我认为不去宽恕是可怕的。宽恕有大喜乐。宽恕有大喜乐。一旦你去宽恕,上天便接管一切,也会看顾你。没有人可以骚扰你;但你必须先向上天顺服。那就是宽恕的意思。只要不去想教训某人、对付某人,上天自会从你手上接管一切;而且做的方式会漂亮得值得你去留意一下它是如何成就出来的。

太初之母就是上天的大能,在所有宗教里都有这样描述过:在伊斯兰教被称为“鲁哈”(Ruh);在圣经中被称为无所不在的大能;它也被称为[Alaak],即是不可见的;Niranjana,意即那位超越所有执着之外的。所有这些都是用来描述上天的大能,人们听过,唱颂过。但很不幸,很少人曾感应过它。那些感应过的也无方法给予他人、帮助其他人去感应它。因此,他们所说的都变成了说故事般、胡说八道般。人们不能明白自己怎会感应到这般东西, 也想象不到此大能确实存在。现在有幸这一切已成了你们当中的普遍真理。你们知道此大能确确实实存在。你们很肯定这大能, 因为你们已感应到它;而当你感应到它, 你就感到喜乐。你可以找出某人所说的是真是假, 因为你能从生命能量(vibrations), 即太初之母的大能, 窥见一切。她向你诉说真理。

假如有人做了什么伤害了你,你可能会说:「母亲,如果去宽恕,就没有真理可言;因为他确实伤害了人家,假如我宽恕就意味着我默认他没有伤害人。」这种论点是可能的。不过,你宽恕与否也没有做什么 ─ 那是真的。假如我以慈悲之心去宽恕人, 那慈悲就成了真理。是那慈悲向你诉说真理。所有你知道的绝对真理,全都是藉上天的大能的慈悲而来的。

有人会说:「母亲,生命能量(vibrations)告诉我们这样,可是那些事仍发生。」那不要紧。什么已发生的都已发生。假如你感应到生命能量,向这能量发问,又随之而行,那就成了。结果如何不要紧。因为事情就是以正正相反的方式来发生才成呢。可能会有些戏剧在上演,那是Chitvilas,即上天的注意力[Chita]的喜乐吧。有些戏剧在上演。假如你静观此戏剧,发生什么也不会打扰你。事情怎去成就,怎去组织,不是你的烦恼。你只须静观上天的戏剧,看它怎样成就。你们当中,很多人见过所谓奇迹,并说:「母亲, 这奇迹发生了,那奇迹发生了。我知道是上天的作为。」可是你仍未有已觉醒(enlightened)的信念去接受事物成就的方式。当你拥有已觉醒的信念,你就不会担心一些生命中不太重要的事。成与败也不介怀。你不应假定自己一旦成为了得到自觉的灵,全世界就会臣服于自己脚下。不是必然的。只不过是一出戏吧。这是Adi Shakti [太初母性力量] 的注意力所带来的美丽喜乐吧。

因此, 假如你能成为旁观见证者,真正成为一切的旁观见证者,结果是怎样呢?你会在灵性上成长,你就溶化于上天的大能之中。这种溶化必须发生,此之所以今天的崇拜对你十分重要。假如太初之母没有降世,这工作不可能成就。不会可能成就。因为那次降世必须是一次会包罗这次人性生命的一切不妥之处、所有人生的不同方面、能绝对把人类看成整体──不是肉身的自己、思维的自己、感性的自己或什么特别的意识形态(……)。不。而是整体的一个人。

我已讲过,人内里都是一样的。有些人较敏锐、真正地求道,有些人不是真正地求道、有些人甚至不去求道。不过,连求道这回事也是由太初之母所赋予的。

在这进化过程中,首先一条鱼离开大海,像母亲般的大海;然后是十至十二条,再然后是一群一群。同样,你们的进化也如此成就。我们的人数已够多,已跨过了(……)圣约翰所指的数目。那不要紧。那不要紧。看来这是丰盛肥沃的领域和时代 ── 这Kali Yuga (纷乱期) ── 有这么多人想投身于上天的神圣事工。这是合适的时机去做这一切。昨天我看到你们的戏剧──我已亲自看过了 ── 我仍心里想,这些人会怎样呢?怎样接受霎哈嘉瑜伽呢?他们已接受了,已接受属灵的生活。所有现代的荒谬事物应该不能骚扰到你,因为事情必须这样发生。那是戏剧嘛。要知道就是要借着这出戏剧才能让所有事情以美丽的方式来成就。经历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再没有其他,只有上天溶化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无用事物, 例如我们的思想制约(conditioning)和「自我」(ego)。我们有这么多练习者,到公元2000年会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在世界各处。一旦人数多了,就有更多人会加入──那亦是人性。只有人多时他们才参加,才跃进来。所以有人担心其他人的福祉,说:「母亲,我们已在天国,享受生命,其他人如何呢?」一切都会成就。一切都会成就。但你的注意力要这样:「我怎可以把其他人溶化进这喜乐的汪洋、此慈爱的汪洋呢?」你会惊讶:唯有借着自己的慈爱才能使你得力。凭你内里的慈悲之心,当你看见有人完全沉沦,完全被毁──你的慈爱本身会令你满有大能,你会做到所有需要的事。你放弃一切荒谬行为,你会委身于解放他人的事工上。奇妙地,你的灵性水平会提升。比如当你把盐溶于水,水升高;同样,当更多人练习霎哈嘉瑜伽,上天的大能就更能彰显,就像多了管道来成就大事。

此际,我们知道有上天的大能存在,也得到了自觉,也成了圣人,就也应如苏菲派(Sufis)、Nathpantis和真知派(Gnostics),各宗派的不同人士一样出去向人宣讲上天的大能。他们不能如此给别人自觉,不能证明,但他们努力不懈,讲论它、歌颂它。所以我们必须明白,你会做一切有需要的。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的慈悲心得以表现出来,当你看见其他“存有”(being)沉沦于魔鬼对人的「猛烈攻势」之中;当你有此悲怜之心,你就会挺身相救。这是“chitvalas” 的工作,你的注意力的喜乐。当你带领更多人进入上天神圣大能之中,你的注意力本身会享受它。没有上天,就没有人类得拯救。人们都这样说,却没有方法了解上天是什么,用什么方法去达到它。但你们有此能力,去唤醒别人的灵量,有轮穴的知识,能从生命能量知道一切。你越用这能力,它就会越用越好。

你们必须去一些未曾去过的地方。我们当中没有太多人是来自黑人种族的、非洲的。所以我想明年去非洲一趟,令事情有成果。还有其他地方要工作。假如慈爱在你里面,你会忍不住想为其他人带来安慰,即使那不是寻道的人。我现正忙于创办一些民间组织,以照顾那些身处饥馑或其他大苦难的人。只有你们可以做这工作,因为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们拼弃了贪婪。这都已了断,你现今如此自由,如此独立。这慈爱不能有其他形式。我见过有些人一做这些工作,变成了领袖,或富了起来,就开始催赶他人。你们就不会。你们正是基督所说的「盐」,完全溶化于上天大能之中的盐;此盐也会把其他很多人也溶化。我不是说要做到传教士一般,强逼人皈信霎哈嘉瑜伽。但你要先照护他们所缺乏的。其实世上很少人是诚实、没有贪念的。我认识一些人,本来没有贪婪,一旦有权力在手就变成贪婪得认不出来,难以置信。霎哈嘉瑜伽修行者就不会如此,他就只是享受自己的慈爱,没有其他,或贪恋物欲、吸毒、饮酒及其他乖谬行为。而且,一旦你知道喜乐何在,就越想多得,再多得。现今你们这样做是何等容易呢!

男人做到,女人也可以。妇女有强烈的慈爱和宽恕之心。我所讲的是「正常」的女人。因为她们是母亲,有儿女,知道什么是对儿女的爱。一个母亲不会期望什么回报,她只想儿女快乐健康。女人天生就有这种慈爱。例如(……)女孩子爱把洋娃娃当婴孩般爱护。所以女人较易显出爱心关怀。如果你已结婚,你的丈夫也会因你的上天属灵本质而感到大大得力。

有人说要向神牺牲什么什么。其实没有什么要向神牺牲。祂不需要什么。所牺牲的只有你的脑筋。那根本没有智慧的脑筋。没有其他东西要去牺牲。应做的就去做。有妇女埋怨:「母亲,我要做饭、又要照护孩子、做家务、做这又做那。」不过,你不做这些又做什么呢?要整天像蝙蝠把自己吊起来吗?你始终要做点事吧。为何这样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之后却又说牺牲;真不知牺牲了啥?你就是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假如你能享受自己的真我(Self),你不会感到疲倦,没有什么可以骚扰你。你会说:「母亲,我享受一切。」

有一点很重要,不论男人或女人,都有点共通,那就是昆达里尼,但女人较多在左边,也有较多慈悲的力量。男人则有较多行动的力量。因此慈悲心必须要活化起来。在这种组合之中,凡事都可以美丽的方式成就。但假如丧失了平衡,就难了。我们之中有很多成功的婚姻,但有些不大美满,因为有些女人做了男人,有些男人做了女人。看见他们不必要地制造烦恼,我不喜欢、疼痛起来,尤其是两人都是霎哈嘉瑜伽练习者。若有练习者与非练习者结婚,有问题就当然可以理解。但两人都是瑜伽练习者呢。

你应明白上帝与太初之母的关系。这是完全的和谐一致、完全的谅解。上帝是观众,祂观看着Adi Shakti的作为。她是慈悲,她不会说某东西应被毁灭或某某应被杀。她就是慈悲。上帝是掌权者。假如有人想做些违背太初之母的事情,上帝就会接管及改变整个剧情,你不会知道怎会如此的,怎样成就的。同样,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之间也应有和谐,相互谅解和相互享受。假如连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也不能享受生命,又有谁会享受生命呢?我不明白,怎么可能一个人昆达里尼给唤醒了、感应到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知道何谓真理、站在与上天完全合一的境地,却会有任何问题呢?你们要明白自己已安坐于上帝的国度之中,也在太初之母的注意力与慈悲之中。就好像一个行乞了一辈子的人被放上了皇座上之后,他仍要向人乞讨。有时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的情况就是这样。有时我读到一些滑稽的来信,我会怀疑,是否这人仍处于不稳定状态,非人也非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或是介乎二者之间?这情况必须由你们全体一同克服。因这会为其他人带来坏印象,也为你自己的生命带来影响。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很重要:你必须完全成长至了解自己拥有什么能力、母亲有怎样的爱。

当你说「向母亲顺服交托」,是什么意思呢?有啥要交托呢?想想吧!你所交托捐弃的乃是一切令你堕落的事物,任何令你毁灭、误导你的事物而已,你的自我和思想制约而已。要交托捐弃的就是这些吧。你是要去洁净自己,享受自己,并了解上帝。你不了解自己又怎去了解上帝呢?不可能的。故此要了解自己,就必须进化;有些地方是甚至连进化得很高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也得要进入和解决的。你们是做得到的。我很惊讶这地方──我首次来到罗马时,我们做了宣传,礼堂却空无一人。我说:「巴巴,这国家怎么搞的?」现今我们却有这么多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难以置信。当我们向「横」增长,也应向「上」增长;「量」有所增进时,「质」也应增长。当你们的「质素」有长进时,很多人就会来。我知道,你们很合群,常说:「母亲,我的父母兄弟仍未是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我明白你的心情:我的父亲仍未是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所以,忘记他们吧。但你们要去接触那众多寻道者。他们才是你真正的亲属。之后,一旦所有这些人都已加入,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儿女也会跳进来。他们会一直等啊等。他们不是求道者呀。但你首先要去找寻那些「寻道者」。

我的注意力当然常与你们同在。每当你们想念我,我会完全为你服务。你想要什么,我就会在那里,尽可能帮助。假如你发觉事情艰难,其实不然。那只因你自行把它担起。但若你留待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太初之母的大能,即Paramchaitanya(生命能量)来处理,没有什么是艰难的,没有什么是你办不到的。

再说下去,有关太初之母的知识至少要讲十个钟头。所以最好在此停下来,留待下一次太初之母崇拜吧。有人问:「母亲,这个崇拜必要吗?」我想,假如有任何崇拜你必须要做,那就是这一个, 太初之母崇拜。这崇拜是必须做的,这是很重要的,因为你就是这样成长。这种「反映」会渐改善,你也在内里不断大大成长,那是借着太初之母的大能和昆达里尼[灵量]的大能而来的。即如你们所知,太初之母有其自己本身的昆达里尼[灵量],即Adi Kundalini[太初灵量],而它在你内里的反映就是昆达里尼[灵量]。所以你们要崇拜;而这是你取悦自己的灵量、自己的母亲的最佳方法。是她赋予你这次新生命。愿神祝福你们。

*     *     *

这次演讲之后,我想你们应买一盒录音带回去,重头再听一遍。因为你们身处这地,已进入无思虑的觉醒(Thoughtless Awareness),我真不知道此际会有什么进入你的脑袋。有一点必须谨记:你们有慈爱,是有行动的慈爱,你们是很特别的;其他人的慈爱未必有行动。

各领袖至少要拿一盒今天的演讲录音带回去。他们应再听一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