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1996年6月9日 意大利坎贝拉

今天我们将崇拜太初之母(Adi Shakti ),太初之母在你们内在的反映就是灵量(Kundalini)。我们可以说,这是对太初之母和太初灵量(Adi Kundalini)做崇拜,若你们能明白,在这个宇宙及其他多个宇宙中的任何造物,都是太初之母的作品。

现在很多人相信,神只有一位––那是正确的。神只有一位,即全能的神。但神有祂自己的力量,这力量可以具体显现在某个人身上,并能借此彰显和表达神本身。

所以,首先,祂创造出太初之母的力量。这力量创造的时候,产生一个声音,我们称之为「唵」(Aum),即道(Logos)或其他称谓。伴随着太初第一音而来的三个力量是A、U、M,即「唵」(Aum)。太初之母是全能的神愿望的化身,而这神的愿望又是来自于祂的慈悲,也是为了祂自己的表现、祂自己的彰显和反映。

我想说,全能的神必定是厌倦了孤单,所以祂一定想过创造一位伴侣,一位可以彰显其愿望的伴侣。这样,全能的神的力量便从祂身上分离出来,并形成了一个祂的慈悲和创造愿望的化身。梵文中,人们用一个词“Chitvilas”,来形容太初之母的乐趣。你们知道, “Chit”是 “Chitta”,就是注意力。注意力有其自身的喜乐,为了彰显太初之母注意力的喜乐,祂就创造了所有宇宙,祂创造了地球母亲,所有自然界,祂创造了所有动物、所有人类,祂创造了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就这样成就了一切创造。

此刻有人可能会问:为何祂不直接创造人类呢?全能的神本来的想法是只创造人类,而不告诉他们任何事––比如(人类)比其他动物更高级。不过,身为母亲的太初之母,却有自己的表达方式,祂认为,必须为全能的神创造一面镜子,好让全能的神可以看见祂自己的脸,看见自己的形象,自己的品格。那就是为何发生了这样漫长的进化。

这进化必须以此方式成就,因为人类必须知道他们来自何处。我们必须知道自己来自大自然。即使大自然也得要知道自己是来自地球母亲。而地球母亲有她自己的灵量,她不是一片死寂的土地,她会知晓、会思考、会理解和调节。

你们可以看到大自然中,每种树如何有其不同的局限;每种果实如何要在特定的树上才能结出。这是如何发生的呢?这种井然有序如何成就的呢?假如地球母亲当初转动的速度比当今快一点,人类甚至不会出现。如果转速慢一点,也同样不成。且看看整个宏图大计多么美丽,地球母亲必须绕着太阳转动,并以此方式创造出不同的季节。此所以这力量,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即太初之母的力量,也被称为Ritambarapragnya。是这力量做了所有关乎生命的工作、所有组织和所有创造的工作。

在我们人类的自我中,我们开始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可以创造。其实我们不能,我们甚至连一粒尘埃也造不出来,更不用说其他的东西了,我们所创造的任何东西不过是我们组合、组装起来的东西。由此可以看出,整个创造只是超越了我们的所有力量。我们不能创造出任何东西,但应该说,我们所创造的只是自己的幻象。例如,金制的东西依然是金。木制的东西,无论做成什么,依然是木。任何事物的原理都是一样的。

所以,不论你们出身如何、国籍为何、文化为何,你们都是人类,基本上你们都是一样的。你们大笑一样、微笑一样,哭也一样。我没有见过有人用手哭泣,泪水从手指流出来——对不对?所以人们必须认识到, 我们都受某些共同的生命原理的规限;而为太初之母所规限的共同生命原理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在都有灵量,所有人类的内在都有灵量。动物体内也有灵量,只是还没有发展好,还不是你们所说的一种可以被唤醒的完整灵量。

但只有人类的灵量,才可以进化成一种我们内在与上天连接的神圣力量,那是太初灵量的反映,在斗争期(Kali Yuga)灵量非常容易得到唤醒。这是我们都拥有的共同原理,因此我们必须尊重所有人,不论其出身如何、国籍如何、种族或肤色如何,我们必须尊重所有人类,因为他们都有灵量。

然而有些人如你们一般,是已得到唤醒、觉醒的人,是得到了自觉的人。因此,当你们了解到整个创造就是太初之母注意力之下的乐趣,那只不过是一出戏剧及一个乐趣而已。那么当你们在灵性上完全成长时,会发生什么呢?你们会有什么感觉呢?该如何存在呢?这是你们已多次问过的问题。现在你们再问时,这本身就显示你们仍未达到那境界,因为一旦达到,你们就不会发问。其次,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是,你们成为纯粹的“存在”,只是存在,你们成为存在,然后你们才开始反映上天的神圣品格。

不但在今天,其实古往今来在各个宗教里,都已有那些高度进化的人把上天的神圣品格表现出来。例如,我们甚至可以追溯到三至四千年前在哥伦比亚,我发现他们的雕像也有灵量,也有个宝瓶(Kumba)。我们所发现的灵量,他们通常都用三圈半来表示。

现在内在的灵量已向你们证明,你们知道自己内在有这个力量。你们也知道当偏离了升进的中道时会发生什么。同时,同样是这个灵量作为太初之母的体现,她会在手指上告诉你,错在何处、不足之处以及问题何在。

所以现在,我们身为已觉醒的人,已成为了圣人,也高于其他所有人,我们应该做的是完全清楚明白,打心里完全明白,而非思维上明白,现在我们拥有上天神圣的生命能量。这上天神圣的生命能量可以告诉你们身处何地、身份如何、问题何在。无论你身处何地,这些能量也一样会告诉你。例如,我和一些到过耶路撒冷的人交谈,他们说:「母亲,那儿整个地方都充满着灵性的生命能量。」

有人去了钱德瓦拉(Chindwara),他说:「我会找到母亲的住地,凭着生命能量,必定不难找到母亲的住地。」接着说:「我一踏上月台,就跳了起来;」并说:「现在该怎么办!这儿就已经开始有生命能量啦,我要怎么去到母亲的住地呀?」于是他坐下来开始想:「现在怎么找到母亲的出生地呢?」他正坐着,就看见一颗星,那是太白(金)星。他跟随那颗星,边走边问路,就这样他终于找到了。

所以,整个宏图大计中没有一样是偶然的。如果你观察树,每棵树皆有叶子,树上每片叶子的摆放都会令它有机会接收阳光。你看,大自然是如此和谐,如此美丽。我们却在破坏它,因为我们不明白我们来自大自然,我们必须尊重它。

我已多次告诉过你们,人类是怎样由各种不同的化学物质所组成的,这些化学物质,如碳元素都来自地球母亲。所有这些都引导我们去明白我们的责任非常重大。整个工作已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现在你们已到达了可以成为真我(Self)、了解真我的境界。这是一个巨大的,应该说,这是进化过程中一次巨大的飞跃。

进化过程始于很久很久以前。因此,我认为,对你们来说,崇拜太初之母和太初灵量是非常重要的。不完全明白这些,你们就绝对不能明白自己如何成为了圣人。这时,要知道,你们内在有所有的能量中心;这些能量中心必须通过唤醒灵量才能得到启发,而灵量会通过手指来表达自己,除非且只有你们完全认同这些知识,否则你们总有可能偏离那通往完美的道路。

我看到很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遇到一些浅薄的霎哈嘉瑜伽士,因为他们思维取向,就开始辩论争吵,这是怎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他如此行事,为何是一位霎哈嘉瑜伽士?

其实,人们连接上天的力量的方法有很多。我已告诉过你们,起初神感到孤单,所以创造了太初之母,并通过太初之母创造了整个宇宙。但实际上,当你在寻找上天时,上天也在寻找你。而且,你的求道绝对是上天赐予的,如果你明了这个简单的事实:是上天赐予你们才智,是上天赐予你们智慧,是上天赐予你们所拥有的一切——正如歌中所唱的:是您赐予了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假如这是真的,假如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由灵量,由灵量的「母性力量」所赋予的,那么非常重要的是,你就要明白做什么来令太初之母一直开心和满意。你必须尽力看看什么会令祂开心。如我所说,自觉的灵与上天之间有一种关系:你开心时上天就会开心。也可以说:当上天令你开心时,你就开心,那么上天就开心了。

就是这样一种非常紧密相连的关系,可以说,此关系之紧密,有如日有日光、月有月光一样。此关系如此紧密,如此根深蒂固,如此与生俱来,它会赋予你对自己和个人发展的完全掌控。

他们以不同方式描述过,说你必须交托顺服。假如只是出于恐惧而顺服,例如被挟于剑下才交托顺服,一旦要挟消失,可能会持剑对峙。那样的顺服是没有意义的,那样的顺服只是强制得来的。所有那类顺服会产生很多问题,因为它会有「反作用力」。但你向上天的交托顺服却是极之喜乐。

就像盐自然而然溶化于大海之中,自自然然地溶于水中。那种可溶性,实在是令人喜乐的。假如你可以在自己的内心感受到你与上天合一,你就已溶化于上天的海洋之中;那么,你所呈现出来的形相就仅是极大的爱和慈悲,结果是极之喜乐。

很多人告诉我「母亲,宽恕人很难。」但我认为不去宽恕才很可怕。宽恕是一种极大的喜乐。宽恕是极大的喜乐。一旦你去宽恕,上天便会接管一切,并且上天将会看顾你。没有人可以妨碍你,但首先你必须向上天交托顺服,这就是宽恕。只要你不自找麻烦,不去惩罚某人或做什么反对某人,上天自会从你手上接管过来,并以如此美妙的方式做好所需的一切,值得你去看一看这一切是如何成就出来的。

太初之母的力量就是上天的力量,在每个宗教里都有描述。比如说,在伊斯兰教被称为“鲁哈”(Ruh);在圣经中被称为无所不在的力量;它被称为“Alakh”,即是不可见的;“Alakh Niranjana”即超越所有执着的那位。所有这些词都是用来描述上天的力量。

人们听说过上天的力量,也唱颂过。但不幸的是,很少人曾感应到这力量。当人们感应到时,也不知道如何把这力量给予他人,使他人也感应到。因此,无论他们说什么,都变成了某种故事或者无稽之谈。人们不能相信他们会感应到这力量,也想象不到这样一种力量确实存在。

现在,幸运的是,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这已成了一个相当普遍的事实,即你们知道有这个力量存在。你们确信这力量, 因为你们能在内在感应到它;而且,当你们感应到这力量时,会感到很喜乐。你们可以分辨出某人所说的是真是假, 因为你们能从生命能量 (vibrations),即太初之母的力量之中, 明了一切。是祂在向你讲述真理。

假如有人做了什么伤害了你,例如,现在你可能会说:「母亲,如果去宽恕那人,这不真实,因为他确实伤害了我,而且假如我宽恕,就意味着我认可他没有伤害我。」可能有这种观点。现在你再看,会很惊讶,你宽恕了那人,因为真理是,无论你宽恕与否,你没有做什么 ─这就是真理。

因此,假如出于慈悲之心去宽恕某人,那慈悲就成了真理。是那慈悲向你诉说真理。所以,所有你知道的绝对真理,全都是通过上天慈悲的力量而来的。

也许,有时人们会说:「母亲,我们感应到的生命能量是这样的,可是事情还是那样发生了。」那不要紧,该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这没有关系。如你感应到生命能量,就向这能量发问,并随之而行,那就成了。无论结果是不是那样,那是另一回事,因为这事情必须以一种相反的方式来发生。有些戏剧正在上演,那是Chitvilas,即上天注意力的乐趣。

所以,一出戏剧正在上演。假如你能够静观此戏剧,你就不会被打扰,它只是一出戏剧。它怎么运作,怎么组织,不是你要头疼的,你只须静观上天的戏剧,看它怎样成就。现在,可以看到,你们所有人称之为奇迹的事已经发生了。并说:「母亲, 这奇迹发生了,那奇迹发生了。我知道这都是上天的奇迹。」

尽管如此,我们对上天的信心并没有成为完全开悟的信心。当你们拥有已开悟的信心,你们就不会担心那些生命中“很重要”的事。如果事情成就了也好;没有成就也好。你们不应认为,自己一旦成为自觉的灵全世界都会臣服于你们的脚下,这不是必然的。它是一出戏剧,是太初之母注意力的精妙乐趣。

因此,假如你们能成为静观者,假如你们能真正成为整件事的静观者,那会怎样呢?你们会越来越趋向于灵性上的成长,我应该说,你们会溶化于上天的力量之中。这种消融必须发生,此之所以今天的崇拜对你们十分重要。因为若不是太初之母降世,这工作不可能完成,绝不可能完成。

因为这次降世必须能包罗人类生命的一切不妥之处,并涵盖人类生命的所有不同方面,必须是这样一位降世神祇,能绝对把人类看成一个整体──不仅仅是物质体、精神体、情绪体或特定的意识形态,或特定的控制层面,不是单一的。而是作为整体的人类,正如我告诉你们的,所有人的内在都是一样的。有些人较敏锐、真正地求道,有些人不是真正地求道,有些人根本不去求道。不过,连求道也是由太初之母所赋予的。

在进化过程中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一条鱼离开母亲,离开像母亲般的大海;然后是十条或十二条离开,再然后是一群一群离开。同样地,你们的进化也如此成就。实际上,我们认为我们的人数已够多。我的意思是,已超过了那个数目,我们已经超过了詹姆斯或圣约翰所指的那个数目。那没关系,都不要紧。看来这似乎是一个丰饶的区域和多产的时代,这斗争期(Kali Yuga) ,有这么多人在追求神性。我的意思是,现在追求神性正当其时。

昨天我看到你们的戏剧,所有的我都亲自看过了,我过去常想知道,这些人会怎样呢?怎样接受霎哈嘉瑜伽呢?他们已经接受了,已经接受了灵性。在现代生活中看到的所有各式各样的事物,你们应不受其干扰,因为事情必须是这样的。

这是一出戏,一出戏剧,在这出戏剧里,你们应该知道,所有事情都会以如此美丽的方式成就,经历一段时间后,你们会发现,只有上天才能消融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无用的事物, 例如我们的思想制约和自我。

我们会有很多人进入霎哈嘉瑜伽,到2000年,在世界各地会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一旦我们有很多人,就会有更多的人跃跃欲试,加入进来──那亦是人类的天性。要知道,他们直到人多时才会参加进来,一旦我们人数众多,他们就会投身进来。

而有些人总是担心:「母亲,其他人怎么办?我们现在天国,在享受生命,其他人怎么办?」一切都会成就。一切都会成就。但你们的注意力应该这样:我可以怎样让其他人也溶化进这喜乐的海洋、这慈悲的海洋呢?」现在,你会惊讶:唯有你自己的慈悲,才能给予你力量。

凭你们内在的慈悲之心,当你们发现有人正处于灭顶之灾、要被彻底毁灭时──你们的慈悲本身会令你们强大,你们会做所有需要的事,放弃一切无意义的行为,真正献身于解放他人的工作。奇妙的是,当你们这样做时,你们自己的灵性水平将得到提升。

如你们所知,当你们把盐溶于水时,水会升高;同样地,当更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时,上天的力量就更多地彰显出来,它已经在彰显。而越来越多的人在一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彰显,这就像增加了越来越多(彰显)的管道才好成就大事。

因此,在此刻,我们都知道有上天的力量,你们都得到了自觉,成为了圣人,那么,我们就应该去照看像你们一样的人。也应如苏菲派(Sufis),Nathpanthis,和真知派(Gnostics),等各宗教的不同人士一样去做,他们做了什么?他们竭尽全力,去唤醒其他人,让人们意识到有上天的力量这个事实。他们不能如此给别人自觉,也无法去证明(上天力量的存在),但他们还是取得了成就,他们谈论它、歌颂它,所以我们必须明白,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们去表达慈悲的爱。

当你们看见人们正堕落沉沦下去,处于一种可怕的混乱中,这是邪恶对人类大规模的攻击。如果你们内在有慈悲,就会竭尽全力去拯救他们。这就是Chitvalas的工作,即你们注意力的乐趣。当你们将更多的人带进上天的力量之中,你们的注意力本身就会得到享受。

没有上天,人类就不会得到拯救。每个人都承认这点,都这么说。却不知道何谓上天以及达成之道。然而你们全都知道,并有力量去唤醒灵量,你们知道所有关于轮穴的知识,知道所有轮穴的不足,能从生命能量上知道一切真相。你们越多使用,这力量就会越强。

因此,你们必须去一些至今未曾去过的地方。因为我们当中没有太多人是来自黑人种族的,来自非洲的,所以我想明年去一趟非洲,令事情有所成就。同时,我发现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也需要我们去工作。假如你们内心有这种慈悲的爱,那么它也会促使你们去工作,为那些甚至不是求道的人带来安慰。

我已经在忙于创办一些民间组织,这些组织将成为非常美好的机构,以照顾那些一无所有的人,他们饥肠辘辘、陷于困境、饱受磨难。只有你们可以做这工作,因为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们摒弃了贪婪,摒弃了欲望,这些都完结了,现在你们是如此自由,如此独立。

有了这些品质,你们的慈悲就不可能以其他形式体现。因为很多人看到,他们开始做这些工作,之后他们开始成为领袖,或开始成为富人,或掠夺他人。你们不会这样做。你们正是基督所说的「盐」,这盐完全溶化于神性之中,这盐将溶化很多其他的人。

一旦我们开始那样传播开去,我不是说我们应该像传教士一类的人,强逼人皈依霎哈嘉瑜伽,不。我们要先照看他们的匮乏之处。其实,世上很少人是诚实的、没有贪念的。我认识一些人,本来没有贪婪,然而一旦开始掌权就开始变得如此贪得无厌,令人吃惊的是,当初你认识的那个人,他从没做过贪婪之事,突然间你发现他变得如此贪婪,简直难以置信。

但霎哈嘉瑜伽士不会,他们就不会那么做,他们就只是享受自己的慈爱,而不是其他:不是欲望,不是贪婪,也不是所谓的叛逆行为,如吸毒、酗酒及其他无意义的行为。因为他们知道享受什么,乐趣何在。一旦你们知道乐趣何在,就会尝试更多的去享受,得到越来越多的乐趣,现在,你们这样做是何等容易呢

我想说的是,就像男性能成就一样,女性也可以,因为女性更有爱心。女性更有爱心和宽容心,你们都知道我所讲的是正常女性,不是指非正常的女性。情况应该是这样,因为她们是母亲,她们有孩子,她们知道什么是对孩子的爱。

一位母亲不会期望任何回报,她只想孩子一切都好、幸福快乐,她喜爱她的孩子,就是这样。如果你是一位女性,天生就有这般慈爱。我见过一些年轻的女孩子也有慈爱,如果她们看见一个小婴儿,她们都会追着那个小婴儿跑,想带着小婴儿,她们有洋娃娃,她们照顾洋娃娃,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女性应该更容易展示、表露和彰显出慈爱,应该是这样。且如果你们都结婚了,你们的丈夫也会因你们自己的神性而感到力量倍增。

你们牺牲了什么?有人说要向神牺牲这个、那个。有什么要向神牺牲的呢?神需要什么呢?祂不需要什么。有什么要牺牲的呢?你们所牺牲的只是你们的头脑,仅此而已,我可以说,那毫无智慧的头脑,没有其他东西要去牺牲的了。如果有什么是必须做的,那就要去做。

我也曾见过有女士来我这儿说:「母亲,我们要做饭、又要照护孩子、做家务、做这又做那。」不过你们(不做这些)又做什么呢?这一整天你们要做什么呢?像蝙蝠一样整天把自己吊起来,你们要吊起来吗?你们总要做点事吧。当你们这么做时,你们就知道这没什么大不了。说到牺牲,我真不知道你们要牺牲什么?

实际上,你们所牺牲的就是自己的快乐、自己的幸福。假如你们能到达享受自己真我的状态 ,那么你们将再无疲倦,再无怨恨。你们会常常说:「母亲,我们享受一切。」

有一点很重要,我们应该认识到,不论男人女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灵量。但女人,如你们所知,较多在左边,有更多慈悲的力量。同样地,男人则有更多行动的力量。因此慈悲的力量必须变得活跃起来。在这种组合之中,凡事都会以一种非常美丽的方式成就。但假如失去了平衡,就难了。

我见过我们大多数的婚姻是成功的,但有些不大美满,因为我认为,有些女人成了男人,有些男人成了女人。有时我真的很不开心,很痛苦地看到他们不必要地制造了问题。尤其是两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可以理解,若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与一个非霎哈嘉瑜伽士结婚,我可以理解,但两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现在,你们应明白全能的神与太初之母的关系。此关系是完全的和谐一致、完全的谅解。全能的神是观众,祂观看着太初之母的作品。太初之母是慈悲,当然,祂不会说某东西应被毁灭或某某应被杀死,是的,祂就是慈悲。

但全能的神是掌管者,假如有人企图做些违背太初之母的事情,全能的神就会接管及改变整个剧情,以祂的行事风格,你们不会明白事情怎样发生、如何成就。你们需做的是去享受这出戏剧。

同样地,霎哈嘉瑜伽士之间也应有和谐统一,相互谅解和享受彼此。假如连霎哈嘉瑜伽士都不能享受生命,又有谁会享受生命呢?我无法理解,一个灵量得到完全唤醒的人、一个感应到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的人、一个知道何谓真理的人、一个站在与上天完全合一的位置上的人,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任何问题呢?

你们要明白自己已安坐于全能的神的王国之中。你们已进入上天的国度,你们在太初之母的注意力与慈悲之中。但事情就像这样,假如你让一个行乞了一辈子的乞丐坐在王座上,他就是坐在王座上仍要乞讨。有时霎哈嘉瑜伽士的情况就是这样。

有时我收到一些滑稽的来信,这时我会开始怀疑,这家伙是否仍处于不稳定状态,非人也非霎哈嘉瑜伽士,我想他是介乎二者之间。所以,这种情况应该由你们所有人一同克服,因为这会为其他人和你们自己的生命带来不好的影响。为了你们自己的生命,非常重要的是:你们应该完全成长至了解自己所拥有的力量,以及母亲所拥有的爱。

当你们说必须向母亲交托自己时,是什么意思呢?有什么好交托的呢?想想吧!你们所交托的,乃是一切令你们堕落的东西,是任何令你们分心的东西、是误导你们的东西,是你们的自我和思想制约而已。这就是所有你们要交托的,只是为了净化你们自己,享受你们自己,并了解全能的神。如果你们不了解自己,又怎么会去了解神呢?不可能的。

故此要了解自己,你们就必须进化。我知道有些非常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也有些女霎哈嘉瑜伽士,有很多都在那里(工作),但我依然想说,还有很多其他地方(有待开发),进化得很高的霎哈嘉瑜伽士必须进入这些地方去成就。你们是能做到的。

你们知道,我很惊讶 在这个地方──就是我首次来到罗马时,我们做了宣传,礼堂却空无一人。我说:「巴巴,这国家会发生什么?」现今我们却有这么多霎哈嘉瑜伽士,难以置信。但是,当我们横向增长时,也应向上增长;当数量上有所增长时,质量上也应更多地增长。当你们在质量上增长时,越来越多的人就会来到。

因为我知道,一直以来,你们是那么合群,你们常说:「母亲,我的叔叔还不是个霎哈嘉瑜伽士,母亲,我的兄弟还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明白你们的感受:我的父亲还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忘记他们吧,但你们要去接触那些求道者。他们才是你们真正的亲属。当所有这些人都加入之后,你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和孩子也都会跳进来。他们是那种一直在等待的人,他们不是求道者。但对于那些求道者,你们应先去找寻他们,应该找出他们在哪儿。

我的注意力当然与你们同在。每当你们想起我,我都会全力为你们服务。无论你们想要什么,我都会在那里,尽可能地帮助你们。任何你们发觉艰难的事情,其实不然,因为你们想自己承担,但若你们把它留给上天无所不在的浩爱力量––太初之母的力量,即生命能量 (Paramchaitanya)来处理,没有什么是艰难的,没有什么是糟糕到你们无法处理的地步。

我不知道,如果我要再说下去,有关太初之母的知识,至少需要十个小时。所以我想最好在此停下来,我们应该留待下一次太初之母崇拜。

有人问我:「做这个崇拜是必要吗?」我想,假如有任何崇拜应该做,那就是这一个––太初之母崇拜。这崇拜必须做,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就是这样成长的。通过太初之母的力量或灵量的力量,你们内在(对太初灵量)的反映会逐渐得到完善,这样你们内在的成长也会越来越好。

如你们所知,太初之母有其自己的灵量,即太初灵量,而它在你们内在的反映就是灵量。所以你们必须崇拜,而且这是你们取悦自己的灵量、自己的母亲的最佳方式,是祂赋予你们重生。

愿神祝福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