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普祭讲话

Ganapatipule (India)

1996-12-25 Christmas Puja Talk: The Mother’s Culture, Ganapatipule, India, DP, 61' Download subtitles: EN,ES,TR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圣诞普祭讲话

1996年12月25日 印度格纳帕提普蕾

今天我们庆祝耶稣基督的诞生。耶稣基督的诞生是非常象征性,因为祂是这样出生的,即使是最穷的穷人也不会出生在马厩,祂的床是用干草铺成的。祂来到这地球,对人们显示:一位神祗的化身,或是高度进化的灵,是不会为身体的舒适费心。祂的讯息是如此的伟大及深沉,但祂拥有的门徒,却是对自己必须参加的战役毫无准备的人。同样的情形,有时也发生在霎哈嘉瑜伽。祂只有12个门徒,我们同样有12种类型的霎哈嘉瑜伽士。虽然他们全都试着献身给基督,但其中一些人都掉进陷阱里,掉进世俗的愿望,或是他们自己的渴望里。

祂「爱」及「宽恕」的讯息,即使时至今日仍一样被所有的圣人们、化身们及先知们所宣扬,祂们全部都提到爱和宽恕。如果人们怀疑或觉得这根本行不通,都会要求人们对祂所说的话要有信心。当时的人们都是单纯的人,所以,都会遵从祂。其中一些人肯定是非常的好、一些是不成熟的、少数人是心存怀疑的。

基督来到地球为我们预备我们的额轮,尽管祂的一切努力,我们发现这非常困难。遵循基督教的人有最差型的额轮,最差的:极端侵略、极端计划型、未来派的,所有右脉的麻烦,都在那些宣称是基督徒的国家发现。

甚至早期的基督徒,称为Gnostics(诺斯替派,相信神秘直觉说的早期基督教)。「Gna」在梵文意思是「知道」。虽然他们拥有知识,但初学者也会被本应是掌管基督教的人们所打压及折磨。许多的基督徒被所谓的基督教的牧师及基督教教堂残杀,而且这仍然持续着。我们发现在西方,这些教堂对人们的心智有着巨大影响力。要不然,他们本应该是有很高智力的人、要不然,他们本应该是分析家、要不然,他们本应该是聪明的。但当去到寺院及教堂、当去到宗教、当去到基督教,我想,他们的脑筋就被塞住了,被某种催眠完全塞住。他们根本不会认为这些人可能在某些方面有非常大的问题。住在意大利时,当我知道后,我震惊于天主教教堂是怎么运作的,以及这些神职人员在做什么!各种的丑闻,比我们国家的多更多。卷入金钱、调戏妇女及生小孩,我是说,他们有各种肮脏的恶习。本来应该是神职人员!他们被称为神父、她们被称为女修道院院长、她们被称为修女、他们被称为弟兄。对我,这真的是一个冲击,我不知道以基督之名这样的事发生着。由祂的出生方式,基督试着向我们显示什么呢?没有必要在伦敦的大医院安排非常舒适盛大的接生,不用。祂朴素的出生方式,应该已经使所有的基督徒极之简朴,而且一点儿也不金钱取向。为了钱,他们到处去,征服全世界这么多的人。当你去巴西、或智利、或阿根廷时,你找不到一个当地的土著,而且他们对土著是如此的不仁慈。难以置信,这些人多么的富侵略性!即使在英国,那儿的新教徒,我在他们之中发现同样的事。你必须从早到晚不断的说「谢谢你,谢谢你」,不然你就完了。种族主义!基督是什么人种?祂是金发白肤的人吗?不。祂是白种人吗?一点也不是。祂是什么肤色?祂是棕色的,就像印度人。这些西方人的种族主义是从那儿来的?我真的不明白。这跟基督、或是否是真正的基督教,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到任何地方,都会很惊讶,怎会忠实、单纯的人们,都被这些教堂不当利用。他们被利用去投票,为了钱、为了每件事他们被利用。被教堂本身利用到了,做作、造假的赚数十亿计的钱这种程度。他们是如此的独裁、如此的控制、如此的权威,不论他们做了什么… 教宗是永无过失的,不论他做什么都是好的。没有罪恶感、没有会下地狱的想法、没把基督放心上,基督不是什么,只是纯洁及纯真而已。基督抓住一个人,并且打所有在寺院前卖东西的人,因为神不能被贩卖。他们没有贩卖神,他们只是贩卖货物,但祂说的是尊敬寺院,是关于对寺院的尊敬。

另一件基督徒所做的重大事件是,责怪犹太人杀了基督。了不起的人,把所有的过错推给别人,这是基督徒的专长,即使是现今。去责怪你对别人做了什么错事,这非常的普遍,这点你可以在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国家清楚的看见。他们责怪犹太人,首先,那时候的那些犹太人,后来可能是印度人;好吧,他们不相信轮回;他们的意思是说在那时同样的犹太人又再次出生了?第三,犹太人从没杀害基督,绝对没有。因为是在人群里,你如何判定呢?是法官裁决及下令的,他是罗马人。罗马帝国不想担杀了祂的这个责任,所以他们说是犹太人杀的。如此,希特勒(Hitler)先生出现了,他真的折磨了他们,那是太过头了,一般人甚至无法理解他是怎么信奉天主教的?他怎能在瓦斯室里杀害小婴儿?但现在,被折磨了的相同人,也变得非常富侵略性,他们反巴勒斯坦人(Palestinians)。巴勒斯坦人自愿的成为回教徒,而回教徒正到处大肆破坏。当你细查历史,看看基督的一生,你发现的是侵略,从这个到另一个、从那个再到另一个、一个传递给另一个、如果有人打了某人耳光,另一人将试着杀了打的人。所以,这种宗教已经制造了分裂,人们打着神的名义、打着宗教的名义彼此残杀。即使在霎哈嘉瑜伽,你也会很惊讶,我曾看过人们利用我的名义,试着进入一些催眠术的团体;我无法了解,利用我的名义、我的相片!所以,小心点,你不应该做这样的事。利用基督这个神圣的爱的化身之名,他们正做着各种暴力的、仇恨的、欺骗的事,我说的是非常低劣的人,从一人传递到另一人,再传给另一个人。同样的事发生在霎哈嘉瑜伽里,如果我告诉某人:「你不再是领导者,换某人当领导者。」那个人立刻就生气了,他忘记了霎哈嘉瑜伽对他的好,他忘记了。如果我告诉他,领导权应该传递给其他人,结束了。接着,他忘记曾为他做过的一切好事,一切霎哈嘉瑜伽为他做过的事,他的生活是因为霎哈嘉瑜伽帮助了他。这个领导权势进入了人们的脑袋里,霎哈嘉瑜伽的存在,不是为了从你们之中找出领导者。不,绝对不是!有领导者,只是为了图个方便,如果他们变得不方便了,我们就应该更换他们,如此而已,就这么简单。但我仍然发现权势这个念头非常巨大,而且他们开始从左到右的,处处利用它。这是每个国家实际上正在发生的事,已经发生,而且仍然在发生;这是件非常悲哀的事。这将绝对无法带出我的努力,我的努力是去整合所有的事,而不是分裂,没有任何一点分裂的机会。唯一的一件事,不论什么是错误的、不论什么是不神圣的,都必须使你注意到。你看家庭主妇,当她在洗米时,米里掺杂些白色小石头,我们会挑出来,我们不会把那些小石头跟米一起煮,会吗?这样的小石头必须挑出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就像小石头,你无法改变他们。Namadeva说过:「他们就像苍蝇,活着时沾染我们的食物、让我们觉得恶心,找我们的麻烦。如果我们不小心吃下肚,牠是死了,但还是给我们麻烦。」我应该说,这些全是恶魔(Rakshasas),他们永远无法了解霎哈嘉瑜伽,他们将总是试着给我们找麻烦;但那些已经达到自然而然连结的人必须做什么呢?他们应该也采用这种方式吗?我从来没有为了任何事责备任何人,例如人们说,「母亲,他没有捐过钱给霎哈嘉瑜伽,所以他失去了他的钱财,」我绝不会像那样说。「他应该捐一些钱,」我从没要求捐款,我从没要求金钱,每次我都说:「够了,不要给,」我从没向任何人要求任何一分钱,即使当我需要时,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这个问题。

从基督的一生,我们必须了解,祂没有任何问题。祂是无所畏惧的,祂知道祂是神的儿子,祂没有任何问题,祂面对每件事,即使是钉死于十字架上。我想人们喜欢祂被钉死于十字架上,还是怎么的?他们佩带十字架;当然它是”万字(Swastika)”符号的变形,毫无疑问。但祂仍然必须牺牲祂的生命!祂为全体人类牺牲祂的生命,不只是为白人或黑人、棕色人种或蓝色,而是为了我们全体,如此,我们才能跨越我们的额轮。我们应该责难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我们自己。我们可以称那如同我们的十字架,藉此我们可以了解身为霎哈嘉瑜伽士所在的程度。  

我被告知,有80-90位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已经来到霎哈嘉瑜伽,却被某些人催眠了。霎哈嘉瑜伽士怎么会被催眠呢!有可能吗?他们必定没有祈祷,他们必定没有静坐。他们是怎么进入被催眠的状态呢?现在,他们正要求原谅。我原谅,但这不表示他们会没事。我们不能再和他们相处,我们不会把坏苹果跟好的放在一起,会吗?这样没有智慧。他们已经损坏了,应该排除在外,直到我说为止。他们不应该出席任何的集体,不应该到任何的Puja(崇拜),应该让他们清洁他们自己。虽然腐烂的苹果不能再变好,但他们可以。他们应该试着了解,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一个霎哈嘉瑜伽士能被催眠,那么,做霎哈嘉瑜伽有什么用呢?提升你的灵量(Kundalini)又有什么用?这代表他们是非常差的霎哈嘉瑜伽士。令人惊讶的,我没有在西方看过这种现象,非常使人惊讶。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不论他们是什么样的,如果考虑他们那里好人的数量,我必须说他们是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已经放弃所谓的基督教,他们已经放弃一切无意义的喝酒、毒品、追逐女人,每件事他们都已经放弃了。我还没遇过一个又再次喝酒的人,或甚至是再次抽烟的人。

你们的瑜伽之地(Yoga Boomi)是印度,怎么会在这里发生催眠事件?还是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tra)!我想,一些如恶魔的人总是出生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因为他们是如何的折磨每一位圣人!怎么会?他们是如何被某人怂恿的,听信某人说些我从没说过的话,这显示他们是非常低劣的人。我确信他们必定总是出生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今日,他们又再度的出生了。我从来不想在像这样喜洋洋的圣诞节谈这件事。

是的,这是件欢庆的事,因为基督以救世主的身分来到,祂尽可能的为这世界做每一件事。对我们来说,这是好的;但对祂呢?我们给祂什么呢?同样的,霎哈嘉瑜伽士不断的要求:「母亲,我们甚至不能见您、我们甚至不能跟您握手、我们甚至不能向您顶礼、我们不能做这个、我们不能做那个,」真令我惊讶!「您必须做这个、您必须做那个,」总是长篇教训我。

你必须做什么呢?你必须做的是静坐,以及相信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是我的力量,而且你已经在你的内在感受到我的力量。你越远离我,你将会越好。我从不了解一些霎哈嘉瑜伽士的这种要求多的天性,他们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觉醒(Jagruti),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如果基督想要,祂会杀了他们,并且活得很好。但我想祂必定极其厌倦,到处都是愚蠢。

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了解这样一位伟大的化身来到地球上。当然,祂不能给予自觉,想象一下要钉死祂的人们,祂如何给自觉?假设某人带着匕首来刺我,我能给他们自觉吗?还好,没人听他们的、没人想过他们的任何事。但你们不是,你们已经得到你们的自觉,你们是重生的人了,你们是伟大的人。你的潜力存在着,而不去利用它,你在做什么?有多少人真正的专注于霎哈嘉瑜伽?反省看看。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意、他们有他们自己的这个事,有多少人真正的专注于霎哈嘉瑜伽?基督只有12个门徒,除了1、2个之外,他们全部奉献;没得到自觉的、完全奉献他们自己给基督教的工作,然后它传扬开了。因为他们对整个事没有太多想法,基督徒做的只是转变毫无用处的人。我会说,如果他们没有对基督的诞生给以公正的评价,是可以理解的。但相对于你们这些重生的、已经得到真我的知识、你们配备了全部的力量、并与这全部的力量连结,你可以称这力量为神圣的爱。你所有的力量都能被使用、可以被了解,它像某种能动的机器,已经启动了,少数的轮子正在转动,但还有许许多多的轮子、那么多你能做的事。我无法责备基督徒愚蠢,毕竟他们从没有得到他们的自觉,只有一些教士拿些水,放在他们的头上施行洗礼,就结束了。但你们这些人呢?我活着是因为你们。因为我想看见你们成熟,这是母亲的想法。有许多人已经成熟了,我不是指他们;但仍然有许多人必须成熟。并不是说你应该要能发表大演讲、或写书、或什么的,而是在你内在,你应该成熟,你自己的人格应该花开成爱的及神的芬芳。我会说,这就是我与基督之间的不同处。祂说:「Baba,我已经受够了。不,不,不再跟愚蠢的人一起,」不是我。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我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今日的世界是更糟糕的,因为首先,所有的领导者彼此争斗。所有的政治人物都严重腐败,在腐败上竞争,没人具备事实真相及诚实的意识,每一个都卷入广告、报纸、媒体、这个、那个里,这是当今最腐败的势力。因为这样的背景,我知道到公元2000年霎哈嘉瑜伽将在这个世界一跃而出,成为某件非常伟大的事〔全场鼓掌〕—-你们不让我把话说完—-如果你们变成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你们全部、全部在我眼前,在这里出席的人,即使只是现场这样的人数,如果转变成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的话。如果我不能亲自见你,这没什么关系、如果我不能到你的所在,这也没什么关系、这一点关系也没有,任何事都没有关系。基督的门徒工作得如同祂不曾存在过,所以,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负责解放这个世界、整合这个世界,为人们带来和平、喜悦和快乐的人。

刚才当我来时,人们展开披肩。这使我想起基督,当祂来时,人们带来棕榈叶企盼祂,为祂摊开自己的披肩在地上让祂走,结果祂走到那里了?走到绞架、祂走到十字架、走向祂的死亡。当你展现你对我的爱时,你必须知道,你必须爱霎哈嘉瑜伽的整个工作。这不是一些跟我有个人的关系就能成就的。所有这些在基督教势力下的西方国家将下降,你会看到。他们已经正在走下坡,因为没有道德。会有不景气、各式各样的问题、他们的小孩是任性的,他们喝酒、抽烟、做尽各种事,甚至他们对我们的影响是腐败我们。违反基督的活动!从头至尾,你发现它什么也不是,只是反基督的活动。谁是反基督者呢?他们描述他是反基督者、那个人是反基督者。事情不是这样的,而是我们内在有个反基督者,接受所有这些违反基督的纯净及爱的事。

所以,首先在你们自己当中……你要去那里?坐下来!你必须教导你的小孩一些礼貌。这女孩向下沉沦,是因为你疏忽了小孩,父亲在那里?我不明白怎么能让一个孩子那样。去管教你的孩子是很重要的。基督说:「爱你的邻居,如同爱你自己。」在西方,如果你有邻居,你会遇到这些事:他将试着找出你去那里、在做什么,他会用望远镜看。如果你制造任何噪音,你就完了。甚至如果你唱歌,你也完了。印度在这方面比较好,我们没有噪音的困扰,我们没有。印度人可以在噪音中生活。想找出为什么印度人如此适应噪音,他们不介意噪音。我已经找出理由是:在西方,人们处于压力之下紧绷着,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忍受。但在印度,人们不知道压力、紧绷是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这种疾病还没有出现。西方人这么的害怕噪音,可能是这个原因。人们从村庄来这儿,他们睡在车站,没发生什么事,火车来了又走,睡得很好。想象一下在西方..….谢谢神!在意大利我们的邻居有远一点;但在英国,因为我们伟大的邻居们,我们的精舍(ashrams)必要不断的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从这里逃到那里。其中一个邻居叫和平先生,我不知道谁帮他取的名字〔全场大笑〕,这样的矛盾在生活里、如此可怕的矛盾。我不知道,他们将如何学习爱他们的邻居;但印度人可以,不知怎么的,他们没有这个问题,不多;有时,他们有这个问题,但不太多。然而,假设,如果有音乐。所有的邻居都会加入,带茶来、带这个来,他们会一起享受音乐。但我想西方的集体是那么的小,我不能明白他们如何自称是基督徒,只是打扮好,去教堂而已。而我们的市长为此跟我说了15分钟,我们几乎坐不住,开始看起手表,整整15分钟!半小时后,我们跑出那个牢笼。「那么,这些人是如何跟您一起坐上几个小时的呢?」我说,「我必定是催眠了他们。」〔全场大笑〕我是说,他们不是那么集体,除非他们喝酒了,不然他们无法集体、除非他们喝醉了,他们不会彼此交谈、他们总是疲倦的,他们本该是基督徒。他们总是如此疲倦,不管你在影片里或任何地方看到他们,他们总是在打呵欠;出了什么事?是年轻人!总是想、想、想,这来自额轮、来自反基督的活动。违反基督的活动:想、想、想,明天我们应该做什么、有什么事要做,诸如此类的。我们仍然必须希望,这种宗教会结束。所有这样的宗教必须结束、必须现在消失,太多了,我们不能支持它们。它们满是违反宗教的性质,你根本无法忍受它们。回教、印度教、基督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所有的主义,最好是一个接一个的结束。

基督属于什么宗教?我不知道。你们全部属于一个宗教,称为霎哈嘉(Sahaj),是普世的宗教、是纯粹的宗教、生来就在你的内在。你不属于其他任何宗教,因为那里面没有宗教存在。所以,我希望到2000年时,所有这些宗教从地球消失。他们全部做着无谓的斗争、没理由的互相残杀。他们想要、他们想要争斗,他们喜欢斗争。为什么责怪可兰经、为什么责备圣经、为什么责难基督、为什么责备任何人?他们想要争斗,他们有分裂的天性,他们想要有分开的国家、分开的小区、分开的这个。一旦你开始分隔,你就绝对地违反基督。在霎哈嘉瑜伽里,我也是说:你们是一个认同、你们不是分开的国家、分开的组织、分开的这个……这些在我自己的想法里不存在,不存在!我从没想过。我们全是同一位父亲、同一位母亲的小孩,我们无权想我们要分开。即使现在,我已经看到小团体很容易形成。怎么会?小团体形成是……小团体形成,就像我发现马哈拉施特拉邦人坐在一起。(一小段印度文。)再来,我们有北印度人的群体。我告诉你,不知怎么的,由于性格,印度人是相当分离主义的,北印度人也有分开、分裂的念头。「您必须来Indore,」为什么?它不是印度的一部份吗?他们不能来德里(Delhi)吗?「您必须要来Kanpur、您必须要来Allahabad、您必须要来Indore、您必须去到每一个村庄、每一个地方,」为什么?今日你出生在德里,将来你将出生在某些可怕的地方。再来又,「这个地方是我的,您必须来我的房子。」这又是另一个头痛,「您必须来我的房子。」我的、我的、我的、我的!一旦你开始这样想,你就完了,你不再属于基督,不再是。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剧目,即使是今日。现在,如果你看看你周围,必定是从你自己国家来的人。只要看看你自己的四周,你跟另一个国家的人坐吗?谁是其他人?在霎哈嘉里,谁是其他人?我们全部是一体的。如果你真的爱我及基督,这个一体,我们必须学习。

这种小团体观念及一切这种事,现在在霎哈嘉瑜伽士里必须终止,必须结束!我们全部是同一个认同、我们全部是同一个生命体、我们全部是同一个有机体,我们不能说我们是分开的。这只手可以从这个身体分开吗?能单独存在吗?一旦你开始放弃分裂,你将会惊讶!你将享有真正的欢乐。但一旦你有这一切「我的、我的」的想法,你甚至无法享受霎哈嘉瑜伽、无法享受其他任何人,我的妻子、我的孩子、我的房子、这个、那个。你的内在必须有这种醒悟:我不属于这个国家。许多女孩及男孩写,「我们希望和印度人结婚,我们希望有个印度婚姻,」只是女人结婚的年龄是35岁而已。现在,我要在印度的那里帮她找个丈夫?还必须是某些寡妇、或某人、必须有个印度婚姻,你能相信吗!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帮他们配对的。我给你选择权;好,选择吧。我也有选择权,我不能帮你配对,这是我的选择。你有自由说你想嫁(娶)那里的人; 好吧,就去嫁娶。但就我所关心的,我不能那样帮你配婚,你必须结不论在哪里对你而言是合适的人。许多印度女孩嫁印度男孩,受了很多苦,如此的多!你无法相信。(一小段印度文,)不在霎哈嘉瑜伽里,再也不;我们不能够再安排,即使是一个,印度斯坦人和印度斯坦人的婚姻。不可能,这不是神的愿望。为什么你不在自己的小区附近找,同样的事。至于在印度这是很挑剔的。就像,当我女儿出嫁时,他们说:「不,他不是Srivastava。」如果他也是一个Srivastava,「他不是跟你一样的Srivastava。」即使如果他是同样的Srivastava,「他的这个事是不同的。」我的意思是说,这种事走偏太远了,因为我有我的长辈与我同住,他们跟着我。我说:「不论是不是Srivastava,我都要让他们结婚,结束就这样。」我的丈夫同意。我孙子也这样处理。如果你得到Srivastava,非常好;否则,就忘了它吧!马哈拉施特拉邦人也是一样。马哈拉施特拉邦人已经变成基督徒了,也是同一个样,你会很惊讶,是基督徒!现在他们说我们是dalit基督徒,意思是,他们是从较低的种姓转换到基督教;现在一个新的种姓已经出现了。一旦你变成了基督徒,你的种姓是什么?你是基督徒,不是种姓。有dalits的及更高阶的基督徒,他们将不会与dalit阶层结婚,dalit阶层也不会与更高阶的联姻。基督徒本该仿效基督,规律的去教堂;精心打扮后才去,即使如果他们没有合适的衣服,他们必须像英国人那般穿着,借衣服穿去教堂。因为根据印度的基督徒,基督是出生在英国。真的,你无法相信!除非你穿整套衣服跟领带,你不能去教堂。你能想象任何人穿着dhoti(腰布)去教堂?不可能的情况。甚至在我那个年代……谢谢神,我没嫁给一个基督徒,但我自己的姊妹们,她们都被迫穿英式衣服结婚,而不是穿纱丽,你能想象结婚时穿的衣服吗?我们,印度妇女结婚不能不穿纱丽,但她们被迫,许多妇女用英国人的方式结婚。现在,我很惊讶,甚至日本的基督徒也到澳洲,像英国新娘那样穿着、结婚,因为她们是基督徒。那样显示他们相信基督是出生在英国,或是什么?实际上,对基督徒而言,没有必要担心任何穿着,所有这些胡闹来自西方,你必须打扮得像这样、在这儿你必须用汤匙、在那儿用叉子。基督用汤匙及叉子吃饭吗?祂是在马厩出生的。甚至不可能了解这些是基督徒的人,这么的担心汤匙及叉子,他们来你的房子晚餐,会翻起盘子看你是从那家公司买来的,这非常重要。这样愚蠢的人,他们自称是基督徒!基督是在马厩出生的,他们却如此挑剔无意义的事情。

我们必须了解基督出生的伟大之处,它显示出祂出生时,是跟绑在那儿的母牛一起,小牛也在那里,是出生在马厩。不止是国外的基督徒,还有印度人也是,同样的你都可以很快的分辨出一位基督徒,在星期日早上,看看他们就行了。我父亲反对这种衣着方式,他习惯穿kurta。因为基督穿kurta,祂不是穿西装,祂有吗?他们是如此肤浅,无法从他们身上学到任何东西。……如此愚蠢的人,我告诉你。而印度人却从左到右的处处仿效他们,我无法了解。他们是违反基督的,在这点上不要仿效他们。印度人至少有某种尊严的意识;如果你有的话,为什么你在这么热的5月天穿西装?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必须穿普通人穿的普通衣服。除了Param Chaitanya(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之外,我们要令谁印象深刻呢?他们是极之肤浅、极端地拘泥,尤其是对于他们的穿著、及要怎样生活,真的很可怕。我已经见识过这个,就是这个理由,我想我应该警告你,不要接受违反基督的文化。在每一方面,绝对的违反基督;在每一方面,他们都彻头彻尾的侮辱基督。你们不应该再侮辱基督,简单的过你的生活。关于我身上的纱丽,他们逼我穿的,对我而言像大袋子,怎么办呢?昨天他们也逼我、今天又逼我。他们说,我本来就应该这样穿,因为我是太初之母(Adi Shakti),本来就该这样。如果我是基督,我会比较好过,祂比我自由多了〔全场大笑〕。

因为所有这一切,我们必须做什么?又是什么地位?基督的讯息是什么?就是你发展你的灵性、你的神性,由此,你知道什么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尊严。我应该说,祂是你最年长的哥哥。你应该跟随祂的生活型态。绝对不要害怕任何事、不要担心任何工作,不要。别担心任何的生意、任何事,绝对不受所有这一切约束。我们有这么多实例,祂生命的美好例子。但当我们看着基督徒时,我们试着对照他们,当作基督生命的一个表现,这就是我们犯错的地方。他们丝毫不是为了基督、他们绝不是跟随基督。身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有不同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是尊重道德的、我们有自尊、我们有我们自己的人格、我们是无畏的、我们不说谎、我们不欺骗,而且我们绝不会被催眠。因此,我们可以把它叫做母亲的文化,这是不以任何方式炫耀,或以任何方式采取虚假的事。一旦你明白,你现在身在母亲的文化里,整个事情将改变、整个概念将改变、整个想法将改变。

现在,他们强迫我穿;所以,好吧,我就穿。你们想要我穿;好吧,我穿。但通常,如果让我来选要穿什么,你知道的……。如果你们想送我礼物,就给吧。我从没要求你们送礼,没有。把礼物强送给我;好,为了让你们喜悦,你们就送吧,不然怎么办呢?但有件事我必须要求这些马哈拉施特拉邦人,不要再送我任何的,再说一次,不要再送我你们所谓的Oty,我的Oty已经太多了,绝对不要再有人送我Oty。如果某人结婚、某人有小孩、某人有什么事,他们都会送Oty。没有需要送我任何的Oty,你可以到寺庙,送出你的Oty,它会被卖者以及是pujaris的婆罗门这两者之间,一再的被卖出、再卖出,以赚取金钱。所以,不要再有Oty,任何人无论如何都不要再送我Oty了。

在圣诞节,我必须说一件事,「我们给了基督什么?」第2个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将要给母亲什么?」我不要你的任何东西,不要。我完全满足于我自己。我要的是你必须奉献你自己给霎哈嘉瑜伽、给真理及给爱,这样我将会非常快乐。还有,不要说话说得像基督所称的「喃喃不休的灵魂,」在这里说话、那里说话,这样我全部不喜欢,我不喜欢,不要做。如果你喜欢这样,你将会掉落,掉非常的深。这是最后的审判,要不你到天堂,要不你到地狱,已经是这样运作了!现在,让我们看看,你在那一头呢?身为你的母亲,我必须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你、改正你、提醒你,这是最后的审判,请不要再接受任何违反基督的活动。不论你正在做什么不好的事,你都能在你自己的内在判断,为此最好的事是奉献你自己给霎哈嘉瑜伽,但不要从霎哈嘉瑜伽赚钱,不要利用霎哈嘉瑜伽发表政见,而是使霎哈嘉瑜伽像颗大的、巨大的树,这将会成就的。我知道,这将会成就,你有这个潜力,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里。

愿神祝福你们!

They believe in the most expensive sari: You see My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