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导师应是谦卑和智慧的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1997-07-20 Guru Puja Talk: A Guru Should Be Humble And Wise, Cabella, DP-RAW, 51' Download subtitles: CS,EN,JA,PT,ZH-HANS,ZH-HANTView subtitles: Add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Download video (full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Listen on Soundcloud: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导师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1997720

 今天的崇拜对我们很重要,你们全都有自觉,也拥有给予别人自觉所需要的知识,你要知道自己拥有什么,这是很重要的,因为若你不尝试帮忙,不尝试给人自觉,首先,你会对自己没有信心,也会没有自尊。其二,你尝试给人生命能量,但不要与这个人扯上关系。我曾经见过,有些人太投入,若他们给自觉某人,就以为自己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开始影响这个人,他的家庭,他的亲戚,做类似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你必须学懂,你或许与某人有关连,或许和某人很亲近,但这个人未必更能拥有得到自觉的机会。唯一成长的途径是合群集体,没有其他途径。若有人认为远离集体静室,独自居住就能有很大成就,霎哈嘉瑜伽的意义并不在此。

过去,人们通常会到喜玛拉雅山,他们大部分都是被分隔,只有一个或两个人会被拣选作灵性升进。在这里,问题不是灵性升进,而是你内在合群集体的成长。这就是你怎样成为合群的人,享受集体,致力于集体,与集体一起生活。这类人发展了一种新力量,这种力量是他们非常精微,能渗透任何分子、原子或人类,渗入任何地方。这种渗透力只能在他们拥有合群的气质才会出现。不合群,你不能到达今天霎哈嘉瑜伽需要的高度。

你也知道,到处都是问题,问题,你感到世界就像在下沉,特别是我到非州,我感到:“噢,天啊!他们在这里创造了地狱。”就是个地狱。因为他们没有正法,不相信正法,却热爱非正法(adharma),这种风气在四处流动,在全世界流动,你对美国的非正法生活方式作出反应,人们认为这是完全没错,不管你告诉他们什么,他们不相信,亦不相信有裁决。他们看不到他们的人生,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社会,整个国家的根基在被摧毁。我感到,这是充满丑陋的非正法品质,我们甚至不能想象这些想法怎会进他们的脑袋。而这些想法,我不用告诉你,你也知道很清楚。若你要拯救你的孩子,就要是理想的导师。若你只谈霎哈嘉瑜伽,假设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在你内在这些力量还未唤醒前就想宣扬霎哈嘉瑜伽,就必定会失败告终。因此,我们要看自己怎样发展这些内在的力量。

我感到颇尴尬要告诉你对待导师要有怎样的言行,我想人们已经告诉你。但很自然,很自发的,一旦你有自觉而又在自觉中成长,你自然发展了谦卑的态度,也发展了一种透过它而取得你的导师很多品质的态度。现在,例如导师在某一个高度,若你想在同一高度再升进,你是没法做到。你必须坐在远低于你的导师的位置。有些人过分利用我良好的品格,我要说,很多人已经向我指出:“你要纠正这些人,他们以同等地位身分与你交谈。”我说:“他们会受到教训,他们会受教训。”有时,他们并没有受到教训,因此他们仍以同样的态度与我说话,态度就如与你的朋友,或与同等地位的人说话。

首先是完全的谦卑,你要是谦卑的人,极之谦卑。现在,你查查看,当你与人谈话,你是否谦卑?当你与人谈话,你是否谦卑?当你照顾你的妻子和孩子,你是否谦卑?对每个认为自己是导师的人,这是很重要的。谦虚是最先要有的品质,或我要说,这是你要跳进的海洋。有些人认为:“母亲,若你谦卑,有些人会占你便宜。”没有人会占你便宜,因为你要记着,你每时每刻都受到保护,受生命能量(Param Chaitanya)照顾,我知道你知道这种情况,但你们有多少人真的相信我们内在有生命能量?若你真的相信有生命能量,就不会害怕,不会担忧,也不会有各种荒谬的想法。若你认为自己不受保护,“什么会发生?事情怎样发生?”那么生命能量就会留下你独自一人,你要看到整出戏剧,生命能量怎样成就事情,它怎样成就事情,你要有怎样的言行。若你不在正常状态而又过分炫耀,什么会发生?你会为此得到报应,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生命能量会教训你,令你会记着,你必须与你看来有点不同。不管如何,你要知道自己为何来霎哈嘉瑜伽,从根基开始,我们来霎哈嘉瑜伽是想知道绝对的真理,透过生命能量,你已经知道绝对的真理,你要不惜一切的去追寻绝对的真理,要跟随你的生命能量行事。

很不幸,我曾经见过,很多人以为他们的生命能量妥当,他们也妥当,不管他们接收什么生命能量,都是一流的。要纠正这个想法是很困难的。这种想法是来自自我。当你有自我,永远都找不到自己的错处。即使生命能量告诉你一些事,可能是某人告诉你一些事,因为你不在状态,但你的自我却在状态。你的自我在纵容你,教导你一些你本应能清楚看到的事情:“我在做一些错事,我不应这样做。”

在这改正和改善的过程中,当你沉醉其中,你应看到:“你是否变得更精微,或变得更粗糙?”这是最佳评价事物的方法。现在,我看到人们不停的评价细微锁碎事情的生命能量,这棵树或这朵花或这片土地的生命能量是否妥当,你想看看各种物质的生命能量。你为何要看它们的生命能量?你要看到生命能量是因为想得到物质上的好处,你认为若你检查生命能量,而能量又妥当,你就颇安全,就不会有损失,不是真的。因为生命能量不是用来评价测试这些世俗的事物,这样做绝对贬低生命能量,你不应贬低生命能量,因为它能向你建议某些或许对你的成长很有害的事物。

有一次,我想某人到某处地方,他因此说:“母亲,我不想去。”我问:“为什么?”“因为我看到生命能量很差。”我说:“这就是为何我要你去,若生命能量是好的,你去又有何用?我就是这个原因要你去,因为你能帮上忙。但在此之前,你却评价自己,评价你的生命能量,不想去。”

因此,什么发生,我们想有舒适的生活,霎哈嘉瑜伽必须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不然我们就认为霎哈嘉瑜伽是毫无用处。不管我们有什么欲望,都必须得到满足。我们现在的欲望大多是个人的:“我的孩子不好,我的孩子要妥当;我的丈夫言行不当,我的丈夫要妥当。”又或“我没有自己的房子,我要有自己的房子。”看看我们在想什么,就如他们称作,仍然想着消费主义的社会。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想:“我要有个儿子,而不是女儿。”当你有了儿子,却责怪霎哈嘉瑜伽。你任何的欲望实现不了,就认为是霎哈嘉瑜伽伤害你,因为霎哈嘉瑜伽你才会受苦,对霎哈嘉瑜伽的那份信心有点动移,或你可以说,信心不怎样深。若你深深嵌入霎哈嘉瑜伽,会是怎么样?“不管什么发生,我也会是霎哈嘉瑜伽士。”

就如有人去世,通常在霎哈嘉瑜伽,很难有人会死,我必须告诉你,即使他们想死,也死不掉。是生命能量为你作决定。但若你担起像这样的位置,你要知道这个愿望未必能满足。若你的愿望不能得到满足,那么你就感到困扰,想:“什么出错?”你的愿望不是大能的神的愿望,而生命能量却是大能的神的愿望。

以我到美国为例,就以此为例,美国人攻击我,负面能量找我麻烦,那些日子我在受苦,所谓的受苦,我有痛楚,出各种事情,我必须要到美国,因为美国的霎哈嘉瑜伽士会知道,为这些愚蠢笨拙的美国人的升进,有人要付出多少代价。他们是何等愚蠢,何等笨拙,受欺骗他们钱财的人所迷惑。很多人来找我,告诉我:“母亲,若你开始这样那样说,我可以为此付三百元,你会有成千上万的信徒。”我说:“他们不会是我的信徒,若他们为钱而来,以为我收了他们的钱,必定是物有所值,那是说他们是绝对愚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用钱买到,这是他们不明白的第一个原则,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大部分人不明白得到自觉是不用付钱的。

在新泽西州,有些富有的古吉拉特人问霎哈嘉瑜伽士:“怎么可能这样容易得到?这是不可能,因为这是很困难的事。”每一本经典(shastras),每一个人都曾说,很难有自觉,好吧!若是这样,为何你能那么容易的给人自觉?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该怎样回答。你应该这样回答:“对,这是很困难,非常困难,你不能大规模的给人自觉,这是事实。但若有人做到,你就要想想,为何他能做到?”

就是有这种愚蠢的问题,若他们仍然继续问,你真的要谦虚的告诉他们:“先生,也要那个人值得给他自觉。”因此,他们只会追逐在他们身上赚钱,愚弄他们的人,他们吹嘘的说:“我们有三个导师。”有人说:“我们有七个导师。”我很诧异,他们要有怎样的条件。那些极之愚蠢的人,梵文叫作MURLE,无脑的人不能得到自觉,放弃他们吧!若他们与你争辩,你只好放弃他们。他们没权与你争辩,只有得到自觉的权利,没权与你争辩,亦没权问你一些愚蠢笨拙的问题。你要时常紧记,要谦逊,要保持尊严,因为你是导师。一旦你知道自己是导师,那么你时刻都不会有小丑的言行,你的行为会让你显得尊贵。同时,你会有和蔼可亲的面容和个性,不会令人讨厌,你的个性会显示你有些特别之处。

现在,你怎样发展这种个性?西方最大的问题是自我,而东方最大的问题则是超我。这个自我,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在生命的各个轨迹范畴,他们都在显示他们是何等自大。  例如,我到美国,我很惊讶它有种族问题,黑人和白人受不同的对待。我是说肤色是神赐予的,一些人黑皮肤,一些人白皮肤,若每个人看来都一个模样,就会像军团,必须有多样性,脸孔有点改变,表情也要有改变。有人要有更好或不同的表情,不然你会感到这个世界很闷,每个人都一模一样,只是一样。这里却有很多种族主义,我很惊讶这种想法怎会进入人类的思维。

所以作为导师,你要对种族主义完全厌恶,绝对厌恶。任何白皮肤的男女可能是很残酷,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他们也可能是残酷的母亲;黑皮肤的人可能很仁慈,很慷慨,这是与肤色无关,一个人的个性品性与肤色无关。因为黑皮肤的人被人不善待得很久,所以他们作出反应,很自然他们作出反应,有时会以很残忍的态度来作出反应。这种注意力,这种…你可以说对人类错误的态度,即使是对动物,也是不能忍受的。以这种态度看待人类,你完全不值得拥有霎哈嘉瑜伽。你们任何人,若仍有某人是黑人或某人是白人这种想法,都不能在霎哈嘉瑜伽成为导师。

印度有种姓制度,同样是既差劲又可怕,完全不合理,毫无理据根基。但在印度,有些人相信一些阶级是较高,亦有些人相信有些阶级是较低。每个种姓阶级的人都可以做一些最差劲的事情,对他们这是没有界线。低阶级的人也可以是非常,非常好的人。印度有很多伟大的诗人,苏菲派都是来自最低的种姓阶层。这些种姓阶级是人为的。你知道人造的衣服不适合我们,所有人为的想法都不会适合我们,它带我们进入…我不会知道怎样辨别 — 我要说带我们进入完全的毁灭,因为仇恨招致仇恨,恨不停的增长。若你不能摆脱恨,我要说,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这些全是制约,你出生在白人家庭,所以你是白皮肤;你出生在基督教家庭,所以你是基督徒;你出生在犹太人家庭,所以你是犹太人。全只是因为你的出生,并不表示你是较高或较低?今天世界的所有问题,若你看看,全是因为人类依恋着优越主义这些荒谬的想法。只有透过合群集体的生活才会有所改变。例如,我要说在集体静室,各种肤色的人生活在一起,有同样的权利,同样的理解、爱和情感。若没有这些品质存在,称它为集体静室是没用的。

有一次,他们问我:“母亲,你会否来哈林(美国纽约黑人区)作一次演讲?”我问:“为什么?” 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说:“哈林?母亲,你知道什么是哈林?”我说:“我知道,也不坏。”他们说:“你知道黑人在哪里…。”我说:“我也是黑的。”你可以称我为黑人也可以称我为白人,但爱心,你要明白,爱能洁净所有我们对别人荒谬的想法。卷标任何人为黑人和白人显示你没有眼睛去看,任何有深度,有爱心的人都不会看这些表面虚假的事物,就是看不到!

今天我们在庆祝导师的伟大。现在,看看所有导师,他们是怎么样,有怎样的言行。印度有很多导师,很多苏菲派,其他国家也有很多。苏菲派或圣人从不相信种姓制度,从不相信这种黑和白;基督,祂从不相信黑和白;佛陀亦从不相信黑和白,没有人相信任何人为的想法。

即使在有自觉后,我们仍接受这些人为的想法,我时刻都要带着这些想法。现在,透过说话,我们不能摆脱它,但透过行动,却能摆脱它。只看看我们怎样在内在解决愚蠢的想法,怎样摆脱它们。很简单,在入静中,你要坐下,看看你爱多少人,为何爱他们,不是出于怜悯,而是出于爱,你有多关心人。我见过一些很漂亮的例子,但我仍要说,有些固定的想法要完全扫除逐走,这对霎哈嘉瑜伽每一个导师都是很重要的。意思是他要有颗洁净的、开放的、充满爱的心,他的心要演奏生命能量的乐章。若他的心充满人为的想法,我不知道有什么会发生。即使他们移植了心脏,也不能用人造心脏,必须用真的,自然的心脏。所以你试想像,一旦你接受这些古怪的想法,只会引致分裂,永远不能令你合群集体。所以要内省,我们是否一体?是否互相猜忌?现在,已经有太多猜忌判断,一切都只会在你们一起生活时才能看到,不然,你又怎样知道?当你们住在一起,你会发现,发现自己有什么缺失,什么没有,什么必须要有。充满爱的心是那么平和,因为这颗心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赐予喜乐,赐予很多喜乐。

有个关于罗摩的故事,祂吃bers,一种水果,是一个年长的女士以爱心先尝过才给祂吃,这显示什么?显示︰像罗摩这位世袭承继最高位的国王,而这位老女士却是来自最低的种姓阶层,她以爱心给祂这些水果,当祂吃过水果,就开始赞美它。祂的妻子说:“给我一点!” 祂说:“好吧。”但祂的弟弟仍有疑虑,我想,在霎哈嘉瑜伽,所以他不喜欢,还生气了。接着她吃过水果说:“弟弟,我必须说,这水果很棒!” 他说:“好吧,给我一些。”她说:“为何我要给你?你先很生气,为何我要把这些水果给你吃?”

这个故事显示,作为导师,判断你个性的高低是凭借你洁净的心,充满爱的心,你最高,最了不起的个性。就个性而言,不是某些虚假内在的建构,不是人为虚假的,是自然流露,绝对的自然。不管你做什么,都必须要自然。所以这种人为做作的说话,或某种一起生活的方式,只会制造问题。例如,在美国纽约,我们有集体静室,有个很严格的女士,她要求一切都是完美的,汤匙要放在这里,义子要放在那里,她伤了很多人的心。这不重要,这些文化传统,你们怎样称呼它,在霎哈嘉瑜伽,禁忌戒律不重要,因为现在你已经成为导师。导师能留在任何地方,住在任何地方,吃任何食物,任何时间吃,就是要这样。我也在霎哈嘉瑜伽见过,一旦食物送上来,很多人已经急不及待的要吃。

有一天,我在场,有人送上食物,他们开始拿走碟子。我说:“什么事,我要吃。”“噢!母亲,你还未吃?”“还未,我甚至未触及食物。”

所以你看,这类事情,首先这是很低层次,我要说,欲望,是饥饿。现在,导师不介意,不管你给他什么,没问题,他想要的你没有给他,也没问题!即使你不给他也可以。你们要透过发展这种品质来杀掉自我。人们因你为他送上食物比别人迟而感到受伤,在霎哈嘉瑜伽,我看到各种有趣可笑的事情。相反,这是最低层次,我要说,欲望。若你想成为导师,最好不要太迎合这个欲望。

当然,很多问题已经解决。到目前为止,我看到,他们没有吸食毒品,没有酗酒,没有这类事情,你要明白,这是何等的福佑。因为若我要从这个层次开始,我不知道要深入多少,要从多深把你拉出来。当然这是件大事,是件颇美好的事情,要从中创造美好的人生,吸引每个人注意 — 你怎样说话,怎样的言行,怎样去爱。所以,我们要再次说,Guru Pada(导师的莲足)只能透过你拥有的爱才会来临。就如他们要…就说十个人,来演一出戏剧,他们只能从一个特定的国家或特定的群组拣选演员,这就没有乐趣可言。例如他们想有一个乐团,来自特定的种姓阶层或是来自某一个宗教,你也可以说,来自同一所学校或是什么。这显示你仍然不在状态。作为导师,你应喜欢各种文化,各种漂亮,必须把这些带进你日常生活。你不应因为肤色、种族、地位、阶级意识而看低人。所有这些都已经在导师圣人的生活中显示。Tukarama(印度圣人)说:“噢!天啊!感谢神让我成为Shidhul种姓阶层。”他不是这个阶层,却这样说。你们全部人,每时每刻都不要在意自己的出生,自己的个性或自己怎样开始,我们甚至不应能分辨谁是圣人谁不是,即使人们以自己是圣人为荣。

我很惊讶在美国,到美国的俄国人是很不同品质的人,他们不会对我抬起眼睛,不会抬起眼睛但却很深,很深,生命能量却很深。原因是,我认为,他们受共产主义压制,或许是这个原因,现在他们来到美国,看到所谓的自由,看到人们在做着怎样荒谬的事情,他们知道这两个极端,我想他们已经很深入自己的存在体,而他们之间有这种力量,这种团结。我很惊讶我之前从未遇过他们,他们没有从俄国来,他们来了,他们就在这里。什么令他们能保持这种状态,他们脑海里没有宗教,他们没有宗教,对他们而言,每一个宗教都是一样的,他们没有追随任何宗教。

所以,导师不能属于任何宗教,因为一切宗教都是人为的,他们在全世界制造了很多问题,互相杀戮,他们又怎会神圣?因此,你不应牵涉入任何宗教的偏见。我曾经见过有霎哈嘉瑜伽士,说他是基督徒,偏见会显示他是基督徒,你能分辨出来;若他是犹大人,你能分辨出来。那么来霎哈嘉瑜伽有什么用呢?若他们的注意力能在内,他们会发现。你要剖析自己,看看自己那里出错,为何你作为导师不那么成功。

成功的导师是︰他不在意时间,每一刻都是神圣的时刻;对他而言,不管谁迟到谁早到,他都不介意,他不是手表和时间的奴隶,这些也是人为的。我想三百年前是没有时钟,没有人对时间那么关注。因此,首先,他要超越时间,他们称这为kalatit;接着他也要是gunatit,即他不属于左亦不属于右也不属于中央,他超越这三种状态,超越gunas,他站在上天的光下看万物,万事万物。若有好事发生在他身上,他会说:“是上天的光做的。”若有坏事发生在他身上,他会说:“上天的光想这样做。”他把一切都交托给上天的光,他是超越状态(gunas)。

就如有人是偏右脉,自我中心,他会说:“怎么样?我想要这个,这不能成事,怎样…。”他会挑战。另一个人开始哭,偏左脉的人:“很抱歉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这不应发生。”就这样。中脉的人也一样,他或许会想:“我的生命能量能去多远,为何我不知道?”就这样。真正的导师,他像看戏的看这些事情,就如戏剧里的旁观者。“它发生了,它要发生,所以它发生了。”

所以,我们从中有什么收获?你看我们有一点收获︰受到这是不妥当或这是错的教训,就这样。在这一刻,我们不要不停的弄昏头脑,我们就只会这样,他却不关心一切。所以他超越他的gunas(状态),他活在超越的状态。他能在任何地方进食,能睡在任何地方,他不介意住在哪里,不介意坐车或坐牛车,若你给他的花环只有很少的花朵,他也不会感到不受尊重,就是没有这种感觉,他毫不介意,因为没什么能增加他的品格,就是没什么!你给他们一些简单的物品,没问题;即使你什么也不给他,也没问题。他不是透过你的双眼评价自己,而是透过自己双眼来评价自己,他自得其乐,为何要对任何事物在意?为何要渴求什么?事情自会在它应当的时序成就,若不能成事,就是不能,有什么关系?试想想。

在霎哈嘉瑜伽,导师要是一种约束的力量。我曾经见过两种人,他们不停的破坏关系,他们这样做是很容易的,他们不停投诉。但有些人却有能力以甜美的态度维系人,令人很亲密的连在一起,他们不是要寛怒人,而是自动的做到,就像人们不停的加入这个人。我很惊讶美国有很少,很少霎哈嘉瑜伽士。他们说:“我们花了五万元才有五十个霎哈嘉瑜伽士来。”在美国,花一千元才有一个霎哈嘉瑜伽士来!所以情况很不妙,但仍然,我们仍要对他们抱有希望,因为美国有很多求道者,他们在求道中迷失在荒野中。我想这或许是个循环,他们必须经历这个愚蠢的循环,那么他们才能肯定的看到重点,这是已经发生了。我的讲座有约四千人来,这个数量是在这个国家从未发生过的。他们说:“没有人能吸引这么多听众。”但仍然不算太多人,但他们都得到自觉。

所以我想,渐渐地,即使在美国,它也许会开始增长。霎哈嘉瑜伽士必须不谨只担忧他们的房子,他们住在哪里,只担忧这些事情,而是要全力以赴。我要说有能力的霎哈嘉瑜伽士要去美国,去成就这外在的工作。或许有些外人来谈霎哈嘉瑜伽,他们或许会留有印象。有太多假导师,你数算不了,而他们却接受他们,这是很令人惊讶的。虽然他们在受苦,失掉钱,失掉一切,却仍然接受他们,“不管如何,他是我的导师。”基本上他们的脑袋出点问题,他们不明白要期望些什么。

我写过一本书,或许能给他们看,不管如何,你可以写下你的经历,再出版,或许这样能打开他们双眼。在写点什么的时候,你要记着,你要展示霎哈嘉瑜伽的品质,你是怎么样。为此你不要令他们感到受人看低,不要说伤害他们的说话,但要以纠正他们,帮助他们的态度来说。

对导师而言,最重要的是他不要对自己有错误的想法,他或许来自贫穷的家庭,或来自富有的家庭,不管如何,他不应注意这些背景。因为,一旦你变成…看,看看伽比尔(Kabira印度圣人),他只是个织布工,看看Tridas,他只是个…你怎样称呼他?造鞋匠。看,在印度,这是很低的种姓阶层。他曾写过漂亮的诗歌,接着是Namadeva,他是裁缝,只想想这些人。所有这些人都写过很漂亮的诗歌。他们怎能有这样的成就?因为,他们都已进入灵性的伟大领域。

我知道,你们也写下一些很好的诗歌。但有些写下好诗歌的人却是很固执,很自大,我就是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一方面你写下漂亮的诗歌,另一方面你却充满自我。这种诗歌从何而来,天晓得!首先是你自己,你的品格应是会令人说:“我们遇到真正的导师。”为此,你知道得很清楚,你不用放弃家庭,放弃什么。但自我,若你仍有自我,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你必须完全的,集体的抛掉自我,要赶走自我,集体地。这是…人们秘密地自我取向,但有时自我会显现,人们染上这种精微荒谬的疾病,他们只是沉溺其中。

在今天的导师崇拜,我要说我们要很辛勤很辛勤的工作,最重要是你奉献了你多少生命,多少时间给霎哈嘉瑜伽,那么,只有你才能到达导师的状态。看看我,我是家庭主妇,我要负起家庭的责任,家庭的问题,尽管如此,我每时每刻都想着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这些都是解放整个世界的人类,不谨是解放这里那里的人类,而是全世界。因此,这是你更广阔的愿景,不谨只是你的学校、学院、或大学,你的或他的,而是要有很广阔的愿景。这个愿景,你要透过在不同环境工作,面对不同的问题而发展出来。一旦你发展了这种品格,你会很惊讶自己怎能帮助那么多人。我知道这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值得赞扬,我真的很爱他们,他们也很爱我。我们要常常看到,因你要成为导师,你要小心不要认为自己是导师,永远不要以为你已是导师,一旦你这样想,自我先生,这个导师,就会出现。

一旦你决定:“我微不足道,我微不足道,我只是母亲心里的小涟漪。”若你有这种谦虚的感觉,你的所有问题就能解决,事情就能成就。因为你的注意力,你的行为都会令人留下印象,不管你尝试什么,只有你才能令霎哈嘉瑜伽再进一步。

有那么多话要说怎样成为好的导师,但我想留些话下一次导师崇拜才说。很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