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辰崇拜

New Delhi (India)

1998-03-21 Birthday Puja Talk, Delhi, India, 61' Download subtitles: EN,LT,PT,TRView subtitles:
Download video (standard quality): View and download on Vimeo: View on Youku: Transcribe/Translate oTranscribe


寿辰崇拜

1998年3月21日 印度德里

我看到你们安排这个漂亮的欢迎仪式的方式感到极之喜乐。必须说,出于爱,你们找出各种方式来表达你们享受霎哈嘉瑜伽,我真的不能明白,你们的脑袋怎会有这些独特的想法。你们代表你们来自的不同国家,我希望你们带着这些旗帜回到你们的国家,告诉他们,救赎的时刻已经来临。我们要升进,要升进超越人类的层次,到达存在的更高层次。若这样能发生,它是怎样改变你的生命,怎样令你快乐,怎样令你失去仇恨、损害别人、伤害别人的荒谬想法,因为各种这类想法的出现,令很多人有某种撒旦的满足感,他们享受摧毁别人带来的喜乐和快乐。

要保持快乐,我知道,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承受很多,忍受很多荒谬。你们已经做到。一旦霎哈嘉瑜伽在你们的国家建立为某种那么漂亮,那么纯洁,那么重要的东西,你的国家的所有人也会跟随你已经跨越的路径。只有你的生命才能反映你内在存有和霎哈嘉瑜伽的漂亮。

我昨天告诉你,人类的知觉缺少了什么,注意力不在灵上。当注意力放在灵上,你有什么发生?首先,你变得genetic,这是梵文 — 你超越三态,即是你不再处于tamo guni(答摩状态),意思是你有各种自我放纵的欲望,你的注意力从这里移到第二种风格;你处于rajo guni(剌奢状态),偏右脉︰他们想做点事,想展示某些东西,你想变成某些东西,你想与别人竞争,所有这些挣扎都会消失。“Atit”即超越;接着是sattwa guni(萨埵状态)︰在这状态下,你也在追寻,你看到这种极端行为错在那里,你只是憎恨这种人生,想脱离它。因此你开始追寻。这也已完结,所有gunas(状态)都完结,你变得gunatit。

当你的注意力走到灵,这就会发生,因为现在你的注意力不在任何一个固定点,你或可说,受制约的品质,或自我的品质。你变成超越这些的人。就正常的人而言,这是很不平凡的,但对你却不是,它就是发生了。你只是享受自己,不再关心你的方便,你的舒适或任何琐事。你只是超越所有三态,三态曾以各种方式控制你,你就是这样首先超越人类知觉的限制。

其二是你变成kalatit︰超越时间。不知何故,我知道我今天迟了,事情就是要这样成就。但你们并没有错失时间,仍然在享受,我看到,坐在房子里,你们全都很享受,全都好好在享受,我不在,但你们仍享受。这是超越时间,你们不受时间限制。不管什么时间,都是你的,因为你在当下,你不是在当下想着未来,你不会想明天有什么会发生,或你怎样赶上飞机,你怎样做这个。你在这里只是享受,享受当下,当下就是实相。

若你想着未来或过去,你就不在实相。我多次告诉你,过去已经完结,未来并不存在。所以,你坐在这里,在此刻,或许在等我,或许只是享受你留在这里的每一刻,享受你与其他人的互动。你是怎样享受,这份享受是不能形容的。不然人会看手表,在思忖︰「为何母亲还未到?出什么问题?她为何还未到?」各种想法都会浮现,这样对成为kalatit 大有帮助。

我记得在纳西,我很努力工作,因为没有霎哈嘉瑜伽士会帮忙做什么,他们很害羞,很担忧。刚巧,我们可以说很幸运或很不幸,我的车在途中坏了,我迟到。约一个小时后,也没有车经过,没有任何途径可以走,我们搁在路上。很惊讶,当我到达举办讲座的地方,有霎哈嘉瑜伽士代替我,他们肩负起责任,忙着给人自觉,把事情成就。不然他们不会,他们不相信自己有力量给人自觉。我或许告诉他们,但他们不会举手,因为时间到了,他们想︰「很多人来了,母亲仍未到,或许她仍在途中,所以这是我们的责任。」因此他们担起责任。

当你超越时间,你就只对当下此刻负责。这是一种责任,也是集体,意思是你们全都变得有责任,这是很令人惊讶,我们这里有那么多人,没有争吵,没有打架。我们都好好安顿下来,超越各种攻击对方的愚蠢想法。能这样是因为你们都没有牵涉入时间,时间不能令你屈服。或许,若不是你们而是其他人,他们会向我的车抛石,想着︰「她来得那么迟,我们都很愤怒。」他们会感到愤怒,但超越时间的人不会这样,他们好好的坐下,享受自己,不介意时间过去。

你变成dharmatit︰你变得超越正法,超越人类的本质。即是你做什么都是富宗教性,你任何努力都是宗教的。例如,你有一个生意,你想以宗教的态度来做生意,因为你超越宗教,你不介意跟随一个特别模式或仪式的任何宗教,你是超越它。没有超越宗教的人,他们要早起,受仪式限制,他们经历仪式,若有任何一种仪式没做,他们会很不高兴,感到心烦。你不会,对你而言,你常常处于 dhyan,常常在入静状态,有任何出错,你只跳进意识里,就有解决办法,你不会受骚扰,当事情出错,你完全不受骚扰。

就像仪式化令你很受束缚,很温顺,有时也令你很专横。受仪式限制的人令别人感到烦扰。就像有个理应是我的朋友的女士来我家。

她说︰「我是素食者。」我说︰「那又怎样?」「我不吃曾烹调过非素食的器皿来煮的素食。」「好吧,我们用新的煮食器皿。」我为她买新的餐具。她说︰「你要小心,即使匙也不可以用。」我为她买新的匙。她接着说︰「玻璃杯,因为有非素食者在这里进食,你最好买些新的玻璃杯。」

我因此卷入这些问题,接着她在厨房,不容许我的厨师为我们煮食。她说︰「我先煮,然后你才煮。」她制造那么多滋扰,她不再是客人,而是成为讨厌的人。这就是很仪式化的人会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很多要求,不停的要求︰「这是我们的正法。」

一个在孟买的人告诉我这个故事。她说︰「这个女士以客人的身分来找我,因为她与某些高层有联系,她比我的曾曾曾祖母更差。」我说︰「真的吗?」她说︰「我不理解还有这类人活在印度。她来这里说︰『我不喝自来水,你要到某个井拿水。』」「现在,孟卖只有两个井,因此要走去取水。厨师必须用水把自己湿透,才能煮食。」「若他不这样做,我不吃他煮的食物。」「她不停的要求厨师要这样做,那个厨师因肺炎病倒了,另一个厨师也染上感冒,你明白?这个女士不介意。」「她说︰『这是我的风格。』」

她因此问我︰「母亲,我们对这类人该怎么办?」我说︰「你应问她︰『我们有这些食物,若你喜欢,那很好,不然你就不要吃,没问题,好,断食是很好的。』」对这类自我中心,麻烦别人的人,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我们有这种自我中心是因为我们以为︰「这是我们的正法,这是我们的权利,这是…,一切都是我们拥有的,他们竟敢不遵从?」我们麻烦了别人多少,令他们有多不方便,令他们的生活有多不愉快,我们从不想,我们不停要求︰「这是我的正法,我能怎办?我必须要这样做。」这样变成思维的制约,我见过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有这类制约。

曾经有个法国女士来到霎哈嘉瑜伽,首先,她的母亲是很仪式化,她令人那么烦恼。每个星期天,她必须到教堂,穿得好好,到教堂,然后回家。有一天,她失纵了,他们请警察去找她,当他去找这个女士,警察说︰「我们找不到她,天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接着说︰「好吧,去教堂找找。」她仍然坐在教堂里。下一次,她再次失纵,这样发生了三、四次,警察就说︰「很抱歉,我们不再找她,若你想,你可以让她住进老人院,就这样。」他们把她带到老人院。

这个女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母亲,很令人惊讶,他们不然是愚蠢的人,不停的坐着,闷闷不乐,像疯子般说些荒谬话,他们都是老态龙钟,很明显的看来老态龙钟,但一到星期天,他们都盛装上教堂,这一点他们都是相同的疯癫。」制约是怎样运作是很令人惊讶。

有一个人来与我们一起,他说︰「我是好司机。」我说︰「好吧。」但他只懂驾车,却不认识伦敦,不知道伦敦是怎样的地方。他的车驾得很好,但若我要到北面,他会把我带到南面,若我要到东面,他会带我到西面。

我说︰「怎么了?你懂驾车?」「对,我懂驾车,这我懂,但我不认识任何路,我对路没有任何判断力。」有一天,警察抓住他,我也在车上。他问︰「你要去哪里?」他说︰「我们要到这样那样的地方。」他因此说︰「你已到过这个地方六次,你再次回到同一地点六次。」

所以在老年,我知道这种事情会养成某种习惯,但你也发现年青人那么受制于自己的风格。这就是我们称呼为人类的元素,你执着于或介意某些事物。现在这是某种,我应说是种疯癫,有些人要求这样,有些人要求那样︰「我不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持续不断的,很常见的说「我不喜欢」、「我喜欢」。很令人惊讶的他们不停的像这样说话。

他们到某人的房子︰「不,不,我不喜欢这地毯。」我是说这不是你的地毯,不是你买的,购买这地毯是这个人,你想怎么样?为何你要说︰「我不喜欢?,你是谁,你没付钱买,付钱的人喜欢它,就这样。为何你要加评语︰「我不喜欢?」你是鉴赏家?所以要批评人?

某人穿着…例如,某种发型,但︰「我不喜欢这种发型。」「为什么?」「我不喜欢,只是这样。」

从这里到人类的每一个人,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或不喜欢?你的立场是什么?为何你要说︰「我喜欢」或「我不喜欢」?这是很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在西方,要加这种评语︰「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印度。」「好吧,若你不喜欢,坐在家吧,为何要来印度?」「我不喜欢土耳其。」「为什么?」因为若有人穿着长裙,他们会说︰「我不喜欢,因为这是土耳其风格。」那么你应只穿短裙。但若我们不喜欢短裙。我们不应说︰「我不喜欢。」这样做会伤害人,令人失去自尊。

当你进入霎哈嘉瑜伽,要知道自己并非寻常的人类,按寻常的标准,你是超越他们的。你的喜欢和不喜欢与他们不同,你整个态度已经改变,我见过有时你像孩子。你说话像小孩,很单纯,有时你会说些很深奥的事情,这些事情应是正常人不知道的。要知道,正常人是那么夸夸其谈,他们时刻不停的说︰「我、我、我。」

伽比尔曾经说,当羊还活着,牠不停的说︰「meh, meh, meh,」,意思是「我、我、我」;但当牠死了,牠的肠会拿来造一种称为dhunak的线,他们用这线从棉花分开种子,那时候,牠就说︰「tu hi, tu hi, tu hi」,即「你是,你是,你是」。

「你是一切。」当你这样说,你的注意力就会从别人身上转移。找别人的毛病,时刻用你的脑袋批评别人,找别人乐趣,有时甚至说别人坏话。人们享受说闲话,为什么?他们享受说别人闲话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别人与自己是一样的,我则不会对别人说三道四。

以这份理解,我要说,当你是普通人,这种爱的智慧并不存在。只需很轻微的挑衅,你就会生气,会做各种各样的事,就像在瓷器店里的一头蛮牛那样的言行。你忽然发现,他们因此成长了。原因是你仍未是一个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享受一切。例如某人很生气,脾气很差,他能看到什么在发生,他有怎样的言行。实际上,这不是你要生某人气的正法,不是,是某些生别人气很低层次的事情,时刻都叫喊别人,向别人呵索或批评别人,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这是不会有回报的。当你生命走到尽头,你会发现你自己没有朋友,没有邻居。

另一件事情是当你很自我中心,只想着自己,不停的说话,喋喋不休的说话,另一个人只会感到厌烦,但你仍不停的说话,不停的说自己︰「我做了这事,做了那事,我到哪里,我,我,我…。」没有限制,你对自己说的话一点也不感到羞耻。

当他们只是普通人,我见过有人以各式各样有趣可笑的态度对待别人。若某人说了另一个人的错事,这个人就会说︰「他就像这样,我知道,你看他这样做了。」立即这些话进了他们脑袋,「对,他就是这样。」

这样令你的思维生病,我们可以说是vikrudh,即思维不正常,你病了,接受所有这些病,不停的接受,直至你变成病人。这种病是极之危险,不是对别人危险,而是对你自己,因为没有人能忍受这种有病的人格。

你或许会说,我见过有人信宗教,现在我是虔诚的人,例如,现在你最好也信教,那又怎样?你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你不能坐在这里,你不能吃这个,这很重要。时刻都在管束训导别人,而不是管束训导自己。因为当你是正常人,你不看自己,只看别人,但一旦你是有自觉的灵,你就开始观看自己,看看自己有什么错。

在成为灵之后,在灵之光下,你观看自己,你只是观看自己。什么在发生,你有怎样的言行,你怎样享受自己,当你知道怎样纠正自己,这是很美好的。你以那么漂亮的态度做些小事,你会说这是何等漂亮的事情。当然有些人是不会改正的,他们屡教不改。你也应看到这种屡教不改,你也帮不了他们。

就如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时刻都想帮助一些错误的人,就像他们在霎哈嘉瑜伽拿了委任状。若有人想做些古怪事,我们期望委任状来电话,两小时后,他说︰「现在,请告诉母亲,某某人要受到照顾,要这样那样做。」对他们而言,告知我絶对是种习惯︰「不,你必须帮忙,你必须做点事。」但现在,这已经变成习惯,我们知道他会就这个课题给我们盛大的讲座。

所以你看,这是人性,人类已经经历各种不同的复杂人生,也生来有一些基因,或他不是很正常的人,虽然我们说他是正常人。因为他的反应,他的反应显示他很荒谬。没需要任何人致电给我,告诉我︰「你看,这个人这样那样,你最好照顾他。」当你没有任何权力,当你与这个人毫不相干,没必要插手别人的事。我告诉你,人的思维是有各式各样的设计,所有这些设计全都消失,只是消失,我不知道他们怎会有这些设计,如何取得这些设计 —或许来自他们的国家,来自他们的家庭,又或是他们的基因,你怎样说也可以,全都消失,你的基因甚至改变了。这就是霎哈嘉瑜伽,你变成灵,一切都改变。什么发生在你身上,你变成知道什么是喜乐,享受喜乐,享受存在,给予别人喜乐,令别人快乐的人。你时刻都想︰可以怎样令别人快乐。就只是发生,虽然你与别人都是以同一方式培养成人,受同样的教育,或许,但全都消失,你变得有知慧,美丽和喜乐。

这是你已经达致的,你可能未必知道,你怎样享受在这个童军营,没有其他团体能像你们那样享受。我看到你在这里做了什么,你们怎样在享受,怎样享受大家的共处,这是很不凡的。能这样是因为你的内心充满着闪耀的灵的喜乐。你可以审察自己,看看自己,我说的是否存在。当然,有些人只想着自己,他们住在酒店或某些小屋,或什么,他们不享受,他们仍然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因此他们必须住在那样的地方。

很令人惊讶,我见过,特别是印度人,当他们来卡贝拉,他们全都想住在酒店里。在他们的生活里,房子里可以只有一个浴室,当他们来到卡贝拉,他们想住在酒店里,黏贴着沐浴,黏贴着这,黏贴着那,年青人,很令人惊讶。我想,有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好酒店,或他们住的条件很差。霎哈嘉瑜伽士却可以住在任何地方,睡在任何地方,只有他的灵能令他快乐,没其他,只有灵给你快乐。

所有人类的其他想法,已制造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现在你看,因为你属于不同的宗教,所以你是坏人。若你想知道基督徒,最好走去问犹太人;若你想知道犹太人,最好走去问穆斯林;若你想知道穆斯林,最好走去问印度教徒。你会对他们怎样谈论其他人感到惊讶,就如所有人都是坏人,只有他们是最好的。所以这种态度要完全改变。你忘记了︰谁是什么,他是那个宗教,来自那种家庭,有什么背景。他们互相变得只是一体,他们享受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陪伴,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就这样。那么多霎哈嘉瑜伽士都会在这里,这是Mecca,这是Kumbha Mela,你怎样称呼也可以。你享受集体的喜乐是因为你已跨越阻止你看到真相的障碍。

真相是,就如我昨天所说,你是灵,一旦你成为灵,你变成gunatit,kalatit 和 dharmatit。一旦你超越这些界限,就变成海洋里的一滴水,若水滴是在海洋外,它会常常害怕太阳,因为它会干掉,它不知该怎么办,往哪里滑走,移往哪里。但一旦它与海洋合一,它只在移动,在享受,因为它不孤单,它与漂亮的海洋喜乐的浪一起移动,这就是你已达致的,你意识到,你知道,但你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做到,因为你是灵。

现在,有时你要提防自己,你会惊叹于自己的改变,你怎样变得那么简单、敏锐和有智慧。西方有很多问题,因为他们仍很愚蠢,我认为,很愚蠢的人。因为即使是八十岁的老人,也想与二十岁的女士结婚,他不明白为何他要这样做,因为他不接受自己的年纪,他不接受︰「我是老人,我要有老人的言行。」他想与可以是他孙女的女孩结婚,在西方这很普遍,他们常像这样想事情。任何他们看到的年青女孩,他们都想与她结婚,他们可能已走在往坟墓的路上,但不要紧,他们想有一个这样的妻子,这是西方的问题。

怎会这样?因为他们不明白自己已老,成为老人是值得自豪的。我五岁时,不能想象那么多人为我庆祝生日,即使我五十岁,也没有这么多人。我现在七十五岁,看看多少人来祝愿我生日快乐!当你年老,若你有智慧的生活,你应对自己的年纪自豪;但若你是愚蠢的,当然没有人会帮助你。每一个人都会取笑这个人,他们也会做同样的事情,这是西方的习俗,不停的拥有一个接一个的妻子,与妻子离婚,这类事情不停的发生。

我要说,印度却反其道而行,他们不大尊重妇女,他们理应对妇女极之尊重,理应把跳进火葬柴堆里为丈夫殉葬的妇女放在显要位置,即使妇女是举足轻重,他们也不尊重。怎会这样,我不知道。某些人说有些诗歌写下︰要毒打妇女,我是说这诗人是谁?我想,他才应被毒打。首先,他是妇女所生,他却写下这种诗歌。所以你看,我们喜欢接受一些错误的,絶对荒谬的事情。这样是因为你没智慧。有智慧的人会接受有智慧的事情,他不会接受任何荒谬的事情。你不停阅读一本接一本的书,你读了那么多书,你因此何去何从?你发现你读的书对你没好处,没有用,但若你喜爱阅读,你就不停的读。

所以缺乏智慧令你没有辨别能力,你为它辩解,你都在辩解,说︰「这很好,我做什么都是最好的。」我要说,这不是自我,而是愚蠢的人类理解。「我做什么都是好的,我怎样的态度都是好的,有人胆敢告诉我这是错的,那是错的?」每个人都取笑这个人,找这个人乐趣,这种人会受很多苦,受一切的苦。但他永不会接受︰「我做错了一些事。」

当你超越dharmatit,你变得超越正法,正法变成你的一部分,你不会做错误的事情,你就是不会做错误的事,不做错事不是某人告诉你或你想跟随它,或出于被迫或你受管束,只是你不喜欢做错误的事情,或说一些不尊重人,没有帮助,没有爱心的说话,这就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质量,你已成为灵,变成灵,你不用告诉任何人,那么明显,那么显著,人人都能看到,当你越深入自己,你发现自己内在已被赐予这种了不起漂亮的感觉,你拥有这种内在的美好,令你战胜别人的自我。

我必须告诉你一个故事,我有一次去见一个圣人,霎哈嘉瑜伽士因此说︰「母亲,你从未去见这些导师,为何你要去见他们?」我说︰「你与我一起去吧。」我们因此登上很高。我说︰「从这里你看他的生命能量,你要先看他的生命能量。」

很多生命能量涌现,我们走上小山,爬上去,这个男士理应有能力控制雨,开始下雨,雨下得很大,我完全湿透。当我走上去,我看到他坐在石头上,很愤怒的在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何,我走进他的洞穴坐下。

他回来,对我说︰「母亲,你为何不准许我把雨停了?是否要抑制我的自我?」我说︰「不是,不是这样,我没有这样想,我看不到你有自我,是另一个问题,你是修行人,是苦行者,你买了一件纱丽给我,我不能接受你为我购买的纱丽,因为你是修行人,我要完全湿透,才能向你借用纱丽。」整件事情完全融化,他变成很不同的人。

透过智慧,你知道怎样处理不同类型的人,你会说一些令他们的自我融化的话,他们的制约也被带到一种新的觉醒。他们看到你的智慧,你的爱,你表达的,我应说,你的灵。这就是为何那么多圣人,虽然受折磨,很多人找他们麻烦,却仍明显的那么受尊敬和被爱。但这时候这些圣人,我必须说,肯定是很好的人。但有一事,他们对门徒颇严厉,要他们守纪律,原因是他们不是有自觉的灵,他们的门徒,这些导师想︰「除非你能管束这些人,否则他们永不能升进,永不能成为了不起的人,所以必须管束他们。」

那些真理的追寻者接受︰「好吧,不管你说什么,我们也照做,即使你要我们断食,我们也照做。」他们会站在他们头上︰「好吧,站在我们头上,做你说的,我们愿意做,你不用担忧。」他们就是很有纪律。

霎哈嘉瑜伽没有教导纪律,原因是你是有自觉的灵,只要你的灵在,就会给你光,在这光中,你清楚的看到自己,你可以律己,不用我告诉你。我知道那么多人一夜间就放弃毒品,我从未告诉他们,甚至从未谈及毒品或什么。他们怎能做到?因为他们有光,你今天也取得光,是灵之光。你变得完全独立,絶对自由,完全自由,因为你有光。你不能做,不能做错误的事情。就如现在这里有光,若某处有大爆炸,我不会走向爆炸的地方,不会,你也不会,因为你有眼睛。灵和它的光是最重要的指引因素,透过这些因素,就如我所说,gunatit,你变成kalatit 你也变成dharmatit,你不是任何事物的奴隶,不是手表的奴隶,不是时间的奴隶,亦不是你处于的gunas (状态)的奴隶,你不想看到自己是否右脉,左脉或中脉,你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是超越所有这些事物,所以你是gunatit,你是dharmatit,因为dharma(正法)变成你的一部分,你不用跟随正法的纪律。

我在霎哈嘉瑜伽曾见过,有些集体静室的规则是很严格,不应这样。我已告诉他们永远不要严厉。若某人不能在…例如四时起床,不要紧,让他十时才起床。一段时间后,他自能在四时起床,不要太过管束他们,孩子也不应管束太过。当然,若他们是有自觉的灵,他们是那么好,那么漂亮,若他们不是,尝试给他们自觉。一旦你意识到未有自觉的人在犯这些错误,他们在黑暗里,你对他们的态度就会改变,你会尝试极之有耐性,极之仁慈,对他们有感情和有爱心,因为你会知道这个人没有自觉,他仍未有眼睛,看不到,他是盲的,他听不到,感觉不到实相,所以首先要让他感觉实相。在此之前,给他讲座和管束他有什么用呢?他仍会继续犯错,找自己麻烦,或麻烦别人。

这是你透过开悟已经达致的,即你超越所有这些事物。你变成那么有爱心,那么能给人喜乐。我是说在霎哈嘉,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看到他们的爱和情感的漂亮,不单对我,也对其他人。若只是对我,我能解释,但我不能解释他们对其他人也是那么仁慈。就如我昨天告诉你,这些人到以色列,现在他们到埃及,到俄罗斯,谁告诉他们?我从未要求任何人到任何地方。他们自己感到要去,做这工作,帮助人脱离无明。

所以今天,当你为我庆祝我的七十五岁的寿辰,有那么多气球在这里,它们很引人注目,如图画般,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在表达你们对我的爱。一切我都能看到爱,不管你在这里做了什么,你的所有装饰,每事每物,我感到我的孩子是那么有爱心,我没有为你们做什么,我不知道为何你们对我有这份感激,我仍想知道,我做了些什么?我什么也没做!你们表达爱的方式,很令人惊讶,除了,我要说,你已有灵之光,在这光中,或许你看到的事物与我不一样,但你们展示的感激之情真是超越我。

就如有一次,有个讲者说︰「我不感谢你的母亲,我视她为理所当然。」这是事实,没需要感谢我,你要视我为理所当然。但你想感谢我的方式,就像小孩子想说多谢,你只是变成小孩子,那么热烈,你不明白通常任何地方都不会像这样做,没有人会像孩子般表达他们漂亮的爱。

你能看到这是很新的事物,这种和平,这种爱,这种喜乐,遍布这个遥远的地方。你怎能做到?怎能处理好?这是不容易明白,不是人类能看到的,他们只是不明白这些人怎能如此,为何他们活得那么快乐?现在你在房子里很舒服,你在房子里活得很好,一切俱全,但在这童军营,并不是住得舒适的地方。但你能住在任何地方,我知道,我曾见过。不管你在哪里,只要有霎哈嘉瑜伽士在附近,你就什么都不介意。这种集体的互相享受共处,没有任何期望,没有批评,没有说闲话或任何这种荒谬,是那么漂亮。即使你拉大家后腿,你也知道,我享受你开的玩笑,明白这是种友情,漂亮的友情。不管你是来自印度,或来自英国或美国,又或来自任何地方,你发现有这种一体的体谅,一体的移动,就像一个波浪接一个波浪升起,是连续的,永恒的,这是我们要达致的,亦是其他人要达致的。

为此我们要记着,你有光,其他人没有,所以你要很顾及他人感受,要有耐性,要了解他们的问题,只要聆听他们,他们有什么问题?他们会先告诉你︰「我的生意在下跌。」或他们或许说︰「我的妻子不好。」或「我的儿子没工作,他没工作。」他们会告诉你各种事情,聆听,聆听他们。这些事情对他们都是重要的,对吗。之后你会渐渐发现,你看,他们会软下来,因为你散发爱,散发喜乐,透过你的灵的觉醒,散发信心。你们都拥有这些力量。你只要站在任何地方,就能为这地方创造和平,创造快乐,所以要有信心,不要失去信心。

你的智慧去明白理解人也很能说服人明白︰「他们是很特别的人,他们不生气,不发怒,不疯癫,不会追逐某种疯狂,只是非常,非常平衡的人。」你们也不用练习,就能这样。这是在你内在,你应为此自豪,你不应以为这是你要达致的,或要变成的,你已拥有它,你内在已经有它。唯一是你要看到自己在灵之光下,这是很简单的事,在成就。别人不容易明白你,但你却很容易明白他们,因为你以前也是这样,现在他们在看你,他们会变得像你。

很简单,你能看到,我开展霎哈嘉瑜伽时只有一个女士,现在,今天,看有多少人在这里。我做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没有概念。你想什么,这份感激,这份享受和喜乐!所有这些事情,不管我告诉你什么,你要意识到你的存有,你的真我,你的灵,就是你是灵。作为灵,你超越所有这些事物,一旦这样发生,你会很惊讶,你有怎样的人格。

母亲以印地语继续讲话

(翻译自印地语)

我今天说英语,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以印地语向你说话,不管我对他们说了什么,我肯定你必能明白,我说的是当灵之光在你内在扩散,你内在三种质量就得到唤醒。你也知道,你内在有三种状态 — Tamo Guna(答摩状态),Rajo Guna(剌奢状态) 和 Satwa Guna(萨埵状态)。

拥有Tamo Gunis(答摩状态)的人有自己的风格,Rajo Gunis(剌奢状态)也有他们自己的风格。当他们对他们的追逐感到厌烦时,他们就进入Satwa Guna(萨埵状态 — 即追寻真理)的领域。他们感到要停止这些无用的追逐,要看得更远。当你进入Satwa Guna,你就开始追寻。当你达致你想追寻的,就超越所有这三种状态。就是当人被认为是Gunateet(超越状态),Kalateet (超越时间),Dharmateet (超越正法).。他们没有任何特定的正法,他做的任何事就是正法,他不会做任何违反正法的事情。

他的本质,Swabhav – (Swa是灵 ,bhava是灵的性质),变成swayam,真我。它变得像这样 — 他经历某种特别的自我存在,某种特别的和平和特别的存有状态。那么,他变成特别的人格,他把平和、快乐和喜乐给予任何接触他的人。

有时,当你把爱给予别人,他们未必明白,他们会滥用这份爱,这是会发生的,但这样不会令你沮丧,你只是感到他仍处于无明,仍未有能力明白,他缺乏恰当的理解,你不会评论他的短处,你只静观,想,或许迟一点他会改善,因为你知道自己曾经也像他,现在你站在更高的层次,明天他也会来到我们的山丘。

现在你们有那么多人,耶稣基督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却能制造那么多基督徒。没有任何人给自觉,他们令别人成为基督徒,你们能给人自觉,这是你们全部人现在要做的工作。你遇见任何人,只要给他们自觉。所有问题和疑惑都会消失,你内在会产生一种新的追求,新的目标。

一种非常独特的manvantar (进化物种)开始出现,救赎的年代已经来临。因此,人类的转化必须发生,这是最需要的,不然,人类的问题永远没法纠正和解决,必须有转化。当他已转化,会变得那么吉祥和漂亮,他生命的各种吉祥会进入环境而跃动。

为了达致这种漂亮和吉祥的生命,你什么也不用做,不用为此付费,不用劳动,什么也不用做,只要唤醒你内在沉睡的能量,保持在唤醒状态,去享受。

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有深度的人,我很惊讶的看到他们,他们怎能那么快的有这份深度,实际上,这份深度已经在他们内在,但他们过去处于黑暗中,现在,当他们进入光,就变得开悟,美丽和吉祥,我对此能说什么!

我内心有一个伟大的大变动,不管整个创造有什么力量,你都要达致。所有古代圣人已达致的力量,愿你也能达致,要达致,即使你过正常人的生活。

今天是非常吉祥的一天,你们以极大的喜乐来庆祝,像小孩子一样,你给我那么多的爱,我能说什么,我就是找不到任何字句,这实在是太多了!要完全明白和吸收它是很困难的,为何你赐予我那么多爱,我为你做了什么,我就是不能量度它,我没为你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是你的爱在生长,不停的生长,到达这个层次。

我只能对你说,请保持这样生长,亦要带着别人与你一起。他们也应体验这种快乐和喜乐。愿他们全都变成这过程的一部分,一种特别和独特的人格在出现。.

我永恒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