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顶轮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

1998年5月10日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因为顶轮日和母亲节碰巧在同一天。这是发生得很霎哈嘉(自然而然)的。我想,我们就是要明白,顶轮与母性是怎样相配。

顶轮肯定已经开启了,母亲必须要这样做,因为之前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尝试教导人正法,把人带到中脉,直接带到升进的道路。无论甚么他们认为是对某一个小区、某一个地区、某一个国家有利的,他们都会尝试去做。他们谈论它,很多书籍因此出现。所有这些书籍理应能创造属神、有灵性以及团结一致的人,但却创造了互相对抗的人。这种荒谬的事情,却在发生。所有这些书籍,这些知识,人类都错误的利用在令他们得到权势。我必须要说,这全是权力取向,也是金钱取向的游戏,在持续着。当我们看到所有这些宗教的后果,我们感到它们全都是空洞的。他们谈论爱心,谈论慈悲,全都怀有目的,有时这也只是一场政治的把戏,因为他们仍然觉得,他们必须拥有权力,不是灵性上的权力,而是世俗的权力,因为他们想支配整个世界。

这种想支配全世界的想法开始在人类的脑袋中运作,我们因此有很多战争、杀戮以及所有类似的事情。当它平静下来时,我感到或许现在开启顶轮,可以帮助人看到实相。

在顶轮的层次,你们知道真理。各种的虚幻,各种的误解,各种自己附加的无明,全都必须消失,因为你知道的就是真理。真理并不尖锐,并不苛刻,也并不难以掌握。人们以为真理是非常具破坏性,或非常严苛,会在人类之间制造问题。我们不应这样想,真理并非这样。但当人们谈论真理,他们把真理用在错误的目的上。人类就是这样独特,他们以错误的态度,传达错误的信息,来运用事物,他们亦利用它以达到个人的目的,人类有权凌驾别人,这是非常普遍的。

在我的国家,我看到人们想拥有分拆出来的国家。那些想拥有分裂出来的国家的人并不是要成就甚么伟大的事情,只是想成为______只有少数人这样想_______想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中成为伟大的人。所以他们永远不会想留在一个他们不能提升到这个高度的国家里。因此,他们分裂这个国家。在分裂中,我看到所有这些国家都在受苦,受很多苦,他们没有进步,有的是财务上的问题,各种问题都会出现。那个主体的国家也在受苦,因为它们树立了敌人,所有这些敌人都正在对抗这个主体国家。分裂主意本身是违反霎哈嘉的。

例如,一朵花在树上生长,它看来很美好,它在树上生长,在树上成熟,也在树上生产种子。但若你把花朵剪下拿走,甚么会发生?树木毫无疑问失去了花朵,但最大的损失却是那花朵。

现在他们全都这样做,当他们这样做时,你看看,结果会怎样?那些想拥有自己的国家、自己的领域的人,他们被杀害,被谋杀、被虐待,有些人则被关进监狱。所以这种分裂的态度,甚至在霎哈嘉瑜伽外,也对事情毫无帮助。我们必须学习一体。若在你来到霎哈嘉瑜伽,得到自觉后,仍然不明白我们必须合一,成为一个单位,一个团体这信息,若你不能明白这个信息,仍然认同于其他的事物,那么你仍未成长,仍未成熟。

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必须在顶轮日明白,就是每个轮穴在顶轮都有它的宝座。所有七个轮穴,都安坐在脑袋的中央,亦是藉由这个区域作出行动。无论它们在哪个轮穴,都可以成就事情。现在所有这七个轮穴变成一体。我必须说,变得完全一致。完全的整合在这些能量中心之中发生,因为它们都是被这七个主要轮穴所控制,我们可以这样称呼它们,你们也可以用任何名称称呼它们,它们控制你的所有其他轮穴,因为它们是一致的,完全得到整合,这就是为甚么你的所有轮穴得到整合。当这些宝座被灵量所觉醒,以及被上天神圣的力量所祝福,便会立即整合。他们说这像珍珠串在一根绳子上,还不止此,所有在你内里的宝座毫无分别地展现,在你内里整合起来。

假若你的某一个轮穴有任何不妥当—-肉身上、思维上、情绪上或无论是甚么的不妥当,其他的轮穴都会帮忙这个染病的轮穴,像他已经得到整合一样,去进化一位霎哈嘉瑜伽士的人格。现在,你内在的整合是非常重要的,除非你内在得到整合,否则你外在也不能得到整合。这种内在真我的整合是霎哈嘉瑜伽那么好的一个祝福,令一位已得自觉的人的品格比普通人高。他不会执着于负面的力量,毁灭的力量,他会放弃很多通常非常困难才能放弃的东西。所有我们内里的七个轮穴都受这些合一的宝座指引。这种合一帮助所有轮穴得到完全的整合。我们仍未整合是因为我们的脑袋想着这面,身体却走到另一面,心却又在另一面,而我们的情绪却又不同。我们不知道该做甚么正确的事情,做甚么事情是好的。在得到自觉后,在灵的光芒之下,你得到真理,你知道甚么该做。

例如,在得到自觉后,你可以以人们的生命能量来评价他们,你不再需要以你的思维去评价别人,只用生命能量,你便立即知道自己或别人有甚么不妥。这是双方面的改正,一方面你看到自己,你的真我,你取得真我的知识,另一方面,你可以分辨别人,分辨他正在做怎样的事情。若某人不是霎哈嘉但却声称是霎哈嘉,你可以很容易分辨出他不是,他的言行不是霎哈嘉。所以我们还是最好能够令这种整合完全的在我们内里运作。我们不应逃避,要接受自己的任何缺点,任何正在做的错事,任何正在思考的错事,任何具破坏性的事情,所有这些都必须消失。因为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有特别的任务,他们不像其他人那样只为金钱、权力,宰制人而工作,你们不是,你们在霎哈嘉瑜伽是为解放人类而工作。

整体上,这顶轮是一处我们进入的普世领域,我们进入了一处普世领域,当我们在哪里,我们变成一种普世的人格。所有那些小事像你的种族、你的国家、你的宗教,所有那些在人类之间的表面、人工化的障碍,都会消失,你变成一位已得自觉的灵,你知道甚么是人类,你明白人类,这必须在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在一起时才会发生,他们必须明白自己不再是普通的人类,我们是特别为着一个特别任务而拣选出来的特别人种,这特别的工作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你们都知道在斗争期(Kali Yuga)正发生甚么事,我不用向你们全部描述它。灵的光正要向你显示怎样可以清除这斗争期的弊端。你从自己身上开始,因看到自己过往曾经做过那么多愚蠢的事情而发笑,你不需要这样做但你却这样做了。那样也好,你可以原谅那些做同样错事的人,你亦明白那些人是出于无明才这样做。现在你的顶轮已经打开。当顶轮打开,上天的恩典倾泻在你身上,在这样的状态,我们必须说你已经得到顶轮的滋润,将会发生的将是某些真正伟大的。首先发生的是你对自己毫不执着,你可以观看自己,你可以看到自己的过去,你可以明白自己,就是你曾经做了那么多错事,误解了那么多人。这样的事情令你远离你的本性。但当这光芒来临,顶轮便得到滋润,在这光芒中,你清楚看到你对自己做过的错事,你看到自己的错误,你亦看到在你的社会的缺点。我曾经看到,当人们得到自觉后,他们会告诉我︰「母亲,我曾是基督徒,但你看,这就是基督教。」另一个人会说︰「我曾是非常爱国,但我现在看到甚么才是爱国。」就像每个人开始看到自己的背景,自己的行事作风,并能抽身而出。当你抽身,你不再认同自己,这都是在自自然然下发生。唯一的是你必须学习自然,我在霎哈嘉中发觉,人们仍然,虽然他们已经脱离虚幻,虚幻的海洋,但他们的一条腿仍然放在虚幻的海洋中,他们仍然想把腿放入及抽离那海洋,不应这样,这全只因人们没有静坐。

现在说你必须静坐,人们视这为某种仪式,或是霎哈嘉瑜伽的风格,不是,静坐是为了令你能深入自己,成就顶轮想给予你的一切,到达无执着及洞悉力的高度。这只能借着静坐才能做到。

甚么会发生在入静中,就是你的知觉超越额轮,升至更高,在无思虑的知觉状态下,安顿在顶轮。顶轮的实相,顶轮的漂亮开始倾泻在你的性格中,你的本性中。除非你静坐_______并非为了令自己感到好点,或只是感到我必须静坐才去静坐,静坐是非常重要的,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藉由入静,你发展顶轮,吸收了顶轮的漂亮。若你不是这样运用顶轮,一段时间后,你发现顶轮会关闭,你会没有生命能量,也不再理解自己。所以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入静。我可以立即知道谁有静坐而谁没有。因为没有静坐的人仍然以为这样做没有不妥,我正在做这些,做那些。入静是令你可以以实相的美丽来充实自己的唯一途径,并无其他途径,我找不到其他途径。藉由入静,你升进至神圣的领域。

以我为例,无论我做甚么,都是为着这原因,我已经找到一个方法可以大规模地给予人类自觉,但这并不代表若我大规模地给予人类自觉,他们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这样。你们必定见过,在我们的讲座里,若我在场,人们得到自觉。他们会参加静坐班一段时间,跟着便流失了。原因是他们没有静坐,若他们有静坐,他们会知道自己拥有怎样的质量,他们是甚么。没有静坐,你们不会明白甚么是对你们最好的。

今天你们必须向我承诺,每个晚上、每个黄昏,以及或许每个清晨,你们也要静坐。无论是任何时间,若你处于入静的状态,你便能与这神圣的力量联系。无论任何对你、你的小区、你的国家有好处的事情,全是这神圣力量所做就。你不需要控制这神圣力量,你不需要命令它,请求它,你只要静坐,便能与这无所不在的力量合而为一,这也是你另一种极大的祝福。除非你的顶轮打开,上天神圣的祝福不能降临在你身上。或许你得到一点金钱,或许你得到一些工作,或许你得到这些或那些。但你的进展只能在你入静,在你的顶轮完全打开,向真理打开时,才能成就。

真理就是这神圣力量是慈悲,是爱心,它就是真理。人们说神是爱,神是真理,以此等同,真理就是爱心,爱心就是真理。但若你依恋执着于你的孩子,你的家庭,这并非真理,执着的爱不是真理。若你依恋执着于某人,你永远不能看到他的缺点。若你生某人气,你永远不能看到他的优点。这是一种完全不执着的爱,这爱极之有力量。若你把这爱投射在任何人身上,你会很惊讶,这个人的问题会得到解决,他的性格会改善,所有事物都得到大大的改善,他的人生也会改变。但若你执着于某些事物,这种执着会引起问题,令霎哈嘉瑜伽不能成长。这种执着可以是各式各样,例如,你可以执着于你的国家、你的小区、你的家庭,可以是各式各样的。当顶轮打开,你学懂不执着,这只会在你不再执着时才会发生。我的意思是你并不是跑掉_______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不相信那些从社会中跑掉或走到喜玛拉雅山的人_______我们称这些人为逃避现实者,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你处身在这里,你看到每一个人,你观望着每一个人,你认识每一个人,你与每一个人都很接近,但你是一个毫不执着的人。这种状态在你的顶轮打开后才可到达。在这状态中,你如常与人相处,如常处理问题,如常处理所有事情,但你并无牵涉其中,完全抽离。过往你每事每物必牵涉其中的情况无法令你在任何境况下知道事情的全貌,令你不能知道甚么正在发生,甚么是真理。

这种不执着能够帮助你,不执着的最伟大之处是你不受影响。再不用这样说︰「若你没有受影响,母亲,你怎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你怎能对其他人有爱心?因为若你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你才能为他解决问题。」这种感受别人的感受是一种执着,不是真正的感受,它对你没有任何帮助。某人哭泣,你也哭泣,某人有麻烦,你也有麻烦,这样对那人没有帮助,对你也没有帮助。所以不执着并不代表你不能感受别人的感受,你也感受到,你能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别人的麻烦,感受整个小区和整个国家。只是你的感觉是那么抽离,好让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去接管。

首先我们必须对上天的能力有絶对的信心。当你已经不再执着,你说,你做吧,就可以了。当你这样说,你正要去做,你就去做,事情才会完全改变。因为你把你的责任,你的问题转移到非常强大,非常有能力,可以成就任何事情的神圣的力量。若你认为是你要解决这个问题,是你去解决它,那么,上天神圣的力量会说︰「好吧,试试你的运气吧。」但若你真的把这个问题交给上天神圣的力量,它自会把问题解决。

我们在霎哈嘉瑜伽有各式各样的问题,特别是我们发觉人们并不怎样喜欢霎哈嘉瑜伽,虽然他们只是少数,但你还是感觉很坏。你有否尝试为此而静坐?你有否把这个问题交托予上天的大能?我们为甚么担忧?当我们借着顶轮拥有上天的力量,我们为何还要担忧?还要想它呢?把问题交给上天的力量吧。若你可以做到,若你可以成就到,但你明白,对人类这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与自己的自我,自己的思想制约活在一起。若想所有这些执着都消失,你需要做的只是把所有事情交给这上天的力量。

克里希纳在《薄伽梵歌》曾经说︰「Sarva dharmanam parityajya mamekam sharanam vraja — 忘记所有正法。」正法的意思,祂的意思是,我们拥有正法的妻子,正法的丈夫,或是正法的社会成员,他们全都有自己的正法。但祂说︰「把他们交托,把他们交托给我,我自会处理。」我们必须学习的,就是去说「上天的力量会解决我们的问题。」对人类来说,要到达这种状态是非常困难的,只能藉由静坐才能做到。我并不是说你不停的静坐,不需要这样,要对自己和上天的力量充满信心,若你能成就到,我可以肯定,要提升到这种知觉状态并不困难,这是我们必须成就到的,男女都能做到。

他们不需要想︰「母亲,我们怎能做到?」无论如何,你看,这些人对霎哈嘉瑜伽没有任何好处,那些缺乏自信的人,甚么也成就不了,但那些委身和认为自己可以做到的人,却能把他们的力量转移到上天的力量,只是把它交托给上天的力量。

就如我有一辆车可以把我载到这里。若我有这样的一辆车,我不会把小公牛放在上面,我也不会推它,我只会坐在车内和运用它。同样,若你被这伟大的力量围绕着,若你的顶轮是絶对的,完全的被它淹没,你会很惊讶事情是怎样可以成就到。

让我以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为例,他现在已经不在了。他是渔民,平凡的渔民,他也受过教育,所以他在银行工作。有一天,他要为霎哈嘉瑜伽办点事,必须乘船去的。当他外出,他发觉整个天空都乌云密布,风暴将会来临。他因此感到很不安︰「甚么会发生?」立即,他的顶轮完全开启,感觉很好,他立即说︰「我现在交给上天的力量去停止这些事情发生,直到我回到家里上床睡觉前,我也不想下雨和出任何问题。」这是很令人惊讶,有人告诉我︰「母亲,雨云和所有这些始终都在天空上,没有下雨,甚么也没有,没有出任何乱子。」他走到另一个岛,为霎哈嘉瑜伽办了点事,再回来,当他睡觉时,便开始倾盆大雨。

所以大自然,每事每物,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朵,所有的一切,都是藉由上天的力量成就,所以我们不应有自我,以为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管理自己。当你有这些想法,你还未完全发展,你还未完全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长。要在霎哈嘉瑜伽中成长,对你来说并不困难,因为你已经有指引。

那些已经得到自觉的人,他们的数量很少,像稣菲派和一些在印度的圣人,他们所有人,他们必须要有多少挣扎。没有人指引他们,没有人帮助他们,没有人告诉他们可以有怎样的成就。虽然如此,他们却是非常满足,非常快乐的人,他们是成就得那么好。他们就如你们一样,以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他们却没有失望,充满自信,拥有对自己的知识,这是藉由入静而成就到。他们撰写书籍的方式,他们有些是很伟大的,这是很令人惊讶,他们怎可以写出这些伟大的诗篇,这样充满知识。我们不能明白,他们没有任何指引,没有人告诉他们,但有一点,就是他们常常都好好照顾自己的顶轮。

有一种东西在阻碍着顶轮,就是你的额轮移向思绪,这就是唯一,唯一阻止你进入霎哈嘉瑜伽的东西。思绪常常都出现,因为人类自出生以来,对任何事物都有反应,对这些和那些事物作出反应,思绪来了又去了。一大堆思绪,因此,你的注意力不能超越额轮,不能住进顶轮。

所以我们首先要看甚么种类的思绪在涌现,有时你也需要责备自己,你必须要说︰「这样荒谬,我正在做甚么?我发生了甚么事?我怎能这样做?」当你开始这样做,这些思绪便开始消失。思绪来自两方面,一是自我,另一是你的思想制约。它们是那么深深的植根于你,令额轮不能穿透。这就是为甚么我们有两个梵文基本音口诀(Bija mantra),「Ham」和「Ksham」。第一个是有关制约的,你被赐予这种恐惧,「我不该这样做,我不该这样做,这是不容许的,那是不容许的。」就是这种制约。制约可以有很多种类,但自我却是这样︰「我一定要控制每一个人,我必须得到它。我必能统治每一个人。」这两种思绪在你的脑海中,常常都互相跨越。

所以我们必须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这是非常重要的,处于无思虑的知觉状态是顶轮得到灵量滋润的真正途径。因为灵量不能通过,它通过不了,因此,正如我所说,有两个Bija口诀,一是「Ham」,另一是「Ksham」

若你有制约,你会感到恐惧和害怕,你对自己有既定的想法。这些日子,人们这样描述,他们会说︰「我的性格是外向的。」一些人会说︰「我是内向的。」另一些人又会说︰「我是嬉皮士,我是这样,我是那样。」各式各样的事情他们也可能会联系到他们自己。这些念头全都是来自外在的,不是来自内在。要到达你的内在,到达你精微的存有,你必须容许灵量穿越额轮,要穿越额轮,在现代是非常重要的,为此你必须静坐。

若你静坐时对自己有完全的信心,额轮便会打开,向上天委身,你必须委身于上天。当额轮打开,你会感到很惊讶。你的顶轮等待着转化,藉由这上天无所不在的力量,给予你需要的帮助。你与顶轮的联系已经建立,你会惊讶于这七个轮穴是怎样为你服务,怎样帮助你,怎样尝试给予你所有真正的知识。

你取得的这些真正的知识能赐予喜乐,你看到这些真正的知识存在于每事每物,你不需要阅读任何有关它的书籍。每一种境况,每一个人,每一朵花,每一件大自然的事件,你清楚的看到上天的恩典。当你明白上天的恩典,当你说︰「是你,是你成就万事万物。」你的自我便会消失。

纪伯伦曾经说过一些有关这伟大的事情,他说当羊活着,牠们不停的叫︰「我是,mai,mai – 我是,我是。」但当牠们被屠宰,牠们的肠被制成用作清洁棉线的绳,它会说︰「tuhi,tuhi – 你是,你是。」你看,以这种象征性的方式,他们想说,你必须变成,溶解于这上天的力量里。「是上天的力量成就万事万物,我又算甚么?我只是掉进这上天力量的意识海洋的一滴水,祂自会接管和把事情成就。这样对你成为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是大有帮助的。

你发展了治病的能力,但你不会因此而自负。你还发展了唤醒的能力,你也不会因此而自负,你发展了那么多富创造的能力,你不会感到自负,你真的变得非常,非常富创意,极之富创造力,但在你身上发生的最巨大的事情,是你变成一种普世的人格。你开始明白每一个国家的问题,每一个民族的错处。当你看到这些问题,你不像别人那样看待这些问题,因为别人会利用它达到自己的目的,或许是媒体,或许是其他。你只想看到这些问题得到解决。你看,你的力量是那么好,以这种念头,我可以说,上天的力量完全控制一切,无论有任何事情骚扰你,祂立即接管,把它解决。

很多,很多问题都是被霎哈嘉瑜伽解决,若你是普世的人,问题也会在普世的层次得到解决。若你是一个普世人格的人,你变成某种媒介,或你可以变成上天力量的渠道,藉此它可以作出行动。因为你是纯粹的普世人格,不会被这些,那些所牵引,这种纯洁的霎哈嘉品格,可以很容易被上天运用。为此,就如我下午告诉你的一样,我们必须对一些小事小心。

首先是愤怒,愤怒是我们拥有最差劲的。为甚么要愤怒?有些人像这样说话︰「我很愤怒。」就像他们对愤怒自豪。愤怒是绝对,完全愚蠢的征兆。没有需要生任何人气,因为愤怒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愤怒,你搞糟自己,因为愤怒,你摧毁自己,摧毁自己的本质,因为愤怒,你真的搞糟所有事情。所以不需要,不需要对任何事生气。但若有任何事情令你生气,你必须安静下来,看看哪里出错,为甚么它会困扰你?这种静观可以帮助你把问题解决。

你首先要意识到你拥有特别的品格,就是你的顶轮藉由这上天的力量被打开了,就如你已经进入了伟大的神圣领域,在这上天的领土,你是重要的客人,你不是一个普通人。当你明白你为甚么拥有霎哈嘉瑜伽,你为甚么得到自觉,这些都是特别的,不应令你有任何自我,你拥有这些不是为了你的自我,而是令你明白你要做对上天有利的事情。我可以这样解释,比如你是画家,画家的手上是画笔,画笔永远也不会以为它在做着甚么,是画家在做着一切的事情。同样,当你与上天的力量合一,你只感到︰「我没有做甚么,是画家在做,是画家在处理事情。」谁是这个画家,是这上天的力量,它爱你,关心你,照顾你,完全认同于你。

你会很惊讶,我收到很多信告诉我他们怎样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帮助,怎样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帮助,怎样在将会被完全摧毁的时候得到拯救。很多人写信给我,我并不感到惊讶,因为若你与上天合一,它会照顾你,它拥有一切的力量,所有的力量。只有一种力量我是没有的,就是控制你的力量。若你想摧毁自己,它给你自由,完全的自由。若你想摧毁自己,若你不想接受这上天的力量,好吧,不用接受,你有绝对的自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这是它给予你的其中一种权利,这就是为甚么你必须控制这自由,尊重上天的力量

今天是…我喜欢这一天,因为今天是属于母亲的,我也可以说是母亲节,因为我想只有母亲可以以这种方式成就事情。我们必须以极大的耐性待人。我见过很多伟大的降世神祇降临,祂们很快就消失了,祂们活着的时间很短,非常短的时间,有人在约三十三岁时被钉十字架,有人则在二十三岁时到达三摩地(Samadhi),我想是因为他们不能忍受人类是这样愚蠢。他们看不到他们可以为人类做些甚么,因此他们失去了信心,又或是他们以为为这些人做事是没有用的。因此,他们选择还是消失比较好。

但母亲的角色却是不同的,她持续的为她的孩子挣扎和抗争,她战斗至最后一刻,要看到她的孩子取得所有的利益。这种耐性,爱心和寛恕,是天生的,看,因为她的态度是非常不同,不为任何成就,也不为取得名声,又或你所称的某种回报或其他,她这样做只是因为她是母亲。若她是真正的母亲,这是母亲的征兆,最少对自己的孩子,她会尽力,她会日复一日做所有的事情,想把她的孩子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霎哈嘉瑜伽是一个更大的家庭,为此你真的要藉由母亲原理去成就事情,你不能用其他原理。就如我们拥有非常伟大的战士,他们也做了很伟大的工作,像战士一样工作。我们也拥有一些为别人牺牲的人,各种类型的人都有。他们为着可以在人类间建立正法而努力工作,但他们却做不到。这令我想到,只建立正法是没有用的,首先要给予他们自觉。在灵的光之下,他们便明白甚么是错的,他们自动变得正义。这才是最佳成就的方式,而不是把正法强加在他们身上。因为当你把正法加在他们身上,他们不知道怎样承受,他们消化不了。所以最佳方式,就是令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灵,当灵的光出现,在这光中,他们清楚的看到一切,再没有任何问题。这就是为甚么这种母性质量是那么有效。

我的意思是在每一个国家,都在彰显母亲原理,在每一个国家,都有描述和谈论母亲。但后来这些却被那些不想谈及母亲的人所取代,因为他们的行为实践不了他们口里说的。因此他们说,最好还是不要谈及母亲。那些非常先进,非常成熟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降世神祇,都常常谈论母亲,虽然如此,却仍只是空谈。

现在要像母亲那样去成就事情,以你的方式,当你在做霎哈嘉瑜伽,你要像母亲,母性多于父性,没有野心,没有斗争,没有妒忌,没有这些,你只想你的孩子走上来,在属灵上成长。若这是我们唯一采取的态度,你会因你是何等满足而感到惊讶。看到人们在灵性上成长,是非常,非常令人喜乐的,不单只是空谈,不单只是从阅读而来,而是真正在发生,在我们内在实践。

这种质量是大有帮助的,真的可以帮助每一个霎哈嘉瑜伽士变得有耐性,变得仁慈,变得谦卑。但你也必须去纠正,这是纠正别人的其中一种途径。对那些不是来自上天的世界,来自正常的世界的人,要纠正他们是困难的工作。有些人脾气太坏,他们不能忍受,没有关系,你必须原谅他们。最好还是把精神放在简单的,忠诚的,温柔亲切的人身上。那么,所有那些难应付的人自会渐渐加入。你对待别人的态度必须像慈母般,必须要有这种母性。

我感到很惊讶,在西方的文学里,我找不到孩子和母亲的关系的描述,这是很令人惊讶的。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描述。一位母亲怎样看着她的孩子,孩子怎样走路,怎样跌倒,又怎样站起来,以及他怎样说话,所有这些漂亮的事情都曾经被描述,但却不是在西方国家。我也不知道,他们从来也看不到这一点,我想,去描述母亲的注意力是非常重要的,她是怎样充满爱心,怎样充满慈爱,怎样忍受那么多荒谬的事情,她是怎样坚持,这是一种寛恕,不单只是用来抗衡或烦扰孩子,有时你也需要去纠正他们,你必须告诉他们,但要在合适的时候,合适的场合。若你告诉他们,他们便看到重点,不管是甚么事情。

最先和最富说服力的是母亲的亲切和爱心。她不停的寛恕,给她孩子信心︰「有母亲在,没有甚么可以发生在我身上。」这种信心运作得很好,你也要把同样的信心给予那些从你那处得到自觉的霎哈嘉瑜伽士。让他们感到你没有生他们气。他们是愚蠢的,我知道,他们有时也有点暴力。我曾经见过各种类型的人,唯有纯粹的爱才能成就事情,纯粹的爱是完全没有任何期望,只去爱,以完全的注意力,想这个人变好。但在上天的工作上,你不需要依附这个人。就如有人还未到达标准,又是一个麻烦的人,他生你的气,令你烦恼,还侮辱你,忘记这些吧。还有很多其他人,不需要只追逐一个人,依附一个人,令他们感到害怕。

最主要的问题是我感到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常常以为我是他们的,这是事实,无论我向你说话,我遇见你,无论是甚么,你必须知道我是你的母亲,你有任何问题也可以告诉我。有时,那些人向我提问的方式,令我感到他们是那么低层次,智力是那么低。他们问我甚么?例如你到某位国王那里,请求他给你半块钱,国王可以怎样说︰「这个人出了甚么问题?他不懂该要求些甚么?」同样,当我们要求母亲给予任何东西,必须是有价值的,有很大的价值的,必须是令你完全满足的有价值的东西。你要求的东西,必须能令你称心如意。我曾经看过有人要求这些,那些东西,我的意思是令我有时感到︰「天啊!怎会有这些要求非常低层次,非常小气,非常无趣的东西的人围绕着我?」

若你与顶轮合一,顶轮自会运作,它会带你接触人,带你接触到的人,令你惊讶于它怎样运作。我到土耳其,我在土耳其的经验令我毫无怀疑。我从来也没有预期,土耳其人可以如获至宝般接受霎哈嘉瑜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怎会接受我。最少也有二千人在跟进,但人们仍然很难走近他们去告诉他们。当他们可以近距离的会面,他们那么多人,不肯离去。或许这是充满纷乱的国家,受原教旨主义影响得很深。每一处,每一个国家也有自己的问题,我们必须要说,一种非常毁灭性的形象,每一个国家都有。在一些国家,我不知道怎样,它们发亮发光,当他们变成霎哈嘉瑜伽士,便没有任何问题。任何事都没有问题,意思是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不需要告诉他们,他们自会解决,他们明白,明白有甚么问题。

就像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问题,都有人层次不高,不是伟大的求道者。或许在一些国家,我感到,那些伟大的求道者迷失了。就像英国,我感到所有求道者都迷失在毒品,嬉皮士主义,所有这些荒谬里。美国是最差的,他们迷失在错误的追寻上,很难找到有人正确地追寻。但渐渐地,它却开始成就,但我仍然要说,我们不应只想着某一个霎哈嘉瑜伽并不特别的成功的国家,或地方,我们必须要想,霎哈嘉瑜伽在宇宙性地在成长,你是这个霎哈嘉瑜伽社会的一部分。

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稀有社会。有一或二个稣菲派在这里和那里,一或二个已有自觉的灵在这里和那里,他们只在受苦,他们的一生都被折磨,没有人理会他们。我对马哈拉施特拉邦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我却很失望,因为他们一直差劲地折磨着伟大的圣人,我想他们因此现在仍然在付出代价。虽然我在这里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感到他们的业(karmas)仍然不好,因为他们仍然,我可以说这是腐败的城市,变得那么腐败。你看到人们的言行,整件事情都是那么坏,虽然有霎哈嘉瑜伽,毫无疑问。我不可以说它到达如北方那种程度,在北印度,很惊讶,北印度人从不知道霎哈嘉瑜伽,他们也不是怎样属灵的人,但北印度人却接受了霎哈嘉瑜伽,这是很令人惊讶。

所以你也说不准光会在哪里显现,就是说不准,无论光在哪里显现,我们必须接受。就算它没有出现,我们也不必感觉不好。你可以怎样做?你不能为开启顶轮而打破他们的头颅,他们的顶轮必须打开,以你母性的爱,母性的体谅,我可以肯定你必定做到,不,每个国家的程度可能不同,但我可以肯定,因为我感到这些伟大的圣人的punyas可以成事,又或许每当我有点失望时,我便会感到所有地方都可以成就到,霎哈嘉瑜伽会成长。

首先的是你的顶轮,只有你的顶轮可以反映上天的光。所以你的顶轮是极之重要,你必须静坐以丰富你的顶轮,去医治它,令它完全被灵量所滋润。不需要做太多仪式,只要入静,也要做班丹,就算是现在,当你外出,做班丹还是需要的,因为在这纷乱期(Kali Yoga)仍然有其痛苦,完满期(Satya Yuga)正在出现。

我们要支持,照顾完满期(Satya Yuga),所以开启顶轮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这是非常重要。那些想成长的人必须每天静坐,无论你甚么时候回到家中,无论是在早上,或是在黄昏,任何时候。当你进入无思虑知觉状态,你便会知道你在入静,你自会知道,你的反应会是零。看着一些事情,你只是看着它,你不会有反应,因为你没有思绪,你不会作出反应。当你没有反应,你会很惊讶,是上天,因为作出反应是额轮的问题。当你完全的处于无思虑的知觉状态,你便与上天合一。上天自会接管你生命中的每一个活动,每一个时刻,会照顾你。你会感到完全的安全,与上天合一,享受上天的祝福。

愿神祝福你们。

01:06:16)

现在我们有那么多孩子,我也不知道在这里的孩子该做些甚么,他们只要来到台上,可以唱锡吕格涅沙的歌曲。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