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克里希纳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锡吕.克里希纳崇拜

1998年8月16日(意大利 卡贝拉)

今天我们要做克里希纳崇拜。克里希纳的力量很重要的是,它给你旁观见证的状态。这很重要是因为在斗争期,价值观完全混乱的日子,各种混乱令很复杂的情况出现。只有透过静坐才能有旁观见证的状态,即你到达无思无虑的状态,这是结合起来。

这种旁观见证状态是你只是没有反应。若你有反应,就开始出问题。要明白很简单,我们不是透过自我就是透过超我,对任何事物有反应,不然是没有其他途径。以这块漂亮的地毯为例,一旦我看到它,若我运用自我去想他们在哪里拿到它?要付多少钱购买它?这是第一个反应。更甚的是愤怒出现,他们为何要带这样好的地毯来?有什么需要放在这里?就像这样,反应一个接一个,以我的制约,若我看到这些事情我会说,这种颜色不适合克里希纳崇拜。这个克里希纳崇拜他们应用另一种颜色。反应一个接一个。持续下去即是说这种制约就这样在我们内在建立。

源自我们制约的问题真的很可怕。例如,种族主义。我们有种族歧视——在美国更甚,即使他们没说,你也感觉到这份歧视。若你来自意大利,你感到受歧视。若你来自印度,你亦感到受歧视。为何有种族歧视?什么原因?为何我们会对另一个社区或另一种肤色有这种肤浅可怕仇恨的反应?你或许能理性的解释,天啊!这些人他们绝对一无事处,或他们来到我们国家,为我们带来麻烦。就是有这些制约。但若你看看,当他们谈移民,美国人必定知道他们全都是移民,全都是。美国从来不是他们的国家,他们却赶走印第安人,抢夺他们的土地,令自己成为美国的主管。而他们的反应却是那些不是白皮肤的人,他们全都要受责备,受折磨。

若他们的本质是暴戾的,那么这种暴戾的本质亦已进驻。他们开始互相杀戮。他们已经残暴的杀害那么多人,以为自己有权进入任何国家,杀死任何人,夺取不属于他们的土地。实际上,土地不属于任何人,没有人有权进入任何土地,占据它,赶走不属于这个国家的人。

昨天是印度独立日。我看到旗帜在升起——印度国旗,英国国旗在下降,能这样是因为印度人民的奋斗,他们受了很多苦后才会发生。因为英国人来到印度,安顿下来变成主人。这亦是一种以集体方式进驻的制约——你走进任何人的国家,赶走那里的人或占据那地方,变成主人。就像你走进别人的房子,赶走屋里的人,以主人的身份安顿下来。只因为他们更聪明——或许他们更狡猾。以这份狡猾,若白人以为他们能统治黑人,你就不能发展旁观见证的状态。

这种制约就像瘟疫,从一个国家传到另一个国家,有些人以为自己是最优越,别人是次等的。那里的人也接受这种境况,他们理应与其他人是均等的,却接受这种位置。以美国为例,因为美国庆祝这种情况,因为克里希纳是统治者——美国的统治者。他是黑皮肤的,在黑色那一面。在他统治的同一个国家,另一件大事是他们意识不到,若所有黑皮肤的人,或亚洲人现在都离开这个国家,我不知道什么会发生。所有他们的运动都是由黑人主导。若你想观看美国的运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黑人。你想听音乐,因为这些黑人,虽然他们是黑皮肤,那没问题——就如你们白皮肤,他们黑皮肤,黑人有白人没有的好嗓子,唱得那么好,没有白人能和他们相比。这是对肤色完全的公正。若你删除亚洲人,所有医生,所有护士,所有建筑师,所有会计师,他们全都消失还剩下什么?

你要明白肤色与你的聪明才智,你的价值观,你的灵,毫无关系。我们在这里是要成就我们的灵性。灵不明白什么是肤色,因为这是那么表面虚假,以某人的肤色来责备他是很残忍的,反应也一样。每一个行动都有反应。你发现黑人有反应,他们在响应他们的反应,可以是很危险。每一天,我观察到他们有很差的反应——不是在美国,而是在全世界,他们现在想,他们必须起来反抗这种控制。他们的国家有不同肤色的人,我想皮肤的颜色有少许差别。他们都是黑人,但或许黑的程度有少许不同。因此他们搞小圈子,割开大家的咽喉。我在电视看到,他们是如何残暴的互相撕杀。我不知道肤色有何不同,不管如何,他们联群结党,这群人杀死另一群人,那群人也来杀另一群人,不是两群绝对敌对的人,不像俱卢(Kaurava)和般度(Pandava),不是正面和负面的人,不是这样。他们全是负面的,不管白人黑人。他们开始争吵。

打斗这种暴力在增长。我想暴力是他们现在唯一运用来表达自己的武器。你看到这里,有些事情发生在某处,你发现他们引爆炸弹杀死很多无辜的人。这样做是很罪孽的。即使轻微的暴力也是种罪孽,这种暴力在克里希纳眼中绝对要好好惩罚。这是来自自我。你以为自己属于某个部族就能杀害另一部族的人,或做类似的事情。一种古怪的想法在人类脑袋出现,你决定你有权杀害另一个人。有人说这或许来自仇恨,仇恨是自我的结果。当自我开始行动,它收集所有像仇恨、占有欲、愤怒、暴力等等的品质。这些品质全都是来自自我,令人盲目。你盲目于不用以暴力对待任何人,不用憎恨任何人,不用杀害任何人这个事实,因为你有自我。

或许有人会说,母亲这个自我怎会在人身上建立?当然,大部分是因为反应,也因为制约。若孩子自幼就有人告诉他,你要憎恨这些人,因为他们要被人憎恨,他们是错误的人,他们是坏人,他们就是这样做,当孩子长大,他们的仇恨就像仙人掌般越长越大,杀死人。

人类这种行为是没有任何合理解释。若他们是人类就要有人类的品质。怎样才能拥有人类的质量,只能在你学懂怎样作旁观者,不作反应才有可能拥有。就如你看到两只公鸡在打斗,你享受两只公鸡在打斗,人们却享受一只公鸡死去,他们很快乐,就如杀害父母的人或做类似事情的人死去,这是很令人惊讶。在西班牙,现在有斗牛,每一年有六次斗牛,每一年斗牛场的人数比这里的人数多十倍,常常全院满座,现在有女斗牛勇士。若牛没死,他们让牛走到街上杀人。这种对暴力的享受仍在人的脑海中徘徊,很伤心的看到人们现在谈人道,谈和平,谈喜乐,却仍享受这种暴力残忍的行为。他们不是有这种残忍的行为,就是想看这种行为。你去看这些可怕暴力的电影,人们却享受,享受这种电影,因此有人一再制作这种电影。你真的变成旁观见证状态,若你在旁观者状态,什么会发生?若你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它会渐渐消失,若你在旁观者状态,若你在这层次,你视线范围内都不会有意外发生。即使有意外你也能拯救那人,很主动的。这只是小范围的事情,即使在大范围里,你也能做到做一些奇妙的事情。

我记得那时候我还不大老,我们住的地方与秘书处很接近,他们罢工要求马哈拉施特拉邦独立。警察因此站在这里,总部长命令他们射击任何来的人,射击任何经过马路的人。他们全都享受这种射击游戏。我看到这样真的不能忍受,我走下去请警察停止这种行为,他们停止。你很惊讶,他们停止。接着我把受伤的人带到我的房子,把他们身上的子弹拿出来,叫救护车来,拯救他们。有一事,我处于旁观者的状态,因此我变得无畏无惧。

一旦你懂得怎样处于旁观者的状态,就会完全没有恐惧。因为若你不是旁观者,就会受困扰,感到失望,受到刺激。你或许会加入这些错误的人。但若你处于旁观状态,这种状态已是种力量。旁观者状态帮助你战胜很多别人的困难。有个关于圣人的中国故事:有个国王把他的公鸡带给他,说你把我的公鸡训练成要赢。他说,好吧。国王把公鸡留给他一个月。当斗鸡开始,不同的公鸡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全都开始战斗,这只公鸡只站着观看着,只观看着。其他公鸡都很害怕,它们不明白为何这家伙不受骚乱,它只看着,站着,什么也没做。因此其他公鸡都消失在竞技场,这只公鸡被宣布胜出。所以这是带来非暴力的最佳方法。你到暴力的地方,站稳面对所有会发生的事情,这种旁观者状态起作用,停止将要发生的暴力。

旁观者状态不是种思维的状态,是种灵性升进的状态,你变成旁观者。最佳练习旁观者状态的方法是不批评人,不批评。我看到人们每时每刻都在批评人,他们不能批评自己,所以开始批评别人,因此他们甚至看不到自己哪里出错。看不到他们对别人做了什么错事,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有权批评人。他们享受这种批评。实际上,没什么要批评,你只看着,再看看自己,你只有这种权利。你没权批评任何人或任何事。但有些人以为若他们不批评,事情就会继续这样,不会停止。不是这样,一旦你静观,只静观你的注意力,现在已经开悟。以这份开悟的注意力,你就能停止这里的荒谬事情。但我们常常有意识的以为自己很伟大,我们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什么会发生?就是你变成另一个问题。你能做什么?你什么也不能做,你唯一能做的只是静观。

透过静观,透过只看着事物本来模样,你真的发展出一种很不同的存有状态。首先,在那些只静观的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是很有趣的,他们失去的记忆会少得多,因为不管他们看到什么,都会变成图画,就如你可以说,他们甚至可以告诉你颜色,细节,告诉你一切。不管看到什么,在他们脑海里就如相片,他们能准确的告诉你他们看到什么。你并没有失去记忆。一旦你对任何事物都作出反应,你的记忆就变得很可怕。人们那么惯于作出反应,就如我认识的一个男士,他惯于对任何事有反应。我曾与他在车子里,他读出每一个广告,每一间店铺的名字,每一个人,对一切都有反应,他只是在说,他是谁,这是什么。我很奇怪…,看看这个男士,他说话太多。什么会发生在他身上?最后我发现那些每时每刻都有反应的人变成…我想,实际上,他们会老态龙钟的衰老或许他们会变得健忘。

这不是我们唯一的损失,当这类人在集体里,当他们联结起来可以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这种品质,他们要做一些事,必须做一些事,因为不管如何,他们为了某种目的而联结起来,或我们可以说为了他们已建立的一些反应。不管是小事,还是大事,你会发现有些人就是这样。一些有这种行为的人能聚集很多人,对别人可以伤害得很深。看看希特勒的图像,这家伙用九年时间看着犹太人在做什么错事,他不去看德国人在做什么——他们对社会做着什么错事。那时候的社会也很坏,因为他们做着各种放荡不道德的事情。希特勒在做记录,这些犹大人就像这样,他们做着这种事情,他们拿取金钱,他们借钱,他记下各种事情。因此,他建立了某种反应,我们必须以某种理由要这些人离开德国,接着他想,即使他们离开德国,他们会再次昌盛,那么为何不杀死他们?我是说,甚至到达这种程度,你要知道,看不到任何类似希特勒做的这种事情,他的确做了,追随他的人在不感到这是问题下也这样做了,就如这样做能带来极大的欢愉或喜乐,或许这是份责任。他们怎会对这种杀害成千上万犹太人的事情感到这是责任?即使犹太人对他们做了什么错事,他们也可以改正它,为何他们沈醉在这种暴力里,想了结整个世界的犹太人?

这可以是非常,非常危险,因为一旦你失去旁观者状态,会跌进负面的集体里。这个负面集体作出行动,以很坏的方式作出行动,这个世界的所有冲突,所有问题或许与此有关。因此作为霎哈嘉瑜伽士, 我们该怎办?我们要没有反应,没有反应。若你看到一些错事,好吧,你为此静坐,你静坐。若你发现任何错事在发生,好吧,你静坐。若某人对你不友善,在那个时刻不要有反应。当那个人安静下来,你才告诉他或她,因为当他/她的情绪那么波动,若你告诉他,他不会听。渐渐地,我不是说你常常能说服这类人,但渐渐地你或许能令他们明白这样做是错的,他们在做的事情是错的。

某程度上,你要明白,对任何蠢事有反应也是很自我毁灭的。就如有些人内在已经建立反应,你也看过克林顿先生的行为。我是说你不明白拥有这样的地位,这样程度的人,怎会有这种反应,必定是来自他孩童时,或我也不知道他怎会这样。现在他很麻烦,也很丢脸。这也是,我认为或许是来自某种沈溺而作出反应。为何你要对女人,或对男人有反应?我就是不明白,这是现代文化最大的问题,特别是已发展的国家,每时每刻男人都看着女人,或女人都看着男人。为何要这样?或许男人看着女人是因为他们想知道有多少女人看着他们,反之亦然。为什么?为什么有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他们有些低等复杂的品质,或他们想吸引每个人的注意。

我是说这些日子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想得到别人的同情,有人做了些可怕的事情。我是说若你看看自己的知觉,到达怎样的层次,你会很惊讶。就如他们说有个女人杀死她八个孩子,只为想得到别人的同情。想想这些人在做的可怕事情!若你想别人对你有反应,就这样做。他们想别人看看你,或对你有反应,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可以说令你感到自己重要。这种空洞的重要又有何用?但人们仍在追寻。这是现代生命很普遍的疾病,每时每刻你要有怎样的外表,要怎样在别人面前出现,怎样走路,一切都是那么愚蠢,浪费精力。

神已经创造人类,很多样性,没一个是复制的,没一个是。即使在大自然,你发现树木的叶子它们是那么独特,你不能把它们与其他叶子相配。人类就是这样不同的被创造,他们就是这样被创造出来。我们要接受,不管我们是怎样,都是妥当的,为何你想像别人?这种反应是极之愚蠢,我想我们在浪费精力和生命在一些完全无价值的事情上。

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的价值很伟大。你来这里是要把人从这些愚蠢笨拙的想法,这种行为里解放出来。我不知道要责备谁,但忽然我们的注意力变得很分散,我们的反应变得很有趣。我们不知道人为何有这种反应,也不知道为何我们那么介意别人有什么反应,所有这些事情不单在个人层面,也在集体层面。因此,你看到新的价值观已经被创造。作为母亲,例如她自夸吹嘘有多少男人在追求她,或她以为自己是了不起的演员。我不知道她们怎样想自己,她们谈自己的态度是很令人惊讶。若她是母亲,她要是好母亲,要看来像母亲,但她们却那么全神贯注,那么想让自己变得极之有吸引力,她们要成为女皇,我也不知道她们想有怎样的位置。与男人一样,你要明白,若你内在有某些东西,若你内在拥有某种品质,某种令你有资格成为伟人的品质,这些品质自会彰显,你不需要宣传,不需要放纵自己,什么也不用做,它自会显现。若你对大众怎样看,你不关注,我认为你可以有很大的成就,你的大部分的挫折失望都会消失。

在霎哈嘉瑜伽,我也曾看到人们想炫耀,我知道谁在这样做。但他们要知道,一旦你对外没有反应,你就开始对内有反应,恰当的开始内省。当你看看自己,你会惊讶于怎样赞赏自己,你是何等快乐。 现在若你再超越一点点,不去想所有这些事情,只变得无思无虑,只成为受人尊重的人,每个人都想与你为伴,都爱护你,关心你。因此我们不应介意别人有什么反应,怎样说你,怎样看待你。你只要内省,看看自己一段时间后,你甚至不用内省。我在说一种境界,就如克理希纳告诉阿周那,我不会战斗,所以在我和军队之间,我的军队,你要二择其一。俱卢(Kauravas) 因此说,不,我们要你的军队,你的军队,你给我们你的军队,那么我们的军队就会更强大。但亚周那说,我不想要军队,我想要你,你不想战斗,这就可以了。虽然他在旁观者状态,他不会战斗,但他的力量却会起作用。他不用战斗,不用做什么,他的力量虽然是外在的,宁静的,却会起作用。这就是为何我们能赢得战争。

你们全都要发展这份旁观见证的力量。尝试发展它,当你有反应,停止反应,对一切停止反应。你会很惊讶,发现自己很有力量。某种意义上,你会没有野心,没有欲望,对一切都没有特别的喜好,你只是静观一出戏剧。做旁观者也是很有趣的,因为你明白一切事情背后的幽默,背后的愚蠢,你也明白人们怎会那么暴戾,你只会取笑它,不会感到失望,不受刺激,没什么感觉,只会嘲笑它。一段时间后,你会很惊讶,你旁观见证的状态会增强。在集体里,当你们全都有这种旁观者状态,在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什么行动也没有下,你能创造奇迹,只要你的出现就能成就到。我不是说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效果, 不是,不能这样说,但大部分人都能。

任何在这种状态的人都能带来和平,带来喜乐。我告诉你一个故事:有个霎哈嘉瑜伽士到另一个小岛做霎哈嘉的工作,他住在小岛,他发现整个天空满布乌云在打雷,他就像这样看着黑云说,等等才下雨,等我回来,我要为母亲工作。他到另一个小岛举办讲座,办好要办的事情,当他回来后上床睡觉,忽然开始下雨,还打雷。即使大自然也明白,大自然明白你处于旁观见证这个了不起的状态。但若你很有野心,即使在霎哈嘉瑜,我知道有些很有野心的人,他们想成为领袖,我不知道他们还想要什么。实际上,这全是错误虚幻的事情,他们想拥有虚假的事物,脑海里担心虚幻的事情。一旦你学懂怎样旁观一切, 就会知道什么是虚幻,什么是荒谬,什么是幻象。要克服个性的问题, 最佳的方法是旁观见证,对一切事情练习旁观见证。在说话前,练习旁观见证,在给任何评语前,只开始旁观。这是非常非常令人满意的态度。

克里希纳的一生最了不起的力量,是他拥有旁观见证的个性。在没有做任何事,手上没有拿着宝剑,没有谈战斗,他帮助般度(Pandavas)赢得战争。不单如此,透过他的”薄伽梵歌”,他尝试告诉我们怎样战胜邪恶。整部薄伽梵歌他都在描述旁观状态。若你现在从这个角度阅读“薄伽梵歌”,你会很惊讶的发现,不管他看到什么,他就像旁观者般描述一切事情,他会告诉你这种旁观者状态怎样帮助他去明白人类。我们应说他不是那种大商家,因为他首先告诉你怎样成为sthita pragnya,sthita pragnya 是处于旁观见证状态的人。若你看看sthita pragnya 只是个处于旁观见证状态的人,他怎样生活,怎么这么快乐,怎样看事物,这是很有趣,非常有趣。

首先,他描述的——不像尖酸的人,首先会说坏事,他先说好事,接着他说其他事情,告诉你到底什么是三个面向。他先说Karma(业报) ,很多人在这一点上卡住——即不管我们在做怎样的业,我们都因此有功德。但他不是,他没有这样说。若你懂他,你会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他说的是,不管你要做什么业,都可以去做,只要把结果留给上天的力量,结果是来自上天的力量。现在或许有些人以为他们已经有钱,因为他们做了些好业,就开始用钱来做各种坏业。他没有这样说,他说,把结果留给上天的力量,因为上天力量知道什么对你最好。因此,若你以为你已经做了些好事,已经为某处的穷人服务,已为妇女或是什么做了些真正的好事,你把做这些事情的结果交托给上天力量的莲足。意思是不管你做了什么,你也不会有自我。虽然他曾这样写过,要明白他,我们要再次处于旁观见证状态来看他对业写了些什么。

接着他写了gnyana Gnyana,是你知道,这并不是说你要不停的阅读书籍,不是,Gnyana是要知道你是谁。即是说你要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借此你透过生命能量知道很多事情。Gnyana的意思不是阅读书籍。透过阅读,你变得更无明,所以gnyana是说你必须认识自己。若你不认识自己,就不认识一切,因此说到你必须有自觉,必须认识自己,这是他说的第二件事情。

最后,他谈bhakti Bhakti ,是虔敬委身。克里希纳怎样描述bhakti,这也是他的把戏。现在你在街上发现有人唱 Hare Rama, Hare Krishna。他以一个字总结,他说,你必须ananya bhakti。Ananya的意思是当没有其他,即是说当你已沉沈在上天,你与上天合一,那么你必须bhakti,不然我不会接受。他说,若你给我一些叶子或一些水果或一些花朵,我会接受,我会接受,但对他而言,真正的bhakti 只有你与上天合一才有可能发生,不然这只是一场表演。所以bhakti的第三部分只有在得到自觉后才会出现。在bhakti中,你看到,没有什么是价值,你要为此付多少钱,你怎样购买它,这些都不重要为此。

罗摩是个了不起的例子,他走进森林里,有个来自低下阶层老妇,即她是他们称的Bhilini,这些人住在森林里,她带了一些酱果来献给罗摩,说,我尝过所有酱果,它们都不酸,我全都尝过。在印度,任何人吃过的食物,人们都不能吃。我是说,我们不能吃过任何食物后,再给别人吃,这是印度文化。但罗摩却拿来吃,他吃过后说,这样奇妙的水果,我从未尝过这种的水果。拉斯曼就很生气他说,你这个蠢女人,你吃过这些水果,这就是你给罗摩的水果,你为何要这样做?悉旦在看着,她问他,为何不也给我一些这些水果?他把水果给她,她说,我的天,这些水果是何等美味!我从未吃过这样好的水果。拉斯曼的脾气也消了点,他问,能否给我一点?她说,为什么你那么生气,我为何要给你?最后,她给了他一些水果,他在这些水果里看到什么,他看到爱,这个住在森林里的老妇的爱,她的爱很重要。 所以当你想送任何物品给人,重要的是你的爱,不是你付了多少钱,你花了多少价值,不是这些,你是出于爱才这样做,要能清楚的看到爱。

若这种事情能发生,即使克里希纳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他走到——那时候他们称那地方为Hastinapur ,是俱卢(Kauravas)管治的地方,国王是Duryodhana,他问他,你留下来,与我们一起进食。他说,不,我不能来。他要去找女仆的儿子Vidhura,因为Vidhura是有自觉的灵,他是个有自觉的灵,所以他到他的房子,与他一起进食,吃一些很简单的食物,因为他是有自觉的灵,对他而言,与他一起吃是最好的。

我们的价值观要建基在像爱这种品质。你那里得到爱,就要依附在那里。若你遇到有自觉的灵,就要依附着他,而不是依附着只想着自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俗世人,他们或许,但你作为霎哈嘉瑜伽士,要尊重、体谅、感受人的爱。若你没有旁观者状态,你只会看到这个人拥有多少钱,有多少车,穿什么衣服,只会考虑这些。在旁观者状态,你会明白,你会得到来自这个人的生命能量,你会明白这个人是属灵的。这就是为何你会黏贴着这类人,你不会走向虚假表面,而是走向拥有真正的个性品格的事物。

愿神祝福你们!很感谢你们。

Hello. I would say that after this Puja, I expected all of you to keep quiet. But everybody was talking. I don’t know why, what had happened to you? You must enjoy the silence within yourself. I hope you’ll understand that. Than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