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崇拜

Istanbul (Turkey)


Send Feedback
Share

复活节崇拜  土耳其  2000年4月23日

 

 

今天我们庆祝基督复活这件盛事。你的再生也是这个模式,你也在神圣的爱中得到新生命。你们也知悉有些更崇高的事情必须发生,也要发生在你们身上。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怎样发生,也无人告知你的内在是怎样的。圣人只告诉你们的行为应怎样,他们只说你应过怎样纯洁的生活,忠诚的生活,但他们没有告诉你们那是怎样达成的。当然,印度人知道,少数,很少数的印度人知道。但现在,因为你们,这种知识已经成为全球的知识。

当你的灵量升进,她是你的母亲,她是你个人的母亲,她给你再生,这样你便可与神圣的天堂连结。这一切,如果没有自觉认知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人们已被告知关于它的伟大思想,也答应某天会得到再生。这是最重要的事,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每一个人也觉得可以达成重生是很幸运的。这一切皆因你渴望它而能达致。在你们的生命中,你们渴望到达天堂。人们进入深山幽谷欲寻求它,你们已做了。你们不用放弃什么,不需要放弃什么。这些放弃都是错误的思想,我认为是不合时宜的。

现在你需要得到霎哈嘉重生。自然的重生。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就是这般简单已很成功了。我确是很快乐见到这么多人。尤其是回教徒,我本来很担心他们,怎样可以拯救他们呢?他们在很多错事中迷失了。大家要明白《可兰经》是在穆罕默德死后四十年才写成,有些字句可能变动了,有些意义可能含糊不清。还有一本名为《Sunna》的书也在当时出现,由某位并不很伟大的人撰写,因为他不是有自觉的灵,我不明白你们怎可以以宗教明白他的诗篇,不论他怎样写的诗,你们又怎可以准确地诠释呢?我也是诗人,我本来也可写诗篇,但我没有,因为诗篇可被曲解,也可被滥用,那就是诗篇的问题。

在古印度,也同样有这个问题。例如,卡比尔 (Kabira) 写了很美丽的诗,但是它们被诠释得莫名其妙,与诗歌的精神相去甚远,人们可以把字句的意思扭曲以迎合他们的需要。我发觉如果写有关圣灵的诗篇,这种情况正正就会发生。在我所见的所有宗教中,任何诗篇都会被扭曲。在《圣经》里,保罗负责策划有关基督的刊物,他不想写重生,也不想写圣灵怀孕。这些都在他脑海中,所以多马 (Thomas) 要逃往印度,而约翰则拒绝写任何东西。因为所有这类人都在管事。他们以为自己掌管职份,有责任这样做,但他们却不称职,他们没有权这样做。结果,基督教对于人类内在的成长采取了很错误的态度。今天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后果,你看到天主教廷所发生的事情,你会很惊异。这样的机构怎可以是宗教的机构,那里发生了这么多无理的事情?

我也是在基督教家庭中出生的,我被他们那样诠释基督的生命所吓惊,还有他们那样有权威地谈论它。很多书出版了,还有大规模的讲道!他们所说并不真确。连我父亲也有同感,因为这些书的作者都是十分后期的。第二,那些写书的人并非受上天委任而写的,他们不是有灵性的人。他们只想有权力,在宗教中有权力。宗教的力量应该是内在的,是要让人醒觉的。我一定要说,多谢这国家及其他国家的苏菲派(Sufis),他们知道还有些超越这些书籍及说话以外的道理。

我们有这样的庇佑,在每一个国家,我们也有一些人说出真实,说出真理,虽然他们受到迫害,受酷刑,有很多还被杀害。今天这些事仍在发生。我发觉,人们不愿听真实,不肯听真理。但昨天我很快乐,真的非常高兴见到回教徒、伊斯兰教徒聚在一起,他们明白有一个比每日的仪式更崇高的生命。他们一直过着充满仪式的生活,工作得很苦。四十天的捱饿,去到朝圣,做尽苦行。但他们并不团结,即使他们之间,也没有团结,在某些地方他们还互相杀害,这令我吃惊!怎可以这样?因为这些所谓的习俗并没有使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并不合群,他们只是分割的个体,是被绝对无知的人所带领的派别。

所以我们要为这些人的团结而庆祝,为这些人的群体性特质而庆祝,他们曾失去真理。他们以往不知什么是真理,但仍然追求,求道者不会为任何的存在而找到慰藉。他仍会寻找,寻找,寻找,直至找到真理。但也有些求道者会迷失方向。在求道中迷失了。很难说服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已迷了路。他们只可从自己的生命中领悟。他们成就了什么?他们有经验吗?要信服你所得到的,你要去证实它。你可以在别人身上证实,你可以在自己身上证实。无论你是谁,你就在你指尖上知道。

在《可兰经》中曾说过两件事:Qayamat和Kiyama这两件事。很多人不明白它们的分别。一是指复活降临,一是指毁坏的来临。人类的复活就是Kiyama,那时你的手会说话,你的指尖能感应能量。我认为穆斯林,顺服委身的穆斯林,认为被拣选成为天国的高人的穆斯林,他们的手一定会说话。否则,他们不是穆斯林,我不会称他们为穆斯林。他们只是人,但不是穆斯林。所以每一个穆斯林,或任何认为自己是穆斯林,他应该感到手上的能量。他的手在复活的时刻,在Kiyama的时刻,不是在Qayamat时,一定会说话。这两个字在人们的脑海中混淆了。根据《可兰经》,能以自己的双手或指尖的能量证明自己的成就,证明他人的便是穆斯林。但这种情况没有人提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去麦加再回来,成为了朝圣者(Haji),只此而已。

大家还要问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为何穆罕默德很明显反对崇拜石头?为什么他却叫人围绕那块黑色正方的石头走?那有什么目的?那石头为何如此重要?如果你问任何所谓穆斯林,他会说这是命令。但你可以问,究竟为何?那只是块石头。为何穆罕默德叫你们围绕这块石头走?那里有很多雕像是用石造的,人们开始崇拜各种雕像,正如在印度也是。但这些石头是上天创造的天然圣石(Swayambhu),在印度经典中所称为的Meccashwar Shiva。在印度我们各处都有湿婆神,有十二个灵柱(Jyotirlingas)。如果我告诉你,你不需要相信我,但你可以用你的能量证实那是不是湿婆神,黑石也一样。穆罕默德发现这是Meccashwar Shiva,所以人们要围着它走以得到湿婆神的庇佑。但那却只成为了仪式,整件事只成为仪式,没有人可进入得更深。

基督教也一样。今天,他们夸大了忏悔及罪恶感。他们为何这样做?他们本应负责守持美德及良知善性的。他们为何这样做?为何做这样错的事?然后求神的宽恕!因为他们不是自觉的灵,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要霎哈嘉瑜伽士想做错事,他们知道是错事,就在他们的指尖上知道,或者可以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但这是对霎哈嘉瑜伽士最大的惩罚。如果我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他们不会喜欢。为什么?因为他们感觉与真实分开了,所有真实的庇佑也失去了,这是他们的想法。那惩罚不是什么,只是离开霎哈嘉瑜伽,看来不是什么惩罚。霎哈嘉瑜伽是完全的自由,完全的庇佑,完全的和平与喜悦。

奇怪地,如果你读《可兰经》,你会奇怪,穆罕默德想带来和平,但现实却非如此。我遇过从克什米尔来的人。他说和平在哪里?他们不断打仗。我们要和平。但奇怪,他说在印度你才找到和平。但克什米尔是个疯狂的地方,在那里每个人在任何时刻都受到排斥,每一件事都因伊斯兰之名而受到袭击。所以我说,那不是伊斯兰。伊斯兰的意思是顺服。他说如果你投降,他们会杀你,我们没有受保护。那是很奇怪的,非常非常奇怪,现在穆斯林也明白这不是神圣的生活,因为在神圣的生活里,人人平等。你知道我们在全世界也有苏菲派,我读过有关他们的记载。我读过在土耳其(及其他地方)的苏菲派。在印度我们也有苏菲派,虽然他们不称为苏菲派。Sufis的意思是,我不知你会怎样想,但根据印度的理解,Sufi是Seaf,Seaf是清洁、纯洁的意思。纯洁的人就是Sufis。在纯洁中他们只见到神圣的恩典、神圣的爱、神圣的和平。他们只谈和平,不谈战争。任何谈及战争的人都没有权去争斗。

战争是绝对疯狂的。甚至动物也不会那样打斗。我们想及战争,想及伤害他人,就连动物也不如。不可以这样做,要全面制止这样做。无人有权杀害任何人,除非他受到袭击。所以我们听到的复活是 — 我们超越很多事情。我们失去具破坏性的质素,梵文中这叫「Shudripu」,即我们的六个大敌 — Kaam、Krodh、Mada、Matsar、Lobh和Moha。Kaam即性变态;Krodh即发怒;Moha即迷惑;Mada指傲慢;Matsar指妒忌;第六是贪婪。这六大敌人在我们脑海中,出于我们的无知、成长历程,以及所读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无论发展了什么,都会因我们灵量的提升而消失,你会与神圣合一。你在好的基础上,明白自己找到真理,不再有这些坏习惯,它们都消失了。

而你则进入你内在的、神圣的、复活的国度里。这是人类真正的复活。现在你仍知道一些精微的事情,虽然人类尝试毁灭这些书籍,破坏它的意思。虽然如此,那精微的事情仍然存在。例如复活节我们奉献鸡蛋。献蛋的意义是什么?为何我们要献蛋?首先我们献蛋,因为蛋是会蜕变的。它会变成小鸡,它会重生。那鸡蛋可以再生。所以这蛋成了复活节的象征,它的意义是你可以成为另一个人,一个改过的人,有灵性的人。你可以「成为」,就是那意思。为何我们献蛋?人们不知道。我问了很多人。我问了很多修士,他们自认是基督教的权威人物,他们也不知道为何献蛋!第二,如果你读过有关格涅沙的出生,而你继续深入去看,你会惊讶书中记载那称作Brahmand 的,意即梵天(Brahma)的蛋,它生出,一半成为摩诃毗湿奴(Mahavishnu),即是基督,另一半仍然是格涅沙。当摩诃毗湿奴出生时,祂呼叫着找父亲。试想想祂找祂的父亲。现在,如果你见到有关基督的记载,他常用他两根手指。没有其他降世神祇是用这两根指头的。意思是一根是喉轮,另一根是脐轮。意思是祂说祂父亲是脐轮的皇帝。那是谁?你们清楚知道,他是毗湿奴,降世成为克里希纳。所以,祂所指的是祂们是祂的父亲,多么清楚的指出来。为何不是用其他手指的手势?他常伸出这两根手指,意指:「我父亲是毗湿奴,祂就是克理希纳。」在有关克里希纳生命的记载中,他们说摩诃毗湿奴将是你的儿子。这些事情都没有放在一起去了解,正如我告知你们,它们都被分开了。但如果你清楚明白,你便可知其中关系。基督是毗湿奴及克里希纳的儿子,他受庇佑,成为宇宙的支柱。很清楚地说出:「你将会支持整个宇宙。」

另一半是格涅沙,祂也是支柱,支持灵量。祂照顾灵量,照顾母亲的贞洁。而另一个表现为耶稣基督,祂是整个宇宙的支柱。自然地祂也是道德的基础,因为祂是格涅沙的一部分,是人类的道德基本。只有在道德基础上你才会得到支持,不是其他无意义的东西,但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是没有道德基础的。任何事也可以,真奇怪!只要你不是在天主教或非天主教教堂中离婚,你做什么也可以。甚至结了婚也可以做你喜欢的。甚至在梵蒂岗,我听说也有这些问题。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已受浸礼的人,怎可以这样?我的意思是这些神职人员为浸礼而大事庆祝。顶轮在那里?灵量在那里?你怎样得到再生?那里没有再生,只有修士用手放在你的头上。他不是自觉的灵,对孩子来说这是个问题。我见过很多孩子,被这些修士祝福时大哭起来,因为他们是自觉的灵,修士们却不是。很有趣的,这是神职人员的问题,不是基督的问题。但他们之间关系如何?基督代表道德。而关于祂,在现代,他们说尽不洁的话。他们不能明白有道德的人。我们已到此地步,道德已无用。你做你喜欢的,只要你到教堂忏悔,那便可以了。

这些就是现代宗教荒谬之处。每个宗教皆有问题,而最坏的,我认为,就是当你有全世界的支持,正如做领袖的,你怎可以让人有这样不道德的生活?若你追随基督,怎可以容忍不道德?不可能的!祂是道德的化身,祂是格涅沙,你怎可以让人上教堂,上庙宇,又准许他们过不道德的生活?这些人得到什么救赎?基督生命的基本,整个基督,是道德,是圣洁。

格涅沙最先是由太初之母所创造,因为她想四周纯洁,她希望人类能享受纯洁,他们的性格可以照耀他人。如果有杂质,例如在玻璃上,你放这玻璃在光上,光怎能穿过呢?不纯洁的生命不能照耀他人,也不能显示内在的光。两者的道理正是一样。但人们说我们必须接受,因为如果你想你的宗教有多些信众,你需要接受很多事情。其中之一便是不纯洁。试想一想!在基督居住的地方 — 额轮,如果你的眼睛不洁,充满欲望和贪念,你便是跟基督作对,便是反基督。如果你的眼睛清纯洁净,你便可享受神的爱,否则不可以。你也可享有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爱。你可以完全享有,如果你的眼睛是洁净的。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眼神鬼祟或其他的,你怎可自称为基督徒呢?你不可以。无论你有什么证书,你也不是。因为追随基督的必定有绝对道德的生活。那是内在自我的要求,我们必须有道德及洁净的眼睛。据我所知的西方生活,眼睛是不洁净的。他们会上教堂而眼光则四处打量!怎可以呢?你怎可以这样做呢?如果你认为基督复活而你也会复活,首先,你眼内必须有纯真的爱。纯真的爱不是相对的,不能被污染,不能有欲望及贪念。这两样东西必须从你脑海中完全消失。现今的世代,人们充满贪念。我不知他们有些什么,因为我并没有研究人类的不道德。我所见的都是如你们般的美丽的人们。但当我希望明白所谓西方文明,我很惊讶。据我所知莎士比亚是「Avadhoota」,意思是不会有毁灭性坏习惯的人。Avadhoota是很高质量的瑜伽士,但他们把他说成追求女人的蠢男人。他们不能明白道德完美的人,有道德的人。他们不能明白,因为他们不是自觉的灵,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他们心中并无道德观念。他们自己这样便以为别人也是样。其实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如此丑恶及恐怖地形容这样伟大的人物,证明人类的价值观确是低下了。他们不能明白理想的人格,他们以为所说的正是超越真实的层次,但他们却不知道真实是什么。

昨天的苏菲派,我对于他们说的四个阶段有很深的印象。Hakikat意即真实,你要进入真实。真实是什么?这不是一种看法,它不是见到什么而是要成为什么。如果你看,你看见白、红、黄。但你不是。当你是,你便是真实,你散发真实,见到它,享受它,生活于真实中。这是真实的生活,你不耽于不真实的事,幻想的事,不神圣的事。现在你不会,你是真实,是Hakikat。正如他们所说,你是真实,你的行为散发着它,在说话中、生命中,一切之中,这带来灵性中最大的力量。任何虚假、错误、破坏的,都会远离代表真实的人。这是自动发生的。他们已是醒觉的灵的整体以及部分。

所以,复活已发生,无可置疑。你的手已说话,我不用给你命令或指定的路。你是自由的,你就是光。你既是光,还何需告诉我你往那里走。你自知道有光明,你跟随自己光明的路,用你自己的光,不需其他人叫你不做这不做那,不是那样。你自己衡量,不对的你不会做。若你是这样做,你也知道你要再升进一点才成。你是《可兰经》内所述的Nabis,即让全世界得到复活的人,他们拯救活在肮脏以及腐败的人。看那些少数的苏菲派,他们是洁净的人,看他们怎样带领他人进入更崇高的生命。你们正要如此。你要带领他人的生命,这是你的工作。不用抱怨周围发生的事,忘记他人的愚蠢以及不道德,只需知道自己是谁。

你要知道自己及自己最纯真的责任。正如我名字所述,你们是我的子女,是Nirmal的子女,是纯洁的子女。纯洁是你们生存的基础。你们要看清楚,欣赏艺术,欣赏美丽的东西,欣赏由美丽灵魂所创造的,那没有错,但当中没有欲望与贪念。

纯洁的欣赏,纯洁就是讯息,若你内在纯洁,你便会爱自己。正如我爱你,你会爱一切。你明白这爱来自纯洁。你的纯洁绽放,你纯洁的香味,你时刻都在享受,你的爱流向需要爱的人,需要照顾的人。

不用担心那些毁灭的人。只有这个字可形容他们,虽然还可以有很多说话形容他们。让他们毁灭吧,他们正毁灭自己。为何担心他们?他们以为毁灭他人,其实正毁灭自己。忘记他们,忘记吧。你以为自己需要为世界建造而负责,这不是少数人可为。你们十分聪明,有知识和明白事理。你们不像基督的门徒,他们未受教育,不明事理,自觉也未达你们的水平。不论他们做什么,以致这基督教弄得一团糟,但你不会重蹈覆辙。你要创造一个新的、全球的宗教。

我很高兴你们来自全世界。这是全球的运动,并非有限信念的宗教可比。它们已毁坏每一宗教,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尤其是佛教。在佛教中,你放弃一切,拥有的一切皆交给导师,想象一下!那导师是贪心的人,怎可以令人复活?他很贪心,误导他人,只懂拿去一切!基督教也是这样,你做修女、神父、修士,完全荒谬!他们内在并无改变。有人来见我,我问他为何做修士,他说他没有工作,便做修士。他不适合任何工作,最低限度便做这神职。怎做?别人告诉他传什么道,他练习了,背诵了,便说这说那。他是被亡魂附着的人,没有头脑,不知自己说什么。在《圣经》中拿出一句便说一番。把所有人都闷透!十五分钟内人们便想离开教堂。传道完毕,他们跑出去呼吸,并感谢天!难道这是宗教?这是你的遭遇?不,不是。你应享受自己,享受集体的自觉,享受善良及道德。整件事像生命的精华,那可改变全世界。

仪式太多了。印度教有太多仪式。你坐左,坐右,做这做那。你姊妹死了,你要捱饿多少天。丈夫死了,多少天呢?死了便死了,身体完结了。你绝食多少天是错的。若你绝食,亡魂便来找你。但仪式仍然被那些自以为伟大的人制造。他们不是,更不能负责道德及崇高的生命。他们过着平庸无用的生活!我去了格涅沙的庙宇,被认为是天然圣石 — 那八间庙宇之一。我奇怪那主持是瘫痪的,他的兄弟死了,他的儿子也瘫痪了。他说为何格涅沙这样对他。我问他为格涅沙做了什么?赚了多少钱?他说很多。金钱做了什么?有为社会做事吗?改善他人生活吗?照顾社会,还是照顾自己?他因此而瘫痪了。他的兄弟儿子也是。他还怪责格涅沙!他问那是否格涅沙。我答是,而「你不是,你不值得祂庇佑。」他说不用理会我说什么,只需医好他。我说:「你要答应把所用金钱用作改善大众的生活。」但他们怎会?他们不是觉醒的灵。如此大量宗教人士穿着可笑服饰,他们是死人,带着恶性能量到处走,我不能明白!其他人很简单,说:「啊,他是祭师!」他们便尊重他。但他们不知,他们还未确定那自称祭师的人的精神价值。这是你们的工作。你不用跟他们打仗,不用推翻他们,不用形容他们,只要明白你们是不同的。你有权利,有权力。你有力量及信心去拯救他人,你是觉醒的灵,你已复活,你是瑜伽士。我完全同意这些,但你的工作是什么?为何事情如此发生?为何这光到你身上?正因为你要带领盲目的人,引领他们到光明之处。你的复活目的就在于此。这不单止是为了你的追求,上天的恩典要使你令世界变得神圣。你令多少人觉醒?你跟多少人说话?有一次我很惊讶,那次我坐飞机,有个女士要向我传道,向我说她的假导师。她不断地说!我听她说。但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不会这样。每一个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都要宣扬霎哈嘉瑜伽,但不是向错误的人说,而是向适合的人说,你要这样做。你们是开悟的人。并非住在森林或隐跻于世界,你们开悟,你们复活,正是要去开悟他人。你的责任如此,你也有能力做到。很多人已做了,很多人做了,无论是男是女,也要这样做,这是你母亲对你们得到自觉的灵的要求。注意力应放在自觉上。你要觉醒多少人?你要救多少人?这是简单任务。你只需唤醒灵量,只需唤醒他人的灵量,给他们复活。你不用做任何事,生命并不困难。你的工作是最易的。只需提起手,手中有力量,用你的手给他们觉醒。不要失去信心,我说你们是重生的,自觉的灵,你们要在世上创造天堂!

 

愿神保佑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