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崇拜 Kalwa (India)

新年崇拜  印度Kalwe  2000年12月31日
 
 
现在,我们正踏入新的一年,我祝愿你们每一位都有一个快乐和成功的新年,我亦祝愿你们能在霎哈嘉瑜伽里茁壮成长。现在,你们所有人都得到了霎哈嘉瑜伽,你们全部人都要成为优秀的霎哈嘉瑜伽士,我知道你们有静坐,有内省,亦有进行各式各样霎哈嘉瑜伽的「仪式」。在新的一年,我想你们将有更多机会做得更加好,因为过去这么多年的严峻考验经已经完结。现在,我们正踏入新的一年。我正要告诉你们完满期(Satya Yoga)怎样建立起来。起初,你未必感受到斗争期(Kali Yoga)的那种气氛已经被完全清除。当然,你们会渐渐地发现黑暗正被完全消除,所有危害你的灵性生活、民族生活、以及家庭生活的事物,所有那些人都会被击退,他们永远不能够成功。
现在,霎哈嘉瑜伽士需要想,他们究竟可以将霎哈嘉瑜伽传得多远。有多少人可以获得霎哈嘉瑜伽?这一年,有很多人正在等待着你,可能在今年,如果你决定实现它,我肯定你们必能带领很多人,把他们从斗争期的苦难中拯救出来。这将会是你们在这新年的第一天所作的承诺,而现在我们正从一个崭新的方向,一个更广大、更具影响力的方向去开展霎哈嘉瑜伽。这需要你们去做的第一件事是Sanga Shakti——那是你们的集体力量。这集体力量必须建立得很好,它必须有完全的谅解,以及绝对的爱。这对霎哈嘉瑜伽来说亦不困难,因为实际上你们所有的妒忌,所有打击别人的念头,都已被你的灵量彻底清除。祂已将你完全改变了,你变成全新的人,你完全转化了。除此之外,你现在也了解自己的「真我」。你知道你自己。所有明白自己的人不会跟其他人争斗。因为这个「真我」是同一个人,同一个神,同一个上帝的反映:那么他怎能争斗?当祂存在于你们心内,你们怎能互相争斗?否则,你们便是在对抗自己。这样做是相当相当的愚蠢。因此,若你们心里想着那些争斗及可笑的事,这当然会消失──这是毫无疑问的。你会变得精力充沛,你会惊讶自己有如此的活力。你们只须要升进,彰显你们的真我──你们会变得非常非常集体,并日渐进步,你们也可以令很多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
你们已经得到自觉,已经得到有关自觉的知识,以及所有对你们健康及升进有用的知识。现在正是你们的责任用有创意的方法回馈上天。你要非常有创意。你会发现这世界有很多人受问题缠身,而你已经脱离那层次。但是,你能够帮助他们。你不需要任何帮助,因为你自己本身已经充满力量,就是那存在于你之内的上天浩爱力量。必须运用这力量,并非要把它荒废,它必须被运用出来。否则,你们这么有力量有什么用?譬如我们有电力,但没有用来照明,那电力有什么用?同样,你拥有的力量是为了解放整体的人类。你要提升人的灵量,你必定做得到。一个人可以给一千个人自觉。现在,我希望你们可以肩负这个重任。这将会是对你,对霎哈嘉瑜伽,对全世界的祝福。因为我展望你们可以改变整个世界。我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否完成它。但是如果你们每一个都牵着我手,尽最大的努力,必定能实现。
首先我听说很多人没有作静坐,没有参与集体静坐。他们不会团结起来。真奇怪,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我已努力了三十年。有些人还是把霎哈嘉瑜伽的得着视为理所当然。你不明白自己的责任。你需要参与集体静坐。每当有集体静坐,你一定要参与。你也可以在你所处的区域发起集体静坐。那必能成就。有很多在霎哈嘉瑜伽的人有静坐,我知道他们是谁。我知道那些人有静坐,那些没有,并不难分辨出来。
种种问题总是困扰着你们,例如我妈妈怎样。我爸爸怎样……我舅父……那些事情。你们完全不需要为那些事烦扰。虽然你已是得到自觉的灵,你已经与上天连接,你的愿望都会实现,但事实上并没有。为什么?因为你仍未知你要转化成怎样。你先要给别人自觉,看看自己会是怎样的喜乐。那份极大的喜乐,不能够在其他地方找到。无论你买什么,无论你拥有什么,你都不能够获得这给予别人自觉的喜乐。你会变得很愉快,并非因为你期望什么,或你想得到什么,或这些那些──而是那纯粹的喜乐──那创造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的纯粹喜乐。这正是为何你在这里,这是上天想要你去做的。只是从上天的大能获得利益,「医治我的父亲,医治我的母亲……,医治我的妹妹……」又或者是说:「我没有房地产……」有些人会说:「我的丈夫对我不好」或「太太说什么……所以丈夫又怎样」这样没完没了。忘记这些吧!你是在所有事务之上,所有这些东西之上。你已经非常有能量,相信我。如果你还未使用你的能量,那你怎会知道自己拥有何等能力。就是这么简单。那些有运用这能量的练习者告诉我他们遇到什么奇迹,什么事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怎样被保护,他们祈求什么──便这么获得了。
在霎哈嘉瑜伽里,你们不可以虚情假意。如果你是虚伪的人,霎哈嘉瑜伽知道,上天也知道。为了你和你的升进,你要在霎哈嘉瑜伽之内。那不是为了任何人而做的,而是为了你自己。我常惊讶有能量的人那么容易得到痊愈。但他们必须静坐,必须参与集体静坐。大部分人不参与集体静坐,我感到很奇怪。我知道,例如在德里,那里没有足够地方,所以他们要分两天来,星期六或星期日。他们有些要在外面等,但这不要紧。因参与集体静坐,你会惊讶上天正在此流动。那里流动着上天的能量,我正在那里,你们要去并不是只为了进行仪式。
问题是你们不知道自己对霎哈嘉瑜伽有责任,你们有责任给予别人自觉及参与所有静坐的活动。透过集体静坐,你们变得很好。如果你定期参与集体,你所有问题都会解决──我向你保证!但问题是你们不参与集体。你们写信给我,说想见我。那没有用的。你可以来烦着我,或干这些事,但这没有帮助。你要帮助自己,才是真正有帮助。未来对你将会是很重要的一年。
在西方,我惊奇现在事情为何发展得这么快。在俄罗斯,人们都那么有深度。当他们一开始得到自觉,他们已明白自觉的价值。他们很谦卑,很深入。他们不需要什么;他们从不渴求什么。虽然他们经历过共产主义带来的可怕问题,以及现在出现的后遗症。虽然如此,我会说这五个国家是「真正」神性的国家,因为他们懂得如何接受那些事情。在现代社会来说,他们很穷困,但他们的心灵却非常非常富裕。从他们对霎哈嘉瑜伽的认识来看,他们都是非常非常之富裕。他们的科学家也很有质素。有一位科学家来到印度,发现了一种方法能看见所有轮穴、灵量,及其阻塞等等,他可以展示给你们看。
我们的科学家却忙着去对抗我。少量的知识是很危险的。他们不想看见我做了什么或我怎样做,他们只是想批评我,他们都是所谓的学者。尤其在马哈拉施特拉邦,那些学者──我想他们的头脑有些问题。他们不能够明白霎哈嘉瑜伽,那是完全超越他们,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只知他们不能明白霎哈嘉瑜伽。而所有马哈拉施特拉人都忙于他们的仪式。他们早上四时起床,洗澡,然后开始拜祭,做这样,做那样。现在有一人生病了,他的妻子写信给我说:「我们没有上过庙宇,没有做过任何仪式,我的丈夫也生病。」想想,他们以为不做那些,他们便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你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那便没有什么可以伤害你。但你们只继续有这错误观念,你们有否去庙宇,有否去过不应去的地方或做任何仪式,那对任何人从没有帮助。
所以首先你要倒空自己。如果你的脑袋装满所有这些观念,这些陈年的观念,你继续带着这些观念,又怎能装得下上天的能量?当瓶装满了水或其他,你再能装什么进去?你要把瓶子完全倒空。倒空你自己,倒空你自己的脑袋。透过霎哈嘉瑜伽,如果能将灵量提升至宽恕轮之上,你便能做得到。不要作反应。反应是最差的东西,因为反应是从你的宽恕轮出来 ── 正如我那天跟你说一样──那是因为你的积习,或因为你的自我而起。因此,有些人因他们的积习而作反应,有些人因他的自我而作反应。因此,一个人不应对任何事有反应。你为何不去享受且不作出反应?只是静观。看看他们怎样种下如此美丽的花朵,只去享受它。有些人会去找错处,有人会说不应放在这里,怎样去放,有什么需要作出所有这些无谓的事情?创造大能的喜悦就在那里。你应该能够看见祂,感受祂及享受祂。那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否则,你便不是。如果你是作反应那类人,你便不能成为霎哈嘉瑜伽士。
这是有分阶段的──霎哈嘉瑜伽──我想那里有很多不同的霎哈嘉瑜伽士。有些是少了点,有些是多了点,有些是这样……但霎哈嘉瑜伽士的层次是以他如何保持喜乐和愉快来衡量的。继续去批评人,去生别人气,继续所有这些事情,这不是霎哈嘉瑜伽的象征。在我们神性的大学里,我们不发证书。如果你有了自觉,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若你的灵量穿过这里──那你便是霎哈嘉瑜伽士。
那并不代表你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取决于你是否喜乐地,渴望地给予别人自觉,与别人分享你的自觉,并不只想自己拥有自觉。如果你还未有这种心态,你还不是完全的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去找出你给了多少人自觉。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在来年,我之前说过,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年。来年,我希望看见你们会到处去给予自觉。
我看见所有这些假导师一个接一个被揭露出来。你见到他们怎样态度,你在任何地方遇见他们。有一次,我在飞机上,一个女士坐在我隔离坐位,她很热很热,所以我问她「你跟随什么导师?」她告诉我那导师的名字。她说:「他真的很好,这个导师是最好的……」这样那样。这热力是从她的身上发出来!我没有说什么,但我很惊讶为何这女士这么自夸地说他那样糟透的导师,而不知道我,我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但霎哈嘉瑜伽士不谈这些。你要去告诉你的邻居,你要去告诉你的朋友……。
在印度我们与人见面时有很多的习俗:例如在印度,我们会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做Halide Kunkum。他们从不会跟那些来做Haldi Kunkum的女士谈有关霎哈嘉瑜伽。他们甚至没有我的照片。假如他们想去做,他们可以做到。但他们……我不知道他们害怕什么。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有任何聚餐,有任何集体聚会,任何这些。他们从不谈有关霎哈嘉瑜伽。这真的很奇怪,他们不谈论霎哈嘉瑜伽,他们不想去谈「我们是这样得到霎哈嘉瑜伽……」那么,霎哈嘉瑜伽怎样可以被传扬开去?
你们要明白你们要深入霎哈嘉瑜伽,你们需要何等的责任。当然,你们全都被保护,你们全都被祝福,每一个都得到他所想的。他们大部分人都是。但是,他们有多少人会报答这些恩典?有多少人在努力给别人自觉?这对你是一个恩典。但你的注意力是乱作一团的。如果你的注意力不清晰,不洁净──那么你会被各种各样的事缠绕,就好像八爪鱼的爪一样。你变得好像八爪鱼一样,你不停地依附这些,依附那些,又依附着其他的事……你要成为一只自由的鸟。所有这些依附将不会动摇你。你只要去依附霎哈嘉瑜伽,并且要意识到你已知道真我。你只要明白自己的价值,自己的程度,我告诉你──你可以改变全世界!
我们这国家有这么好的文化遗产,有这么好的文化。我看见美国及其它国家的问题,我们没有这些问题;至少并没有那么广泛。但我们唯一要做的是「知道你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就好像树木一样──当它在生长时,它知道自己是一棵树木。它知道自己要生根,它不是一开始便是这样。它不是由树干开始长大。它要做些事情。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做事,那么霎哈嘉瑜伽士要做什么?你能够得到自觉实在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我们为何还在周围浪费我们的注意力?我们为何忽略静坐?为什么?我们要升进。我们已经是不同的人,我们是世界上截然不同的种族。我们是得到自觉的灵。在基督降世的时代,实际上只有很少人得到自觉。我感到惊讶,就算是在古代中国,或其他地方,在一个时代里就只出现一个导师──一个宗师。为何你们这里有这么多导师,但你们还是不想去运用你们导师的力量?为何女士们也不运用祂?我知道在霎哈嘉瑜伽,女士比男士懒洋洋。你们看,我自己也是女性,但我以一己之力也做了这么多工作,为何我们不去努力?因为这转化全世界人的工作极伟大。
这对你来说是很容易的──如果我能做到,为何你不能够?但要将你们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此:去为改善全人类,而不是只为自己,去传扬霎哈嘉瑜伽。我们很需要,很需要这样做,你们的怜悯心,你们的爱,全部都会被浪费,假若你只想着你自己,你的家人──有什么作用?就算在得到自觉之前,人们也是这样。那么,你们完全依附家庭,依附着其他东西,究竟有什么作用?你要依附全世界!你现已属于全世界,你再不是独立的个体,永远都不是!
现在,正如我所说,水滴已经变成海洋。把自己与海洋连系起来。海洋是最低的,如你能看见,海洋低至由零点开始。海洋那么谦卑。它处于最低点,但所有的河流都流向它。海洋负责向天空供应云层。云层然后又变成雨水,落到同一个海洋里。它们回来了同一个海洋。所以,只有谦卑的人才会带来更多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那些亲切的人会带来更多霎哈嘉瑜伽练习者。
所以,你们必须改变自己的性情。如果你炫耀,没有人会对你留下印象。如果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没有人会望你一眼。要做谦卑、亲切大方及充满喜悦的人。现在试想想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来到集体,不断地告诉别人:「看,我妈妈死了,我爸爸死了……但我是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那其他人便会说:「那你为何还在霎哈嘉瑜伽?你为何不回家坐着哭?」如果他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他根本不会生病,不会有烦恼。这是事实,尝试去了解。你要带领应该得到的人,他们的灵便会升起来。
你不必得到非霎哈嘉瑜伽士的人的认同。他们可能是你的亲人,可能是任何东西。那没有用,因为你们在一个层次,他们在另一个层次。只有去提升他们的层次,或不去理会他们。因为他们会把你拉下去。他们看不见你处的层次,他们没有眼睛去看,他们没有耳朵去听,他们什么感觉也没有。如果他们看见你怎样改变,看见你生命的改变,他们必定会全情投入霎哈嘉瑜伽。但如果他们没有,那便不是你的工作。你绝不需要被他们烦扰。如果他们来霎哈嘉瑜伽,那便很好,否则他们不是你的亲人。他们完全跟你无关。你怎能将霎哈嘉瑜伽和他们扯上关系?你怎能跟他们解释任何事?渐渐地根本没有可能跟他们说什么。
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我们的家,霎哈嘉瑜伽,是很广大的。已经传到八十六个国家,并发展得越来越好。而我们要看见──你们是属于这海洋,属于霎哈嘉瑜伽的大家庭,但你们要扩大这个家庭。你要去英伦,要去改变其他人。这是你的责任。你得到霎哈嘉瑜伽是有其他作用的,你要创造更多更好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你要静坐,不是只静坐,还要去尽量参与所有集体活动。
我很高兴你们来了这里,并留下来。下过一阵雨,你们仍留在这里,享受着神性的凉风。我再一次从我心底里祝福你们,我希望你们得到纯粹的欲望,那是一个纯粹的欲望,不单只是成为霎哈嘉瑜伽士,而是要创造更多霎哈嘉瑜伽士。那其实是你们内在那纯粹的愿望。你自己还未能确切明白,除非你能达成这愿望,否则你永不能成为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在任何层次,任何地方,向任何人宣扬霎哈嘉瑜伽,你一定可以做到。那必定能传扬得很好,因而很多人会得救。这样,有很多在愚蠢的幻相里迷失的人会走回正途。那完全取决于你对他们有多好。我一个人可以带领这么多人来霎哈嘉瑜伽,为何你不去尝试,去带领更多的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这世界需要霎哈嘉瑜伽。整个问题是──每当我看报纸时,我会想:「神啊,如果这些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便不会发生问题。」但我看见人们还是漫无目的地走动,转来转去,我不知道,他们好像没有脑袋,抑或他们完全不知道「世界会怎样?」「谁会拯救这个世界?」
我不是来告诉你,你要如何过你的私人生活。但是你要懂得去保持自己洁净及美丽,你要懂得怎样对待自己。有些人非常表面,所以他们完全不明白。霎哈嘉瑜伽就是不能进入他们的脑袋──非常,非常表面。因此忘记他们。我不相信他们可以得救。因此忘记他们。他们不能够去享受,他们只是常常担心那些愚蠢的事情。因此,对这些人,你们不需要……但还有很多人,至少百分之八十的人,他们都在求道。而你,就是要帮助他们的。
这是你母亲的愿望,你现在要投入霎哈嘉瑜伽,并不断告诉所有来到的人。我不是要些低劣的赞同,我真的希望处处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