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顶轮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2001年5月6日

 

今天,我向所有已经发现真理的霎哈嘉瑜伽士致敬。从远古以来他们一直追寻真理。当人们发现除了向上天交托顺服之外,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令人发现真理,他们却不知道怎样去做,怎样将它成就出来。

 

全世界都有真理追寻者,我去到土耳其,使我吃惊的是那里一直有很多苏菲派(Sufi),但他们的信徒都未是得到自觉的灵,因为苏菲派人士也不知道怎样得到他们的自觉。黑暗就是这样的在寻道者周围存在。

 

当我还是小女孩,我发现全世界的人对怎样找寻真理是全然无知的,因此许多人迷失在不同形式的宗教信仰和仪式之中;从早到晚他们经常做一切的仪式。不论他们是印度教徒、基督徒、穆斯林,他们都相信做这一切宗教仪式就能到达某层面,将认识真理、将得到你的「自觉」。这些寻道者到错误的导师那里和被诱到错误的方向,是因为真切的、由衷的寻求。他们完全被误导,他们被诱到错误的地方,进入黑暗的领域,他们不知道在追寻什么,应当追寻什么,应得到什么。

 

曾经有预言,「斗争期」(Kali Yuga  黑暗时期)会来临,人类将寻得真我。有一个有关那罗(Nala)和迦利女神(Kali)的故事。迦利带走了那罗的妻子达马杨提 Damayanti(意即太太),因此当那罗捉到迦利,就说:「现在将要杀你,因为你作恶多端,你对我作出这样的伤害。」迦利说:「你可以杀我,但你先应该知道我的重要性,什么是我的摩耶幻相 (mahamaya )。我的重要性是当我的时间来临 ──当斗争期来临──所有在丛林里、在山丘和深谷中、在喜马拉雅山里的寻道者,他们将变成普通的寻常百姓,他们将会是寻常百姓──他们不再是遁世的出家人(Sanyasi)──他们将是寻常百姓,他们将寻获真理。

 

这个预言在很久远之前,并且有书籍记载,你应该读过《那罗往世书》(Nala Purana),说人类得知真我的时间将要来临。所有宗教都述说同一件事,就是「你应该认识你自己」。伊斯兰说同样的事,佛陀说同样的事,基督徒说同样的事,印度教说同样的事。直到现在他们仍继续作种种技俩,但他们自知「未有发现真理」。

 

所以这是我的工作,由孩提时开始我就知道我必须去做。但当我看到人类,他们是如何在黑暗内,如何带攻击性和多么充满罪恶。他们的行为是那么残忍,那么令人难以置信。这时也是我看到希特勒来临,且我的国家完全受奴役。所以第一件事是使我的国家解放,这是很重要的。这也是当时我为国家的自由运动担当了很活跃的角色的原因;我的父亲和母亲也一样。但当我们得到自由,不知何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迷失了。人们开始沉迷于各种错误的时髦玩意,那些所谓「娱乐」。

 

由于这一切,我发现全世界有一股巨大的追寻力量,但被一些说谎者充分利用。他们骗取了大量金钱;他们也用假知识令寻道者被诅咒──我不知道这些人要怎样对待他们。许多寻道者就这样迷失。除此以外,我走到美国,对发生在那里的事感到很震惊。但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如此不健康,他们正正不能了解什么是他们必须有的,也不明白人是不能以金钱换取真理的。

 

后来,当顶轮打开后,事情就展开了。你们知道我怎样把顶轮打开的故事,和怎样由我一个人开始给予他人自觉。但在美国我非常失望。我想:「它怎样才会茁壮成长呢?怎样才可将它发展呢?」

 

在印度,当时我们大约有二十五个有自觉的灵。他们明白有自觉后他们得到什么,他们明白自己已变成非常好的人,他们放弃所有的坏习惯,他们也希望崇拜我。我说:「不、不。不要崇拜我,因为人们不会明白。」但有一天他们催逼我,故在房子的露台上他们来崇拜我,因为有人告诉他们「这就是女神」。在崇拜后,一个被鬼附的女仆走过来,开始以女神的名字叫我,人们便说:「你在说什么?」她是女人,但说话像男人。她说:「我告诉你们事实,她是到来拯救我们的女神。」她说的不是女仆的语言,而是十分教养有的婆罗门,会说出所有商羯罗大师(Adi-Shankaracharya) 的赞美诗。这是十分奇怪的!他们问她几个问题之后她就晕倒。我对他们说:「不要听她的话,那是没用的。」但他们不同意,他们接着说:「母亲,我们要对你崇拜。」

 

因此我唯有赞成。他们就找来七个婆罗门来做崇拜,他们害怕,因为做崇拜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不是出于真理,它能伤害你。但相反,当他们做崇拜时竟得到了自觉!他们说:「现在,这是事实(真理)!」他们感觉到双手的凉风,所有特征显示有自觉的灵魂的诞生。但在这时候我不想说得太多,因为那里有许多人自称:「我是这……  我是那……。」因此我不想全部揭露出来。但渐渐地我发现他们被吸引,来到我的讲座,然后霎哈嘉瑜伽开始以非常有趣的方式传播开去。

 

因此在这顶轮日子,或者可以说在这顶轮打开的日子,是非常重要,非常精微的。我们知道灵量卷曲成三圈半,隐藏在被称作圣骨(Sacrum)的三角骨里。但我们不知道她怎样工作,在我们身上发生什么事。她在六个能量中心里升起,再打开第七个能量中心──我应该说她开启了第六个能量中心,因为格涅沙的能量中心不扮演任何角色──因此当她打开了第六个能量中心,即顶轮,然后她把你接连到上天无所不在浩爱的力量。

 

但这上天的浩爱是什么?它做什么?它是母亲的能量,我们可以说它是太初之母的大能;所有一切都借着这生命能量来成就。但什么是这些生命能量呢?它是一些非常精微的能量,开始在你的顶轮流通。顶轮所有的千块花瓣慢慢地被启发,并且开始在你的全身到处流动,在你的手、脚,你的全身流动。而且,当你更… 我的意思是若你的注意力越放在顶轮,它工作得越快。

 

在科学研究方面,我读过关于人们找到一种能量,称之为……[锡吕‧玛塔吉问门人] “量子能量”(quantum energy)。我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称它为量子,因为量子是……。 它可能是指格涅沙的能量的意思,也许,我不知道。因为科学家是盲目的,我不知道他们称什么为什么!他们就是说那里有一量子能量。这量子能量,根据他们说,以一种非常精微的方法流动,而且它通常是不可看见的,但是有光的。你们看过许多我的照片有不同种类的光。这能量在光里移动,因此我想这就是量子;再一次说我不十分肯定,因为我总觉得科学家有一点含糊。但他们谈论的量子能量就像心灵上的能量,一个在四周流动的爱的能量。这量子能量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但他们看到它带有光。他们称它为量子,因为它以一束束流动,每一束是一个quanta单位。

 

这能量,当它流动,就如你们看到的,它能发生作用。它在每一方向,每一方面发生作用。例如它在肉身方面工作。假设你身体有一些疾病,你看到许多人在我的面前被治愈,只需来到我的面前就成了。我不需要在他们身上做任何事,而且我只消看到某人,就知道他患什么病。我必须说这是我与神的连系。这种连系告诉我什么人有什么毛病、我应该做什么。他可以立刻被治愈,因为事情就是这样「如其所如」地来到我处。我的意思是,我不去问什么问题,不尝试去找出究竟,我不去分析,但它却会说:「就这样做吧!」它同样不需「说」,它就这样发生!它自动成就一切。我们很难解释这些能量如何工作。

 

但你们所有得到自觉的也可以让自己的能量好好发展,并发生作用。如何呢?就是释放它、感觉它、把它赠予他人、验证它。当然霎哈嘉瑜伽全因为你们才得以传播。你们带领他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但这不是它的最终目标。我们应该挽救这世界。因此我感到至少百分之四十的人类应得到自觉。无论什么民族、无论什么学历也好,人们都应获得自觉。在我们的印度经典里清楚地记载:「没有 Athmasakshatkar,你的生命是没用的。」什么是athmasakshatkar?它是有关真我的知识,除非你与这个无所不在上天浩爱的力量整合为一,否则不可能得到这知识。

 

所以我可以在1970年把顶轮打开,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兴奋莫名,因为我知道这是唯一的障碍,它是人类唯一的阻碍──人类因为顶轮未被打开,他们走进了黑暗,因此才有战争,有种种的问题。如果他们的顶轮被打开,并与上天的力量合一,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每一种问题将会得到解决,而且他们将成为非常快乐的人。当时我觉知这一切,我就非常快乐,高兴极了。

 

但当时没有人了解我。我不知道,他们以为我在胡言乱语。没有人了解它是什么,甚至在经书里并未很清楚地记载有关灵量的知识。只有一个伟大圣人Gyaneshwara(伽涅殊哇)在他的书第六章记载过有关灵量的知识,但不是很清晰,他仅仅说借着灵量你可以得到你的觉醒。你们也常唱那些歌,我曾听过。他这样说:「噢!灵量母亲啊!期望唤醒你!」但没有人懂这灵量为何物,为什么你们唱这歌。昔日那是在我们国家里的乡村中经常唱的歌。那么清晰,但没有人明白它的意思,只当作经常唱的一些拜赞歌,或是一些音乐会之类的歌。没有人知道个中意义,他们对一切都存有很大的误解。所有这些诗人,清晰地记载有关觉醒、自觉的知识,一切在书中都有记载。人们却只读到书中一行,然后就停下来。另一个人会在第二行开始,然后在某一些位置停顿,似乎他们为阅读而阅读。同样所有有关的经典都如是。这样,就制造出很大的误解,也被人利用来达到私利的目的。就是这样我们不能让人类真正了解什么是自觉。为了获得金钱,或者获得某些权势,人类开始创建一些很大的团体,一个很大的宗教团体──我不知怎样称呼他们──但没有一个是得到了自觉的灵。

 

举例来说,伟大的圣人菩提达摩来到中国,他创办一宗教叫襌宗。襌的意思是dhyan(襌定),他希望用襌的方式使人类到达无思虑的境界。他用一个很大的缸,载满沙,并在上面做图案,上面又放石灰,然后他说:「坐在池塘边只看,不要想!」但人们不明白这是什么。通常一般人走到那里会说:「这好像船在海中。」或者有其他联想。但没有人尝试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我向一些人说:「这是为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而设的。」他们不明白。然后在日本也有所谓「道」。他们谈论有关无所不在的力量即所谓道,老子正是那位……他描述过很多圣人,他们的言行事迹,他们的独特品格。但如何成为圣人呢?没有人描述过!我想自始至终没有人说过怎样将人改变成为圣人的品格。

 

因此在十二世纪,迦涅殊哇在十二世纪谈论过这些东西,在他的著作中记载了所有东西。当时有一种风气,一个师傅只带一个门徒,只给「一个」门徒自觉,不是给很多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令他们有这法规、这规条。然后在十二世纪开始,有很多圣人颂唱「自觉」。同时所有人都认为仪式都是不好的,因此他们放弃所有仪式。但有什么事情是应该发生的呢?没有人知道。我读过有关他们的生平,我亦读过很多其后的圣人,但好像没有人知道如何提升灵量。这个是最基本的问题,他们不知道如何提升灵量。当我想他们不俱这种力量,或者可能他们没有这种知识。他们谈论灵量,无不可!但他们不知道怎样提升灵量。

 

这是灵性上非常特别的力量!从来没有人能够谈论或教导你如何提升灵量。现在你们全得到这力量,这是多么罕有的东西。你们全得到这力量。我不曾看见有谁没有提升灵量的力量。你可能不是,你也可能对你自己感到满足,但这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已经把顶轮开启,如果你已知道如何提升灵量,你应该四出给予他人自觉。没有什么比给予他人自觉有更大的裨益。不需作其他慈善工作,捐钱布施等等,这些是没有用的。最好是四出找寻需要自觉的人,给予他们自觉。

 

我非常高兴他们开始为吉普赛人展开工作。 我对吉普赛人有一种特别感觉。那不是由于他们的过错,却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从吉普赛人如何得到自觉,你可看出你可以给予任何人觉醒,只要他们有渴求便可以。当然,你不能强迫他人接受。如果他们有一个愿望,一个纯洁的愿望,他们就可以获得自觉。

 

这一天,我需要说,很多年已经过去了,我很努力工作,日以继夜,我唯一的愿望是你们应该严肃地把一切成就。不是把自觉收藏起来,据为己有!尽量把自觉给予更多的人,你们最大的责任是对我和对至高神负责。唯一要做的是你应该尝试给予他人自觉。这样你将不会犯错,永不会犯错,因为灵量自会知道一切。她知道你,她知道你是得到自觉的灵,她会尊重你。即使你犯错,她自会改正,也会帮助你──在各方面。

 

我只是──我应该说── 家庭主妇 ,我没有任何人的支持。但我肯定我的任务就是找出方法把顶轮打开。无论任何方式──外在的一切并不重要──我的工作是找出方法把顶轮打开。我成功了。现在你也知道了!因此这也是你们的工作。科学家现在会向你询问,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所探讨的就是我们已在做的。因此,你们都是非常有力量。不过,重点是,你们之中有多少人真正实践这事功呢?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我想告诉你们,你们需要加强我的双手。他们说女神有千手,但纵使千手现在也请求你们的双手加入,好让一切能成就。你需要作的事非常重要。世间种种的问题都是因为无知而来,政治问题,什么问题也好。如何解决它们呢,那亦正因你与上天合一的力量。

 

给你们一个简单例子。土耳其人来到我面前恳求:「母亲你应该来,你不应该推迟到访。」我的护照出现问题,我说:「我的护照未办妥,我怎样来访呢?」但我跟着想:「有何不可?我们会把护照办妥!」因此护照就备妥。他们渴望我到土耳其是因为他们说:「经济条件下滑得非常厉害,经济完全下滑,我们被毁了。」我到土耳其,什么也没做;不出两天他们宣布获得世界银行一千万元资助。我不曾与世界银行接触,我与他们并无关连。我不知道。接着我说:「不,可能是,你看,他们帮助你是因为你们正在困境中。」他们说︰「但很多国家都有困难,为什么他们只帮助我们?」我说:「这就是重点所在。」

 

因此现在,我惊讶在土耳其只有女士,大多数,且当起领袖来,大多数,他们做了这么伟大的工作。现在,我想看到你们会对自己国家做些什么。你可能说:「在我国家人民坏到不可救药。」可能是,我不否定。但,仍然有一些地方,有一些人你仍可跟他们谈一谈,告诉他们──特别要处理传媒。这是你需要做的事情;也去找出为什么你不能做到。像我,我没有得到任何人支持,没有得到任何人帮助,我是如何打开了顶轮,你们同样可以打开其他人的顶轮。

 

这并不困难,因为我的梦想是:「 这世界应该最少有百分之四十人是得到自觉的灵,修习霎哈嘉瑜伽,他们给予他人自觉和尝试改变他人。」你可以对任何人说,任何人。不需要有分别之心、或去找出、或着眼于……我的意思是人类有时着眼于学历──那是不需要的,任何人都可以。我不是说给狗,或畜牲自觉,而是给人类自觉。他们可能是任何人,英国人,德国人,也可能是意大利人,任何地方的人。有人告诉我有些人举办很多讲座,付出很多努力,在不同层面,已经看出成果。我们在穆斯林之中开始工作。甚至在印度获得成功。你们不知道,人类并未完全迷失,所以这是能够实现的。不要失望和忧虑,情况会慢慢改善。

 

对于我们的自觉来说,我想最大的敌人是嗜酒。嗜酒,如果人类沾上这习惯,他们变成酒的奴隶,他们的思想会出现问题。我想他们一定是因嗜酒而破坏了顶轮。因此我想嗜酒是最大的敌人。如果你发现任何人嗜酒,如果你可以帮助这个人戒酒,事情便会得到解决。当然我们有其他敌人,如假导师;还有其他敌人利用宗教操纵群众。这并不重要。如果你能帮助嗜酒的人,我告诉你情况会改变。他们会明白他们曾作的种种事,嗜酒,逃避──现在他们会来到这里,他们会把霎哈嘉瑜伽发扬开去。

 

你就像非常温纯的「爱的战士」,这是你需要宣扬和告诉其他人的事,给他们你所享有的喜乐。不要满足于仅仅自己得到自觉,或者少数人得到自觉。你需要十分迅速地把它传播,你们是可以做到。因为它不需要金钱,不需要作什么表演的把戏,它只会在我们内里工作;它已存在于我们里面,它就在那里,每个人都拥有它。我知道这一切。当然我知道这一切。但现在你也知道它,因此你应该把它成就出来,并且把它成就到达一个程度,这样我肯定,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完全改变过来。

 

非常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