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之母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Send Feedback
Share

太初之母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 2001年6月3日

 

今天我们崇拜太初之母。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崇拜,因为是太初之母的力量,令你得到自觉,得到真理,得到仁慈和爱的力量。衪是从最高湿婆神(Sada Shiva)分裂出来的力量,并以衪自己的意愿创造了整个宇宙,一个个跟着一个个的宇宙。衪充满创造力和爱,衪用爱,成就了这伟大的创造,亦创造了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特意选择的星球,它非常优美地被放置于太阳和月亮中间,最终为了创造人类。这是衪伟大的创造,以无比的爱和眷顾完成,并寄予极大的希望──就是衪的儿女将会知道真理,并将得到有关他们自己及其他一切事情的最终知识。

你在《圣经》中读过有关太初之母如何以蛇的形相来到世上,告诉人类你们需要得到知识。阿当与夏娃,尤其是夏娃,他们接受吃那知识之果。否则他们仍会好像动物一样,对生命的奥妙一无所知,他们或许比动物稍高些。当他们吃了那果实,便开始感觉到没有衣服蔽体的情况有些不对,所以从树上拿了些树叶遮蔽自己的身体。

故此,首先出现的知识是有关贞节的知识,因为神圣格涅沙已被建立,衪的影响力令我们感知需要遮蔽自己的身体。我们已非动物,只有动物对此不知道,当然它们不是站着的,所以仍不成问题。

有了贞节的知识,人类开始逐渐成长升进至美丽的国度,但仍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认识和觉知。你或许已认识很多事物,但除非你已得到灵性上的觉醒,得到真我的知识,否则所有其他的知识都是绝对微不足道。

只要你拥有真我的知识,你就会变得很有力量。这真正的力量,是出自仁爱和慈悲的真正力量。

今天,你看见整个世界都忙于争斗,他们为了在战争中保护人们而创造出精密庞大的防卫装备。整个世界好像在一场疯狂的竞赛中──互相厮杀,互相毁灭,互相竞争,充满野心,引致争斗,继而是更大的战争。他们为了一块土地而厮杀,是如此无知。当你死亡时,你能否带走这片土地的任何一撮泥土?

当你出生时,你紧握双拳而来。当你死亡时,你摊开双手而去。你又能带走些什么呢?就算你或许不想带走任何东西,但你是否享受那些你认为重大而为之不停争斗的事物呢?这些争斗为何仍持续于那些缺乏理性的人之中?当涉及一块土地时,你会惊异人们是怎样的舍弃和平、舍弃谅解。整件事都偏向十分错误的方向,趋向完全的毁灭。

令人类受如此多苦难的,其实是他们自己的无知,他们因而产生各种各样的习惯、迷恋、认同。这是如何的狭隘,令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被全数毁灭。人们需要恢复理性,需要得到真我的知识。

真我的知识是救世者给予人类的钥匙。我们已有这么多圣人、这么多苏菲派(Sufis)、道家和襌宗人士。各种各样得到自觉的灵来到这世上,他们都受苦难,受折磨,没有人明白他们。然而,现在让你们知道真理的时刻已经来临。这真理非但不枯燥,还充满仁爱。这真理包围每一个人,并带出我们存在的整体视野。我们为什么会活在这世上?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太初之母的力量就是以爱和慈悲令你们首先明白自己的真我。

你一己之爱是极之有限的,不能感知自己真实的存在。试想这对你是一项极重大的任务,就是首先你要非常认真地做到感知自己的真我。

那是极之重要的。首先你要觉知自己的真我,现在你已得到灵的光。在灵的光的照耀中,你可以看见你是什么,你已迈进多远,你如何做着错误的事情,并给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你更拥有一种力量去治愈,改善,并恢复你的理性。这些是最重要的时刻。你永远不会再得到这些时刻,在过往历史中不曾有,在以后、将来你亦不会得到。

这就是你有的时刻,不单是有关知觉及真我的知识,你还会知道如何去做。在过往,那些圣人、道家、襌宗和伟大的导师们都只描述得到真我知识的人,他的行为及作风如何,怎样与别不同。但他们没有告诉你如何成为这样的人。没有人可以告诉你,没有人能够做得到。或许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灵量的知识,而那些知道的也不能公开谈论它。

太初之母最伟大的工作就是把灵量放进你的圣骨内。灵量不是太初之母,太初之母远比灵量更伟大、更广泛、更深入、更强大、更有力量。灵量是太初之母的反映,当衪升起,你就会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以及你如何得到自觉。但你必须警剔自己,你是否真正是仁慈的人?对仁慈的人来说,他们首先会想帮助其他人,拯救其他人。他们不会只满足于自己的成就及自己的自觉状态。

事情不会这样成就,因为太初之母为什么要如此辛劳尽力做这么多事情?正如你所知,我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我自孩童时期便开始十分努力地工作,并经历了以人类标准来说是极度艰辛的时刻。但最坏的时刻,就是当我看到那些我给予自觉的人,他们对其他人只有很少或全无责任感。他们缺乏现时我们最需要的仁慈和爱心去拯救这世界、拯救人类。

这不单是我们主要的工作,而是我们唯一要去做的工作。所有其他的事情都不会为人类带来任何成就,除非以你个人的努力让别人得到自觉,以及得到这方面的知识。这知识是非常容易明白的。这知识毫无疑问是很微妙的,正如我曾告诉你们,现今科学家在谈论量子理论(quantum theory)时说他们看见神迹的光波,并已就此进行研究。

如果说只有一些霎哈嘉瑜伽士能比别人升进得更高,这是不对的。你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知道发生在你们身上的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情。即使你们曾去过喜玛拉雅山,辟榖挨饿,或多年不停歌唱颂赞神,或做尽所有仪式和苦行,你们也不能得到自觉,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我很清楚此事。因此我需要非常努力地工作,面对各种问题、扰乱和压力。为了什么?就只为了要看到你们都得到转化,成为我的手。你们要工作,每一只手指也要工作。这就是我一向告诉你们的,现在是我们的责任把它实现。不单只是自己要成为霎哈嘉瑜伽士,现在是开花结果的时期,我们要有很多很多的霎哈嘉瑜伽士。

你们要明白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这不是任何一位圣人的工作,亦不是任何降世神祇的工作,或任何政治家或伟大领袖的工作。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衪是这般无形地在你们之中显现结果,现在你们必须明暸。

我知道你们热烈希望令我欢喜,亦很清楚你们爱我,想为我做事。你们可以为我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去传扬霎哈嘉瑜伽,这是给予你们的一项非常特别及极度艰巨的祝褔。你们不用任何努力,不用付出任何金钱,也不会为仪式而生病,你们就是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但这不等如说这是你们生下来就有权利得到的。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太初之母的工作需要在你们的生命中显现。这是慈悲,不需任何报酬。

人们曾为了传扬宗教而同情及照顾贫穷或伤残的人。霎哈嘉瑜伽士实在无需这样做。他们要做的是改造其他人,找出所有途径方法改造其他人,传扬太初之母的讯息。你们只要集中心思在这方面,就会知道如何进行。

任何时刻,我们都应有迫切的愿望去找出可以传扬霎哈嘉瑜伽的方法。否则就如耶稣基督所说,有些种籽落在湿土里后发芽,却不能成长。你要真真正正的成长才能变得十分特别及真实,并知道你有能力做什么。

我确实有宏大的理想,并常谈及这个理想,若这只能止于崇拜聚会,则不是好事。我知道在一些国家是很困难的。尝试找出问题所在及为何如此困难。我们要将注意力集中留意其他人正在做什么事摧毁自己,这是最后审判不可分割的部分,但同时亦让我们透过慈悲和爱心尽力去拯救别人。

这是太初之母的工作,不是任何圣人或降世神祇的工作。衪们毫无疑问全都与我们同在,无时无刻在帮助我们。但你们已拥有太初之母的力量。这力量非常伟大、无所不达、有如神迹般奇妙。这力量极之有效,但除非你们已觉知自己的力量,否则又如何去成就一切呢?这就好像一部装备齐全的机器因无人使用而失效。

一直以来我需要经历极度危险的时刻,有时我感到事情对我是如此困难,令我感到或许要再降生一次。但现在对你们这已变得十分容易,就如一个人要建造一条路是非常困难的,但对于那些在道路上行走的人,他们不了解如此容易就得到了。一旦了解,他们同时也会了解要让更多人可以在这条路上行走──这条用无比耐性、体谅和爱心所造成的路。

我真想看到所有霎哈嘉瑜伽士都能尽其所能去改变这世界,这世界需要改变。人类需要由你们拯救,而非其他人,非总统、首相或部长,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改变及拯救这世界。只有你们才配得上,并有此力量。你们是否已知觉自己的地位,并升进至如此高的身分?这知觉还未存在,若已存在,你们就会倾力四出向其他人表达你们的爱心和慈悲,令他们知道他们是什么。

只有以霎哈嘉瑜伽你们才能拯救这世界,除此以外并无其他出路。其他所有的事,例如说你们去帮助穷人,去帮助这帮助那,都只属极之表面的事。最好的事就是将自觉给予每一个你们遇见的人。我们看见儿童茁壮成长,我可以预见他们亦会成为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但在他们面前,你们必须彰显自己所做的事的优点。这不属静态的工作,而是一个大规模的运动,充满爆炸性。除非踏出那一大步,否则我不知道谁会为那末日而被埋怨。

你们要为人类建立最终目的,切勿轻视自己。如果你们没有来到我面前,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自觉。在那么多人之中,你们来到我面前要求,并且得到自觉。这自觉你们知道是不能强加于你们的身上。这种感知能力及它的增进是不能勉强的。

你们要发展自己那深藏于内的注意力,并看清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如果你仍忙于应付有关金钱、权力的问题,或要应付这或那问题,那你本身就是问题,而不是霎哈嘉瑜伽士。

霎哈嘉瑜伽士是超越所有事物及非常有力量的。他们会得到力量,这是来自爱和慈悲的力量,而非空谈。这不单是爱他人的行为,你们还会拥有强而有力的人格,发出上天伟大的光辉,深深地把别人逮住,你们所需要的就只是非常勇敢的人格。

我要说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已有所改善。否则每一个人仍会写信给我说:「我这样不妥,我父亲那样不妥,我袓父又有不妥。」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这情况已成过去,我要说这已大为减少。但代之而来的就是向我诉说谁人有病、谁人不能治愈,谁人仍未有改善等,人们的注意力一定要改变。

假如在任何地方有人患上癌症,立刻就会有起码十张照片来到我处,领袖会写信给我,妻子的领袖也会写信给我。每一个人都会写信给我说:「母亲,请你这样、那样。」为什么?这是我的工作吗?那人可以接受治疗,我们有医院,亦可以用我的照片去治疗他,但在此时人们的注意力总是流向仁慈那一部分。

治疗所谓在身体上、精神上、情绪上、经济上,或婚姻中受苦的人,并非你们或我的工作。如果他们病了,应该拿一张我的照片去工作。如果不凑效,那表示他们不值得。

你们无需治疗他们,或为他们解决问题,如不成功就写信给我说:「母亲,谁和谁有病。」什么事如此重要?我们四周已有这么多健康的人,为什么不先从他们开始?我们的工作不是治疗别人。对人们有眷念和同情心是没问题的,很自然我们的注意力会投向患病、贫穷或受苦的人。然而对霎哈嘉瑜伽又怎样呢?如果有人生病,就会有一百个霎哈嘉瑜伽士将注意力放在那个人身上。是什么原因?这是否慈悲心?不是。他们只是想证明他们能治好那人,而非出于慈悲。

现今的慈悲是要将人类改变成为霎哈嘉瑜伽士,成为好人。那就是太初之母的爱,因为生于这世上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死去。当然我们不应麻木不仁,我们应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能使多少人得到自觉上。许多时人们只沉溺于所谓治疗和改善的事。

此外又有在婚姻中出现的问题。有些结了婚的双方不想再维持下去。好,就此结束吧。假如他们不想再住在一起,就随便他们吧。我们已有这么多有理性及健康的人在这世上。你如何还要和那些不想住在一起或有问题的人继续纠缠呢?这不是你的工作。你首要是做一个灵性工作者,而非社会工作者。当然你可以顺带做社会工作,这不成问题。但你主要要做的是改造人类。人类最大的疾病是吝啬、残忍、折磨他人和愤怒。所有这些内在而非外在的疾病都可以治愈,这是现今所需要的。每一个国家都在争斗及遭虐待,无时无刻冒着被毁灭的危险。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他们得到觉醒。

现在情况已经非常清楚,当你令某人得到自觉,他珍惜这自觉,并且成长,你便会得到保护,你是完全的受到保护。

你或会说谁保护你呢?就是太初之母。但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毁灭的力量在这世界运作。这并不是负面的力量,而是最高湿婆神正面的毁灭力量。衪说若太初之母的工作进展良好,衪会高兴。但衪坐在那里看守着每一个人及霎哈嘉瑜伽士所做的每一件事,如衪发现有些事是真正的非常错误,我也控制不了。他会进行毁灭,我不可以去到那一点。衪会进行毁灭,衪不单毁灭而是把成千上万的人毁灭。

在任何地方发生的大灾难,我们可以说好像地震或旋风之类,所有这些都是来自至高神(Shri Mahadeva)的运作。在这方面,我也帮不了你们。但假如你们真正令别人得到自觉,所有这些都可以避免。当然,我会说是太初之母的一时之念而开始创造这世界,创造你们及令你们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但你们的责任也是很重要的。

你们不能负责什么,我觉得或许这是我的责任,但这是有差别的。我从来不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或工作,从来不觉得我需要如此做。我就是做了,那就是我的工作。你也应该有这种性格。你要以非常谦虚及优美的方式去做,然后你就会惊异地发觉你如何受到保护、得到支持,以及每一样事情如何成就。

你可以得到最大的喜悦,就是当你发觉你可以令人得到自觉,你可以改变他们的生命。你从不会感觉如此的喜悦,就算中了彩票大奖,或得到上好的工作、名誉、地位或崇高的奖赏,都不会。制造霎哈嘉瑜伽士能带来无限喜悦,这是人生一大乐事。你们会培育出手足之情,团结和合一是充满爱和慈悲的喜悦。这是一种不同层次、非比寻常的喜悦。

你们不用害怕我,但要害怕自己。要看守和警惕自己,看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曾做过什么?因为你们已得到觉醒。如果得到觉醒的人不能把光给别人,要他们又有何用?你们看这些细小的蜡烛,不论它们的光如何微细,它们仍把光发出,它们为发光而燃烧自己。

如果我们不能发出光,得到觉醒又有何用?觉醒不单是指给你自己的光,且是那来自上天非比寻常的爱和仁慈的光,正如你在影片中看到,那是上天神圣的爱的作用。有时我会觉得稍为衰弱,那就是当我听到现时有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牵涉在金钱、欺诈及各种各样的犯罪活动中。我不明白,亦难相信。

你们已得到最崇高的,为何还要做如此低下的事情?只因为你们还未能感受到自己已经得到。不,你们实在还未得到自觉,你们不尊重自己。若你们仍在同一阵线和水平,我要说,这对我或对你们自己都不公平。我们要把事情成就。我已独自非常艰辛地工作,要处理各种可怕、极之不仁慈、自私及残酷的人。但不成问题,我已发现如此美丽的诞生,你们一定要保持这光辉去把事情成就。

我会很高兴知道霎哈嘉瑜伽正以极快速度深化及广泛地流传,人们能真正进入平安、喜悦及快乐的领域。

这是我的梦想,我希望你们能成就它。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