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讲座 Royal Albert Hall, London (England)

公开讲座
我向所有真理追求者致敬。你们有些人找到真理,有些人未能完全找到,有些人什么也找不到。你若看看今天世界的状况,你会承认正有大动荡,一个接一个的。国家在做着各种错事,冷战仍持续不断,毫无原因下,人们互相残杀,毁坏美丽的土地,割破彼此的喉咙。他们都是神创造的人类,全能的神创造了他们,并把他们带进人类的知觉水平。
在这个接合点,我们不知道怎样集体地往哪里去,即是,我们要到达哪里,或这是我们的命运?为土地,为其他事物而互相摧残是否人类的命运?想想全世界是一体的,想想全世界正在发生着什么:每天我们阅读报章,每一天都有关于人们在毫无和谐,毫无原因下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的新闻。
我们要想想,什么是我们的命运?我们要往哪里去?我们是要进地狱还是进天堂?我们周遭的境况怎么样?我们能否对此帮上忙?问题出在人类仍然处于完全的无明。我把它叫作无明。在无明中,在黑暗中,他们做着这些可怕的事情。没有人想明白,自己做着的事情会把自己带进完全的灭亡。我们会被完全毁灭是否就是我们的命运?我们有否做了些什么好事,以某个国家之名或某个宗教之名,各种好事,我们却做着一些错事。争吵斗争,不单斗争,还憎恨。我们很仰慕敬重、很喜欢任何能激发我们仇恨的人,在他的指引下,我们联群结党。
这些事情的出现,全因这是最后的审判。我告诉过你们,这是最后的审判。最后的审判是要决定谁人获救,谁人将完全被毁。这是十分、十分严肃的事情。所有察觉到的人都应去思考。这里只是些微的缝补工作,但些微的缝补工作于事无补。不管你怎样尝试,除非你们把人类转化,否则便不能拯救他们。转化既不是没可能,也并不困难,这正是转化的时候,转化的机会。在我们内里已装置好了力量,它被描述为力量,就是在我们内里那神秘的女性力量。他们也曾描述过它,我不是最先说它的人,或许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明白它、接受它,应在你身上发生。
你们不仅出生为人类,要成为超人类,要自得其乐。你们的生命应是充满乐趣、喜乐的。你的生命不应是个诅咒,从早到晚担忧这些,担忧那些。这就是创造你们的原因,神从来没有意图创造终日为如何争吵,如何斗争,如何去拯救而发愁的人类,而是要人类生活在完全融洽、平安及喜乐中。这是创造我们的原因。这是我们的命运,这是,不单是我在告诉你,这是事实。所以,我们要,我们要转化。转化并不困难,但我发现人们满足于一切。印度教徒上庙宇,他们会想:“噢,我们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基督徒上教堂,他们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穆斯林祈祷,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他们有什么成就?请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局限,面对自己的苦难,面对自己的问题,看看自己:能否解决自己的问题?是否能让自己脱离灾难?或许大灾难要摧毁那些伤害人的人,或许这是神的意愿。那么,什么是你的意愿?你为何不会想:“我要是个仓库,是喜乐和爱心的泉源。”
我并不只是在空谈,我想你们所有人都有自觉。什么是自觉?就是知道真我。你不知道真我,不知道。自己在不知道真我下活在这个世界,你能想象吗?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个灵,而你却是知识的源头,纯粹知识的源头。
我发现人们坐在会议中聆听一些babaji告诉他们一些故事,很快乐。这样是不会带给你实相和真相。若你想知道实相和真相,请你尝试明白,你身上要发生一些事情,你要有一些转化。你还未有足够的精微,还未取得这些精微,直至你到达这一点。为此,你不用离开家庭,离开子女,离开家走进丛林里,完全不用做这些事情。最好这样说,“好吧,你做出家人,把你所有的家当都给我。”这是何等愚蠢的想法。
这是紧急关头,我们正活在十分紧急的情况,尝试去理解。我要忠告你,若你不深入自己,找出你是谁,并把自己转化,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你会染上各种疾病,孩子的各种新问题在浮现,各种国家问题已经浮现,所有国际性问题也已经浮现。人们无法处理应付,因此我们要抽身而出,成为一个实在、拥有真理的人格。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真理,我们比动物更差劲。它们的双眼是张开的,我们的双眼却是闭上的。不用责备自己,只要保持警觉,意识到人类要改变,不然这只是…你来我的讲座,明天你到另一个讲座,只是这样。这样做只是每天一些不错的娱乐,当我看到命运,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摧毁,多少人会完蛋,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会染上什么疾病?会出什么问题?什么会发生在他们的孩子身上?什么会发生在他们的国家?什么会发生在全世界?
只要扩展你的愿景。我的愿景是全世界所有人都要转化。我们内在有敌人,当我们谈及jihad,他们谈对抗你内在的敌人。这些敌人是谁?这些日子,最差的要算是贪婪,是贪婪。贪婪令人做出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源于贪婪。他们会拥有金钱,拥有各种设施,但贪婪仍是一种撒旦的意愿,你甚至看不到自己拥有什么。你的要求越来越多,欺骗人,欺骗政府,欺骗每一个人,应付处理它。
另一种差劲的东西是愤怒,愤怒让你看不到事物的本来面目。我们因细微琐碎的事情而发怒,就如你来这个国家,我曾经看过人们因为不同肤色而愤怒。我就是不能理解,神创造不同肤色,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会是一模一样,像军队。这样的人生会是很不幸、悲伤的,是大自然创造颜色,白色或黑色 — 有什么分别呢?我就是不明白。但这种幻象却持续着,为了这种幻象而争斗。白人打黑人,黑人也打白人。他们也在太阳下曝晒自己而患上皮肤癌。我就是不明白,我们没有用逻辑,没有用平衡去看我们在做着一些怎样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要浪费宝贵的时间,而我们本应是要转化。我们对任何事,对任何人也能发展这种愤怒。这是人类的缺点,很普遍。人们为了一些细微琐碎的事情而生气,他们却喜欢这样,因为这样他们能压迫人,他们可以很专横。所以他们想有这种愤怒,透过这种愤怒,他们想宰制人。这是最大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想支配人?为什么我们想压迫人?为什么我们想控制人?我们甚至不能控制自己,为什么我们要控制人?有这个需要吗?
接着有执着依恋。依恋他们的房子,他们的土地,他们的孩子,依恋一切。但明天你将不会存在,你会张开双手离去,什么也不能带走。所以这种对事物的依恋,他们特别是对他们的车,他们的房子,都会好好保养,但对你自己呢?你妥当吗?你的内在是否绝对宁静、平静和喜乐吗?为什么浪费精力生别人气?这些生命的征兆也会被摧毁。若你看看他人的缺点,例如他除金钱外还有对女人的弱点,这是很普遍又或女人对男人。要富吸引力,为何要这样?每个人都会老,追逐女人你可以有什么成就?追逐异性?你毫无尊严,毫无荣誉。若你是…只要你穿着上好的衣物便会被视为是极好的人。不是这样,我们要内省,看看自己,我们为何要这样做,浪费精力在无聊琐碎的事情上?
很多我遇见的人真的是既半疯癫又迷失,有些人则是完全疯癫。他们告诉我,想与某个特别的女人或某个特别的男人结婚,又或是什么,这就是他们为何得到了。我是说,这是何等脆弱,这样做并不怎样了不起。你们内里要十分、十分坚强,感觉你的真我,你的真我是灵,是全能的神在你内在的反映。若你成为灵,你可以是十分坚强,十分健康,绝对的中正平衡。你曾经听过很多有关灵和灵性生活的事情,但你是否到达这一点?
即使你阅读,就以禅、道、圣经、可兰经或是什么为例,你能否知道怎样到达灵?还未知道,还未知道。你必须要知道,因为你是很了不起,你是很珍贵,你内在是很漂亮。但你却仍未意识到这些,你要变成这样。这个“变成”是很重要的,为此全能的神已经在你内在安排统筹好,那是被称为灵量,可以唤醒灵量,唤醒灵量能给你自觉,能给你我们称为 “Atma sakshatkar”的真我知识。拥有它对你的人生是十分、十分重要。它是免费的,你不能付钱购买它,你能付多少钱?它是完全免费的。为何你不取得自觉?为何你不能以成长来取代以宗教之名的斗争?
每一个宗教都说“你要认识真我”。穆罕默德曾清楚的说,“在救赎的时刻,你的双手也会说话。”它们是否在说话?印度人知道,我们要得到自觉,只聆听这些babajis的话和给他们钱是没用的。各式各样我们和我们先祖所做的仪式,能让我们有什么成就?什么成就都没有。
所以,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我们要进化,要取得自觉。若我们是完美的,就没有问题,若我们是有自觉的,就没有问题。各种自私,各种加在自己身上的限制,各种生活中的制约和自我,全都在摧毁我们,我们要一一克服。一旦你能克服它们,你便能连上。没有人要告诉你怎样连上,你丢弃所有错误的认同。你们错误的认同是“我们属于这个国家,我们属于这个宗教,我们属于这个那个。”你不属于什么你属于神的国度,这是你要成就的,而你也应是其中一份子。若你喜欢说故事,便没完没了,你正浪费自己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愈来愈短。我现在是在这里的最后,我也不知道,二十年或类似的时间。我十分努力工作,但我发现人们不知道他们该是怎么样。他们喜欢说话简单的人,好吧,这只是一点娱乐。
全人类要明白,要避免迈进灭亡的命运,避免完全灭亡的命运。最简单的就是进入神的国度,那是很容易的,你不用付出什么,不用有什么成就,只要得到自觉,接着是每天用约十分钟时间静坐。只有你的脑袋时刻都在评价你的不当行为,我称它为“不当行为” ,是因为它违反你,违反神的意愿,违反人性,那会摧毁全人类。所有这些错误的认同都要丢弃,你要知道我们是一体的,我们全是一体,我们全是总体。我们并没有因为肤色、种族、宗教或国籍而分隔,没有。我们全是一体,这种一体不是来自口号或叫喊,而是能内在感觉一体,不是虚假人工的,应是真实的,实实在在的。一旦你意识到你是整体的一部份,这便会临到你身上。
宗教带你来到这个知觉层次,不是为了斗争,不是为了杀戮,为什么?为什么?人类却自己分裂,因为对正义的无明,对自己的贪婪,自身,只为自己 最多也只为家庭或为亲属。为何你要局限自己?你是灵,灵是海洋,知识的海洋,爱的海洋,一切祝福庇佑的海洋。
我们要决定,今天我请求你们,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要决定成为灵,这是所有宗教带来的讯息。但如何能做到就没有好好解释,也未能做好。他们有些人是得到的,但他们却被人逐走,没有人肯听他们的话。人们甚至杀害他们、折磨他们、钉死他们。
但现在,请你们所有人尝试了解生命的价值,你们为什么要成为人类?为什么要创造你们?背后有何目的?你们是否要受荒诞的思想驱使?你们是否要被所有分裂的因素弄至灭亡?不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要得到自觉,你们要明白生命的价值。问题是,你会某程度上在你内在的力量提升时得到自觉。它统筹安排得很好,实际上,神是伟大的创造者。他怎能平衡,怎能成就,是很了不起的。他在每个人身上成就,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未足够。就如你进入一座皇宫,你四处走,看到你是那么漂亮美丽,看到神为你创造了漂亮的事物。你便在它之内成长,一旦你在其内成长,你便意识到自己是何等了不起:最了不起的宝石、最了不起的人,那么有爱心。那里有一些,他们已经变成雕塑,没有人尝试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为何会在这里。
今晚,我们可以亲身体验,亲身体验灵。这是十分不平常,稀有的事情。以往从没像这样发生过,但现在便可以。为什么不就此获益?请为此准备好,接受它,拥有它及成为它。成为是重点,你们要成为什么是重点。至于你们怎样填写整个人类文明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的。我可以帮助你们,可以把问题解决,所以我请求你们准备得到自觉。这是好得多,但不能勉强,不想要自觉的人他们最好离开。若你不想要自觉,请离开会堂。愿神赐福你们。
首先,你不用做什么,也即是说,你不用想我曾经说过什么,尽量保持思绪平静。我肯定你们所有人都能得到自觉,但有多少人能成长,你们要来跟进班,接着要在我们的中心练习,它自会成就。你要给自己一点时间,也要给这个全世界的问题时间。要把自己奉献委身于此。这是十分重要,你要奉献自己,这并不代表你要变成 sanyasi(出家人)或二十四小时不停的为此忙碌,不是这样。这种奉献令你与自己合一,与全宇宙合一,我不用告诉你,你要奉献,你自会奉献自己。所以,若你不想得到自觉,请不要留在这里,什么也不会发生在你身上,若你不想要自觉,请离开这个会堂。
你要做的是什么也不用做,把双手向着我。当然,最好把鞋子脱掉,因为大地之母是很重要的。请把双手向着我,不用祈祷,不用说什么,只要把双手向着我,像这样。现在请闭上眼睛,很重要,请闭上眼睛。
这个力量,灵量,是被安置在三角骨,被称为sacrum,即“神圣”。它穿越副交感神经的六个能量中心,最终穿透脑囟,即你头顶的软骨头部的顶端。当你是孩子时,这块骨头是柔软的,它穿越它,进入全能无所不在神圣爱的力量的精微能量。他们以不同名字称呼它,他们称它为“paramachaitanya”,有些人称它为“chaitanya”,有些人称它为“ruh”,你怎样称呼它也可以,是爱,神的爱。一旦你与它连上,一旦你在手指间感觉一些凉风,有些人会感到热,不要紧,它会凉下来,你取得圣灵的凉风。它们就是这样称呼它,它开始流动。
你现在可以把左手提高,放在脑囟上,双眼保持闭上,感觉有没有凉风或热风从你的头顶走出来。你可以移动你的手,现在用右手去感觉有没有凉风或热风从脑囟走出来。脑囟即你孩童时在头顶的软骨。感觉它吧,把头垂下,最好把头垂下,请垂下头。再次把右手向着我,用左手去感觉,感觉有没有凉风从头走出来。若这是热的,不要紧,这是你内在的热走出来。
双手或手指或脑囟感到有凉风或热风的人,这才是真的的洗礼,请举起双手。试想像,你们是拯救世界脱离灭亡的士兵,你们要明白自己的重要,可以放下双手。每个人实际上都能感觉到它,这代表你们都有足够的成熟度去取得你的灵性生命。你是在这个生命的边缘,你就是这样取得它,这是到达实相的最后一跳。
现在,你应该知道它是什么,你是谁,什么是你的灵,你能做些什么,你拥有什么力量,什么是灵性的力量,为此我请求你,先来我们的跟进班。之后,你可以参加任何一个我们最靠近你的集体中心。把它成就,我们要为全世界工作,你应知道,有八十五个国家有霎哈嘉瑜伽。很令人惊讶,像贝宁这个黑人国家,我们有二万个霎哈嘉瑜伽士。我只在三年前,才在那里开展霎哈嘉瑜伽。我在英国则已工作了超过十六年,这份工作还继续着,每时每刻,每一年。但不知何故,他们的成长是很多,但不是精微方面的成长,不是内在的成长。内在的成长,你会享受,你会很享受实相。实相是漂亮的,绝对漂亮的。
愿神祝福你们。
他们想唱一首在十二世纪一位印度圣人写的歌,这首歌在所有村庄里都有唱,但却没有人知道它的意思。它的意思是,噢!母亲,请给我联合,“jogwa”给我联合,我会戒掉坏习惯,戒掉坏脾气,放弃…….你不需要这样做。现在,你自会自动放弃。你拥有光,拥有光,你自动会戒掉,自动会戒掉,你不用做什么,但要静坐约十分钟,并不多。(“jogwa”,你们懂得唱吗?) 他们是那么充满喜乐,想不停,不停的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