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Greece)

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希腊2001年10月21日
 
  今天我们聚首一堂,做女神崇拜(Devi Puja6)。这崇拜已做过很多次,女神应众天神(提婆Devas)的请求,由邪恶人手中把他们拯救出来。今天我感到同样的,我们现正陷于奇怪的处境;我想,这些人本身正是恶魔;而且,其他人被他们迷惑(催眠)了,因此才会做出一些原本永不会做的事。不过他们不知道,凡事都有顶点。那个点已经来临,所有好人,尤其霎哈嘉瑜伽士都应全心全意消灭这些可怕的人,例如那叫Mahishasura的阿修罗。
 
  在那些旧日子里,事情简单得多,因为邪魔来时就是邪魔,你可以看得见他们的魔相,他们的行为举止都证明他们就是邪魔。为何他们这样做呢?为何他们要残暴不仁呢?因为他们之所谓「人」,其实不是人──他们的本性就是魔,他们正想设法毁灭人类,好人。
 
  事实证明要消灭他们的时刻已经来临。我不会反对伊斯兰,也从不批评穆罕默德。他是神圣的,毫无疑问。他设法去做上天神圣的工作。但神圣的事工引来愚昧而且接受邪魔的人。你们会惊讶于在伊斯兰里面有七十四个小组。他们说「我们追随一个宗教」,但他们实非如此。这些支派当中,有些确是邪恶的人。他们自称为Devbandhis,因为那是印度的一处地方;他们也被称为瓦哈比派(Wahhabiyyah)。
 
  我认识他们由来已久,因为在我家,我父家里,都有过很多穆斯林当厨师、司机和其他工人。这些瓦哈比派是很滑稽的人,他们甚至不相信穆罕默德。所以,假如要告诉他们穆圣讲过什么什么,他们会说「不,我们不相信穆罕默德这人。」「那么,你们相信谁呢?」「我们相信阿拉!」「你们有遇过、见过阿拉吗?是因为这样你们才相信祂?」但他们的行为都充满残暴,是天生的品性,十分残暴。每当我父亲看见,总要叫他们离去。因为他们总是对人阴险势利。
 
  我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田地。他们多是来自阿富汗,你们可以想象吗?大部分都是。当然他们也折磨其他阿富汗人。他们所到之处都以十分残暴见称。不是所有阿富汗人如此,不是所有,而是一部分。他们来到印度,有不同种类的阿富汗人。有些很仁爱、慈祥、乐于助人,十分好人。有些却很残暴。初时,我们不明白那是什么一回事。但因为我父亲是个学者,而且是伊斯兰的学者,他告诉我们「这些人不是伊斯兰教的。他们自称瓦哈比派,不是伊斯兰教。」今天我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说在其他宗教里没有坏分子。不过这些瓦哈比派不断秘密地成立小组,他们人数不多。那就是当年父亲所告诉我「将有一天他们会变得爆炸性,且会图谋毁灭世界。」初时我不能理解,因为,说到底他们看来只是人而已。但他告诉我:「他们是完全的伪装了,一旦发动他们的残暴,你就不知所措。」
 
  我们的国家曾有一个侵略者,叫穆罕默德‧沙‧达里。他是个十分、十分残暴的人。他常杀害很多穆斯林,因为在他的概念里,你不应崇拜穆圣,因为穆圣说过「我不是神圣」。我也经常讲同样的话,以免受那些愚昧者所害。多年来我一直说:「我不是神圣。」但当他们感到那能量及其他,他们就会相信。但那些相信穆圣的人从来都不获这些人所理解。真是十分,十分残暴,而且因为他们不相信穆圣,你就不能在任何论点上跟他们争辩。总不能争论在《古兰经》上写过什么,因为他们不相信《古兰经》,不相信穆圣,只相信阿拉。天晓得他们何来〔与上天的〕连系。
 
  不过,很奇怪,他们渐渐可以迷惑(催眠)群众──好像我们见到一些可怕的假导师以上师的幌子迷惑(催眠)人一样。你们都曾见过,群众被迷惑(催眠)了。很多都已经被揭露,有些将会。但他们大都是对金钱有兴趣,总是以宗教之名,要榨取大堆金钱。不过,在那个时代,人们看不出其残暴的手段和行为。
 
  这种残暴开始生长。我们去过尼撒穆汀(Nizamudhin)。那处我发现了一所马达拉撒 (Madharaza) ──’Madharaza’的意思是学校。那家学校一向招收幼童。这是十分计划周详的,天也不晓得──我的意思是,我不可说,单在德里就有一百二十所马达拉撒。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那儿教什么东西,怎样迷惑人,怎样办学。有一次,我走到尼撒穆汀那儿,见有人唱歌之类事情。他们有真爱的心。他们也感到我的爱,十分深刻的,而且是全部人,他们也开始来霎哈嘉瑜伽。不过我不知道那儿有一所马达拉撒。我问他们:「为何在这里能量是这么模样?尼撒穆汀本是个圣人,为何这(纪念他的)地方没有好的能量流通呢?」当中我感到能量很差。他们才告诉我:「母亲,这儿有家马达拉撒。」
 
  现在看看邪魔是怎样作为的。通常,邪恶的东西是这样的──它会形成一些小圈子,一些战争和杀人。他们人数不多,但以残暴为宗教。他们迁居到那里就想着残暴。单在那些马达拉撒,就有人在宣讲残暴,怎去憎恨。就这样,「仇恨的教育」展开了。这些仇恨的教育借着马达拉撒而广泛地交织起来,遍布全球。
 
  现在,你们都知道,巴基斯坦曾与印度经常开战。但这次巴基斯坦也明白「假如跟印度开战就会被人叫做恐怖分子。」所以他们说:「不,我们国家不会有恐怖分子。」但是,他们愚蠢地──这位新人物〔总统穆色拉夫〕──竟曾派遣六十五位学者、使节,到阿富汗的马达拉撒,学习怎样变成残暴──你们可以想象吗!教导憎恨!当然很多穆斯林不是这样;但假如你尊敬穆圣,身为穆斯林,你会如何呢!
 
故此,所有这些错误思想萌生,伊斯兰就分裂出一些组织。本来无不可,但这些组织完全违反人性,有十分危险的图谋。我不知有多少穆斯林明白它。他们向全球散播这马达拉撒的东西;从这些学院出来的人都是十分残暴。第一项残暴是对待妇女。妇女被蔑视,完全得不到尊重。这样就显出根本无人可以控制他们。在《古兰经》里并没有这样写,穆圣也没有讲过。他说:「上帝是慈爱怜悯的;祂赐予平安。」他所做的事,都是绝对神圣的,毫无疑问。但这少撮人,因为他们投靠魔鬼的力量,令世人开始误解伊斯兰。
 
  「伊斯兰」的意思是「顺服」。那些顺服的人正是你们。顺服的意思是人已经放弃了贪婪及这类敌人,而且已经处于普通人之上。另一点有趣的是,穆圣讲过,「在救赎的日子,你的双手会说话。」那是他清楚说过的。自然地,因为那是以诗人的语调来写,人们就很容易按自己的私念而把它扭曲。不过穆圣从来没有这样说过……(稍停顿)……。
 
  在现代,这些人拥护歪理真令人十分震惊。不过,这也是因为人们发展出对他们抗拒的缘故。犹太人──他们也发展出一股对他们的抗拒。这种仇恨要负上责任;那双方面的仇恨,我会说,现在那是两种不同的……(稍停顿)……那是很明显的。
 
  现今,在霎哈嘉瑜伽,你们相信完全的纯真,以及简单的和平共存。而且人们都相信世上可以有不同圈子的人……(稍停顿)……那么现在我们的责任是什么呢?我们应该怎样做?首先,我们必要自省。假如你是生于印度教的,你就应坐下来,找出自己是否因某人是穆斯林而有仇恨。你不可以有仇恨!不能因某人是穆斯林你就仇恨。因为你都是一个穆斯林,因为你已顺服,那么你怎可以憎恨任何人呢?假如你已顺服,向上天顺服,你又怎可以做些违反上天的事呢?故此,这些误导人的思想必须拚弃。假如你是印度教徒,你没有必要憎恨任何人!那是肯定的。印度教(Hinda兴都)这个字来自信度(Sindu)河。当年因为亚历山大 [ 大帝] 说不出信度(Sindu),他才说兴都(Hindu)。就因为这样在印度里很多人就构筑起这可怕的仇恨。不过,当时的主旨不是残暴,那是一项补偿。他们不想去折磨其他人。
 
  所以,这种折磨和憎恨其他人的资质来自其他来源。其来源是,你们都看得清楚,他们公开仇恨他人。憎恨他人是十分恶劣的品格,其中一个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去憎恨。你们都必须知道……(稍停顿)……好了。现在我们来……(长停顿)……
 
  对我来说,每想到我们人类仇恨其他人,我真痛心──当你明白爱是这么伟大、美丽的情操。但为何你要去恨呢?因为其他人在你心中留下印象,他们向你撒过谎,你就去怨恨。好一个成就。首先成为人,然后成为一个充满仇恨的人。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我不知道。
 
在那些旧日子里,女神大开杀戒是无问题的。女神向来都杀这等人……(长停顿)……上帝从阿米巴虫创造人类,到这阶段,真是十分心伤,我们怎可以仇恨他人呢──那正是已发生的!
 
  现在当然霎哈嘉瑜伽是不同的。霎哈嘉瑜伽士知道怎去享受爱。他们喜欢它,享受它。你们可以看得见。假如你们以某种方法可以把这仇恨拿走──总有办法,总有办法──以你们的愿力──抗拒和抗衡这些正向人类灌输的东西,我肯定……(长停顿)……那些来到世上,经历了种种教养,一心想改善环境、关系、友谊,却堕入憎恨的深渊的人,那是一项十分艰难的工作……(长停顿)……。
 
  我的心在淌泪。我来到这尘世,要目睹人类这样互相憎恨仇视。他们谈论「爱」和「恨」。你们都是儿女,那是十分严重的……(稍停顿)……他们最终变成这样……(长停顿)……我的意思是,我从前的经验是,假如我告诉你们真相,你们会震惊不已。人怎会堕进邪恶质素的深渊。
  
这是我们的一种悟性,去了解自己。我们憎恨某人吗?我们有没有不该有的念头,或干过一些事?……(稍停顿)……你内里有这些东西吗?找找看!你憎恨其他人吗?
  
这是人类思维中的,绝对是腐朽思想。这些思想完全跟牲畜的本能一样,是对人绝对无用的。但那正是在发生,且不断来临……(稍停顿)……假如你穷,好,但你憎恨其他人就会富起来吗?不。假如你有困难,你的任务就是要去驱除困难,而不是令它滋长。所有这些都应了断。令人惊讶的是,我们不大着紧我们在做什么。对,我们正正必须有正确的彻悟:我们何去何从?假如你对某人有误解,就最好把它拔去,完全地。他们想找你麻烦,好,但不要对那人有不正确了解。非常令人惊讶的是,我们从不会看见那些事,他们多丑陋、多滑稽〔奇奇怪怪〕、怎样摧毁我们的人格。
 
    你可能可以纠正某些人……(长停顿)……所有我们作为霎哈嘉瑜伽士的活动,从前我从不察觉到是这么重要的。我们要投入很多时间。不要理会那些荒谬、不重要的尘世事,却要专注于在我们在内在外都重要的事。这些无意义的事都必须剪除。假如我问你:「你恨多少人?」你可能会说「二十人」……(长停顿)……你们看,这些东西的整个气氛都令我充满了懊悔。真不知我们作为霎哈嘉瑜伽士要怎样做才好。他们的计谋是什么?请大家注意内心,自省一下我们做过什么建设性的工作,什么毁灭性的工作。你需要一次大大的震撼,才会明白过来。
 
  我喜欢我们的讲座和崇拜的方式,但假如你问我那内在的真自性,我知道它是非常、非常不快,颓然若丧。此际,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要做些什么呢……(稍停顿)……身为霎哈嘉瑜伽士,至少你应投入全心全意。你也应告诉所有人……(稍停顿)……看,霎哈嘉瑜伽士的问题在于你们开始享受愉快,然后就看不见身边发生的事。
 
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们,此刻我正是与幻象作战当中……(稍停顿)……它是个领域,一个──我不知怎说才好──是个我们内里暗处潜伏的弱点。我们不曾尝试向自己的弱点宣战……(稍停顿)……现在我向你们各人发出请求,请向自己冥想,看看自己有何不妥善……(稍停顿)……。
 
  这是个大震撼,要减少震撼,霎哈嘉瑜伽士可以做什么?他们可以怎样摧毁这些生命中的可怖行径?以爱的力量这是可能的──你们可以做到!不过,你必须在心里发展出这力量。想想吧!这是今天我们各人的一大教训,去看看自己──我们妥当吗?还是继续去仇恨其他人?我们思想的功能是什么?去恨还是去爱?假如这爱能为你带来启悟,你就会惊讶,你将成为我的一大力量。我不能独自作战。我需要有真正发展好爱心的人──不要其他。那是现在你们各人,全球的霎哈嘉瑜伽士的一项挑战。这并非信者与不信者之间的争斗,而是一场我们全部人都合一,争斗到底之战。每一阶段我们都要越益精微。
 
  你们今天必须看到要点的所在──我们是否都是这个邪恶东西的一部分?还是不受它所缠绕,准备好与之作战?这是一场大战,我希望它会一举成功。在此以后,将再没有对人类的残暴,没有争斗,因为这是罗剎魔与我们自己之间的战斗。这次是非比「寻常」的。必须要解释清楚,也要向那些支持邪恶力量的人说清楚。只有一件事,你可以说:「母亲,我们怎样知道谁是对抗的力量,谁不是?」你们满有知识,你们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知道谁站在错误的一方。我知道霎哈嘉瑜伽士可以拯救他人,并把他们带回知识与爱心的正途,不过,要非常小心那些不断在传播邪恶的宣传技俩。
 
  我想触动你心的最深处,那是必须要安抚的心……(稍停顿)……。
 
  我肯定你们将会明白那正要来临的危机有多巨大。可能没有人会幸存,可能没有儿童会幸存。因为要成就这种事,它是十分、十分艰难的……(长停顿)……我整个人在颤动、给振动了。你们可以在生活中的每一角落都看得见:这次演讲在哪里延续?哪里有人在谈论残暴?正在发生什么事?……(长停顿)……每当我想起……(顿停顿)……它不是一个、不是两个,是我们所有人……(长停顿)……
 
我正在身处的争斗,本质上是十分严重的,毫无疑问。但假如你们可以集体地战斗,我们可达成的可大呢!……(稍停顿)……我的所有努力、了解、力量,每一样东西都在你们手上,而那就是你们应该预备好的。不是依靠阅读什么或谈论它就成,你们要在内里建筑起这爱的力量。
 
  我肯定,打开顶轮一事会令你们做到。但尝试,以爱的力量,阅读一些东西、了解一些东西。这是个深层的课题,当你们谈论它,我已有一半在内里,一半在外面。但我要告诉你们要去发展它,而且只有它(爱的力量)才能形成一股对抗他们所称为「邪恶做事者」的强大力量。……(稍停顿)……
 
  我的祝福全都给予你们,我想你们所有人都能成就它。你爱多少人呢?有多少人……(稍停顿)……这是你要寻找的。我希望你们各人都明白我要你们做什么……(稍停顿)……一个新世代正在冒起……(稍停顿)……
 
  你们所有人,所有人,都常在我心里。我非常爱你们,也愿你们都挺身而出做个与我一起作战的士兵。我亦得悉有人在组成小圈子──那是多么负面的态度呢。此际我们需要的是绝对的团结。所以你见到这些人的话,就叫他们检点一下吧。要他们当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是没有用的。
 
  我肯定──那实实在在是由衷的──我盼望你们都成为爱与和平的士兵。因为那正正就是你们生于此的缘故,你们生于此时此地正是为了那缘故。所以,享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