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节崇拜 (United States)

光明节崇拜 美国洛杉矶 2001年11月18日
 
今天实在是大好的日子,因为邪恶的力量已被降服了!〔众鼓掌〕那邪恶力量因着两个原因得以伸展它的魔爪:一是知识贫乏,二是盲目认同错误荒谬的事,而却认为那充满力量。这错觉造成的非止重重问题,还产生了绝对的毁灭。
 
故此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毫无疑问,然而那不难解决。那个难题是根据所有的错谬的基础所产生的,是故意为人带来麻烦的。无人能预料它那么容易及快速地被解决了,我的意愿是在排灯节前让它消灭掉的,而那确实发生了!〔众鼓掌〕
 
由于无知,许多人做了许多事,若有人跟随宗教或之类的事物,他们只是未能体会真理,甚至对寻求真理也十分无知,还以为自己无所不知。现在发生了这许多事,其中有许多原因,许多愚蠢的人正完全被无知糟蹋了。现在我们来到霎哈嘉瑜伽,获得所有知识──非常深沉隐晦的知识──非常微妙!那绝非肤浅的知识,而是非常微妙的;正因为他们对此微妙的知识不理解,他们走进了歧途,是无知引致的歧途,才令致他们反对行善的人。
 
然而,在这一切之上,是神的大能,这一切世事变幻,正是要证实那伟大力量的存在。一切都顺利的进行了,这些事发生了,你们能静观这戏剧,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实在是一种重要的成就,因为许多所谓的成功人士根本不理解,但你们却能透切理解事情,因为你们是旁观者,纵使全世界皆置身局中,成了那惨剧的一部分,你们仍能置身度外把事情看得更清楚。无论发生了何事,无人能事先想到这事能在排灯节前结束。
 
愚蠢的观念就这样产生,拖延,被以为可以令人惊叹,然而它真能令人惊叹吗?试看,那么多人丧失了生命,这有何令人惊叹之处呢?他们想令全世界吃惊,让人惊叹他们是战士和武者,然而人们又怎样看他们呢!不论是否得着自觉的人都能明白那是个奇迹,事情像奇迹般成就着,现在一个新阶段已经开始了。你们各人最大的挑战就是让更多人得到开悟启迪。人们已非以往那么自以为是了,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其实,我发觉他们的确改变了许多。他们对真理的态度有所改变,也开始明白真理存在于他们的知识以外。那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若一个人开始这样想:「那必定是真理!」他便糟糕了。因为无论用任何代价和任何事情都不能改变他对那所谓真理的执着,他根本连验证那是否真理的能力都丧失了。
 
牲畜都可能做得到,牠们如何做到?全因为牠们有与生俱来的能力,能有辨别邪恶的嗅觉──那是天生的,我们却不能,是人类所不能做到的,若有一个陌生的人走近,狗会向其狂吠,甚至扑倒他,还会做出许多平日不会作的异常举动,牠们已发展了这方面的能力,若不又怎能分辨出谁是小偷,谁又不是呢?
 
然而人类却拥有更高的知觉,我们的思维比动物进化许多,比牠们想得更多、明白得更多;我们把食物煮熟,牠们却不会;可惜的是有时我们连自己的脑袋也煮熟了〔众笑〕。有时人类会十分奇怪地因为「自我」(我执ego)而回避真理,而这一切一切却正是一台戏,正如我告诉你们的──但你们最好能好好了解它,并把道理应用在自己身上,再了解自己是否也成了这台戏的一部分。为此,你们必须把自己提升得更高──比你的自我、超我及思想积习更高,再从那里省察自己,了解自己:「这一切怎么了?我怎么在干这样的事?为何我的注意力会如此?我怎么会执迷不误?」──我该说──「我怎么会错误理解?我怎会接受错误的事?」
 
你只是开始理解,即使你只能发现在自己里面极小的一点谬误的观念,你便能谅解那些被完全洗脑的人──完全洗脑──而他们一切所作都起源于此。正如现在你们比这些人都提升得更高,比他们都更觉醒,故此你们要看通这点,才能原谅他们所犯的一切错误!
 
对于真正坏透了的人,你们别担心。上天神圣的力量自然会把他们歼灭。你们要担心的是自己,要省察自己──若然你产生了不洁的意念,任何在脑内溜进的意念,若你把心灵的明镜擦干净,把自己的形象本相照出来,再尝试──你必定能发现,然后再把不洁的意念洗净,要记住,洁净自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有些人作了许多错事──我只为他们婉惜,若犯错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便有责任看清自己的所为,为何他们要有如此的行为?他们有何需要那样做呢?
 
这所有的自省的功课都会顺利成就,然后你本来真正的能力便会涌现──你给予别人自觉的能力,你了解自己国家甚至全世界面对的困难的能力等,你一旦感到自己是为此而战斗的将士,你便有责任去为此战斗,而事情便会顺利成就,我们不能把一切留待上天的大能去解决,你必须运用上天神圣力量,以上天精兵的身分而战;当然有了这个美丽意念我们会开始洁净自己,你毋须知道一切,例如有何事在发生,如何成就。那并非你的工作。你是战士,所以你的责任便是战斗,与无明对抗──你自己与其他人的无明。因为大多数战败的将士都是因为他们的我执;他们失败时,又会产生其他思想上的障碍了;然而我们应无任何障碍挡在面前,你应努力推进,并清楚知道前面没有阻拦,那前面的障碍及你不能做到的信念都只是一个幻象而已。
 
要提升别人的知觉并不容易,因为表面上看来要渡过的那一小段路并不远──实际上却不然。事实真的很远,有时要让一些人跃出额轮的班丹是非常艰难的。在那关节眼上,我看到你们有些人失败了,而就这来说,最理应的解决方法便是自我省察。当你自以为自己永远是对的,一切没有问题,最好仍是能自我省察:「我所做的事全都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如何能为自身的完善而努力?有时我们会产生幻象,以为自己做得很好,像在霎哈嘉的圈子中,有些人十分活跃,他们会上前来做这做那,但他们内心深处的动机是什么呢?是让人看见他们如何活跃。但真正的动机却应该是看清内在的本我!你必须要发掘自己内在的问题,才能真正体验自己是否在帮助自己,帮助别人。
 
例如有一座巨大的楼宇,在地震中,其他附近的楼房都纷纷倒塌了,这一幢仍然耸立,原因是这大楼是建在十分坚固的地基上;同样道理,霎哈嘉瑜伽若能建筑在坚固不移的地基上,便没人能毁灭或动摇她了!你们各人也应如此。
 
又举一个例子,像有人来到我面前说:「你那些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真是的,他们都爱炫耀!」我说:「真的?」我难以相信他们会如此。「不管他们是谁,带他们来见见我。」故此他们说:「不用了!你自己会发现,他们是谁和为何如此表现……」我说:「我自己?我自己无所不知,我是希望你也能完全清楚!」找出别人的错误是十分容易,最难的是找出自己深处的错误!什么事情在令我们迷失落后?这正是提升自觉的最佳方法,就像你要驾车一样,你必须认清路向,你必须懂得驾驶,也要知道有何问题。如果你不能明白自己的限制,一切便不能顺利成就了。
 
今天是大日子,我该说:庆祝排灯节,是一件非常非常愉快的事。不过,愉快并非只是为了我们自己而说,而是为了整个世界!我们必须为整个世界努力;我们为自己努力,为工作努力,为金钱努力,不管是为了什么,你又为他人作过什么努力呢?这一点你必须洞察自己,这是非常重要的!在霎哈嘉的群体中,只有那些懂得关心别人、照顾别人和肯为别人做事的人才是有用的。那能叫人十分享受,当你能发热发光时,你自能得到快乐;他们燃烧自己身体来令你快乐,他们实在应该成为我们的导师,教我们努力来享受更高层次的自觉。
 
这一切都会顺利成就的,我非常肯定!我也在努力使这些光不动摇及充满能量。是你自己,你自己正是应该急于充实自己的人,而你定能做到。单要我为你忧虑,对你毫无帮助。故此假使你希望全面洞察真正的自我,你必须首先放弃自我认同,否则你一生都不会知道自己的问题。当你过分自我认同,你便不能抽身而出。现在经历了这许多事情之后,究竟目标在哪里呢?我们生命的目标是什么?我们必须把整个世界改变得充满和平,改变你自己才是必然的要务,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改变别人亦能减少一些世界的问题,若世上所有的人都变成好人,像霎哈嘉瑜伽士,那时你能预料会发生何事吗?请想想我那个梦:我们必须尽其所能把一切的人都改变成好人;若他们没有改变,他们就像蜡烛没有火焰;若他们能被改变,我们就必须用尽一切方法,一切技俩来成就这事。
 
现在,我非常肯定很快这一天便会来临,你们会说:「母亲,我们现在安全了!」别想过去和过去的问题,那些你们现在已经克服了。现在好好享受吧!只要凭着信心和努力,我肯定那天将很快来临,真的不久那便会发生;关键在于你希望成就事情的愿望,你成就事情的方法和你对事情能成就是否十分关心。最大的关心应该是:「我怎样才能改变这个人呢?」那么你便能改变任何人。
 
你知道吗?你告诉一人这事,另一人便会跟随;就像我在机场入境时,我发现许多人将手伸出向着我,就像这样,我问:「他们是谁?」他们并非霎哈嘉瑜伽的练习者。我不能问他们见过谁,发生过什么事──但他们都说:「我们感到手心有凉风冒出。」他们本来对此一无所知,不知道何谓灵量〔昆达里尼〕,一点也不知道,那么这凉风又从那里来呢?基本上他们到那里去是为了获得自觉,我们只需要顾念到他们。我们要以爱心顾念他们,而非因为他们而感到厌烦。最好能给他们一个机会,那你就会惊奇地发现原来他们那么渴求被改变。世间一切虚荣假象他们已经受够了,而一切都过去了。
 
你会惊异有那么多人在等待你去给予他们自觉,让他们和你一同庆祝排灯节。好好享受排灯节吧!在这节日里你不能以一枝蜡烛庆祝,你必须有我许多许多的蜡烛。那是你的工作。你必须去寻找你自己的蜡烛,那是属于你的,而你可以启迪任何人。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用它呢?要不惜代价,在任何地方好好发挥作用!
 
我遇到过一些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我问他们:「你们作过什么工作?」他们说:「没有,什么也没有。」「没有?你真的什么也没干?」「没有,真的没有!」那么他们得到自觉又有何用?如果你什么都没作,你并不希望给予他人自觉,不愿意和他人谈论,你是否感到不好意思向他人说呢?之后有一次,我又遇到其他几个对我说:「母亲,我们刚从瑜伽讲座回来。」「怎么弄得这么迟?」「因为有人说现场被人放置了炸弹。」「那你们便在外面等候了?」「是的。」「多少人?」「我们所有人,几千人在等着。不过原来没有炸弹,他们检查后说没有,那我们便全体进入会场,全体获得自觉。」「但有时我们必须等候,而且现在我们深信无人能伤害我们了。无人能给我们麻烦或以权力压倒我们;那只是我们自己本身能对自己这样做。」故此,我必须再告诉你们「自省」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若那内在的光存在,你便要好好维护它。
 
听到许多人告诉我他们感到排灯节的祝福,我感到非常高兴,但你看,昨天天空出现了流星雨,那是多巧合啊!那是从未发生过,在这世上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为何偏偏在昨天发生来让我们得到这全新的经验?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们该说,连自然界也知道,我们也该知道这日子会有一件特别的事发生。我经常收到人们的来信告诉我他们病了,他们的父母病了,或是他们的什么人病了……等等类似的事,又或是什么人的婚姻破裂,什么人的孩子病了──就是那些所有的荒谬的问题;其实问题出自他们本身,那些写信给我的人,他们都未得到自觉,或许只得到一半,因为他们自己也会说:「我们又何须写信给母亲?我们自己也可以解决问题啊!」除了这些以外,你们应该写关于事情成就的信,像谁怎样成就了什么,怎样从别人身上得到爱,怎样在一些小村落中传扬霎哈嘉瑜伽;这一切都比提到「我妈妈病了,我爸爸病了」等好得多,那种种的关系迟早会把你折腾死!
 
正因如此,没有人是你的兄弟,也没有人是你的姊妹,只有霎哈嘉瑜伽士才是你的兄弟姊妹。现在你又有谁是你的表兄弟姊妹,他们又是谁的表兄弟姊妹……所以不要管他们了,那不是你的工作,你不用负责。就在我来这里之前,我仍收到那样的信,谁的表兄弟姊妹的表兄弟姊妹如何如何……诸如此类,我便问那位女士,我说:「为何你总是写信告诉我这些事,有关那位表姊这位表弟的?」她说:「母亲,我在传扬霎哈嘉瑜伽啊!」「如何传扬呢?」「因为若他们的病被治愈了,他们便会来修练霎哈嘉瑜伽啊!」然而这并不是我们应该选用来传扬霎哈嘉瑜伽的途径,这看来好像是宣传,尤其是你要治愈某某人,某某人才会来到霎哈嘉。这种人霎哈嘉瑜伽并不需要他们哩!我并非想伤害你,我只想给你鼓励、洞悉力和智慧。为了什么我们霎哈嘉瑜伽士会聚集于此?是为了治疗我们所有的亲属吗?他们的病可能源于他们所犯的一些错误。
 
你们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人身上,而应该把注意力集中于自己和在提升自己上。你必须尊重自己。你并不因为是他们的亲属而有责任。像了解和智慧,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一项非常特别、非常高深的工作。若不如此,那许多人都要写信给我了。
 
有一位女士在霎哈嘉瑜伽中结了婚,写信给我说:「我在八、九个月前离婚了,现在我的家人都质问我为何要在霎哈嘉中结婚。每个人都在批评我,又批评霎哈嘉瑜伽。」我说:「谁叫她结婚的呢?」我从来没有要求她。而这婚姻成了她最重视的东西,什么「我所有的家人都在说……」他们为霎哈嘉瑜伽作了什么东西?如果这婚姻到头来并不美满,他们又会说霎哈嘉瑜伽的不是;由他们说吧!我们根本没有责任。
 
每次我都要重新告诉你们:「不要写信给我说你的爸爸怎样,妈妈怎样,这样那样。」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治愈他们,那干脆放弃霎哈嘉瑜伽好了!你们自己绝对可以治好他们,你自己可以有办法成事!
 
但正如你们所见,每天仍有这样多信件寄来给我。我问他们:「你的父亲是霎哈嘉瑜伽里的人吗?」「不是。」「母亲呢?」「也不是。」「兄弟呢?」「没有人是。」那你为何来问我?我与他们的关系是什么?他们既非霎哈嘉瑜伽练习者,而我只负责照顾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为何你仍来烦我呢?真是不可理喻。
 
在霎哈嘉瑜伽中,你应该会得到自觉,那没错。若有谁愿意得到自觉,你便要给他们,且替他们好好治疗;但并不要着意那些意向不明的,或从机场跟随到这到那,那是令人厌烦的;我并不关心那些人,你也不用关心他们。你应做的是看谁在谈论的话便把他们带来霎哈嘉瑜伽,你还必须告诉他们:「正因为你没有修练霎哈嘉瑜伽,事情才会这样发生。」或者「那人没有修练霎哈嘉瑜伽,而那正是问题所在;我们很好,也很快乐。」因为霎哈嘉瑜伽是公开给所有人的,故此各人才都来到这里。
 
在这排灯节里,我要求大家都向自己承诺:「我不会浪费精力在非霎哈嘉者身上。」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注意力总是放在错误的事上,和在错误的基础上;如果你有机智的话,你应该知道你现在属于一个质素十分高的灵性团体,这样的团体在世上十分罕见,实在很少;且你必须集中精力,让更多人拥有这样的质素,对此你必须有很大的抱负。去找出这样的人,告诉他们你已经找到了。「你们也可以得到它。」别为对我们没有价值的事物担心,必须清楚自己在进行一场特别的竞赛,你是特别的士兵,受训去完成霎哈嘉的事工,故此若把时间浪费在你的亲人身上,像兄弟姊妹之类,将对你无益。你应该明白要把精力好好贮存──来干什么?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你应该帮助每个希望成为霎哈嘉瑜伽修练者的人成为真正的瑜伽士,对于资深的的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帮助他们;因为我们是同一品格,同一品格的不同肢体,都属于同一位主宰。
 
这种合一必须在你自己里面建立,而他人也应该能在里面觉察这种合一。
 
有些人十分活跃,十分活跃于批评别人。但这些问题自然会被解决,因为今年是伟大成就和成功的年头。虽然如此,若你开始进行错谬的事,那些事便不会成就。
 
当然,我不会说我们没有这样的霎哈嘉修练者在我们当中,我们当然有。我们毫无疑问有那些士兵在我们当中,所有的装备,许多许多都有了,但我们需要更多,为此我们必须共同合作努力,更有计划的行事。
 
近来有许多人为伊斯兰的行为争论不已。我们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伊斯兰或其他,我们不是──因为你们不能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狭窄的框框里,说:「我是霎哈嘉瑜伽士,但我也是基督徒。」你不能够这样说,你必须要把那种边际放弃掉,你是彻彻底底的霎哈嘉瑜伽士,所有荒谬错误的事物都不属于你。我也见过不少穆斯林来到霎哈嘉瑜伽,不过他们当中很少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但他们是来听我的演讲,作这作那,但却很少在真正的意义上属于霎哈嘉瑜伽。然后你们会逐渐开始看到你所属团体的漏洞,或你所相信的所谓宗教,无论那是什么宗教你都会渐渐觉察;那时候,如果你真正爱你的教友,你绝对会想办法放弃它──或许你会放弃。这些人非常特别,是因为特别的原因被挑选出来,故此你不应把精力浪费在不重要或错谬的事上,这事你必须知道。
 
在这排灯节的日子里,你必须清楚知道你要以神圣的光燃烧自己,然后完完全全传开去,但不要做得太过分,像有些人来对我说:「母亲,我把父母放弃了,我把一切都放弃了!但我们仍然未能完美。」而我说:「你为何要放弃?你抓住一些东西,然后又放弃他们,又或者事情自动结束了?」「对!你看,我们对家庭、父母、国家等等都十分依恋,但现在我们把其中一些放弃了」,但只是「其中一些」。这些一半虔诚的人并不好,不需放太多注意力在他们身上,他们根本不配受到我们注意!那也是十分明确的;你们也不应变成那样,你们的朋友也一样,不要让这样的人加入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士有着十分特别的士兵的特点:只为真理作战。若你也拥有这样的品格,你便能感到四周都被光照着了。
 
在这排灯节里,我从心灵深处祝福你们所有人,我希望你尊重自己,明白自己在这「团体」中的地位,或在这霎哈嘉瑜伽「社会运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要知道如何成事,注意力应从这许多荒谬、庸俗的事物中挪开,转向自己。那股力量将会十分活跃,并且得以成就。而我就肯定明年一切都会十分不同。我们都会得到上天美妙的祝福。且让我们互相了解,共同努力吧!
 
愿神祝福你们!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