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玛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讲话 Hong Kong (China)

锡吕‧玛塔吉女士向香港霎哈嘉瑜伽士的讲话全文
香港铜锣湾柏丽酒店
2001年12月18日
 
 
听到大家唱起那些在世界各地都被颂唱的歌,我内心真的感到高兴!现在你们已经成为整体的部分。霎哈嘉已经传遍了世界。在美国时我意外地发现在九一一灾难事件中,三百名霎哈嘉瑜伽士逃过大难。我们没有失去任何一人;最难得的是他们有些人迟到上班,有些人及时逃奔到地面,有些人正开始奔往另一方向,而他们正好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在那么多在美国遇难的人中,没有一个是霎哈嘉瑜伽士。试想想,上天灵性力量对你们的照顾与拯救是多么的可贵啊!
 
……你们全体,尤其是中国人,都应到这里来。我感到你们会大有作为!我们早已有「道」的传统。我不清楚你们之间有多少人曾练习「道」,你们有吗?谁啊?其实他是──道──是霎哈嘉瑜伽的修练者。他 (老子)以极其动人的方法描述我们的精神状态与问题,你若能阅读一下那些典籍,便一定能明白我所说的。有些人不肯习「道」,而使「道」成为了争论的理论而矣;现在道家复兴了。我曾听说道家已被中国接纳。若他们能习「道」,我们便也能习「道」,我们都属于道家。在共产制度下,许多宗教信仰都被制止,故此我们可以回归道家,也可自称为道家信徒,而中国政府对此会无异议,而他们其实也仍在寻求!
 
另一件事我感到意外的是和李先生[李鹏]有关的。我想他是( 曾是 )中国的总理;[很久之前 ] 他曾和我合照,所以奥地利的练习者便有那张照片。那次他出国公干,有些霎哈嘉瑜伽士前往见他,并向他展示那张照片,他说:「对!我记得这位女士,她非比寻常!」我不知何故他会这样想,但他说:「我很想知道她怎么样了!」他们说:「她是我们的师傅,她这么这么,她为我们作了这些…」他十分感动,并指示他的文化事务参赞前往会见我,因为他自己太忙了,而我也并不在那里,即使他们是共产党员,他仍坚持他们必须见我和了解一些关于我的事。后来他终于来了见我,……他闭上眼睛,而他(的灵量)往上升,我便把一切告诉他。他告诉我「道」于本国存在,他对此是那么尊重,约好了十时见面,他九时半便来了──他还说在中国,人们对宗教信仰产生了许多误解,他说:「我们曾相信共产主义,现在我们已经逐渐步向民主,我们至少希望做到……你教我们吧。」我说没关系,便让他得到自觉,而他现今仍在中国。他叫什么名字?若你往中国去你可前往与他会面,他已在那里开始了一个小组,并努力着呢!
 
我也希望能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会见李先生,我肯定一切都会完美地实现。我最喜欢中国人的地方是他们非常谦虚,并十分懂得如何尊重。我亦曾出席过他们的妇女会议,他们只派出了三名男孩子,他们安排了一所优秀酒店的整层楼给我们下住,真不明白他们何以安排这样多东西,他们还送来两辆车子,一辆给我的轮椅用,一辆给我用。
 
而这些男孩还为我到处奔波,领我到不同的地方──他们实在非常非常令我亲切!
他们其中一人说:「母亲,明天我不能来了!」
我说:「怎么了?有事吗?」
「我明天要结婚了!」
我说:「你明天要结婚,这些天来你还陪着我?!」
他说:「对!我十分享受这段好时光哩!」
 
你看,即使我在那里参与会议,中间没有时间相聚,我到达机场时他们也来了,时间紧逼,他们眼睛还含着泪……他们实在是非常,非常善良的好人啊!然而他们也受了许多的苦!
 
然而在这里(香港)你们的处境好多了,我的意思是起码这里仍然民主,人们应能循正道发展。而你们之间某些霎哈嘉瑜伽练习者迷失了,我为他们感到婉惜。他们实在是愚蠢!有许多事他们都不明白,我是说,他们只想靠自己等等?……而你们却必须与主体联合──若你不与主树干联合起来,你又怎能昌盛繁荣呢?我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干什么和出了什么问题──那些我全知道!他们不知道为事情下决定,实与他们毫不相干。然而他们仍比较幼嫩,首次接触霎哈嘉瑜伽,而且,我想他们亦受到很大的试探!
 
所以我们必须更努力传扬霎哈嘉瑜伽!幸好现在有些霎哈嘉瑜伽士与布殊先生会面,他得到了自觉。布殊先生深深被打动,他也常常给我来信。他告诉我他希望能阅读一些有关的书籍,我告诉他有时他在下决定时三心两意时该怎么办。他说他在灵性上准备不足,而战争已经爆发了!我给他写了一封很好的信,告诉他必须斗争,如果他能在灵性上作好准备,他便有更高的胜算!……而当我到了美国时,他们正处于愁云惨雾之中。他们安排了接待我们,布殊更派了二十五个人来见我,他是……总是担心我的安危,总是对我十分照顾!我给他写的信里的内容,他总是用于他的演讲词中,许许多多我所写过的字眼都被他重复引用着!
 
事实上,我遇见过许多处于高位的人士……而他们亦认出我,像在印度,一位内政部长对我极为尊重,他来到我家,得到自觉。而我们在澳洲那边也有一位首相〔新西兰的戴维‧兰格〕也来参加。在印度,我们有一位政要名为Bal Thakre,他是位既优秀,又强壮的好人,他一直反对某些伊斯兰组织做反对印度国家的事,而那也是事实,而他们的确存在。他常常说你们要小心穆斯林,他们在不断改变别人的思想信仰,制造了许多问题。……他是那么友善与亲切,然而人们以往却说他是无神论者;他是除国家元首以外位于最高位者之一,却是对我那么亲近──那次他乘直升机到我家来,那直升机把一切都震动得厉害,我问他:「你为什么坐直升机来,而不坐火车或汽车呢?」他说:「啊!不行!我为你准备了很特别的花,若坐车来太慢了,那些花便会凋谢了!所以我坐直升机来的。」他在我面前是如此谦虚,然而他却是出色的演说家,久负盛名,在印度十分受人尊重。
 
现在一个新的体系开始了,在印度有一股庞大的转化趋势,尤其是穷苦的穆斯林,被引进了这陷阱(他们觉得……尤其是与伊斯兰教组织的战争?)──而且,那些人在未受教育的情况下受训练,对他们所作的一切皆一无所知。我们在这两种社会之间有着缝隙,然而在印度某些穆斯林却是理智的;他们也有些成了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有二十五位年青穆斯林在印度,他们被喻为失落的一群。「母亲,请您拯救他们!」但他们是激进的,他们有些人是非常、非常激进!好吧!我会试试的。
 
有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在非洲有一个叫贝宁(Benin)的国家,也在科特迪瓦等地……那里有七个国家曾被法国统治,他们都是穆斯林,却都成了霎哈嘉瑜伽士。我问他们:「为何你们不随法国人成为基督徒?」「因为法国人既放荡又不道德,所以我们觉得还是当穆斯林比较好!」现在他们已经有二万名霎哈嘉瑜伽士了,还继续会有更多哩!
 
像你们所见,即使虔诚的教徒还是会误导和愚弄别人的。他们都受过高深教育。其实连科特迪瓦的总统也是修练霎哈嘉瑜伽的;那位总统本身正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能想象在各国事情是如何成就的吗?这是世人都在寻求真理的时代。他们希望知道真理,所以霎哈嘉才会在每个国家的每个地方如此迅速地传开。无论你到那里都会见这现象。人们已经受够了错谬的歪理。我发现几乎在每个宗教中都有人在制造出谬思与小组,然而如果真理在你里面,你便不会被分裂出去,所以他们便制造出错谬的理论,就好像……和尝试制造这些异端小组,而这些小组现在成为了极端分子,并到处制造战争与杀戮──我是说,杀戮成了他们之间仅存的东西,他们把《可兰经》完全误解了!
 
有一本很好的书,由Javed Khan写的,叫《可兰经的启蒙》(The Koran Enlightened),你们有人读过吗?我告诉他这些观念完全是错的。现在他们说《可兰经》是唤醒灵量的意思。你们都已经得到。这宗教其实是和神作对的,他们却正正是这样。
 
感谢神灵,当我前往美国时,战争已经很快结束了。我告诉他们上天的事……他们的理念是我们必须纯洁,那些成为穆斯林的是可能的……,认为那些非穆斯林该被屠杀,正因如此他们不断杀戮。我真希望他们能明白灵量正在世界各地作工,而他们也可因此而拯救自己。他们如此激进,又如此着眼于权力,根本不会了解。……然而这事震撼了整个世界,现在我真要感谢神灵让这战争结束,而人们都要承受那战争后的祸害。
 
故此在霎哈嘉瑜伽里我们要避免成为激进派,我曾在霎哈嘉之中见过也有人成为激进派的。我们应反对极端狂热主义。我们是自由人,都得着自觉,那是你灵性上的重生,而你不应受任何东西限制,你不会做任何错事,所有不好的东西都会自动消失,别人不用对你说:「别做这,别做那……」一段时间过后我见所有霎哈嘉练习者都自然没事,且回复理智。有些人即使离开了,我也肯定他们会回来。因为,你看,我们始终有着灵量,她就坐在那里,任何时间升起,把他们的行为修正,这在任何地方都会发生。有些人来参加霎哈嘉瑜伽,一段日子后他们便会消失,然后又会回来。但他们一旦来了,他们便常常出现,那就是霎哈嘉瑜伽发展的方式。
 
我非常高兴看见你们也在支持着香港的霎哈嘉瑜伽。我非常肯定她会好好成长,尤其在中国。我真为此感到高兴。你们要多为中国努力,因为这正是「道」所带来的讯息。我认为这并非全新的概念,而我所作唯一的事是把她建立为一个大型团体,大型的社会运动。就是那样了,这都是一样的。
 
所有这些伟大的苏菲派、圣贤、神圣的化身都说了同样的话:「寻找自己,寻回自己,认识自己。」他们所说的全都指同一样东西,我所说的并非新事。只有一件事,我能把事情成就,这就是了。
 
故此这正是我们需要成就的,要向别人谈论,告诉他们……有一件事令我惊异:当我们乘搭国泰航空时,Avinash开始和那些空中小姐及其他人谈论,他们一位一位到我面前来,都说:「你是一位十分有力量的人……。」这些那些什么的,而他们都得到了自觉。
 
就是这样它被传开去了。我们必须告知各人,告诉他们而不害羞。我所见的那些人,到处传扬他们的导师──而那导师却是恶魔或类似的东西。然而他们总是不断的去传扬。我们也应向他人宣扬真理,而你们也必须认识真理。去吧!去传扬吧!
 
当然也有只会批评的人,那不要紧,那都是虚妄错误的言论,将必消逝。
 
看见你们都聚集在这里,我真感到高兴。再次郑重地向各位道谢!
 
(众人献花及致谢)
 
你们知道吗?那些你们放在我房间里的花自己开得十分十分大,知道吗?在卡贝拉我们的花园里长出了一个大南瓜,有十三公斤重,整个村里的人都来看那南瓜哩!
 
谢谢各位,祝大家愉快!
 
 
 
                                                        
 
 
 
*请注意,内文部份以……代表录音杂音太多难以辩认。
()内表示笔录者个人注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