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母性力量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Feedback
Share

太初母性力量崇拜

2002年6月23日 意大利卡贝拉

今天,对于你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太初母性力量崇拜的日子。太初之母拥有完整的特质,不仅是你们所知道的左脉的特质。

你们都只知道左脉,从锡吕·格涅沙开始,穿越左脉的不同轮穴而上升。我并不想一开始就和你们谈论右脉,因为那些穿越右脉的人全都迷失了。

他们从一些书籍中获得了Gayatri口诀,却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只是习惯于熟记,却并不了解它的真正含义,这就是他们如何走向了右脉,我不知道怎么说,他们最终停留在额轮,然后他们试图获得自觉。他们曾得到承诺,如果你们恰当的使用右脉,会达到终极目标即自觉,但他们中间没有一人达成。他们大部分人脾气暴躁,诅咒别人,摧毁他人,很坏的脾气。所有这些他们都是通过右脉的行动而习得的。灵量并未唤醒,他们最终,至多只达到了额轮,然后跌落到各种完全无明的状态。

所有这些书籍的撰写者都不了解通过右脉来升进并不容易,最好是唤醒你的昆达利尼。昆达利尼直接在中脉带你穿过所有的轮穴,直到额轮,并穿过额轮,超越额轮达到顶轮,然后突破顶轮。

那么,梵穴到底有什么重要性,它是从哪里穿越的呢?之前我从没和你们谈过这些。但是现在,我想对你们大部分人来说,是时候了。你看,在童年时期,孩童有一个talu,即卤门骨区域,那里不停地跳动。那里会跳动是因为灵进入了这个区域,当卤门闭合后,灵便安顿在心脏中。现在你必须成为灵性导向的人,但是,如何进入顶轮,这是个问题。

之前的谭崔教徒,他们穿越了左脉,我们应该说,他们发展出所有左脉的黑巫术。因此,偏右脉的人变得极度暴躁,极具野心、残忍可怕,他们用诅咒来杀人,他们擅长诅咒人,总是不断冲向前,把所有人都推到后面,践踏每个人的权利。他们被视为最野心勃勃和最有权势的人。

现在,婆罗门,在某种程度上还有刹帝利,他们开始走向右脉。因为在右脉,毫无疑问,他们开始变得很有权势。他们拥有全世界所有的权力,他们被视为非常强大和尊贵的人,但他们并非如此,因为他们是如此暴躁易怒。易怒的人不可能有灵性。有人告诉他们“你会得到你的灵性,别担心,继续前进。”。他们描述了右脉上的七个轮穴。

据他们所写,有Bhuh和Bhurvah。

Bhuh是大地母亲(prithivi),也就是这个世界。

Bhurvah是整个宇宙,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虚空(Antariksha)。

Swaha是指脐轮的消化功能,Swadha是内部的消化,即吸收。Swaha,Swadha。

然后是心智、心——manah。在Manaha之后是额轮、喉轮。喉轮是Janah,集体,人群,走向人群——Janah。

然后是额轮Tapah。在Tapaha的位置,中央是基督,左边是耆那教,右边是基督教。事实上这些并非升进的道路,对于求道者的能量来说,那只是旁边的岔路。

这种情况在印度由来已久,直到现在。所有的导师、所有苦行僧、所有大苦行者,所有这些人都这么做。但他们达到了什么境界呢?苦行者是指那些会发出尖刻诅咒(kshu)的人。 只要看一眼,他们就能杀人,就能烧毁东西。他们拥有所有右脉的力量,那么,这些右脉的力量使他们达到了什么境界呢?去了地狱,我要说,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不是去了地狱,就是在地狱边缘。在那里,没有人得到自觉。你阅读印度古书(就会知道)

即便不是这样,还有希腊人、埃及人、英国人以及各种各样好斗的人,德国人。所有这些人都那么富有侵略性。天主教徒,还有罗马人,所有这些人都爱好侵略,他们掠夺其他国家的土地和财产。极其好斗。他们信仰杀人,极为傲慢无礼、性格暴躁。

那么,如何使他们恢复正常,来到中正的道路?一方面,正如我所说,bhuh,bhurva,swaha,swadha,这是消化清除,通过导师原理运作。然后我们有manah,janah,这是集体性。由此,他们变得合群,毫无疑问,因为他们如此强有力,因此有许多人跟随他们一起来对抗侵略。而曾经他们却因这种侵略人的性格,打压人民,压迫人民。

如你们所知,这种类型的一代代曾在历史上出现过的人,后续都消失了。他们引发战争,杀害那么多人。像希特勒,就是极度残忍的例子。他们从不关心人类。最终他们走向了额轮。那些人还杀害了额轮的神祇耶稣基督,他们杀死了耶稣基督。他们毁灭了许多走在中正道路上的真正圣人;有些是降世神祇,也被他们杀害了。

所有这些都从罗摩时代开始发生,发生了这么多事。如此多的罗刹魔相继出世,他们破坏了全世界的和平文化。极度自负炫耀,我们可以称他们是极富侵略性的人。这种侵略伴随着巨大的暴力而来,一个接一个,达到一个极点。如果有人作出回应,便被杀害和毁坏。降生了如此可怕的人。所有这些人是那样的性好侵略和具有破坏性。

这种本性仍存在于我们某些人的体内,因为他们倾向右脉。所有右脉的人都有这个问题:坏脾气、好侵略、宰制人。他们的发展停止了,没有任何灵性上的成长。他们想要拥有灵性,但由于发展出了这样的行为,使他们丧失了灵性。我们有过如此多的降世神祇,他们都被杀害、钉在十字架上或者被毁掉。总而言之,没有机会拯救人类。一个坏人来到世上,他毁掉了全世界。世上有过一个希特勒,他真地打击了所有人、所有国家、所有民族,我们全都完蛋。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我们走向了右脉,我们认为在这边发展灵性更容易,其实不是。因此他们跨越了界限,达到了另一个阶段,完全变成恶魔,罗刹魔,他们没有意识到人类变成了罗刹魔,他们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连他们的导师也象那样,毫无建树,只会折磨人,甚至折磨降世神祇,所有降世神祇都被他们折磨过。他们自救的努力确实非凡,但最终没有结果。

所以,我所尝试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昆达利尼,我应该是能够提升起昆达利尼的。我早就知道自己是为此而来,不为其它任何事,只是为了提升人类的昆达利尼,以使他们能够走向中脉,而不会偏右或偏左。但我之前告诉了你们关于左脉的知识,并提升了你们的昆达利尼。通过昆达利尼的升起,你们突破了顶轮,由此进入了实相的喜乐之境,所有那些不好的特质开始脱落。

在中脉,首先是根轮。通过唤醒根轮和中脉,你们变成纯洁的人:你们的双眼变得纯洁,你们脱离了放纵和低俗,你们变成非常非常——我想可以说是——圣洁的人。除非如此,否则你们仍不算进入了霎哈嘉瑜伽,你们不能放纵,不可以轻浮,你们不应该是那种想从别人手上赚取金钱的人以及所有那些,或者说任何极富侵略性的人都不可能来到霎哈嘉瑜伽。

因此,所有这类人都被甩出去。我得说,一旦被甩出去,他们便开始发怒。他们不喜欢自己被甩出去,但现在他们理解了,有些人会明白“我们犯了错”。

因此第一件事就是你要发展你的贞洁,尊重它并享受它。这一切会发生是因为你的根轮被唤醒了。那是左脉上的第一个轮穴,这里驻守着锡吕·格涅沙。但是在右脉我们也有一些神祇。每个轮穴都有一些神祇来平衡互补,但锡吕·格涅沙处在中脉,因此我们获得祂强大的祝福而变得纯洁,我们开始理解纯洁的美丽、纯洁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在右脉上启动会完蛋。右脉带来战争、杀戮、愤怒。这些人没有平安。他们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操控他人,没有耐心。

接着他们升至更高的位置:腹轮。在腹轮,他们提升那些有创造力的人们的侵略性,从而创造出一些东西。即使在现时还有很多这种东西:他们创造出各种废物,创造各种怪诞的物品(译者注:比如一些艺术行为、某些丑陋的东西,如万圣节面具),以及一些非常非常,我应说,非常肮脏的事物来博取名声。因此,这是我们在腹轮处得到的其它东西,人们想要获得的名誉和地位。那来自右腹轮。

然后那里的第三个轮穴是脐轮。在脐轮我们全都出去赚钱,没有拉希什米,只有金钱。通过各种手段赚钱,他们欺骗全世界。他们用赚来的钱,做各种各样的坏事。他们欺诈,或者侵略。欺诈在一些偏左脉的国家非常严重,比如印度,而侵略则出现在那些倾向右脉的国家。

在腹轮中部,我们所得到的特质是创造力:艺术创造,非常美,很深入,那是绝对充满灵性的。这些都消失了,人们开始展示甚至是满身肮脏劣习的降世神祇。在那种进展中产出了各种污秽。

然后,正如我所说,我们有脐轮。在脐轮人们追逐金钱。偏向左脉的人在赚钱,偏右脉的人在用钱侵略。如果他们能赚钱,他们便认为自己站到了世界之巅。如果他们有钱,他们便会想“没人比我们好!”所有这一切使他们完蛋,完结了。最终会到达一个点,他们会意识到,金钱不是用来毁灭的,是用来建设的:建设国家、将人类联结到一起并在他们中间带来平安和爱,金钱是用来帮助他人的,是用来做所有好事的。

然后,同样右脉的人来到了代表母亲的轮穴,他们成为可怖的母亲,企图操控他们的孩子,操控每个人,无法为孩子做出任何牺牲。这样的女性已经够多了,她们对丈夫和孩子咄咄逼人。甚至连男人之中的母性也已终结和完蛋。当我降生在地球上,看到所有这一切,我感到震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该拿他们怎么办?我该怎么唤醒他们的昆达利尼?”在脐轮他们只是迷失了,但是现在轮到了代表母亲的轮穴。他们没有父性,没有母性,他们对孩子拔苗助长。非常自私、自我中心、好宰制的父母。这就是在心轮所发生的事。

然后,来到了集体意识的轮穴,我们称之为喉轮。在喉轮,他们想要占领整个世界。他们想将整个世界占为己有,自己称王,他们建造帝国,他们胡作非为,甚至已经达到了非人类所能企及的地步。他们真的是罗刹魔,我要说,那些罗刹的特质还在那里。在他们的行为举止中,在每件事中,你可以看到他们如何对人行事,那样地对待他们。他们制造反灵性和好侵略的人民。然后这世界变成了双面世界,即有充满侵略的人,也有被折磨的人。即使是现在,这个双面世界还继续存在,只不过比以前少得多。感谢人们对集体性的理解,建立了许多很好的机构,但是这些机构却未能达成目标,他们并不算成功,因为这些机构的首领正在操控,但是控制什么呢?不是控制他们自己,而是控制别人。所有他们的这些行为都毁坏了这个轮穴的运作。

如今,如果你环顾四周,会看到在整体层面上到处都有战争在进行,战斗在进行、杀戮在进行、毁灭在进行。怎么会这样?现在这个世界有如此多充满灵性的人。所以,原因就是,这些有灵性的人变得非常安静,非常享受他们的灵性生活,变成了非常温顺和平安的人。但这样并不能带来和平!你必须行动起来,你要为这个世界带来和平。你必须为此做点什么。我们对自己的进化非常满意,但是我们并没有花心思来看看其他人的进展如何,他们已经走了多远,我们会在哪里与他们相遇,我们可以改变些什么。在我的层次,我可以改变许多事,但是,在你的层次,你改变了多少人呢?你做过什么呢?我们要看到这一切发生。

在额轮中,你仍然带着你的自我,你对自己的平安感觉非常开心,对于在霎哈嘉瑜伽所获得的一切非常愉悦。这正是今天这个世界所面临的最大的灾难,那些充满灵性,那些达至非凡灵性高度的人却最不愿关心要做点什么有益的事情。他们所做的就是享受他们的灵性,来参加普祭,越来越有灵性。但他们并未集体性地开展工作来改变别人。

他们有些人是在工作,总共一两个(印地语:这就是全部了)。但其余那些人正以这样一种方式享受着自己的美好时光,就是人们认同他们是伟大的灵,是好人,这就是全部。现在我想要你们去内省,看看你到底集体性地开展了多少工作,你转化了多少人,就像这样。你和谁交谈了?你对多少人提及霎哈嘉瑜伽?就这么点人而已。基督只有十二个门徒,他们却比你们有行动力得多。

所以,现在你们要走向右脉。当你们走向右脉,我们会创造有行动力的人,而不只是一些无用的、能忍的、非常安静、平和的人。那不是霎哈嘉瑜伽的目的。霎哈嘉瑜伽的目的是改变、改变如此多的人。那些这样做的人,我所有的祝福将会伴随着他。但那些只是自己享用的人,这样做并不太好。在你的国家有多少人接触过霎哈嘉瑜伽?去找找看。你帮助多少人成就了它?

所以,你的霎哈嘉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瑜伽,你的霎哈嘉只是在左脉的局部瑜伽,在这里你可爱又和蔼,只是这样。无论如何,我并不是说你要变得咄咄逼人。尽管我看到人们想成为领袖,他们想成为伟大的人,但是,他们又给予了多少人自觉呢?他们向多少人谈论过霎哈嘉瑜伽?

我说过,甚至在飞机上你也可以去做,走在街道上,去到任何地方,和人们谈论霎哈嘉瑜伽。但是在这里我们使用霎哈嘉瑜伽令自己变得伟大,用于了解我们自己。这不是将霎哈嘉给予你的目的。把霎哈嘉瑜伽给你是为了让你去给予许多人自觉。

我请求所有的年青人,年轻一代,不要像老一代人那样将他们的霎哈嘉能量浪费在荒谬的事上。你最好走向前,和人们谈论霎哈嘉瑜伽,传播霎哈嘉瑜伽。他们却对于运营学校、照料贫困人群更有兴趣,做这个,做那个。那不是你们的工作。你们的工作是创造更多的霎哈嘉瑜伽士。但那并没有发生,我所看到的是那没有发生。右脉是缺失的。你应当来到右脉。全都走向前,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没有人能杀害你,没有人会妨碍你,没有人能逮捕你。相信我说的!你拥有力量,但如果你不用它,你就会像这样。

这正是为何我们停滞不前,我们应当知道我们要使用右脉。右脉非常重要。下次我会和你们谈谈右脉,你们在右脉上拥有什么。

现在,你要尝试各种方法让自己不能变得偏向左脉。因此,以恰当的理解、朝着正确的方向来运用你们的右脉吧。而不是某种,我想说,非常专断或操控的个性,像希特勒那样。我们在霎哈嘉瑜伽中也已经出现了希特勒!但现在是时候了,你们要多做些事,比以前的圣人所做还要更多。用那样的方式来成就它。不要把它留给自己。你拥有家庭,有非常可爱的孩子,拥有,享受,所有那些。那不是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是为了转化全世界。你必须思考:你在做什么?你在哪里?你通过霎哈嘉成就了什么?

然后我们来到额轮。在额轮所发生的是,霎哈嘉瑜伽士正在变得,已经变得可以容忍任何事,他们可以忍受任何事——那不是我所想要的。我们所要的是去除他人的苦难,去除他人的侵略性。的确,我们并没有,我们没有那种组织,我们没有那种理解。如果这一切可以成就,你们会变成不同的人。

因此,我们变得像圣人一样,你瞧,坐在自己的隐居室里,不干任何其它事情。所以,最好是不带侵略性地尝试着去做一些积极的事。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仍然非常好侵略,爱炫耀。但如果你进入某种集体成就的氛围中,那么,你会意识到,你犯了什么错,你的性格里还缺乏什么。那非常重要。

在额轮,有许多霎哈嘉瑜伽士畏畏缩缩,我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在额轮我告诉过你们,必须原谅,但那并不意味着允许人们做错误的事。因为你想要原谅,如果不去战斗,不说什么话,只是旁观,只是原谅,那会非常容易——不!你要走向前,和那个人谈话,告诉他那是错的。你必须面对它。如果你不能面对它,那么你是无用的,就像任何其他人一样。你们这些人得到自觉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了解,不仅仅是我们拥有了能量,我们很妥当,最好不过就是你还可以治愈人,不是这样!你必须去传播它,你必须走向公众,在这一点上你要变得合群,你必须传播霎哈嘉瑜伽。全世界有如此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却并未有太大进展。因此,现在,你自己必须计划,你要做什么,你要怎样去做,你要怎样传播霎哈嘉瑜伽。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们这些人擅于谈论霎哈嘉,擅于歌唱霎哈嘉瑜伽;所有这些事都没有用,没有用,除非你能实实在在地证明带了更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

在像土耳其这样的小国家,我们有25000位霎哈嘉瑜伽士——你能说什么呢?他们全都是穆斯林,25000名穆斯林变成了霎哈嘉瑜伽士,而你会发现在任何其他国家,这个数字却非常少。他们并不很富裕,但他们关心他们的自觉,他们关心给予其他人自觉。非常令人吃惊的是,霎哈嘉瑜伽在那里是如何成就的,是如何传播的。

因此,不要再思考你的问题、你的敌人、你的力量了,而是想想如何把力量给予其他人,如何把他们变成霎哈嘉瑜伽士。这非常重要。如果你在顶轮,那么你会拥有所有的力量。在顶轮,如果你不传播霎哈嘉瑜伽,得到自觉又有什么用呢?只是为了你自己?那是非常自私的。

所以我要说,请努力带更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而不是传播你自己的荣耀,你自己的名声。充满活力地行动起来。

好多人向我抱怨,霎哈嘉瑜伽士只不过是一些死气沉沉的人。你们是那样的吗?只有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做了这么多工作,那么,为什么你们这些人不去工作呢?在你的整个国家,你成就出来了吗?去想想吧。那就是为什么,除非你这么做,否则你不是sampurna,你并不完整,你并没有理解太初之母这一完整形象的力量。

那就是今天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崇拜我太初之母的形象非常重要。但你们应当知道,太初之母必须是一个整全的形象。不能是仅仅左脉半边——不是那样。如果不能成就,又有什么用呢?就好像任何其他人意识到了任何其它事情,那并不怎么重要。你们不仅仅要去传播霎哈嘉,还要让瑜伽士们意识到这一点(即太初之母必须是一个整全的形象)。

我将我所有的祝福,所有的爱,所有的力量给予你们。但试着去理解这一切吧。好吗?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