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希特节最后一晚 (Sydney)

女神拉希特节最后一晚(Dassera庆典)
澳洲悉尼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Mother looks at yoginis, smiles and says ‘Very happy’.
Please sit comfortably.
今天是一个大日子,不是吗?──Dassera。
[Yogis organize a microphone for Shri Mataji]
Is it coming?
Working?..
今天是Dassera,是印度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他们说﹝恶魔﹞拉伐那﹝Ravana﹞就是在这天被杀掉的。他是人类最可恶的敌人而他已被杀掉了。为了纪念伟大的锡吕罗摩﹝Shri Ram﹞,他们在今日庆祝Dassera。在这天,人们说那些dushtas,即是作恶事的人或我们可以说负面的人,他们已被摧毁。你能不能想象?因此今天是被认为对印度很重要的日子,而人们会制造拉伐那的巨型塑像﹝译注﹞。
你们都知道谁是拉伐那,锡吕罗摩杀掉的那个。他是一个可怕的家伙。他用武力拐走锡吕罗摩的妻子悉妲﹝Sita﹞。但是由于她是一个那么贞洁的女性,所以他不能碰她。他曾尝试,但不能触摸她。他亦不能在她身上获得任何力量;相反地,她是非常有力量的。
那时候锡吕罗摩的岳母,她是十车王Dasaratha﹝达萨拉塔﹞的妻子。她说 – 她就像一个大sadhuni,她说从今天起不容许有两段婚姻,只能有一段。所以印度人只会结一次婚。他们不会有两段婚姻,而且按照印度文化,拥有第二个女人是种罪恶。有些人会这么做,但那是错的,并非印度文化。
悉妲的家翁是受害者,所以他订立了有关法律。他有两个妻子,其中一个想把锡吕罗摩送到森林。因为她想自己的儿子当上国王,所以她那么残忍。而那父亲又因为妻子曾在战争中救过他,所以错误地承诺赐她一个本愿。所以她就要求他把罗摩送到vanavas,就是到森林去。其次,她又要求把王位交给她的儿子,拉斯曼﹝Lakshmana﹞。可是拉斯曼不愿意。
他说:「我不想夺去锡吕罗摩的王座,因为那是属于他的。」
因此他去森林见锡吕罗摩,要求他:「你一定要回来。你一定要回来首都亚尤迪亚﹝Ayodhya﹞接受加冕。」
锡吕罗摩说:「我不能这样做。我要达成我父亲的意愿。」
那时候,父亲说在印度,谁都不能有第二次婚姻。由于有两段婚姻,所以整个家庭都受苦。因此他说:「我们只可有一个妻子,不能有两个。」
很出奇地即使到今天,印度人仍相信只能有一个妻子。可是你见到在其他国家,人们不一定有另一个妻子,他们会有婚外情,亦不尊重妻子。这是很悲哀的,也令国家受害。因为如果这样对待女士,她们会受苦;当母亲受苦,孩子也会受苦。所以他订立法律不容许人们结两次婚。
可是穆罕默德说:「好吧,我们可以有四段婚姻。」因为那时有太多人被杀,留下很少男人 ── 女多男少。所以他说:「好吧,你们每人可以娶四个妻子 ── 问题就解决。」其实并没有,问题并没有解决。就算是现今的穆斯林都有这个问题。他们结四次婚,但是如果你看看他们的家庭生活,他们是很悲哀的。我们印度人不应从他们身上学习任何东西。相反地,我们要告诉全世界:「不要追逐女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 西方人是没有理智的。他们有一个妻子,是的,他们不是有两个妻子,可是他们继续与其他女人纠缠。
在霎哈嘉瑜伽这些东西是禁止的;如果他们这样做,我会叫他们:「你们离婚吧。」之后我再安排他们的婚姻。但是很悲伤地,为甚么他们在西方生活的影响下,要试图去得到另一个妻子,玷污整件事?主要是他们的孩子受害。如果一个地方的道德不好,整个世代、孩子们都受害。我们拥有甚么?一个生病的国家。
英国人曾经是又自豪又明智的,但是现在他们变得不快乐;因为他们不认同一个妻子。他们在家有一个妻子而在外面又有另一个老婆;这是十分悲哀的事。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不容忍这个。你只能有一个妻子,还只能与一个妻子生活。一些女士是很顽固的 ── 好吧,我说:「你可以离开霎哈嘉瑜伽。」一些男士亦是很麻烦的;所以我告诉他们:「你离开霎哈嘉瑜伽吧。」
如果你想得到作为霎哈嘉瑜伽士的好处,你不可以与另外一个女人或另外一个男人结婚。你们彼此要快乐地生活。如果你不能这样,那么你就离开霎哈嘉瑜伽吧。但是有些人与他的太太或丈夫一起时糟透了,我会说一句:「好吧,那些爱打情骂悄、没有健全人格的人不可留在霎哈嘉瑜伽。」
我们要建造一个纯洁的社会。我们的责任是让人们看到我们可以不用吵架而愉快地生活。霎哈嘉瑜伽士的丈夫都公认是十分明智的。我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们。有些是我认识的。是我让他们结婚的。他们都很快乐。
我要告诉你们所有人,男士和女士,我们要专一的过生活。如果丈夫爱跟别人打情骂悄,就让他进地狱;或是如果妻子爱打情骂悄,就让她进地狱。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要保持良好的品格。如果你拥有良好的品格,你就能享受生命。如果你活得无聊,你永远都不能享受,你会继续朝三暮四。这些人永远也不会快乐,他们做所有不知所谓的事情去浪费生命。但是在他们临终的时候,情况是很差,很差的。这些人要吃很多苦。我曾见过他们受苦,受苦得很厉害。
因此我们做夫妻的应享受有对方为伴,并愉快地生活;不要愁眉苦脸。
你们这里所有人都在霎哈嘉瑜伽里结婚;或许有些人仍未尝过美好的婚姻生活。可是应做甚么呢?不是霎哈嘉瑜伽的错;是你和你妻子的错。
因此每一个人一定要坚守正义,活出正确的人生;不要浪费精力在吵闹和争执上。尝试了解,为甚么你要吵闹,为甚么你要争执;在那些事情上有分岐?分岐是要存在的,不要紧 ── 说到底,你们是两个人 ── 一定会有分岐。但是分岐不应该制造出问题。相反地,你们一定要享受大家的不同。除非你变成专一的妻子,变成专一的丈夫,你永远都不能享受生命;你只会时常都担心和苦恼。
你们所有人,我十分感谢你们在这么盛大吉祥的日子到来;而你们看来都很快乐。
十分感谢你们。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

宽恕轮 Agnya Chakra New Delhi (India)

宽恕轮 Agnya Chakra
1983年2月3日 印度德里
今天我们要了解宽恕轮,这个轮穴在视神经交叉的位置。眼部神经在后面相反方向交叉,那交叉的位置便是宽恕轮的所在。通过延髓,宽恕轮与其他中心有着连系。宽恕轮有两块花瓣。这个微妙的中心在前面作用于眼睛,在后面作用于脑后突出的部位。这便是此轮穴身体方面的特性。有些人说人有第三眼,宽恕轮便是第三眼。我们有两只眼睛,能够看见事物,同时我们还有此微妙的第三眼。如果你看见这只眼睛,那表示你其实离开了它。例如,如果你看见自己的眼睛,那表示你是看见镜中的反映,不是真实。如果你看见甚么,那表示你是在观看它。因此有些人吃了迷幻药,说看见另一只眼。他们只是看见,但却以为自己的第三眼已经打开了。其实你是离开很远的,此所以你能够看见它。你要么跑到右边的超意识去,要么跑到左边的潜意识去,都能看见那第三眼。但在霎哈嘉瑜伽,你却是通过那第三眼来观看。就好像一个窗户,你可以看见那个窗户,但如果你通过那个窗户去观看,你便看不见那窗户。因此有些人说看见第三眼,以为灵量已经升起来了,他们其实是大错特错。
宽恕轮是个狭窄的通道,一般情况下注意力不能通过,一般情况下,那是没有可能的。那通道很狭窄,因为「自我」和「超我」互相接合,封闭了通道,于是没有空隙可容灵量通过。超我与自我下面是喉轮,自喉轮一直绕上来。因此你们看见自我和超我在这个位置。它们由喉轮开始,一直到达宽恕轮的位置,然后交叉。因此你们左边有问题,会表现在右边。右手从这里开始直达这边,左手则从这里开始。但左手其实作用于右边。
因此我们要通过或进入那第三眼,这要靠提升灵量才能做到。但这个到达大脑边缘系统,即天国的门户,是很狭窄的。因此如果有人强把注意力进入那封闭的门户,他不是去了左边,便是右边。这样便引生许多麻烦,因为那些人不知道,那些不可知的领域不是属神的。因此当他们移向右边,便进入了超意识界,开始看见幻象。其实那些都不是幻象,而是存在于右边的真实事物,那些人其实是看见属于右边的事物。他们可能看见色彩,可能看见死去的人物,特别是那些自我很强的人物,他们能看见干闼婆(Gandharwas)和紧那罗(Kinnaras),因为他们进入了右边的干闼婆界,开始看见超意识界中的事物。但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因为如果那里有谁逮住你,便有一个附加人格坐在你头上,你在自我处被附了身,变得自以为是,行为恶毒。希特勒便是一个例子,他跟随西藏的喇嘛学习如何进入超意识界,学会了以后便使无数的人变得自我中心,同时进入超意识界。你们也许也听说过那些喇嘛,他们能够知道未来,例如谁是下一任的喇嘛,到那里去找他等等。他们知道许多未来的事情,人们便以为是属于上天的。知道未来不是属于上天的。那是我们不应进入的领域,因为那表示不平衡。我们是人类,我们要知道「现在」,不是「将来」。一旦你们通过现在这个阶段,便能上升至一个高度,可以看见过去、现在和将来。就好像在大地上,如果你能找到一个高处,你便能看见已走过的,和要来到的,这样你便能在现在之中。同样,如果一个人在现实中升进,到达超越的意识,他便能看见右边的超意识和左边的潜意识,但他会对两者都没有兴趣,他只希望在现在之中升进,这其实便是提升灵量所要做的。
因此所有那些说提升灵量是很难很危险的,他们都是没有获得授权去提升灵量的人。他们只是弄些甚么把戏,刺激交感神经系统,使左右交感神经从中脉抽取能量,造成中脉衰竭,而使那个人的精神系统破坏。因此那些说以这个方法那个方法提升灵量的人,其实是扼杀了求道者的生命。最后那些求道者会一无所得。没有人知道可以得到甚么,因为他们被带入了歧途。
但逻辑上我们应该了解,练习以后,至低限度我们的健康要良好,精神应比从前更好才对,同时你们的脾性要有所改善,这是最低限度的。但如果你的钱全都给导师拿去,追求那些无意义的经验,结果损害了健康,甚至不能主宰自己,那你们应该知道,这些都不是真实。在真实之中,你应该能够主宰自己。如果你被别的东西控制,那你便是迷失了。例如,有些人不停的跳。他们说:「母亲,我不停自动的跳。」这情况其实很严重,那表示你不能控制自己,那是有别人在你里面使你不停的跳。那不是「你」在跳。你的注意力和意识都在别人控制之下,以致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所有那些空中飞行或灵界旅行,看见种种事物等,都是非常危险的,这个人最后可能会进入精神病院,因为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在美国,他们称这些为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的实验。当然这些是超越个人的心灵的,但却十分危险。你们不应走进那个领域,要是有甚么亡灵逮住你,你便行为怪异。大概十二年前,有一些美国人来见我,说:「母亲,请教我们如何在空中飞行。」我说:「为甚么?你们不是有飞机了么?」他们说:「不,我们要在空中飞行。」我说为甚么?他们说:「因为俄国正做那些超心理学的实验,我们也要照样做。」我说那些人会被亡灵附体,结束自己。我说我不会教这些东西。如果那些俄国人来见我,我也会这样说。但那些美国人还是说:「不,我们还是要学。」我说,如果我告诉你,你便会变成那些亡灵的奴隶,不停的抖颤。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说:「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学。」他们说俄国人做的,他们也要做。最后我问谁介绍他们来的,他们说了一位先生的名字,他是孟买的一名记者。我告诉他们这位先生从前正是患上我刚才所说的问题。他经常离开身体,进入另一个世界,东看西看,最后他完全不能主宰自己,后来我治好了他。但他竟然以为我既然能治,就一定能令人进入那个状态。我治好他的病,为甚么你们却要得到他的病,他们执意如此。最后我才发现,他们在美国开有利用超心理学赚钱的生意,这是极端危险的事情。
这是因为运动的方向不是通过宽恕轮,而是移向左边或右边,即潜意识和超意识。其后果可能不同,但在霎哈嘉看来,都是一样的。那些进入潜意识界的人可能看见我别的形相,好像那些吃迷幻药的不能看见我,只看见光。而那些进入潜意识的,他们会看见一些形相和事情,他们以为是到达了天国,其实他看见的是进化过程中的过去,那是过去的一切。因此超意识界和潜意识界都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如果注意力移向左边,便会产生癌症那类不治之症。因此要小心,不要到那些术师那里去,他们会控制你,或告诉你一些关于过去或未来的事物。
我们毋须知道过去或未来,有甚么需要知道呢?知道了有甚么作用呢?好像我告诉你我是怎样来到会场的,途中有交通阻塞等等,你会有兴趣听么?你们为何会对过去有兴趣?那对今天甚么价值也没有。可是那是人类的一个弱点,他们总要在自己的人格上附加上一些极端人为,并不真正存在,或是毫无价值的东西,然后说,我能做这,能做那。
在印度一般人都走向宽恕轮左边,因为他崇拜神。他们要崇拜神,但却与神没有联系。就好像我没有连接这个麦克风,便不能向你们说话一样。但他们没有联系,却去崇拜神,唱各种崇拜歌,行禁食,折磨自己。他们是走向左边的人,爱高唱赞歌等等,甚至二十四小时不停。这样,亡灵便把他们吸向左边。
又如他们不断念诵罗摩的口诀。也许你们说蚁蛭仙人(Valmiki)就是这样念诵的,但是谁叫他这样的?是Narada。Narada是降世神祇。你们自己或任何人可以教别人这样诵神的名字吗?无论你们念甚么名字,都不能达到神。你们到了那里?你们会到了另外某处,那里可能有个仆人叫罗摩,于是他便会逮住你,而你会变得行为怪异,像个疯癫的人。
至于超意识那边,有些野心很大的人,他们陷入疯狂,毫不考虑集体,只想到自己。出了问题时,我们也很难说服那些受害者,让他们知道走错了路,直到他们彻底完结为止。
宽恕轮是天国的门户,是每个人都要通过的。耶稣基督便是在这个轮穴之上。在印度的经典中,祂叫摩诃毗湿奴(Mahavishnu),是罗陀(Radha)之子。祂的本质是由十一个毁灭力量(Ekadasha Rudrus)构成。但最主要的本质却是格涅沙的纯真。因此祂是纯真的化身。纯真的意思是完全的纯洁。祂的身体不是由大地之母造的,因此祂的身体不会毁坏,祂是唵(Aumkara),因此祂死后能够复活。祂是罗陀之子,你们很容易便能看见祂和其他神祇的关系,在Devi Bhagvat一书,便有摩诃毗湿奴的记载。
可是谁会读这本书呢,没有人有时间读这本书。他们只读那些没有用的书,读那些书,你们不能找到关于降世神祇的知识。因此要明白耶稣基督,你们要读Devi Bhagvat。可是如果我们向基督徒这样说,他们根本不会听,因为对他们来说,圣经是最后的根据。这怎么可能呢?因为圣经中所记载的,只是耶稣一生中的四年。在其他书中,也应该是有提到祂的。因此我们要张开眼睛看那些书,然后自己去判断那是否真理。但他们欲成立有组织宗教,所以他们说:「只是这样。」没有其他。因为如果有其他,他们的组织便会瓦解。可是事实不如他们所想那样。
因为Devi Bhagvat一书曾清楚地描述耶稣。灵量可以帮助我们证明这点。当灵量升起,停在宽恕轮,你们要念诵主祷文,否则宽恕轮便不会打开。你们要唤醒耶稣基督,否则便不会打开。你们要念诵祂的名字,否则宽恕轮不会打开,这证明耶稣基督是主宰这个轮穴的。甚至你们念诵摩诃毗湿奴的名字,宽恕轮也会打开。因此你们要正视这些证据。只是你们想拥有耶稣基督,才会否定他人,视他人为异端。你们是大错特错了。
每一部经典都有人去窜改它。每一部经典都是这样。我可以告诉你们薄伽梵歌的情况,他们把错误的饮食观念放进去,那是与科学违反的。说倾向答摩的人是吃肉的,那根本不对。因为吃蛋白质的人应自动变成倾向剌阇的人才对。因此这部分是人们根据他们的需要改动过的。但开头的部分没有改动。在开头部分,克里希纳说:「是你杀那些人吗?其实我已经把他们杀了,你还可以杀谁?」是那些婆罗门把经文改掉的。
至于在圣经,错误由保罗开始。保罗这人和耶稣没有任何关系,但却进入了圣经。我不明白为何保罗会在圣经之中。他只是个倾向超意识的罗马士兵,而且是个很坏的士兵,曾杀害过许多基督徒。但忽然间人们把保罗当作圣徒列入圣经,而且为世界各地接受,但如果你读他写的章节,便会知道他根本不是个得到自觉的灵。他是从超意识说话的,他是一副组织机器,一无是处。使徒行传是他写的,在使徒行传,保罗把耶稣的门徒描绘成像被鬼附的人那般,完全是倾向于超意识的人,他们行为怪异,以致被视为癫狂。你们可想象耶稣的门徒是这样的吗?但如果你是基督徒,却须把这一切生吞活剥,因为那是在圣经之中的。但如果你是个天生自觉的灵,便会怀疑这些废话。你会问:「谁是这个保罗?他是从那里跑出来的?」因为保罗所说的和耶稣基督所说的不同。
现在时候已经来临了,我们要知道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的。所有宗教都是同一生命河流的部分。所有那些降世神祇都是互相支持,互相滋养,互相照顾的。祂们之间完全合拍。你不可能看见祂们互相反对。当然这一点也是要证明的。只有提升灵量,我们才能证明这一点。如果你是得到自觉的灵,同时能提升别人的灵量,你会惊奇所有的神祇都在我们不同轮穴之中,我们要逐一唤醒他们。有时候,我在印度谈耶稣基督时,人们便谴责我,说我在传播基督教。但如果我在英国谈克里希纳,人们便谴责我传播印度教。现在我要告诉你们,是罗陀创造耶稣的。你们看耶稣,祂竖起两只手指[食指、中指],像这样。一只表示克里希纳,一只表示毗湿奴。耶稣曾说「天父」,那么谁是耶稣的父亲?是毗湿奴,即克里希纳。因为经上是这样描述摩诃毗湿奴的。经上说克里希纳自己也崇拜他的儿子,并说:「你将成为宇宙的支持,同时无论谁崇拜我,崇拜之果都会到你那里去」。克里希纳把耶稣基督放得比自己还要高,你们也可以看见摩诃毗湿奴的轮穴在喉轮之上,祂是每个人都要通过的门户。克里希纳祝福自己的儿子,说:「你将成为宇宙的支持」。你们可以看见,格涅沙在根轮处,根轮的意思便是根和支持,可是耶稣基督却被放在果实的支持和根部那里,所以是同一力量在那处,并一路进化上来,当我们的宽恕轮打开了,便可以知觉到耶稣基督。
当灵量上升,便会打开宽恕轮。但如果你过份自我取向,两边的汽球很紧迫,便甚么也不能通过。又如果你倾向于超我,性格懦弱,易受宰制,使超我的气球扭曲,宽恕轮也不能打开。我们要使它恢复平衡,从左边移向右边,或从右边移向左边。在得到自觉后,你们便能明白这些霎哈嘉瑜伽的技巧,现在是不能明白的。如果得到平衡,宽恕轮也会变得良好,没有扭曲。这样灵量上升时才能通过。如果你是个正常的人,不倾向于自我或超我,那么提升灵量,通过宽恕轮是毫无问题的。我来到德里以后,从早到晚都要清理宽恕轮,这里的人极端自我取向,他们全都以为自己是世界级的行政人员。德里是个宽恕轮很坏的地方,这里有些很骄傲的人,充满虚荣心,以为自己正在统治世界。那些行政人员和政客便是这类人,全都是自我取向。这类人很难给他们自觉,首先要降低他们的自我,他们要接受神才是至高无上的存有,是我们的主,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王,这样灵量才会上来。有些人的眼东张西望,以致损害了宽恕轮。耶稣曾经说:「圣典叫你们不要犯奸淫,我说你们不要有淫邪的眼睛。」看,耶稣特别提到眼睛,因为祂就在那个位置,控制着眼睛。可是在西方,很难找到一个男人或女人是没有淫邪的眼睛的。他们都是基督的信徒,却有这样可怕的眼睛,真不知他们做过些甚么,他们正走向疯狂。他们无法固定他们的眼神,要时常的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他们的眼睛很贪婪,要经常看这看那,但全然没有喜乐,他们只是周围去看人,却全然没有喜乐。
Translation from Hindi:
Let Me tell you in Hindi. One of My acquaintance had come, his wife was a simple person. When she came to London, she saw people’s eyes looking like this (seeing here and there/ roving eyes). So she asked, “What is happening?” I told, “This is known as flirt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