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海崇拜 Brisbane (Australia)

幻海崇拜(Bhavasagara Puja)

1991年4月6日

澳洲布里斯本

我们是第一次在布里斯本举行崇拜,我很高兴那么多人从不同的地方来。

你知道透过崇拜,你激发启动我体内的轮穴,因此你能吸收很多生命能量,你做到了,突然间,你的知觉有所进步。你的确能做到,但一段时间后,他们说:「母亲,我们又下跌了。」他们也说︰「当我们到印度时还好好的,一回来,却下跌了。」

幸好,现在我们拥有集体静室,这很好。拥有集体静室,我一定要说是非常、非常正面的事情,因为格涅沙就是这样在这里建立巩固。拥有集体静室是为了过集体生活,灵性的集体生活。不仅仅是为了住在这里,而是为了灵性。我们应该知道要遵守某些规则纪律,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不只是一所房子…一些人住在一起,一定要有纪律。只有这样才对你有帮助 — 因为,若你不是为着「我要升进」这个念头来集体静室,那么,不管你是留在集体静室还是留在家里,都是毫无分别。

有两种静坐,两种,一是 — 我们可以称它为 antarmana(内心的/内省)— 我们在内在静坐,看看自己那里出错,该怎样把错误纠正,对它该怎样办;另一种是 bahirmana,是外在的,我们要怎样在外面生活。你必须有纪律,不是强制的纪律,而是你能开开心心的接受,吸收的纪律。就任何艺术而言,譬如在印度,我不知道这里是怎么样,你必须刻苦磨练自己,才能有进步。你不能胡乱随意的去做。你不能随便做任何事。霎哈嘉瑜伽是没有 tapascharya(苦行),你不需要行苦行,全都是祝福。可是,若你真的要沉浸在深深的祝福里,就不应迷失在这些祝福里。

至于antarmana ,你们全都要静坐是非常重要的,早晨和傍晚,每一天。不刷牙不要紧,但一定要静坐,这是重要的事情。我发现西方人不断有阻塞,清洁后又再有阻塞,就是这个原因。每次我来……发现某人不是受某种制约就是受某种baddha(束缚)的苦,或有时是自我,或是什么,它来了又去了。这不是种永远都不会依恋执着的东西。就像我们每天都洗澡,我们要每天洗净自己,同样,我们内在也要清洗。所以静坐就是 antarmana tapaha(内在的苦行),你可以这样称呼它。但其实也不是怎样的苦行(tapaha)。你不需要坐上喜玛拉雅山,只需要在早晨静坐。

在霎哈嘉瑜伽的系统里,我会说成就得最好的是德国和奥地利这二个国家;英国也是,但没它们那么好。我要说这两个国家成就得最好;其三,在罗马,他们也拥有一样的集体静室。对他们而言,在霎哈嘉瑜伽里提升高度是非常重要的。绝对是,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总是这样,在这些静室里,我见过人们早上四时起床。我也是每天四时起床。之后我或许会睡一会儿,在四时我就起床。他们沐浴,准备崇拜,然后坐下,对着照片,做大约五到十分钟的崇拜,然后静坐。跟着他们吃早餐,或做其他事情。

之后,当他们下班回家,也坐下一起静坐,这是集体的部分,或讨论该做些什么,怎样去传播霎哈嘉瑜伽。他们只谈霎哈嘉瑜伽,或决定该做些什么,什么是解决霎哈嘉瑜伽的问题最好的方法。晚上,睡觉前,始终不变地,他们所有人,所有人,就连儿童也是,睡觉前都泡脚,静坐,然后睡觉。我发现这就是奥地利和德国人进展良好的原因。你知道,德国人就像这样。什么事情进了他们的脑袋,这些事情对他们就是最重要的;不容易改变他们,没有…他们不会对这些事情妥协。他们也努力锻炼身体。

现在,这里的tapa(苦行)、苦修是什么?我们的身体适应某种生活。印度也是,我们在印度都是这样的 — 每个人早上起床后,都坐下来做崇拜,或静坐。我是说不用多说,你不用告诉他们。因为在印度,这是传统上要做的事,当他们起床后,先沐浴,再做崇拜,全部人都是这样。即使是基督徒,也同样这样做,他们会坐下祈祷。穆斯林则会做跪拜namaaz。这是一种习俗,一种家族教养传统。

我发现这里的父母没有负上把纪律这个讯息告诉孩子的责任,孩子也是极度专横。他们不想知道这些事情,所以父母也不敢告诉他们:

「这样对你好,请这样做吧;最好你能静坐。」他们害怕对孩子说这些话,可能会失去孩子。或者:「你要祈祷」、「这个时间要起床」,你不敢告诉他们这个时间要起床。在西方,如果你告诉他们︰「你早上四时要起床」,就是最大的罪过 — abbah。

这就像是最差劲的惩罚。不过,一旦你开始早起,便能养成习惯,你也会早睡。你会早睡早起,这样对你整天都大有帮助。开始这个习惯吧。你每天一定要静坐。这就是为什么每次我来的时候,我发现人们再次有阻塞,某些地方出问题。这里出问题,那里出问题;他们的这里那里有阻塞。为什么会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你一定要升进。一天一天过去,你应该处于更高的状态层次,霎哈嘉瑜伽士这个新人种,应该要在我们内在扎根。我们来这里不只是要享受美食,享受美好时光,或美妙的聚会。我们来这里是要成为独特的人格,这是把人类带上更高的状态层次的必备条件。所以现在你要向自己负责,好好照顾自己,要告诉自己:「某某先生,某某女士,请言行检点。」要不然,你就会在霎哈嘉瑜伽中迷失,这样对你也帮助不大。我们或许数量有增长,但却欠缺质量;负面力量只要一击,就可摧毁我们自以为很多的数量 — 这种事曾经发生过。

所以,现在你们全部人要发展这种对自己的关注,找出自己的问题,要怎样去改正它。若每天都这样做,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不会出任何问题。你的思绪会停止,你的困难会获得解决,你完全不会有任何阻塞,因为你已经把它们洗掉了。不过,若你把它们留在身上,它们就会生长,变大。因此,就静坐而言,不应怠懒昏沉,而是喜喜乐乐的去做。一段时间后,若你不这样做,就不会快乐。不过,刚开始时,你要鞭策自己,告诉自己要清洁这个身体;但比洁净身体还重要的是清洁头脑和智力,这二者都要有所改正。要成为神的工具,你必须是完美的,拥有完美的人格,不然,我们或许不能妥当地把霎哈嘉瑜伽的讯息传播开去。

很多人说:「我们已委身交托给母亲,我们已交托给她,当我们交托了,就能得到一切。」

你交托了什么?是一颗清洁的心,还是一颗充满各种错事的心?或是那个智力,很卓越的清洁的智力?或者,你仍带着傲慢来?即使有霎哈嘉瑜伽的恒河在流动,你还是要拥有水壶的深度。石头不能盛水。孩子也一样。当然,他们即将到印度,我肯定他们会养成正确的作息习惯,也会学懂正确的静坐方法。

很明显,在西方我们从未有神的知觉。不管我们拥有什么,不管我们从教堂、犹太教堂、或是某些类似的地方取得的,不过是在每一个星期日到另一个星期日,每一个星期日;穆斯林则是每一个星期五到另一个星期五,每一个星期五,就这样。可是这样并没有带领他们往任何地方。所以我们要为此做点事。问题会在短时间内获得解决。你不需要坐下来既思考又担心:你怎能解决问题?它自会获得解决。不能解决的是你的习惯,怠懒昏沉的习惯。若伦敦的人是怠懒昏沉的,我能理解,他们却不是。他们已经变得非常、非常勤劳,活跃,也委身顺服。他们怎能做到?他们只是知道只有委身顺服才能洁净自己,才能给他们带来一切的力量。

现在,假设这件工具不清洁。你就连我的话也听不到,它毫无用处。所以我们的工具要完美,以便彰显霎哈嘉瑜伽。要不然,所有的缺点就会造成双重的影响;就像,首先它会影响你,你绝对感受不到霎哈嘉瑜伽的一切好处;其二,它会影响遇见你的人,慢慢他们会发现你有一些不妥当。「某种压抑的疯狂」,他们会说:「霎哈嘉瑜伽就是这样,因为我找不到这个人有什么了不起。他有点像这样,有点像那样。」

一旦你开始深入自己,你会感到惊奇,你为能发展出这种能力而对自己感到惊奇。当然祝福是有的,奇迹也是有的。要想想自己的能力,你有什么能力?你能治疗人到怎样的程度?在孟买我们有些人,在浦那也有少数人,他们有能力医治人。他们有些人到村庄去。现在他们要求我提供吉普车,那么他们就可以到村庄办音乐会,去唱歌,创造大批霎哈嘉瑜伽士。当他们回来,马上,不管是白天或晚上回来,他们马上会在相片前清洗他们的双脚。

同样,为了保护自己,你要给自己做班丹,任何时候。你不应说:「现在,我一切都妥当。」你不应说︰「我是完美的。」你不应说︰「我是霎哈嘉瑜伽士」。绝对、绝对不要那样想。一旦你开始以为自己是完美的,你就完蛋了。所以在出门前,你一定要好好做班丹。在睡觉前也一样,一定要好好做班丹。把注意力放在顶轮,才去睡觉。

事情是怎样成就是非常令人惊奇的。你马上能知道一个人有否静坐,马上就知道。就像一个帮孩子洗澡的人。虽然他帮孩子洗澡,自己却还没洗澡。你能把二者分辨出来。同样,每天都静坐的人,每个早晨和傍晚静坐,不用花太多时间。你看,我们把全部时间都浪费在无聊的事情上。只有当你完全了解自己,完全了解生命能量,你才能正确地处理它们。这些知识都是你的。你也知道,完全免费,这些都能成为你的导师能力。所以,不要只是满足于:「好吧,今天是星期日,我们上教堂,拿起圣歌书,让我们唱这页的圣歌,诸如此类,再坐下、起来、又坐下。」回到家里,一切如旧。

所以今天,我真的想告诉你们全部人,你要内在的发展这种深度。如果你不能发展这种深度,你也只不过是个平凡人。事实上,所有关于「女神和她的力量」的伟大秘密,从未像这样告诉过任何人。从来没有。只有当他们达成了合一 — 我会说是神和你之间的合一关系的绝对完整的概念、绝对完整的了解 — 在此之前,没人会为此做什么。

现在是霎哈嘉瑜伽的时代,是很简单的,你一旦得到自觉,就能给他人自觉。马上,在你的手上,你会看到灵量在移动。你把手按在某人的头上,你就发现那个人得到自觉。这是事实。就是这样成就。但对很多人来说:「噢,什么也不用做。说到底,是母亲成就万事万物,我们只是成就了一点点。」你总是能了解,母亲只能成就一件非常好的工具,而不是一件软弱的工具。现在,我们有一些了不起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很有深度。始终不变的是,每当我问起,他们总是说:「母亲,我们每天敬拜。早晨、傍晚,每一天都用各种方式敬拜。我们一是洗脚和坐在你的照片前,敬拜你的照片,一是早晨也这样做。」很令人惊叹,你马上就能把他们辨别出来。在机场或许有六百人,我却能马上知道,谁每天都有静坐。

现在,说到我们。我们练习霎哈嘉瑜伽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我们要迈进第二十一年;可以说,我已经准备就绪。你要明白,是这样的,因为那时是1970年,现在是1990年,做了这一切,加上91年。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当然,我会说,那时你还没有自觉;不过,不管你什么时候得到自觉,我都不会评论你投入的程度。我说:「先让他们得到自觉。」他们得到自觉。一旦他们得到自觉,你看,他们便真的感到有责任,从有自觉那天开始,从第一天就开始了。我不用告诉他们。我不是说印度人,我是说其他人。他们做到了,他们有极大的进步,极大的进步。

我们一直从这里那里给你派来印度的男女孩,只为让你知道,他们也能在霎哈嘉瑜伽帮助你。肯定能帮助你。你必须有恰当合适的人,你会因为他们的行事方式而感到惊讶,他们能传授一切,至少不大受自我的干扰。完全没有自我。你不是因为自我才能成就这一切。你能成就它是因为你是个求道者,现在你已经成为霎哈嘉瑜伽士。所以要了解,不是在金钱上得到好处,或是「我要变得有权势」,这样或那样;因为若你没有静坐,你的注意力就会放在这些事物上。你马上就会开始想:「我能成为领导人吗?」好吧,要不然:「我应否贬低领导人?我怎样才能侮辱他?我怎样才能进行斗争?我要怎样做?我要怎样才能以这个方式行事?」你也尝试侮辱别人。若这样行不通,你有时可能诉诸暴力、愤怒,因为你还未,我应说,还未那么进化、那么成熟、那么有智慧。

所以,现在,你要做的事是…每天早上起床后最先要做的事,你首先是说「让我看看,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有什么责任?」一段时间后,你就会开始享受它,因为它能给你这种巨大的力量,这种巨大的经验。然后,你很谦卑的坐下,首先说:「母亲,若我有任何一点自我,请把它拿走;母亲,若我有任何一点条件制约,请把它拿走;因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求道者,我不要自我和制约。」

不过,若你不静坐,这个自我先生就会秘密地爬上你身上,你可能想成为领导人,或是你会宣誓主张一些事情,进行一些笨蛋自我的行动,我们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这种事情。若你把它们写下,你不会知道该如何停止大笑。为了警告自己,我会说唯一能保护你的是在早晨和傍晚静坐,并且保持自己在完整的班丹内。你的角色很重要,你的时代也很重要,极之重要。你不知道在灵性的历史上,没有人能像你做得那么多。所以,若你真的做 antarmana,若你真的看看自己的内在,当静坐时你静观自己,看你的轮穴,和一切东西,你便会在内省时发现︰「为什么我是这样的?」只要把自己分隔,自己看看:「为什么我是这样?为什么我会这样做?为什么我会这样想?我是谁?」当这些问题得到解答,你就会知道自己的价值,自己的重要。

我不知道要怎样强调,要怎样加倍强调每天静坐的重要。就像你看到的广告,每一天它们都不断轰炸你的脑袋,就是:「买这个,买那个,买、买、买、买、买。」它们起起用。同样,你每天都要轰炸自己,「现在,静坐,要入静,要入静。」你会很惊叹,出门时你一旦看到一些美丽的事物,就马上进入无思虑觉醒的状态。不用刻意的去做。当你遇见霎哈嘉瑜伽士,你马上就会进入无思虑觉醒状态;至于你遇见的那个人,你们二人都会进入这种状态。你开始以非常不同的方式来享受每事每物。一种美丽的感觉渗入,一种美丽的安全感也建立起来,使你也惊奇:「我怎会以这种美妙的方式感受到这些安全感?」因为若你是…就如每天洗涤、洁净自己,简朴的事物,每天的生活 — 你在触碰任何东西前,会很小心,那么你便不再弄脏它们。就如有件肮脏纱丽,绝对肮脏的纱丽,即使多两点、或上百点污点,都是毫无分别。但当它是完全清洁干净,即使只有一点点污点,你也会担忧,因为每个人都能看见。同样,除非你每天清洁自己,不然你是不会知道自己那里出错。

我希望你能全神贯注于我今天的讲话,全神贯注于你那投射出来的内在,就像在静观自己。只看看你怎样与他人交谈︰「为什么我要这样说话?有什么需要说话?」你就会开始了解,在这一切的背后,有某个可笑的家伙在我脑袋内胡搞,必须改正这个脑袋。非常重要。

现在,一天结束时,我们应该找出:「我为霎哈嘉瑜伽做了那些好事?」我们也可以找出:「在霎哈嘉瑜伽里,我究竟是否还未到达状态?」若能做到,你要找出:「透过这些力量,我传播霎哈嘉瑜伽究竟到达什么程度?我能做到什么程度?」

这真的是很了不起,正如我告诉过你,在奥地利,我们有些男孩,他们时刻都在研究霎哈嘉瑜伽。他们读过连我也还未读过的商羯罗大师的书籍。他们阅读各种书籍,只为要找出他们到达什么程度,结果是他们在自己的存在体上有非常、非常深入的发展。方式途径是,你要明白,你一直深入、深入、深入、深入、深入地发展,你会很惊叹,你越深入,便越不炫耀,越不炫耀,你便只是在散发。

就像有个男士有次来我的屋子,他们说:「母亲,有些凉凉的人来屋里。看来有些凉凉的人来到屋里。是,是,有些凉凉的人来了。」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走进屋子里:「有些凉凉的人来了。」你就是有这种感觉,你明白吧 — 就像你走进森林,发现一片寂静,连鸟儿都不吱吱叫,你就知道有只老虎坐在那里。老虎什么也没做;或许牠只是在睡觉,可怜的家伙。可是整个地方因为牠的存在而充满敬畏,你明白吧。

同样,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不论他身处何方,都很显眼。看看这些圣人,他们甚至连如何提升灵量都不晓得,却是非常纯洁的人。他们从未提升过任何人的灵量,从未给人自觉。他们是极之纯洁的人。他们身上不会有一丝一毫不纯洁。他们的创作却是那么多:怎样的诗歌、怎样的著作、怎样的灵性想法、怎样的话语;我的意思是,极之了不起,他们的作品都是极之有深度、极之有效益。

现在,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赚取灵性,不是赚取金钱、或是赚取地位、权力,不是这些。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赚取灵性,而这个灵性,包含一切。一切的满足,一切都包含。它会对孩子起作用,以各种方式途径,对周遭的事物,对人格个性都会起作用。所以,毫无疑问,不单一个人是这样,而是整个集体都是这样。整个集体看起来应是美丽的。

所以,我该说,你要在静室中集体的静坐。在奥地利,他们在大清早,四时就集体静坐。他们知道有多少人出席,多少人缺席,知道什么在发生。不过我说:「不要指出来。只是让我们看看吧。」当这样静坐的人提升得很高的时候,其他人就会开始跟从加入。所以不要理会他人什么时候起床。是我,是我要照顾自己。这是很自私的 — swarth。你要知道swa的意思 — 是指自私 — 一旦你知道它的意思,你就不会理会别人会说什么,别人会想做什么。假设你的丈夫是可笑的:「噢,不要紧,他自会想通。」假设你的妻子是可笑的:「噢,不要紧,她自会想通。」什么都不重要。对你而言,这才是最重要,而那些这样想、这样做的人都超越一切。没什么能把他们拉下来。

今天是布里斯本的第一天。我祝福你们所有人,希望你要对自己有完整的想法,为什么你要在这个地球出现,你该做些什么了不起的工作。你们每个人都有能力,每个人都能做到,不过,我请求你吸收这些内在的质量,这些质量已经存在。我是说,我不应该说「吸收」,而是你要彰显这些质量。一旦你开始彰显它们,看看你的气质,会变得怎么样。

我们会照顾你的孩子。不用担心。

愿神祝福你们。

也带一些水给凯恩斯,为了…

好吧。孩子们,来吧。[印地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