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节崇拜 The Pride Hotel, Nagpur (India)

复活节崇拜
印度那格浦尔  2008年3月23日
我从未期望你们全都能出席这个崇拜,我不知道你们是怎能来到的。不管如何,今天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们都知道基督是怎样死的,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死了。但祂却以很奇妙的方式谈论人,祂请求神宽恕所有人。我们从祂的一生中要学习的是祂懂得怎样去宽恕____宽恕所有人。
我们也要宽恕人,宽恕人似乎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生气,你生气便不能宽恕人,那么你也不再是霎哈嘉瑜伽士了,霎哈嘉瑜伽士必须懂宽恕,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宽恕是你从基督获取的能力。
人类会犯错,这是他们人生的一部分。但同时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紧记你要去宽恕,这比愤怒重要得多,所以你要宽恕犯错的人,按照你或按照神的意愿,你必须要宽恕。你会惊讶的发现,宽恕是一种那么伟大,那么令人感到满足的品格。如果你能宽恕人,你会变得非常的纯洁,因为你内在的污垢或怒气都消失了。
宽恕是人类拥有最大的祝福,即使是基督也说着同样的话︰「请宽恕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么。」连基督也这样说,你们又怎样呢?我们都是普通人,如果我们犯错,别人会生我们气,对我们感到失望,但我们最好还是宽恕他们。
宽恕做了些不该做的事的人,这是基督最伟大的质量,祂懂得怎样去宽恕,祂宽恕曾经犯下严重过错的人。祂宽恕他们是因为祂爱他们,因此你也要宽恕。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特别要宽恕的日子。这就是我为甚么要说,不管你有甚么想法,我们能聚首一堂是最好的,我不想错失时机。
宽恕来自宽厚的,心地善良的人。你们都知道,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也会犯错。这意味着我们都拥有宽恕的权利,拥有一颗宽恕的心。如果你没有,你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学习宽恕,学习毫无保留地宽恕。
今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因为基督已经做到了。我们可以说,祂是其中一个最有力量的神祇或天神,非常有力量的。祂可以做任何事情,若他们行为不检,祂可以令他们完蛋。但祂却说甚么?祂说︰「我宽恕。」祂请求神宽恕他们。
所以不管你拥有怎样的能力,不管你有甚么成就,不管你拥有怎样的地位,你必须学懂宽恕,否则你接近不了基督,你必须学习宽恕,如果你能宽恕,每时每刻都能宽恕,这是一种伟大的品格。
这就是今天我为何想见大家的原因,我希望见到你们,告诉你们今天是宽恕的日子。这并不是说你要坐下来,想想有多少人你要去宽恕,这是荒谬的。你要想的是那些萦绕在你脑中,令你苦恼,令你有麻烦的事情。只想想,你并不知道自己拥有多少能力,你甚至不能宽恕人。你是拥有一切能力,最大的能力就是去宽恕。
今天是宽恕的日子,宽恕那些你认为对你做下错事的人,对你不友爱的人,请想一想你仍生多少人气,请宽恕他们吧,你也会因此得到宽恕。如果你真心的宽恕他们,你已经惩罚了他们,你已经回报了他们,这是他们应得的。所以,宽恕别人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人们总觉得宽恕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他们想,他们怎能去宽恕?
我不知道甚么使你不安,任何事情都能使你不安,毕竟,你们都是已获自觉的灵,你们已经获得重生,你们是特别的人,所以你们应该具有特别的质量,这特别的质量就是宽恕,宽恕,不要不停的记着你为甚么生气,为甚么感到失望,只需记着有甚么要去宽恕。只是宽恕,为了甚么呢?它是最实在的事情,很务实的。
假设有人掌掴我,这样吧,如果有人掌掴我,我该怎么响应?我掴回他?不是;我要问他︰「为甚么打我?」不是;我应想,他一定是个愚蠢的家伙才会这样做?这样想也没有用。相反,如何你宽恕,宽恕那个犯错的人,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宽恕,因为其他的响应都影响不了你。当你懂宽恕,这对你的美善,你的德行会有更好的影响。
我想人类通常都很难宽恕人,通常都很难。你们都是已获自觉的灵,已经再不仅是人类了,所以请你们紧记,你们拥有宽恕的能力,请宽恕每一个伤害你的人,折磨你的人,找你麻烦的人。你们能走多远?只想着宽恕他,你会很惊讶,他会改变,你也会享受。
要人理解这些是很困难的,但请你尝试,尝试实践我刚才说的。如果某人伤害了你,只要宽恕他,再看看有甚么反应,看看他对你的反应以及你自己对自己的反应,有甚么会发生?如果你想背负他的怒气,他的愚蠢,或无论是甚么,你只会把无用的东西肩负上身。
我们不应浪费精力去决定甚么是错的,他做了甚么,你应怎样对他,我们不应这样,只要别管他,只要宽恕,说︰「我宽恕。」
看看基督,如此有力量的人,如此有力量的神!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祂是怎样请求神宽恕他们,祂为甚么要这样做?因为说︰「我宽恕。」是很有力量,是非常有力量的。你不要因此失去你的力量,相反,你的力量会越来越大,你的人格也越来越高,只要宽恕,就是这么简单。说︰「我宽恕。」就是这样。
我能这样做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方式,他们做他们喜欢的,我不会为此生气,不会感到不安,也不会受影响,我只会说︰「我宽恕。」只是这样。你会惊奇的发现,这对你帮助很大,真的非常有帮助。
对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质量。基督在十字架上说︰「神啊!请宽恕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么。」祂快要死在十字架上时这样说。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我们要学懂宽恕。这对我们很有帮助。如果我们能宽恕,对我们帮助很大。这是今天的讯息,这也是恒久不变的讯息。如果你生任何人气,只要说︰「我宽恕。」如果你发现有人伤害你,找你麻烦,折磨你,你会怎样做,只要宽恕,只要宽恕,这是唯一的方法。
今天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我非常高兴你们有些人在这里,我可以对你们讲话,谢谢你们。 […]

复活节崇拜 (India)

复活节崇拜
印度浦那
2007年4月12日
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我是在说今天是非常重要。对你,对你们都是新的开始。要明白,到目前为止,你们都已经很努力的工作,你想做比你能力能做到更多的工作,这是你的欲望,这将会成就到,这肯定可以成就到,若你的欲望很强,事情便会成就,你也会遇到帮助别人的好机会,就如你帮助自己一样,你是乐意这样做的。你决定去帮助别人是非常好,他们全都应该得到祝福是很重要的,你可以做到。你拥有的领导能力必须给予别人,你们大部分人都只是把这能力留给自己,你必须给予别人,让别人也可以在灵性上有所得到。我知道你们很多人得到自觉,你们都很投入,都很愉快。感到愉快和快乐,是你得到自觉的第一个征兆,你已经得到自觉,这个自觉,你也可以给予别人。
今天的特别之处是基督的重生只是为了为我们做点事,所以今天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以说,你今天必须明白,你已经取得给予别人自觉的力量,你已经取得这力量,现在,你要运用它,那些已经得到自觉的人不要浪费他们的精力,也要把自觉给予别人。
这个世界充满纷乱,争执和战斗依然持续着,你的责任和任务是向他们说,告诉他们,霎哈嘉瑜伽士最重要的是变得平和,他们必须享受霎哈嘉瑜伽的成果。我肯定所有事情都可以成就,它可以成就在你们很多人身上,它也可以在其他人身上成就到。这并非空谈,而是有某些事情在发生,所以要记着你们全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都值得得到很好的帮助,从我和从大能的神那里得到帮助。没有甚么可以令你心烦意乱,各式各样不同的考验只为令你变好,我们因此取得成效。
你发觉霎哈嘉瑜伽士都是特别的,看到你们那么多人尝试得到自觉,又或已经得到自觉是那么美好。有很多人想得到自觉,也有很多人已经得到自觉,他们可以为其他需要他们帮助的人做很多事。
今天是你们决定自己未来的好日子,你必须决定你要帮助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令更多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传播霎哈嘉瑜伽。虽然你看到有很多问题,若更多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便不会有任何问题,全都得到解决。
我希望你们有运气,正确和坚定的得到自觉,我希望你没有任何怀疑,若你有任何疑问,你可以写给我。现在我们有一些非常好的人来到霎哈嘉瑜伽,这是你的责任去令他们变成好的霎哈嘉瑜伽士,令他们享受这祝福,我很高兴见到你们这么多人到来,今天也是一个好日子 。
在基督的一生,有很多伟大的事情发生,令祂变成,祂变成或祂已经是霎哈嘉瑜伽士,他尝试制造更多霎哈嘉瑜伽士,但那时候的人,并没有你们那么有警觉性。你们都是追寻真理,已经找到真理的特别的人,你可以把它给予别人,不要只留给自己。若你已经得到,不要视这是你得到自觉的最后机会,把机会也给予别人,我会常常与你一起,若你们任何人有任何个人或其他的问题,你可以写给我。
我很抱歉在这特别的日子没有给予你们甚么。
愿神祝福你们。
May God bless you all.
The official video ends here but just after the talk ended and before the present giving, Shri Mataji also said the following:
Once you have got Self Realization you have to give it to others and respect it, that is important to respect it. I am sure it will work out; and you all look so good to Me and I am sure that all of you will do it. […]

复活节崇拜 Istanbul (Turkey)

复活节崇拜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2001年4月22日
钖吕‧玛塔吉女士讲话摘要
 
 
今天我们齐集这儿作复活节崇拜。
 
在灵性的历史上,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是其中一个重大的日子。在霎哈嘉瑜伽,这是既非常重要亦具象征意义,因为我们所做的也是从死里再生。
 
要明白的是复活给予我们及全世界一个讯息。我们必须让自己重生。耶稣基督没需要复活。但祂是一个模范:圣人的模范、自觉的灵的模范及人子的模范,祂由天国降临去拯救我们。
 
复活是我们生命的部分。这是那样具象征意义的……我们在我们的意识中皆是迷失的人。我们无法支配自己……我们无法保持意念及肉身的平衡,生命的种种也没有保持平衡;我们惯于跟随我们以为是好的方式去胡乱行为。那并没有任何智慧在内。
 
耶稣基督是格涅沙的化身。祂履行了非常艰巨的使命。祂要去说服对灵性一无所知的人。但莫名其妙地,这使命以美妙的方法得以履行,人们开始明白祂所表达的复活是件重要的事情。
 
祂明白若复活发生,灵量上升,将你们与上天无所不在的神圣能量联合在一起,你会开始明白有一个超越你们现世生命的生命,将你们与上天的神圣能量联合在一起。这上天的神圣能量赋予你绝对的真理。你越成长,越明白你现时还未懂的绝对真理。
 
我们都曾做过错误的事情;用了错误的方法;迷失了方向……误听了自夸的人诉说自己懂得真理。但当你自己发现了真理,你就会是截然不同的人。你的发现是那样内在及真实,你会摒弃一切不真实的东西。
 
在这崇拜里,大部分人都是回教徒。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曾被误导及被教育去憎恨别人。那些回教的亡魂变得更为恶劣,但人们竟去相信他们。在印度,这情况更严重,只是那儿并不接近回教,又没有穆圣(Mohammed -sahib)。
 
除非你已得到自觉,否则你只是无用的人,毫无用处。你可以仇恨其他人;你可以打其他人;你可以杀其他人;而这些行为都以穆圣的名字在世界每一个角落进行。
 
耶稣基督及穆圣不会争斗!但他们的信徒都在争斗。祂们都有共同的理解。这些人都是为无意义的事情而争斗。
 
耶稣在很年轻的时候便被钉在十字架上。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显示祂并不害怕死亡,祂亦知道祂会复活。」祂要穿越狭窄的额轮,祂必须要被杀……祂全心接受了祂必要经历的苦难。
 
同样,你也要穿越额轮才可达到你的顶轮。你不用为此而丧命,但你必须去钉死你的自我。
 
自我的支配
第一点是自我。我们所拥有的自我是你不可以摆脱的。我们透过自我,认同那些诸如国家或家庭的事物。你必须去打击你的自我,否则你不可得到你的重生;而你的注意力不可穿越额轮。只要自我给予我们邪恶的认同,重生就不可成功。你们应该去察看自己的自我,重生便会很微妙地发生……当得到自觉后,我会说:『你们认识了自己。』你会认识到的第一件事情是你有太多的条件制约及太多的自我。
 
在印度,人们有着对他们的仪式的条件制约。但是自我是西方最不堪的部分……他们迷失在自我之中,他们不能看到自己、他们自身社会、他们自身人民出了什么的错。
 
所以自我实际上已支配了许多情况。自古至今,已有许多国家的人因着某些人的自我而实实在在地被折磨及屠杀。当他们明了他们曾是多么的恐怖时,他们才会放弃。然而他们必须明了──正如我所说──『你们必须重生。』没有重生的话……你们不会意识到你们曾犯过什么错。但非常非常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如何持续犯过错。
 
在这整体的事情看来,你看见了世界的整幅画面。你会发现所有为着无意义的事情而战争的国家,都是非常非常的贫穷;正过着非常艰苦的日子;而这些国家亦快将完全的灭亡了。但这些国家并不希望去了解他们为何正在受苦。富有的国家亦已迷失了。他们同样要重生。他们要超越物质,他们要亲自看到他们所作的事情什么是错的……他们所有的时候都在欺骗社会。我想整个经济都建基于欺骗──你如何可以欺骗人们。而在这欺骗之中,你甚至不明了你正在做一些使人感到没有安全感的事情。钱财使你变得非常贪婪,而你又过于看重了它。
 
耶稣的一生
从耶稣的一生中,可以明白一点,祂是非常简单而贫穷的人,只是木匠的儿子。对祂而言,金钱并不算什么,只是一种绝对无用的东西。对祂而言,心灵才是一切;祂在宣道时告诉人们:『你们一定要有灵性的觉醒。这是非常重要的。你们要尝试明白生命超越这一切……』祂是那样的聪慧……祂是来自神的人,由神创造。祂是格涅沙,祂是太初第一声(Aum),祂是知识及一切。但祂依然没有被认出。人们不能明白真理。他们是那样的愚笨,他们只喜欢虚伪的东西、不好的东西。最终他们把祂钉上十字架。
 
这是可笑的世界,圣人被钉上十字架;而恶魔则被那么的看重。但现在时候已到,干着坏事的人,试图勒死别人的人,将会被施以绞刑……假若他们做着侵略及贪婪的行为,他们将会被揭露出来……他们将会被投进地狱内。这就是我今年特别感觉到的。
 
最好就是达到你的重生。达到你更高的生命,并检讨自己:『究竟你正在做些什么?』钱财及权力并不可帮助任何人。人们不会因为这样而留芳百世。没有人会记得醉生梦死的人。
 
可以得到重生的就是为着改善人类生活及帮助人类而作出牺牲的人……因为他们爱人类。当你去爱别人的时候,你会开始想到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做得到,而这些事情为他们又是最好的。
 
无知的父母试图以物质去逗他们的儿女。但若不是以爱去抚养儿女,他们会误入歧途。耶稣又或是任何伟人最伟大之处,就是他们去爱……他们去爱所有人类。这就是我们应去做的。我们是否只爱自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国家?抑或我们爱整个世界?我们是否为整个世界而活,抑或是为了我们的小圈子呢?
 
我们应找出什么是我们的抱负,什么是我们的渴求;什么是我们希望得到的。假若你真正地充满爱心去关心别人如同自己一样,这是十分喜乐的事情。你即使拥有珠宝、房屋、物业、钱财,或权位,但假若你对别人没有爱,你也不能享受乐趣。你的乐趣只源自爱。即使你遇到生命上所有令人高兴的事情,但仍然没有什么可触动你。那些都不可给予你真正的喜乐。
 
耶稣曾教导我们:祂爱世人并希望为他们预备重生。倘若祂没有完成这工作,我去达成这境界便会很困难。所以祂已为霎哈嘉瑜伽预备了舞台。
 
耶稣把额轮的打开及灵量的提升视为祂对人类的爱。这就是祂所作的,祂关心那么多的人。对我们在霎哈嘉瑜伽而言,祂是如此的一个帮忙。没有了祂,我真不知道我如何可以真正地打开额轮……
 
人们透过额轮不断做错事,而他们从未为此感觉不好,也从没想过他们有做错过事……他们从没用心去感觉他们要达到那个境地。只有耶稣,祂显示给我们:你打开你的额轮,并穿过了额轮。
 
祂在你们之内创造了静观的状态……你开始看到整出戏剧,而你会惊讶你是如何的宁静、无思虑而有知觉,如何静观万物。
 
我们必须相信耶稣以祂的形相存在额轮内。祂在此出生,祂在此重生。所有我们已得的已经完成了……这是最后而最困难的中心,而耶稣基督真真正正打开了它。祂就是那位敢于去干而又漂漂亮亮地去干,为此我们现在有能力去看到自己的自我,去检讨自己:『我们正在做什么?为何我们会认为自己非常独特呢?』
 
洁净额轮
当你开始看见自我时,你将会感到惊讶。你无论做任何事……你都不会感到疲倦。我们感到疲累是因为自我无时无刻地说:『啊,你真是那样伟大,你正为别人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你已成就了那么多。』
 
若我们开始相信自我,以为我们是伟大的及做了许多事,我们就应少点做及不去帮助别人。可笑的念头开始进入我们的意念……与那可笑的念头打仗会使我们非常疲倦。
 
现在我们的整个情况透过耶稣的生命而变得更加简单。但看看基督教国家……他们正站在耶稣的另一方。他们是最野心勃勃的国家。因为他们野心勃勃,所以他们被视为伟大。他们对待他人如同对待奴隶一般。他们从教会那儿学习如何去支配别人。
 
这情况就发生在拥有自我的人身上。他们试图去占领其他国家。以往的情况并没有今天那么糟糕。在希特拉的时代,并没有任何混乱。每一个人都知道应站在那一方。但今天却有这样的混乱。人们并不尝试去理解真正的问题所在。人们互相厮杀的情况,较动物界严重。
 
战斗主义已发展得很强烈,人们都以为战斗是人类非常重要的事情。
 
看看基督与祂的生命,祂不与任何人争斗,祂不与任何人争斗。祂接受祂的死亡,因为祂知道这是「为了全世界的重生。」
  […]

复活节崇拜 Istanbul (Turkey)

复活节崇拜  土耳其  2000年4月23日
 
 
今天我们庆祝基督复活这件盛事。你的再生也是这个模式,你也在神圣的爱中得到新生命。你们也知悉有些更崇高的事情必须发生,也要发生在你们身上。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怎样发生,也无人告知你的内在是怎样的。圣人只告诉你们的行为应怎样,他们只说你应过怎样纯洁的生活,忠诚的生活,但他们没有告诉你们那是怎样达成的。当然,印度人知道,少数,很少数的印度人知道。但现在,因为你们,这种知识已经成为全球的知识。
当你的灵量升进,她是你的母亲,她是你个人的母亲,她给你再生,这样你便可与神圣的天堂连结。这一切,如果没有自觉认知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人们已被告知关于它的伟大思想,也答应某天会得到再生。这是最重要的事,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件。每一个人也觉得可以达成重生是很幸运的。这一切皆因你渴望它而能达致。在你们的生命中,你们渴望到达天堂。人们进入深山幽谷欲寻求它,你们已做了。你们不用放弃什么,不需要放弃什么。这些放弃都是错误的思想,我认为是不合时宜的。
现在你需要得到霎哈嘉重生。自然的重生。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它就是这般简单已很成功了。我确是很快乐见到这么多人。尤其是回教徒,我本来很担心他们,怎样可以拯救他们呢?他们在很多错事中迷失了。大家要明白《可兰经》是在穆罕默德死后四十年才写成,有些字句可能变动了,有些意义可能含糊不清。还有一本名为《Sunna》的书也在当时出现,由某位并不很伟大的人撰写,因为他不是有自觉的灵,我不明白你们怎可以以宗教明白他的诗篇,不论他怎样写的诗,你们又怎可以准确地诠释呢?我也是诗人,我本来也可写诗篇,但我没有,因为诗篇可被曲解,也可被滥用,那就是诗篇的问题。
在古印度,也同样有这个问题。例如,卡比尔 (Kabira) 写了很美丽的诗,但是它们被诠释得莫名其妙,与诗歌的精神相去甚远,人们可以把字句的意思扭曲以迎合他们的需要。我发觉如果写有关圣灵的诗篇,这种情况正正就会发生。在我所见的所有宗教中,任何诗篇都会被扭曲。在《圣经》里,保罗负责策划有关基督的刊物,他不想写重生,也不想写圣灵怀孕。这些都在他脑海中,所以多马 (Thomas) 要逃往印度,而约翰则拒绝写任何东西。因为所有这类人都在管事。他们以为自己掌管职份,有责任这样做,但他们却不称职,他们没有权这样做。结果,基督教对于人类内在的成长采取了很错误的态度。今天你们可以看到这个后果,你看到天主教廷所发生的事情,你会很惊异。这样的机构怎可以是宗教的机构,那里发生了这么多无理的事情?
我也是在基督教家庭中出生的,我被他们那样诠释基督的生命所吓惊,还有他们那样有权威地谈论它。很多书出版了,还有大规模的讲道!他们所说并不真确。连我父亲也有同感,因为这些书的作者都是十分后期的。第二,那些写书的人并非受上天委任而写的,他们不是有灵性的人。他们只想有权力,在宗教中有权力。宗教的力量应该是内在的,是要让人醒觉的。我一定要说,多谢这国家及其他国家的苏菲派(Sufis),他们知道还有些超越这些书籍及说话以外的道理。
我们有这样的庇佑,在每一个国家,我们也有一些人说出真实,说出真理,虽然他们受到迫害,受酷刑,有很多还被杀害。今天这些事仍在发生。我发觉,人们不愿听真实,不肯听真理。但昨天我很快乐,真的非常高兴见到回教徒、伊斯兰教徒聚在一起,他们明白有一个比每日的仪式更崇高的生命。他们一直过着充满仪式的生活,工作得很苦。四十天的捱饿,去到朝圣,做尽苦行。但他们并不团结,即使他们之间,也没有团结,在某些地方他们还互相杀害,这令我吃惊!怎可以这样?因为这些所谓的习俗并没有使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并不合群,他们只是分割的个体,是被绝对无知的人所带领的派别。
所以我们要为这些人的团结而庆祝,为这些人的群体性特质而庆祝,他们曾失去真理。他们以往不知什么是真理,但仍然追求,求道者不会为任何的存在而找到慰藉。他仍会寻找,寻找,寻找,直至找到真理。但也有些求道者会迷失方向。在求道中迷失了。很难说服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已迷了路。他们只可从自己的生命中领悟。他们成就了什么?他们有经验吗?要信服你所得到的,你要去证实它。你可以在别人身上证实,你可以在自己身上证实。无论你是谁,你就在你指尖上知道。
在《可兰经》中曾说过两件事:Qayamat和Kiyama这两件事。很多人不明白它们的分别。一是指复活降临,一是指毁坏的来临。人类的复活就是Kiyama,那时你的手会说话,你的指尖能感应能量。我认为穆斯林,顺服委身的穆斯林,认为被拣选成为天国的高人的穆斯林,他们的手一定会说话。否则,他们不是穆斯林,我不会称他们为穆斯林。他们只是人,但不是穆斯林。所以每一个穆斯林,或任何认为自己是穆斯林,他应该感到手上的能量。他的手在复活的时刻,在Kiyama的时刻,不是在Qayamat时,一定会说话。这两个字在人们的脑海中混淆了。根据《可兰经》,能以自己的双手或指尖的能量证明自己的成就,证明他人的便是穆斯林。但这种情况没有人提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去麦加再回来,成为了朝圣者(Haji),只此而已。
大家还要问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为何穆罕默德很明显反对崇拜石头?为什么他却叫人围绕那块黑色正方的石头走?那有什么目的?那石头为何如此重要?如果你问任何所谓穆斯林,他会说这是命令。但你可以问,究竟为何?那只是块石头。为何穆罕默德叫你们围绕这块石头走?那里有很多雕像是用石造的,人们开始崇拜各种雕像,正如在印度也是。但这些石头是上天创造的天然圣石(Swayambhu),在印度经典中所称为的Meccashwar Shiva。在印度我们各处都有湿婆神,有十二个灵柱(Jyotirlingas)。如果我告诉你,你不需要相信我,但你可以用你的能量证实那是不是湿婆神,黑石也一样。穆罕默德发现这是Meccashwar Shiva,所以人们要围着它走以得到湿婆神的庇佑。但那却只成为了仪式,整件事只成为仪式,没有人可进入得更深。
基督教也一样。今天,他们夸大了忏悔及罪恶感。他们为何这样做?他们本应负责守持美德及良知善性的。他们为何这样做?为何做这样错的事?然后求神的宽恕!因为他们不是自觉的灵,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如果要霎哈嘉瑜伽士想做错事,他们知道是错事,就在他们的指尖上知道,或者可以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但这是对霎哈嘉瑜伽士最大的惩罚。如果我叫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他们不会喜欢。为什么?因为他们感觉与真实分开了,所有真实的庇佑也失去了,这是他们的想法。那惩罚不是什么,只是离开霎哈嘉瑜伽,看来不是什么惩罚。霎哈嘉瑜伽是完全的自由,完全的庇佑,完全的和平与喜悦。
奇怪地,如果你读《可兰经》,你会奇怪,穆罕默德想带来和平,但现实却非如此。我遇过从克什米尔来的人。他说和平在哪里?他们不断打仗。我们要和平。但奇怪,他说在印度你才找到和平。但克什米尔是个疯狂的地方,在那里每个人在任何时刻都受到排斥,每一件事都因伊斯兰之名而受到袭击。所以我说,那不是伊斯兰。伊斯兰的意思是顺服。他说如果你投降,他们会杀你,我们没有受保护。那是很奇怪的,非常非常奇怪,现在穆斯林也明白这不是神圣的生活,因为在神圣的生活里,人人平等。你知道我们在全世界也有苏菲派,我读过有关他们的记载。我读过在土耳其(及其他地方)的苏菲派。在印度我们也有苏菲派,虽然他们不称为苏菲派。Sufis的意思是,我不知你会怎样想,但根据印度的理解,Sufi是Seaf,Seaf是清洁、纯洁的意思。纯洁的人就是Sufis。在纯洁中他们只见到神圣的恩典、神圣的爱、神圣的和平。他们只谈和平,不谈战争。任何谈及战争的人都没有权去争斗。
战争是绝对疯狂的。甚至动物也不会那样打斗。我们想及战争,想及伤害他人,就连动物也不如。不可以这样做,要全面制止这样做。无人有权杀害任何人,除非他受到袭击。所以我们听到的复活是 — 我们超越很多事情。我们失去具破坏性的质素,梵文中这叫「Shudripu」,即我们的六个大敌 — Kaam、Krodh、Mada、Matsar、Lobh和Moha。Kaam即性变态;Krodh即发怒;Moha即迷惑;Mada指傲慢;Matsar指妒忌;第六是贪婪。这六大敌人在我们脑海中,出于我们的无知、成长历程,以及所读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无论发展了什么,都会因我们灵量的提升而消失,你会与神圣合一。你在好的基础上,明白自己找到真理,不再有这些坏习惯,它们都消失了。
而你则进入你内在的、神圣的、复活的国度里。这是人类真正的复活。现在你仍知道一些精微的事情,虽然人类尝试毁灭这些书籍,破坏它的意思。虽然如此,那精微的事情仍然存在。例如复活节我们奉献鸡蛋。献蛋的意义是什么?为何我们要献蛋?首先我们献蛋,因为蛋是会蜕变的。它会变成小鸡,它会重生。那鸡蛋可以再生。所以这蛋成了复活节的象征,它的意义是你可以成为另一个人,一个改过的人,有灵性的人。你可以「成为」,就是那意思。为何我们献蛋?人们不知道。我问了很多人。我问了很多修士,他们自认是基督教的权威人物,他们也不知道为何献蛋!第二,如果你读过有关格涅沙的出生,而你继续深入去看,你会惊讶书中记载那称作Brahmand 的,意即梵天(Brahma)的蛋,它生出,一半成为摩诃毗湿奴(Mahavishnu),即是基督,另一半仍然是格涅沙。当摩诃毗湿奴出生时,祂呼叫着找父亲。试想想祂找祂的父亲。现在,如果你见到有关基督的记载,他常用他两根手指。没有其他降世神祇是用这两根指头的。意思是一根是喉轮,另一根是脐轮。意思是祂说祂父亲是脐轮的皇帝。那是谁?你们清楚知道,他是毗湿奴,降世成为克里希纳。所以,祂所指的是祂们是祂的父亲,多么清楚的指出来。为何不是用其他手指的手势?他常伸出这两根手指,意指:「我父亲是毗湿奴,祂就是克理希纳。」在有关克里希纳生命的记载中,他们说摩诃毗湿奴将是你的儿子。这些事情都没有放在一起去了解,正如我告知你们,它们都被分开了。但如果你清楚明白,你便可知其中关系。基督是毗湿奴及克里希纳的儿子,他受庇佑,成为宇宙的支柱。很清楚地说出:「你将会支持整个宇宙。」
另一半是格涅沙,祂也是支柱,支持灵量。祂照顾灵量,照顾母亲的贞洁。而另一个表现为耶稣基督,祂是整个宇宙的支柱。自然地祂也是道德的基础,因为祂是格涅沙的一部分,是人类的道德基本。只有在道德基础上你才会得到支持,不是其他无意义的东西,但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是没有道德基础的。任何事也可以,真奇怪!只要你不是在天主教或非天主教教堂中离婚,你做什么也可以。甚至结了婚也可以做你喜欢的。甚至在梵蒂岗,我听说也有这些问题。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已受浸礼的人,怎可以这样?我的意思是这些神职人员为浸礼而大事庆祝。顶轮在那里?灵量在那里?你怎样得到再生?那里没有再生,只有修士用手放在你的头上。他不是自觉的灵,对孩子来说这是个问题。我见过很多孩子,被这些修士祝福时大哭起来,因为他们是自觉的灵,修士们却不是。很有趣的,这是神职人员的问题,不是基督的问题。但他们之间关系如何?基督代表道德。而关于祂,在现代,他们说尽不洁的话。他们不能明白有道德的人。我们已到此地步,道德已无用。你做你喜欢的,只要你到教堂忏悔,那便可以了。
这些就是现代宗教荒谬之处。每个宗教皆有问题,而最坏的,我认为,就是当你有全世界的支持,正如做领袖的,你怎可以让人有这样不道德的生活?若你追随基督,怎可以容忍不道德?不可能的!祂是道德的化身,祂是格涅沙,你怎可以让人上教堂,上庙宇,又准许他们过不道德的生活?这些人得到什么救赎?基督生命的基本,整个基督,是道德,是圣洁。
格涅沙最先是由太初之母所创造,因为她想四周纯洁,她希望人类能享受纯洁,他们的性格可以照耀他人。如果有杂质,例如在玻璃上,你放这玻璃在光上,光怎能穿过呢?不纯洁的生命不能照耀他人,也不能显示内在的光。两者的道理正是一样。但人们说我们必须接受,因为如果你想你的宗教有多些信众,你需要接受很多事情。其中之一便是不纯洁。试想一想!在基督居住的地方 — 额轮,如果你的眼睛不洁,充满欲望和贪念,你便是跟基督作对,便是反基督。如果你的眼睛清纯洁净,你便可享受神的爱,否则不可以。你也可享有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爱。你可以完全享有,如果你的眼睛是洁净的。想象一下!如果你的眼神鬼祟或其他的,你怎可自称为基督徒呢?你不可以。无论你有什么证书,你也不是。因为追随基督的必定有绝对道德的生活。那是内在自我的要求,我们必须有道德及洁净的眼睛。据我所知的西方生活,眼睛是不洁净的。他们会上教堂而眼光则四处打量!怎可以呢?你怎可以这样做呢?如果你认为基督复活而你也会复活,首先,你眼内必须有纯真的爱。纯真的爱不是相对的,不能被污染,不能有欲望及贪念。这两样东西必须从你脑海中完全消失。现今的世代,人们充满贪念。我不知他们有些什么,因为我并没有研究人类的不道德。我所见的都是如你们般的美丽的人们。但当我希望明白所谓西方文明,我很惊讶。据我所知莎士比亚是「Avadhoota」,意思是不会有毁灭性坏习惯的人。Avadhoota是很高质量的瑜伽士,但他们把他说成追求女人的蠢男人。他们不能明白道德完美的人,有道德的人。他们不能明白,因为他们不是自觉的灵,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他们心中并无道德观念。他们自己这样便以为别人也是样。其实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如此丑恶及恐怖地形容这样伟大的人物,证明人类的价值观确是低下了。他们不能明白理想的人格,他们以为所说的正是超越真实的层次,但他们却不知道真实是什么。
昨天的苏菲派,我对于他们说的四个阶段有很深的印象。Hakikat意即真实,你要进入真实。真实是什么?这不是一种看法,它不是见到什么而是要成为什么。如果你看,你看见白、红、黄。但你不是。当你是,你便是真实,你散发真实,见到它,享受它,生活于真实中。这是真实的生活,你不耽于不真实的事,幻想的事,不神圣的事。现在你不会,你是真实,是Hakikat。正如他们所说,你是真实,你的行为散发着它,在说话中、生命中,一切之中,这带来灵性中最大的力量。任何虚假、错误、破坏的,都会远离代表真实的人。这是自动发生的。他们已是醒觉的灵的整体以及部分。
所以,复活已发生,无可置疑。你的手已说话,我不用给你命令或指定的路。你是自由的,你就是光。你既是光,还何需告诉我你往那里走。你自知道有光明,你跟随自己光明的路,用你自己的光,不需其他人叫你不做这不做那,不是那样。你自己衡量,不对的你不会做。若你是这样做,你也知道你要再升进一点才成。你是《可兰经》内所述的Nabis,即让全世界得到复活的人,他们拯救活在肮脏以及腐败的人。看那些少数的苏菲派,他们是洁净的人,看他们怎样带领他人进入更崇高的生命。你们正要如此。你要带领他人的生命,这是你的工作。不用抱怨周围发生的事,忘记他人的愚蠢以及不道德,只需知道自己是谁。
你要知道自己及自己最纯真的责任。正如我名字所述,你们是我的子女,是Nirmal的子女,是纯洁的子女。纯洁是你们生存的基础。你们要看清楚,欣赏艺术,欣赏美丽的东西,欣赏由美丽灵魂所创造的,那没有错,但当中没有欲望与贪念。
纯洁的欣赏,纯洁就是讯息,若你内在纯洁,你便会爱自己。正如我爱你,你会爱一切。你明白这爱来自纯洁。你的纯洁绽放,你纯洁的香味,你时刻都在享受,你的爱流向需要爱的人,需要照顾的人。
不用担心那些毁灭的人。只有这个字可形容他们,虽然还可以有很多说话形容他们。让他们毁灭吧,他们正毁灭自己。为何担心他们?他们以为毁灭他人,其实正毁灭自己。忘记他们,忘记吧。你以为自己需要为世界建造而负责,这不是少数人可为。你们十分聪明,有知识和明白事理。你们不像基督的门徒,他们未受教育,不明事理,自觉也未达你们的水平。不论他们做什么,以致这基督教弄得一团糟,但你不会重蹈覆辙。你要创造一个新的、全球的宗教。
我很高兴你们来自全世界。这是全球的运动,并非有限信念的宗教可比。它们已毁坏每一宗教,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印度教,尤其是佛教。在佛教中,你放弃一切,拥有的一切皆交给导师,想象一下!那导师是贪心的人,怎可以令人复活?他很贪心,误导他人,只懂拿去一切!基督教也是这样,你做修女、神父、修士,完全荒谬!他们内在并无改变。有人来见我,我问他为何做修士,他说他没有工作,便做修士。他不适合任何工作,最低限度便做这神职。怎做?别人告诉他传什么道,他练习了,背诵了,便说这说那。他是被亡魂附着的人,没有头脑,不知自己说什么。在《圣经》中拿出一句便说一番。把所有人都闷透!十五分钟内人们便想离开教堂。传道完毕,他们跑出去呼吸,并感谢天!难道这是宗教?这是你的遭遇?不,不是。你应享受自己,享受集体的自觉,享受善良及道德。整件事像生命的精华,那可改变全世界。
仪式太多了。印度教有太多仪式。你坐左,坐右,做这做那。你姊妹死了,你要捱饿多少天。丈夫死了,多少天呢?死了便死了,身体完结了。你绝食多少天是错的。若你绝食,亡魂便来找你。但仪式仍然被那些自以为伟大的人制造。他们不是,更不能负责道德及崇高的生命。他们过着平庸无用的生活!我去了格涅沙的庙宇,被认为是天然圣石 — 那八间庙宇之一。我奇怪那主持是瘫痪的,他的兄弟死了,他的儿子也瘫痪了。他说为何格涅沙这样对他。我问他为格涅沙做了什么?赚了多少钱?他说很多。金钱做了什么?有为社会做事吗?改善他人生活吗?照顾社会,还是照顾自己?他因此而瘫痪了。他的兄弟儿子也是。他还怪责格涅沙!他问那是否格涅沙。我答是,而「你不是,你不值得祂庇佑。」他说不用理会我说什么,只需医好他。我说:「你要答应把所用金钱用作改善大众的生活。」但他们怎会?他们不是觉醒的灵。如此大量宗教人士穿着可笑服饰,他们是死人,带着恶性能量到处走,我不能明白!其他人很简单,说:「啊,他是祭师!」他们便尊重他。但他们不知,他们还未确定那自称祭师的人的精神价值。这是你们的工作。你不用跟他们打仗,不用推翻他们,不用形容他们,只要明白你们是不同的。你有权利,有权力。你有力量及信心去拯救他人,你是觉醒的灵,你已复活,你是瑜伽士。我完全同意这些,但你的工作是什么?为何事情如此发生?为何这光到你身上?正因为你要带领盲目的人,引领他们到光明之处。你的复活目的就在于此。这不单止是为了你的追求,上天的恩典要使你令世界变得神圣。你令多少人觉醒?你跟多少人说话?有一次我很惊讶,那次我坐飞机,有个女士要向我传道,向我说她的假导师。她不断地说!我听她说。但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不会这样。每一个霎哈嘉瑜伽练习者都要宣扬霎哈嘉瑜伽,但不是向错误的人说,而是向适合的人说,你要这样做。你们是开悟的人。并非住在森林或隐跻于世界,你们开悟,你们复活,正是要去开悟他人。你的责任如此,你也有能力做到。很多人已做了,很多人做了,无论是男是女,也要这样做,这是你母亲对你们得到自觉的灵的要求。注意力应放在自觉上。你要觉醒多少人?你要救多少人?这是简单任务。你只需唤醒灵量,只需唤醒他人的灵量,给他们复活。你不用做任何事,生命并不困难。你的工作是最易的。只需提起手,手中有力量,用你的手给他们觉醒。不要失去信心,我说你们是重生的,自觉的灵,你们要在世上创造天堂!
 
愿神保佑你们! […]

复活节崇拜 Istanbul (Turkey)

复活节崇拜
土耳其伊斯坦堡 1999年4月25日
今天,我们全都聚集于土耳其伊斯坦堡,庆祝基督的复活,亦庆祝你们的复活。基督的复活对我们是重大的信息。
基督战胜死亡,从死去的躯体复活,成为另一个活生生的躯体。虽然是同一个躯体,但一个已死,另一个则是有生命的,这不只有象征意义,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基督身上。毕竟基督是神圣的孩童,神圣的人,祂真正的复活了。这不单俱象征性意义,基督死去,然后复活成另一个人,你们可以说,成为有生命的人。对基督而言,死亡是什么?永恒的存在体没有死亡,永生的人不会死。暂时而言,基督好像已死,但祂永远不会死。基督就是很特别、很特别的降世神祇,祂降生地球上,从死亡中重生。
现在我们也一样,当我们还未成为有自觉的灵,还未开悟,就知觉层面而言,我们都与死人无异,我要说,我们是绝对愚笨和没有生命力。我们能看见花儿,看见脸孔,看见建筑物,看见城市,看见一切,我们以为自己对看见的,感觉到的事物颇有意识,但实际却不是。真正的意识是我们越过我们的思维,超越思维。因为基督的复活,这种情况才有机会发生。基督令自己复活过来,因为祂是神圣的人。而我们能重生,是因为我们得到上天神圣的恩赐。
现在,我们的思维,即中间这个位置,是耶稣基督所掌管。祂掌管你们的额轮,两边的额轮。祂掌管你们的制约和自我,令你们平衡。但当额轮开始想着各式各样的念头—有时候作反应,有时候受制约限制—人们因而成为奴隶,他们并不自由,因为他们受自己的自我和超我影响。这就是我们知觉的死亡,我们因此不能了解超越的事物,这些超越的事物有生命存在,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现在看到,我们全都处于知觉虚弱的状态。我们感到很差,感到忧虑,互相争斗,我们感到现在的生活出了点问题,有些东西肯定令到我们成为奴隶。毫无疑问,我们已经意识到有问题存在,于是我们就开始寻求真理。
我们开始用各种方法寻求真理。我知道有很多人因此误入歧途,失去平衡,并陷入完全的崩溃。你们很多人都曾经是奴隶,但都已获基督这个伟大的典范的复活拯救出来。基督要冒这个险,祂要这样做,亦已完成这件大事。没有基督,我们的额轮不会这般灵活。古时的人类有过多的思想制约,当人类进化到现代,他们却充满自我—没有两者之间。人们受这两种影响禁锢。我们无疑是死人,对所有事物都没有敏锐度。
我现在看到,你们亦看到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人们都很渴望互相残杀,人杀人,你能想象吗?这种我们要杀害自己亲属的愚蠢行为。还有杀人的儿童,杀人的父母,再没什么亲属关系可言。这是人的意识完全死亡的征兆。在我们的意识里,至少要有怜悯和爱。连这些感觉都失去,我们没有这些感觉,整个世界像燃起火,你们也读到这么多的战争正在发生的消息,他们怎样杀害儿童,怎样摧毁人类。
以为只要将人类毁灭,事情就会改善,这是完全错误的观念,是很错很错的观念-以为只要毁灭某些人,我们就能有些成就。我们在霎哈嘉瑜伽的工作已经做得很好,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们要遏止人类这种可怕的毁灭心态。你们可能会问︰「母亲,我们该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来阻止这种毁灭?」答案就在基督的生命中。你们要使人复活,开悟他们,把他们带到能令他们知道对错的层次。让他们感受到,感受到你内在的怜悯和爱。当我们内在的第三种力量开始起作用,我们的自我就会下降,制约也会下降。例如,若你想︰「我们是穆斯林,我们有权杀害其他人。」若你又想︰「我们是犹太人,我们有权杀害其他人。」所有这些分化和歧视都是非常愚蠢的,因为你们是人类,他们也是人类。你们在杀害人类,并不是因为他们犯了什么罪,又或他们做了什么错事,只是因为他们的愚昧,以为自己是某种身份。你们并不属于任何身份,你们全都是人类。
你们知道得很清楚,每个人都有灵量,完全没有任何分别,每一个人,不管你是穆斯林、犹太人、印度教徒、基督教徒、锡克教徒、波斯教徒,任何人都有灵量。你可以被叫作任何的名称。看看我们怎样接受了某些宗教派别。譬如说,你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又或你出生在印度教家庭,你就立即以为自己要支撑你出生的家庭的宗教旗帜。在你不知情下,不获你的批准,你毫无了解下,你生于某个宗教,那么你怎能就这样属于这个宗教呢?你们有灵量,每个人都有灵量,因此,你们只能属于每个人类都有灵量的人道宗教。
因此,你们什么也不是,只是人类。所有这些错误虚假的想法︰我们是印度教徒,我们是穆斯林,我们是基督徒,全都人类创造出来。我是说,人类什么都能创造。人类没有脑袋去明白这些想法全都是人为的。例如,在美国,他们创造了很多社团、很多大型的组织—全都建基在絶对的谎言,絶对错误的念头和绝对的毁灭上,他们却组织了各式各样的团体,这些团体越来越兴盛。但任何事情都有回响,他们不知道,若你开始做这种违反人类的错事—人类是神所创造的,没有人能摧毁他们—那么必定会有回响。很多从前曾是统治者,被认为是很重要的国家,现在都走下坡。而现在自以为很富裕的国家,也将会走下坡。他们全都要走下坡,这是这种愚昧的自以为高人一等,以为自己可以杀人的最终结果。
人们开始采用一种非暴力的方法,我认为这其实是另一种荒谬的行为,因为他们开始拯救蚊虫。你们都应该知道,蚊虫是最大量的吸血虫,以人类血液维持生命。这种生物,拯救牠们有什么用?人们就是做出这种荒谬、愚蠢的事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接受如此荒谬的事情,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想这是一种奴隶的智力,令到他们丧失了思考对错的自由。
因此,我们有基督,基督是完全自由的,祂不受制于人类的任何偏见、任何诱惑、任何愚蠢荒诞的行为。但人们可能会说:「母亲,基督始终是神圣的。」基督是神圣的,但现在你们也成为神圣的人。我们怎样才能一起尽力告诉其他人︰「你们在做什么?你们为何做这些事情?有何需要做这些事情?」我们可以说,一方面,这是愚蠢所导致的大规模毁灭;另一方面,这是你们的自我毁灭。酗酒、或沈溺于违反道德的自我毁灭的行为。这些富毁灭性的东西随处可得,人们也很喜欢它们。他们不喜欢别人说这些东西都是富毁灭性。因此,人们不是摧毁其他人就是摧毁自己。基督就是被人类所毁灭,然后他令自己复活。
我们现在也处于同一处境。霎哈嘉瑜伽经常受到挑战,(现在已好多了,不太坏)他们受到挑战,并遇到很多问题。现在情况已经开始顺畅,因为这是真理,这是实相,这是神性。因此,你们不用害怕。人们对霎哈嘉瑜伽的所有错误可笑的观念,全都会消失。这不单是人类的复活,也是思想意识的复活。现在,我们的思想已经改变,我们的意识要得到开悟,我们的意识要有光。这是通过霎哈嘉瑜伽忽然带给人类的—若没有光,你又怎能在正确的路径上迈步向前?
要描述基督的生命,祂怎样经历一切是不容易的。祂那么年青就被人残暴的杀害,尽管如此,祂让自己复活,摆脱可怕的经历。同样,我们现在来到霎哈嘉瑜伽,很多问题,我们应该知道自己有能力让自己复活。没有人能毁灭我们,没有人能杀害我们,因为我们有能力复活。你们必须时刻明白到、感受到我们这份特别的能力,并为此作冥想。我听见每个国家的人都说︰「政府这样做,政府那样做。」或他们有些麻烦,他们称你为某一教派,称你这样那样。好吧,不要紧—你们的责任是要相信你们是跟随基督的脚步,没有人能毁灭你们。
这是基督的生命带给我们的讯息︰没有人能毁灭神圣的生命。正如没有人能毁灭基督的躯体,那么你又怎能毁灭你内在的光?座上有很多已经来霎哈嘉多年的瑜伽士,我同意他们都曾出问题,经历过很多烦恼,但现在所有这些都已经消退,你们都处于已复活的位置。不久之后,你们会惊讶于霎哈嘉瑜伽会接管,接管全世界。全世界的人都会接受霎哈嘉瑜伽,我们在世界各地都会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少数愚蠢的人都会消失。为此,你们需要做些什么?
有时候有人问我:「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必定读过圣经,圣经说基督祈祷,基督在祈祷。同样,我们可以说,我们要静坐。通过静坐,我们就能在意识中、在新的品格中、在变强的品格中成长。静坐是唯一让我们成长的方法。这样就没有人能伤害你们,因为你们都受到上天浩爱的保护。你们不用担心,谁会伤害你们,有什么会发生。当然,起初有些人会有点焦虑,有些人会感到有点不快—没问题,实际上,没有人能伤害你们,要对此有信心。基督并没有什么团体支持,太初之母亦完全没有支持祂,祂只是凭借祂神圣的品格,就能摆脱所有问题、所有折磨、所有暴虐。
因此,你们现在处于优势,因为你们都已经开悟。首先,基督是圣人,所以祂能经历那些艰苦困难,但你们不用。没有人会折磨你,没有人会监禁你,没有人会把你钉上十字架,没有人会…这些事都不会发生,但若你思维上感到苦恼沮丧,我知道你有时会感到苦恼,在某些国家,有些人感到苦恼,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受到压迫。我向你们保证,没有人能压迫你们。你们要知道自己每时每刻都受到保护。基督是你们的大哥哥,我常常都这样说,而且你们有母亲,有所有的仙众、天使围绕着你们。当我看见这种情况,我就会想︰「你们看看,每个国家,人们的四周都围绕着仙众和天使。」你们拥有如此纯洁的保护。
因此,你们不用担心有什么损伤,有什么阻碍,或不管你怎样称呼它…
某种毁灭力量不会在你身上起作用。
从基督的生命,我们要知道,在这现代,没有人能伤害有自觉的灵。因为永远不能毁灭他们。你也知道有很多圣人被杀害,被折磨,但看看,他们仍然存在于诗歌里,他们的祝福仍处处存在。他们并没有完结,并没有死亡,虽然他们好像已经不再存在,但即使只念诵他们的名字,或只呼唤他们,他们也起作用。他们以灵的形式仍然存在,在帮助我们。
基督的生命,基督的复活,使我们确信自己已经复活。当然,在复活之后,我们的身体已经改变,你知道自己的轮穴能治疗你,赐你福佑。我们对事情的态度,我们的心态也会改变,而我们的自我亦会消退。不单如此,我们的制约也会离去。特别是我很高兴见到,例如生于某个宗教的人,他们立即看到这个宗教的问题,就如他们转过身,就看见社会的影像,知道他们出什么问题。当他们开始为改正这些错误而静坐时,事情就会改正。社会在改善,你们看到那些所谓宗教理念,正在跌进自己设下的陷阱里。他们会没落,因为这些宗教都是谬误的,不是真正的宗教。真正的宗教是来自我们内在,这个纯洁的宗教才是全世界的宗教。
解决办法就是由此而来。譬如说,你们有战争,以宗教之名、神之名而战,尤其是以宗教为名,发动战争。但现在什么发生?所有战争,都不能毁灭实相,毁灭真理。这是基督复活的另一个讯息。你们不能,你或许以为今天你杀了这些人,但他们仍然在这里,全部圣人,全部伟人都已经复活,他们每刻都在这里,他们的保护和指引长存于世上。在某种意义上,你能感觉他们的存在。
因此,我们不应有恐惧,对死亡的恐惧也应消失。很多人都问同一个问题︰「死亡是什么?」一旦你们复活,死亡本身会死去。因此你不用害怕死亡。在复活前,你们有多少人害怕死亡,而现在却不?你们不在意死亡什么时候来临,有什么会发生,或你会被那种方式毁灭?所谓的毁灭。你们知道自己不会被毁灭。在你的内心深处,知道得很清楚,自己不会被毁灭。这份会被毁灭的恐惧会消失,毋庸置疑。我们现在只有一种东西,就是慈悲。当你看见一切坏事在发生,人们受折磨,你就会感到,自己不能视一切为理所当然。你开始作出回应,你感受到别人的痛苦,巨大的痛苦。因此,你的意志力,你想及这些事情,你的泪水甚至更俱力量。他们能为不必要受苦的人带来慰藉。你要验证,只要有份爱和怜悯,事情就会改善。
现在,就这样我们静坐,若你能以爱和怜悯来入静,那么你的眼泪也能对残暴、愚蠢和互相杀害的人起作用。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现在你再不是独立的个体,你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品格。你不再是个体,是全球性的品格,都坐于此,解决全球的问题。现在你已不再是只关心自己的儿女,自己的家庭,关心这个那个的小人物,你不再是这种人物。你们的头脑已经扩展了—扩展至能自动解决全世界的所有问题。
你也知道,身为女性,我每天阅读报章。尤其是女性,她们很少读报,她们认为读报很愚蠢,但我却读报。我会阅读需要我放注意力的事情。这方法真的很管用。你们全部人都应该一起去做,若你们明白,你们有责任改正所有毁灭的力量,纠正它们。你们只要对大问题作集体静坐就行了。
现今的问题主要来自宗教。现在,若他们全都跳进崭新的宗教,全球性的宗教,所有人都会成为一体,他们就不会再争斗,因为只有一个宗教。但现在人们却不想只有一个宗教,因为他们想斗争。他们是斗鸡。若他们来霎哈嘉,得到开悟,就能享受彼此的爱,而不会互相残杀,毁灭对方。这就是我们要从基督的生命中学习,基督只孤身一人,祂背后并没有集体的支持,但祂却如此有力量,祂跟死亡搏斗,并在额轮的层次从死亡中走出来。没有祂,就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没有基督的牺牲,灵量就不能穿透额轮。基督甘心情愿的牺牲,接受了牺牲自己性命的使命,并且复活。祂穿过了,我要说额轮这条极窄的通道,并透过说︰你寛恕每一个人,来纠正人。既然宽恕是如此有力量,甚至能战胜死亡,为何你们不宽恕呢?很多人说:「母亲,我们不能宽恕。」我告诉过你们上百次︰「若你们不宽恕人,又能做些什么?」
因此,基督的生命带给我们的讯息是祂宽恕所有折磨祂的人。祂甚至曾说:「神啊!请宽恕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十字架上,受尽折磨侮辱的时候,祂说出这些话,他说了什么?「请宽恕他们,怜悯他们,同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在杀害神的儿子。」那么他们会怎样?他们该何去何从,他们会处于怎样的境况?
这对我们是重大的讯息,即使在十字架上,祂也说︰「神啊!天父啊!请宽恕他们。」
同样,我们也要宽恕别人。对基督的生命,我们要宽恕人是很重要的。基督的那份宽恕是极之重要,能让全世界明白你要寛恕。若我们懂得怎样宽恕,你们会惊叹于世上一半的战争都会平息。现在人们仍为几千年前发生的事情而争斗,他们仍然在争斗,仍想着︰「这些事情发生在很多年前,所以他们是我的敌人。」若你们真的能为在你们仍未出生时所发生的事情而寛恕他们,为何我们仍要成立这种组织,为什么?因为人类有憎恨。他们有恨,憎恨这些、憎恨那些。就算只是很细微锁碎的事情,他们都会说:「我不喜欢,我喜欢」,这是非常普遍的情况,尤其是在现今的社会。
当我们年青,我们不应说这种话:「我不喜欢,我喜欢」。我们不应这样说。但现在,人们有自由说这种话︰「我不喜欢这,我不喜欢那,我不喜欢那东西,我不喜欢那个人。」你是谁?你以为自己是谁,可以评价别人?你不懂感谢欣赏,不懂怎样享受,只懂不停的说︰「我不喜欢。」假如你喜欢,你又怎样做?
无论你喜欢与否,事情都是一样的。他们只想炫耀自我。我们说:「我不喜欢这样,我不喜欢那样。」这是因为没有爱。若有爱,你就能享受一切。你们不会说︰「我不喜欢,我喜欢。」若你说:「我享受,我享受一切」,你肯定会享受。当你说:「我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你是在封闭自己,以为自己是大裁判、大法官之类。这种情况在西方更是明显,西方人会说︰「我不喜欢,我不喜欢。」当然在东方,我要说印度,若有人像这样说话,人们会说,他只想炫耀。炫耀并不视为无礼,在西方,这样不算是无礼,害羞才算是无礼。自夸自擂,没有人会视为是坏事。
基督有否吹嘘夸耀什么?从没有,祂从不夸耀什么。当祂看见人在神圣的地方售卖货物,祂做了什么?祂用鞭鞭打他们,因为这是错的,绝对是亵渎了神圣的地方。祂没有说:「我不喜欢」,祂没有,祂只是用行动来展示祂完全不认同在神殿和神圣的地方售卖货物。人们到这些地方作崇拜。他们要完全没有金钱取向的心。当你们静坐,不应有金钱取向。这是现今社会的最大的问题︰一切都是金钱挂帅。你喜欢名贵的汽车,你想拥有它。以不法的手段你拿到这种车,并坐上这辆车。你可能是小偷,你购买这种名贵汽车来炫耀。可能因为你是小偷,所以你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因此,完全没有真实的生命可言,全都只是炫耀,自以为是。当死亡来到你们的门前,你们会怎办?那时候,你们只会颤抖,只能在死亡面前,抱着你们的所谓成就,所谓炫耀颤抖。霎哈嘉瑜伽士不应这样,他会喜欢,若死亡要来就要来,他不会因害怕死亡是危险的事而颤抖,他知道那是一处让他安息的地方。他不会在意,不在意任何事,因为他超越死亡,超越毁灭,因此他不会在意任何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很轻易就能把它交托。
我们有伽比尔(Kabir)。伽比尔写了很多诗歌,大部分是关于死亡。他说:「当死亡来临,我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跟死亡搏斗,我只是用被单盖着自己,然后入睡。」有时,他对死亡的描述是如此亲切温柔,伽比尔令我想起基督。基督是何等亲切,祂也经历所有这些事情。当祂死去,所
有天地的元素都在震荡。因为祂是所有元素的主人,所有元素都在震荡。周围发生地震,各式各样的事情在发生,它们都感受到基督的死亡,而不是基督本人感受到。它们感到这样伟大的圣人,存在的本质,就这样被杀掉。它们不知道基督会重生,它们不知道,但基督知道,祂的确从死亡中复活,人们都为之震惊。
基督之死给予我们力量,我们是没有死亡的,我们已经复活,复活是与我们在一起。但我们要建立,要建立霎哈嘉瑜伽,建立静坐,这很重要。
有天我遇见一个女士,她告诉我她生命中的几个神迹,她怎样因此得到拯救。她几乎死去,曾经发生了意外,各种事情发生在她身上—最终她怎样得到拯救。而她的丈夫屈服于很多事情。我对她说:「你的意思是这些事情怎会发生?」
她说:「母亲,什么也不是,只是Shraddha(坚信)。Shraddha是奉献委身,顺服交托。「因为我顺服交托。」我问:「你怎能做到?」她答:「我不知道,我只是顺服交托,当我顺服交托,完全顺服于我的灵,我感到很舒服,活力充沛,完全没有恐惧。」
这就是我们静坐时要学习的,我们要顺服交托。穆罕默德曾召唤伊斯兰(Islam)。伊斯兰的意思是顺服交托,然而他们全都不顺服交托。你们要顺服于宇宙的本质,顺服于你们更高的大自然。你们不用消失灭絶,不用因世俗的动乱等事情感到挫败。基督是给你力量的模范。祂与我们同在,常常引导我们,看顾我们,不单如此,祂还给我们力量,祂会消灭所有违反永生的事物,摧毁所有荒谬的事情。你们现在都看到,在纷乱期(KaliYuga),所有宗教团体和争斗都正在被毁灭,自动的被摧毁,我们什么也没做,他们自己摧毁自己,因他们所作的事情而遭到毁灭,因为没有实相,他们内在没有灵,没有灵,就只剩下已死的躯体。
霎哈嘉瑜伽士要完全明白,我们以灵为目标,不是以金钱、肉身、情绪为目标,只重视灵。灵能给你喜乐。当你只以灵为目标,你会惊叹于你会因此极之快乐、极之有爱心,极之美丽。周围的人马上就能感觉到︰这个人与众不同—某种闪亮火花—来自这个女士,她散发某种光芒。他或她跟我们很不相似。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
在基督降世的时代,很少人能认出基督,因为他们还未开悟,我要说,他们远远低于人类的层次,但你们却不,你们都颇有意识。你们生于现代。在这个时代,当我们想到基督,我们要知道基督是怎样的人生,是怎样伟大的品格,祂仍要受这种折磨,基督能马上完全毁灭他们,祂具有极大的力量,这么有力量的品格,但祂没有这样做,祂宽恕了他们。基督给予你们宽恕这讯息,这了不起的力量能成就一切。现在,你们都应委身于宽恕这个信念,并真正尝试宽恕别人。你们都会惊叹,自己会因此感到更平安快乐,那个折磨你的人都会改变过来。
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转化人,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要转化其他人。我们都已经转化,已经到达这个我们称为复活的阶段。我们要令全世界复活,这是我们的任务。因此,所有斗争、争吵、虚假谎言,全都会完结。
对我们,基督是我们的领袖,祂为我们做这一切。祂以普通人的身份降世,活得像普通人。虽然祂内在拥有很多力量,祂却从不运用这些力量来毁灭。同样,我们也可以用爱和情感,我们真的能摆脱死亡和忧虑,亦能摆脱我们的毁灭本性。对于霎哈嘉瑜伽士,这种毁灭本性是最危险的。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霎哈嘉瑜伽士获得重生。我只知道如果我们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世界就会改变。世界需要改变,你们的进展必须持续,你们要升进得更高更高,不能倒退。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而担忧。
你们都有很伟大的责任,就是转化全人类。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你转化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不论男女,你要改变人,这是你的任务,亦是你从基督取得的力量︰你要改变他们,转化他们进入这欢欣喜乐的新世界,我们称之为「霎哈嘉无玷正法」的世界。若能做到,若真的能做到,试想想,这个世界会为我们变得何等美丽。这是每一个霎哈嘉瑜伽士都要进入这种新历险,努力找出你能改变多少人,能令多少人醒觉。
我希望下一次,会有双倍数量的人从这八个主办国家到来。我将所有爱给你们。伟大的日子正在等候我们,我们现在只要明白自己的责任。最重要的是︰我们改变了多少人,使多少人重生。这才是我们的纪录,而不是你们参加过多少个崇拜,那全不重要。崇拜只是给你力气,给你力量,参加崇拜不是你的工作。为了你的工作,你可以来崇拜取得你需要的力量。若你不运用这些力量,要这些力量又有何用?
所以现在,我要你记着,你已经复活,你要令别人也复活,在这个纷乱和充满毁灭的时刻,这份工作极之重要。
愿神祝福你们! […]

复活节崇拜, 通过爱和慈悲来传播霎哈嘉瑜伽 Istanbul (Turkey)

复活节崇拜
土耳其 伊斯坦堡‧1998年4月19日‧
 
今天我们庆祝基督的复活。基督的一生带来最伟大的信息,并不是被钉上十字架,而是复活。任何人也可以被钉上十字架或遭人杀害______但基督已死的躯体却能从死亡中复活过来。死亡本身已经死掉,祂克服了死亡。
 
对普通人来说,这肯定是奇迹,但对基督而言却不是,因为祂是神圣的,祂是锡吕‧格涅沙,是欧米加(Omega),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地心吸力不能影响祂,还有,祂能复活是因为死亡不能影响祂。这样伟大的神圣品格,特别为人类而创造,所以人们必须确认祂。但他们不但没有确认祂,还以非常残酷的手段杀害祂。即使是现在,他们还视十字架为伟大的东西,因为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人类尊重十字架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念头,它显示了什么?它显示人喜欢所有在基督身上作出的残酷行为,十字架代表基督的死亡,以及人们如何凶残地折磨祂。
 
当基督被钉上十字架,那是最伤感的时刻。但当祂复活,却是最喜乐,最吉祥,最美好的时刻。基督的复活对霎哈嘉瑜伽具有很大的象征性意义。若基督能复活,人类也能。因为基督以人的形相带着祂所有力量降临,祂为我们建造了通往复活的通道。这复活的通道也是我们在霎哈嘉瑜伽跟随的通道。
 
最伟大的还是祂开启了额轮。额轮的开启在所有灵性的条约,或我们称的经文都有描述。那是一度金碧辉煌的门,就像一个盖子,没有人能通过它,额轮这度门是非常狭窄紧迫,但基督却穿过了这度门。祂通过这度门帮助我们今天打开我们的额轮。若额轮没有打开,我们就不能进入顶轮。我们现在这样容易就穿过这度窄门是因为基督经历了所有折磨,所有的残暴,通过了额轮。我们对祂该有多感激。我不知道用什么文字来表达,因为是祂最先告诉人︰「你追寻,只要追寻,就会寻到。」祂还说︰「你必须来,重重的敲门。」这正是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已经提升至额轮,亦已经超越了额轮。通过额轮对你们并不困难。虽然你们仍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制约,还是那么未来取向及所有其他。我要说,就像有一片很大很大的云,一片很黑的云在额轮处徘徊。你的思维控制着你,额轮完全被遮蔽,令你不能穿越,但你却可以穿越,你从来未曾感到你是那么容易的穿越额轮。
 
首先,你们必须非常感谢基督为你们打开了额轮。对祂而言,所有折磨,所有的残暴都不算什么。因为祂生命的目的,祂的冒险旅程的目的,祂的降世,就是为了打开额轮。今天,你会发觉虽然你的额轮已经打开了,你亦已经穿越了它,但你对某些人仍牵涉入额轮而感到惊讶。在霎哈嘉瑜伽,人们的确仍牵涉入额轮。
 
现在,我们可以怎样透过内省看清什么发生在我们身上?例如,一旦来到霎哈嘉瑜伽,他们认为自己是管事者,掌管这些,掌管那些,掌管所有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的言行开始不像霎哈嘉瑜伽士。我真的感到很惊讶的看到他们怎样突出自己,炫耀自己是管事者。这并非新事物,这样的事情在人类由来已久。但若这种事情真的要发生,那是在霎哈嘉瑜伽前。即使是现在,人们也以宰制人的态度说︰「我们是管事者。」霎哈嘉瑜伽不如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当中有太多的诱惑。
 
例如,你推举某人成为领袖,领袖变成某种「管事者」。他沉醉在权力中。当他像这样,就开始控制所有人,也开始向人炫耀他是十分了不起,他必须主宰所有人。他就制造了恐惧的气氛。我首先看到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是他们开始虚假的说︰「这是母亲告诉我们的;母亲是样说的;这是母亲的主意。」我与这个男士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但他却不停的说这种话,令人感到非常惧怕。他也这样说︰「我会告诉母亲,母亲会聆听我的话,她会惩罚你。」令你很害怕。
 
有时,我对这些人也很惊讶,因为我从来也没有说我会惩罚任何人,或把他赶离霎哈嘉瑜伽,从来没有说这种话。这个人不停的只想着自己,他或许是领袖,或许不是,或许在霎哈嘉瑜伽什么也不是。若他以这种滑稽可笑的态度说话,他应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甚至更过分,把自己描述得很了不起,就像他是特别被拣选来升进得更高的人。当我听到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感到非常惊叹。人们怎能每时每刻都在愚弄自己,作出这样的言行?
 
霎哈嘉瑜伽首先是谦卑。若你不谦虚,不可能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命令人的人,说话像希特勒的人,想宰制和想管事的人,所有这些表现只显示这个人在霎哈嘉瑜伽完全没有任何成就。我们首先是要享受谦虚。我看过有人是这样的,他们常常坐在第一行,常常坐在我能看到他们的位置,我只是微笑,我知道他们在炫耀。他们不停的只想着自己,那就是为甚么他们在这里。他们正在迷失,并不快乐,所以他们才玩弄这些把戏,有这种宰制行为。
 
与这些人相反的是谦卑、单纯,诚实以及真心追寻真理的人,但却受到这个男士的压迫。他透过压迫他们来炫耀自己,令别人成为他的奴隶。我曾经看过这样过分的人。有一些人,若他们的领袖不允许,动也不敢动。他们尽全力卑躬屈膝于这种毫无理性的品格。首先,你知道母亲是爱,母亲从不宰制人,她不会宰制人是因为她只是爱。当她看到问题,她立即把问题吸走,她必须深思熟虑,有时她的表演就像一出戏剧,以显示她很愤怒。本质上,她不能生任何人气,常常都有爱,爱常常都在流通。这爱把母亲包裹着,也包裹着我们,这就是人们怎样理解霎哈嘉瑜伽。人类需要的只是爱和慈悲,非常非常纯洁的爱和慈悲。
 
看看基督,祂怜悯把祂钉上十字架的人。祂告诉祂父亲,全能的神︰「请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祂看到这些人盲目地在做错事,令父亲很困扰,感到很愤怒,或许会毁灭他们。出于慈悲,没有想什么,基督只是很自然的感到这些人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祂也不知道有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所以祂向神、向父亲祷告︰「请原谅他们,请原谅他们,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是盲目的,请不要惩罚他们。」那是何等慈爱!何等有爱心!我的意思是想想看,在你的一生中,有否做过这样的事情?若某人伤害你们,找你们麻烦,你有没有请求父神,原谅那些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的人呢?这就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层次,若你请求原谅,事情会成就得很好。神会照顾他们,转化他们,把他们的意识带回来。
 
基督带给我们的信息是充满爱心、慈悲、纯洁的慈悲。祂怎样保护妓女玛利亚就是一个例子。她过着罪人般的生活。作为圣人,祂与她毫不相干。但当祂看到有人以石头掷向她,祂站在她那边,拿起一块石头,说︰「好吧,没有犯过任何错事的或没有犯过任何罪孽的人,可以拿起石头掷我。」没有人走上前,因为他们必须先面对自己。
 
当我们宰制别人,便生出一种残酷的喜乐,这种喜乐连我也不能明白,他们却有这种喜乐。他们炫耀自己拥有喜乐,拥有了不起的力量。这种事情由来已久,所有伟大的国王以及残暴的统治者身上都能看到这种喜乐。霎哈嘉瑜伽士却完全相反,他们要以和平和爱统治世界,他们不用向人炫耀,一点也不会,这就是霎哈嘉瑜伽怎会传播得那么快的原因。
 
试想想这个世界需要什么 — 你只要想想,世界需要的只是爱和慈悲。仍迷失在无明中的人,忙于麻烦人的人,折磨人的人,违反集体的人都会回复正常。有时这些都是很不正常的行为,你就是不明白他们怎会有疯人的行为,告诉这些人︰「你是疯子」是很困难的,也很困难与拥有某种权力的疯人相处。很多霎哈嘉瑜伽士也是这样,我曾经见过,他们开始以为自己很有权力,可以做任何他们喜欢的事情,他们可以与任何人交谈,可以混淆任何人。在霎哈嘉瑜伽,你不用有任何混淆,只要清楚的表达你的爱。这并不代表某种特别的姿态或某些特别的事件,只是内在的人与人之间的合一。
 
有时我发现霎哈嘉瑜伽士都能互相了解,相亲相爱,享受互相的爱。当我看到这样,我感到十分,十分快乐,绝对的狂喜。这就是我想要的︰这些人应该享受,就是这样。你会感到惊讶,最快乐的是你付出爱。你或许没有接受到爱,但当你给别人爱,这是最让人喜乐的事情。我认为你表达自己的方式也是一种艺术,明白怎样互相取悦,互相令对方快乐。
 
我也曾说过这个故事,关于一位住在Gaganbhoura的圣人,那是一座小山或山脉,他通常都住在哪里,他不能走路,因为生命能量,他失去双腿或是什么,失去双腿的力量。他走到很多老虎的地方,因为老虎爱他,他也爱老虎。这位男士常常告诉来自孟买的人︰「你在这里做什么?母亲已经来了!去触摸她的双脚吧。」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关心我。我告诉霎哈嘉瑜伽士︰「我要与他会面。」所有这些导师,你要明白,他们说︰「我们想保持现状,我们要保持现况。」 — 即是无论他们住在哪里,在哪里生活,都不会出门。我则相反,我从不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他们问我会不会去,我说︰「为什么不去?」我到哪里,霎哈嘉瑜伽士则说︰「母亲,你从来都不随便到任何地方,为什么你想到哪里?」
 
我说︰「好吧,看看生命能量。」生命能量是那么巨大。当我走上前,这家伙对雨很愤怒,因为雨理应受他控制,他理应能控制雨。当我走上山,很令人惊讶,他控制不了雨,我全身湿透,所以他很愤怒。他坐在石头上,你也知道,他就像这样很愤怒,我没有对他说什么,我走进去,坐在洞穴里,他在哪里为我安排了坐位,接着他进来,触摸我的双脚,再坐下。
 
我很诧异他仍然很愤怒,他不明白为何雨没有停。他问我︰「为何你不让我令雨停下来?不管如何,你是老远来看我,我应好好管束雨。我不知怎的就是不能控制雨,发生什么事,想教训些什么?」我只是微笑,我说︰「看,你是苦行者,修行者(sanyasi),我是你的母亲,我不能拿修行者的纱丽,不应拿修行者的东西。」即使是母亲也不能。「你为我购买了一件很好的纱丽,我要令自己全身湿透,才能拿你给我的纱丽。」
 
你看,我这样甜美的告诉他,他整个人像溶化了。他开始哭,说︰「这个世界需要母亲,这里必须有母亲,我们不能解决,因为不管怎样,我们生气或我们想消失,我们不想帮助充满罪孽的可怕的人。
 
今天这个世界就是出这个问题,这就是为何你发现很少灵性的人在这个世界。因为他们受很多折磨,很多麻烦,也受人侮辱,他们身上发生各种事情,所以他们不停的挣扎,挣扎,他们想很快死去。格涅殊哇(Gyaneshwara),这样伟大的人物,伟大的作家,诗人,我是说他是一切,他的作品是那么漂亮。他在二十三岁取得三摩地(Samadhi),意思是他走进洞穴,把洞穴封闭,死在哪里。他必定是对周遭无明的人感到烦厌,这就是为何他死去。你能想想像格涅殊哇这样的人物,他以卡提凯基的形相降世,要以死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他不能再忍受别人折磨他。
 
他们折磨得他很厉害,说他是修行者的儿子,虽然他的确是,我是说是这样的︰「修行者的儿子」即代表他不好,绝对像私生子,他就是受虐待到这种程度,他甚至在这样酷热的印度也没有鞋子穿,他通常都是赤足行走,而他的姊妹,兄弟,他们都是伟大的学者,伟大的圣人,伟大的降世神祇,全都是。因此他只想消失,他以很漂亮潇洒的方式消失,他告诉他们︰「我要走。」他离开他们,走进洞穴,取得三摩地(Samadhi)
 
基督也是很年青就被钉十字架,那时他三十三岁。祂被钉上十字架是上天计划,为霎哈嘉瑜伽铺平道路︰打开额轮,牺牲祂的生命,以这样可怕,残忍的方式把祂吊死,人通常都不会以这种方式对待垂死的人。怎会这样,把祂钉上十字架的人必定是魔鬼,才会有这样的行为。很难寛恕这些人,即使基督也说︰很难原谅这种看着基督被钉上十字架的人。若是这样,像祂这种人物想︰「让我完成任务,打开顶轮。」接着祂不想活下去,不想与折磨祂的蠢人一起生活,祂消失了,走到克什米尔,祂复活后住在哪里。
 
有很多关于祂升进和复活的故事,若你阅读那些故事,你会很诧异,祂是怎样神奇地重生,你也可以说,在克什米尔重生。祂与祂的母亲快乐地在克什米尔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去世。他们说耶稣基督的墓在克什米尔,祂母亲的墓也在哪里。谁人利用祂?谁人真的想祂死?你们都知道得很清楚,你清楚的知道基督是怎样死去,而一些人忽然出现,像保罗和彼德,他们想从基督的死得益。
 
看到这二个人带来这种羞辱真的很可悲。这个保罗,只是个组织统筹者,我想,也是个创始人。你要明白,他是个很官僚的人,我要说,他不单很官僚,也想取得很高权位。所以他说了一个大话,说在前往Damascus的途中,他看到一个大十字架。根据霎哈嘉瑜伽,所有这些征兆都是超我的征兆,不是灵的征兆。他回来后展开调查,做类似的事情。他写了大量文章,若你阅读他全部文章,你会发现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只是个组织统筹者。他的官僚个性在写我们该怎样管理,怎样有不同种类的人来,怎样管理他们。所以他是管理部门,基督徒的管理部门。
 
所以基督徒也变得极之祕书职能,就如一切事情都有时限,你必须像这样来,必须像这样坐,必须像这样说话。所有基督教的国家都要遵守这种官方形式。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任何事情都有那么多官方形式?这是基督教诲的相反,基督教导怎样打破额轮,他们却在建立额轮。基督教国家变成全世界最傲慢,最富侵略性的国家。对他们而言,占领任何他们看到的土地是他们的权利,这是他们的权利建立他们自己的法律,我要说,他们是立法机构。所有这些事情都在印度发生,我是知道的。即使是今天,若你到像Punjab的地方,你会发觉人们生活得像乡下人,很辛勤的工作,他们每时每刻都受控制他们的人攻击,这些人想从中取得最大利益,作为基督徒,有这种行为是荒唐的。
 
他们也开始改造人,这是另一种荒唐,改造人。在南方改造他们,在…他们是这样做的︰印度人从不造面包,南方人不懂用烤炉,所以他们制造巨大的糕饼,你可以称它为糕饼或面包,把它放在水里或井里,他们会说我们把一部分的水牛的小牛或母牛放进去,他们就这样相信了。所以他们说︰「你现在完蛋了,因为你不再属于印度教或任何宗教,你已经成为基督徒。」
 
他们就是这样令成千上万的人变成基督徒,实际上,这些全是受压迫的人,我要说,至少他们会称自己受压迫。所有这些受压迫的人,他们想改信基督教,因为他们以为︰你看,他们想这些人只跟随传教士,不作出质疑,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教育,没有洞悉力和才智去理解这些人。当他们开始以激烈的言词攻击受压迫的人,他们很多人加入。因此,他们组织自己的族群,开展自己的宗教。
 
我们要明白,专横的人是怎样接受特定的宗教,因为这个宗教只是谦虚,而掌管基督教的人,是怎样把人改造得那么荒唐,你要明白,这是人性,人性能享受任何荒唐,任何残忍,任何压迫。它永远不会放弃这片领土,这片他们已经控制的领域。就如现在,基督教国家甚至更甚,因为基督徒之间有自由,他们获得自由解放。若你成为基督徒,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他们是妥当的,对吗?是他们好支配控制人,专横的遍布每一处。他们会走到你称为土著那里,改造他们,他们主要的方法是改造。有何需要改造那么多人?因为民主,最重要是大数量,要取得数量,他们常常去改造人,他们已经摧毁了很多人。
 
真的是,基督的整个境况真的令我感到很紧张。今天你们全是霎哈嘉瑜伽士,你们比其他人高得多,全都拥有力量。若你的行为像基督徒,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现在霎哈嘉瑜伽正处于被不同国家接受的边缘,人们尊重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是有地位的。忽然,你脑袋里或许有这种权力出现,你或许想变得像暴君,因为这是人性,不是神性,而是人性。
 
以动物王国为例,牠们互相侵略对方,这是没问题,容许的,牠们亦已经这样做了。牠们怎样支配控制对方是有系统,有途径,有方法的。不是这样︰牠们跳上每个人。我曾经看到很多在霎哈嘉瑜伽的人,他们成为领袖 — 完蛋了。接着他坐在每个人的头上,若你不让他们成为领袖,他们就会不停的写信给我,一封接一封︰「母亲,我们想成为领袖,我想成为领袖。」很坚持的要做领袖。为何你想做领袖?只为能控制支配人,控制专横并不代表霎哈嘉瑜伽。
 
我今天在这里告诉你基督漂亮的形象,祂从死里复活。同样,让所有荒谬的,负面的想法死掉吧,要克服一切。你要成为自己的主,作为自己的主,你感到那么舒服,那么快乐。你发觉付出远比从别人处拿取容易。霎哈嘉瑜伽是怎样教懂你要付出而不是拿取是很令人惊讶的。在霎哈嘉瑜伽,人们要说︰「他们很奇妙,很漂亮,很有爱心,很仁慈。」我要时常听到这种有关他们,有关你,个人或集体的说话,你们都很了不起。这种了不起不是透过专横或炫耀而来,而是发自内心。人们看到你,知道你有点特别。霎哈嘉瑜伽就是这样传播开去。你内在的基督要升起来,你内在的基督要指引你,教导你对人要有怎样的言行,怎样获得别人的信任,怎样给他们你现在内在流通的爱和平安,令他们十分,十分快乐和喜乐。
 
这是复活的讯息,打破顶轮的讯息,所以那只蛋 — 很令人惊讶,在”Devi Mahatmayam”(女神圣典)清楚的描述那只蛋,描述这只蛋是怎样形成,怎样一分为二,基督怎样从蛋的一部分走出来,蛋的另一部分则是锡吕‧格涅沙。这全都有记录下来。书中这位基督被描述为摩诃毗湿奴,不是基督,摩诃毗湿奴升起,完成所有事情,奇妙的事情。
 
基督的一生漂亮地记录下这些真实的讯息,现在我们处于无思虑中,我们要透过我们的人生彰显光,我们要向全世界展示我们是颇有能力,我们内在是绝对圆满的。现在,我们不想要别人什么,只想把我们已经成就达到的给予别人。人们就是看着你,看着所有霎哈嘉瑜伽士的成就。
 
愿神祝福你们。
 
想到基督,我发觉不可能保持清醒,即使是在这现代,一旦你想及基督,谈及基督,是十分困难。只是显示人们从来都不了解这位伟人,伟大的品格。祂是上天,绝对是上天,虽然祂制造了一出戏剧,我们应该说,经历各种苦难,即使是想起这些苦难,也感到很痛苦︰祂怎样把自己钉上十字架,怎样死去。重点是︰祂为你们而做的,为你们所有人,你们都亏欠祂。他的工作是帮助唤醒灵量,令灵量能穿过脑囟骨区。
 
没有基督的牺牲,所有这些是不可能发生。你们所有人也应作点牺牲。看,已经发生的事是十分有象征性意义。你们也要时常作好准备,为着解放人类,在需要时要作出牺牲。现在这个时刻是十分,十分精微。忘记你的追寻,忘记一切,你只需要常常记着,因为基督的牺牲,你得到拯救,受到祝福,这是很重要的。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

复活节崇拜 (Italy)

复活节崇拜
意大利 1993年4月11日
我们今天聚集在这个漂亮的山顶,一起庆祝基督的复活。
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明白基督的复活这件大事是别具意义,基督透过祂的复活来显示灵是不会死的,祂是Omkara(唵),也既是Logo(道),亦是灵,这就是为何祂能在水上行走。
我们已经制作了一部有关根轮的电影,它清楚展示碳原子,若你从根轮的右面往左看,你会发现swastika(卐);若从左往右看,我们看到Omkara(唵);若从下往上看,你看到Alpha(亚尔发)和Omega(欧米加)。凡此种种都毫无疑问的证明基督,就如祂所说︰「我既是亚尔发亦是欧米加。」这些都清楚显示祂是格涅沙的化身。
这些都是科学的证据,所以我们能告诉别人这是事实。我不知道在基督的时代,数学家懂不懂亚尔发和欧米加,但肯定当基督说︰「我是亚尔发和欧米加」祂是懂得的。
基督是降世神祇,祂对我们的升进很有价值,很重要。若祂并未复活,我们完全没法升进。这是一大贡献。基督的复活在我们的人生中显而易见—你以前是怎么样而现在又是怎么样。这种改变,这种区别,这种转化,就是因为祂牺牲在十字架上,祂漂亮的复活为我们创造了通道,让我们有新的转化,这个转化状态对人类,对基督是截然不同的。基督本身就是神圣,又或是纯洁。
我们可以说复活的只是祂的躯体,因为祂不需要转化,不需要洁净。在祂身上发生的是祂从死亡中复活过来,象征人类没有灵性就如死人一样。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对整体,对实相,对绝对的真理都是毫不理解。他们做的任何事最终都只会为自己带来灭亡。
即使伟大的降世神祇所建立创造的宗教也在走下坡,那些声称自己代表降世神祇的人,你完全找不到他们过着虔敬生活的任何的痕迹。
若你以精微的角度来看,人们以降世神祇之名所做的工作是很令人不快的,他们从事的活动也是不真实的,因为他们对神毫不敬畏。他们以神的名义在全世界做着可怕的事情。
当然在这里,你可以说天主教已经被揭露。每一处我们都看到虚假的事情被揭露。他们以神,灵性、美善来做挡箭牌,做着虚假的事情,这是最佳的掩饰。他们的一切残酷、暴力、丑陋的行为,就是这样掩饰下来。这种境况,已经到达你在这些人中完全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灵性生活。就像全世界的盗贼、骗子、懂计谋的人已经接管一切。
这种境况的出现只是因为在所有书籍,所有经典所记载的「你必须追寻自己」从没有实践进行,「你要认识自己」也从没有实践。基督曾经说过多少次︰「认识自己」?祂也说︰「你要重生。」他们马上拿出证书︰「我已经重生。」并且利用这张证书图利。他们没有想过它实际上能给他们甚么福祉。或许他们能赚到一点钱,或许最多取得一点肤浅的权势,但就天生的质量而言,他们却毫无得益。我们要为他们愚蠢的行为感到遗憾可惜,他们虽然追随基督或任何高贵和更高价值观的人,却做着一些非常低贱的事情。
现在透过霎哈嘉瑜伽,你已经转化,我要说的是你的灵量转化了你。但基督与你仍有这样的差别︰你来自这种环境,这种生活方式,这种思考方式,全都把你推向灭亡,每一种都是,若你现在看看,都是带给你灭亡。
所以当你从中走出来,这些东西仍然缠绕着你,你仍然受它影响,即使你越升越高,你发觉自己忽然再次被推落某些可笑的境况,某些下贱的东西。当然,有时你也被自己吓倒,竟然会接受所有荒谬的事情。
所以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这是很重要的,在得到自觉后,他必须内省,不是看别人的错处,而是看自己内在有甚么错处。你要知道自己有多少向着灵性,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基督不用这样,祂甚至不用内省,祂是超越任何堕落腐败,对祂,死亡只是肉身的转化,接下来祂复活了。
但对我们,情况却很不同,我们现在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仍是普通人时,我们内在没有光。现在光来自我们内在,我们看到光,那么我们会成为甚么?我们要成为光。基督是光,祂不需要成为,我们却要成为光。我们现在要好好守护这光,因为它可能受干扰,可能会减弱,又或可能会完全熄灭。
所以你要坚持,坚持这光。你先要知道,若你看到光,就是不正常,即你不是光。你要成为光。当你是光,在这光中,你能轻易的看到自己的思维是怎样运作,它给你甚么想法,当你在升进,有甚么在影响你的思维。是这些担忧又或是这些责任?或是阻碍你成长为灵性的品格的坏习惯?
你每时每刻都要保卫守护自己,看着自己怎样进步。这是一个很漂亮的旅程,非常非常漂亮的旅程。昨天我很高兴的听到一首俄罗斯有关旅程,灵量的旅程的歌曲。
这是事实,毋庸置疑,你是有自觉的灵。基本上,你过往并没有自觉,但现在却有自觉,你在已进化的阶段。现在你没有这些想法︰「你绝对妥当」,「没有甚么能伤害你」,「没有甚么能把你拖下」。发展这种自我的想法,对你毫无帮助。你要做的是时刻都内省,这就是为何要静坐,是要看看自己能怎样保持灵性上的升进,其他人没法做到,只有你自己独自去做。当然,若你来集体,他们马上知道你那个轮穴有阻塞,毋庸置疑。他们或许不会说出,不会指出它,但他们肯定的知道,这个那个轮穴有阻塞,这个人有这个问题。他们对自己却不知道有甚么阻塞,有甚么问题。所以若任何人告诉你︰「我想,你这个轮穴有阻塞。」你不用有任何坏感觉,因为若你仍保持这个轮穴原来的模样,你是在摧毁自己的人生。
你要做的是看看有没有人告诉你︰「我想这个轮穴是…是有点不妥。」你要感谢这个人︰「感谢天你告诉我。」像一面镜子,若你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有点不妥,你能马上改正它。同样,若有人指出你的错处,你要够成熟的知道,有人向你指出这些不妥是份极大的祝福。
就像有天,两个领袖常常在争吵,有两个领袖常常都争吵,不应该这样。就像两只眼睛永远不会争斗,两只手不会争斗,两条腿不会争斗。但若有两个领袖,常常都会出问题。你必须只有一个领袖,不然便会出大问题。若他们在争论,你要明白,两个领袖在争论,他们来找我。我马上看到其中一个领袖有很严重的阻塞,我说︰「把你的手向着我。」当他把手向着我,他马上往后退。
「甚么事?」他说︰「母亲,我有火烧的感觉。」
我说︰「就是这样。你现在知不知道自己那里出错?」
他说︰「我脾气很差,我现在知道,我很自我中心,我不应有这样的言行。」但同时,我这样说他,他应该感到很差,他却没有,因为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知道甚么是他的福祉,甚么是对他最好的,他完全没有坏感觉,却反过来感谢我︰「母亲,因为你,我才发现我的缺点,不然它会隐藏在我心里。」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内在发展了很多,我们已经把它整合,我们也有很巨大的集体力量,我看到在每个国家,我们都能给很多人自觉,我们真的能在人生里建立所有这些伟大的真理,我们能做到。我们应该时刻都要巩固它们。但有一点我不能确定,就是你是否已经到达最终的真理,你们对此都要非常留意小心。我曾经见过有人在霎哈嘉瑜伽升得很高,走到很高,但忽然却跌得很低,这令我很伤心,极之伤心。原因是他们没有信心,那份对自己,对霎哈嘉瑜伽的信心。他们缺乏信心,你要对自己亦对霎哈嘉瑜伽有信心。
霎哈嘉即有上天的力量,这个无所不在全能的上天力量照顾我们,能感觉到它,你能感觉到它,不单只是说它存在,你知道它就是这样。但即使知道,你仍未对它有信心,那份基督所说的信心。一份来自开悟的心智的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透过盲目的信心,你可能犯错,为甚么?借着开悟的信心,若你有开悟的信心,你变得极之有力量,极之有力量。若你有开悟的信心,你不会出任何问题。
所以现在,你看到在霎哈嘉瑜伽有很多人是很稳定,很公平正直,很有价值。他们就像知道自己站在石头上。那些仍未稳定的人,他们以为自己的人生仍然躺在可笑的水中变小。石头就在这里,站在石头上—这也是来自信心,没甚么能干扰我们,这份信心,没甚么能麻烦我们。对基督而言,这是很自然的,我是说祂知道一切,祂很肯定,所以祂从来不受干扰,也从来不会变小,亦从来不会怀疑,祂知道,祂知道自己是神的儿子,祂清楚的知道这个事实,所以对它,祂从不挑战,也从不怀疑,不会这样,就是这样。这就是为甚么祂…是我说的…为甚么祂能站在石头上,而其他人—即使是霎哈嘉瑜伽士,也要有基督这份信心。
要理解这份信心,这是份开悟的信心,像基督,祂被钉上十字架,受着各种苦楚,只因为祂知道,这只是一出戏剧,祂受一切的苦楚只因一出正在上演的戏剧,没有甚么大不了,都不要紧,祂要令自己复活,祂上演了一出戏。对祂没有甚么大不了,祂看到人们开祂玩笑,嘲笑祂,在祂心里,祂知道一切︰「嘲笑我的人不知道我是谁。」与此同时,祂是信心的体现,对自己,对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的信心。
这些事情都不会令你失望,但你必须有绝对的信心。就如我对某人有信心,很自然我会给他所有工作,我会相信他的一切,我会把钥匙给他,又或把金钱给他,不会对他有任何怀疑。同样,若你有信心,已经对自己,对霎哈嘉瑜伽建立好信心,你会很惊讶事情是怎样得到成就,生活是怎样得到改善,你会站在石头上,你会感到这样,毫无怀疑,不会有任何问题,任何疾病。
就是这种状态,只要有信心。但现在这份信心,你可以怎样取得?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取得这份信心?当然是没有任何课程,任何文学作品,任何课堂教授它。当你内在得到唤醒,你便会问︰「我是谁?」这个唤醒,「我是谁?我有甚么成就?」你要明白,这些提问︰「我有甚么成就?我在霎哈嘉瑜伽取得甚么?」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出现。若你有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而是开悟的信心,开悟的信心是透过很多奇迹,很多生活上的事情,你会发现生活上的琐碎小事,有很多奇迹,微细琐碎的事情。即使是大事也有奇迹,很多你从未期望会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
所以你知道自己已经好好安顿在霎哈嘉瑜伽里。例如,当开始下雨,你们一半人会担忧︰「为甚么会下雨?」他们会知道有一个很漂亮的屋顶,会没事,雨随便下多少就下多少;你有信心不会下雨;雨也不会弄湿我们。我们的这份信心同样也必须绝对坚固,令你极之坚强,令你对成千上万人的复活负起责任。
我们这种人生,只能透过巩固自己,理解自己,观察自己,把自己安顿下来,安顿在霎哈嘉瑜伽里才会拥有,这是很了不起的事,它已经发生,正在发生,要在你们所有人身上发生,你们都有机会了解自己的灵,了解真我。所以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我曾经见过一些女霎哈嘉瑜伽士常常说︰「母亲,我不好,我没用,我甚么也没做,我绝对是懒骨头。」不管如何,没问题,你这样想。你要提出要求,你想要甚么?即使你不要求,它也能成就;即使你没有要求,即使…你只是想想它,也能成就到;即使你放注意力在它上,它亦能成就,因为这个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是真正的力量,其他力量都是一无事处。它是很有效率,很慈悲,能在一瞬间成就事情。
几天前有个来自澳洲的人,他被骗以很高的价钱购买一块地和一所房子,他没有钱,那家伙说︰「即使你没钱也不要紧,他们不会说你甚么。」他相信他,我要说,这是错的信心。接着他说︰「好吧。」他付了所有他储的钱,作为订金。有人到哪里,有崇拜在哪里所以很多人来,有很多崇拜,你要明白,事情就是这样发生,很多人来,看到这样的情况。这家伙感到很心烦,他不能明白︰「为甚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把我处于这样困难的境况?」他被骗,我是说真是大吃一惊,他不知该怎样收拾这个烂摊子。他把他所有的钱都付了,他的一切,若他不付钱便要进监狱。我写信给他︰「要对自己有信心。」就这样,要有信心。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有人出更高的价钱(锡吕玛塔吉在笑),那家伙说。「当然,我会付售价,你答应付的价钱我会还给你,我会付更多的钱。」真是难以置信。很多人到哪里,很多人想帮他解决这个问题,这样那样做,与那家伙见面,告诉他他付不起钱,全都没有用,完全没用。只有他的信心,你能想象他现在会成为富翁,他本应要进监狱,现在却会成为富翁。
有很多像这样的奇迹已经发生了,这个奇迹只是财务方面,我知道你们知道很多奇迹发生在你们身上。在得到自觉后,若你没有信心,这显示,我是说你的品格是很卑微的。得到自觉后,至少你要有信心。真的很令人惊讶,得到自觉后,他们仍对自己没信心,那些有信心的人真的成就了很多很多。
现在,我们与基督的区别是信心,信心是基督存有的一部分,不是祂要有信心,而是祂就是信心,我们现在也要有这份信心,要相信自己。
我能给你很多事件例子,你也可以告诉我很多例子,信心对很多事情都有用。若你在罗马尼亚,我想已经发生了,有个女士走上台,她不能行走,他们要把坐在轮椅上的她带到台上,她说︰「母亲,我知道你能治好我,没有人能治好我,我知道你能治好我。」她说了三次,我说︰「那么,你相信我能治好你。」「是。」我说︰「起来吧!」她站起来,走下台,跟着她开始跑,每个人都开始笑,他们说︰「母亲,她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说︰「看看她的信心。」因为若你有信心,所有神祇都要作出行动,因为祂们受挑战,祂们要这样做,祂们已经在这个人身上显示信心。就如我常常告诉你,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信任人,我们相信人。一百个人里可能有一个欺骗你,不要紧,我们信任人。这份对人的信任在人的脑中亦起作用,他们也对我极之信任。那么对神祇又怎样?你对祂们有信心,祂们便会起作用,马上把事情解决。就如谷道告诉我︰「母亲,他们说这两天雨会下得很大。」我说︰「不要紧,不用担忧。」雨在哪里,消失了。若你能控制信心,你也能控制一切。
当我们谈到信心,你也知道,是在挑战这个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它组织一切,无所不知,它是那么聪明,那么有效率,除此之外,它爱你们,因此,你便有了信心。
霎哈嘉瑜伽的复活就是你的信心是坚实稳固的,这是你要达致的,坚固的信心。他们不感到那么坏。就如我或许没有遇见他们,就如我或许说︰「好吧,来吧,这次我未必在这里。」甚么也不要紧,你要明白,能否与母亲见面,事情会否发生,一切都是为着你的好处,你的福祉。就如你迷了路,你知道必定是往这里走。
若你看看基督的一生,祂被钉上十字架,要背着十字架,祂要做这些事情,没问题,无论是︰「这是我的命运,我照做。」祂从不抱怨,也从不怨恨,祂不想别人分担祂的问题,但祂的信心给祂巨大的力量。祂是有能力做任何事,祂能杀死迫害祂的人—轻易而举就能做到。有甚么要紧?祂只要看他们一眼便能杀死他们,但祂没有,祂知道自己要经历这些事情,祂已经经历了,最终经历了,胜利的是祂,祂赢得一切。
同样,霎哈嘉瑜伽士要看自己的人生,这是很珍贵的人生,在这个世界里很珍贵的人生。这些日子,有多少人是霎哈嘉瑜伽士?在进化的过程,有多少人会成为霎哈嘉瑜伽士,我说不出。看看这个世界,你会开始感到大部分世界会被摧毁或会完蛋,大部分人都不会再存在,不是因为我们还未准备好,而是因为命中注定他们不会来霎哈嘉瑜伽,没有预算他们会来霎哈嘉瑜伽。
所以你们是那么幸运的得到自觉,得到复活,你要对你的复活有信心。你的复活,现在这是你的存有,透过你的复活,你知道你对这个世界有多珍贵,你要做的不是想着物质上的得益,肉身上的得益,又或感情上的得益,而是灵性上的得益。
我们为灵性做了些甚么—为自己和为别人?这是你唯一要想及的事情,你会对一切怎能好好地组识安排,怎能成就实现而感到很惊叹,一切都是按它自己的时序显现成果。
现在我可以肯定,你们最少八分之一人相信我说的话,或许有九分之一人。但有十分之一人仍会想︰「好吧,母亲这样说,为何这些事情会发生,那些事情会发生?」就像有天有个记者,有名的记者,他说︰「我不相信有神。」
我说︰「为甚么?」
「因为这个世界怎会有这么多不幸?怎会有盲眼的孩子?怎会这样那样?」接着他开始给我实例。
「好吧。」我说︰「你说完了吗?」
「是。」
我说︰「就如你坐在国会或安德烈奥蒂(Andreotti)(意大利总理)的政府的领域,或无论你怎样称呼它,这种处境是能解释的,你仍未进入神的国度,若你进入这种状态,若你已达致它,若你安顿下来,那么,告诉我,你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
我说︰「为甚么你只看负面的事情?若你说这是有出路,有解决办法的,是时候霎哈嘉瑜伽士的族群要来。他们没有疾病,没有麻烦,没有问题,为甚么不看看这些?为甚么你要看盲眼的男孩?为甚么不看看盲眼的怎样变得妥当?」
也有霎哈嘉瑜伽士抱着这种负面的态度,我曾经看过,有人病了,他们会说︰「母亲,他病了,我要把他带来找你,你要看顾他们。」完全不需要这样,你也能医治他,用你的信心也能医治他。你知道某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叔叔病了,他走去看他,叔叔的妻子说︰「你有能力向母亲祷告,为甚么不告诉她让我的丈夫痊愈。」他是个垂死的癌症病人。
他说︰「好吧。」他跪下祷告︰「母亲,请治好我的叔叔。」三天后他便出院了,现在在环游世界,虽然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仍对他有效,因为是霎哈嘉瑜伽士的请求,神祇也要来帮忙,虽然他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不要紧,是神祇在帮忙支持。
这个境况,我们要完全相信自己,若我们拥有这个力量,为甚么不运用它呢?为甚么不发展这完全的信心?我们现在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在神的国度里,这个力量会照顾我们。我们没有选择,没有犹疑。我们不介意若要到…到新加坡或到非洲或其他地方,那又怎样?无论我们到哪里,我们都在神的国度里,完全没有问题,所以不用有任何担忧。我们是很多事物的奴隶,手表的奴隶,制约的奴隶,像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消失,不要紧,甚么事是要紧的?甚么也不重要,只要你与自己一起,一切都妥当。
就如有人告诉我︰「母亲,你常常出门远游,你怎能做到?」我说︰「我从来不外游,就像我坐在这里的椅子上,我只是坐在哪里的椅子上,就是这样。只是转换了椅子。我从不以为自己在外游。我只是好好安坐,坐在椅子上就可以了,所以我不感到疲累。」
因此当你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你不会受困扰。很多人会找找看︰「我到哪里,有没有浴室,有没有地方睡觉。」不会这样,你只会找自己灵的舒适,若你找到,很好。不然你能睡在任何地方,没有甚么能束缚你,没有甚么能把你推下,没有任何旧习惯能回到你身上,因为信心会把你完全洁净,让你开悟,也滋润你。
这份信心不是一些能放在你头上或放在你心里的东西,不能这样,是你能达致,能透过霎哈嘉瑜伽达致的状态。这就是我们的复活怎能完全,怎能建立,怎能有效益,这对全世界都是一个榜样。
愿神祝福你们!
这里只有孩子,很多很多孩子。今天是基督的日子,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让孩子清洗我的双脚。
你可以放它在这里,又或我可把它移走? […]

复活节崇拜 (Italy)

复活节崇拜
意大利罗马
1992年4月19日
 
这是我们要欣喜和享受的基督复活的大日子。基督的复活仍是要打开我们的额轮,因为额轮是很精微的能量中心,你也知道,非常复杂,由于人类有太多来自制约和自我的想法,堵塞着额轮,灵量就没法穿透,因此才有复活这场戏剧。基督不是别的,只是一团生命能量。祂从所谓的死亡复活了。基督的死,我们要明白,我们因此才得到重生,我们已经复活,昨日之我有如昨日死,我们的过去现在已经完结了。
 
所以,我们的忏悔,我们的制约都已经逝去。但我仍很惊讶,在很多基督教的国家,自我并没有像应该消退的那样消退,那可能是由于他们从未以正确的方法来敬拜基督。西方的自我绝对是那么好支配,让人没法看到自己在做着些什么,走得有多远。他们毫无必要的为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忏悔,那只是对自我做的。有时是很令人震惊,当你看到那些基督教国家怎样侵略别的国家,完全灭绝,完全摧毁一个又一个种族。他们是基督徒,基督的追随者,他们手里拿着圣经,你能想象吗?这些所谓的基督徒,以基督之名做着这种可怕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要明白,这个自我在西方国家或追随基督的国家运作得很厉害。
无论何处,基督徒都是极之富侵略性,极之暴力,他们以为整个世界属于他们。即使希特勒也信奉天主教。他们没有从基督伟大的牺牲中得到任何启示,基督的牺牲好像全都从他们记忆中抺去,对他们毫无意义,没有向他们传达任何信息,他们变很那么暴力。不单如此,他们以为自己有权统治全世界,掠夺任何人,摧毁任何人,为什么?只因他们是基督徒,此正与基督从所谓的死亡复活的人生形成极大的对比。但自我不仅仍然存在,还膨胀,胀大的程度令我们今天看到的基督徒,全都完全失去对份际(maryadas)的理解。
基督教教会的行为亦很令人震惊,他们完全没有道德感,对法律不尊重,亦不尊重神,不尊重贞节,但这些质量却是基督的要点,基督的主要状态(guna)。当我还是孩子时,这令我很震惊,因为我看到…我出生在基督教的家庭,我却发现印度的基督徒最教条化,同时最爱宰制别人,这令我很惊讶,为何他们视基督为理所当然?为何他们以基督之名来宰制别人?
很不幸,那时候,我们仍受英国统治,英国也操控整件事情,令印度人相信基督是在英国出生,他们爱打扮成英国人的模样,称自己为sahibs,言行举止嚣张跋扈,他们在政府都占有位置,他们与政府合作,对印度人毫不忠诚。当我父亲被捕之后,他们把我们一家踢出基督教小区,还把我赶出学校,当时我只有六,七岁,只因我父亲曾是国会议员。
到目前为止,这方面的基督教还未有人看到,我认为,所有基督教国家都是极之残忍,极之专横,今天他们却带领一切。这个曾是一些独裁者的财产的精微自我,在现在的民主国家,则变成普通百姓都可以享有,所有这些国家,我们发现都充满毁灭性。不单欧洲是这样,即使美国人也是极之专横,极之自我中心,到了他们变得痴呆起来的地步。试想像,他们说追随基督,基督是智慧,智慧之源,这就不能解释为何祂的门徒却是那么愚笨和痴呆。为何事情会这样?且让我们看看基督教的历史。
你也知道,彼得,门徒彼得是很自我中心的家伙,基督有一次说︰「你是撒旦。」很清楚的说,祂也说︰「你会三次不认我。」那就是保罗登场的时候,他认为这是控制软弱的,似撒旦的,反基督的人的好机会,他因此找到彼得。他以大官僚的身分招揽彼得,控制他,给他信心,告诉他︰「你与我合作,我会令你成为重要的人物。」接着他告诉其他门徒︰「你们没有受过太多教育,我则饱读诗书,我知道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因此你们已写下来的事情不应全都记录下来,我们要编辑已写下的事情。」
他簒改圣经,这个邪恶的家伙保罗,他簒改圣经,基督所有的教诲落入这种恶魔手里,他开始簒改圣经,当你读到他簒改的圣经,你会惊讶于它是充满自我。不管他写下什么,都是绝对充满自我。他把很多应保留的事情都删去。我肯定基督有提及灵量,但圣经却没有一字一句说到灵量,他避免提及它,虽然基督说你要重生和一些其他事情,马太坚持要写下,他与马太争辩。他不能接受无玷成胎之说,他对存在于上天的真理、实相和奇迹都没有任何概念,所以他否定这些。但马太仍然坚持自己的福音。约翰则离开,他开展自己的教派,我们称呼这类人为Gnostics(真知派)。至于其他门徒,多马也离开,他编辑路加福音和马太福音,经过很大的抗争,这两部福音才能保留一些原本的事情。
 
保罗这魔鬼进入基督教这个伟大宗教的大舞台,整件事情变得癫三倒四,这就是为何人们视为权威的圣经,会有些字句令人开始只想着自己。首先的字句是说,若你成为教堂的成员,你便是被神拣选的人。但他先看到圣经应是这样写︰彼得会成立教会,他会拥有钥匙,基督曾经这样说。不可能彼得是基石,他会成立教会。若把我放在基督的位置,我会否要求最恶毒的人做这种事情?我会否只委任一个人来处理看顾整件事情?圣经的这部分真的是秽渎不敬,这就是为何一旦把彼得写进这部分,他就有自我,只想着自己。这只是扭曲,操控一切,保罗是用他官僚的脑袋来做,因为彼得是基督很脆弱的门徒,因此他受保罗操控。
你也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我们亦有十二种霎哈嘉瑜伽士,他们一些人很脆弱,他们脆弱是因为他们有太大的自我,不能与别人相处,他们常常骂人,骚扰别人,只想着自己,他们全都是很专横,不与集体合群,亦从没有向任何人显示爱。有这种霎哈嘉瑜伽士存在,他们一个一个暴露他们的原来面目,但他们有些在学习,明白某些地方出错,不应是这样。基督只有少于三年半去造就这一切,我不知道这十二个人之中,其中一个会是这个邪恶的家伙,当然,他也逮住祂,这个彼得却是可怕的家伙,他为了自己的名誉,自己的利益,把这些字句写进圣经里,成为权威的依据。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穆罕默德身上。首先,穆罕默德曾说会有复活的日子,即是说他谈到未来,那么祂又怎会是最后一位?若祂是最后一位,怎么会有复活的日子呢?穆罕默德说祂是”Seal of Prophet”,那不是说现在已经密封,再没有先知降世。它的意思是封印(seal),你可以称它为一种标志,祂是太初导师,所以祂称呼自己为︰「我是封印。」祂没有说︰把先知的路封了。但骗子却扭曲了这些微小字句的意思,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因为他们都是很自我中心。
另一种霎哈嘉瑜伽士是极之自我中心,他们有些很自我中心,只知道自己的妻儿子女,自己的房子,自己的这个那个。对他们而言,最重要是为他们的孩子而忙。你会佷惊讶,他们愿意为孩子来孟买,却不愿意参加德里的崇拜。他们是那类霎哈嘉瑜伽士?这种霎哈嘉瑜伽士只会关心自己的子女多于霎哈嘉瑜伽,多于自己的解放,只关心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家居。有些妇女对此颇在行,她们极力要丈夫搬离集体静室,还找出种种借口理由离开集体。
我们时刻都被人裁判,你裁判自己,很清楚。当我这样说,不要想这是对其他人说,是对你说的。你必定知道基督被钉十字架,谁把祂钉上十字架?不是犹太人,这是错的,像奴隶般的犹太人怎能把基督钉死?耶稣基督是被罗马皇廷钉死的,因为他们认为祂太有力量了。
当他们把基督钉上十字架,他们甚至没想过把基督钉上十字架是因为犹太人想钉死基督,他们把责任转嫁犹太人身上,以免人民责怪他们,统治者许多时候都是这样做的,把任何人钉上十字架,再把责任推给别人。基督徒,早期的基督徒多是犹太人,基督也是犹太人,说犹太人把基督钉上十字架,怎可能会这样?因此怪罪在犹太人身上,而基督徒就以为他们有权憎恨犹太人,因为是犹太人把基督钉上十字架。
这是透过保罗而来的另一个想法,因为保罗不想人民怪罪罗马皇廷,因此Pilate (裁决要钉死耶稣的法官)清洗双手,他清洗双手,这是很有象微性意义,他清洗双手,他这样裁决的权力不是源于他,而是源于犹太人,这场戏剧已经上演。自此之后,所有基督徒都时刻憎恨犹太人,以为是他们把基督钉上十字架,我是说试想像,这已发生在二千年前,二千年前,某人把某人钉上十字架,因此仇恨一直维持到现在。我是说若这样说得通,那些白人应世世代代被人憎恨才对,若这是准则,因为他们何止钉死一人,他们钉死千千万万的人,我们是否因此要责怪他们后世的子子孙孙?
这就是第三类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时刻都责怪别人,不是自己。当这类人开始责怪别人,他们就没法改善,他们要做的应是内省。在西方,除了俄罗斯,人们都没有内省,因为没有其他出路,没任何地方有写下你要内省,人们以为只要到教堂,向某个又聋又哑的教士忏悔,就会得到拯救,因此没有人内省。让我们面对自己,我们有否内省?又或我们是这类人,虽然霎哈嘉瑜伽士不大自我中心,但却自以为是,自以为了不起,不想找出自己哪里出错。
现在到另一类,第四类,很有趣的看到他们在家敬拜玛塔吉,却从不来集体,他们不来是因为路途有点遥远。但若要见自己的儿子,却可不辞千里,若他们要为家庭办点事,就不怕艰辛,不仅如此,例如他们要做生意,他们就会远行。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人要求你放弃你的职业,放弃你的生活方式,不会有这种要求,但要权衡事情的优先次序。他们忙于工作,忙于赚钱,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只为赚取名誉地位,很勤奋工作,做艺术的工作,或许是创作的工作,他们很忙,没有时间给自己,亦没时间给神,这类人也会︰「啊,我们敬拜母亲,在创作前,我们向母亲躬身敬拜,求她帮忙,我们想母亲保护我们的工作、创造力等等。」
有些霎哈嘉瑜伽士仍然认为金钱很重要,仍然这样想,不是这样。在霎哈嘉瑜伽,我们在需要钱时,自然就会得到钱。有些人说︰「我开办生意,因为我想把千分之一捐给霎哈嘉瑜伽。」若你说︰「你为什么要捐给霎哈嘉瑜伽?」「母亲,全是你的,千分之一是属于你的,全是你的,不管我们在做什么,全是你的。」
当你认为钱很重要,就会有这种态度,对这类看不到神是超越钱,看不到钱背后的精微好处的人,钱是很重要。他们仔细数算一分一毫,他们不想辛苦赚来的钱浪费在灵性的事情上,又或有些人不会购买任何霎哈嘉瑜伽的书籍,不买任何录音带,宁愿复制,只为节省金钱。他们不会买一些需要的物品,连一张相片也不会买,只会问其他人复印相片,不是说一定要花费去买,而是态度的问题。若你能节省一些金钱,很好,若你能节省一些时间,很好,但这次要节省的是为霎哈嘉瑜伽,他们很少能明白。
若你读任何…我读过佛教的刊物,我很惊讶,佛教有很多诫条,若我即使只把一条诫条要霎哈嘉瑜伽士遵守,恐怕许多人都会跑掉。首先是你不能赚钱,不能赚钱,不能买地,每天只能吃一餐,你只能是素食者,不能杀生,我是说你或许能杀人,这是没有写下来,但你不能杀死任何动物,不能杀死任何鱼,即使蚊子也不能杀死。的确有这种宗教存在,他们说这是佛陀说的,我不认为佛陀有说这种话。所有伟大的降世神祇的追随者,歪曲了为我们带来美丽宗教的人的原意,以至今天我们完全偏离了真理的道路。真正诚实,想遵行正道的人必须时刻内省,在自己内在找出,看看我们离开真理有多远。
我们现在有另一类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是某类…我要说他们好像享受节日,结成一党,因为我们要有归属感,要属于某种事物,我们要属于某个组别,某个团体。你一是到基督教,一是到犹太教,或到伊斯兰教又或到某些政治团体。就如在英国,他们会问你︰「你是哪个政党?」他们问我是哪个政党,我不明白这问题,每个人都要有政党的标签,我答︰「你是什么意思?」
 
说︰「你是共产党员?」
「不,我不是。」
「你是保守党?」 「不,不是。」
「你是社会党?」
「不是。」
「那么,你是哪个党派?」
「我是人类。」
 
他们不明白我只是人类,没有政党的标签。因此,「属于」这个想法,我必须属于这个异教团体,这个教派,这个所谓的宗教,接着你开始牵扯入各种各样制约,各种规章制度,规限自己,你很快乐,非常快乐。你问一些教派︰「你为何刮光头?」「啊!我们的教派要把头剃光。」「这是什么?」做类似的事情,很愚蠢。就如你必须有胡子,或你必须留小胡子,你必须属于某个党派。他们不明白实相是充满变化,必须有多样性。这样才有美感,若没有变化,你怎样有自己的个性风格?受外在荒唐规则限制的人怎可能有自己的个性?
若宗教不能令你有自己的个性人格,最好还是远离宗教。宗教使你有一种内在和外在的人格。当你享受这种个人特性,你才能称为霎哈嘉瑜伽士。不用告诉你不要偷窃,不要打人,不要压迫别人,不要自我中心,不用这样说,但这份个性会自我观察。但人通常都是观察别人而不是自己。
西方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只观察别人,从不观察自己。这种情况持续,直至我们变成自己认为的个人特性的奴隶,我们开始透过自我来投射个人的特性,想向人展示我们与别不同。霎哈嘉瑜伽刚刚相反,你们要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我们全都有特殊人格,你们全是人,全是圣人,要如圣人般受人尊重。我们不需要有同一性格,每个人都必须…,我是说,我们说话的风格可以不同,待人接物可以不同,表达上天浩爱的方式亦可有不同,因此,我们不会形成某种团体,因为我们是自由的,绝对的自由,因为我们有光,知道自己该走多远,知道正确的路径,该往何处去。若光好好的在你内在燃烧,你马上知道什么是对,你不用问我,不用问任何人。
当这类人出现,明白霎哈嘉瑜伽是完全的自由,有这份完全的自由是因为你们有光。没有光,自由是荒谬、没意义的。你伤害每一个人,麻烦每一个人,折磨每一个人,但若有光,首先发生在我们身上了不起的事情是,这些伟大的先知和降世神祇所教导的宗教变成我们的一部分。是这样的,日本人会说我们是佛教徒,但他们却任意杀死很多人,又或如我所说,基督徒的行为是真正基督徒的相反。因此你变成真正的基督徒,真正的穆斯林,真正的印度教徒。你意识到所有宗教就像海洋的一部分,你不再认同自己为某一特定的个体,你只是跳进宗教的海洋里,某种程度上,你真正具有宗教的性格。
我不需要告诉你什么是道德,我只是看到,观察到,你怎样把你在做的很多错事改掉,你们很多人写信给我,但我从不读你们的信,我通常把信烧掉,我不想知道。我们是自由人。在这自由中,你看到自己已经汲收所有宗教。在有自觉前,没有人,没有人是虔诚的。他们可以宣称相信,他们可以有标签,他们或许会说一些话,但全是外在的,不单如此,他们宣称相信的却是宗教的相反,只是相反。他们偏离,不单如此,还污染宗教的基础。宗教的基础是升进,若宗教不能给你升进的平衡,最好还是没有宗教。无神论者最好像俄罗斯人,他们没有宗教,只关心自己的升进,这或许就是为何基督和摩诃维瓦不想谈神的原因。
接着有一类人有光,他们关心自己的光,他们想这光时刻都在燃烧,这光不单要开悟他们,亦要开悟其他人,而且他们切实这样做,他们承担起责任,他们不想只坐在森林里静坐,不,你们要做事,要工作。在这世界,你们要把它成就,霎哈嘉瑜伽是为其他人,你们要给他们这份与上天合一的漂亮感觉,你们要享受这一切,霎哈嘉瑜伽不只是为你自己的享乐,就如酒鬼坐在一起喝酒,你的福杯满溢,为的是分给周遭的人。
因此,他们肩负这份责任,出发点就在于他们知道的真理,他们不认为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负债,他们不会为细微琐碎的小事找我,「我怎样让父亲的光头长出头发?」不会为这类荒谬的问题来找我。
他们甚至写信问我这类荒谬的事情。我惊讶于他们以为霎哈嘉瑜伽是美容院还是什么?他们的愿景很不同,我们的愿景要是伟大的宇宙,伟大的宇宙要得到开悟,他们是它的一部分。透过有自觉,透过唤醒灵量,把这个普世宗教带进世人的生命里。他们努力工作,希望人人都能得到自觉。可是仍有一点自我隐藏着,认为自己是做这些那些工作的。
很多人问我︰「你常常出门远行,做那么多工作,你这把年纪,怎能处理得那么好?」首先,我不知道什么是我这把年纪,我不在意;其二,我什么也没做,若我什么也没做,又怎会感到疲倦?不管如何,我什么也没做,但一切都成就了,我只是观看着,享受着。他们也以为︰「我们做这工作,我们做那工作。」很在意自己做的事情。这个摇摆不定精微的自我先生再次燃烧,变得很大,这是反基督的活动,绝对是。这样的人开始建构他们的脑筋,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他们开始批评人,仍只是观看别人而不是自己。
有一类霎哈嘉瑜伽士不是这样想,他们知道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透过他们造就万事万物,他们是工具,但有时当他们开始怀疑︰「母亲,这件事情怎会像这样发生?若是对的,怎么戈尔巴桥夫要离开?」我要解释为何戈尔巴桥夫要离开政坛,试想像,这是我的责任。当然,我们可以问神任何问题,人类以为他们有权问神任何问题,咀咒神,对神说任何他们想说的话,就如神已承担你的负债。甚至有些自我已很顺服的人还残留这个问题,他们的脑海里仍有些疑惑。
然而有一类人却不会怀疑什么,他们明白生命能量会帮助一切事情,他们知道这些奇迹背后有生命能量,除此之外,他们知道自己有力量,这是肯定的,我们与上天连上,我们拥有力量,当然有时他们也怀疑,若我们真的拥有力量,我是说,我知道有些人会说︰「为什么你不在这些事情上帮忙?」
「因为我害怕我的自我会出现。」
「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因为我的自我会出现。」
 
他们害怕自己的自我,自我因此以一种微妙的方式跟随着他们,最好不要冒险,不要过份。你看,这太过了,让我们慢慢的向前走,不要相信自己已拥有力量。
还有另一类人,他们知道自己已受上天的祝福,很有力量,同时能逐步发现自己内在的力量,他们对自己有信心,对霎哈嘉瑜伽有信心,对我和对生命能量亦完全信任。他们能成就一切事情,他们都是简单的人,极之简单、纯真的人,我曾在村庄里见过这类人,在这里也有很多,这里坐着很多这类人。
这是我曾描述的十二类霎哈嘉瑜伽士,这一类人有完全的力量,他们发现自己的力量,他们在内省里能够看见自己的力量,没有疑惑,这便是无疑惑的境界,他们对自己没有怀疑,对我有信心,崇拜我,接受我的恩赐,同时知道我把他们创造成很伟大的人。但你们也要发展自己的力量,不要老是依赖我的力量,不要老是向母亲拿取力量,你们要尝试上升至同样的高度,你们都能做到,我不会说你们多少人能做到,试试吧。为此,最先和最重要的是要完全谦卑。当然,你向我顺服委身,所以你们都是谦卑的。穆罕默德说顺服委身,我则说你要顺服委身于你的真我。若你的真我是灵,为何不把自己顺服委身于你的真我,让真我闪耀,与光合一,你的整个生命应是光,爱之光,上天之光,美丽之光。你要透过内省成就这一切,你要拿到你内在这些力量,你拥有很多力量。当然,依靠母亲是很好的,但现在你要成长,你要长大起来,要负起责任,但却不感到负起责任,我们就是要有这种人格。
我希望我们能超越所有其他门徒。除非我们这样做,否则霎哈嘉瑜伽亦有可能淹没在另一个荒谬的海洋里。我们要透过内省、了解和对实相的认证去发展自己的性格。很抱歉今天我要告诉你们这些事情,但除了今天,我没有其他机会谈及基督的门徒是怎样受彼得和保罗的一伙人欺骗,我有时会想到人类,他们是怎样的聪明和狡猾,他们是怎样想把霎哈嘉瑜伽拖垮,所以今天很重要。
今天是我们复活的日子,我们要通过这十二个阶段,达到更高的境界,人们称最高的境界为第十四层境界,你只变成上天的工具,不感到自己在做什么,一切依凭上天力量。今天是很吉祥的日子。这就是耶稣所做的,祂接受被钉上十字架,因为那是祂要扮演的角色,钉上十字架是很可怕的,当祂背负着十字架,他们都很担忧祂,祂却说︰「不要担忧我,最好还是担忧你自己。」尽管圣经有很多被篡改,但仍有很多真理在其中。
我们不要因为他们钉死耶稣而憎恨任何人—这是他们说的,即使我们憎恨这类权力,我们亦不应想钉死任何人,但那精微的自我却起作用,开始以很有趣的态度,在集体里炫耀。要把它减少,把它减少。你会很惊讶,一旦这个「我」完结,所有力量都会开始出现,就像一支空心的长笛,若中间有什么阻碍,便不能演奏了。在我们的观念和思想制约之中,最坏要算是自我,即认为︰「我做着这事情。」这种想法要去除,若你有这种想法,就没法享受,没法享受你的工作,只要你仍然认为自己在做着某些事,你便不能跳进喜乐的海洋里。
他们也询问一些有关学校的问题,我已经告诉你们,办学是很大的任务,我们发现西方的孩子有很差的免疫系统,或许是因为给他们吃了抗生素,或给他们吃罐头食物,或过份保护他们,我不知道为何这样,或许他们看了太多这类鬼故事,电影或是什么,他们的免疫力很弱,很少的事情他们也会受感染,若另一个人有毛病,他们就会受感染,这是我们的新发现,我想也是因为热力,他们的脑袋在发烫,因为他们已在自我的旅程上。
因此我们决定把他们从瓦西(Vashi)带到达伦撒拉(Dharamsala)。你会很惊讶,我们已获瑜伽士捐了十亩在达伦撒拉的土地给我们,我也捐了一些地,印度人亦捐了很多钱,我们会建一所学校,你们不用担忧我们会建一所怎样的学校,要在那里做什么,你们把事情交给我们吧,此其一。他们想十二月开课,但仍未决定,因为我们发现,若在四月开课,孩子会生病。只要有一点灰尘,他们就开始不停的咳嗽,过敏,染上各种疾病,因此我们决定让他们到一处冷一点的地方,所以他们会到达伦撒拉,让他们在那里吧。
所有父母要知道,若他们想要他们的孩子正常的成长,他们要把孩子交给学校来教导,他们不要干扰。当然,按照原来的计划,会有三个月暑假,而孩子会在达伦撒拉。但现在因为他们要读同样的课程,就没有假期,学校已经开课,所以请不要来达伦撒拉。父母马上冲来,请取消你们的机票,你只能在Sheri见到你们的孩子,他们会留在那里三个半月,你们可以在冬天留在那里,这是唯一你们能见到你们的孩子的时候。
除身体外,他们的教育也很差,他们很多人即使已八岁仍不能正常的写字,他们完全受疏忽,宠坏了,所以让学校照顾他们吧。他们不想学习,没有想自己的未来,他们不知道为何要留在世上,所以请让他们来教导孩子吧。有些父母或许没来一段时间,但不是说一旦你有钱,或什么就赶着来这里,要明白你不应干扰学校的纪律,孩子的纪律,因为若一个或二个父母来,所有孩子都会感到很差,他们的注意力会被毁掉。
今天,我们先要吸收基督的智慧,智慧应告诉你︰「放开孩子。」我们已经尽力为他们做到最好,到目前为此,我们还未要求你们帮忙,我们会解决,很惊讶的看到这些孩子是那么聪明,他们掌握事情是那么好,但他们只是不想坐在室内,时刻都想外出,不想学习,因此,我们要找出方法,令他们有尊严的想想他们要为自己的人生做点事。首先,他们在西方的父母以疏忽孩子闻名,他们甚至杀害孩子。但在霎哈嘉瑜伽,他们却像胶水般黏贴着孩子。他们从放开孩子到变成黏贴着孩子,整个家庭都黏贴着,他们不能越过这样的境况,这种爱是爱的死亡。
所以请要明白,他们是霎哈嘉瑜伽的孩子,他们受到照顾,一切都会为他们好好安排,要有智慧去享受你孩子的这种发展。若你有任何问题,不应麻烦这里的人,你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这是很错的,我想这类人完全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因为你没有想过神要对他们负责,你以为是你要负责,那么你完全不可能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爱你的孩子,却不爱别人的孩子,不关心他们的问题,他们的处境。就如有个父亲或母亲到那里,其余的孩子会感到很差,那么你为什么要来?
礼物也是,有些人开始送礼物,一些罐头水果。现在,任何人送来的罐头水果,我们都会抛进海里,巧克力,不需要送这些物品来。若你真的要送,就送些对孩子,对整个学校都有用的物品,不然就不要送。只送给自己的孩子,就请不要送,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不像其他人,你是特别的人,因此,若你要送些什么,送给所有孩子吧,不是巧克力,不是一些破坏他们的免疫系统的物品,他们的健康已经很差,一定不能送罐装水果来,任何罐装食物我们都会抛掉,情况很差,我们被迫给孩子吃进口罐头食物,「我不喜欢它,我不要它。」
若你真的想你的孩子成为强壮、健康、有智慧,合情理的霎哈嘉瑜伽士,作为父母,你就必须自己也有智慧。他们都是有自觉的灵,对你是特别的祝福,所以要对他们仁慈,对他们好,苛刻不单在于向孩子显示怒气的苛刻,也在于显示太多爱,这也是一种苛刻,因为这伤害其他孩子,也伤害你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会想︰「啊!我很特别,我不用学习,不用做什么。」所以必须对孩子有平衡的态度。
有人告诉我,你们准备来达伦撒拉,很抱歉,请不要来,他们很好,受到好好的照顾,他们有可能失去这种你自豪的漂亮人格,要尝试明白,尝试了解,霎哈嘉瑜伽在他们身上花的努力要完全显现,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不要来骚扰他们。当你写信,在信里要写「我想你能好好学习,我想你好好成长,你是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像这样写。然而你们却这样写︰「我很爱你,我很挂念你,我时刻都为你哭。」不要这样写,这是希腊的悲剧。
我们要鼓励他们,你想看到孩子像这样,给他们自尊,给他们自己的远景,你会看到这是很令人鼓舞,老师亦会感到很快乐。因为有一些信件,当老师读到,他们也开始哭︰没需要向你的孩子说这些话,我是说你们是成年人。有个孩子带来一封信︰「啊!我的父母都在哭,我该怎么办?」
我是说他变的像祖父,这些事情发生,我们要学习,我们在改变全世界,改变自己,我们的孩子会成长来帮助我们。
当然,不是所有孩子都能来,因为学费很贵,无论如何,我们迟些会减学费,不是现在。因为为他们做了很多事,老师对孩子也有很多强制,但一旦这些孩子妥当的成长,这就是个实验,我们或许可以在其他地方以恰当的方式创办一些学校,那里的孩子就可以受适当的教育。但这里学费就多一点,就这样。在罗马的静室,你要花的钱比你花的要多,他们也没办法,就学费而言,都是一样的,收取的学费要合理,若可以的话,我们应在其他地方有多些学校,我不知道有哪个国家会承担起这份责任,或许俄罗斯吧,那里物价便宜点。让我们先吃点东西,再想想这问题,这是个实验,你们全都要帮忙,所有与学校有关的人。
现在若有任何要我与你讨论的问题,最好告诉我,今天我们已谈过通过内在的十四重境界而得到重生,我们通过这些境界,然后像莲花般绽放出来,复活节就是在于︰在复活节我们互赠复活蛋,那是暗示我们要像雏鸟一样,破壳而出,感谢你们。
愿神祝福你们!
香港集体翻译 […]

复活节崇拜 Bundilla Scout Camp, Sydney (Australia)

复活节崇拜
澳洲悉尼 1991年3月31日
 
(一个瑜伽士说锡吕‧玛塔吉请他读出这个星象,已经做了。)
 
是一个很有名的占星家说的。
 
(已经读出星象)
 
“Moksha kanaka”即给人自觉的人 — moksha kanaka,Moksha。
四十三…。
 
它代表「行星」。这代表「行星」。Gajakesari yoga,”Gaja”是大象,”Kesari”是狮子,所以两者…。Nishkalanka,这个代表迦奇(Kalki)。
今天我们在这里敬拜基督,因为祂从死里复活。祂的死有很多理论,实际是祂复活后到了印度,与祂的母亲一起安顿在印度。没有任何书籍像这样描述祂复活后的情况。但在其中一本往世书(Puranas),写萨利瓦汉拿王(Shalivahana)的事迹,他是我所属的王朝的其中一个国王,萨利瓦汉拿王在克什米尔遇见基督,他问祂︰「你叫什么名字?」
祂说︰「我的名字是Issa。」
他再问祂︰「你来自哪个国家,哪个地方?」
祂说︰「我来自一个对你和对我都是陌生的国家,现在我在这里,在我的国家。」
我想这就是为何祂欣赏印度的事物。祂常常医治哪里的人,祂的墓在哪里,祂母亲的墓也在哪里。
也有其他对祂不大认识的人创作祂的故事,不管如何,你发觉基督特别留有印象,特别要在那里教导如印度经典所述的道德,极力推荐印度经典。对祂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是道德,因为你也知道,祂是锡吕‧格涅沙的化身,所以对祂而言,格涅沙原则是极之重要。祂曾说︰「在十诫中有说︰『我们不能犯奸淫罪』,但我实在的对你说︰『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就是要到达这种程度,即使眼睛也不能淫邪。这是对人的个性品格一种很好的理解。但我们发现在现代,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徘徊在淫邪中。
在其中一本奥义书,我读到即使看妇女一眼,想及妇女,与妇女说太多话也是犯奸淫罪。在现代,我曾经看到,每一处,每一个国家都利用妇女作为公关,她们与有权势的人谈话,谈话的态度令他们感到受纵容奉承。其中一种取得认同支持,取得官员的错误认同支持的途径是透过这种公关交易,这是很普遍的。这种行为要为很多国家的贪污腐败负上部分责任。
道德与各种暴行相辅相成。任何暴力的人,黑手党,视为弃儿的人,他们全都是最差劲淫邪的人。所以我们要明白,道德是霎哈嘉瑜伽的基本资产是何等重要。
我特别要说,我们今天是何等幸运,能在格涅沙的土地上,在这里庆祝祂的复活。祂的复活实际上全因祂的纯洁,我们可以说绝对Nishkalank的一生,纯洁的一生。祂拥有纯洁是因为祂是Chaitanya,祂是生命能量,祂是那么纯洁,所以祂能在水上行走;祂是那么纯洁,所以死亡不能杀死祂。
我们要以净化为目标,我们谈复活,当我们想重生,就如我之前告诉过你,一只蛋变成小鸟,这个过程被称为”dwijaha”,即重生。同样,自我和制约覆盖遮蔽着我们,我们要展开成为小鸟。就是这样,我们知道梵天婆罗摩(Brahma创造神),知道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是Brahma,这也是为何我们现在确实已经成为dwijahas,意思是婆罗门(brahmins)。那些还未知道Brahma的人,没有祂,敬拜或咏唱或做什么又有何用?因为你还未连上,若你没有连上,做什么都是毫无意义。
我们要看看自己纯洁这部分。在很低层次的人,我曾经见过不纯洁来自基督所说的「喃喃终日的灵」。这些人在别人背后说坏话,享受说人坏话。这是种很低下的品格。我想在霎哈嘉瑜伽,有这种品格的人应该离去,因为这样会出问题,他们会破坏伤害霎哈嘉瑜伽集体合群这个主要基本力量。
特别在这方面,我请求女士,特别是领袖的妻子要肩负重大责任。若她们像这样说话,对说别人坏话感兴趣,她们便会往下走,到达其他人的层次,她们的母性亦会受到挑战。任何母亲容许她们的孩子说这种话,真的是破坏孩子的整个人生。任何人在霎哈嘉瑜伽说别人坏话对双方都是极之危险,特别是说坏话的那个人。我们连想想别人缺点也要避免,更何况说人坏话。若任何人向你说这种话,你要把手掩盖耳朵上,说︰「不要告诉我,我不想听任何人的坏话。」因为当我们说别人坏话,便会取得吸收这个人的缺点短处,除此之外,我们的思维亦受破坏,不纯洁会进入我们的脑海里,接着你与别人交谈,它增长,变得更差。
因此,妇女有责任要特别小心,这种事多发生在妇女身上,因为她们有点被排除在外。她们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人生,她们与男人不同类型。男人,若他们要生任何人气,或他们想说什么,他们马上去做,争吵辩论,把事情了结。但女人却会把事情埋藏在心里,会说一些话,这样做是个坏开始,就像虫移动,会传染。所以你们所有人都要记着,你们最先要避免的事情,就是听别人说坏话,说无聊事。
我在珀斯也说过同样的话,因为上一次,当我来,我发觉你们对他人做了些可怕的事情。我现在再次告诉你这些话,因为我们要明白道德不单只是「性」,比性多得多,阔得多。
因为我们想净化自己,让我们内省。人们问我︰「为何你在俄罗斯处理得那么好?」俄罗斯有一事是很了不起,他们很内省。若你阅读任何俄罗斯作家的小说,你会很惊讶的看到他们所有人都会内省,所有人的个性都很懂内省,他们想看到︰「为何我要这样做。」例如,有人很懒惰,不工作,只花时间阅读或做其他事情,没有伸展身体,那么他便会内省︰「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懒惰?为什么我不能积极点?」
有个很难相处、易发脾气的人,人们不喜欢他。除了生别人气,他要看看自己内在,「为何没人喜欢我,没人关心我,什么令我这样痛苦悲惨?」
那么你便看到自己一是很受制约限制,一是可笑的自我跑了出来,令你做一些你不该做的错事。一旦你开始内省,你便在洁净你的思维。
现在就如文化是,我发觉对人类并不大有益。它是,我也不知道人们想怎样,他们能做什么,能到达怎样的程度。没什么是有可能发生。我曾经看到一些我们的婚姻,一些男人或女人从没告诉我很令人震惊的事情,他们染上可怕的疾病,他们只会令我有麻烦。有很多人做过这种事情。
所以首先你必须知道,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是伪君子。若你是伪君子,若你不真心诚意相信霎哈嘉瑜伽,不专注,不洁净自己,不责怪自己,你便很快被揭露,被抛离霎哈嘉瑜伽,这是毋庸置疑的。我不会抛弃你,我只会原谅,就如我曾告诉过你,有两个力量在霎哈嘉瑜伽运作,一是离心力,一是向心力。向心力吸引你,离心力却会把你抛走。
所以我们要非常,非常小心,因为不管你取得什么,都确实是很不平凡,令人惊讶的那么神圣,那么容易取得。实际上,我对自己怎能成就完成这些事情也很惊讶。它能实现成就是因为,就如我告诉过你,上天无所不在的全能力量扮演着很有活力的角色。它起作用是因为现在是,我们现在正处于过度期(Krita Yuga)。过度期的出现是当一个时期和另一个时期之间有一空隙。就如我们有斗争期(Kali Yuga),在斗争期进入完满期(Satya Yuga)之间,就是过度期。当它起作用,进化过程便在这个时间发生。
现在最后的进化已经开展,这个全能的力量已经再次变得活跃。这就是为何你取得我所有相片,取得所有这些事物,你也能给人自觉,你自己也能。你会惊讶于发生在你身上的奇迹。每个人都能告诉你上百个奇迹,这些奇迹也是这个无所不在的全能力量所成就的。在这接合点,当我们有这些可能,若我们仍想伪善,便会伤害自己;若我们批评别人,而不是批评自己,我们便会错过这班巴士。
你必须明白时间的重要,人们就是错失时间。霎哈嘉瑜伽是很好,因为你受到祝福,感到安全,一切都很好,你拥有那么多兄弟姊妹,我看到你们的脸像玫瑰般闪耀,全都很好。但你仍有机会落后,原因是你必须洁净自己,不要自满。有些人当我与他们谈话,他们从不会想我是在与他们谈话,他们以为我在说别人。所以请你们明白,我们要内省,要静坐,当我们意识知觉到自己的缺点,便要看着这些缺点,缺点便会消退。
我们要做的任务是很巨大的,就是解放整个人类。为此你们要是很特别,很有理想。人们要看你的表现。我曾经看到有人很喜欢走上台炫耀,这是自我,要明白这是自我。若你的言行不是你口中所说的,没有人会把你的话当真;他们反而会从霎哈嘉瑜伽消失。若你想炫耀,人们便会说︰「看看这种炫耀。」每个人都能看到你是这样,他们或许看不到自己,却能看到别人是这样。
所以你要对所有这些自我的彰显非常、非常小心。若你有钱,便想炫耀;若你有权势,例如你在政府占有某个位置,你便想炫耀,什么也可以。这些都是人为虚假的事情。我知道有人炫耀一些毫无意义荒谬的事情,我就是不明白,这些事物都是外在的,它们不会令你富裕,完全不能给你需要的力量,也完全不能令你变得漂亮美丽。这些外在的事物,任何人都能拥有,它们不会令你了不起,只有发展你内在的财富才是唯一洁净你的方法,也能给你如基督所说的重生。
现在复活的时刻到了,你们全都复活,但你们仍要洁净自己。首先,就如我告诉你,我们最先考虑的应是道德。现在只想想人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例如,我曾经与我的丈夫在西方,另一个环璄,另一个社会生活。我们到过派对,曾经体验这种事情,我发现没有男人是安全的,也没有女人是安全的,他们全都互相调情,天知道为何要这样,这是种毫无喜乐的追逐。当他们回家,发现妻子失踪了或丈夫失踪了。这种不安全的生活,全因他们没有道德的意识。对他们而言,这些欢愉是很了不起,因为这种对人生的误解,令他们受巨大不安全感所折磨。
你要教导你的孩子正确清楚的道德观。为此你要有正当的言行举止,不要在孩子面前做出浪漫的举动,也不要把他们处于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做这种荒谬的事情的境况。你的言行必须有尊严,不然孩子便会有样学样,这是先要做的事情。
你也要小心电视和任何向孩子展示的事物,或孩子能看到的…他们要小心,告诉他们这是错的,这是非常错的,会为我们惹来麻烦问题。若你与孩子有正当亲密的关系,便不会出问题。你要明白,在这里,他们受太多这种教育,尽管如此,你与孩子仍出很多问题。虽然我们没有教导孩子这些事情,印度却没有这些问题,因为我们对这种事情保持纯真。若孩子保持纯真,他们永远不会沉迷其中,也不会因好奇而出任何问题,不要令他们好奇,你会感到快乐,孩子也会感到快乐。他们从一开始就以道德为基础来开展人生。你要给孩子的是正确的道德意识。
另一件我看到的事情是,很重要,是你要给霎哈嘉瑜伽时间。很多人没有花时间在霎哈嘉瑜伽,没有在集体静室工作,他们没有想过要为霎哈嘉瑜伽做点事。你要明白,你是身体的一部分,就如若我不让一只手工作,只把它放在吊带上,你会发现它永远不能运作,会变得虚弱,不能再做什么,只会浪费它。所以你要同样运用你所有的肢体,你们全都要把肉身,思维,情感,不管什么都要为霎哈嘉瑜伽工作,因为这是你的工作。我不需要霎哈嘉瑜伽,我不用为它工作,为了你我才开展它,是你要把它给予别人,这是你的责任,所以你要把它担起,就如这是你的责任。
例如,你知道我这把年纪,仍每三天或四天出远行,到很远的地方。我为何要这样做?我没有必要这样做,我什么也不需要,我这样做只为这理应是我的人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来解释它,逻辑上它看来不怎样合情理。但若你看看我 — 你说我们对母亲很尊敬,我们很尊敬她,很喜欢她,也敬拜她,诸如此类,但你们有否像她那样付出那么多?你们付出了多少?
其二,我也曾听说过,人们对捐钱给我的讲座和其他都很吝啬。你想我来这里,在早期,我通常都是花我自己的钱,你却不想我花自己的钱来这里,这恰当吗?是吗?若你有自尊,你不会喜欢我来,花我的钱来这里,花钱来建造这个,花钱购买你的汽车的汽油,你喜欢我这样做吗?不喜欢。很多人来我的讲座,有人告诉我,但不要付钱给我的讲座,这是大错特错。若你不付钱,我告诉你,你马上会受苦,这是关乎钱的事情。因为若你不付出,钱便不会来。慷慨的人很昌盛,即使在澳洲,或甚至在印度也是。所以我要告诉你,即使对你这不是种诱惑,但当人说︰「母亲,我们想要的没有发生,这没有成就。」— 所以是有某些地方出错,某些地方出错。
一旦你开始把自己奉献给霎哈嘉瑜伽,你马上发现事情得到成就,某些事情,你犯了一点错,不该犯的错,或某些,你仍未了解,你出于误解做了一些事情,尝试找出它,事情必须整理,必须在霎哈嘉瑜伽得到舒缓。一切都整理好,不单如此,我见过,它变得完全漂亮的在正确的位置上,你会惊叹于它怎能成就到,从小事到大事。若它在你人生中不能成就,肯定有某些地方出错。这是你的道德观,我要说,财政上的道德观。
你的国家也有一些可怕的灾难,可怕的领袖来只对钱感兴趣,他们就是为此来霎哈嘉瑜伽。有什么发生在他们身上,你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不要为钱来霎哈嘉瑜伽,而是为一切而来,某程度上,为整体,你要取得更高的位置。就如你也要以开放的心去给予付出,知道自己已经取得这份了不起的礼物,所以:「现在,我能为它做些什么?」当然,我不需要你的钱,我并非处于基督同一个位置,祂从不拿取任何金钱,所以我不需要拿你的钱。但仍然,对其他事物,没有付钱的人要记着,若他们想他们的孩子妥当,想他们的家庭妥当,就钱而言,若他们想妥当,在不感到有自我,没有在领袖的压力下,尝试把钱用在对霎哈嘉瑜伽有利的用途上。
另一点是关于家庭,就如我昨天告诉你,「我的房子,我必须拥有自己的房子,我必须得到…。」特别是领袖的妻子。我再次警告他们,因为这种情况会出问题,问题到达我们要把他们赶离霎哈嘉瑜伽的程度。尽管丈夫很好,但有些妇女想有自己的家,想有自己的孩子,她们想有自己的地方。若领袖的妻子有这种想法,别人会怎样想?他们要以领袖为榜样,若领袖不俱备这种品质,而妻子也不以身作则,整件事情绝对能处于危险的境况。
这就是我看到的,当人们意识不到他们是同一个家庭的一分子,他们便会受苦。我们开始想 — 试想像,我们把一只手指切下,把它种植在某处,它能长出什么?能否长出一棵树来?或什么会长出来?什么也长不出,它只会停留在同一位置。若你未与整体连结,你仍妥当,不管你在腐烂还是什么,都不要紧。但当你现在已经加入,当你是家庭的一分子,便要看到你有怎样言行,你的孩子有怎样的言行,他们是否合群集体?他们能否与人分享,又或他们在争吵?尝试看到你的孩子能与别人分享他们的物品,你要先以身作则,不然孩子是不会这样做。
现在看看基督 — 他活不到四年,某程度上他不在这个国家。只有四年,祂便能实现完成祂的使命。祂在这里只为实现完全在额轮的复活。这样短的时间,祂教导了多少漂亮的寓言,到过多少处地方,与多少人交谈过,祂的一生就是这样度过。祂活得很简朴,没有这种帐篷或什么,所以祂通常到山上 — 爬山,你也知道,山上的布道是很有名的布道。接着祂召集群众,与他们交谈,他们会聆听祂,但没有人能吸收祂的教诲,他有很少…只有约十二个门徒,他们待祂死后才能理解祂。在此之前,他们不理解祂是谁,他们的脑海没法把祂所做的事情,所讲的话形象化。但当祂复活,他们便想,祂是谁,祂做了些什么?我们怎会是祂的门徒?他们只是普通的渔夫,你们知道得很清楚,他们的理解力忽然彰显出来,他们的动力也彰显出来,他们真的能显示怎样实现我们称为「重生」这事情。
基督教却在保罗和奥古斯汀的错误旗帜下传播,这就是为何我们看到基督教出问题,出很多问题,我们也感到震惊。基督教的基督怎会是这样?就是这样,这个基督教的基督与基督毫不相干,而祂曾经说︰「你会称呼我为基督,基督 — 我不会承认你。」
我们就是带着这个,祂也曾说︰「他们头上会戴着一个记号,我便知道就是他们。」就如你已经戴着记号,你已经在最后审判被基督拣选了,祂拣选了你,而你就在这里。我们仍要知道,有各种可能我们是伪君子,我们在玩弄文字,可能我们仍要洁净自己,所以只要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看看自己︰「我那里出错?」
就根轮而言,你们有特别的责任。澳洲人比任何人要负更大的责任,因为这里是格涅沙的土地。若你不完全明白根轮清洁的重要,我肯定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有任何升进。所以你们要决定,把它成就,那么你的升进或提升便没有问题了,因为你是那么纯洁,那么漂亮。你们所有人已经成就达到了,没有太大的困难。唯一是若那些被留下的事物忽然想走上前,你不要容许它们进入你的人生,要抛掉它们。例如,就像莲花的叶,当它还在水里,它没有显现什么,一旦它浮出水面,水便不能停留在它的表面,水只会滑落,任何水也不能贴附着叶。你或许向它倾倒水,任何数量的水,水只是溜走。你发现有这种情况。大家互相的关系,种族主义和其他事情,我们都要反对,为这种细微琐事去憎恨人不是件好事。
我们要记着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时那种寛恕的质量,祂怎样寛恕把祂钉上十字架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即使他们知道他们在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人们仍想把人钉上十字架。这种钉死在十字架上可能对被钉十字架的人还可以,但对把人钉上十字架的人却很危险。所以我们都要明白这些事情,要摆脱这些事情,还要从所有的被钉十字架上走出来。你要拥有极之纯洁、理想、美丽的人生,你要对你的品德自豪,对你的伟大崇高自豪,对你的正义自豪,没什么要有坏感觉。不然,人们便会在这现代夸耀他们的缺点,而不是他们的优点 — 这是被视为坏行为。两者你都不需要夸耀,你却能对美丽的,美好的,能给人力量的事物自豪。
基督要顺服委身于祂的父亲的欲望,祂问祂︰「若你能拿走这个杯子,那会很好。」但当父亲说︰「不,你要喝掉这杯。」祂接受,勇敢漂亮的经历它。
我们要有同样的顺服委身,不管我们要做什么,都要顺服委身的去做。我们不应想我们能透过它来成就某些事情,透过它来炫耀,或是什么。你只要感到它能完成成就全因我们顺服委身。我们要感到顺服委身是很大的福份。若你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只说︰「我顺服委身。」就已经很足够了。但你不要说︰「母亲,请帮助我顺服委身。」我是说,母亲怎能帮你这个忙?所有这些祷告有时只为逃避实相。「你只要帮我,帮我,这个。」
要顺服委身很容易,你只要说︰「母亲,请来我的心,来我的头,来我的注意力。」就这样。不停的这样说︰「请来我的心,来我的头,来我的注意力。」当你不停的这样说,灵量便会升起,把你完全洁净。是她洁净你,她每时每刻都在洁净你的轮穴,问题出在你常常搞糟它们,一次又一次,这个可怜的家伙一次又一次的升起。出这些问题都源于我们没有内省。
我也曾见过有人很依恋他们的妻子,或依恋他们的丈夫,他们什么人也看不见。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错的;错在他们自己,不是他们的丈夫或他们的妻子。这看来是人很普遍的缺失。这种错误的依恋不单会伤害别人,也会伤害你的丈夫或妻子,因为他们也会同样犯错。一旦他们犯错,便没完没了,他们会被摧毁。
现在我的任务是到美国这个喉轮之地,这是另一份艰难的任务。除非能纠正它,我的喉咙便不会妥当。我要开开心心的去做,完成这份任务。但你也知道,美国人的上层(轮穴)有点毛病,他们只能…我就是不明白。他们喜欢别人拿他们钱,愚弄他们,还喜欢拥有劳斯莱斯(名车),做着这种事情的人,你能想象吗?他们不会邀请我上电视,因为我没有劳斯莱斯。我是说在电视,在政府,你能否想象,他们不让你上电视,原因是你没有劳斯莱斯?这不是声誉名望!若我透过欺诈才拥有劳斯莱斯,那就很有声望,这只是种生意。
所有这些事件,我们感到像澳洲这个被全世界切断,那么遥远的国家,灵性的层次真的很了不起。灵性在这里表达得很好。我肯定在霎哈嘉瑜伽,若他们能明白他们是生活在格涅沙的土壤上,他们便会升进得很高。你以怎样的纯洁,怎样的理解来生活是何等重要。
今天是基督复活的日子,我们要说,是我们所有人复活的日子,是祂,是祂能应付处理,祂为我们做了一切,是祂大大的帮助我们,不然,灵量永远不能进入顶轮。所以我们真的要真心的感谢祂,也要尝试吸收祂的质量。
另一种质量在这里,当然,当人想批评你的母亲,想侮辱你的母亲,你便会生气 — 就像基督。祂不能容忍任何对祂的母亲的侮辱,或任何对母亲的忽视。祂曾经说,这是不能容忍的。同样,你们也一样,若你能这样,我便与你同在,绝对与你一起,你不再感到内疚或什么。当你明白不管你做什么,都要以完全真诚,完全理解明白的去做,即使你犯错,也不要紧。错误会为你带来某些缺失,你必须极之真诚,你内在要有这种感觉。
看看基督的感觉,我是说祂把自己钉上十字架,是祂要求这种麻烦,祂本应不用经历这种苦难,祂却经历了。当然,你不用为你的复活而钉上十字架,完全不用,但某程度上,你要把丑陋的,错误的,任何对你成长有害的事物都钉上十字架。你要真的变成非常美丽的人,非常美丽。任何与你交谈的人,任何看见你的人都应说︰「我遇见这样那样的人,很美丽。」我便问︰「你怎会这样美丽?」那个人说︰「我是女霎哈嘉瑜伽士。」这是我常常,常常遇到的经验。重点是你要尊重你的自觉,尊重你的重生复活。若你不尊重你的复活,对自己和对别人都没有帮助。
我有次偶然遇见世界最高法院,海牙法院的高院法官,在罗马尼亚。他坐在那里,我也坐着,他看着我,我想找他,却找不到。接着我们到巴黎,他也在巴黎,法兰克福,他转到哪里,我也是,所以他来问我︰「顺便问一下,我是否之前见过你?」
我说︰「或许。」我知道他是谁,但我没说。他说︰「你也知道,我是这样那样的,我到印度,有位女士把我治好,你是否那位女士?」我说︰「是,我是这样那样。」好吧。
接着他告诉我的事很令我鼓舞,他说︰「那次你治好我,我很高兴满意,我想你是其中一个医治者,但当我看到那嘉医生的人生 — 他是我的同事 — 他改变转化了,变得这样好,这样奇妙,我有一次问他︰「什么,什么令你变得那么好?你怎能在这困难,各方面都受到攻击的时刻变得那么好?仍能那样坚持。」(这孩子哭得很厉害)「是什么,什么令你变得那么好?你活在这种地方,你也知道海牙被各种罪犯,毒品围绕着,你却能那么好,那么漂亮圣洁,你怎会这样?
他告诉我︰「你还记得治好你的女士吧,她完全改变我,因为她,我才成为瑜伽士,我的人生就是这样改变了,因为它给你力量。」这个男人告诉我,我真的大受感动。他说︰「你能给我你的相片吗?」我说︰「我没有相片。」那里有三、四个霎哈嘉瑜伽士与我一起,他们都戴上徽章,那里却只有一个徽章。海牙高等法院的秘书也与他一起,他很感兴趣,他说︰「可否给我一个徽章?」他们便把徽章给了这个法官,其他人说︰「我们呢?我们也想要徽章。」我说︰「你们要戴上这个徽章?」「是,是,当然。」他马上把它戴上。忽然马德找到另一个徽章,他们却已经到了机场,他便跑到机场,告诉空中服务员︰「把徽章给这个男士。」「呀,我也看过这个徽章,好吧,我把它给另一个人。」她便把它带进去。
你能想象这些地位那么高的人,我要说,人生中处于那么高的位置,这样有才华,他们是最高法院的法官,某种意义而言,是最高海牙法院,全世界的最高法院,只因看到一个转变很大的人,却能这么谦卑。所以你能想象,你怎样改变你的同事,怎样透过你恰当尊贵的行为取得更好的成效。若你能以身作则,它会成就得很好。
而基督,为何祂能感动人?因为祂的人生,祂的人生显示祂是多么强大,祂死去。透过祂的复活,祂显示祂是超越人类的理解,祂从死里复活,祂必定是完全纯洁的人格 — 祂的确是。
所以今天我们要把自己安置在这样的位置,我们请求纯真,纯真和纯真。我们要以完全真诚去成就内在的纯真。不要有自我,以为自己完全妥当 — 不。我们要请求内在的完全纯洁,这是伟大的,伟大的基督已经给予了我们,我们要成就实现它,我们真的要显示我们能在内里成就实现纯真。不管发生什么,忘记它吧,不用担忧。什么已经发生已经过去,不管什么,要发生的是你要请求纯真。所有批评,所有憎恨,所有这种事情都会消失,纯真还会给你独特的位置,人们即使只看你的人生,他们也会改变,只是看你的人生,他们都会改变。
我希望这能在这里成就得很好,或许在我下次再来,你们会有很多,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漂亮地连在一起,漂亮地大家都有联系,这些孩子也成长得很快。我希望再次来到这片格涅沙的土地,在这里,纯真已经接管。
愿神祝福你们。
复活节崇拜是一个简单的崇拜,因为我们只是…当然,洗脚要由孩子来做,因为今天很特别,不然这是个很简单的崇拜,所以很多我们通常有的东西都不用准备。
 
我们先做格涅沙崇拜,孩子可以来这里,约五至十二岁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