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莎娃斯娃蒂崇拜 Ashram in Lions Bay, Lions Bay (Canada)

锡吕•莎娃斯娃蒂崇拜
加拿大温哥华 1990年8月11日
当他们问我应该在温哥华举行什么普祭时,我想起曾经听说过这里的灵舍,它安坐在非常美丽的自然环境中,因为大自然是用莎娃斯娃蒂的力量来创作的,我想最好在这里举行莎娃斯娃蒂的普祭。另外,当人们生活在大自然之中,人们变得极富创造力,他们细腻丰富的情感保留下来,他们从不行色匆忙,或者也可以说,他们没有你们所说的那样过于现代化,因为大自然让他们舒缓下来。所以莎娃斯娃蒂的创造力也让艺术家增多了,我知道,长久以来这个国家一定诞生过很多艺术家。
我认为加拿大本身是喉轮的明善轮,但是当摩诃梵天婆罗摩(Mahabrahmadva)的力量(我们称之为集体的梵天(Hiranyagarbha))显现出来,莎娃斯娃蒂的力量变成了摩诃莎娃斯娃蒂。因为这个缘由,祂必须穿越明善轮。祂穿越了明善轮后,成为了毗湿奴摩耶(Vishnumaya)的力量。我的意思是祂就是毗湿奴摩耶的力量。所以莎娃斯娃蒂成为了毗湿奴摩耶。祂穿越了两个点——一个点在明善轮,另一个点在喉轮——所以她是锡吕. 克里希纳的妹妹。所以莎娃斯娃蒂作为锡吕. 克里希纳的妹妹降生,当克里希纳的妈妈允许祂的叔叔甘萨(kamsa)杀害祂时,她飞入天空,变成了闪电,祂宣告了锡吕. 克里希纳的降世,祂已经存在于此。
所以锡吕. 克里希纳和毗湿奴摩耶的关系是兄妹的关系。出人意料的是,另一个日子我们庆祝Rakhi Bandhan, Raksha Bandhan,那也是说的兄妹关系。所以现在我们正在庆祝的神祇实际是锡吕. 克里希纳的妹妹,之后她作为德卢帕迪(Draupadi)降生,并且这就是为什么锡吕. 克里希纳会前去挽救她的贞洁,因为只有兄弟会关心姐妹的贞洁和名声。
这正是昨天所发生的事情,那就是莎娃斯娃蒂的普祭,毗湿奴摩耶,祂自己,昨天在这里打了十六次响雷,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但我知道祂会那么做的。除此之外,祂也在华盛顿打雷了。这是件好事,因为华盛顿必须被唤醒。这些都是非常、非常精微的事情,非常精微的关系,只有我能讲这些事情,因为我了解祂们,我知道这些关系是存在的。所以祂在这里我并不惊讶,但确确实实祂从温哥华的这个地方经过1600次了,祂来这里是为了展示:对你而言,是时候理解霎哈嘉瑜伽的重要性了!如果我们不坚持将自己完全地投入霎哈嘉瑜伽,毗湿奴摩耶将会展现另一个形象,祂可能烧毁你们所有的森林,可能烧毁一切。现在你们必须知道那个闪电代表了所有的五大元素包含其中——它有声音,它有光,它在乙太中,它在乙太中行动。它也包含你们称为水的物质,当水渗透进摩擦,即大地母亲。因此所有这些物质都通过毗湿奴摩耶来行动。
所以昨天这个毗湿奴摩耶向我们展示“现在我在这里。请崇拜我。”并且到目前为止我们从来没有崇拜过莎娃斯娃蒂,梵天婆罗摩也没有在任何地方被崇拜过,因为祂创造了这个世界,祂创造了森林以及所有的这些事物,并且祂们还创造了所有的海洋及陆地、星球、一个接一个的宇宙。但是我们不会像崇拜这棵树或者那棵树一样进行崇拜。我们不会崇拜那一类的事物。只有大地母亲创造的东西,就像swayambus天然圣石,这才是我们唯一崇拜的。并且我们现在的崇拜也是以一种抽象的方式来进行的,因为凡是他们显现之处,人们都从事着商业化的宗教,所以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不去这些地方。
所以你们能夠理解为什么昨天在我来了之后,这些事情都意想不到地发生了,从没有过这样一道闪电的光,人们都很惊讶。这就是克里希纳的妹妹,祂充满活力、具有非常犀利——非常非常犀利的性格。锡吕. 克里希纳的精髓在于祂很甜美。 Madhuria是祂的潜在力量,罗陀是喜乐的赐予者(Ahlada Dayini) 的力量,意思是这个力量会给予你喜乐,祂创造……(锡吕.玛塔吉插说印度语),祂让你的头发丝都喜乐得竖起来,用梵语说是pulakit,是pulakt这个词。
所以,锡吕. 克里希纳的美,即甜美,戏剧,创造了交流合一的美好感受——所有的那些都包含在锡吕. 克里希纳之內。但祂是那个警告的人,那就是警告运作的方式。并且祂的个性犀利,警告每一人。所以一方面祂证明了我的到来,我在这里。也许那些土著人,他们可能理解,这都是事先预言过的,现在已经发生了。另外你们这些人必须意识到这是一个警告:你们不能允许霎哈嘉瑜伽以这样一种方式隨波逐流,自生自灭,而你只是顺道在这里。
所以这是锡吕. 克里希纳妹妹,毗湿奴摩耶的警告,祂就是莎娃斯娃蒂本身,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崇拜她的地方。只有霎哈嘉瑜伽士,那些得到开悟的人,可以崇拜摩诃莎娃斯娃蒂。否则,人们只能崇拜莎娃斯娃蒂,因为崇拜莎娃斯娃蒂,你会阅读,你也能为人们的娱乐来创作舞蹈、音乐,但实际上对莎娃斯娃蒂的崇拜是给那些具有一般意识的人准备的,意思是那些普通人的一般意识。但是对于霎哈嘉瑜伽士,摩诃莎娃斯娃蒂将被崇拜。正如我已经告诉你们的,摩诃莎娃斯娃蒂变成了毗湿奴摩耶,并且祂就是毗湿奴摩耶,所以你必须成为你应该成为的那种人,你应该像毗湿奴摩耶那样去告知人们什么是霎哈嘉瑜伽,通过言辞犀利的演讲、通过一些事情触动他们,告诉他们你正在从事的事业是什么。但我所看到的就是,大多数情況下,当人们说话的时候,他们总是试图像锡吕. 克里希纳那样非常温和、甜美。
我们曾尝试在美国这么做,本来应该对美国人起作用的,但没有。他们喜欢像Graham 这样的人,或是言辞犀利的人。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必须从昨天的经历中学习的地方:你们真的需要一些言辞犀利的演讲者和犀利的人,因为他们对普通的情感完全不敏感。你瞧,他们所有的情感都丧失,我认为他们已经麻木,然后你必须要给他们一些震撼。他们喜欢震撼,你知道的。报纸必须给他们一些撼动,任何让人震惊的事情——只有这个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甚至连音乐都必须是能打碎石头那么猛烈的,必须是那种可以打碎他们脑袋的那种音乐。所以他们真的已经变成了无情的人。并且你必须明白他们的冷酷只能由毗湿奴摩耶来粉碎。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在温哥华举行这场普祭的原因,这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不仅仅是对加拿大,也同样对美国。
对当今出现的所有疾病、服用的任何毒品,美国人都觉得理所当然,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着一切自行毁灭的事。他们不知道正在对自己做些什么,他们是如何摧毁自己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异想天开,为了所谓的自由,他们是怎样正在浪费自己作为人类的宝贵的一生。
所以极为、极为重要的是,你应该试着采用犀利的方式告诉他们,“你正在做什么?为什么你要欺骗自己?为什么你不理解这是错误的?”至少为了子孙后代,你告诉他们“我们正在做的是错的,你不应再这么做了!”
所有这类的讲座必须在这里举行,人们必须准备好去做这类伟大的演讲和工作。但是,要说人们不喜欢,我认为这是另一回事,除非你吓到他们,否则他们不会站到你这一边。
所以你必须告诉并且警告他们,这就是昨天毗湿奴摩耶所提示的:现在要采用新的策略。无论什么时候,当你,比如说,你开展一个课程,在课程结束的时候,你必须要这样说“现在,你知道,霎哈嘉瑜伽不仅仅是上一堂课,而是为了你的幸福,为了你的福祉。你必须要继续深入,你必须要成长。现在不要半途而废。这就好像,一颗种子不仅仅只是发个芽而已,它必须成为树,否则谁都无法获益。”
所以你要明白,只是去告诉他们——在霎哈嘉中因为不正确生长或者成熟而导致的所有危险。必须要告知,因为所有这种卿卿我我的事情在美国都没用。我已经明白这点。你们需要犀利的人,因为最近我正在听这个Billy Graham的一场演讲,然后我说“这是个脑袋空空的家伙,他在用他的帽子说话”。但是人们还是如此着迷。还有另一个人,我想他正在监狱。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可笑的人。我也看见过他,令我惊讶的是,他只是在说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像个空壳,人们却全都疯狂地追隨他——成千的人站着、唱歌、做这、做那。
所以你们必须明白,这些人都需要被撼动,并且一定要告诉他们“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有另外一个组织,他们运行另一种撼动机制,就是Brahma Kumari。你看看,这个Brahma Kumari变得像闪电一样,他们告诉人们——现在他们不这样说,“你们将被摧毁,”他们说什么“这个世界将会被摧毁,万事万物都将被摧毁,你要知道你们没有准备好,什么事情会发生呢?”
Jehovah Witness正干着同样的事情。他们说到:“这个世界将要被毁灭,我们所有都会被毁灭,所以我们应该准备好,我们应该去到神那里去。”但这不是实相。尽管那些人正追求那些。你必须告诉他们实相:“不仅仅你正在摧毁你自己,而且你也正在摧毁未来!”人们已经开始谈论,大多数美国人都将被摧毁。
毁灭源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可以说,这里没有传统——那不是关键,不是要点所在。关键之一是他们来到这个国家,安顿下来的时候,摧毁了很多的人。这是其中的关键。现在这些死去的人的亡魂仍在四处游荡。他们想看看,只要一旦有可能,他们就摧毁美国人。大量的巫术,大量的负面手段正作用于美国,他们无孔不入。那些假导师不得不离开所有的国家,但他们却仍然好好地端坐在美国。原因就是这些亡魂给他们出主意。不仅仅是他们需要来个当头一棒,还有那些亡魂,是他们出了各种毁灭性的、邪恶的主意,令美国人走向毁灭。
现今有些亡魂般的念头是这样的:看见一个人从俱乐部走出来,摔倒在地,“这有什么伤害?你也可以试试,你不会摔倒,你进去,不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没关系,你完全没事。”那就是亡魂般的念头。
或者,如果你告诉他们“这是错的,我们不该这么做。”
“好啊,我们很坏。那又怎么样?”这些全都是亡魂的想法。这不是人的想法,人没有这么谈论、这样说话的。
所以对于所有的这些人,唯一能将他们领回来的是毗湿奴摩耶的力量,没有别的。我现在意识到只有通过毗湿奴摩耶人们才能被治愈。那么,现在毗湿奴摩耶自身已经离开去睡觉了,感谢基督教、天主教还有印度教,因为在印度教里面也有罪的概念——你已经犯下了这个罪,你已经犯下了那个罪。那么,你只要给婆罗门这么多钱,你就会被拯救。我的意思是,每个宗教都有这些无稽之谈。但是这个毗湿奴摩耶的力量,祂已经完全地被压制,祂已经在人的內里沉睡了,除非你能提升这个力量,并且告诉人们去挣脱这种麻木和怠惰,你可以令他们投入更伟大的事业,告诉他们我们的目标是和平、世界和平,我们的目标是人类的解放,我们的目标是将人们从错误和毁灭中解救出来。
假如你通过一个更大的平台来谈论这些事情,那么将会起作用。例如,现在一个好事情就是我曾经和圣雄甘地在一起,人们对圣雄甘地怀有极大的尊重。当然圣雄甘地对我印象深刻,这点毫无疑问,即使我还是一个小孩,他过去常常咨询我,证据就在他的拜赞歌中,他曾经用不同的方法给拜赞歌排序,从关于真我的心轮开始,之后从根轮开始往上,就像那样。所以我的意思是,这就说明了,他当时必然咨询过我。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也可以利用他,锡吕.玛塔吉正在做的就是圣雄甘地所说的那些。他谈论过sarva dharma savanatma,意思是应按照同样的尊重和同样的理解来对待所有的宗教。
一旦你开始那样说话,那么,你知道,人们会明白隐藏在其后的高贵的传承,因为每个人都想知道我是从什么书上学习到这一切的。我没有从任何一本书学习过什么,这点你们很清楚。但你们可以说“她就是那个伴隨着圣雄甘地的人”以及“甘地对她印象深刻”,以及“和甘地一样,都持有和平及非暴力等这一切观点。”“她想采用的手段、方法和甘地一样。”这是事实,毫无疑问,但是圣雄甘地是一个非常热诚而有力量的演讲者。所有跟隨他的人也非常热诚而有力量。他们不会仅仅是说“好吧,来,一起喝杯茶”,这类东西是不会起作用的。
所以美国人需要挑战,并且他们真的需要一个热诚而有力量的人来冲击他们。所以现在,如果你要如此行事——就像有一天,我们在纽约有个公开讲座,来了有很多黑人和中国人,还有很多印度人,但是很少白人。
所以白人前来说到“哦,我什么问题也没有,你知道。”
然后你必须要做的是,“你什么问题也没有?”
“是的,就是这样。”
“可以肯定,要么你有点问题,要么你犯下了某些罪,要么有其他的什么”。
这时他们得到了当头一棒。“这真让人吃惊,你还没有得到。哦,这是非常不对的,你一定有些问题,你应该得到它,试着去得到它,你知道,这是非常不对的,我希望你没有得癌症。”【笑声】或者你也可以问“你得了爱滋病吗?”
“不,不,不。”
“那么你正在受什么罪呢?你怎么没有得到呢?你看这个黑人得到了,那个中国人得到了。为什么你没有得到呢?你是一个白皮肤的人,你应该第一个得到。”
这时开始奏效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美国人是这么迟钝,因为你看到他们整体都是非常迟钝的人,极为迟钝。因为这种摇滚乐,你看,如果你在任何一个人面前播放这些音乐,人们都会逃跑。“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昨天他们喜欢这种rap音乐的味道,他们想让我听。
我说,“发生什么事了?”然后所有的东西开始晃动。我当时坐在一张长椅上,整个长椅都在晃动。当时,谁坐在我旁边,他在那,Karan也在那,我们发现他——Karan和所有的人都那样跳——就像发生地震一样。心脏开始反向跳动。
所以,就是这样,这些人是非常非常迟钝而且麻木不仁,是他们所谓的自由让他们麻木不仁。就像你去叫一头公牛,“来啊,袭击我啊”类似于这样,你看。他们心甘情愿地、完全地麻醉自己,这个麻醉剂可能是酒精,可能是毒品,可能是女人,也可能是结很多次婚。你结一次婚,就夠了。如果你结五次婚,我的意思是你变成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就像一个——我不知道是否有任何的动物像这样。但是你看,你变得对事物完全地麻木。因为首先你和一个妻子结婚,然后你爱慕她,你有了孩子,然后你——我的意思是毕竟你和你的妻子有这么多的关系,然后突然你离婚了,你什么也感觉不到,你不去感觉它。
这是极大的麻木,如果你告诉他们,“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知道,但他们感觉不到,他们感觉不到他们正在做错误的事情,他们感觉不到他们所做的事情是荒谬的,他们不会因此而感觉到苦。任何其他人都会感觉痛苦。是的,他和妻子离婚,他变得很迷茫,应该会,通常情況下。但是在这你只会发现漂亮的吹嘘“你知道,我已经和两个妻子离婚了,第三个马上就有了。你可以见见她。”这样毫无廉耻,没有廉耻,没有感觉,什么也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和一个女人结婚,你和她生活在一起,她是你的妻子,而你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你和自己的孩子之间也全然没有感情,没有感情。当然,他们不像英国人,曾有英国人杀死自己的孩子。所以这里也不算太坏。但是在这里我也曾经听说过他们杀死自己的丈夫、妻子,或者互相残杀所有这类似的事。那么为了什么呢?为了爱,当他们对一个丈夫不能怀有爱时,他们如何能对另一个丈夫怀有爱呢?我不明白。爱是心的一种特质。
所以就是这样——如果你看到整个性格都是麻木的,那是因为他们的举止行为不像人类了,他们的举止行为像——我不知道,我再一次说我不知道那像什么,因为无论如何都没有参照物了。所以并不仅仅是美国人像这样,全部都是。但是美国太过分了,太过了,并且所有的这些都兴起于美国。所有这些可笑的观念都兴起于美国,并且每个人都接受他们,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包装,他们知道使其流行之道。
有一次,我坐船旅行,有一个舵手来到船上,然后他和我谈话,他告诉我他的兄弟是一个肮脏的魔鬼。
我说“发生了什么?”
接着他说,他的哥哥控制了四个男孩,男孩们是披头士,然后他的哥哥成为他们的经理人。他开始了这个音乐,并且找来一些女人,将她们灌醉,让她们吸毒。当他们开始演奏第一首音乐的时候,这些女孩开始尖叫、喊叫、失去理智。之后这音乐变得很流行。通常应该是这样反应的“Ba,这音乐使那些女孩丧失了理智,就是这样的东西,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去听这样一首音乐。”正相反,很多人开始追隨。你怎么解释这类的反应呢?她们越是叫喊,声音越是尖锐刺耳,按照他们的观点,就说明这是首很棒的音乐。这意味着音乐背后有某个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打动了她们;否则,她们为什么要尖叫?说明这些无知的人被某种东西打动了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追隨。我们也无知,我们也应该参与其中。
现在你可能会问我“母亲,这种无知如何渗入人群之中变成了这样的呢?”就像我曾告诉你的那么简单:他们已经如此使用了他们自由,将他们的注意力置于一个破坏性的追求中,他们真的已经变得麻木。他们的注意力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当你把注意力放出去的时候,它会回应,它会回馈给你一些东西。但是如果你一直不断地向外轰炸你的注意力,那么来自外在的某些轰炸就会让你所有的敏感性全部完蛋。没有感觉,没有依恋,对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记录。所以因为那些缘故,我认为是需要的毗湿奴摩耶,这就是为什么祂被安置在左脉,因为毗湿奴摩耶负责管理那些完全没感情的人。这就是为什么祂安坐在那并给你情感。
所以,当祂在左脉散发出光芒时,祂给予你各种情感,然后人们开始善解人意。但现在他们唯一有的就是內疚这样一种思维,仅此而已。这只是思维上的。如果只是一种思维的观念,“哦,我很內疚”,那么你不会感觉到它。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假设你是疯子,当你不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疯子,你不会感觉到。就像这样。所以他们完全不会感觉到,因为这全都是在思维上接受的事情,并且他们已变得麻木,“现在没人可以伤害你,这样有错吗?”这类的态度。
现在我要你们都走出去,并且变得热诚而有力量,在报纸上写文章,并且说说正发生着什么,事情怎么样。我现在正在用这种方法写一本书,书名是《超越现代》,并且我会尽可能地言语犀利,我会去那里告诉他们,他们出什么问题了。并且他们应该会明白那些完全错误的东西。试图把这些称之为伟大是没有用的。就像现在爱滋病已经出现。我想有了爱滋病,他们可能会被唤醒。所以现在爱滋病已经成为了一种受难。现在,雅皮士开始兴起。
我说“雅皮士将会得一种疾病。”
然后现在他们说“不,不,不,不,当雅皮士挺好,毕竟你看他们为他们的雅皮主义献身,他们是另一种英雄。”
就像你看到的,所有一切的愚蠢都被粉饰为某种荣耀的事情,就是这样——然后人们接受了。这就是最棒的部分——他们接受了。所以很重要的是,你要犀利,在那光之中向他们揭示他们是怎样的。他们必须被揭示。这不再是灵体的些许光芒,而是闪电般完全耀眼、炙热的光,将向他们揭示许多许多。
所以今天的普祭是为你们所有人特别准备的,去发展你们这方面的创造力:犀利地交谈、犀利地在各方面行事。那会让他们恢复正常,没有别的。在一些创造性的工作中也一样,当我们创作的时候、或是我们唱歌的时候、或是其他什么的。如果你不断地唱歌,假如以我们的印度风格来唱,有些音乐是很慢的talas,这些不会奏效。他们喜欢像Ravi Shankar这样的人,他们会不断加入一些音符,并且演奏一些非常非常不科学的东西(按照印度人的观点),这完全无法让人愉悦。它不会打开你的心。但那就是可以吸引他们的事物,为了让曲风成为摇滚这类的——让锡塔尔琴融入摇滚,甚至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我不知道最新的那个,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第二件事情就是你能看到他们是怎样试图给人们震惊。他们也试图震惊人们,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和我们一样。就像你进入超市,你可能发现某个人,他的裤子——甚至不能说是裤子,半条裤子——在错误的位置全是破洞,而这,只是为了让人震惊。他们应该听说过——在美国,至少他们理应知道,你应穿着体面。你不应穿着不体面。那正是他们希望的,但是你发现,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以一种能夠让你诧异的方式来装扮,他们只有一部分头发是白色的,他们喜欢做类似这样的事情。我的意思只要是能让人震惊、吸引注意力,没什么不可以的。那么你得到了什么?一无所获。你花了这么多钱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然后你得到了什么呢?那种注意力不会给予你任何东西,不会付给你任何东西,不会给你任何补偿。
所以他们所得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毫无喜乐的追寻。所有这一切破坏了他们的注意力,在某种程度上摧毁了他们,他们成为没有知觉的人。他们没有剩下什么知觉。然后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是他们变得完全的金钱取向。所以金钱是莎娃斯娃蒂的另一面。莎娃斯娃蒂不同于拉希什米,所以拉希什米和莎娃斯娃蒂从不会携手共进。这就是当他们追求拉希什米,过分追逐金钱的时候,他们会得到当头一棒的原因。因为会有——突然你发现股票暴跌,经济衰退,生意没有了,某个很富裕的人突然变成了穷人。这全是祂的工作,全是莎娃斯娃蒂的工作。如果某人过度执着于莎娃斯娃蒂——读太多书,是个很有野心的艺术家,试图击倒别的艺术家之类的所有这些——这样一个人也会从拉希什米那里得到回报,他的物品卖不出去,他再也无法得到钱,他挨饿,各种各样的事情。
所以这两者只有在明善轮达到平衡,或者我们可以说当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时他们会处于平衡。所以一定要达到这个状态,并且在平衡中这两者将联合,这样你既可以获得莎娃斯娃蒂的祝福,也获得了拉希什米的祝福。但是它只穿越明善轮这个点以及喉轮这个点。所以为了恢复平衡,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无论我们赚取什么,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都不要用平庸的方法去做。我们应该用一种强有力的、热情的方式去做。这两件事情应该在喉轮的层次得到联合。所以,现在,假设你将激情地做一场霎哈嘉的讲座,然后如果你穿了一件看起来像嬉皮士或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衣服,没有人会把你当真。但是如果你穿着合体,并且看起来很受人尊重的样子,形象也不错,然后你演讲风格犀利,每个人都会听。这就是在莎娃斯娃蒂原理的支配下使用拉希什米原理。
现在莎娃斯娃蒂的另一个祝福是,你可以获得霎哈嘉瑜伽的知识,我已经看到有一些女人,特别是在霎哈嘉瑜伽里,她们都是瑜伽士,她们的能量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儿,但是她们不知道什么是霎哈嘉瑜伽。她们不知道这些轮穴是什么。她们不知道这些能量是如何出来的。如果你要明白今天的讲座,我会说,它相当复杂。为了理解它,你必须要拿上笔和纸,至少听4到5遍。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我正告诉你,现在一切都好,很愉快,但欢乐的背后还有很深刻的知识。我基本上还没有看到女霎哈嘉瑜伽士拿着纸和笔坐下去弄懂母亲在说些什么,关于各种各样的事物及祂在授予我们什么知识。对她们而言,霎哈嘉瑜伽意味着友善待人、煮美味的食物、帮助霎哈嘉瑜伽士,来参加普祭,所有的这些,然后就结束了。所以对她们而言,同样很重要的事就是,她们还应该知道什么是霎哈嘉瑜伽。她们必须听我的讲座,坐下,很好地研究和理解它。
另外一面就是男人。对他们而言,霎哈嘉瑜伽就是出外工作,传播,观察事物这类的。但是只要一谈到关系,一谈到感情那方面,他们就很疏忽大意。这就是为什么男人成就的霎哈嘉瑜伽是不同的,女人成就的霎哈嘉瑜伽也是不同的。特别是在法国,彼此更是相差甚远。女人在一边,男人在另一边。想像一下,在霎哈嘉瑜伽之中有这样的无稽之谈,但是我们发现了正在这么做的人,然后我们处理这个情況,所以已经安妥了。现在已经改善了。但是女人必须知道霎哈嘉瑜伽,但那并不意味着她们应该彼此争斗,或者认为她们也知道这些男人知道的。但这很普遍。我曾看到过男人和女人对霎哈嘉瑜伽持有完全不同类型的态度。一个是外向的,另一个就是內向的。但是在霎哈嘉瑜伽之中,就了解霎哈嘉瑜伽而言,男人和女人之间没有任何区别。我自己就是一个女人,我知道这么多,所以为什么女人就不该知道什么是霎哈嘉瑜伽呢?
所以所有这里的和全世界的女性都必须知道霎哈嘉是什么。毕竟,看看毗湿奴摩耶——祂是个女人,是那做事的力量。梵天婆罗摩并不工作,祂创造了所有的这些事物,因为祂擁有莎娃斯娃蒂的力量,否则祂无法创造。所以一切都是通过力量来成就,力量就是女人。但是如果力量不知道什么是霎哈嘉瑜伽,那她衪如何能成就呢?所以女人,尽管她们有孩子,我知道——她们必须照顾家庭、廚房——但这是一个令人享受的事,阅读所有有关霎哈嘉的一切、理解它、弄懂它是多么喜乐啊。当然她们中的一些也阅读了。我不是说她们都没有做到,而是非常、非常少的人,她们非常明智、非常明智。
所以这就是我对今天在这个大自然的环境中所发生的一切的理解,身处这样自然的环境中,我们受到梵天婆罗摩和莎娃斯娃蒂杰作的祝福,我们可以感受到这些神祇的力量,祂们能创造到何种程度。大自然是完全与上天合一的。现在,看,我一来到这里,大自然就知道我在这。它就开始自发行动。我没有必要给他们开讲座,他们也没有必要做普祭,完全不需要这类的事情。它们知道我正在做什么。我去洛杉矶,也是一样的。无论我去到哪里,大自然知道需要做些什么,“现在母亲在镇上,我们该做些什么?”然后他们开始成就它。所以这就是麻烦的地方:我让你为人类解放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好的,做这,做那,做那。’但我想说这应该自然而然地发生,因为现在我们是一体的。就像大自然和我是一体的,你也和我是一体的。那都应该会发生,当你将真的沉浸于霎哈嘉瑜伽的时候、交托于霎哈嘉瑜伽的时候,它都会发生。愿神保佑你。
莎娃斯娃蒂是学习之神,摩诃莎娃斯娃蒂是知识之神,这个知识是纯洁的知识。莎娃斯娃蒂有四臂。她穿着白色的衣服,因为这是纯洁的标志。祂是处女。祂手持维纳琴,这是一个乐器,是神创造的第一个乐器,用来演奏古典音乐,或者你可以说供神享受的音乐。一只手持维纳琴,另外两只手:一只手手持念珠,意义是一个博学的人应该也是一个非常不执着的人。一个圣洁的人不应该有太多执着,但也不该是这样一种人(但这种事总是发生):他博学,他受过太多教育、他对家庭很不感兴趣,他变得更懂审美,非常有纪律,很自律,他一丝不苟,很有效率,非常右脉,你看,正如你所说的,所有的这一切接踵而来。
在左手祂手持一本书,所以她——意味着莎娃斯娃蒂赋予你完全的创造力,你可以用这个创造力来创造很多的书。那也意味着——假设你正在从事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说到一些上天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了解书中有些什么,这些书指的是经典。我们必须知道,霎哈嘉瑜伽与经典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它不应该像个刚冒出来的新知识,但它必须和书本相联系,意思是它已经写下,它已经列印出来并印刷。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是个书本知识,而是说,无论你发现了什么,无论你探究出什么,都必须要和书本关联起来,这就是祂给予你的力量,是她关联起来。就像你读过很多书,书中有一些引用,甚至我也使用很多的引用,现在,我给予你的全部这些知识都是其中一部分,应该说不是全部,而是其中一部分从书本而来的知识,描述了莎娃斯娃蒂和所有的一切。
所以一个人必须要学习如何尊重书本,尤其是经典。正是祂,赋予你穿透这些书本的力量,去了解什么是真理、什么不是——穿透的力量让你明白字里行间写了些什么,整个事物精微的含义是什么——这就是莎娃斯娃蒂的力量。她还有一个力量就是Vak的力量,凭藉这个力量你可以演讲,是她,给予你说话的力量。是她,给予你表达的力量,通过演讲、通过写作、通过所有的戏剧或者剧本、或通过电影——通过莎娃斯娃蒂的力量来成就的各类交流,都蕴藏着智性,而这个智性就是来自于她的力量。
所以,即使是锡吕. […]

莎娃斯娃蒂崇拜 1983年1月14日 (India)

莎娃斯娃蒂崇拜
印度杜利亚 1983年1月14日
借着爱,各种富有创意的活动发生,你们看到刘白对我的爱。在这个地方,你们也对创造漂亮的东西有新的想法。因为爱会滋长,你的创意亦会发展。
所有创造力的基础,莎娃斯娃蒂的创造力,都是爱。没有爱,就没有创造力。它甚至有更深层的意义。你要明白,创造科学物品的人也是出于对大众的爱而创造,不是为他们自己。没有人为自己制造什么。若他们为自己制造某些物品,这些物品必须能广泛的被大众运用,不然它就是毫无意义。即使来自科学发明的原子弹和类似的发明,也是用作防卫。若他们没有创造这些武器,人们也不会把战争从脑袋中抽离。现在,没有人会想有大规模战争,当然,他们有冷战,当他们感到厌烦,冷战也会渐渐停止。
所以,所有右边的活动,莎娃斯娃蒂的活动,基本上要在爱中完结。从爱开始,亦从爱结束。不管什么没有在爱中结束,就会卷起,完蛋了,只会消失。所以你能看到,即使是物质,不是用在爱上,就只会完蛋。基础必须是爱,不然,所有我们创造的物品,会是笨拙的,不能融入大众传播媒介,亦不为群众所接受。当然,这要花点时间,你曾经看到,这是要花些时间 — 一旦你发现它不受群众吸引接受,它真的会倾向于消失在稀薄的空气中。
现在这份爱,我们谈及的爱,神伟大的爱,我们肯定透过生命能量感受到它。人们没有生命能量,但他们仍能在无意识下感受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图画都有生命能量,全世界了不起的创作也有生命能量,只有有生命能量的作品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然,所有事物都会被毁灭。很久以前,必定有建立的纪念馆、可怕的雕像,可怕的东西,但大自然却把它们全都摧毁了,它们都经不起Kala 的冲击 — 即时间的毁灭力量。因此,一切能维持的,能养育的,使人高尚的,某种程度上都是来自爱,爱在我们内在发展得很好,其他还未有自觉的人也一样。最终整个世界要知道,我们要走向这份神最终的爱,不然这是毫无意义的。
现在你已经看到,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用低下庸俗的方法来吸引人,只为让人以为这是艺术,这些作品都会消失,就如我告诉你,它们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不能经受时间考验,因为时间会杀掉它们。所有这些作品都要消失,你已经能看到结果,每一处,事物是怎样在改变,即使在西方。因此,没有必要对西方那么失望,亦没必要说西方世界是浪费的园地,它会妥当,它要做到,特别是它做了很多莎娃斯娃蒂崇拜,我要说,在西方,这个崇拜比在印度做的多得多,因为他们来学习,尝试找出很多事物,但唯一他们忘记的是祂是女神,学习女神,一切来自女神,这就是他们忘记的,亦是为何出这么多问题。
若你的学习没有灵,没有女神的源头,那就完全无用。若他们已经意识到灵在成就事情,他们就不会做得太过份。我就是这样忠告印度人,始终,你们现在有工业革命,要避过工业革命的复杂情况,你必须尝试认识灵。若你不认识灵,你会与这样人一样出同样的问题,因为他们是人类,你也是人类,你们会走同一道路,你任意的跑,这样会出问题,与西方人出同样问题。
莎娃斯娃蒂有很多祝福,我在这短时间内没可能全都描述。太阳(Surya)给予我们很多力量,不可能在一个讲座里就能全都告诉你们,即使十个讲座也说不完。在敬拜莎娃斯娃蒂时,我们是怎样违反太阳神苏利耶,怎样违反莎娃斯娃蒂,我们要清楚的在我们内在看到。例如,西方人很喜欢太阳,因为他们没有太阳。但他们却做得太过了,你也知道,在他们之内创造了太阳复杂的情况。透过太阳,我们主要是达至内在的光,是内在的光。若主耶稣基督占据了额轮层次的太阳轮穴,那么生命纯洁就绝对重要,我们称为Niti ,是生命的道德。
现在道德在西方变得很富争论性,人们对绝对的道德没有任何意识。当然,透过生命能量你是知道的,但他们都反对它。那些敬拜耶稣,敬拜太阳,敬拜莎娃斯娃蒂的人都反对它,反对太阳的力量,就是不服从它。因为若你对道德和神圣没有正确的意识,你不能是太阳。太阳带来光,能让我们看清楚一切。
太阳有太多品质,它把潮湿的,肮脏的,污秽的弄干,弄干制造寄生虫的地方。西方制造了很多寄生虫,不单寄生虫,还有很多可怕的邪教,可怕的东西来到这些理应充满光的国家。在黑暗中,他们生存。对灵,对知识,对爱的黑暗。这三种东西取代你们应该爱光明的位置,这里说的光不是你肉眼看到的光,是来自内在的光 — 爱的光。我们要明白,爱的光。那份光是那么抚慰,那么甜美,那么漂亮,那么巨大,那么丰富,除非你内在能感受到这份光 — 这份光是纯洁的纯粹的爱,纯洁的关系,纯洁的理解。若你内在能发展这种光,一切都会得到洁净。「清洗我,我会比雪更白」。当你完全洁净,就是会这样。
大自然最纯洁的形相就在我们内里,我们的轮穴就是由大自然最纯洁的形态制造出来。透过思维,我们是唯一破坏它,违背同一个莎娃斯娃蒂力量的人,你们都在违背莎娃斯娃蒂。
莎娃斯娃蒂洁净大自然所有不洁,但我们却以我们的脑力活动破坏一切。我们的思维活动违反纯洁的理性。我们就是要明白 —  我们不要用思维来弄脏这份纯洁的理性。我们的思维能令我们那么傲慢,那么自我中心,那么不纯洁,因此我们真的在吃下毒药后,却说︰「这样做有什么错?」正与莎娃斯娃蒂相反。若莎娃斯娃蒂在我们内在,她给我们Subuddhi,智慧。这就是为何我们要敬拜莎娃斯娃蒂,敬拜太阳。我们必须有清晰的认识,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在做着什么,活在怎样的污秽中,我们在想着什么,不管怎样,我们来这里是为得到解放,不只是为纵容我们的自我,不是与我们内在的污秽一起生活。这份光已经来到我们内里,我们要尝试超越在我们四周制造的思维污秽。
除此之外,你要走得更高,亦要明白在我们内在有个家伙叫自我。这个自我是虚假的,绝对虚假的,你什么也没做。实际上,当你把双眼四处转,当你把注意力放在不同地方,这只是你的自我想控制你。自我实际是绝对虚假的,因为只有一个自我,那就是大能的神, Mahatahamkara。
自我真的并不存在,它只是神话,很大的神话,因为若你开始想,是你在做一切 — 你在做这事,你在做那事 — 实际你却什么也没做,那么,这个荒谬的自我就会出现,你开始纵容它。它能投射到各个方向。当它向前投射,就控制人,想控制人,想杀掉人,变得残忍;当它移向右边,就变成超意识,开始看到荒谬的,愚蠢的,呆笨的事物;当它移向左边,它开始说话 — 我是说,看到事物 — 说自己是巨人,巨大的基督,巨大的女神,或一些像太初导师的人,「我有很伟大的人格」 — 这就是偏左边;当它移向后,这就很危险。
当人成为导师,这是在毁掉其他人。当他们的自我移向后,他们就变成导师,他们有很多缺点,想推人进这些被形容为绝对Naraka的可怕事物。这就是自我移向各个方向的情况。
现在当人想运用他们的右喉轮,谈及自己,这是最差的。不管你有怎样类型的自我,若你开始吹嘘它,谈论它,它就围绕你,令自我的墙变得那么厚,因此完全没法渗入穿透它。因为这类人完全满足于自己,相信自己就是这样。一旦他开始相信这种荒唐,就没法,没法渗透入去。
因此,当你吹嘘这些事物或你夸张的谈这些事物,就要小心,你要明白,你知道我是谁,我有多少次说︰「我就是这样?」即使我说过一次,也为你带来巨大的生命能量,但我有多少次这样说过?至多若你说了一些事情,我只会说︰「对」。我没有这样说,若我大声的说,我不知道有什么会发生,或许就是一阵疾风。因此,我们要明白,是Mahatahamkara 起作用,也是祂成就事情,亦是祂创造。我有时向你叫喊,所有亡灵立即跑掉。我只是叫喊一次。昨天,你们看到所有在咳嗽的亡灵都跑掉,昨天我只是开始…,所以你要明白,你现在是有自觉的灵,你也能做到。运用你的右喉轮向自己叫喊︰「现在请你停止吹嘘,停止说所有荒唐的事情,停止炫耀!」那么它就停止了。
现在这种小说情节真的发生在主动的人身上,他们想为此做点事,不是说他们不主动,他们想做,但他们知道只有一个途径,就是要不停的说话,他们不明白透过内在的途径,更能控制它,因为他们不想用这个途径,所以只用说话,一旦他们用言语来不停的说它,整个力量就会消失。若他们不谈它,只把它保存在内,还可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经验,若你开始告诉人,说得太多,那么你取得的力量就会渐渐消失,你只会降至完全低下的层次。所以我们不应说太多︰「我有这个力量,我有这个力量。」或「我看到这个」或「我做了这件事」,这都是很错误的事,我警告你,不要炫耀。
对,你可以谈我的力量,这是可以的,但不要说你的力量。当说到,当然,与某个负面的人交谈,或告诉某人,你应说「我们」不是「我」,要说「我们」拥有,我们一些人已经内在感受到这份能量,我们也曾见过人拥有这力量。或许只是你拥有,但你不用说︰「我」拥有,要说「我们」拥有,那么你就变成Mahatahamkara。当你说「我们」,对,我们一些人,我们真的这样。就如在葛雷瓜的书里,他也说「我」成功了,「我」看过,他不应有那么多「我」,而应是「我们」、「我们以为」、「我们的确」,「我们」,即是说整个集体存在体,整个集体有机体,霎哈嘉瑜伽士的活生生有机体。所以若你说︰「对,我们一些人取得它。」即是说你贬低自己,把其他人放在你之上,要说︰「对,我们一些人拥有,我知道有些人拥有。」
我们就是要这样处理它,因为若你要控制自我,必须容许它扩散到每一个人,这样你就能令它完全妥当,让它扩散。「我们,所有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所有人。」
但这份傲气却不在,我看到这份傲气并不在,仍很个人主义。若你开始想︰「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么什么会发生,你变成一个品格,一个组织。
但这个人会看不起其他人,他会看到这个人很低下,那个人更高尚,另一个人是这个地位。他不会想「我们」霎哈嘉瑜伽士,我们是何等美丽。「我们」,霎哈嘉瑜伽的身体,我们是何等美丽。因此要常常想着「我们」这个字,那么你的自我就会变得越来越小。同一个自我,看来是那么有趣,那么荒谬,它会构成明天,十一种毁灭力量(Ekadasha)。今天,个人的自我会融入十一种毁灭力量,你们必须记着要时刻都说「我们」。
今天对我们是改变的大日子,因为现在太阳已经转变它的方向。现在,太阳从这一边来,让我们欢迎太阳来到北方,对澳洲人而言,虽然太阳已经走了,让我们建立太阳,我们内在太阳的领域,因为太阳永远不会在我们内里消失。
我们就是这样采取一种态度,只应想及一种个性,我们所有人一起,所有人一起。任何想分裂出来或与众不同的人,他们都会消失,我会令他消失。不管如何,他会消失离去,所以你不用担忧自己,也不用担忧任何人想抽离或是什么。
每个人都要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滋润培育整体,帮助整体,解放整体。不管如何,不是贬低任何人,因为霎哈嘉瑜伽不是这样,霎哈嘉瑜伽只能在集体起作用,渗透弥漫这种品质的灵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谁不是这样,就不是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
不管你怎样想自己,我没什么可以说,但这种渗透的个性,从一处移到另一处,不管你有没有说话,就如你的母亲,不管我有否与你会面,都是没任何分别。但我在渗透进你们所有人,透过一些小事,我也与你们同在。就像这样,尝试互相渗透,看看这份美丽。你会更自得其乐,因为这是件大事,你要成就达致的大事。因为这个自我令你像硬壳果,你因此不能与这份渗透的美丽有亲密的关系,只看看音符怎样互相渗透交流。
今天,这会是个了不起的主意,我们今天在杜利亚(Dhulia印度城市) 做崇拜是件大事。杜利亚的意思是微尘。我孩童时有天我写了一首诗歌,我还记得,是很有趣的诗歌 — 我不知道现在把它放了在了哪里 — 诗歌说我想成为微尘,在风中飘荡,它飘到每一处,能坐在国王的头上,能俯伏在某人的脚下,亦能飘到小花朵上,也能坐在任何地方。我想成为微尘,那是芬芳,那是富滋润性,能开悟启迪人。
就像这样,我曾写过一首很漂亮的诗歌,那时候,我记得我必定只有七岁。「成为微尘」,我仍记得很清楚,很久以前,我应是一颗微尘。因此我能渗透入人们,成为微尘是件大事,不管你触摸什么,就变成…(听不清楚),你只要感觉,就有芬芳,能像这样是很了不起的,这就是我的欲望,它已经达成了,我年幼时,就有成为微尘的想法,今天在与你谈话时,我想起我想变成微尘,这个地方就是这样。
刘白就像这样,她是个简单的女士,很简单的女士,她像很简单人一般生活,但她有渗透人心的意识。昨天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来到,我肯定他们会好好担起霎哈嘉瑜伽,有很多来自杜利亚的霎哈嘉瑜伽士,我肯定会有更多人来,我希望你能与他们会面,成为朋友,尝试认识他们,他们或许不懂英语,找人来当翻译吧,与他们交谈,好好接待他们,与他们成为朋友。我想你为渗透而与他们会面,你应知道谁是这里的人,谁是来自纳西克(Nasik),因为不知怎的,我们从未遇到过这个特别地方的霎哈嘉瑜伽士,当我们回去,我们只拿到一个或两个地址,这不是好主意,尝试看看这里有多少人,询问有关他们的问题。
这份渗透只能在你的自我开始渗透四周才有可能发生,这是克服右脉问题和怎样敬拜莎娃斯娃蒂的方法。因为莎娃斯娃蒂手拿维纳琴,维纳琴是原初的乐器,她演奏得像音乐,而音乐渗透人心,你不知道它怎样进入你,怎样成就事情。霎哈嘉瑜伽士就是应该这样渗透人心 — 就像音乐渗透人心。
我告诉你,她拥有很多特质,不能在一个讲座里完全描述,她其中一种最伟大的品质是她最终变成精微,就如大地之母最终成为芬芳,音乐最终成为韵律,就像这样,不管她创造什么,最终都成为某些伟大的东西,物质,不管她创造什么,最终都成为美学。若物质不能有美感,那就是粗糙,就像一切,现在你会说,什么是水,水变成恒河。
这些都是精微的东西,因此物质进入精微的东西,因为它要渗透,它必须渗透,不管什么,最佳的要算是空气,空气变成生命能量。
你能看到怎样,不管什么从物质而来,来自五大元素,变成精微的东西。当然,左右脉一同把它成就,因为爱要为此工作,当爱在物质发挥作用,它就变成这样,这就是我们怎样看待自己的生命,要让它成为爱和物质的漂亮结合体。
愿神祝福你们!
Read twice  on 21/10/20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