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拉克什米崇拜 Kalwa (India)

摩诃·拉克什米崇拜
1992年12月30日
我要说那些一直在担心的人,应该冥想,并要知道,你在侮辱自己。你是圣人,你为什么要担心要坐什么飞机,你不会得到什么?这表明你的水平很低,所有那些担心的人绝对地(低)。你来这里是在我的保护之下,你将在我的保护下返回。
今天早上我病得很重,没办法做崇拜。你要知道,你们都是我存在的一部分,我把你们放在我的身体里,你们必须做好你们自己。所以在这个吉祥的日子,我们大家都来了,做这个特别的崇拜,我会说这应该叫做摩诃·拉克什米崇拜。
因为这关系到这个国家乃至全世界的实业,除非并且直到所有这些人类事业都与神连接在一起,否则他们无法获得完美的舞台和地位,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在西方有问题。他们应该是非常聪明的人,非常精明,装备精良,受过良好教育,却正在经历衰退。因为他们不平衡,他们不知道有神的力量在运作一切,而当你忽略了这一点时,就会发生这些事。
现在,对于我们运营的这类企业。首先,我们必须使用来自大地母亲的大量资源,但如果是为了适当的目的、为了建设性的事物、为了帮助他人而平衡地开采,那么地球母亲可以思考,她可以产生越来越多的东西,比她以前生产的所有东西要多,她可以为有理智的人、为与神合拍的人生产,不是仅仅为自己赚钱,或出于自己的目的,而是出于整体考量。
考量通过这样做我们可以成就什么,这就是实业发展的方式。现在我们看到在日本有如此多的实业发展,但没有灵性。他们根本不是快乐的人。他们的孩子在受苦,家庭在受苦。
金钱不能使人得到全部的幸福。因此,必须取得平衡。特别是在我们国家,感谢神,我们没有如此快速的产业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被拯救,而西方人民正在遭受的许多问题。印度人对此一无所知。他们认为你们都在那里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实业必须与手工艺品齐头并进,实业家还必须照顾艺术家。否则,谁来照顾他们?他们将如何在艺术与实业之间取得平衡?对于这些勤奋的人们来说,艺术是一件令人舒缓的事情。他们整天工作,然后某种音乐、艺术来安慰他们,给他们平和,让他们放松,给予平衡。
所以我想说:所有实业,还必须有一些艺术企业,或者他们也应该生产东西。在我多次告诉拉杰什之后,你应该尝试从废钢中生产出一些艺术性的东西,将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已经尝试过类似的事。
但实业不应该被低估,因为在我们的国家实业被低估。我的意思是,好像实业家是最大的贼,所有的政客都是这个国家的圣人。我认为这是正好相反的。应该尊重它,并且应该理解它,这非常重要。实业家们,如果他们也得到觉醒,他们不仅可以为自己的国家做很多事情,也会去为他们照顾的人做很多事。
因此,按照摩诃·拉克什米原则,摩诃·拉克什米有各种手印,其中一个手印是她像这样放右手,这个右手是为了保护那些受保护或受有钱人服务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实业家。在印度,如果你称某人为有钱人,那就像在辱骂他。没有人喜欢这个称呼,因为有钱人总被认为是最坏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
以我自己的经验,事实并非如此。穷人也可能会很糟糕。我们在Ganapatipule有非常糟糕的经历,非常贫穷的人的举止是非常滑稽——应该很穷。因此,应该保持适当的平衡,对穷人和富人、以及富人和穷人的理解达至平衡。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人们不会如此看重贫穷或富有,但精神的富有将变得非常重要。那就会变成霎哈嘉国度。内心的富有,灵性的富有,与神合一,将成为每个人最大的恩惠。但是我们仍然在努力去达到那个状态,但我们很多人仍然陷入物质主义的发脾气,或某种愚蠢的令人担忧的下跌。所有这些都必须被仔细留意。
如果你可以保持这个进步的战车,进步更快。我们将创造一个完全和谐,完全的和平、喜乐和爱的新世界。但是为此,你是必须要做事的人。我不能做到。如果我可以做的话,我不会要求你加入霎哈嘉瑜伽。就像马和车夫一样:马匹将被驱赶,御者不驾驶战车。同样,你必须了解自己的责任,这是我们正在做的最伟大的工作。不仅是实业、劳动力或资本,我在谈论的是整体的福祉。当然,毫无疑问,所有这些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应该与整体保持平衡。因此,我们必须考虑整体的福祉。
一旦我们开始考虑整体福祉,那么,我们应该想到的第一件事:我们有能力带来这种整体福祉吗?能吗?我们内在是否拥这种整体福祉?有吗?
我们仍然担心飞机是否要来,我的意思是,我们是如此世俗,如此之少,如此之小。借助一个班丹,你可以控制任何飞机、任何气氛,但你还在这里担心那些绝对在你的控制之下的事情。因此,必须考虑整体性。
母亲说的整体性是什么呢?总而言之,必须创建一个由人组成的整体,由没有恐惧的人组成的。必须消除这种恐惧。所有这些荒谬的神经质背后都是恐惧。因此,祂要做的就是赐福,在祂的保护下,你无所畏惧,你得到了保护。但是,如果你不想相信自己,那么没有人可以帮助你,而且你不相信祂的保护,因为一切对你来说都是虚假的。我们都不应该有任何恐惧,在我们进行的每一次冒险中,因为神与你同在。这是事实,是真理,你尽管尝试。但是,当你通过自我去尝试时,你就会陷入恐惧的陷阱。
我见过自我的人是最恐惧的人,惊慌失措,因为他们使他人惊恐,因此他们认为有一天他们也会感到恐慌。当英国人来到这里时,首先是在印度,我们都被他们吓坏了。现在我明白了,在英国,每个英国家庭都害怕其他家庭,他们只会打开门的缝隙,看看谁在那儿,并且关上。他们好恐惧,我很惊讶。他们是统治我们这里的英国人。而我们在他们面前被迷惑了,现在他们是那些害怕我们的人。
因为当一个自我的人试图控制别人时,他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然后想,另一个人将控制他。这就是这种恐惧在我们心中蔓延的方式,我们出于这种虚假的恐惧,开始各种愚蠢地发脾气。
恐惧是我们的自我造成的。一个没有自我的人,他不会害怕。因为他没有伤害任何人。他为什么要害怕?这样的男人或女人将由神照顾, 因为神接管了。当你向神交托你的自我时,祂接管了。但是对那些有自我的人,祂说:“好吧,继续吧,运用自我,尝试保护自己,割破你的喉咙。”就是这样。所以当我谈到整体福祉时,我说的是你自己的全部福祉。首先是恐惧,应该完全不在你的脑海中。如果你相信全能的神。我们会说:你是全能的神,你是全能的。这一切都是口口相传。如果你相信神是全能的,而且你与神有联系,那你为什么要害怕什么呢?
但是当我们说“别怕”时,另一个极端出现了。我们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们没有恐惧,我们可以自己完成所有事情,我们不需要告诉任何人。无论你做什么,都必须告诉神。你必须征得许可,你必须在祂的darbar中进行告知,在祂的法庭上:“先生,我们正在考虑这样做。”但是你认为你是神,你不是!这就是为什么不恐惧的另一部分是一种任意妄为。这对霎哈嘉瑜伽、对你自己、和其他每个人都非常危险。
我的第二个担心是,如果我告诉你任何事情,99%的人明白是为了你的福祉,是为了你的好处。但是有1%的人会因为自己有太多自我而起反应。他们不会接受,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福祉。他们不明白,如果我告诉他们任何事情,只是为了给他们完整性、整体性。
他们采取了非常错误的态度。但是,相反,这是另一个荒谬的地方。所以现在不得不对这种不必要地走向自我毁灭极限的人产生一种冷漠,不想看到我告诉你的一切的意义。
只有我能告诉你,否则还有谁?我必须告诉你,你怎么了,你做错了什么,然后你必须改正它。这是另一种反应,表示他们对自己的福祉不感兴趣,他们对自己孩子的福祉不感兴趣,他们对自己国家或整个世界的福祉不感兴趣。
现在为什么要来霎哈嘉瑜伽?只问这一个问题。当然让你升进。但是升进是为了什么呢?假设我们带来一盏灯。为什么我们要带来灯?为了什么呢?我们为了有光。但是这个灯管不发光,什么都没有,那么拥有这种灯有什么用?同样地,如果你不能成为上天神圣的光,你来到霎哈嘉瑜伽有什么用?因此,你们所有人,你们每个人都不是一个小人物。不是!但是你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仍然有那些滑稽的制约,你觉得你不好。
你们所有人都可以起来,看到这么多人,如果他们内在有完全的福祉,它将在外部显现,绝对地,这是事实。那么注意力非常重要。注意力应该放在完美自身上和你自己的福祉上。
这也是人们缺失的另一点,他们开始找他人的缺点,而不是找自己的缺点。结果,如果你看着别人,你会从中学到什么?我不明白。
如果有人错了,他在做邪恶的事情,他是坏的。即使你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你将如何处理?但是如果你有什么问题,你拥有一切权利,拥有一切控制权,你可以纠正自己。这尤其是印度的特质:是找别人的缺点。他们永远不会看到:我们出了什么问题。注意力都集中在寻找他人的缺点上。一直以来,那我们该如何改善呢?
反之,如果你开始看到错误,那么你将有更多的错误。这是人类的模仿天性。他们看到有人这样做:“哦,母亲,他是霎哈嘉瑜伽士,他这样做,那我也这样做。那我也这样做,有什么坏处?”但是,谁说他是霎哈嘉瑜伽士呢?
因此,“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品牌,不是证书,它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你已经实现的你自己的身份。任何人都可以说“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毕竟我无法阻止他说。我不是…(不清楚),甚至我也见过一些疯子,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疯了很多年,但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 但是你必须看看自己:我是霎哈嘉瑜伽士吗?在证明自己之前,你为什么不搞清楚?
但是尽管如此,我必须说,非常满足。我一开始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得到自觉。我的意思是,我知道这是我开发的大规模的带自觉模式,但是我从未期待。但是它发生了。即使现在我也不得不期待你们所有人将获得最高、最高的位置,paramapada(梵语),就像我说的那样,就像北极或梅鲁人,绝对是atala(印度语)“不能被打扰”,这就是我的希望。
我相信你们都会遵守它。
20:43 to 22:55 [Mother talks in Marathi ]
Translation from Hindi: 
Now, I am telling them in Hindi language. Marathi people should accept the truth that their language is a wonderful language for self-realization, there is no doubt about it. More than this, […]

印度之旅–为了升进 Pune (India)

印度之旅
印度蒲那1987年12月24日
你们到来是为了你们的升进,这是一个朝圣之旅。要记着一些事情    就是我们必须先看到自己思维的消失。我不介意受苦,但我受苦对你们的帮助也不大,所以我必须请求你们不要说:「我想。」
我见到人们继续在拖拖拉拉,没有活力,只有非常懒散的活动,非常缓慢的活动    就好像他们吸食了一些鸦片或者毒品一样。你应该见到,所有印度人都是警觉的,特别是在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tra)。他们是非常警觉的人。你们就是要达到这种警觉    不是仅仅在这儿闲逛,在那儿闲逛,在那儿站着。每个人都要前去及呼召。我们在这儿没有做什么的工作,而他们做着所有的工作。我抱歉我要这样说,是他们去解决事情。我们只不过由一处转往另一处,但那动作还是那么缓慢。有时候无论怎样去说服你们也是不可能的,就像小朋友去叫唤这个,又为某些事去叫唤那个,动作一定要快,一定要迅速。你们一定要非常迅速地去解决事情。你们正如他们所说,每样事情都一定要以非常巧妙的方法去办妥。但相反,我发现人们都缺乏那种速度。你们全都不是瘾君子;该是未堕毒海的人去救出那些瘾君子。相反地,未堕毒海的人就表现得像瘾君子一样,使人吃惊。仅仅是步下梯级,他们也用上半小时。
从今以后,你们必须警觉,绝对地警觉。清楚知道你们正在做什么;往哪里去;怎样去生活;什么在四周;谁是那些人;找着他们,查问一下,跟他们做朋友;尝试认识他们;同时尝试去做一些事使你能装备起来,并且警觉。警觉是非常重要的。梵文用语是「daksha」,我发现这警觉只存在少数人之中,其余的人亦尝试将他们拉下去。我同意有些时候你们睡得少。你们可在日间睡觉,可在日间休息。但我们那种时常倦怠的习惯使我们的灵量不能上升,不能让我们的注意力放在灵体上。
我还看到另外一点,你们在某处坐下来,比方说在音乐节目中。你们突然会开始做班丹,这是疯狂的。或者你们会突然开始提升灵量,这是愚蠢的。不应该这样做。你们必须坐得有尊严,有智慧。其他人正看着你们,而且我正坐在这儿,不用做班丹。什么是班丹?我时常给予你们班丹。所以不用去做班丹或做什么。
我们已为一些人婚配达到最后安排。只是一些人的婚配,不是全部人,我们要多些时间,因为所有名单都是相当迟才送来给我。所以我或不能前往Brahmapuri去,但我会在Kolapur直接接见你们。
或者在Brahmapuri的节目中,你们可以享受及静坐。现在不要浪费时间,这是非常重要的时间。你们花了所有金钱来到印度,不要浪费时间,或只是为了渡假。入静吧。每天早上坐下来入静,试试早点睡觉,早点起床。把工作快一些完成,试试再快一些,不要懒散地转往别处。你们学懂稍稍跑一点,这会好一点。在美国,人人都在跑。但当他们到了印度,我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全部……就好像(锡吕‧玛塔吉女士以姿势示意)。不该这样。我们要尊重时间,这是非常重要的,时间是很重要。在某些事情进行得很好的时候,你们来到这儿。宇宙是非常帮忙的。昨天,我刚提升了右脉(Pingala Nadi),天气就变得较为暖和了。看,今天颇为温暖。两天前天气非常寒冷,现在已变得较为暖和了。所以整个宇宙都尝试去帮助你们。人人都尝试去帮助你们。但是,若你们仍在同样静止的状态,或同样倦怠的状态,他们都会放弃的。所以请明白,争取早点起床;争取早点洗完澡;争取做妥各样事情。你们所有人都应该巧妙和迅速的做妥各样事情。
而且,你们不应做所有这些外在的事情;不应将注意力放在无意义的事情上。这是我仍留意到的,就是注意力不好。你们一定要改善你们的注意力。当你们步行或在任何地方,尝试将你们的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这样会好些。最好将你们的注意力放在大地之母上。有思维来到你那儿。没有问题,只要察看直至停止了思维。即使现在我看见有些女男仍拥有摇摆不定的目光,那是非常错误的。你们不能在霎哈嘉瑜伽内这样做。如果仍有摆动的目光,尝试压止你们的双眼,因为这样的眼睛不能让你们的灵量上升。你们一定要有纯洁的眼睛,目光不要带有情欲及贪婪。我常常说:所有罪孽会被宽恕,但不是在得到自觉后。它们会加起来的,有时候会以倍数递增。得到自觉后,若你们再次开始做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你们会沉沦得十分快速,沉得十分低,低下得连我也不能再次把你提升。所以要小心。我们以为所有罪孽会被宽恕,所以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一些地方;看看这边、那边,又看看每一个人,那是不好的。
请看这个女士。她看着哪儿呢?问她吧。她的注意力完全分散了。你看着哪儿呢?你看着这儿、那儿、那儿、那儿。这是不当的。你一定要保持你的注意力。当灵量上升,让你的注意力放在中间。不要让它在这时候或那时候离去。你们遇到很大的阻滞才能来到这里,现在不要浪费时间。外在没有什么可看,所有的都尽在内里。没有问题吧?所以请不要把你们的注意力放在周边,只要试着将它放在内里。
现在在崇拜中,它当然发挥作用。你当然感觉很好。突然间,你提升了。同意吧!但我发现在崇拜中,仍然发生的是:生命能量不被吸取。原因是在崇拜的时候,你们必须尝试不要去思考,尝试多些吸取我的生命能量,放多些注意力在我那儿。以往,我发现当念诵口诀时,你们的注意力就会分散。所以我说:「好吧,现在你们唱歌。」……你们的注意力却不是放在崇拜上,而是在音乐上,一种娱乐发展起来。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怎样令你们的注意进入得更深。我们必须努力。你们看这男士是疯癫的,或是什么也好。他受了多少的苦。我们是那么幸运,齐集一起,对一起升进有完全的理解及尊严。即使你在霎哈嘉瑜伽只有三天,你也可以做到,只要你有决心。
记着罪孽根本不会被宽恕,它们会以倍数递进。要小心,要小心。这是非常重要的时候。你们花了那么多钱,那么多时间,你们所有人来到这儿。我不是说其他人,我在说你们。坐下,入静,将你们的注意力放在中央。每时每刻,都要看着你们的注意力在那儿。
当你们谈话时,也只要谈霎哈嘉瑜伽,不要涉及其他话题。最好就是谈霎哈嘉瑜伽。尤其当你们在城市,你们会发现注意力受干扰。但如果你们用双脚站立;如果你们有各自的个性;如果你们有各自的深度,这样就没有什么可动摇你们,没有什么可动摇你们。所以要发展你们的根基,深入一些,深入一些,再深入一些,同时支持自己。不要因为这些发生那些发生而受到干扰。
而且,你们任何一个都不必在这阶段说:「我之所以受感染是因为有人是这样,因为有人做这些。」没有需要这样说。你们要保持妥当,没有什么可破坏这情况。假若你们并不是全没问题,你们将被糟蹋。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你们要去看顾,我相信你们的领袖会告诉你们。但我感到其一是:你们正开始同情不该同情的人,却不去看看自己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只尝试去找别人的问题,这并非我们改进自己的方法。
我们要尊重我们的自觉,我们要尊重自己,我们要尊重我们的个性。我们全都是圣人。透过这神圣,天堂所有最好的东西都会降临地上。我们有巨大的责任,我们要成为纯洁的人,我们要成为简单的人,去除所有复杂的情况。我希望我的话有如口诀一样,作用在你们身上。你们全都尝试去跟随升进的道路,而非沉沦的道路。不要谈话太多,尤其在静坐之前及之后。尝试保持安静。处于安静本身是非常伟大的。当有思维时,你要说:「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不应受干扰使你们心烦意乱,不论那是什么样的干扰。
我希望这一次我们将成就许多,因为这次我有一种感觉:在所有的崇拜中,我真的非常非常努力    非常的努力。假如你们能慢慢下定决心:我们来这儿并非为了享受,为了买衣服、纱丽或其他;我们来这儿是为了升进。如果你们在心里已有这份决心,我肯定事情会成就。请尝试控制你们的注意力    控制它。”Chitta niroda”控制它。它往哪儿去呢?观看:「我的注意力往哪儿去呢?」问:「注意力往哪儿去呢?」问问自己:「我在那儿,还是只在外面呢?」否则,你们将会有非常古怪的觉知,非常古怪的觉知。不是说你们没有头脑,不是你们无法明白我说的话,只是无论我说什么都没有记录下来,即使记录下来,都用于其他人身上:「母亲是那样说的,所以你是那样,并不是我。」如果你能看到这弱点,那便好了。」
每个人来到霎哈嘉瑜伽都改善了许多,每个人在内里都有很大的平安和喜乐。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这样一个最高点:没有人可触摸你;只有你可触摸别人而不是别人触摸你。他们会来到你的面前,然后你要拉起他们。我希望我们在这时候能建立以上种种。实际上她所唱的歌指如果导师赐予krippa(意即祝福),那么你会被宽恕一蓝子的罪孽。这是事实,这是真的,但不是在得到自觉后。没有人说得到自觉后,罪孽会被宽恕。那是得到自觉之前。而得到自觉后你不应相信罪孽会被宽恕。尝试减少它们,减少错误的事情,减少有违你升进的事情。尝试减少它们,尝试减少它们。逐渐尝试,所有自我和超我,我执与所知障,这是我们会犯的唯一两种罪孽,把它们减少,你将感觉好得多。
我希望你们离开这儿后会感觉非常舒服。今天你们一定去过一些地方。我不知道你们曾到过什么地方。你们有没有到过Tukaram这个地方?现在关于婚礼的安排,人们一直在追问。我们可以读出他们的姓名。
如果有人得到自觉后犯错,整个身体都感觉得到,尤其是你们的母亲,所以要小心。你们一定要非常小心。好吧!今天你们答应我吧!因为明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答应我:不论集体或个人做任何事情,你们都尝试找出这样做是对或错。今天我已很清楚地告诉了你们。没有问题吧?愿神祝福你们。
有谁在打喷嚏,有谁感染枯草热(hay fever),以及诸如此类的不适,只要试试去医治你的肝脏,那么便没有问题。凡是患上伤风或感冒 ,你们可以说是打喷嚏或打冷颤,你们应知道这是肝脏问题。清楚吧?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们是那么珍贵。 […]

脐轮 (India)

脐轮
1977年2月
脐轮位于每个人类的重力中心,若它不在那里,即是说你会出一点小问题,你要把它安置在正确的位置。你们大多数人都受某类问题困扰,或许是因为毒品、神经系统的问题、战争、或某些对你的持守的撞击。例如,在战争中,人们失去价值观,因为他们失去对神的信心;贞洁的女人相信贞节,却受到残暴的侵袭;虔敬的人被检控,家庭破碎,很多男人被杀,女人、孩子、老人流离失所。一种可怕的不安全氛围控制所有这些国家,接着而来的是集中营,你要明白,这些事情砸碎人类,因为人类是非常脆弱的器具。
他们是一种渴望得到的受造物,他们是最高的,却受像炸弹这类物质控制,因此,人类的灵就消逝,人们失去对正义,对爱的信心。
因此,一种新模式的安全感就被建立,工业革命随后而来,社会广泛接受人为虚假的喜乐、安全感和爱,这就是人以他的自由所做的事情,因为战争是人创造的,不是神。除此之外,很伟大的灵魂的追寻者出生在这个地球,他们开始追寻超越这些虚假的,像物质主义这类安全感。这些追寻者没有正式的领袖统筹他们,带领他们行正道,因此他们犯的错误为他们创造了障碍,就这样,除了人类知觉的障碍,也增添了很多其他障碍,很多障碍令霎哈嘉瑜伽对他们而言是很因难的进程。
参与战争的国家只会变成已发展的国家。作为反应,这只是反应,他们是唯一已发展的人,却实际参与战争。没有参与战争的人却仍很落后。因此,一方面,我们有想追寻的国家,因为他们过度发展,他们很富裕,但他们的求道者却失去停泊处,因为反感知,对吗?另一方面,其他仍未发展的国家,他们的求道者仍追求金钱。在这接合点,霎哈嘉瑜伽出现,这是人的知觉与神合一的承诺建立的阶段,藉此你感到你的无意识,神的力量,祂无所不在,能思考,能统筹,能计划。只有透过霎哈嘉的灵量瑜伽,只有透过霎哈嘉灵量瑜伽,人类才能进化。但要进化的人,他们的正法要完整无缺。
香港集体翻译 […]

生日普祭(年份未知) Mumbai (India)

锡吕·玛塔吉生日普祭 公开活动 印度孟买  

瑜伽士唱诵欢迎母亲的拜赞

我向所有寻求真理的人致敬。你们来庆祝我的生日真是太好了。

这全是为了你的好处。在现代,谁来照顾妈妈?现代社会的一个标志是父母会被孩子们忽视。他们可能不得不留在孤儿院里。但我发现你们所有人都带着这样的爱,带着这样的爱,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你们是来问候你们的母亲的。此刻言语无法表达,我无法理解像大海一样倾泻在我身上的爱。我只是沉浸在一位母亲的美好感受中,她有成千上万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是那么地善良,也都是以我的形象显现的好儿子、好女儿。

我们这里还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就是吉贾拜,吉贾·玛塔。她对自己的儿子有一种(听不清楚)的印象,有一天她的儿子将能够建立诚实、自由和有特色的上帝的国,。这样的“Yuvapurushas”是在很多年后诞生的,就连他的儿子也达不到他的标准,达不到他的品格。

他对Kalyan Subhedar儿媳尊重的方式,他对待人们的方式,他过着充满活力的巴克提生活。这样的人很少出生,他甚至不能创造出像他这样的人。

但今天,非常幸运地我拥有了你们这样拥有伟大品格、理解力和这样灵性价值观的孩子们。霎哈嘉瑜伽创造了一种新的灵性价值文化。价值体系在现代已经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状态,但在现代,只有当这种可怕文化的桎梏——无论你称之为东方、西方、现代、古代,还是其他任何东西——因为所有这些都已经进入了崩溃的阶段。你会发现一种新的文化,一种新的生活,一个新种族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我很高兴你们来到这里,代表着那样的灵性价值观,这在任何分离主义的理想中都无法被相信,我们不是这些反应。我们不会对任何概念做出反应。我们是靠自己的努力而达成的,站在自己的经验和真理之上,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不是那种对社会采取暴力或和平的人,如果你称之为暴力或和平的话。就像我们今天的许多组织一样,我发现,“这是对这个的反应,那是对那个的反应”。

这不是一个要求金钱、权力等任何东西的社会,也不是一个自称为被压迫或弱势群体的社会。这是我们今天拥有的最特权的社会。这种特权的本质是,你们都是瑜伽修行者,你们都是圣人,你们都是Safiyas(纯洁的)。你心中有满足感,现在是给予的时候了,不再需要油或光。你所拥有的是一直在你体内流动的光和油。你必须把这份爱传播到全世界。如此自信的爱,如此谦逊的活力,如此敏锐的同情心,如此深刻的和平。它在霎哈嘉瑜伽士的社会中很普遍:友谊、爱就像许多美丽的思想和感情的波浪。对更高的生活、淡雅的生活、崇高的生活有了新的理解,这片海洋必须打破所有的障碍,所有荒谬的工作。

今天我们面对面在一起,感谢上帝。由于原教旨主义者,由于狂热分子,由于无信仰者,由于政客,经济学者,科学家,所有这些人,他们都被他们创造的任何错误道路所制约着。科学家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受制约。他们只是拒绝接受有全能的上帝在我们之上。他们不是科学家,因为他们没有开放的思想。如果你没有开放的思想,你就不是科学家。

现在是时候让你们证明上帝和他的王国存在的时候了,这个王国给了我们安全、和平和喜乐。关于昆达里尼——我不知道我做了多少讲座,并且用了这么多的方式,让你们所有人都应该欣赏、理解和了解她。只有昆达里尼的知识对我们毫无帮助。你可能会发现一些人比你们中的一些人对昆达里尼有更多的了解。他们可能读过至少一百本关于昆达里尼的书,但他们不知道,这不是知识的问题。它必须在内在被感知到,必须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中被了解。它必须在你的存有中,你应该能够知道什么是昆达里尼。一旦你看到某人,你就应该知道他处于何种层次——就灵性而言。一旦你感受到了气,你就应该知道你在上帝的领域里。

我必须给你讲个故事。有一次我和丈夫在克什米尔旅行,在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我感觉到巨大的能量。我说,“这些能量是从哪里来的?”所以,我丈夫说,“在这个荒凉的地方,你怎么能有能量呢?”他问司机。他司机说:“不,这里没有寺庙,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我说,“好吧,我们沿着这条路走。”。我们向前走了一段路,大约五英里,那里住着一些穆斯林,贫穷的穆斯林。司机问他们,这里有寺庙吗?他们说:“不,没有寺庙。但大约一英里前有哈兹拉特巴尔(清真寺)。”哈兹拉特巴尔是穆罕默德·萨哈布的一根头发。你能想象能量吗?我在大约5-6英里外的穆罕默德·萨哈布的一根头发感受到能量。

当我们否认穆罕默德,或当我们否认基督,当我们否认克里希纳,或当我们否认达塔特雷亚,我们就否认了真理,因为他们都是“一”,没有区别。它们就像生命之树上的花朵。我们不是他们的法官,他们是我们的法官。我们不能评判他们,我们没有评判他们的能力。我们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我们必须实现什么样的能力,我们必须达到什么样的能力,我们必须成熟什么样的能力。灵性必须成熟到哈兹拉特·尼扎姆丁、奇什蒂或赛纳特的程度。你应该只看到Dattatreya出现在他们身上。因此你必须看到卡比拉。你必须要有Nanaka的成长。否则,我们只是谈谈而已。

那些了解霎哈嘉瑜伽的人已经明白,所有这些宗教障碍都没有意义。这一切都是整合的,精心编织的,通过向地球上派出所有这些化身,让所有这些伟大的先知美丽地成就出来。创造孔子所描述的人性。为了创造原子价,我们的原子价,我们称之为正法的10个原子价,是孔子所描述的正法。毫无疑问,这是以不同的方式来描述的,但他说的是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语气。正如我今天早上说的,霎哈嘉瑜伽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纯粹的爱。它没有贪婪,没有欲望,没有野心,什么都没有!它只有纯洁的爱通过你的经脉流向整个世界。

我希望我们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想想看,我们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遵循这条霎哈嘉瑜伽之路。现在,让其他人来看看他们是否能挺过这场混乱[不确定],因为霎哈嘉瑜伽不是一种你可以成为会员的东西,你可以支付一些钱,或者你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贴一个标志牌,表明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成霎哈嘉瑜伽很重要。有这种能力的人会来找我们。如果整个世界都不来,你不用担心。对我来说,你就是全世界。那些想来的人,可以加入我们,可以享受自己,可以拥有。我们不能追赶他们,我们不能倒在他们的脚下,他们来了——带到上帝面前。让他们自己来享受自己存在的美,这是上帝特别为他们创造的。

今天,我必须说,每年,年龄都在某种程度上减少,因为你正在朝着你的目标前进。但我们必须记住,每年你都会成熟。你像种子一样成熟,长到树上,然后变成花朵,最后变成果实。果实必须再次落在地上,才能让它复活。同样地,无论是什么,无论时间是否流逝,人们都必须判断我在同情、爱和对真理的理解方面成熟了多少。我能在多大程度上抵抗对其他受苦受难者的暴行。我们必须向社会、向我们周围的环境、向我们的国家、向其他国家、向每个人张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必须保持警惕。这不是只有你才能享受的。它将被给予他人,对于那些来到我们身边的人,我们必须告诉他们。

我相信总有一天,许多人会睁开眼睛,亲眼看到,解决这个世界动荡的唯一办法是获得自觉,了解真我,他们还没有完全达到。一旦它发生,我确信,我非常非常确信,这个世界将成为一个美丽的合一的花园。

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观众掌声。

22’45”

印度霎哈嘉瑜伽士:由于锡吕·玛塔吉的恩典,他们被教导的是,人们必须每天阅读关于锡吕·玛塔吉的活动讲话[不确定]。请允许我顺便说一句,Shri Mataji和她自己的口诀一起给出了不同的解释。Shri Mataji以她自己的解释,给出了《博迦梵歌》、《古兰经》、Nanak Sahab所说的,以及我们的Sahaja瑜伽士所写的,一个完全不同的意义。其中一位,我们的苏达卡,写了这本斯特罗特拉姆·尼拉南达,我请求锡吕·玛塔吉为这本书祝福,这是斯特罗特拉姆·尼拉南达。(观众鼓掌)

另一位霎哈嘉瑜伽士:最神圣的母亲锡吕·玛塔吉,锡吕·纯洁无暇的女神,我们所有霎哈嘉瑜伽士向您致敬。我们非常感谢您给了我们自觉,给了我们所了解的爱。今天,您的光辉话语给予我们本有的和向往的深度。我感谢今天来到这里与我们一起庆祝Shri Mataji生日的所有人。我们这里所有的霎哈嘉瑜伽修行者,我向你们保证,哦,母亲,您的伟业将通过我们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有了您的祝福,这个世界将是一个不同的地方。非常感谢你。(观众鼓掌)

瑜伽士:Jai Shri Mataj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