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精微的枷锁 Doctor Johnson House, Birmingham (England)

混乱-精微的枷锁

英国伯明翰  1982年07月09日

我们必须意识到现代是一个混乱的时代。你不知道想要什么,想求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否正确。混乱是需要的,没有混乱,我们就没有绝望,没有绝望,我们就不会去找寻。然而只有达到某种知觉状态,或我们可以说,知觉到达一定的程度时,我们才能看出混乱。

在摩西降世的时代,绝望是不同的,他们想摆脱受奴役,他们理解事物的方式不同,就是怎样遵从特定的模式去治理社会,从而令社会达到最大的效益。这曾经是一个紧急状况。当时的形势对犹太人是非常危险的。

这种情况在很多国家,很多世代都曾发生,他们到达某一境况,令他们感到极度的绝望,对人的奴役在那时候是显而易见。在此之前,人们对奴役并没有感到不安,他们接受,并视为理所当然,然而到某一时刻,他们感到:「这是奴役,我们不想再这样了。」接着一个领袖出现,把他们解放。

在现代,一种十分微妙的奴役,每天都在蚕食我们,它是那样的自我毁灭,我们甚至意识不到它,我们就这样被摧毁。这种毁灭以很多方式运作,如果我们对真理毫不醒觉,创造的一切就可能所剩无几了。

有些人为此大发言论。我遇见过来自联合国,来自大机构的很多大人物,他们谈论即将来临的毁灭,未来的冲击,这将要发生。他们著书,大本大本的书。他们还谈论,坐在街上谈论,在酒吧里谈论,在聚会里谈论,却不明白它的意思。这种毁灭是以往从未发生过的,因为这种毁灭是来自内在,而不是外在的。我们的知觉已经到达一定的深度,若我们不联系上养育我们的源头,这毁灭就会发生。

对很多人它是:「噢,忘记它,忘记它,我们走着瞧吧。」有些人是这样认为的,「好吧,忘记它,什么毁灭?好吧,不要紧,明天我们等着看吧。」我看到有些人坐下来等,「噢,天啊,感谢神,有这个毁灭,这样所有都会结束。哈!我们不用伤脑筋,感谢神,应允有这毁灭。」

不管人们采取什么态度,都意识到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创造已经成长到最大限度,成长彰显为人类,人类是舞台上的演员。整个自然界一起来成就这件新事件。现在只有一件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就是你必须与上天连上,与整体连上,你必须明白自己的意义、自己的目的。若这能发生在你身上,你就在另一个世界了。

创造你是为了这个原因,你生而为人是有目的。我们必须想想,所有科学家必定至少问过一次这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要创造人类?从动物的阶段,为什么我们要到达这阶段,原因何在?」这个问题在每个求道者的无意识中在起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有如此多的求道者,所有求道者都在找寻为什么要在这里。有时,有些人在丰盛的物质中找到答案。就如现在的铁路罢工,无论如何,这是对整体狭隘的见解,目光非常短浅。你们想要加薪,好,就加薪吧,然后又怎样?

有些人谈论共产主义,我到过莫斯科,我会再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问他们,他们会说:「我仍未有喜乐」。我不反对共产主义或民主主义。两者对我来说都是笑话。你既不是共产主义者,也不是民主主义者。只有在得到自觉后,你自然两者兼备,因为你无权成为资本主义者或民主主义者,你没有投票权。你对自己一无所知,你要选什么?你看不见。除非有光,除非你能看见,不然你又如何投票?

例如,我们投票选某人,为什么要选他?「啊!他人很好。」好吧,他好在哪里?你如何知道他是个好人?你又怎样知道他不会是个坏人?你能否说今天某人看来是一个好人,很好的人,不会向他周围发放蝎子和毒蛇呢?表面看来有美丽品格的人,可能是可怕的人。没有绝对的方法可以评价人。所以我们该投谁人一票?若你认为自己知道如何评价人,我就认为你仍要学习。因为除非你犯了很多错,你不会承认「我不知道」,这是重点。一旦你说︰「我不知道,当我说他是好人,我不能肯定,我不能肯定这个人」。这就是你到达的一点,当你不能肯定时,你就想知道某些事情是否是真实和诚实的。

我们对诚实,对每事每物的感觉是那么表面,非常的表面。对我们来说,诚实是若你给我五英镑,我还你五英镑,就这样,结束了。这就是诚实。一切都是如此表面,因此我们永远得不到满足,就算你多得十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工资,你也不会快乐。向我这里拿取吧,物质不能为我们带来快乐,永远不能。我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物质,我们需要物质。物质就像装有甘露的杯子。如果你渴了,空的杯子解不了你的渴。它也许盛满黄金,对你又有什么关系,什么不同呢?你要一些解渴的东西,除非你的渴解了,你不会快乐。这渴代表什么?就是你仍然不了解自己。这是一种无意识的渴。它来了,你不知道自己在追寻什么,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快乐,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无意识在运作。

是时候你要知道自己是谁,有何值得自豪,有何伟大,拥有什么力量。它们全都内置在你内里。当你在进化中成长,所有这些都在你内里好好的建立,都显现在这里,它们全都在这里。

实际上,你可以说我只是催化剂,像一支点亮的蜡烛。当这支蜡烛接触到另一支已经准备好的蜡烛,便点亮了另一支蜡烛。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冠以一个科学大名,这个,那个,充上电的人格等等。我就是不明白,对我这是非常简单,你们全都准备就绪。我只要接触你们,便能点亮你们,你们便得到光,当你接触别人,别人也被点亮。

现在你可能会说:「母亲,怎会这样简单?」我的意思是很多人这样说:「母亲,这是太简单了,怎么能这样呢?」我就是不明白,我该怎么样?生出两个角或是什么令它变得复杂?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最简单的,这是生命的特征。你有否见过花朵?种植花朵是多么简单,它自会生长,你只需一颗种子,跟着播种,它自会长成植物,就是这样简单。我们曾否想过它如何生长,看来是很复杂的。若你开始想它,开始分析,你会变得疯狂。但它却是如此简单。.

同样,这种发生也是非常、非常简单,它被称为霎哈嘉。霎哈嘉有双重意思。霎哈嘉是指既简单又与生俱来。霎哈嘉是简单的东西,因为你生下来已经具有它。我的意思是你生来已有鼻子,好吧,这是很简单。用鼻子呼吸,你不需要做什么,不需要按它,也不需要做任何事,它自会呼吸。同样,你内在已有这程序,它就在那里。对我,它是绝对简单,对你们,一旦你得到了,也会是很简单的。

所以,我不明白「它是很简单的」这种争论,为什么还要争论?假如你是这样吃东西(锡吕‧玛塔吉把手放到嘴上),为什么还要问「为何可以如此简单的去吃?」它是很简单,因为它是维持生命的,它是那么重要,所有必不可少的事物都是很简单、容易运作的,就像呼吸一样。为此,若你想做些特别的事情,就不可能呼吸了,有多少人能活下来呢?

这简单的事情,简单的方法,是来自无所不在神圣的力量,圣灵。这无所不在的神圣力量是Shakti(力量),太初力量在成就它。我们有否意识到太初力量是如何运作,若没有,我们有否看过花朵结成果实?谁在做这工作?不单一朵花,我们必定看过成千上万花朵结成果实,是谁做的?我们从未想过,我们视它为理所当然。

所有活生生的事物都是神圣的力量所做的。人类不能做任何有生命的事情。他们做的都是已经死了或失去活力的事。像罢工是没有生命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只是用已死的树木来做桌椅。你只会做死的事物,但没有生命的事物却控制我们,因为我们习惯了。我们养成了习惯,因为这些习惯,我们受死物控制,我们的灵,它是充满能量,是源头,是主宰,因此变得静止。

这静止的力量,若因某种原因被唤醒,我们的注意力得到开悟,我们的注意力变得醒觉,我们变得不同,成为瑜伽士,与神连合的人。为此,你不必奇装异服,你穿什么没有任何关系,梳什么发型,吃什么都没有关系。这是内在的,与外在的事物毫无关系。

我们一切的想法,就算是慈善的,对别人友善,所有这些都是很表面的。当你变成这样,当你变得慈悲,变得有爱心,你完全不需要告诉自己,也不需要争论。你只是变成这样,它只是在流动。慈悲在流动,在起作用。你不必争论,不必告诉自己:「我必须慈悲,必须仁慈。」你就是变成这样。

我到过意大利,遇上三四个对霎哈嘉瑜伽士感兴趣的人,但他们却说「我们不想参加霎哈嘉瑜伽。」

我说:「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抽烟。」

我说:「我从未告诉他们不要抽烟,从来没有。你可以问他们,我有没有说过?我从未有说「不要抽烟」。你可以问问他们︰「你吸烟吗,或你已经戒烟了,或是你的母亲强迫你们不抽烟吗?」

他们说:「都不是。我们过去常常抽几包烟,常常喝酒,吸毒上瘾,但某些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就戒掉了,我们不知道怎会这样,就是这样简单。母亲从未告诉我们,我们就是变得这样,还要说什么吗?」

我是说一旦你找到了,一旦你看见光,你就不会介意。假如你看见这里有一根绳子,你也许会害怕,也许认为它是一条蛇,因为没有光,你看不到。你也许狼狈地跑掉,整个屋子也许一片混乱,但是一旦有光,你会说:「哦,原来是根绳子。」好吧。

所有的恐惧都消失,因为你看见了。所有的压力都消失,所有的障碍都跨越了。一切的不正常都消失了,你变成绝对正常、完全正常。这就是你需要成为的。比这个还要多得多,还不止此,你身体健康了,很多人的病被治好了,他们一定告诉过你,癌症得到治愈。是真的,癌症得到治愈。很多疾病都得到治愈,心理疾病也得到治愈,即使你到过恐怖的导师那里,也能把你治愈。

所有这些事情,并不是终结,只是救赎的一部分。你生理上、心理上和情绪上的一切问题都得到救赎。还有,你取得力量,变成先知。「具有神性的人成为先知」,这是伟大的诗人威廉布莱克曾经说过的。具有神性的人成为先知,他们有力量使别人也成为先知。这就是征兆,他已给了你这个征兆。你成为先知—代表你有力量做所有这些。每个人都能做到,小孩也能做到,甚至一个小奥林匹克选手都能做到。当你变成先知,你知道一切:你在做什么,你应怎样做,如何提升灵量,如何跨越受感染的能量中心,如何保持它。你绝对能成为导师。

我们所说的先知,像威廉布莱克,他是个预言家,他能预测未来,他提到的一切事情都会在霎哈嘉瑜伽发生,不容置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意识到它。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是疯子,他们不相信他,当他谈及所有这些事情,耶路撒冷将会在英国牧草地建立时,没有人相信他。他们说:「一定是疯了」。时间到了,耶路撒冷即将建立。英国的特别之处,他在几百年前已经看到,清晰的看到,看到整幅画面。但没有人能够明白他。他是先知,没有人明白他说甚么。明白他的人也只是在学术上对他感兴趣,有些人真的感到他所说的、所描述的或许是某种真理。

你们超越先知,对预测未来不感兴趣,却在当下。他们对他们描述的未来不享受,是现在此刻,你们成为自己的导师。所以这些伟大的先知都有一个大问题。我最近与一位来自印度,很有学问的大使讨论,他告诉我最大的问题是,透过理性思维和解释,我们能走多远?

假如你说有无所不在的力量,他们说:「怎么样?我们如何能相信?这全是无稽之谈,证明给我们看吧。」透过争辩,你当然证明不了什么,但透过体验,你也证明不了什么,所以他们都放弃。像商羯罗,在他到达某一点后,他写了Vivekananda Choudhurani和所有这些契约,跟着他放弃,他开始描述母亲。他说:「我放弃。」就是这样,他们说他头脑愚蠢疯狂,因为他不再研究哲学,却开始歌颂母亲,说︰「出了什么问题?」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圣经、古兰经和一切人们的思维中。你要么相信他们,盲目的相信,不要质疑,只接受他们说的一切,变得狂热,互相残杀而死,这就可以了;要么你放弃,成为共产主义者,不相信神。如果你还想头脑清醒,最好还是放弃所有这些宗教,你必须说︰「全是荒唐的。」

由于这些教堂,基督教是无望的;由于狂热主义,伊斯兰教是一无事处;由于这个和那个原因,这是毫无用处的,印度教是另一种荒唐。因为在这个水平,它看来像这样,在这一点上,它像这样,它是没有意义、荒谬的。人不会接受这种盲目的信仰。科学家说︰「盲目的信仰是什么?我们登陆月亮,所有的都是一样,哪里有什么?我们到了月球,从未见过有神,你在谈论神的什么?我们怎能相信有神?」

我们现在要证明确实有神,我们要证明这个无所不在的力量确实存在,我们要证明在你内里的灵确实存在,这些都会得到证实,都会实现,争论因此会停止。通过争论,人们不能成就到它,通过盲目的信仰,人们不能达到它,理性思维也不能带你到达它,这种情绪上的依附也不能带你达到它,只有真实的体验才能带你到达那里。

实际上,实相是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里显现,是它才能令人信服,它却不是为信服而来。就算你不信服,神也不会在意。

就像有人说:「母亲,我们张贴广告,人们便知道你,知道你在这里。」

我说:「好了,好了。你已经告诉他们,讯息已经传递了,若他们来就很好。」

我们的工作,是通知大家。若他们来,若他们得到自觉,就很好了。若他们进一步巩固自己,那就更好。我们为此都付出努力,但我们不能勉强别人,我们不能勉强别人,我们不能用任何人为的方法令你留下印象。就像我们不能用马戏来宣传一样。你必须有敏锐度来明白其重要性,你纯粹的智慧必须告诉自己这正是你要的。不然,我们不能伏在你的脚下说:「噢!请要吧。」我们不能恳求。我们也不能超越给你的自由。是你的自由,你必须在你的荣光中升进,因为你是缩影,创造的缩影。

没有人能强迫你这样做,若你想进地狱,好吧,跑跳两步,便可以下去了。若你想进天堂,也是有可能的。

我们处身于这个时代,却意识不到他们是多么危险,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最关键、最重要的时刻。当人们在追寻,当霎哈嘉瑜伽正大规模地彰显,生命的创造最重要的时刻就是今天。这是如此幸运的事情,就是你们是历世的求道者,全都聚集在这里,上天的祝福以霎哈嘉瑜伽降临在你身上,因为上天也渴望显现。来到我面前的人有不同的层次,一些是很普通的,一些则是绝对初浅,那些初浅的人会说:「母亲,我的工作怎么样?我已经申请了,或许这一次会好一点。」又或一些人会说:「母亲,我没有病,好吧,这样,那样。」好吧,这样都可以成事。对那些高层次的人,无论他们有什么问题,无论他们做了些什么,相信我,都完全得到宽恕,完全不用感到内疚。在霎哈嘉瑜伽,第一个要说的口诀就是︰「母亲,我不感到内疚。」至少说三遍。

你们必须明白,你已经准备就绪,你会因它而得到荣耀,你必须得到它。你不必说︰「我做过什么?我曾经犯了很多错。」不用这样。我在这里就像银行家,我会兑现你的支票,你会得到它,毋庸置疑。你不知道你有多少钱在银行里,是吧?我却知道,所以你不用评价自己,留给我来评价吧,这是我的判断。当事情发生,若你有纯粹的智慧,你会明白这是什么,你只需安顿下来接受它。

当然,你不用为此付钱,我的意思是这是很荒唐的念头:「我们可以为此付钱,我们还要坐多久?应该有个组织。」你清楚的知道我们没有组织,我们不能组织神,我们不能组织这些事情。我们甚至没有会员制,没有这些。当然,我们会保留你的名单,因为若有任何活动,我们可以通知你,那是另一回事。

此外,在霎哈嘉瑜伽,每个人都不会接触到全貌,不会接触到。他们首先得到自觉,然后会衡量他们到达怎样的程度,渐渐地,当他们成长,会收到更高的真理。因为有时他们会感到震惊,要承受真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这是相当困难的。就像有次我告诉他们,基督的教导和克里希纳说的话是没有分别的。恰恰相反,克里希纳说你不会被毁灭,灵不会被任何东西摧毁,基督已经证实了这一点。因此,所有印度教徒都想杀我,他们承受不了。但若我说了些关于克里希纳的事情,所有基督教徒都会批评我,所以这是个大问题。你要明白,若你向他们谈论克里希纳,基督教徒就不喜欢;若你谈论基督,印度教徒就不喜欢;若你谈论锡克教,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就不喜欢,若你谈论穆罕默德,锡克教徒就不喜欢。

我来不是要取悦任何人,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们他们的真理:他们都是一体的,你们却像傻子和蠢人一样,互相争吵。他们之间没有分别,他们全是一体的,绝对是一体的。他们之间存在着和谐和谅解,你是无法把他们分开。他们互相是那么的一体,就像月光与月亮,或阳光与太阳。只是我们的无知才有这种对他们的批评,你在霎哈嘉瑜伽就会明白。

透过灵量而取得的知觉提升会证实这一点。无论我说什么,都能以科学来证明,因为当灵量升起,它便会停止,你必须祛除虚幻的想法,不然,它不会升起。你渐渐认识到我说的都是真理。我说有关穆罕默德的都是真理,你会了解到。我们已经有够多的争吵,够多的荒唐事情。看看现在什么在发生,以色列在屠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以及所有这些。你认为藉由杀害他们,能否到达神呢?

所有这些错误的想法都要去除,我们必须成为宇宙的存在体,要成为,你要成为这样。不管他是穆斯林、印度教徒、基督徒,还是什么,当你成为宇宙存在体时,你就能在指掌上感知他的状况。基督说过︰「你的手会讲话,你的手会讲话。」我们不必质疑任何经典,我们要着眼于它描述的内在的光,这个把我们分离,实际上却是令我们连合的因素。多样化在我们内里得到美丽的整合,只有藉由提升灵量才能看到,没有其他的途径,因为当灵量升起,整合发生,你才能真实体验到它。

我希望你明白我说的话。争论是不会给你自觉的—它必须要发生。没有关系,你也许是皇太子,也许是国王,也许是任何身份,都没有任何分别。这是你个人必须经历体验的,是你内在的母亲,是我谈论的鲁哈(Ruh)。只透过仪式你是不能到达神,你必须与神连上。对那些明白和知道其重要的人,一定有一种真理我们可以实现,是所有宗教和经典中曾经应许的,它必定会发生。

愿神祝福你们!

若可以的话,我想回答一些问题,我会尽量回答,请提问。我要再次说,很抱歉来晚了,你们也知道交通很堵塞。是的,请问吧。

问题:可否比较一下霎哈嘉瑜伽与哈达瑜伽(Hatha yoga)和王瑜伽(Raja yoga)的分别?

锡吕‧玛塔吉回答:「哦,我告诉你,谢谢你,这是个好问题。关于哈达瑜伽和王瑜伽,我不太明白现代的哈达瑜伽。但是帕坦迦利(Patanjali Shastras)写了「Ha Tha」。「Ha」和「Tha」正是你们的两条经脉,一定跟你们说过。还有Ashtangas,根据作者帕坦迦利,是指哈达瑜伽的八个不同面向。最重要的是太初,第一个是Ishwara Prahnidhana,意思是在你内里建立神性。现在我们做的,却是这种像杂技的东西,我们对神没有概念,从不谈论神,忘记有神,你们只是坐下,就是这样。因为他们只想成为演员而不想成为瑜伽士,这是不同类的。Ishwhara prahnidhana指出你首先要得到自觉。这八部其中之一就是Yama Niyama。在Niyama中,只有一项是身体锻练,当然,要看灵量的位置。

我们在某些情况下也可运用哈达瑜伽。假如灵量因身体出问题停在某个能量中心,我们可以做某些姿势(asanas)或某些练习动作,这又是另一回事。现代的哈达瑜伽就像这样:假设我要从伦敦到伯明翰,好吧,我没有开动我的车,没有,只把它向左或右转,静止的,我以为已经到了伯明翰。我只有地图,就转右转左。更甚的是,就像我们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却吞下所有药。这是毫无辨别能力。这些老师没有一个有自觉,他们怎能明白哈达瑜伽的重要?我就是不明白。

在印度,灵性导师是有自觉的灵。他可以是穆斯林,可以是印度教徒,也可以是任何人。但首先,他必须是有自觉的灵。婆罗门是有自觉的灵。这些日子婆罗门可以是烧饭的人,今天的哈达瑜伽是非常表面。

王瑜伽就是……现在你们明白哈达瑜伽是什么。哈达瑜伽源于霎哈嘉瑜伽,它得到巩固,但哈达瑜伽只是辅助的,我们需要时才用它,需要它那一部分才用那一部。第二部分是王瑜伽。人们对王瑜伽是另一个误解。当灵量升起,你一定看到很惊人的事情在发生,灵量向上升。地心吸力不起作用,它向上移动。

要这样发生,一定有某种事情发生。就如当它上升,忽然你看到,当它通过第二个能量中心,它在增大,灵量因此不会下跌,这是被称为bhandas。这bhandas,当你看到增长,你可以说它在关闭,跟着它升得更高,开始关闭这些。它穿过喉轮,在这里所有的能量都在起作用。

当Kachari起作用,舌头微微舔这里。你不会感到什么,因为它发生得太快,快得你感觉不到它。我的意思是我不能给你另一个类似的例子,即使你说:「协和式超音速喷射客机(Concorde)」,我的意思是你的确有点感觉。假设你坐飞机,你刚登机,你就在那里。一瞬间,灵量冲上去,所以你感觉不到。就像地球是那么大,你看不见它是圆的,你能看到的周长是如此的小,因此你看不出它是圆的。

同样,霎哈嘉瑜伽是一种快捷提升灵量的方法,我是说没有其他方法能这样。我应该说,霎哈嘉瑜伽是如此的快,你感觉不到什么,它的确发生了,你的瞳孔扩大。我曾经见过被称为王瑜伽士的疯狂的人,他们甚至在眼睛里放阿托品(药物)以放大瞳孔,因为有人说瞳孔必须扩大。他们还把舌头割下来并往后推。以往有一个在美国的人,常常割去人的舌头并且摇摆他们的舌头,就算是现在,还有人受这个大导师的影响,仍然这样摆动他们的舌头,并且常常把他们的舌头往后推。

你难道认为我们能藉由这些伎俩来提升灵量?有些人坚持己见。什么也不需要做,一切都是自然的发生,毫不费力,是在神爱的关怀中。为什么你要毫无理由下折断自己的脖子?有什么需要这样做?我首先会想︰「像孩子那样,你要明白,当他们想他们的母亲对他们留下印象,他们就会发脾气,你明白吗,只为吸引母亲的注意。」我想现在他们会很严肃的对待它,这是很令人惊讶的,你会到达这程度,你明白吗,它破坏你的轮穴,它破坏你成为好的霎嘉哈嘉瑜伽士或坏的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很快的得到自觉而且稳定下来,并能掌握它,成长得很快。轮穴受损的人却需要很多关注,要花很大力气去改善,去照顾他们。

当你得到自觉后,所有的这些想法都会得到澄清,好吗?

愿神祝福你们。

问题:《薄伽梵歌》和帕坦迦利的《瑜伽八部》对我们有帮助吗?

锡吕‧玛塔吉回答:八部?没有帮助,除非你得到自觉,我是在说,就像在你开动车子前,你只向右或向左移动,跟着才开动你的车,这是否有助你到达伯明翰?这是浪费。首先,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已经损坏了车轮,没有什么需要担心,我必须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好吗?

愿神祝福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看,我没有责备任何人,也没有坏感觉。因为毕竟你们都是求道者,你们都知道,你们是求道者。你们怎么知道呢?你们全是求道者。你们怎么知道的呢?这些人写了很多书。写书是很容易的,是吗?这些日子,这是什么?假如你有钱,就能写任何的书,出版任何书,无论你想写什么也可以。写书需要什么?到目前为止,只有我没写过任何东西。有些人写关于我和关于霎哈嘉瑜伽,这是另一回事。到目前为止,我没写过什么。基督没有写过什么,克里希纳从未写过什么,罗摩也从未写过什么。

我想我必须要写,写一点东西,人们就会说:「母亲,这超出我们的理解,母亲,因为只要阅读它,我们就会变得无思虑,那么该怎么办呢?」好吧,下一个问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下一个问题是什么?还有五分钟,就是那样。是的?

问题:当我们连上了,我们能否向神提问?

锡吕‧玛塔吉回答:可以,当然可以!当然可以!现在我明白,因为你连上了。你把双手朝向神,说:「有神存在吗?」如果你问这个问题,巨大的生命能量就会流动起来,不仅如此,你还想问……例如,关于你自己的父亲,他怎么了?假如他不在这里,你这里会有点灼热的感觉,这是他的能量中心,马上你就会知道他那个能量中心受感染,如果你知道解码方法,你马上知道他那里出问题。同样,你也能知道每个人的问题,不单有关神,有关你自己,还有关其他人。这就是「成为集体意识」,你成为宇宙的存在体。

问题:我们能否看见神……[音频丢失]

锡吕‧玛塔吉回答:不是看见神,这不是今天的要点。因为看见并不是存有。你明白两者的分别吗?现在你是,你叫什么名字?

回答:毕。

锡吕‧玛塔吉︰你是毕先生。毕先生,你能看见你自己吗?当你是毕先生时,你看不到自己。当你成为神的一部分时,你什么也看不见。但你可以作出行动。看见是被分隔了。

问题:你是说变得与神合一?

锡吕‧玛塔吉回答:是的,这就是重点,你变得与神合一、与太初存在体合一。你成为,你成为祂的力量,或成为祂的工具。你没有陷入教条中,因为你明白,或许已经有「你是否成为祂的工具或祂成为你的工具」这些争论,所以我不想掉进这个陷阱里,我要说的是你开始感到这能量,可以这样说,你成为灵。这就是为什么,你是知道的,佛陀从来不谈论神。他说︰「最好不要谈论神,不然很多问题会出现,最好说你会成为灵,就这样吧。先让他们成为灵,然后再说。」

还有其他问题吗?

问题:在这个地方,你看见灵魂吗?

锡吕‧玛塔吉回答:什么?灵魂?你为什么想看见灵魂?他们存在,毫无疑问,但我们与它们毫无关系。它们是过去,已经完结了,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对他们费心?当然,我是说他们仍在那里,可以怎样做?他们是非常麻烦的人,他们给我们带来很多问题。所有这些导师都在利用他们,已经过去了,就在这里。

问题:有没有你称为……。

锡吕‧玛塔吉回答:好的灵魂?不!不!我们不应该与他们有任何联系,因为你是活在现在。不管他们是好是坏,都与我们毫无关连。你如何知道谁是好,谁是坏?一旦你容许好人进来,疯子也会进来,你又如何知道?所以最好不要让他们进来。你最好还是独自一个人。你会慢慢知道他们,并且惊讶于你怎会知道避开这些人。

问题:[同一个听众提的听不清的问题]灵量?

锡吕‧玛塔吉回答:[对着瑜伽练习者说]。他们没有告诉你是什么吗?你没有说吗?

瑜伽练习者回答︰我们有提到,我们的解释与你的解释不同,是什么?

问题:[问题听不清……某种能量……?]

锡吕‧玛塔吉回答:是的,是能量。是我们欲望的能量,还未彰显的能量。是还未在我们内里彰显的欲望?是要成为上天的欲望。这个能量一旦彰显,这是为什么它被称为剩余的意思,然后这个欲望便会彰显出来。

问题︰这能量是你创造和想象出来的吗?

锡吕‧玛塔吉回答:不,不,不,不!它已存在。它就在这里,不是想象,你没有做任何事。它就在这里,就像种子发芽一样,它存在着。你不必,你什么也不知道,想象的事情!不是。它确实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跳动,你可以看到它在跳动,看到它在升起。你可以感觉到你头顶上的跳动,你可以看到它打破这……你可以看到凉风从你的头顶走出来,真正的洗礼在发生,都在这里,全都在这里。完全不需要想象,不是思维的。透过思维,你做不到。若你思考,就如一颗种子,若你只是想象种子发芽,它能发芽吗?不能,它总会发芽的。同样,它总会发生,这是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

问题: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有欲望,它会否渐渐来到?

锡吕‧玛塔吉回答:什么?

问题:若我们有这欲望却意识不到,这欲望会否无论如何也会渐渐来到我们身上?

锡吕‧玛塔吉回答:会,好。这个欲望只能藉由唤醒灵量才会显现。当然,这欲望本已存在,在无意识中,它存在着。渐渐它变成一个很有意识的欲望。然后你追寻它,追逐它,但它却只有在灵量升起,穿过你的脑囟时,才会彰显。

问题:如何激发这个能量?

锡吕‧玛塔吉回答:什么激发?它就是得到激发,我想我有些特殊,你也变成同样特殊的人,你能做到。就像我告诉你︰一盏灯点亮另一盏灯一样。

问题:他说你说过哈达瑜伽是肢体瑜伽,王瑜伽是心理瑜伽,你能否介绍这瑜伽的过程吗?

锡吕‧玛塔吉回答:啊。不、不,我不是说那是运动,我们用它来锻炼身体。王瑜伽既不是运动瑜伽也不是心理瑜伽。所有这些都是霎哈嘉瑜伽的一部分,是自自然然的发生。这灵量是我们体内的残余力量、欲望的力量,它自动解开,少部分的几丝线开始跳动升起,你也可以看到它升起。她渐渐向上移动,唤醒这些能量中心,打开最后的能量中心,这里的第七个能量中心,住在心轮的灵就得到唤醒,因为灵的宝座是在你的头顶。好吗?

没有问题?好吧,我想我们应该先得到它。你说什么?最好还是得到它。好吧。只要这样张开你的双手,非常简单因为手会说话。这些手指,指尖是交感神经系统中敏感的感觉器官。如果你这样张开双手朝向我,就像这样并且双脚踏在地上,完全接触大地,把双脚分开不合在一起,不要距离太远,舒服的坐着。现在闭上你们的眼睛。

现在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问:「母亲,我是灵吗?」闭上眼睛。闭上眼睛,你必须闭好眼睛。只问这个问题:「母亲,我是灵吗?」单单问这个问题,要真诚地问,你们有人会感到双手有清凉的微风冒出。意思是现在你的注意力在你的身体、精神和情绪上,突然灵来扮演一切。

首先你要知道你是没有罪的,请在思想上完全不要有内疚。反之你要说,「母亲,我没有内疚感,母亲,我没有内疚感,母亲,我没有内疚感。」你绝对不要为任何事情感到内疚。他们也许告诉你,你犯了罪,忘记它吧,忘记所有这些。贬低人是经常发生的。告诉你这些的人自己一定是有罪的,不相信任何人。现在把右手横放在左边脖子说︰「母亲,我没有内疚感。」

现在同一只手横放在前额说︰「母亲,我宽恕所有的人。」一遍一遍重复说,只要说,「我宽恕所有的人。」不宽恕就有很大的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