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年代 Plaw Hatch Hall, East Grinstead (England)

新的年代  英国1980年11月16日
你可以把对霎哈嘉瑜伽极之感兴趣、非常委身、对霎哈嘉瑜伽有热诚,感到霎哈嘉瑜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挑选出来。
现在,你们应该已经意识到你们是属神的人。你们必须准备妥当,拿起新世代的旗帜,把霎哈嘉瑜伽转化成伟大的瑜伽,令霎哈嘉瑜伽成为灵性上辽阔的领域。你们就是渠道,正要产生这种能量。若你只是渠道,那么,你要肩负的责任便小得多了。
霎哈嘉瑜伽是另类的生命过程。你或许有留意到,当你得到自觉,它首先会改变你,接着再改变其他人。你的出现,开始改变他们。你的存在,开始改变气氛,改变负面能量这精微的问题,全都得到解决。就像一棵树,当它开花,花朵发出的香味,令四周散发一种不同的气味,把蜜蜂吸引到来,采摘花蜜。同样,当一个人得到自觉,得到启发,他开始吸引别人到他哪里去。但你必须紧记有关霎哈嘉瑜伽的以下几点,就是你首先得到光,接着才发出光。这是在其他生命过程中不能做到。以你的意志,你的洞悉力,你的自由,你自自然然的发出光芒。例如一棵树可以生出种子,种子也可以长成大树,但种子不能再生成为种子,它们没有这个意志(will)。在这里,种子代表人类。只有人类拥有意志。现在,你的意志启发了你。以你的意志,你得到重生,或你可以说,你借着霎哈嘉瑜伽得到重生,能走得更远。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理解,当这枝爉烛被光所点亮,光不能以它的意志点亮其他爉烛,某人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你的意愿是非常重要。「你有什么意愿。」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意志(will)并不代表欲望(desire)。意志即欲望的实行。你要做的是把你的欲望付诸行动。你是可以做到。首先我们必须知道要拥有欲望。毫无疑问,欲望已经存在。你们已经被分类为求道者,我的意思是你们都是这一类,你生来已是求道者,你不能摆脱这个身分。你是求道者。无论你们有什么问题,无论问题出自何处,无论你们犯了什么错误,你们都是求道者。求道者就是求道者。例如,在这个房间,你看到有多少枝灯?两间房间加起,最多有六、七、八、九、十、十一支。在这房间,只有五支灯。每个人都不是光,但你却是光的施予者,那是借着你的意愿而达成的。我们的意愿该有多大的力量?我们对我们的意愿该有多少的委身?我们必须彻底了解我们内里的意愿。当你开始为霎哈嘉瑜伽工作,你便意识到,霎哈嘉瑜伽是多么重要,它给予整个创造_______在神的眼中和在上天的力量里______真正的意义。这是必须成就的,这就是生命的目的。很令人惊讶,是在你的意愿而非我的意愿下成就。我没有意愿,没有行动,是你的意愿把它成就,所以你必须委身。现在,你衡量审察自己,我的意愿有多深?那些讲座帮助你看清楚,你有多大意愿希望霎哈嘉瑜伽能够成功,这是第二点。要令霎哈嘉瑜伽成功,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必须明白霎哈嘉瑜伽的基础,尝试看看自己内里:「我们是否明白这基础,是否拥有支撑这基础的质素?」
霎哈嘉瑜伽最基本的是你必须成为灵体,那么你的身体才会散发灵的力量。这是霎哈嘉瑜伽最基本的。到目前为止,在所有宗教,所有伟大的经典中,甚至在圣经或薄伽梵歌中,都有描述你必须有信念(faith)。信念这个字,在这些经典中,从来未有阐明过。大多数人视盲目的信心是唯一相信的途径______必须盲目去相信。那是必须要澄清。但他们保留这伟大的词汇︰信念。他们确有用「盲目相信和信心」这些字句。这样人们开始以盲目的信心成就事情。例如,当你走在路中,你说你正在想着神,忽然,你看见一只金介子,便认为你对神的信心得到证实,祂帮助你获得一只金介子。又例如有人离婚,他向神祷告后,离婚便没有发生,那是因为神的帮助。但这类祷告可以有另一种的理解。人们可以说,完全不相信神的人也能很成功,你又怎样解释这种情况?他们没有信心,他们实际上并不相信神,却生活得非常惬意,你又怎样解释这种情况?
霎哈嘉瑜伽有另一伟大之处,就是它启示了所有以前曾经用过的伟大词汇。因为人们还没有得到自觉,所以不能对他们讲及信念,或盲目相信,或真正的相信。因为若他们没有双眼,你又怎能告诉他们什么是光又或什么是黑暗呢?所以这个时候,信心支撑着你。怎样去支持你自己?第二点是你必须有信心,有信心会得到救赎以及你是个灵。
第三阶段是今天,令你明白,得到自觉给你体验,令你建立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而是开悟的信心。例如,你走进这房子,看看内里有什么,跟着便有了信心,就是这样。因为你看过,所以你相信。现在你看到「Sakshat」。Sakshat的意思是你借着五官的感觉而明白整体,这就像以阳光来证明那么清晰。那是真实的事物,不需猜测,也不只是空谈。所有在经典中运用的字句都是启示。它代表在你的生活中,你看到这些启示在发生。就像我说︰「Ha」,灵量便会升起,你已经看过很多次了。我说︰「Ha」,你便开始感觉灵量升起。只需要说︰「Ha」、「Hoo」、「Hee」,你便得到生命能量。那是絶对存在的,现在你可以自己去感觉。那是没有只是______「那是不会发生,或许可以成事,或许不能成事,可能是真的,可能不是真的。」所有这些不确定都不存在,那絶对是真的。
但首先,你必须变成你的灵。若你不明白灵,就不能明白神。灵本身很敏锐,毫无疑问,它是存在的,它就在这里,必须在你的注意力下才能发出光芒。你必须知道你的注意力与灵是合得来的。若注意力与灵合不来,灵不会发出光芒。灵在你的注意力稳定时,才会发光。以平衡来把它穏定下来,你要处于稳定的状态。平衡你的思维,平衡你的双眼,平衡你的欲望。尝试平衡它们。平衡你的自我和超我。若能做到,你的注意力将会大大的得到平衡。
现在你要怎样处理你的意愿?首先,因为你有欲望,所以才有行动。我往那里去?我做些什么?我是求道者。这是否求道者应该做的事情?马上你便得到平衡。所以必须有平衡。首先是平衡自己。任何极端的行为必须得到平衡。任何对生命极端的态度必须放下。现在你发觉意愿作出反应,处于相反的方向。例如,人们变得顽固,他们不接受自己必须保持平衡。他们说︰「啊﹗我很妥当。」他们作出各样的解释,以显示他们是妥当的。你向谁解释?你只是与自己对抗争扎。为什么?因为你仍未与内里的自己完全融合。
所以第二点是整合,整合你的注意力。得到整合是当你做任何事,你希望同样事情会发生,你享受同样的事情时,才会得到。若你想着其他的东西,你便发觉整合常常令你的注意力摇摆不定。若你想着你的灵,只想着灵的快乐,灵常常都是快乐的,你可以怎样令灵快乐?只要说︰「我想我的灵快乐。」当你这样说时,你也想你的注意力快乐。若你想保持注意力快乐和愉快,完全与你的存有而不是你的自我变成一体,那么你便需要运用判断力。所以在平衡和整合中,我们到达第三点,就是判断力,因为你是霎哈嘉瑜伽的资深练习者,非常资深的学生。现在你知道怎样分辨事非。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接受。
批评别人是非常容易,诉说别人的错误是非常容易,但看看自己的错处应该是更加容易,因为你不能纠正别人,只能纠正自己,就是这样简单。像你的女儿与一个男士结婚,若他们出任何问题,把问题告诉你的女儿比告诉那个男士好,因为她是自己人。同样地,纠正自己比纠正别人更好。若你能看到阻碍你纠正自己的自我,纠正自己会比较容易。那么谁是得益者?谁人得到祝福,霎哈嘉瑜伽的祝福?
在我们内里的顽固旧习惯,必须以极大的判断力和以霎哈嘉瑜伽的训练来分辨出来,你甚至有能力理性地看到你的判断力。我曾经看过,某些人常常走同一条路但仍然极之谨慎,他们知道要到达目的地,该在那处转弯,那个弯位不用走,那个弯位必需要走。这象征你已经成熟。所以你必须谨愼。还有,你拥有生命能量去引导你怎样辨别是非。有时你也会错过它。所以,若你能以理性来分辨,尝试找出什么是错,我是否正在犯错,你便可以很容易明白我是否正在犯错。最好查看自己是否犯错而不是别人。因为是你在驾驶车子,是你在控制刹车制而不是别人。有趣地,每一个人都在驾驶别人的车子而不是自己的车子。所以若你有判断力,你可以理性地知道怎样纠正自己。现在你的理性是絶对的合乎逻辑。在此之前,理性并不合乎逻辑。在得到整合之后,你的理性变得有逻辑,它告诉你︰「不,这是错的,你不可以这样做。」你现在什么也知道了。我并不认为你需要任何数据,意思即只要你想及任何事物,你便得到答案。那全在你的脑海中。全都开啓了,唯一我要说的是︰「发展你的辨别是非能力。」若你没有判断力,你必须发展这份能力,你必须成长,必须成熟。那么,我们便能从判断力发展出洞悉力。当我们分辨是非时,我们只需找出自己的错处,谨慎地纠正它。为什么要告诉别人?我们该怎样做?若你到达这个层次,你甚至可以捕获在你四周飞舞的蝴蝶,或从树上下跌的一小片树叶。我的意思是若你在这个层次,我永远不会对你作出这样的测试,但你并不在这层次。你能承受比更大的考验,玩玩这些游戏也不错,对吗?不然为什么有人会远足。除了远足,人们为什么游泳?我的意思是为何不只坐在岸边,观看四周不是更好吗。或甚至为什么要走近河边,这样你可能会着凉,还是坐在屋内比较好。还有,为什么把灯亮了,你可能看到某些令你感到害怕的东西,所以还是去睡觉比较好,但为什么去睡觉,你可能会作梦。在这些情况下,若真的发生,我告诉你,不要再数算了。我们是士兵,我们必须发展对各式各样的人的免疫力。各式各样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到来,因为大门很寛阔,各式各样的人都能进来。他们可能有一百个或甚至有一万个亡灵附着…「来吧!无论是什么种类的亡灵,我们也懂得应付。」我们就是要采取这种处事态度。因为我不能放弃你们任何一位。我必须给予每一个人机会。是你有分辨心把那些人赶走。我不能这样做,很对不起!有些人来到,向我呼喊、侮辱我、找我麻烦,不要紧,他们会没问题。当他们絶对没有用途时,我会把他们放在进化之外。直到最后,我仍会继续尝试。若我发觉他们有任何轻微的改善,我也会捉紧他们。对他们,我可能更辛勤地工作。他们可能比其他人更亲近我。若他们迷失,我必须照顾他们。所以你们要紧记,这是你们的责任,好好处理母亲没有时间处理的事情,这就是你们要有的质素。拥有这种质素的人,所有神祇和天使都向你们敬拜。祂们会把注意力放在你们身上。你们甚至看到太阳也到来,它就在这些云里面,你必须迎上来。
很微小的东西如集体,就是霎哈嘉瑜伽的开始。若你不想成为集体______霎哈嘉瑜伽并不是为个人而设。在六七年前,我在英国已经这样说,在印度或许十年前,我已经这样说,你们来到这里,是要成为集体的存在体(collective being),因为灵是集体的存在体。灵的特质是集体的存在体。它是集体的一部分。它与集体絶对是一体的。它是那样集体,以人的层次,你是想象不了它有多集体。例如,昨天我批评了薄伽梵歌,藉由我说话,喉轮就开启了,克里希纳就坐在这里。我与神祇完全没有分别,都是一样。我是克里希纳,我是玛塔吉,我是耶稣基督。太多的一体,你不能想象有多少一体在此。一体就是这样和谐地存在着。
所以若我们想灵在内里充满生气,在我们内里闪耀,我们必须知道怎样与别人相处,怎样与别人说话,怎样去作出判断。当然,正如我所说,有些人你是完全不需要理会。他们对霎哈嘉瑜伽没有兴趣,他们反对神,反对基督,忘记他们吧。他们正在步向地狱,你不能阻止他们。首先处理单纯的人。若某人在我的注意力之下,你们必须接受他们。若是你自己,则不用在他们身上浪费精力。我并不是说你要走到其中一处亡灵的地方与它们打架,不是这样。若有可能,看看可不可以成就事情。但不要浪费精力在人身上。正如耶稣基督所说︰「不要向卑贱的人投掷珍珠。」因为在卑贱的人中,活着各式各样的寄生物。
在集体中,霎哈嘉瑜伽士和参加霎哈嘉瑜伽的人,必须完全融合和连接,享受共处。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漂亮的花朵。我曾经见过,有些人比其他人更依附刚来的人,例如被鬼附的人来到……在印度,有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常常来的女士被鬼附着的。她每一次来,都坐在前面,她从不坐在后面。当录像带开始播放时,她像这样的不停移动。我在她身上尝试了很多方法,其他人也试过其他的方法,也不能把她治好。她只有兴趣这样做。她为我写诗,她想把她的诗读出来。这是非常为难的事情。我告诉她︰「不要把诗读出。」因为亡灵通常都会从她的诗中走出来。我们已经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告诉她,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她仍然没有任何改善。她为所有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带来这个问题。她是所有亡灵进入霎哈嘉瑜伽的媒介。我多次告诉她︰「你还是不要来比较好。」我非常坦白的告诉她,跟着我说︰「请你离开这里。」第二年过去,她仍然没有听从我的话。我便告诉她的丈夫,若她再来我们的讲座,我们会报警,所以她丈夫阻止她来。但你们知道,人们是那么有同情心,为了这样的亡灵,却看不见她正在反对母亲,反对霎哈嘉瑜伽,她还把各式各样的亡灵带来,为什么母亲常常叫她不要来?当我离开后,她再次来。每一个人都告诉她︰「不要再来了。」但一些同情她的人说︰「她是个女士,为什么你这样说她。」当她肯定要来时,人们告诉她︰「若你不离开,我们会把你赶走。」她仍然不肯走,就坐在这里。有人把她的钱包踢出外面。我的意思是就算用手触摸她的钱包又怎样呢,跟着她起来,找回钱包,因为若钱包不在,她不能坐在这里。自此之后,她不再来,离开了。跟着有一些信寄来,说︰「这样的言行,对霎哈嘉瑜伽看来不太好,把别人的钱包扔走,这种事情不应发生。」我说,这就是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若她是亡灵,你叫她不要来,她在这里并不受欢迎。她不可能成为女霎哈嘉瑜伽士。她不单不是求道者,还是亡灵的媒介。她仍然找我们麻烦,那么,谁会同情她?自然是同样被鬼附的人。他们同情与他们一样被鬼附的人。她不是女霎哈嘉瑜伽士。
集体必须与霎哈嘉瑜伽士一起而不是与其他人。因为若不是这样,那就是虚假。就像说︰「我们是兄弟姊妹。」「你好吗?」说这些话时你并无任何感觉。还未在你内里被唤醒。若一片叶说它是花朵,它可以变成花朵吗?叶就是叶,花就是花。花朵与花朵之间,必定有集体。因为它是自然的东西,自自然然的存在。这是人们其中一种不懂分辨的事物。你们在一起却互相争斗。但当有外人来到,「来吧!请坐下。」我惊讶地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是你们是我的孩子,是你们说着同一种语言,是你们知道所有事物,是你们被人觊觎,你们都是王子______他们却仍需努力才可以做到。这是你们与他们的分别。你们坐在自己的荣光之下。圣人必须俯伏在其化人的脚下这念头对你并不适用,你是国王,你活得像国王,你必须与世俗的人保持距离。当然,不要容许你的自我发展。要明白你不会享受你的王国,除非你令更多人进入。你必须令更多人进入,要保持尊贵,你在这层次,保持平衡。对待任何人都以同样的态度,「你们是连在一起。」你们都是圣人。你们必须假定,假定你有力量,没有骄傲,你就是这样,有什么值得骄傲呢?我的意思是你是已得自觉的灵,就是这样。怎能意识到它呢?你就是这样,你很有见识,你就是知识。当你明白这一点,你的分辨是非能力便发展得更好。你不会看不起任何人,不会放弃任何人。他们与你是不一样的,这原则你必须知道。你不是比别人高或低,只是与别人不同,他们是不同的。他们必须加入你,必须变得跟你们一样。你不能变成这样,但他们却变成你一样。所以判断力是非常重要。在霎哈嘉瑜伽中,令我们成长的其中一种重要因素是明辨是非能力。要信任霎哈嘉瑜伽士,不要信任非霎哈嘉瑜伽士。与霎哈嘉瑜伽士比较,永远不要相信非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是你的兄弟姊妹、你的伴侣、你的所有。其他人是其他人,他们是其他类型的人,你是另一类人,他们不是你的敌人。他们也可以来到你这一边,但他们与你不是同类,你必须明白这些,那么集体才变得强壮。你必须知道,互相斗争削弱霎哈嘉瑜伽的力量。互相生气削弱霎哈嘉瑜伽的力量。试想想,若渠道互相争斗,我们如何可以输送能量。所以,我们先要令自己的渠道畅顺,并明白若把所有渠道放在一起,工作会成就得更好。我们必须团结,要感觉到这份团结。
当集体受骚扰,你们能否告诉我那个能量中心受感染?……是喉轮和顶轮______因为我是所有神祇的集体。所有能量中心都在脑袋中,在顶轮中。第三点,当它超越某层次,你的心轮便有阻塞。当阻塞在喉轮,顶轮和心轮,这个组合有阻塞,或额轮的左边或右边也加入,你便发展出十一种毁灭力量(Ekadasha rudra)。我们怎样借着左和右喉轮伤害人?那是非常明显的。例如,你右边喉轮有不妥,我到过日本,日本人有某些奇怪的念头,对他们来说,害羞和羞耻是没有意义的。一个国际大公司的主席来酒店见我。在他的口里,有像猴神哈奴曼的很大白色的东西。我问他︰「那是什么?」他告诉我,那东西就像这样在他的鼻子上。我看到他的右喉轮严重阻塞。但我仍然不明白,所以他说︰「很抱歉,女士,我放这东西在这里是因为我染了伤风。」所以他们把这东西放在那里。无论你要接见女皇或其他人,他们都把那东西放入,因为当你染了伤风,其他人也会受到感染,伤风是最快的传染病。现在你染上伤风,我也受感染。若你感染伤风,便知道若别人感染伤风,他会说︰「今天我染上伤风,请你不要来。」若你不想到任何地方但必须找借口,你可以说︰「我染上伤风。」好吧,不用来了,没有人会介意。这就是右喉轮的问题,你能清楚的看到。左喉轮的问题你则看不见,只能去感觉。左喉轮产生各种社会问题,各种政治问题。例如,右喉轮好的人是演说家,他们必须说很多话。他们可能因为说太多话或保持沉默而令右喉轮产生问题。偏向左喉轮的人会说些讽刺、可怕、可厌、狡猾、不具侵略性但歪曲性的言论。他们可能令人陷入困境,他们不相信这样做会直接杀害人,他们只想把事情弄糟,令人感到为难。左喉轮和右喉轮的关系很密切,亲密得像钱币的两面。一面是压迫,所以偏右脉的人与别人交谈时,他们令人感到有压迫感,他们说些令人感到压迫、极之有压迫感的说话。我们曾经看过有人是这样说话的______自负的、有压迫性的东西。就如我告诉你,偏左脉是狡猾的人,所以他们会这样。偏右脉的人因太有压迫感而破坏了他与别人的关系。例如,某政党的人站起来说︰「我是合适的人选。」另一个人会说︰「我才是合适的人选。」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被完全摧毁,他们不能融合。另一边也一样,不能融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在狡猾之中下降,以不正当的性爱结束。当你走到某人的家,你看到有个朋友暂住下来,他是与母亲私奔,这样荒谬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当你不了解社交生活是纯洁的关系,这种荒谬的关系令左脉下跌,产生问题。所以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右和左喉轮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跟着是顶轮,你们知道什么是顶轮。人们想评价我,他们有权这样做,我的意思是我不能说不,你可以评价我,你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我是说我不能说你不可以评价我。所以我们不可以说你不可以评价我,我不可以这样说,你继续评价我。那么你是用什么尺度来评价我?我是伪装,只是一个泡沫,这样模糊的性格,你可以怎样评价我?有没有任何方式评价我?你永远不能捉住我,那只是伪装。首先,我并不傲慢,没有自我,没有任何行动。你可以在何处捉拿我?相反,我拥有这种特质,为你带来了问题,我就是摩诃摩耶(Mahamaya大幻相)。你不能明白没有傲慢的人。因为你能好好与我谈话,你可以非常甜美,或你可以只是坐在我的身边,忽然你感到你并未意识到你正在与谁谈话,忽然你感到你正在做一些没有意识的事情。因为我正在玩游戏,我极之友善、极之和蔼的对待你,完全没有傲慢。你见过一些有地位的人,他们的鼻子就像这样,我却常常低下头,我只有幽默。你怎能理解我身处的位置?你外在看不见任何征兆。我头上没有角,我不像电影明星,我是那样单纯,那样甜美,没有任何事情令你感到我真的很伟大,我是絶对平庸,普通的,极不平凡中的平凡,这是人们不能明白的,对没有得到自觉的人这是没有不妥,借口,但你却能感觉生命能量,你是透过我而得到自觉,我必定有某些特别,你就是要这样去理解我,必定有某些巨大的东西在这身体内,若不是这样,这是不可能发生,对你们来说,这是非常明显的。
你们必须明白,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克里希纳、耶稣基督、罗摩,或任何人,都不能大规模的给予人类自觉。祂们有其他力量,像克里希纳,祂拥有Samhar力量(Samhar shakti),祂可以像这样杀死任何人,我也拥有这些力量,但表面上,我却是个非常平庸、普通、世俗的印度女士。耶稣基督有力量令自己被钉十字架,我也可以。但我不会做所有这些事情,我也拥有救赎的力量,为什么我不运用这些力量?你们要明白,现在最主要的关注是提升灵量,因此,并不需要这些力量。给予人类自觉,被钉上十字架有什么用呢,谁人去提升灵量呢?我很乐意做提升灵量的工作。我的意思是若我是处身在那个时代,我会说︰「把你的十字架搁置一会吧,我迟些才需要用它。」现在毁灭人类又有什么用呢?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人在附近,所以,你看,那些力量是不需要的。今天最需要的力量是提升成千上万的人的灵量。
我的人生就如你,如你一样会年老,我是说现在我应该是老年,我会像你一样。我不会做任何外在的事情。就像一辆德国车,你需要知道这辆德国车的性能,要最好的型号。当你明白这一点,一切都是故意这样做的。当然在初时你甚至不能明白怎会这样。你继续说︰「怎么可以这样,她做了这些,她做了那些。」事情就像这样继续发生。请你不要评价我,因为即使你评价我,你也不能明白我。你只要认知及确认我,这是某些巨大的东西,必须有像这样的人去成就这巨大的任务。你必需出生来帮助我,我知道谁人与我一起。他们常常都支持我。我或许会这样判断他们,但我知道他们会来。你必须支持我。那些想跑掉的人,他们迟早也会跑掉。我尝试令他们来到我这里。我们来集体,明白你们是我身体内的细胞,是我把你们唤醒,若你退化,我的身体也会退化,你们都看到这些。当你们生病,我也生病。当我释放更多生命能量时,我感到不适,因为你们不能把全部的能量吸收。当你把能量吸收,我感到舒适。对自己有信心的人只可以明白这一点,不是优越的联合体或自卑的联合体……联合体的意思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你必须有信心,你们都是被拣选的,你们是真正的人,特别为这伟大的任务而创造出来。你们的出生是巨大的事情,当你明白和确认这事实时,便不会再受一些生活中的琐事困扰。藉由集体,你的这些特质必须得到集体的养育和照顾,是霎哈嘉瑜伽的集体。我知道有些人对事物有恰当的反应,有些霎哈嘉瑜伽士正要来到,他们感到很高兴︰「啊!他正要来临。」你说︰「有五个人得到自觉。」他们感到很高兴,他们不会害羞,当他们走到外面去接见霎哈嘉瑜伽士,或遇见霎哈嘉瑜伽士,或为霎哈嘉瑜伽士做任何事,他们都会感到很高兴,这显示他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会秘密地帮助另一位有困难的霎哈嘉瑜伽士,不单在金钱上,还有在各方面。
一种新的种族正在来临。其他人是人类而你不是。你不再是人类,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一种不同的种族。在世界各地,这种新种族已经来临,所以我们要建立自己。一个团体,一种理解,絶对的和谐。这里没有秘密,没有人支配别人,各种事物必须非常融合,每个人都互相交谈,每个人都知道什么事发生在别人身上。你们必须互相坦白,絶对的坦白。告诉他们你的问题︰「我这里有阻塞,该怎样做呢?我那里有阻塞,该怎样做呢?怎样把阻塞清除?」不要感到害羞,我们必须享受大家的共处,也享受我们的弱点,那么我们才可以把它清除,在欢笑中把它清除。某人有些坏习惯,在欢笑中把它清除,这是最佳的解决途径。
人类与霎哈嘉瑜伽士的分别与人类与酒鬼的分别是一样的。我告诉你一个有关酒鬼的笑话。有两个喝醉的酒鬼,他们来到一所酒店,想各自拥有自己的房间。天知道他们有什么要求,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来到酒店,告诉那个文员︰「我们想要二张床的房间。」他不明白,没有只一张床的两个房间。所以他说︰「好吧,你们想要有两张床的房间。」他把一间房间打开了,说︰「这是你们想要的床。」他们穿着整齐,睡在同一张床上。其中一个与另一个说︰「有人在我的床上。」另一个说︰「我也是,有另一个人在我的床上。」第一个人说︰「我们该怎样做。」另一个说︰「让我们把他赶走吧。」在房间里,有很大的挣扎声音。第一个人说︰「我已经把他赶走了。」第二个人说︰「但我却被他赶走。」第一个人说︰「好吧!你可以来与我一起睡。因为我已把他赶走。他们就是这样子。
这就是分别。与他们争辩,生他们的气、令自己紧张又有什么用呢?我的意思是他们都喝醉了。若你看见喝醉的人,要以五百里的时速赶快跑开,这是我的原则。与疯人或喝醉的人争辩是没有用的。或许疯人还比较好,但醉酒的人,三小时后,他还未醉醒,这就是分别。他们喝醉了,权力、金钱、其他事物令他们醉倒,但你却是充满全能神的光,这就是分别。若你明白这分别,你便会了解与这些人争辩是没有用的,他们都是喝醉的人,他们就像这样。若你想与他们谈话,你能说些什么呢,我的意思是他们不懂。他们就是不懂,让我们忘记他们吧。我会给你们一些考验,令你们与他们有接触,看清他们,令你们在还未受任何伤害前离开他们。这是必须的,你必须接触他们,接近他们,与他们在一起,但你却是在外面,我给予你们这些考验是可以成就事情。我知道你能通过考验,这就是我为什么只测试那些我肯定可以过关的人。我想我们必须今天下定决心,全心全意,唯一愿望,以一个头脑,一个肝的活下去,我们全都要这样,让我们看看,怎样得到成果。例如,有五个霎哈嘉瑜伽士来到一所酒店。其中一个说︰「我要这个。」其他人也说︰「我们也一样。」这就是征兆。不需作出决定。为什么浪费精力去作决定,去争辩呢?无论你吃鱼和薯条或薯条和鱼,都是一样,争吵就像这样;霎哈嘉瑜伽士不会浪费精力在这些事情上。你看到你的母亲,不作选择,只是享受。那有时间争论?喜乐正在倾泻而入。让我们享受吧。
愿神祝福你们。
看看,为什么有问题?你有意愿(will),其他事物却没有意愿,只有你才有意愿。当你想把这个意愿调校至与别人一样时,你感到你的自我,你的自我受到伤害。你不想这样,你不想失去这些,或想及若这样做,你会变得不正常,不,你是已得自觉的灵,已得自觉的灵是那么独特,没有任何事物可以与它同等。例如,若风吹起时,所有树木都向着同一方向移动,但人类,若风吹起时……例如风来时,有些人会往这里走,另一些人会往那里走,因为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意愿。但对霎哈嘉瑜伽士来说,若风吹起,所有人都会向着风,与风对抗。这是某种不能相提并论的事情,因为你们正在超越世俗的事物,到目前为止,这样的事物从未存在过。你们是那么独特的生物,我不可以把你们与其他低层次或我甚至可以说与同一层次的事物作比较,层次不同,所以当你们以同一方式做任何事情,你这样做是因为你意识到你内里原初存在的集体意识,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会这样做。这转变你必须捉紧,当你要打个比方,你又怎能打一个从来也不曾存在过的比喻呢?Atula是不可以比较。这是女神其中一个名号。所以,我不能给你任何比喻,若你的灵得到唤醒,我却能令你明白,每个人内里都有一个灵,灵是集体的存在,你这样做是因为你的灵这样做。你不关心自我、超我和各种荒谬的事物,它们都阻碍着活生生(living)的集体的成长。现在你变成有生命力的集体,你身处其中。新的生命存在于你之内。若你想做其他事情,你不会喜欢,因为是你的灵作事而不是你的自我。在此之前,当你听从你的自我,你便会感到高兴。但现在你只会因为听从你的灵而感到高兴,因为现在你已经变成一个灵。这是非常独特的处境,你是灵。当你是灵,你便变得不同。我可以给你什么比喻呢?你们要明白将要肩负的责任会更大。因此,当你说是(yes),别人也说是。看看,当你们说是的时候,你们都感到快乐。例如,你说炸鱼和薯条,别人也说炸鱼和薯条,另一个人也说炸鱼和薯条,每一个人都说炸鱼和薯条。「让我们往右边。」「让我们往右边。」每一个人也这样说。直至有人「认识」这工作,说︰「不,这不是正确路径,不是右边,让我们往左走。」每一个人都必须知道,他知道该走那一条路。所以,他们说︰「好吧,我们往左走。」争辩会消失,因为他们处于和谐中。
下半部的讲话,我会告诉你们霎哈嘉瑜伽给予你们怎样的滋养,那将会是下一半部分的讲话。上半部我说的,是霎哈嘉瑜伽的基础。
愿神祝福你们。
So, you would like them to come for lunch also?
Yogi: Yes Mother.
(end of recor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