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卡利崇拜 Centre Culturel Thierry Le Luron, Le Raincy (France)

摩诃卡利崇拜

法国    1990 年 9 月 12 日

我们在比利时已经做了巴尔伐亚崇拜,我想今天就让我们做摩诃卡利崇 拜,因为昨天的经验,昨晚的经验,是摩诃卡利的工作成果。

她每时每刻都扮演着两个角色,在两个极端。一方面,她充满喜乐,是 喜乐的赐予者,当她看到门徒喜乐,她就喜乐,喜乐是她的品质,是她 的能量。昨天你必定很惊讶的看到很多中年法国女士在微笑,在大笑, 我从未见过她们微笑,她们那么喜乐,那么快乐是很令人惊叹的,这是 摩诃卡利的能量,这份能量给你得到自觉后的喜乐,令你享受大家的共 处,这些全是摩诃卡利的质量,当他们念出摩诃卡利的名号,你就会知 道她的力量怎样在霎哈嘉瑜伽彰显,怎样帮助你浸淫沈醉在喜乐的海洋 里。

首先,我要告诉你在摩诃卡利崇拜里,你要感受内在的喜乐,来自其他 霎哈嘉瑜伽士的喜乐。若你感觉不到这份喜乐,即是说你仍未成长,仍 出点问题。问题或许出自你的父母,或许出自你的孩子,你的家庭,你 的国家,不管问题出在那里,是某些制约使你不能有这份喜乐。在霎哈 嘉瑜伽成长是很重要的,我想人们不明白,即使他们住在集体静室,仍 然不明白他们要合群集体。若你不合群,就会被赶走,渐渐被抛走。摩 诃卡利的力量有七条线,这些线把你抛进集体潜意识(接着的话听不到)。 就如西塔琴,为了能共振,也要有其他弦线,所以一旦你离开集体,摩

诃卡利就会亲自把你挑出来,把你抛走,渐渐的把你抛进潜意识里,那

么你就会消失,会出各种问题,我在每个国家都曾经看到,人们不来集 体静坐。就法国而言,我收到同样的报告,我想没有成长的人都会被抛 走。

霎哈嘉瑜伽,你也知道,有双重行动,就如摩诃卡利也有双重行动。她 是极之有爱心,充满喜乐,充满快乐,亦是极之残酷,极之愤怒。她诛 杀所有魔鬼、邪魔和邪恶的人。一旦你被抛进左边,你能想象,首先, 你可以染上各种左脉的疾病,根轮的疾病要算是最差的,你会患上糖尿 病,这种那种疾病,你必定听过因肌肉退化而引致的残障,所有肌肉的 退化都源自左脉,所以你要尽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若你不在集体,不 明白集体的意义,离开集体,你会很惊讶,负面力量会联合一起把你拉 下,此其一,所以要非常小心,不要避开参加集体的活动。

关于摩诃卡利的另一个问题是她给你对你的妻子或你的丈夫的感觉,就 是她给你这份感觉。现在这里出同一个问题,若他们两个人都妥当,她 就妥当,若她发现其中一个迷失了,她会把这个人赶走,另一个人,若 他/她依恋着被赶走的人,他/她也会被赶走。所以这种堕进爱河,这种 你堕进爱河的荒谬,文字的形容是真确的,你真的堕进爱河,真的有事 情堕落跌下。即是说当你堕进爱河,就会堕进摩诃卡利的幻象,你入迷 了,你的自我就膨胀,或类似的事情发生,你对妻子有某些想法,你想︰

「噢!就是她」。

这种情况下,只有两件事情会发生︰因为你爱慕妻子或丈夫,你一是完 全迷失,我是说你的性格完蛋了;一是情况更差,你们分手,互相憎恨。

这就是为何他们说,有爱恨的关系,爱怎会是恨?它变成,因为这位女

神的质量是一方面她极之有爱心,极之仁慈,极之温柔,她到达某一点, 就会把你抛进另一面,因此,为何在这些国家,人们常常堕进爱河,你 要明白,除非他们已经堕进爱河,不然他们不会结婚。他们因此超越所 有分际(maryadas)。因为堕进爱河,他们会与已婚的人结婚,会与还未 离婚的人交往,或他们会与同一个家庭的人结婚,他们做着这些事情, 年长的女人与年轻人结婚,或老人与年轻女孩结婚,做着这些荒唐的事 情,毫无分际。他们没有黏贴在一起,没有分际。结婚是要创造分际, 你的行为的分际,若你不保持这种分际,摩诃卡利就会出手。所以我们 先要合群,不合群的人,没有每一次参与集体活动的人,你或许可以给 他们一点意见︰你会喜欢来参加这种那种活动?

例如,我已经解释过,你们不要谈话,播放我的…我很多录音带他们都 没听过,让他们听我的录音带,再入静,然后做摇灯礼,才完结。这些 录音带要重复的听,若听过录音带后有什么问题,下一次听前就要讨论, 这样做很好,很有效。在印度,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放我的录音带或看 我的录像带,之后他们就静坐,做摇灯礼,就这样完结。完结后没有人 谈话。在开始静坐前,他们会互相交谈,讨论问题,或讨论一些有关之 前活动的事情。因为你来不是要与某人结婚或要堕进爱河,亦不是因为 追随你的妻子或你的丈夫,你往世有很多丈夫或很多妻子,你来只为升 进。若你来只为升进,就要当心,你的思维是怎样运作?就如我说你要 有好的婚姻生活,当然,我真的有说你要有好的婚姻生活,但不是以失 去升进作为代价。这种事情发生在很多人身上,我要说,我们就这样已 经失去一整个城市,这种愚蠢的事情,发生在人身上,所以要小心,不

要迷失,你来不谨为有快乐的婚姻生活,快乐的婚姻生活只是一步台阶,

若这一步带你离开你升进的路径,你最好要小心。

我们也必须明白,纯真代表纯洁,思维上的纯洁。就如我昨天所解释, 我希望你明白纯洁的意思。欧洲人更需要明白纯洁,这很重要,特别是 法国人,因为整个社会都在受苦。只有家庭纯洁,社会才会纯洁,不谨 如此,你们的关系也要纯洁。就如有人告诉我,有人在格纳帕提普蕾堕 进爱河,我是说你是来朝圣,就像你要买纱丽,却买了刮胡子棒,这种 情况就是这样愚蠢。你为何来格纳帕提普蕾?你来是为了升进,为了朝 圣。我从未听过有人来朝圣却堕进爱河,还结了婚。这种堕进爱河的亡 灵必须在霎哈嘉瑜伽放弃中止,这是其中一个最大的担子。你们必须明 白,纯洁即贞操,纯真的意思是贞洁,不谨肉身上的贞洁,还有思维上 的贞洁,你必须有思维上的贞洁,若你没有思维上的贞洁,是不能升进 的。实际上,在西方,思维比肉身更甚,这是事实,这就是为何他们的 脑袋不能运作,他们现在变得只像…我认为,像傻瓜。因为若你不停的 思维上想象,四处游玩,以这种方式成就事情,这絶对是很危险的,因 为全是来自想象,与实相毫不相干。你越陷入这种荒唐,离实相就越远。 不是说你要干巴巴,忽视你的责任,不是这个意思。就如我所说,树液 向上升,对吗?它以不同途径净化、滋养树的每一个部分。就如它是母 亲、父亲;是父亲、姊妹;是姊妹、兄弟,是兄弟。兄弟姊妹的关系不 能变成夫妻关系,怎可能这样?现在真正发生的是这种思维上的混淆, 令我们产生极大的问题。

树液滋养树各部分,再回来,它不会依恋树的任何部分︰「噢!她是我 的妻子,我的妻子有优先权。」因为我曾经说,家庭生活要妥当,你必

须好好照顾你的家庭生活,但不是说你让一切都受苦,不是说你的升进

要完蛋,不可能这样。

你不是普通人,你是圣人,对圣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升进,不是他们的 家庭生活,不是他们的财产,全不是这些,也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他 们的升进,一旦他们升进,其他一切都会一起升进。

对贞操的理解是,若你升进,你就很容易理解,这是一种恶劣的循环, 是一个恶劣的循环。现在,你先得自觉,对吗,你必须知道灵量就是摩 诃卡利力量(Mahakali Shakti),因为她就是太初,摩诃卡利力量是我们 内在原初的力量。灵量就是摩诃卡利力量,你仍是你内在的处女,意思 是她是纯洁,她有力量去净化。

当你得到自觉,这些全都会发生,她开始在你身上彰显她的漂亮。现在 坐在这里是格涅沙,人们不明白什么是纯真,格涅沙坐在这里,祂就在 根轮,祂即使母亲也超越,因为祂像警卫,是祂告诉她能否升进。除非 得到祂的批准,否则她不能升进。所以是格涅沙给予升进…好吧,你可 以升进,祂停止一切工作,你也见过我…我多个小时坐着,即使厕所也 没有去,什么地方也没去,因为格涅沙停止祂所有工作,只在意升进, 在每个轮穴,祂检查你的纯洁,然后灵量净化你。一旦它到达思维层面, 思维层面就有各种对浪漫可笑的想法,有这种那种荒谬的想法。我很惊 讶几天前,有个已婚的女孩,对向她的丈夫表达爱有点烦恼,婚前还妥 当,所以我告诉她︰「阅读一些描述丈夫和妻子间浪漫的书籍。」她说︰

「据我所知,没有这种书籍。」我就请一位教授帮我找,他说没有这种 书籍。

在霎哈嘉瑜伽,浪漫在婚后才开始,但也是有分际的,不以霎哈嘉瑜伽

为代价,不以什么为代价,不以你的升进为代价。所以西方人很多想法, 我知道你们受制于这些想法,所以,你说现在让我们看看(听不到母亲说 什么),不管如何,我们都把利益归于他们。

现在我们拣选人,我们做一切,全是摩诃卡利的工作,因为你以生命能 量成就事情,这全是摩诃卡利的工作。有些婚姻也是失败的,原因是他 们不明白婚姻的目的。摩诃卡利首先是纯洁,絶对的纯洁。若我们内在 不吸收这份纯洁,我们就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们的头脑有太多制约, 我知道,我们的孩子会比我们好得多,他们没有我们的制约。若你真的 成为纯洁的人,就能避免很多问题。

我看到很多社会,没有人看来是安全的,某人的妻子跟另一个人的丈夫 跑掉,某人的女儿与另一个人的父亲跑掉,男孩跟某人的母亲跑掉。之 后一天,你发现某人成为夫妇,或有时是很…有趣,你不能相信,怎能 这样?每一个人都身处险境,男人走到房子里,他发现妻子跟另一个男 人走了,或一个人出外工作,却与另一个女人跑掉。所以是她给你 stithi, 状况(state),stithi 即巩固。你的纯洁没有恰当的得到巩固加强,不要堕 进浪漫的生活,你是不能升进的。就如我们制造飞机,我们先要巩固它, 好好安装它,因此,当它飞上天上,它的机件不会与乘客一起飞脱。同 样,当我们上升,格涅沙也这样做,祂停止一切排泄行动,升进就开始。 他们可以做他们的工作,虽然他们曾受人侮辱,被人疏忽,我们也曾行 为不检,不管我们曾做过什么,他们在做他们的工作,我能看到,很多 人得到自觉,但为此,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们甚至不合群,不参加集体 活动。看看他们,是那么慷慨,极之合群,他们是极之合群,合群的程

度就如敬拜克里希纳,但他的心轮仍受感染,为什么?因为你也要敬拜

湿婆神。

他们是那么合群,与我有很好的联系,所以他们全都很合群。同样,你 们也是提婆(devas),你们也要合群。一旦你合群,所有荒谬的事物会消 失,荒谬的想法也会消失。你不能合群是因为你仍未脱离这些荒谬的事 物,或你害怕把它们抛掉。让我想想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升进, 这亦是摩诃卡利力量在为我们做的事。

她透过灵量给你升进,她是净化,给你所有力量,每时每刻都在保护你, 赐给你喜乐,我们又对她做了什么?她唯一的欲望是我的孩子要是神圣 的,要有圣人漂亮的质量,他不会拜倒在任何女人或任何男人面前,不 是那么低下,你要明白,特别思维上,我是说若顶轮受破坏,又怎能成 就霎哈嘉瑜伽?整出戏剧都是顶轮,纯洁要彰显,透过你,我们要改变 全世界,不是透过其他人,是霎哈嘉瑜伽士要去改变世界。

现在看看慷慨,我的身体那么慷慨大方。昨天有个女士来,我想她的肝 脏很差,她走下阶梯,我的肝脏开始有生命能量跳出来,很可怕,她的 肝脏很差,她吸食毒品,我是说吸食毒品的是她,受苦的却是我,我的 肝脏在受苦,她没有想︰「噢!母亲,她老远的来受苦。」生命能量注 入这个女人,它是那么慷慨,把祝福赐予四周,那么慷慨,他们是怎样 辛勤工作,怎样四处去,我们能给他们什么?

他们给我们喜乐,照顾我们,照顾我们的孩子,照顾一切,处理一切, 我们为他们又做了些什么?

我听过当他们张贴海报,没有人来帮忙,很少人来帮忙,毫无体谅感激,

不感激他们。当我们有集体活动,所有神祇都会出席,很令人惊讶,旧 霎哈嘉瑜伽士比新来的更难缠,我是说这种情况很令人惊讶,他们是否 变得过时或是什么?基督曾说︰「最先会是最后。」我希望这种情况不 会发生,他们发展了某种信心︰「噢!我们是旧的霎哈嘉瑜伽士。」在 伦敦,这种意识想法的结果是可怕的︰「我们是旧人,我们可以做任何 我们喜欢的事情,我们可以随意参与或不参与集体。」这是一种自我。 请你小心,基督曾清楚的说︰「最先会是最后。」我曾经见过很多人, 就这样离开了,即使我,也不知道他们怎样离开,以这种愚蠢的方式, 任何人都没法想象。就如有个在意大利的旧霎哈嘉瑜伽士,他只是站起 来说︰「我是伟大的玛塔吉。」每个人都看着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伟大的玛塔吉,我要自己来做。」他们因此说︰「好吧,我们离 开集体静室。」「不,不,我没能力管理集体静室,我离开。」他走了, 与另一个女人一起住,那个女人,听说是反对我,她患癌,后来死了。

在集体里,例如你有一些问题,另一个人亦有一些问题,事情就这样成 就解决了,平衡了。一只切下来的手指,是没有用处,或剪掉的指甲亦 是没用的,它死掉,我们就是这样安排统筹我们灵性的死亡,最终我也 不知道会怎么样。他们回来︰「母亲,我现在有这些麻烦,所以我回来, 我已经离开霎哈嘉瑜伽三年了。」我说︰「什么意思,离开霎哈嘉瑜伽?」

「我没有参加任何集体活动。」我在想着全世界的集体,这是我的愿景, 若霎哈嘉瑜伽士不合群,谁会合群?谁来实现我的愿景?」

所以你们所有人,那些称呼自己为霎哈嘉瑜伽士的人,必须参与集体活 动。其二是人们的慷慨出一点小问题,当然慷慨也是摩诃拉希什米的品

格个性,她很慷慨。一旦你很慷慨的给人生命能量,照顾人,做这些那

些事情,摩诃拉希什米原理就成就到。摩诃拉希什米原理不会给钱吝啬 的人,从不会给他们钱,这些人或许银行户口有钱,但他们从不享受。 所以若有需要,人们要捐钱霎哈嘉瑜伽,我已经捐了很多钱,你也知道, 一开始已经是这样。那些早年的霎哈嘉瑜伽士会知道我付了多少钱,现 在我们正在成长,每个人都要知道,我们要付出,不管如何,这是我们 的责任,我们的钱用在那里,什么用途上?我是说我的家庭能感受到…, 不管我的钱用在什么霎哈嘉瑜伽的用途上,都是最好的,他们得到美善 圣洁喜乐(punyas),这是对他们是最好的,只要有 punyas,你才能得到 更多财富,更健康,更昌盛,若没有 punyas,你是不能得到,一切都只 会来了又去了,只会消失,消失在空气中。

我很惊讶人们不慷慨,我们要知道,我们比很多人富裕,就如现在东欧 人金钱方面不怎样好,我不是说我们要帮助他们,而是要想想送他们一 些礼物,你能为他们做点事吗?物质有其价值,这再次是摩诃卡利的力 量,是摩诃卡利的力量,就是物质盛载着爱,表达着爱。

我曾经见过多次,他们是怎样亲切的给我一点礼物,我真的不用要什么, 除一些能展示关怀,展示体谅,展示爱的东西,我什么也不需要。你怎 样表达你的爱?对一些遥远的人,你只是尝试为霎哈嘉瑜伽给予,你会 惊讶于它是怎能成就到。

就集体而言,我们要知道巴尔伐瓦、哈奴曼和格涅沙这三位在我们内在 运作的原理,祂们全都是同时一起工作,互不干扰。若有任何需要帮忙, 祂们都会全力以赴,没有争吵,互相没有争吵,没有。若哈奴曼需要巴

尔伐瓦的帮助,祂就在这里;若巴尔伐瓦需要哈奴曼,祂也在这里,全

力以赴。集体合群只能在明白一事才会出现,就是︰明白今天我们在做 着怎样了不起的工作。人们却并不在意,他们只是顺便的去做。战争中, 即使害怕死亡,我们仍看到人怎样努力战斗。从前,在军中服役是没有 薪金的,但他们仍去战斗,或许是为了他们的国家,为了其他,他们常 常联合一起去战斗,容许自己被杀,他们互相帮助,他们就是会这样做。 当我们憎恨任何人,就有这些质量,但当我们想去爱,为什么不能互相 帮助,把这些质量显现出来。

这些都是摩诃卡利的质量,因为她是战争的专家,是她让人工作,让人 战斗,这些都是欲望,他们没什么欲望,只有做一点事的欲望,他们因 此联合起来,首先欲望很强,摩诃莎丽斯娃蒂帮助他们作出行动。现在, 我们内在的欲望必须很强,我们要解放全世界,我们是特别的人,我们 就在根基,没有比完全顺服委身于霎哈嘉瑜伽更重要。这份欲望必须极 之强烈和非常纯洁,有这份欲望的人,他们就像这样得到自觉,像这样 到达他们的深度,他们享受为霎哈嘉工作,每时每刻都享受,对他们, 没有什么比做霎哈嘉工作更重要。

就如我们说,有个说法是当你能喝到恒河的水,为何还要喝污浊的河水? 你的整个注意力放在这一边,你从这种浪漫,这种爱,这种那种事情而 来的喜乐就变成零,因为这一边是 Nirananda(极乐),只有喜乐。婚姻里, 你看到妻子像这样说话,是那么多制约,有没有喜乐…。你的不同能量 中心有不同的喜乐,全都是摩诃卡利赐予的。在得到自觉后,最了不起 的要算是 Nirananda,你要到达这层次,极乐(Nirananda)的层次。若你 在极乐的层次,其他的欢愉和喜乐都是零的。我是说很多人告诉我他们

很喜欢印度的棒球,他们说︰「母亲,我们不看现在的棒球。」我说︰

「为什么?」「棒球已经再没有喜乐,那份享受已经失去了。」不然印 度人会为棒球而疯狂。看,即使在森林里,他们也在听棒球比赛。棒球 是英国人玩的游戏,英国人却不太感兴趣,反而印度人很有兴趣玩,但 现在若你问他们,他们会说︰不,我们不感兴趣。

很多人过往通常阅读七、八份报章,说︰「我们从不阅读报章,从没好 消息,完蛋了。」他们仍能处理事情,因为现在你整个注意力都放在霎 哈嘉瑜伽上,你只享受霎哈嘉瑜伽,你喜欢与霎哈嘉瑜伽士见面,你要 与霎哈嘉瑜伽士一起。我们曾有一个崇拜在英国,雨不停的下,是一个 能量很好的格涅沙崇拜,没有人介意,雨倾泻而下,他们架起帐篷,没 有人介意,好吧,雨水要来,让雨水这样流走,我们坐在另一边,每个 人只是享受,他们不想以任何代价放弃这份享受,雨不停的下,下了一 整晚,有人担心,因为有人恐吓我们,警察会来,我令警察睡着了,那 个想报警的人也睡着了,所以我们享受了一整晚。

若你的思维不纯洁,你是不能有这种享受,Nirananda,你能从其他事物 得到 anands,其他,其他轮穴。怎样带来纯洁,只要发展无思无虑的觉 醒,看着任何事物时都无思虑,为此你要合群集体。若你合群,我就在 此,不管你们在那里,只要一起,聚集在一起,我都会与你们一起,没 有比你们都来参加集体的活动能带给我更大的欢愉。你会感到很惊讶, 在澳洲,每一个城市都有很多中心,但他们全都参加集体活动,因为他 们知道集体是滋润的海洋,这是我们要做最简单的事情。亡灵却更加合 群,更加更加合群,你会惊讶于亡灵能有这种程度的兄弟情谊。

有个在法国的女士,她是个年长的女士,她的女儿曾经来过霎哈嘉瑜伽,

这个老女人变得疯癫,我是说絶对是亡灵附体,所以她把她送进老人院, 在老人院,她只知道,每个星期天上教堂,她会好好打扮,然后上教堂, 上教堂亦是唯一她能合理去做的事情,她把她送进有教堂的地方,她告 诉我这些,她女儿告诉我︰很令人惊叹,他们全都早上起床,好好装扮 自己,然后上教堂,教堂里有死人的坟墓,我是说他们有半疯癫或全疯 癫的老人,不然他们甚至不懂怎样穿衣,怎样进食,什么也不懂,一旦 说到他们要到教堂这种有亡灵的地方,他们全都会早上起床,好好装扮, 走到教堂,坐下,唱圣诗,再回来,就如亡灵附体,有这种亡灵的友情。 一旦一个亡灵来,最近有个亡灵来自澳洲,他把亡灵都聚集在这里附近, 即使是浦那的亡灵也聚集在这里,全部亡灵,立即招集来,接着他来到 这里,现在他招集这些亡灵,人们开始与他友好,你只要看到谁坐在他 身旁,就能分辨谁是亡灵。他们像磁石般受他吸引,磁石就是摩诃卡利 的质量。

亡灵认识我比任何人多,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过去,他们是在过去,他们 知道谁人被亡灵附着,知道他们怎样互相吸引,怎样在被亡灵附着的人 身上起作用,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有一个正面的集体,当集体变得正面, 一说到正面,他们就会不合群,不合群的人会渐渐与亡灵友好。今天我 们在说摩诃卡利,她知道亡灵的一切,她掌管亡灵,我是说她是所有亡 灵之主,她知道他们,照顾他们,管理他们。但若我们想进入这领域, 她能做什么?她把亡灵关在一边,但霎哈嘉瑜伽士却想进入那一边,从 后门进入那个领域,你能做什么?

当然,她保护我们,她不想任何人进入那个领域,她只是防止他们进入,

告诉亡灵不要到这一边,只有霎哈嘉瑜伽士能到那里,曾经有这样的报 告。

在这种情况下,霎哈嘉瑜伽已经走远了,在很多国家,在法国,你昨天 也看到,这母亲的 ananda shakti 是怎样在人们身上起作用,看到这种情 况是很奇妙的,每个人都来找我,他们满面笑容,我从未见过这个年纪 的法国女人笑,从未,毫无疑问,即使你搔他们,即使真正的笑话,她 们也不会像这样笑,我从未见过她们的牙齿。昨天,整张脸孔都亮了, 他们很多人,这真是奇妙,摩诃卡利的 anandini shakti
昨天很漂亮的起 作用,你们现在就是指引或误导他们的人。

若你变得,你们全都变得…更高的品格,若你们都变得合群集体,变得 慷慨,变得完全纯洁,他们会说︰「看看这些人,他们是那么漂亮。」 你已经很美丽,你的脸孔发光,但这种光泽会消失,消失的效用并不简 单,所以要小心,我当然会以巴尔伐瓦的质量来祝福你们,因为祂是摩 诃卡利最了不起的门徒,祂走上走下,从早到晚,每时每刻,特别在晚 上,很努力杀死恶魔,因此才能有这样的成果。我们要加入祂,我们全 部人,把它成就。

愿神祝福你们。

(1) Mother is referring to Shri Krishna puja 1990

1 thought on “Shri Mahakali Puja, […]

导师崇拜 (France)

导师崇拜
法国 1990年7月8日
在霎哈嘉瑜伽,导师崇拜与其他导师崇拜有很不同的意义。当你敬拜你的导师,你也敬拜你内在的导师,这不是其他导师门徒制度,因为在你内在,你的导师已经被唤醒。因此,当你敬拜你的导师,你亦同时敬拜你内在的导师,你尊敬它,荣耀它,唤醒它,亦彰显它。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瑜伽,你就要知道这些事情。
现在,导师的品质,首要是他能让你遇见神︰即是说他提升灵量,亦建立与无所不在的力量的关系。因为你的导师是太初之母,你令这个人遇上太初之母。因此,你有双重优势,在给他们自觉的同时,你不谨令他们感到与上天力量的合一,也令他们遇见神圣,即上天力量的源头。因此,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有很了不起的责任,因为你内在有导师。
现在我们念诵口诀︰「母亲,我是自己的导师。」当念诵这句口诀时,我们是否意识到︰「若我是自己的导师,这个「我」和「我的导师」两者之间,我取得什么?我身处何方?我能否指引自己?我的注意力是否有灵之光?而这份灵之光是否已经好好建立和彰显,能让我指引自己,亦能之后指引他人?首先,在导师原理,你观看自己是很重要的,即内省。我能否成为自己的导师?我是否已成为自己的导师?
现在,你的情况是你的导师是你的母亲,一个女人,因此,在女人之间,导师的品质要好好的彰显,但却不是这样。对她们而言,她们仍是母亲或仍是妻子,又或仍是女霎哈嘉瑜伽士,她们意识不到你也是导师,因为你的母亲是导师,她是女人,你也要有这种品质。那么人们应该说︰「看看这个女人,她是这样的导师。」但仍然,我听到不同的领袖说︰这些女士仍离得很远,她们很少有人能被称为真正的女霎哈嘉瑜伽士。听到这些话是很伤感的。因为或许是出于专横,出于她们在人前表现得自己地位比较低下,因此你仍保留所有女性的世俗事物,仍有女性的缺点。特别是基督教,他们从未被视为神圣。他们有这种懦怯,他们不明白女人比男人更能建立正法,而导师的工作就是要建立正法 — 在社会里,在家庭里,在各种关系里。
所有这些导师都代表这里的所有符号,他们唯一已做的是建立正法。首先,在建立正法之前,我们要审察自己,我们内在是否有正法?
首先,有正法品质的人是他会聆听别人,会服从别人。这是西方妇女出错的地方,我想,她们已经忘记怎样聆听别人,怎样服从别人,这就是为何她们的孩子也不服从她们,若你没有服从,就没有人会服从你,你要先学懂服从。
像伽比尔(Kabira)这样的人,因为他出生在不知名的种姓,人们不知道他从哪个种姓阶层出生,因此他不能直接找任何导师。他听说那时候的伟大导师Ramanand,每个早上都会到恒河沐浴,因此,有一天,伽比尔躺卧在他会经过的阶梯上,因为天很黑,导师看不到他,所以用脚触碰到他,他说︰「你是谁?」伽比尔回答︰「我是伽比尔,是你的门徒。」接着他握着他双脚,当他握着他双脚,Ramanand说︰「好吧,来吧!」伽比尔之后变成印度很伟大的圣人,人们认识他比他的导师更甚,他变得那么伟大。
基本是谦虚。昨天你看到音乐家(Nishat Khan)是怎样谦虚,他时刻都很谦虚,每一次,他都不懂怎样表达他的谦逊,他时刻都很谦虚。因为只有在谦虚中,你才能接受祝福,才能接受你导师的品质。
现在,就如你看到的导师,以我的方式,我的形象,你要迎上来。首先,你的生命要完全透明,透明是霎哈嘉瑜伽的精粹。每个人都应知道你在做什么,要到哪里去,过怎样的生活,有怎样的言行举止。我见过作为导师的人,某种程度上我们称呼他们为领袖,或你可以称他们为暂代导师,但他们不能被称为祭司,但我可以说,他们是「通讯中心」。你发现他们是很挑剔的人,常常想着自己的身体,想着自己的舒适,也常常埋怨没有人照顾他们,就像他们是受迫害躁狂者!又或他们会埋怨食物︰「我一天也没有进食。」不要紧,对导师而言,最好是好好的捱饿三、四天,那么你就能克服饥饿的想法。你会很惊讶,我来这里之后,没吃太多,只渴了一些饮料,因为导师是不会肚子饿的,因为导师的胃里有生命能量,很多生命能量,因此你感觉不到要吃什么。那么,你吃什么,怎样吃,所有这些我们来霎哈嘉瑜伽就已经放弃。即使领袖也有这种像我们要吃什么的荒谬想法,我是说这是基本,绝对是!当我听到有人告诉我,啊!他们吃了什么,他们怎样吃,诸如似类,我感到他们像霎哈嘉瑜伽的游客,像游客般来霎哈嘉瑜伽,你看,看看地方,四处走走,想知道自己拿到什么,在哪间餐馆可以吃到既美味又便宜的食物。
所有这些是很基本的,完全不是导师原理的彰显。现在,你看到你的导师就如她本来模样,我不知道自己吃什么,他们给我什么,我有什么要求。他们不停给我他们以为我喜欢的东西,我只是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这些物品,或这些是什么物品。若他们问我︰「母亲,你想要什么?」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要什么?什么也可以!」所以要没有选择。首先不要浪费注意力在选择上。当然,要用生命能量,我是说,就如你到餐馆,感到各种古怪的生命能量,人们喝醉,那么你就要说出来。要用生命能量而不是物质的东西来作出选择,这样你才能拿到一些好东西。「让我们到哪里。」他们会到五十公里外的地方吃些荒谬的食物,对霎哈嘉瑜伽士这应是完全荒唐的事情。当我说「霎哈嘉瑜伽士」,亦包括女霎哈嘉瑜伽士。
食物这部分是aswadha。你不应对任何特别的食物有味觉。特别在法国,这样说人们或许不喜欢,法国人很诚实认真,或他对食物认识很深,我不知道他们离制造真正好的食物有多远,但至少他们认为他们吃得很好。
所以,要吃好的食物是一种嗜好,是一种瘾,就像吸毒 — 你一定要吃好的食物。因此禅开展了他们称为茶道的制度。在茶道里,他们做什么,我是说我曾经体验,这真的对人是种考验,对我还可以,但却吓怕其他人。在茶道里,不管有什么仪式,他们都给你茶,那些茶是很苦的,我们可以说像奎宁,提升至力量108,就像这样,他们很友善的给你,以这种仪式应对你,你必须拿它,他们先说︰「看着杯子,不要思想。」他想透过杯子令你有无思无虑的觉醒状态,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做到,但这种茶,你只要喝一口,你的舌头就不好受。为补偿你的不好受,他们给你一些甜点,再次很甜的提升至力量108,这种甜味甜得变苦,那么甜。这样做只为征服舌头。禅必定想最好给他们这种没有茶的茶道,只为令你的舌头真的感受到这种震撼,因此,在此之后,你能吃任何你拿到的食物。这就是为何你必定知道,日本人什么都吃,他们已解决他们食物短缺的问题,因为他们什么也能吃,他们只要钓一些蟹或一些虾,把牠们像花生般剥掉壳,再吃掉。我想禅已为他们解决这问题,因为他们有食物短缺的问题,他们就是这样能什么都吃,他们能吃树皮,吃蛇,吃蜥蜴,吃青蛙,什么都能吃,所以禅解决了这个国家吃的问题,我想,因为你已经没有味觉。
但说到吃,我想全世界最差要算是印度人,他们对食物是最挑剔的,因为他们的女人宠坏他们,她们都有好厨艺,她们知道怎样用烹饪来好好操纵丈夫。她们为丈夫煮食的方式,你要明白,男人都想吃印度菜。即使他们旅游全世界,也要吃印度菜,他们不能克服舌头,这是对印度菜很大的制约,我也不知道他们怎能摆脱这种制约。绝对的,基本是重要的。圣雄甘地在静室中曾尽力尝试克服,他常常提供难吃的食物,煮沸的食物,上面加芥末油,没有人能吃,生的!他常常都要人吃这种食物,不单如此,他还要人清洁浴室,厕所,清洁一切,那么你就能克服鼻子,你就是需要这一切。
因为很多人在印度进食时会放点东西进鼻子,他们能闻到一切气味,所以他们的舌头和鼻子都是过度敏锐,却不是眼睛,不是他们的眼睛。就眼睛而言,我要说日本人和中国人是最敏锐,西方人也很敏锐,因为他们不喜欢看到任何肮脏的、污秽的,丑陋的;印度人则不介意看到肮脏的、污秽的和其他,就像狗和你称呼的…马匹或水牛。他们能走过任何污秽和肮脏的地方。他们什么也不介意,任何丑陋的,丑陋的建筑物,丑陋的衣服或什么,对他们都可以,不介意,对他们的眼睛完全没问题。唯一的是厨房必须清洁,他们时刻都在厨房。因此,我们不要向印度人学习这些坏事物,他们有些好东西,但也有些很坏的制约。印度人以外,次之我想要算是法国人。但若你吃英国菜,你能变得颇好,因为英国菜是没有味道的。
我在任何地方也没问题,因为我想我完全没有味觉,我能吃任何食物,也能吃以任何方式烹调的食物,都没问题,我不在意有什么食物已经煮好,什么还未煮好。但若你与一些法国人在餐馆里一起吃晚饭,他们会花四十五分钟来决定吃什么,这是何等浪费精力!只为决定吃什么就花四十五分钟。不管如何,吃什么有何了不起?食物全在这里,每个人也只能吃这么多。因此,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放弃「我要吃这个」这种想法是很重要的。首先,没有人应该问︰「你想要什么?」对我也一样,我不喜欢人问我︰「你想要什么?」这种问题,因为这样我就要想想怎样回答,我只想处于无思无虑的状态(Nirvichara)。
因此,这是一种我们不能明白的大考验︰我们对食物有太多依恋。食物进入胃,不单如此,它也破坏我们的导师制度,也破坏我们的肉身,所以我们要试试不看食物。有人告诉想发展Gurupada的人要禁食,因此他们不应禁食。他们通常都没有禁食,因为他们想着食物,所以没有禁食,我是说,禁食即是你进入nirvichara(无思无虑知觉状态),没有想着食物,但他们却时刻都想着食物,那么禁食就没有意义了,不管你有否进食,都没有分别,你的思维不停的想着吃,你开始想︰「我什么时候结束禁食?我到哪里吃,吃什么?」
所以最基本的是我们要摆脱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制约 — 我们想要什么,我们想吃什么。我们要恰当合适的训练孩子吃的习惯 — 没问题,有时没有盐,有时没有糖,不要紧,有时什么也没有,不要紧。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没什么是重要的,你可以多天没有食物而活下去,没有问题。
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没什么是味道和饥饿,唯一的饥饿是要净化,要清洁。这是一种污染我们思维的东西,我们要说,我们时刻想着食物。即使在俄罗斯,我发现人们带着所有印度物品,他们煮印度菜。而我,这个可怜的家伙,什么也不能吃。所以他们为我煮食,为我带来一切,以为我是印度人,但他们不知道我是禅,我不能,我没有味觉。
我们要克服味觉,这是对你自己的实验。除非我们内省,做实验,不然我们不能升进。因为虽然灵量已尽它的最大努力,但你的制约太大,它不能穿透,不能令你进入导师层次。
若你看看所有这些导师的人生︰他们结婚,生孩子,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就他们的个人生活而言,他们绝对是不执着的人。因此,最先的不执着应是来自食物,不管你喜欢什么食物,你就要不吃这种食物,这是最佳途径。因为已经因为喜欢某些…就如若有人喜欢冰淇淋,他必定已经破坏他的肝脏,因此,现在就放弃吃冰淇淋吧;若你喜欢意大利面,放弃吃意大利面吧;若你喜欢什么,就放弃它吧,不要要求要它,完全不要吃它。因此,你看,你的思维就会对它有点不执着。我想,若你以合理明智的方式来做,要实现这种不执着是很容易的。只要试试惩罪你的身体。你要明白,若你是自己的导师,最好是完全控制你的身体和你的制约,你要以这种方式对待你的身体。有人告诉我,很多嫁到外国的女孩仍煮印度菜,也仍吃印度菜,这很可恶,她们应挨饿。若她们挨饿…例如约五、六天或甚至八天,她们就会什么食物都吃,这就是为何要禁食。
我们要调节自己,适应任何食物。若你想生存,就什么都要吃,当这是问题去摆脱这个简单的制约 — 即吃你喜欢的食物,而不想吃其他。我想,作为女霎哈嘉瑜伽士或霎哈嘉瑜伽士,连摆脱这些小事也不能,又怎能称呼自己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不知道,他是很asahaj。因为有天我遇见一个女士,我说︰「什么事?你到过哪里?」她说︰「我到处找某些印度食材。」我说︰「你怎能在西班牙找到?你不会找到。」「为什么要找?」「他们想我煮印度菜。」「好吧,没有这些食材,你不能煮印度菜?有何需要老远的花一整天去找一种名为hing的小食材?」它有一个大名,只是很小的东西,为找它,她到不同的地方。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若他们是霎哈嘉(Sahaja),任何在手边的食材,他们也能煮出美味的食物来吃,这显示什么?这显示sagacity,显示trupti(满足),显示你的满足感,这是导师的一种彰显,即他是满足的灵,他自我满足,不介意。
现在,例如,有些人,特别是西方人,感谢天,他们没有被他们的妻子过度宠坏,他们没有太多制度,什么都吃。我曾见过,当他们来印度之旅,所有印度人说︰「他们提供难吃的食物,这些可怜的家伙在吃这些难吃的食物,说三道四。」我问他们︰「你最喜欢哪个地方?」他们说︰「巴摩普雷。」我说︰「呀?他们说巴摩普雷的食物最难吃,每个人都在投诉。」「不,不,巴摩普雷最好,因为我们可以在河流里沐浴,可以唱歌,我们都很享受那里。」你看,这是一事的征兆,要摆脱你对食物的坏习惯。                                                         
第二部分是你的身体想舒适。我必须祝贺西方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或许来自不同的生命轨迹,我必须说,印度人要向他们学习,他们或许来自不同位置或身份地位。在旅途中,他们全都享受灵的舒适,他们没有要求︰「我没有椅子坐,我没有床睡,这里我没有恰当合适的物品。」就这样,你要明白,你会意识到肉身的舒适不重要,我们只是宠坏我们的身体,没有需要这样,完全没有需要。你把身体放在任何地方,它自会睡着,若你两晚都不能入睡,好吧,就如我们这里,一晚或两晚放点音乐,你自会入睡。(笑声和掌声,因昨晚Nishat Khan表演时,全场的人都睡着了。)
这是第二点,就是我们要放弃肉身的舒适。而第三点,我想西方人在摇晃的是他们唯物主义的态度,唯物主义的态度和他们对眼睛的喜爱。因此,他们其中一个是最差的,我是说差中最差的是你永远都不应该有,那么大的污点,就是你有色迷迷的眼睛,诸如似类,这是毋庸置疑,对男人或女人都是毫无疑问,他们完全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必须有很洁净的眼睛。
这部分还可以,第二部分是贪婪,淫欲和贪婪。当然,当你拥有霎哈嘉瑜伽,或许没有淫欲,但仍有贪婪,很多人因此迷失了。
我可以说印度人没有淫欲的问题,但他们仍有贪婪,贪婪的问题,即是说他们想买一些像收音机或必须买的电器物品。若他们到海外,他们一定买一点什么,这还可以。若你买到,好,没问题;若买不到,也好,没问题,就是要有这种取态。但对西方人,你要明白,他不喜欢放弃他的家具,这些家具是他曾祖母拥有的,虽然他不能坐上去,因为家具太旧,若他坐上去,家具会破裂,但为了炫耀,他必须保留它︰「我的曾曾祖母给我这张独特的椅子。」就印度的标准而言,这是件废弃的旧物,绝对是件废弃的旧物。因为它没用,你把它放在绘图室,没有人会坐上去,它看来质地很差。但按照西方的思维,物品越旧越好,不管它是垃圾还是什么,他的房子会有很多废弃的旧物,像它们会很畅销。因为他们对物质有很精微的唯物主义取态︰「若我出售它,会很畅销。」因为必定有另一个疯狂的西方人喜欢买这件垃圾,你明白吗?你最好把家里的这些垃圾抛掉,因为天知道有多少人用过它,它就像在你房子里的坟墓,它是坟墓。
还有古董珠宝,古董珠宝是另一种疯癫,古董是…你可以说是西方人的一种时尚或癖好 — 古董。对我们而言,没什么是古董,因为我们仍然制造古老的,漂亮的物品,所以印度人不明白古董的价值,他们不明白为何这些人会疯狂的追逐一些破烂的,损坏的,肮脏污秽的物品。但西方的思维就是以这种方式养育成长。现在,在这些古董,我曾看到…有次我到某人家里,他以极大的荣幸请我坐他的椅子,我一坐下,我想有蛇和蝎子在咬我,我吓了一跳,站起来,说︰「这是什么?」他说︰「这是我的曾曾曾祖母的椅子,你看,她给我这椅子。」我说︰「它会破损,我还是坐在外面。」
这是对古董的过份狂热,这些人怎会有这种行为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在印度有个笑话,有个名为Premchand 很伟大的作家,他写两个英国人走在Benares 的路上,他们被lota(金属壶)碰撞到,这金属壶是用在浴室里,壶跌在他们双脚上,它跌在他们的双脚上,他开玩笑的说︰「所有官僚都拜倒在双脚前。」意思是那时候的所有印度官僚,通常都拜倒在英国人脚前,他开玩笑,但不要紧。那个英国人看着这壶,很生气,他们立即想诉诸法律,「你要上法庭,你要到警局,我们要因壶跌下撞到我们而报案。」有个很聪明的人,他懂英国人或西方的思维,他说︰「先生,你知不知道这个金属壶很值钱!」他说︰「什么?」「因为这壶是伟人Akbar用过,是古董。」他说︰「真的吗?」「真的,你知道,你只要不与他们争辩,要他们给你这个壶。」他用印度语告诉他们︰「我愚弄了这些人,告诉他们这壶是Akbar的,你们要用这壶来愚弄他们。」接着他们说︰「好吧,我们会原谅你,不会告上任何法庭,只要你给我这个壶。」他们说︰「不,不能给你。」他问︰「为什么?」「因为这是古董。」在印度,你不会找到任何人爱护尊重古董,特别在Benares,没有人会在意。所以他们说︰「真的?」「真的,它曾是Akbar的,我父亲和我先祖曾与他一起工作,所以他给我们这个壶,很抱歉,我们不能给你,你要明白。」「不、不、不,请给我,我们不会抓你到警局。」「好吧,你出个价吧,什么价钱也可以。」就这样。那时候,他们付了一千卢比,这金额相当于现在的一千万卢比。他们付钱,这些英国人付钱给他们,买了这个与Akbar或任何人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壶。
所以这种对古董的狂热要从我们思维里消失,这是种我们内在建构好的思维,我们常常谈古物,或许是因为战争或是什么摧毁一切,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古老的东西就很漂亮,很好,而现在我们不能制造好东西,或许是这个原因。但现在我们在制造好物品,我们能制造好物品。现在在英国,我很惊讶古老工艺再次兴起,我到的每一处,古老工艺都在兴起。所以爱护古物,即是说你只是停止令古老工艺复苏,因为你要付很多钱买古董,今天制造同样的物品不能卖同样的价钱。这样就摧毁我们的创造力,我们的手工艺,亦摧毁我们的整体…我想是我们生命的品质,就是因为我们疯狂的追逐古董。
任何古董都是好的这个想法要从我们脑袋里消失,这只是很表面虚假的价值 —  若你真的看看它。因为人们以为古董是很贵的,这只是销售手法,人们感到这很贵,那很贵,所以穿戴一些愚蠢的东西是很了不起的,还说︰「这是古董珠宝。」四处走动。我是说天知道有多少人用过它,穿过它,那个人有什么感觉。
我们要明白,这种在我们脑袋里的制约︰「我们要有一些古董,要保留一些有这种价值的物品」,我是说这些问题过往从未出现,因此没有任何书籍有记录过,任何导师的书籍从没有写下︰「不要在意古董。」他们有写下︰「不要喝酒,不要吸烟。」和其他会破坏你的脐轮的事物。他们有记下这些事物,但却没有记下︰「不要对古董太过在意担忧。」你要明白,我发现现在有这种狂热,因此我们要告诉人,要小心。此外,我感到人们对毒品趋之若骛,或许是因为他们用太多古董,那些古董里的亡灵必定逮住他们。就是不明白人们为何那么忧郁,时刻都在哭,哭泣。
所以我们对这些物质的制约要完全清除,当然,我是说在某些国家,我们要说一些古董造得很好,不要因为这些物品是古董就必须爱护尊重它们,但若是因为它有审美的真正价值,这还可以。我们要先看看任何物品的生命能量,若生命能量好,我们才接受,不然就不要接受,因为我们有生命能量的语言,我们要运用生命能量的语言。一旦你开始运用生命能量的语言,你会很惊讶,你如何知道应做什么事情的完整图像。
所以要摆脱这三种制约,对我们的身体是很重要的。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最差的是以为自己病了,这样会令霎哈嘉名声受损。若你仍感到自己生病,最好离开霎哈嘉瑜伽。因为你一是痊愈,一是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二择其一。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要看到自己痊愈,若仍有某些问题,不要紧。现在,例如,我知道自己有些问题,因为霎哈嘉瑜伽,因为我作为母亲的身分,作为太初之母的身分,我要面前一些肉身上的问题,副交感神经运作的问题,但我经历了,我接受了。你要接受你的身体就是这样,你不要像这样说︰「我不舒服。」和「我有些不妥。」像老太婆般不停抱怨,首先,永远不要想你老了,永远不要想你已经变老或你不好。看看你的母亲,我从不这样想。昨天你们一半人都在睡觉,我却仍很留心听音乐,今天我再次在这里很留心。
若你有导师,你就要有这个形象︰「看看我们的母亲,她那么老,她频繁的出门远游,她做了那么多工作!」好吧,你或许会说︰她是太初之母。但你们也有少许力量,这少许力量透过你充足的活力显现出来。若你没有活力,仍感到很弱,即是说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只要请求,请求任何数量的精力,你就会有精力,这份活力,必须要有。
现在,我会说,就肉身而言,你要知道,你们全都越来越年青,不是愚昧的年青,而是引力,年龄的引力。实际上,我见过出生已有自觉的孩子,他们很严肃,不会做任何没有尊严的事情,他们从不会…我从没有听过他们说一些…女霎哈嘉瑜伽士之间有闲聊的坏习惯︰「吱喳、吱喳、吱喳、吱喳、吱喳。」这是很坏的习惯,这显示她们仍有很多缺失,只穿上莎丽或额上点上红点不代表你就变成女霎哈嘉瑜伽士。首先,什么是引力?你只是有需要时才说话。我见过生来已有自觉的霎哈嘉瑜伽士,他们像这样站在我面前。他们说话不多,说的都是漂亮的话,还会说些你时刻都能记起的话,他们只是不会不停的浪费什么,他们极之顺从听话。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知道他们是生来已有自觉,以及导师原理是怎样运作。我们是否有同样的言行举止?还是我们在做着一些对我们升进不好的事情?因此,即使来霎哈嘉瑜伽后,若你不努力内省,你就错失重点,你要时刻都与你的导师作比较。
一切事情都要以新的观点来理解,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首要的是要有爱。首先,对别人有爱,不是对自己,若你时刻只担忧自己︰「我的身体是这样,我的事情是这样,我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那么你就是不爱人。你有否看到别人的舒适?你有否感受到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怜悯慈爱?你有否感受到︰「我可以为他们带点什么?他们缺少了什么?」你有否成就到?你有否尽力帮助他们?首先是所有霎哈嘉瑜伽士。
现在霎哈嘉瑜伽士是不同的,我见过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支持非霎哈嘉瑜伽士,还想贬低霎哈嘉瑜伽士,这是很错误的。你属于这个新族群,不属于这个新族群的人,若他们袭击任何人︰这是你的双手,你的双脚,你的头,若他们袭击你身体这些部分,你有责任帮助他们而不是帮助别人。这个人或许有点出错,不要紧,这里你不用显示公平竞争,在这地方,你要完全支持霎哈嘉瑜伽士,你或许迟些才纠正和告诉这个人︰「你不应这样做,这是错的。」
这份尊贵,这份理解体谅只能透过沉默而来,若你时刻都吱吱喳喳,不停的说话︰「吱喳、吱喳、吱喳、吱喳。」这样永远不能令你成为有深度的人,你只会在空中飘浮。所以现在女人最好mauna,保持沉默,只保持沉默,她们时刻都想说话,我听过所有领袖都说这是女人的大问题,她们只是不停的说故事,说故事。若你请她们来演讲,她们就开始颤抖。你们多少人能演讲?女人?若你明白你没能力演讲,最好也不要说话。你应有能力演讲 因为你的母亲是女人,她能演讲,为何你不能?你就是不能。
若我要你站在这里,你会颤抖,我知道会这样,但若说到喃喃终日的灵,你就会出现在那里。这是女人要很小心的事情。因为今天是导师崇拜,我要告诉你,不是以母亲而是以导师的身分,就是若你要升进,最好是停止说话︰「Maunam sarvatha sadhanam」。「Maun」是保持沉默。它给你各种才能,只要保持沉默。若某人说话太多,只要保持沉默;若某人想批评别人,只要保持沉默。这是你的沉默,你的权利,你的领域,就是你能保持沉默,只静观这个人。若它来了,就回答,那么你就能好好的回答,若某人想攻击批评你,你只要保持沉默,要建立这份沉默,我们只有不要说太多话才能建立这份沉默。我见过,即使我坐在这里,女人之间也不停的说话,这是很错的,你要学习沉默安静。就如昨天,我看到很多女士不停的进进出出。在教堂里,你会否这样?你不会。
教堂里没有基督,只有可怕的祭司坐在那里,但你什么也不会做,只保持安静,好好的坐下,我从没见过有人走出走入,做各种事情,把孩子像这样放在前面,让他们睡觉,从没有!你能否在教堂里这样做?在教堂里看到这样有纪律的人,而教堂却是虚假人工化的地方。你现在在哪里,这里要有这份安静静默,这份理解体谅,这份深度,这份敬畏。但因为我们仍未发展这些导师的品质,若我们已发展它,事情就能立即成就,你能在你的言行里看到你的引力。
不要浪费我们的注意力,讨论某人,讨论其他人的性格,这些事情与我没任何关系。我们有否与这只手讨论另一只手的性格?讨论有关婚姻这类事情?婚姻只是…在霎哈嘉瑜伽,并不是那么重要,有些人放太多注意力在婚姻上,你看,婚姻变成件头痛的事,接着︰「我的婚姻又怎样?」十分钟后再遇见这个人︰「我的婚姻怎么样?」十分钟之后,「我的婚姻怎么样?」你想跑掉,我是说,你看,这样令人变得像躁狂,「我们该怎么办?」
整件事情是视乎情况而定,整个编排视你怎样成婚。你已来霎哈嘉瑜伽,你是sanyasis(隐士),某程度上你不是已婚的人,你只与霎哈嘉瑜伽结婚,它是你的丈夫,你的妻子,而所谓的丈夫和妻子就在那里。若你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就是未结婚,这是肯定的。在霎哈嘉瑜伽,太多注意力放在婚姻上,我曾经见过,婚姻,在来霎哈嘉瑜伽前,婚姻是个玩笑,每三天就有人离婚,人们会跑掉,做各种事情,当他们在来霎哈嘉瑜伽之后结婚,他们是全世界已知最浪漫的人!我是说他们全是罗密欧或朱丽叶,我只是不明白,即使在印度的村庄里,也有人投诉︰「这些是什么人?我是说他们完全没有常识,他们四处走动的方式,他们是圣人吗?」
这份神洁,这sanyasta,这种禁欲主义要表达在我们的婚姻生活里,我不是说你不能与你的丈夫有关系,是要以很隐秘的方式,要是极之隐秘,不应是这种浪漫主义了不起的事。若你做这种荒谬事,你会破坏西方的整个霎哈嘉瑜伽。因为那里有这种想法,你要明白,你堕入爱河,你就会下跌,此其一。你会下跌但你却想上升。对丈夫和类似的事情的执着依恋和担忧,我是说,若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可以与各种类型的丈夫和妻子相处,你应能做到,我是说,我知道这是很简单,这是…丈夫是习作,妻子是习作,就这样。你研究一个人,他是那种类型的人,但为此,你要处于旁观见证的状态,你要观看,你要不依恋执着,所以,在婚姻里,你要不依恋执着。
但相反,我发现,刚结婚,他们立即为自己安排某种蜜月,或类似的事情。我不知道这种想法怎样爬进来,这是来自对事物旧的制约。蜜月后,他们来说︰「母亲,这段婚姻不会成功。」所以最好还是慢慢和稳定的发展,然后才作决定。因为你只是跳进蜜月的状态,回来后说︰「母亲,这个,我已开始去想,而我不去想。」我认识一个女士,她与一个印度男士一起跳进婚姻里,在前往澳洲的途中,在新架坡,她打电话来︰「母亲,我不认为这段婚姻能成功。」而在这里,每个人都向我投诉︰「母亲,这两个人的言行举止令印度人颇为尴尬。」因此,你要向印度人学习羞耻心,他们从不…在印度,丈夫和妻子从不坐在一起,这样做是被视为坏行为,你也不要有这种行为。即使在崇拜里,或其他场合里,他们公开的坐在一起,有什么需要在公众场合展示你们的关系?这只是私隐。此是其中一件事情我们…若你开始明白事理,就会有恰当的调整。在公众场合,男人要与男人一起,女人要与女人一起。
但女人或男人,不管他们有什么缺点,都不应带回来。就如我会说男人有嫉妒,他们权力取向,他们讨论领导地位。若你告诉他们,你不会是领袖,他们会感到很震惊,好像他们认为领导是很实在的,从来最大的虚幻就是领导地位。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什么是领袖,这只是个玩笑,而你的母亲是很懂耍大把戏,所以要小心,不要对此有幼稚的想法,你要明白,这个大把戏持继不停,这只是测试点。若我错误的测试你,你可以告诉我,但我想这运作良好,因为我能好好在这层面测试人,当人骑上自我的马匹,我立即就知道。
因此,你思维的态度要不同,你的先后次序亦要改变,我们的先后次序要改变。什么事情对我们是优先的?首要是我们的升进,这是最优先的。为我们的升进,什么需要做就要先做。若你要惩罚你的身体,没问题;若你要惩罚自己,没问题;若你有制约,摆脱它们吧。只要内省,这是自觉,就是要认识自己。当你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紧握着什么,只要完全移除它,以你喜欢的方式解决它。你要明白最重要的是你的肉身、思维和你的一切都应是你的奴隶,没什么能控制你,你应在一切之上。你的身体竟敢要求什么?你的思维竟敢告诉你什么?这些制约怎样在你身上运作?「我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超越一切。」就像莲花从池塘里长出来,你亦已经迎上来。
我们有那么多证据显示你是有自觉的灵,我会向你展示一些照片,照片里有光,我能把光射在你身上,他们全是开悟的人。当我在场,若你变成光,你也要把光带到外面,不单只是我在场,当你出外也要有光。其中一个原因,我想,当我告诉人一些事情,他们会想︰「母亲在说谁?」却从不会想︰「她在说我。」若你看到这一点,这是你唯一能渗透你内在的途径,「母亲在说你,她亲自纠正我,她在告诉我。」只有这样才会渗透,才会成事。优先次序要改变,首要是你的升进,你的灵和霎哈嘉瑜伽。其余都无关重要,没什么是重要的。
接着是对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的信任,这份力量照顾我们,它是很重要的。这次音乐家老远的来,我要告诉你他们旅程中的故事,他们来,说︰有来自基辅的火车,他们买了火车票上火车,却要在匈牙利的边境前下车,他们不知该怎么办,他们没有签证,钱也不多,他们想︰「我们在火车上。」他们说︰「不,我们要走到布达佩斯。」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就站在马路上,但他们全都在笑,很享受︰「必定是有某些补给品给我们。」没有人感到自己有麻烦或什么,那么顺服委身︰「但忽然。」他们说︰「海关人员来了并包围他们。」他们问︰「什么事,你们为何带着这些袋和行李来这里?」他们再问︰「你们为何要来这里?」他们答︰「我们为一个演奏会而来,我们是音乐家。」他们一些人开始散去。
接着他们给他们自觉,有六个人得到自觉,现在你能相信︰爱的力量,那些海关人员给他们自己的车辆,把他们带到另一边,这种事从未发生过,试想像!这就像削去他们的权力,我告诉你,你是否能以这种态度对待海关人员!但事情的确发生了,他们到另一边,把他们留在那里,他们不知该怎么办,他们想去布达佩斯,要走约两公里才能到车站,所以他们就在那里等,他们说︰「母亲,或许是你派来的,两个南斯拉夫人坐在可以坐四十九人的巴士来,全是空位。」他们截停巴士,说︰「这是什么,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他们说︰「这是我们的问题,我们要走。」他们走上巴士,当他载他们走,他们想和他交谈︰「为何不载我们到米兰?」他们懂应对,就这样,他们到了米兰。这是那么不凡。
所以你要对自己,对这份围绕着你的力量有完全的信心,一旦你有信心,你会意识到它对你是那么有用,那么仁慈。与此同时,若你想想,它也可以很富伤害性。
所以不要听信任何导师ninda,意思是任何说你导师坏话的人,只用手掩着你双耳,绝对要立即做。我知道有个人这样做,他得了癌症,另一个现在则在监狱里,再另一个则在那里。所以任何人说这些话,你只要掩着耳朵,因为现在你知道谁是你的导师,所以你永远都不要倾听任何批评你的导师的人。
有天有个男士问我一个问题,他是记者,他说︰「有人说你为自己建造了一所城堡。」我说︰「我付钱买的,我也要建造它,那是个可怕的地方,这毋庸置疑,那里只有霎哈嘉瑜伽士能留下,我不在那里,这是最精彩的。」我就只是说了这些话。相反,他们却从不会去问任何导师这类问题,因为门徒会说︰「是,那又怎样?我们想给我们导师钱,想给他这些那些物品。」他们从来不问。但透过霎哈嘉瑜伽,或透过我,我治愈很多患有不治之症的人,我可以这样赚钱,只要治好一个癌症病人,我就有足够的金钱建造一所城堡,只靠自己。所以当有人这样说,你应该要问︰「你知否她治好多少人?若她是医生或假导师,你知否她能收取多少钱?她能从这些病人赚取多少钱?」那么,他们就会明白。你要明白,因为他们是物质取向,所以才像这样说话。他们的态度很不一样,所以请他们离去是最好的。因为我见过这些报章的人不停受假导师的门徒烦扰,他们只是不能批评,不能说一句这种假导师的坏话。而我发现,霎哈嘉瑜伽士仍缺乏对自己的信心,仍不能坚持自己的权利。什么要坚持的事,你就必须坚持。例如,若有人冤枉我,你要坚持,说︰「没可能,不是这样。」我见过有些问我有趣古怪问题的人,他们也是霎哈嘉瑜伽士。
所以第一部分是我们要看到自己对灵性有多敏锐,我见过霎哈嘉瑜伽士支持一些负面的人,你甚至不能忍受这些人。对他们而言,这个人很了不起,而一些很好的人他们却不能分辨出来。那有什么用?你的计算机是那么靠不住,你会做…我是说作为霎哈嘉瑜伽士,若你有这种计算机,飞机就会上上下下。因为他们只是用颠倒的方式来判断事物。在霎哈嘉瑜伽的好人,他会有生命能量,他或许很单纯,或许很谦虚,或许并不大富有,或许没受太多教育,或许不是来自好的大学或什么,但你必须看看这个人的生命能量,这个人有怎样的生命能量,那么你才来判断。取而代之,若你以一个人是否很能说话,能说好话,很有学问,或类似的事情来判断,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有怎样的生命能量。一旦你看到这些生命能量,以生命能量来判断他们,你就是霎哈嘉瑜伽士,不然,我完全不会称呼你为霎哈嘉瑜伽士。对导师而言,这很重要。我见过有时即使是领袖也支持极之可怕的人,这个人我甚至五分钟也不能忍受。但这里,导师派他来找我︰「啊!母亲,他是那么好,你知道吗,他捐了很多钱,」不要紧,你捐钱,那又怎样?谁要他捐钱?现在他应停止再向我们捐出亡灵,我们不想要他的亡灵,就是这样。
当你说这个人不好,那个人不好时,你要有正确的判断。但大多数的导师都被逮住,他们很有野心,若某人不听他们的话,或某人想在错误的时间演讲,有人说︰「你不应这样说话。」诸如似类,他们就会生气,他们脾气很差,会挑衅人,有时会说一些事情,一旦有人有反应,他们会说︰「你是坏的霎哈嘉瑜伽士。」不能这样。
首先,导师或领袖要很温和,很和善,很好,他要没有任何要求,不会要求什么,从不要求什么。任何有要求的人不可能是导师。尊重是赢得来的而不是要求得来。因此,若你明白,一切都会好好成就 — 一旦你在升进中,智慧中,意识中和你的灵中升起,这些事情自动发生,你不需要要求什么,不用请求什么,不用投诉什么,一切都会成就。你得到所有迦南仙众,所有天使照顾,祂们就在这里,你在台上。但若你只是在半路,他们就会戏弄你,你看,他们玩把戏,令你犹豫,令你出问题,你到这里那里,所有这些事情发生,你就会问︰「母亲,这些事情怎会发生?」因为祂们也是爱开玩笑的人,所以他们向你玩把戏,为你制造问题,只为令你明白你在做错事。
我们在台上,那里漂亮安全,一切皆备,我们要给全世界这种了不起的东西像霎哈嘉瑜伽,它是为解放全世界而设。就如你所知,我也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责任。我们有很多事情要知道明白,作为导师,我们要是怎么样,要有怎样的言行,要怎样成就事情。现在,我在很多讲话里告诉了你很多导师的事情,但今天的讲座,我只说,首先,要有导师制度,你要完全谦卑。现在,而我,我要说,我太简单,我是摩诃摩耶,所以你要非常小心,不要对我太随便,你不能这样。若你对我太过随便,即是说你不是门徒,门徒要与导师保持距离,你就是不能太随便,每一次走进我的房间,长时间坐在那里,与我闲聊,不能这样。你没有这份权利,只有我呼召你,要你来,你才能来。
你不应强迫导师做什么︰「请来,听我这些话。」或「这样做!」不应这样说话。例如,昨天没有人告诉我会有这些音乐节目,或一切已经安排好。你要向你的领袖报告一切,或向我报告,所有你想做的事情。要完全透明,就如这只手知道那只手做的一切,另一只手知道那只手在做什么,同样,每个人必须互相认识。
导师亦不应互相嫉妒,我这样告诉你是因为我发现有某些嫉妒。当他们谈话,有一点点︰「哈,虽然他很好,但这样那样。」当他们享受共处,因为他们已经到达某个层次,他们明白。「我们就是在这个层次。」当他们完全享受共处,比任何人都欣赏对方,导师的陪伴,与领袖一起,若他们享受共处,就没有嫉妒,没有争吵,不会出问题,只享受共处,那么,他们应该知道自己已变成导师。
他们所有人都从未争吵,他们互相支持,实际上,是一个原理一次又一次诞生。只有邪恶的人才争吵,不是似神的人。他们亦会批评有自觉的灵,或降世神祇,但却不会互相批评。很令人惊讶是邪恶的人虽然互相争吵,还互相嫉妒,但却不会互相谈论。但在这里,我发现在霎哈嘉瑜伽,我们有自由,是自由,不是离弃,是有上天完整规章制度的自由,与我们一起,我们要知道这是上天的律法。
我们现在坐在像一个大vimana里,像飞机,我们要在美丽的地方着陆。首先,我们要在心里发展谦卑,完全的谦卑和顺服委身,这很重要。除非你有谦卑和在心里顺服委身,不然你不能唤醒导师原理。首先你要是门徒,然后才是导师,你要发展谦卑。若你爱我,尊重我,谦卑就很容易到来,这不单有爱,还有尊重,必须要有尊重,那么别人也会尊重你。
愿神祝福你们!
香港集体翻译 […]

導師崇拜 (France)

導師崇拜
法國巴黎‧1985年6月29日
我相信你們都有這樣說,亦有用心聆聽,這些事情你們都是真心的說,只有與神連上的人才能敬拜格涅沙,而格涅沙則敬拜你的母親。
首先,我們要明白母親和導師是怎樣的組合。因為導師是很苛刻的,他不容你有任何自由,而母親則很仁慈。啊!你們對母親沒有任何感受,有嗎?
是否全是空話?你聆聽,說話進入腦袋,你就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順服委身的霎哈嘉瑜伽士?這就像穆斯林相信他們委身於神,基督徒相信他們委身於神,你是這樣那樣,全都只是空話,沒任何實際行動。你怎麽知道什麽話才是事實?你有否見過我雙手的太陽?你還要什麽證據?
任何不善待你的人當然是有罪孽,這是毋庸置疑的,要跳進這種人的陷井?若你告訴孩子,母親要來,他會搶著說︰「我來了。」會哭叫。你的生命能量又怎樣?你有否運用你的生命能量?你老遠來這裡做導師崇拜,誰是你的導師?你要敬拜誰?來自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忽然變得重要,怎會這樣?過去從未發生過,我第一次看到這種可怕的事情。在我有生之年你也這樣,在我死後,很多導師會出現,誤導你,你是否要接受這種情況?
所有神祇都拒絕我這樣做,祂們折磨我,不容許你有崇拜,絶對不容許,不能有崇拜,因為祂們愛我,尊重我,祂們有合適恰當的禮儀,祂們不想成為導師,不想有這種不當的行為。上次我來時,我真的對法國人有強烈的感覺,我說過多次,法國是宇宙的地獄。你是否要跌進這種陷井裡?這是超越意識,極之超意識,也很傲慢。我從不知道有這樣的導師崇拜,從不。印度人曾做過一個導師崇拜,他們禱告,希望能至少再多一個導師崇拜。透過這些導師崇拜,若你只能有這種委身順服,最好完全不要再有導師崇拜,你不配,你不能成為導師。我能清楚的看到,沒有順服委身,你怎能成為導師?
上天的所有祝福已經灑在你身上,你回饋了什麽?這種自我?你對某人有回應,因為他的自我更大?
這是很壞的榜樣,你要為印度人洗腳,再喝掉洗腳水,或許這樣你才能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你或許發展得很好。任何與你們同類的印度人,也必須這樣做。為何你不看看自己的生命能量?當盲人回復視力,他不會閉上眼睛看東西,他會嗎?你們的領袖怎麽了?他們全都不能這樣說,「我們這個時候不能有這種荒唐。」
只來機場,很多人的人生就已經提昇更高,為何你要來?你要抗議,我想知道有多少人想到機場,懇求來機場,舉起手,老實點,老實點。
這些都是愛我的人。願神祝福你們!
明天若有人要你侮辱我,你會否照辦嗎?你知道若一個小國的國王來,或來自小島的首相,班加拉姆島(Lakshadweep 印度西南面小島),馬爾代夫(Maldives),這些小島的首相來了,英國首相就要接見他。若你的導師來,所有導師都會來迎接我,又或只是在這裡聽一些荒謬的說話。我感到像從機場回來,我感到這種生命能量,你怎會有這種想法,你怎樣牽著手,除小數人外。
你的品質只會是你有多委身於我才能顯現,基督曾經這樣說。今天我也這樣對你說。其他事情霎哈嘉瑜伽士都會投訴︰這樣不好,那樣不好,這已經做了,大家不滿大家,不滿一切,霎哈嘉瑜伽士拿了我們這麽多錢,這種事情不應發生。他們常常都向我投訴,投訴,投訴,投訴,投訴。但對這種荒唐,他們卻沒有投訴,完全沒有。你們全是自我中心的人,喜歡自我中心超意識的荒謬,就是這樣,你們全都是為導師崇拜而來,你們是為何而來?要老實!
我以母親的身分而不是導師的身分向你說話。作為導師,我做了該做的事情,我以母親的身分與你談話。你是要以這種態度去尊敬她?我告訴你,這是你們最後一次的導師崇拜,或許也是你們最後一次崇拜,這很震驚!
你要尊敬你的導師,順服委身於你的導師。有人說,導師是Paramchaitanya(生命能量),生命能量就是你的導師。Aagatah Paramachaitanyam, dhanyo aham tav darshana.
當生命能量降臨這個地球,我感到那麽喜悅的看到我導師的darshan(真身)。你活在怎樣的世界?你身處何方?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我知道母親有權懲罰你,即使是克里希納,祂的母親也會懲罰祂,但我對懲罰不感興趣。對不尊重我,侮辱我的孩子,我什麽也沒做,若他們不愛我,我什麽也不會做。只有那些有異議,想到機場的人應來做我的崇拜 — 老實點。你應感到羞愧,你侮辱了給你自覺的母親,她為你做了很多事 — 我無私的工作,不分晝夜,為了你們,我忽略了我的孩子,我的家庭,我的孫兒。
只有那些想到機場的人,說,不要去,請走上前,請走上前。來,這麽多年後,他與我會面,你什麽時候來?
瑜伽士︰(聽不到說什麽。)
錫呂‧瑪塔吉︰想像一下,他們老遠的來到這裡,你卻告訴他們要聽這些荒謬的話,他們來不是要聽任何的荒謬的話,走上前,這一邊。
瑜伽士︰(聽不到的問題。)
錫呂‧瑪塔吉︰對,當然,他們因為遲到所以不能來,我告訴你,晚上沒有節目,所有西班牙人,他們是那麽友善,就是那些在這裡卻沒有來的人。
馬拉塔語
菊塔在這裡,菊塔,你什麽時候來?
馬拉塔語
對,你可以走上前。
瑜伽士︰(聽不清)
錫呂‧瑪塔吉︰在這裡卻沒有來的人,他們要明白,你們是活在神的國度,當這個國度的女神來,你必須在這裡,很抱歉我要這樣說,這是我對所有神祇的承諾。
要知道你要給自己更多,要辛勤工作,要靜坐,但在這裡,你們卻沒有紀律。我也要原諒奧地利人,因為他們的領袖想走,要原諒奧地利人因為他們的領袖想走,他們也能走上前。
一人能拯救,一人能摧毀,你們的領袖還妥當,直到他來到母親這一點上,當你到達這一點,你也要反對你的領袖。來吧,來這裡坐,其他人要走到後面,回到後面,請回去,其他人到後面坐下。我要作出承諾,向神祇作出這個承諾。
他們不會接受,他們不會接受,你必須知道,每個坐在這裡的人身邊都有神祇和伽藍仙眾,祂們在我之前已到法國,祂們不眠不休的工作,你知道得很清楚,你知道這不是故事,你知道,他們在各方面幫助你,幫助你解決問題,對嗎?
嘉雲也不應做我的崇拜,因為他已經說了,嘉雲要回去,那些早來到這裡的英國人是為了参與一切,參與什麽?全是謬誤?嘉雲說他不知這裡會有講座,不然他會反對。好吧,到機場又怎樣?英國人知道我與他們一起做了多少工作。所有沒有反對的領袖都要回去,全都要回去,那些沒有反對的領袖。谷道,你有沒有反對?
瑜伽士︰母親,我有。
錫呂‧瑪塔吉︰好,意大利人可以留在這裡。
(瑜伽士說意大利文)
錫呂‧瑪塔吉︰谷道反對,他不明白什麽發生了,我們的母親在哪裡?
來這裡,其他人到後面,做這種事要怎樣的勇氣?
瑜伽士︰西班牙人可以上前嗎?
錫呂‧瑪塔吉︰當然可以,不然就是什麽都反對。我每天都收到人們寫給我的信,這不是好事,不能在澳洲成就到,也不能在這裡成就到,這樣不會發生。每個人都有權批評人。
法國人過去很愚蠢,即使現在他們仍很愚蠢,他們就是這樣,只想著自己。西班牙人曾經很富侵略性,但在霎哈嘉瑜伽,他們不是這樣。你必須學懂怎樣尊重人,你們沒有好的訓練,受很壞的養育,神就是要這樣說。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告訴你怎樣檢點。沒有禮儀,你沒有任何禮儀的意識,就像乞丐。
今天你要解決,要請求神祇的原諒,要常常運用生命能量,解決了。不要再重複這種事情,這是最後一次,不要這樣了。我常常很驚訝,即使在雨雪天,英國人也來,而這裡卻是一旦他們進地獄,他們就變得可憎,英國人怎麽了?他們沒有自己的個性?他們常常跟隨法國,與法國人一起進溝渠裡。這個原則現在是否仍維持?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說的,明天若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說︰「去殺掉你的母親。」你會否只因法國的霎哈嘉瑜伽士這樣說,就殺掉你的母親?沒有獨立個性,對任何事都不理解,愚蠢。
(馬拉塔語)
也斯在她小時已經來到我這裡,孩子常常老遠的來,你知道那個老德里在那裡,那個父親在大學工作的老德里?不管我是六時、八時、十時或晚上十二時到達,這個父親和他的三個女兒都在這裡,他們因為母親來而充滿喜樂,情緒高脹。
(印地語)
很多人很久沒有見過我,不管你有否見過我,我都與你同在,我也很高興與一些人一起,一些愛我的人,作為一種象徵,我想把這介指送給谷道。
什麽令我驚訝 — 帶領你們的導師們,那個想要勞斯萊斯(名車)的人,他們挨餓一年,只為買一輛勞斯萊斯來迎接他,那麽擠迫,人們進不了機場。你就是想追隨這種導師?他會帶你進地獄,你不想進天堂,不想成為神的國度的子民。
現在,不管你唸誦什麽口訣,請聆聽,你說什麽都要進腦袋裡,你口中說什麽,聆聽,你說什麽都要放進心裡,不要偽善,不用解釋︰「我曾經到過導師那裡。」,「我做過這種那種事。」沒有這些。過了這麽多日子,即使在這個階段,你仍未意識到,我們相信什麽,都會成為我們的一部分。
我是說那些缺德的人,像基督徒和其他人,像印度教徒,穆斯林,他們沒有見過神,沒有自覺,什麽也沒有,但對他們,這變成信仰,為此而戰鬥。但你們見過實相,卻沒有為此而戰鬥,我出了什麽錯呢?
害怕警察的人也害怕它,你已經進入神的國度,你也看過什麽發生在找我麻煩的人身上,你不害怕嗎?不要輕挑無聊,來不來機場全都沒關係,所有伽藍仙眾都與我一起,他們把所有事情記錄下來,他們也在這裡,我很小心把你帶出來,因為你們看不到他們,但你們很快就看到他們,你必須知道,不容易控制他們,我沒有控制你們,亦沒有控制他們。
所以現在 — 我不想對期望來見我,很愛我的人不友善。我想原諒你們所有人,因為這是你們犯的第一個錯誤。
沒有人能沒問過我,就安排講座,沒有人有這個特權,下次若再這樣,我什麽也不會做,我清楚的告訴你們。你為我安排講座,我會拒絶,沒有問我,沒有我的允許,書面的允許,不要在任何地方為我安排講座。若你對我玩這種把戲,我會糾正你,你也知道我擁有所有糾正你的力量,不要再對我越軌,我告訴你,我警告你,要明白你面對一位擁有所有力量的人,你知道,知道得很清楚,這種情況即使穆罕默德也不像,穆罕默德只是說話,從沒給人自覺,他警告,他們沒一人,沒一人,他們沒一人有照片,而你們卻已經見過我,對嗎?你還要更多證據証明我是誰嗎?現在,要檢點,我在警告你,摩訶摩耶的另一面是很可怕,要小心。
只是為了我的孩子,我才降臨這個地球,我不是為其他人而降世,他們與我毫不相干,我的確嘗試把你們視作浪子般拯救,這不同,很不同,但不要越軌,我現在要告訴你,警告你。
我感到我像一個受她的孩子侮辱虐待的母親,你可以接受別人這樣對待你,但不是你自己的孩子,你不能接受,很困難。
若你因為單純,或你什麽也不知道而不懂任何禮儀,不懂怎樣尊重人,那麽你最好好好學懂它。沒有任何堅信(Shraddha),因為堅信從來不存在,你不懂怎樣尊重人,或許你連自己也不尊重。
今天有很重要的大事,就如我告訴你,Guru 這個字是來自「引力」這個詞。引力是我感覺到,我沒有引力去吸引人,又或你們一點重量也沒有,那我應令你受引力帶動而移動。任何有重量的人會自動隨引力而移動,它不會向自己移動,而是受引力吸引而移動。物質之間也有引力,但那份引力與大地之母就沒法相比。你把任何石塊抛出去,它自動回來,沒法與引力對抗。
這份引力是你的堅信,你的奉獻,你的委身的整合。沒有這份引力,你不能滋養自己,不能成長。試想像根向引力生長,當它們得到滋養,樹木才能向上生長。若根長得並不深,若你的根並不結實,你就不能深入。除非你能深入這份引力,你不能走上來,不能滋養自己。
現在不應再浪費我的講話,請聆聽我的話。我在向你們全部人說,請記著,不要以為我對其他人說,我是對你說。
在霎哈嘉瑜伽唯一能昇進的途徑是把根深植,容許根生長。除非根生長,不然樹不能生長。我曾見過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對霎哈嘉瑜伽大吹大擂,說他們能寫書,能寫很多東西。有一次我見到某人寫了對霎哈嘉瑜伽很了不起的單張,但這人卻毫無深度。這不是霎哈嘉瑜伽士的徵兆,霎哈嘉瑜伽士內在必須有份吸引人的引力。
我們怎能做到?在1982年,我曾告訴你們有八種方法能做到,我告訴你我會遲些告訴你,快告訴你,但不是現在。八種你能昇進的方法,因為你仍未在霎哈嘉瑜伽扎根,你們還未,我以為你會扎根,但卻還未。你要得到滋養,但情況卻相反,根在你們的頭上。要變得無思無慮,要令任何細胞都不思想,要讓它們休息,要內在平和,這不是平和的表演,又或有些人為表演而看來很平和,你要在頭腦裡去成就這種狀態,要扎根就要進入你的意識裡。怎樣才能做到?唯有靜坐。
有人告訴我豪恩斯洛(倫敦的靜室)沒有紀律,有人告訴我,那裡沒有任何紀律。我很驚訝豪恩斯洛人沒有早起靜坐的紀律。你在做什麽?你怎能成長?樹木怎樣生長?它不會在白天生長,它在早上,早上很早時生長。你從沒看到,根怎樣在你的頭,你的腦袋,你的jada生長?
你要靜坐,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情,沒有靜坐的人會變得虛假表面,他們不會有任何成就,亦會製造問題。若他們是偏右脈,就變得超意識,變成亡靈;若他們偏左脈,就會變得偏左脈,會被趕走。你們也曾在西斯廷禮拜堂看過基督是怎樣把他們一個一個趕走。因此你們不要責怪我,只聆聽我的話並不足夠,必須成長,真真正正的成長,這是必須的,你們明白嗎?
你們之前閱讀過各種荒謬可怕的東西,我知道你們讀過什麽。法國有各種施虐者,像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或稱他為Sad-e,怎樣稱呼他也好,還有很多類似的人寫了一些可怕的書籍,你閱讀這些書籍而不是「降世神祇」(The Advent)。很多霎哈嘉瑜伽士沒有讀過「降世神祇」。只是閱讀對你並沒有幫助,它必須進入你的腦袋,腦袋代表什麽?即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
進入腦袋不是說進入你的思維,要進入你的中樞神經系統,你的中樞神經系統的細胞裡。這份光要進入細胞,你必須成長,成長再成長。唯一剩下的方法是你要去喜瑪拉雅山而不是任何靜室或任何地方。要安頓在某處,什麽也不吃,什麽也不做,再次重生。我想這是唯一成就到的途徑。
他們可以成就到,並不困難。若你內心有追尋,若你有理解力,有意識,有才智去明白你的人生已經有某些成就,你就能做到,你們全都能做到。我們不原諒別人,卻原諒自己,這是我們做最差勁的事情。我們要每時每刻都想著原諒別人,這是成就事情的最佳途徑。但我們卻不這樣,每時每刻只想原諒自己,不是原諒別人。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反其道而行。我們是霎哈嘉瑜伽士,是瑜伽士,是聖人。
因此,你要成為導師,我是導師。導師有什麽運送工具?他擁有什麽動物?狗。你知不知道狗是怎麽樣?有什麽品質?牠愛牠的主人,牠會為牠的主人犧牲,除非看到主人回來,不然牠不會睡覺,任何時候都是這樣。
我曾有一隻狗,每一次當我外出,每一次,牠會坐在門前等我,有些人用硬物打牠,一些素食者,牠快要死了,我們把牠送進醫院,當我到醫院,我坐在牠面前,牠盡力把身體移向我,把頭放在我雙腳上,才死去。這是一隻狗,一隻動物,當我離開,離開我的房子,牠什麽也不吃,直至我回來,我到另一個國家,牠就什麽都不吃,這些日子,牠什麽也不吃,直至我回來,牠不會騷擾我,只會坐在外面等我來看牠,這就是紀律。
除非你變成好門徒,你又怎能成為導師?我告訴你導師的事情又有什麽用?你連令自己有紀律都不能,又怎能令別人有紀律?你受各種誘惑,你又怎能工作?你是不是要別人明白你?你有什麽能耐能成為導師?你能給別人什麽?
所有聖人都在全世界任何地方花自己的錢。為傳播霎哈嘉瑜伽,你又花了多少自己的錢?你花了多少錢來傳播霎哈嘉瑜伽?他們為節省金錢而捱餓,你們知道得很清楚,我花了上千元,你肯定的知道我在你們身上花了多少千元,即使崇拜而來的一分一毫,我也用來買些銀器給你們,我要說,這些錢不應為你而花,應是為我自己而花,我卻這樣做了。
每一個聖人都花自己的錢,基督花錢傳播基督精神,不是基督教,祂自己的信息;杜卡拉姆(Tukaram)必須這樣做; 格尼殊哇也必須這樣做。不管祂們擁有多少錢,祂們都用來傳播霎哈嘉瑜伽。
我發覺最了不起的是每個人都得到那麽多福佑,他們擁有很好的房子,很好的靜室,有各種方便,一切都那麽美好,他們得到那麽多福佑,神照顧他們,他們的問題都得到解決,他們想有婚姻就有好婚姻,一切都安排妥當,得到處理,他們卻只享受福佑,沒有責任。
首先你要問自己,你為霎哈嘉瑜伽花了多少錢?你給了霎哈嘉瑜伽多少時間?我給了多少人自覺?我有多善良正直?我做了什麽為霎哈嘉瑜伽帶來好名聲?我在生活中,有怎樣的個人言行舉止?
我知道阿南花了很多錢,他和他的妻子,我知道每一個人。你要花時間,花金錢,花一切,你的工作,你要放棄一切。有人放棄工作。我告訴過你有些人為一些普通的事情,例如為自由抗爭而作出犧牲的故事。
所以今天,就如我告訴你,你要解決 — 透過堅信,透過順服委身,你要內在成長。只有透過靜坐才能做到。「母親,我們全都要成長。」我作為站在你們面前的導師,你要向我作出這個承諾,好嗎?
我們要做導師崇拜,不是母親崇拜,我感到不是做母親崇拜。現在開始導師崇拜,來吧。
當我說話時,你微笑,與我交談,你在笑,在講座中你也是這樣。在教堂裡,你保持安靜,當教皇的亡靈在,你們全都保持安靜,不會沒教養,不會行為不檢,不會沒有修養。
就像變瘋了的狗,這隻狗會被人殺害,不會讓牠們到公眾地方。這樣友善的狗,一隻接一隻,你看,意大利人帶來這種漂亮的狗來給你們看。
古道︰這些狗是錫呂‧瑪塔吉親自挑選。
對,我也親自挑選你們,我也揀選你們。看看牠們,那麽友善,那麽令人愉快,令人喜樂。我肯定牠們很合時吸收神祇的所有憤怒,像神祇般坐下,很美麗。
(有人說︰德國狗可不可以?)
你帶來的這一隻狗要吠行為不當的人,把牠轉過來,德國狗,牠們很友善,很美麗。
不要原諒自己,要原諒別人,那麽你就能成為導師。
你的人生要是任何接近你的人都尊重你,你是那麽守紀律,很有紀律,我見過你這樣。我丈夫明天會來,我們會有講座。我在他的人生看到一點,我要告訴你,這一點令他成為了不起的人,他是極之有紀律的人,極之有紀律。沒有紀律的人像有amuck的狗,即狂犬症。在有自覺後,你要有紀律,要律己。我就是這樣說,在1982年我再說,不是現在,我會在印度說,下半部分,我希望他們會把話傳給你們。 […]

顶轮崇拜──新时代的开始 Château de Mesnières, Rouen (France)

顶轮崇拜──新时代的开始

法国鲁昂 1984年5月5日

对你们的母亲来说,看见这么多美好的霎哈嘉瑜伽士在顶轮日聚首一堂真好。我想霎哈嘉的第一个时代现在已经结束,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

霎哈嘉瑜伽第一个时代的起点是由打开顶轮开始,然后慢慢…慢慢迈向圆满。今天我就是看见这么多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你们经历过的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成长过程。首先是,可以说,是唤醒灵量,让灵量穿越脑囟。你们看看头顶上方这些班丹(母亲抬头看着建筑物的拱形圆顶),你们头部都同样拥有这些班丹。你们的轮穴也以同样的方式建构,在顶轮处建立好。在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时代,我们已唤醒了在能量中心、在脑延髓和在大脑里的各个神只。现在是时候我们要横向的扩展,横向的移动,也要明白怎样行事。

好像天虹的七色,我们这些能量中心,这些轮穴也拥有七色光芒。当我们从后面开始,从根轮,把它向上带到另一边,即额轮处,次序就有所不同—假如你仔细察看。我的意思是在顶轮,因为它是凹的代替品,我们就要切实地明白,脑囟的中心也相应我们的心。所以,我们的心就是现在第二个时代的轴心点。我希望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假如你要把注意力放在顶轮,就先要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心上。在顶轮,心轮和心脏本身,即Atma(真我)是一致的。那表示扎格丹巴与心脏已经合为一体—那就是真我(Atma)。我们能看到「瑜伽」就在这里发生。在这一刻,有一点很重要,你们必须明白我们要踏出更大的一步。整个顶轮都是这样移动,所有轮穴都是这样投射光芒,以顺时针方向,而轴心就是心脏。

因此,所有宗教,所有先知,所有降世神只的精粹,就是爱心慈悲,它就是安放在心轮里。我们因此明白在现在的第二个时代,我们需要有爱心。现在就是爱心的表现。假如大能的神没有慈爱,祂就不会创造这个大宇宙。实际上,祂的大能,即Adishakti(太初之母性力量),是祂的力量的化身。这个慈爱带来一切进化至人类的阶段,甚至也带来霎哈嘉瑜伽士的解脱。而且,慈爱也永远完全由宽恕所掩盖。所以你们可以看见神的三位一体(trinity)在这一点汇合:神子是宽恕,是宽恕的化身;而身为旁观见证者的全能的神,代表慈爱的母亲,代表宽恕的子,三者都在顶轮里的心轮处汇合。

现在,每个人都应该学习怎去改善顶轮。你们都很了解居于顶轮的神只了。现在,就如你们所想象,顶轮就位于你们的头,它是整个宇宙的中心。要好好发展它,你们必须好好注意位于脑囟里的心轮。如果你要把注意力放在脑囟,就得好好确立那位神只。这位神只必须先在心里确立巩固好。

你们都很幸运,因为有这位神祇以人的形相与你们一起。在我来到世间之前,那些得到自觉的人必须凭想象来接触各神只。凭想象永远都不会完美。就如他们所言,在顶轮之处她就是摩诃摩耶(mahamaya大幻相)—他们是这样描述—所以,你看着那人,你可能不会完全明了理解这个人,或圆满地、完整地了解她。因为摩诃摩耶的力量(mahamaya shakti)是远远大于你们的想象。所以人必须要顺服委身。以你的脑袋有限的想象,你是不能看见这位神只。

有人说她是Bhakti gamya,你可以借着虔敬奉献(Bhakti)来了解她。所以虔敬是必须的,这种虔敬必须是「洁净」的虔敬,即是说心中不怀怨恨敌意。心必须要洁净。心,要保持洁净十分困难。人类总是相对地了解实相。但实相却是绝对的。所以,要达到成就它,人便要清除所有心中的杂质。当初我们想要达到「自觉」时,不是以十分纯净的心来做。那时,我们有很多执着依恋,认同错误的事物,也以为一旦得到自觉,就力量无穷。获得自觉后,我们开始沉迷于细微琐碎的事情,开始要求自己的亲朋、母亲、姊妹得到特别的优待;女人则每每想着丈夫、兄弟、孩子的事情。他们都为那些与自己纠缠连结的人祈求祝福庇佑。所有这些纠缠,我知道不用多久,你会跨过。

现在Avatara(降世的灵)的工作是要令祂的虔敬者(bhatas),即祂的门徒的愿望得以实现。例如,众牧女(gopis)向克里希纳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可以与你独处。」祂因此把自己分裂成很多个克里希纳,与每一个牧女独处。那些牧女的愿望是很神圣的,我认为,她们的愿望是很神圣的。当你要求我关顾你的兄弟、姊妹、父母,我会尽力尝试去做。还有,你们要求的福祉(Kshema)、要求集体静室(Ashrams灵舍),你的所有要求,都会按你的意愿得以实现。所以,在克里希纳的境界里,那就是「Yoga kshema vahamyaham」。在克里希纳的境界里,福祉(Kshema)得到照顾,因为这是早已被应许的。

在新的时代里,有什么要来临呢?你们现在都拥有好家庭、好的灵舍、好的工作,人人都高兴,让我们想想下一个时代吧。下一个时代是慈爱关怀的年代,我已经告诉过你,但若你有某个轮穴仍然软弱,光芒会变成白色,因为七色或许变得暗淡,或许有瑕疵。所以,我们要好好看顾内里的各个轮穴。注意每个轮穴,放爱心,放慈爱在这些轮穴上。就说说格涅沙的轮穴吧。你把注意力放在格涅沙,借着思想来把祂巩固好 — 因为现在你们的思绪都是神圣的—很尊敬的放注意力在根轮上。

现在此刻,你要知道在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时代,我不能向你们讲这些东西…。这些都是较隐晦微妙的工作。现在把感情放在根轮上。轮穴是“pradesha”,是国家,国王是格涅沙,就是这个国家。现在当你把注意力放在这轮穴上,把感情投向祂;开始时要以亲爱与倾慕之情投向祂。接着要彰显爱心慈悲,你必须不求别的,只求一事,就是「纯真的神啊!请把纯真赐予全世界的人。」你本身先要是纯真的才可作出这个请求,否则便是未获授权的请求,或许你可以说,你没有权去作出请求。

所以,要了解纯真,你就要尝试了解自己,自己的思维是怎样运作。例如,当你望着某人,你有没有想要占有这个人?或是不正当的被吸引着?或是有什么很原始的欲望浮现脑海?对纯真的人来说,当他看见美人、妇女、或美景、或美丽的创作,第一件事应该发生的是他变得无思无虑—没有思绪。假如没有了思绪,就没有占有或原始的欲望。

假如你向格涅沙祈求,即使带着几分未获授权,说:「请令我纯真,好使我能获准请求得到这个本愿(boon),因此,凡我所到之处,我都变成纯真之源,好使我散发纯真;当别人看见我,他们感到我是纯真的。」这就是爱心,爱心请求祂赐予你爱心的力量。就这样,当你看到这些美丽的能量中心,光芒好像开始横向地移动。它开始在交感神经系统移动。

所以你「变成」满有力量的纯真的人。你不会变得愚笨或幼稚,而是变得纯如赤子,你的行为举止既极之有尊严又纯洁。通常满有尊严的人都不是纯真的人。因为他太刻意在人前故作严肃来表现尊贵,令其他人留意他。孩子就不会故作纯真,故作严肃或是什么,因为他们不会装腔作势。你们都会发展出这种罕有的「纯真的尊严」。

现在其他素质,以格涅沙为例,祂开始横向地表现出来;你变得言行端庄谨慎。这是一种「力量」,我再说这是你发展出来的谨慎的力量。我们必须明白「谨慎的力量」与「谨慎」本身的分别。「力量」在于:它会起作用。例如,你可能不说话,但若你站在某处,「谨慎」会在这情况下起作用。好像一个好的霎哈嘉瑜伽士要坐火车,火车出意外—通常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但却发生了—没有人会死亡。所以你发展出一种谨慎明辨,它本身就是力量,它自会起作用。你不必说你要行动,它自会有行动,你只需成为工具,一件谨慎美丽的工具。你必须相信,你正在横向的扩展。

在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时代,你要亲身看到我,你要亲身看到我,好像梵文里说︰”Dhyeya”,即对象或目标,你想对象在你面前(你要明白,英语没有这种字) Dhyeya;什么要达成都如是。(因为英语没有这个字,该怎么办?)当你每一刻都想亲眼看到我,而又能亲眼看到,看到对象在你面前出现,你就感到又欢喜又安全又愉快。

到了第二个时代,你不会再这么渴望母亲现身。你会从我处接手。我现在说的正是上天的宏愿。你们都必须从今天开始按照这话而努力。我与你们同在,你们都知道。我不必用这个肉身。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否再生存在这个躯体里。一旦这个宏愿开始成就,你会看见惊人的奇迹在发生。当孩子出生,母亲就自然有乳液。自然界就是这样与整体连上。你的上天神圣的宏愿也是这样连上。这就是你成为神圣的人的证据。

你可以随时随地找到我。你走在街上,会突然发觉玛塔吉与你同行。这就是我们已经开始的第二个时代。假如你看见我坐在你的床边,用手按着你的头,请不要感到震惊。又可能你会看见我以基督的形相在你房内走动,或以罗摩的形相走动。这种事情必须发生。所以你得作好准备。已经有很多奇迹在你身上发生,但都只在较粗糙的层面。你看过我头上有光,一些相片也向你显示了一些奇迹。很多你从未想象过的事情会发生。这些事情必须发生,只为要你相信你已经进化至这个PrAgnyalok的新领域的某一高度。因为你会进入这个新时代,你会横向地前进。

在这个领域里,你会放弃求取粗糙层面的事物。甚至连较精致、微妙的要求也会消失。无欲无求。就在那刻你变得很有力量。你们都知道,我所说的都会应验。你也知道,唯一我不能做的就是命令你进化,你内在的灵量的工作已经完成,完成了很多。现在这份爱心的新工作,把爱心广传开去必须由你来做。当光越来越明亮,照亮的范围也越来越大。你因此变成爱心的施予者。

你们都听过我上次的讲话,我要求大家行一点苦行(噢!我明白,很抱歉,好吧。)你们要以一颗完全顺服委身的心,来走一段朝圣之旅,例如,这座古堡。这是你们要行的一点点苦行,因为我听说你们有些人来这里的旅途上有点儿阻滞,为了这次朝圣之旅,吃了少许苦头。这也是乐趣啊,少许历奇,到一处连魔鬼也不敢到的地方。(乐趣︰没有这个字!他们从不感到是乐趣,让我们看看,这是痛苦不幸!)假如你学懂如何从所谓的不舒适里苦中作乐,你就知道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假如你开始自然而然地慎思明辨,就知道自己进展良好;当你越来越心境平静,人家攻击你时,你的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你就知道自己进展良好;当你看见大灾难将至仍不会担忧,你就知道自己进展良好;没有什么人为做作能令你心动,你就知道自己进展良好;无论他人如何物质富裕,都不能令你感到不快,不再有不快,你就知道自己进展良好。

没有什么劳动、艰辛可使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任何…不管他人如何尝试,也不能成为霎哈嘉瑜伽士,而你们却毫不费劲的得到,你们便知道自己是特别的人。一旦你们明白自己是何等特别,便会谦卑下来。当你们看见自己成就了一些事情、拥有些一些力量、散发纯真、慎思明辨,你们便会谦卑下来,因此你们变得更有爱心、更谦卑、更甜美:这样你们要相信自己已在母亲心中。

这是霎哈嘉瑜伽士在这个新时代的特征,新霎哈嘉瑜伽士要以新力量向前迈进。你们会进步神速,就算不作静坐冥想,你们也在静坐冥想中。我不在时你也与我同在。不必祈求时也得到天父的祝福庇佑。这是你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再一次欢迎大家今天在顶轮的大日子来到这个新时代。

愿神祝福你们各人。

Today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Gavin? Sahasrar puja.

It’s complete silence.

Make the hole so big that there cannot be any ego left there!

Now let’s start the puja. Who will do the puja here? […]

崇拜和火祭的重要性 Ashram in Le Raincy, Le Raincy (France)

崇拜和火祭的重要性
1983年6月18日 讲于巴黎
[Starts at 9:04]
Shri Mataji: Hello, so we were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here. So, I think, I’ll get my sweater. Hello, we were waiting for you to come, for Christopher to come here. How is he? Very good. What’s happened to his head?
Marie-Amélia: Changing of milk, Shri Mataji.
Shri Mataji: So, Christopher you are back, here? Oh, oh, oh…
You must cover his head. It’s very cold still.
All right. […]

顶轮崇拜:打开本初的顶轮 Ashram in Le Raincy, Le Raincy (France)

顶轮崇拜:打开本初的顶轮
岛大区静室(法国),1982年5月5日
今天,对于我们所有人,对于这些求道者来说是一个伟大的日子,神的最后一个工作,在伟大的原初存在体中打开这最后一个能量中心,在1970年5月5日得以成就。这是在宇宙中所发生过的灵性事件中最伟大的。它被成就出来,以非常小心谨慎和不断调整的方式。
这些事情如何在天堂实现出来,并不在人类有限的理解力之内。这是你们的福报,而且是神的爱实现了这令人惊叹的奇迹。
没有这个事件的发生就不可能给予人类大规模的自觉。一个人可能在这里或那里,给予一两个人自觉,但是要给予这样大规模的觉醒是不可能的。
它发生得如此出乎意料,如此宏伟壮观,我震惊于这宏伟壮丽,并进入了完全的宁静。我看到原初的昆达里尼(灵量),像巨大的火炉般升起,这火炉非常沉静但 它呈现燃烧着的外形:就像你加热金属,它呈现各种颜色,同样的,灵量显现为如同火炉般的巨大的通道,你知道就像那些燃烧煤的发电厂般,灵量像在望远镜看到那样地伸展,一个接一个地出来, 嗖!嗖!嗖 !就像这样。神祇们到来,坐在各自的宝座上,金色的宝座,然后他们抬起整体的头,这时如同一个大圆屋顶。被打开,然后这暴雨将我完全浇湿,我开始看着这一切,完全沉浸于喜乐当中,就像一个艺术家看着自己的作品,我感到极大成就的喜乐。
经历了这美丽的体验后,我看到周遭人类是如此盲目,我完全的静默了。我愿望,我要往杯子里注满蜜液,但我看见的却都是石头。
顶轮是你们最美丽的部分。它是一朵大莲花,有着一千瓣不同颜色的花瓣,状如熊熊火焰。这被许多人看到过,但看到它泼洒骤雨,就像这些火焰变成一个喷泉,一个五彩缤纷、香气弥漫的喷泉。你会想到一朵流光溢彩、芬芳馥郁的鲜花吗?
人们对顶轮的描述是有限的,因为无论他们看到什么,都是从外部来看顶轮,他们不可能从内部去看。即使你可以达到顶轮之内,如果顶轮没有完全打开,你也无法看到它的美丽;因为当它整体是关闭的时候,你只能通过一丝缝隙来穿过它。但只要去想象一个巨大的千瓣莲花,你端坐在花冕里,凝望所有那些花瓣,它们色彩缤纷、芳香四溢,舞动着喜乐的韵律。
要保持在那个位置,那是理想的位置。在宁静之后,你心中会充满极大的慈悲和爱,你会把注意力投向那些还不知道的人们,然后你会将注意力投放在千万人的顶轮,然后你开始看到顶轮存在的问题。即使你希望打开顶轮,这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从神到人的通道,必须要通过人类去建立。你可能有这个力量,但这通道必须通过人类来实现。
我一生还没有遇到多少自觉的灵。如何给予人们自觉?如何实现?于是我开始寻找,我遇到了一位70岁的老太太,她为一些很粗糙的事情烦躁不安;她来看我的时候,她感到很平静,她的顶轮已是消耗殆尽,和我在一起,她还是会想及其它,而非灵性。她的头脑像被乌云和黑暗遮蔽,一次又一次,我不得不启发它,但她没有得到她的自觉。
刚开始大多数过来的人,是为了让我为他们治疗。我从小就有这能力。以前,我也可以给予少数人自觉,但他们必须非常真诚渴求––aartha。我没有遇到那样质素的人,因为我不是住在丛林,我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和其他普通人生活在一起,他们没有那种强烈渴望––aartha,我必须在他们中工作。
该如何和他们谈论那真实存在的世界和他们所过着的生活的虚幻?有位女士,她是第一位得到自觉的人,她来看我,因为她觉得自己有着求道的思想,她得到了自觉。这还不是最开心的一天,因为她是那些单独获得自觉的人之一。在这伟大的事件之后,很多人将可以集体得到自觉。1970年在Bordi,我们有一个讲座,在那里,第一位男士在那天晚上得到了自觉。第二天早上有些负性力量在运作,他们开始谈论起个人喜好。我看到在氛围中能量变得不对
晚上,我采取了非常强硬、坚定的态度。我很愤怒,之前我从未如此发怒过,我训斥了他们所有人。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中的十二个人得到了自觉,那是最伟大的时刻。然后很多人,一个接一个地获得自觉,他们中的三位在回程的列车上获得自觉,突然间他们感受到生命能量。从而大规模的进化开始了。
顶轮是你的意识。当它被启发,你进入到神的技能。有两种技能,神的技能,和你们所用的技能。
你无法像神一样行事,但你可以运用和践行神的大能。例如,神照顾宇宙的万有万物,每个至小微粒都由神所掌控。当你的顶轮打开,当你的灵量触碰到囟门,一种触发的力量就在你的顶轮准备好,一旦在头顶的囟门打开,圣灵的恩典会启动这触发的力量,同时你的经脉得到启发;不是所有的经脉,但是很多的经脉会被启发,也不是以完全的宽度,但是相当多的边缘系统部位(受到启发)。你们就这样得到了启发觉醒。
这么多事情发生,是因为在顶轮有你们七个能量中心的位置,藉着光你看到他们的相应位置。我的意思是你们看不到,但它作用于你们的意识。你们的意识感觉到内在的整合。那和”心”分离的理性,变得与心合而为一。和你的注意力合而为一,无论你的注意力去到哪里,你的行为都赋以集体性。所有你注意力所在的活动都受到祝福。你的注意力本身就起作用。
你的注意力是非常重要的,你的愿望更加重要。因为它们得到整合,你的愿望和你的注意力成为一体。无论是任何有益于灵性的你的愿望,你的注意力都会去到那里,并散发灵性的力量。优先级会迅速改变。那些原始的还没有进化的人,可能感觉不到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那些思维取向的人,他们会放注意力尝试去试验,他们首先要看看如何提升灵量。他们想去看那是合乎逻辑的。
一个平衡的人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在我们中间有些这样的人。他们只是成为(成就),没有任何疑问。他们只是安定下来。他们是纯真的,有智识的,最重要的是他们是灵性的。无论是什么质量上的瑕疵,都会通过你们的顶轮得以纠正。
首先,你们必须降伏你们的自我,因为如果有自我在那,就会压迫顶轮。 同样超我也要被降伏,因为超我也会压迫顶轮,并引起头疼。所以要保持顶轮在健康的状态,一个人需要理解到他的优先级必须改变。有些人需要多些时间,因此他们需要更加努力,有很多书,如果你们去阅读,它们会建议反神的行为,得到启发的顶轮不喜欢这些,它会重新闭合。那就象是一种毒药,它不喜欢任何有毒的思想进到大脑。如果你们服食了这毒药,顶轮就会再次闭合。
同样的,那些脾气很暴躁的人,非常暴躁的人,和所有其他有自我问题的人,如果他们尝试给予顶轮压力,同样顶轮会闭合。那些带有来自假导师,和错误书籍的制约的人,也可能他们来自错误的父母,来自错误的国家,来自一种错误的生活方式,同样他们也不允许顶轮以健康的方式来成长。
只有顶轮需要发展,灵不需要。顶轮越敏感,就能越多的接收到灵体的灵性特质。实际上,平安是在顶轮感受到。喜乐也是在顶轮感受到,因为那是大脑,而大脑是神经系统、中枢神经系统或意识本身的体现。仅仅打开顶轮,这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还必须有更多更多的管道,他们会以他们不同的力量作用为经脉,而且他们会以一种恰当系统的方式去成就。但是那些得到自觉,还沉溺于荒谬习惯的人们,会阻碍这些经脉的流通,而且他们实在是对宇宙大我非常有害。这样的人,实在应该离开和放过霎哈嘉瑜伽。或这样的人应该被要求离开,我们要小心和他们的关系,这些是违反神的伟大工作的人。
那些想发展顶轮的人应该知道,他不应该有不好的同伴,而应该总是与其他霎哈嘉瑜伽士为伴。他不应该有他自己的假日,和自己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他应该与霎哈嘉瑜伽士相伴度过。
顶轮之后,当你高于顶轮,你能看到所有这些经脉必须保持在一起的重要性,而且所有的能量中心和所有的神祇必须被唤醒和整合一起。这个甚至能通过意识的努力实现,通过观察你自己,观察你的思维,你开始看到你的自我和超我。你将能看到你怎样欺骗自己和如何对自己不诚实,你是怎样说服自己,认为你很好,你是怎样享受自我之旅。
霎哈嘉瑜伽是给那些属灵的人们,因此所有其他的事情都必须放下。所有错误的认同都必须放弃。一个人可以通过意识上的努力,正如我所说,你可以真正纠正自己,因为得到自觉以后无论你愿望什么,都会成为上天愿望的一部分。所以,一个人必须记住的是通过意识上的努力我们可以发现自己和看清自己是否真正对它诚实。
如果你是一个诚实的人会发现集体性是唯一能扩展你顶轮的方式。因此,你需要容忍,需要智慧,需要像一个先知那样,而你就是,你的谈吐应像一个先知。实际上你必须教育自己。一个先知怎样说话?这不是虚伪或演戏,因为现在你们是觉醒的。当你没有觉醒的时候,无论你想怎样表现这些,都是虚假。
顶轮是控制、引导、进化的力量,所以,要让顶轮完全地准备好去成长和扩展,一个人必须留心他自己的成长。不要为你的错误行为辩解,如果你开始辩解,你就开始思考它。我们没有时间去想自己。我们必须想到其他人,因为其他人也在你的大脑中,当你开始想到其他人,与他们谈论他们的重生,你的顶轮必定会打开得更多和会更加精微。敏感度也会提升,深度也会达到。它就象是一棵树,当它生长,它的根会茁壮伸展。
所以你要走出自己的壳,去发展你的羽翼。所有你思维的细小琐事必须被放弃。你必须生活得像一个具有伟大人格的人物,一个会给予千万人以支持、指引、帮助和觉醒的人。
如果在法国的这个顶轮日,可以在这个国家建立起一种崭新的动力,我肯定人们会意识到。它会在人们的脑海回响,他们的无意识会将它融入到他们的内在存有,然后他们会宛如醍醐灌顶。现在,新的突破会发生,人们会开始顺理成章地走向真理。他们会得出正确的结论,并放弃所有的无用和荒谬。
顶轮是灵的宝座,君王越大,宝座也越大。你对待你的灵体的方式,表现在你的顶轮。因为七个轮穴都在顶轮上,籍着这七个轮穴,你成为一切的主人。因此你能获得自觉,你能给予自觉,然后你成为一个精微的存在体。通过你的意识的努力,你们可以进入其他人的存在体,提升他们的灵量并改正他们。受到启发的顶轮也给予你,一个崭新视角去看整个中脉和在周围发生的所有精微事件。当你升进得越来越高,你能看到生命能量以光的形式围绕着你。
你可能对很多事情都没有兴趣,但会惊讶于自己怎么变得可以精通每件事物。好像你的头脑可以实现你所有的愿望,这是克里希纳所承诺过的,祂实际上是宇宙大我。所以你成为你大脑的主人,因为事实上,灵是大脑的主人。
你可以更多的将灵体放进你的注意力,顶轮就会打开得更多。她的光在扩大,而你就成为一个更有力量的霎哈嘉瑜伽士。这是最伟大的事情,让全能的神说:“看,这一切发生了”因此祂会暂时推迟他的怒气和愤怒,因此祂能原谅人类的过错、他们的顽固和幼稚的恶作剧。
顶轮只有一个口诀,那就是“NIRMALA”意思是人们要保持它的洁净,纯洁和无瑕。那就是你们的工作,只要尝试保持它的纯洁和洁净。这将必定标志着下一步会有更多的人们,加速的跳跃进入一个崭新的维度。
非常高兴今天能在巴黎,因此整个世界的注意力应该在巴黎,在法国这个国家曾被所有的神祇诅咒和忽视,因为人类真的错得太多。
且让所有的神祇都能在这个国度安顿下来,因为这里是注意力,无论我们给出怎样的注意力,都是通过顶轮报告给我们。所以,愿法国的顶轮能打开,而且法国的注意力应该被引导朝向灵性和永恒的生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因此我决定在这里庆祝顶轮日。法国霎哈嘉瑜伽士的责任非常大,他们必须改变他们的方式和方法。他们应是非常温和、文雅和健康的人们,但是同时,应是非常强大的霎哈嘉瑜伽士,因此,当别人看到他们,会看到他们与众不同的优异。
在顶轮日之前,我们已有如此成功的一个环节我感到非常高兴。愿神祝福你们。
现在我祝福所有其他的中心,他们一直祈祷或正在祈祷:以给予他们高度发展的顶轮。得到启发的顶轮,使他们可以脱离他们那小壳,让他们的顶轮可以极为扩展,直至他们可以与整体大有完全融合为一。
愿神祝福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