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吕 力量 摩诃卡利崇拜 Bangalore (India)

锡吕 力量 摩诃卡利崇拜

印度班加罗尔1991年12月9日

你们现在全都来到班加罗尔(Bangalore),你们昨天到过曾被Mahishasura统治的迈索尔(Mysore)。这就是你们为何拿不到食物的原因,它越超你。在这种地方最好不要进食,对吗?这是一处很美丽的地方,班加罗尔是很美丽,天气很好,你发现恶魔通常都住在这样的地方,就像浦那,你知道Rajneesh在那里,这里则是Mahishasura。他们通常想找一些冷的地方居住,因为他们的身体有太多热力。现在你也知道,这里还有一个恶魔要被揭露。为此,透过今天的崇拜,我们应该能办到。

在往昔,当女神要对抗恶魔,恶魔并未像现在那样牵涉入人类。他们没有做导师或是什么。现在,在斗争期,我们发现他们进入了求道者(sadhakas)、虔敬者的脑袋里。要移走他们很困难。一旦他们进入求道者的脑袋,求道者便理所当然被附上,他们因此受苦,出各种问题。尽管如此,他们仍贴附着这个人,因为他们受催眠,受很深的催眠,催眠令他们固执坚定,即使要死,仍不肯放弃他们的导师。重点是在斗争期有很多求道者,他们急于追寻,四处寻找任何能找到真理的途径。你也知道,当市场有需求,便会有人出来推销,这就是为何这么多人出现,想把这些事物,这些把戏推销给人。他们大部分都走到西方国家,因为那里的人有钱。感谢天,印度并不太富有,所以他们不能愚弄我们—特别在美国。美国人接受这些人就如鱼喜欢水,非常简单。我到那里,告诉他们,警告他们,他们却充耳不闻。他们不理解任何不用花钱的东西。尽管如此,你们很多人都能来到霎哈嘉瑜伽,取得实相,这是你的命运,一份来自前世的福份。你能清楚的看到,来到霎哈嘉瑜伽,现在你已经成长了很多,变得那么成熟,也明白他人在做的事情是完全错的。

有人告诉我这个约翰童子(Boy John)((George)佐治)同性恋的不当行为,他们还呼喊︰「罗摩万岁,克里希纳万岁。」全都是荒唐的事物。我发现这个故事在卡拉拉邦(Kerala)很普遍流行。他们说,当克里希纳变成…我是说毗湿奴,当祂变成摩酰尼(Mohini),祂有个从湿婆神而来的孩子,真荒谬。现在,穆滴(Murti)告诉我,当我告诉你这个故事,你说︰「这是种亵渎,是种罪孽。」我也有同感。与毗湿奴这类神祇玩耍是很危险的,祂是很危险的神祇。湿婆神最终也很危险,但要花点时间才会这样。就毗湿奴而言,我们要很小心,这种不当的行为,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是那么愚蠢,很愚蠢。他们要判断衡量,若你做的事情是对他们好的,是受神所祝福的,为何你会染病。

有一千万普通人走到一处荒谬的地方,做这种Ayappa事情。他们整月穿上黑衣,面上长满胡须,挨饥抵饿,一起走上千里,行各种苦行一个月。十一个月里,他们做着这种事情,这种荒谬的事情。现在这种事情变成一种时尚,在卡拉拉邦,像慢跑或某些类似的事情。这年,有一千万人做着这种荒谬愚蠢的事情。我是说即使在印度,也有这种愚人,你能看到这种情况。他们的数量不多,我是说与美国相比,按比例。

在印度,我们很受仪式礼法限制,特别在南方,我们有很多仪式礼法。若你拿出一些手表,瑞士制造的手表,或类似的东西,人们便大受吸引。对他们而言,你能拥有瑞士表是很了不起。他们都是单纯的人,不知道降世神祇不会玩这种把戏,真理应建基在传统,在shastras。它不能越轨,任何越轨的事情,既是异端亦是亵渎。就如我那天告诉你,谈及知识的人,像稣菲派,他们得到自觉,真正的稣菲派,他们被称为异端,被宗教赶走,还有基督教,早期的基督教,他们是真知派,却被人叫作疯子、异端。

同样,跟随愚蠢的事物,跟随某些黑暗、负面的人,肯定是违反霎哈嘉瑜伽。有人会说这是异端,这是亵渎。你现在知道是怎么样,我们要带来新法则。实际上,非霎哈嘉瑜伽士,若他们练习其他宗教,他们做的事情并不正确。梵谛冈渐渐被揭露,基督教会也被揭露,即使在印度,很多这种组织也在被揭露,人们明白这是很错的。

这些想法实际是来自降世神祇,像商揭罗大师说︰「Tatatkim,Tatakim,Tatatkim」—若你没有跟随你的导师,便”Tatatkim”。他们因此说,现在,导师可以是来自监狱,可以是走私者,什么也可以,毫无个性的人—若你称呼他为导师,他便是导师。无论我们称呼某人…例如我们称呼某人为导师,我们便贴附着他,「这是我的导师。」却没有人问,这个导师给你什么。你只是感到快乐,噢!很好,就像虫黏贴着莲花说︰「噢!我们有莲花。」你又怎样,仍是一条虫,这些莲花对你又有何用,不管是莲花或是蛇,只有天知道。所以没有谈自觉,没有谈灵量,没有谈升进,没有谈重生的导师,不可能是真正的导师,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就像我们也相信,例如罗摩—「我相信罗摩。」那又怎样?你是否遵从罗摩或罗摩遵从你。「我相信基督」,那有怎样?你相信这样,你相信那样。当人们说「我相信这个」,这是那么荒唐的想法,我仍不明白怎会这样,这代表什么。你相信基督,却过着不道德的生活,做着各种…但我「相信基督,相信神」。做着各种违反神圣的事情的同时,我相信。问题来了,「相信」是什么意思?就像「我相信这是银的」,那又怎样,这是银的。什么令你相信,说你做了一些很不凡的事情。

这有何了不起?现在若你说我相信锡吕玛塔吉,那又怎样。好吧,你相信我是因为某些经验,仍然是︰那又怎样?玛塔吉应在你的生命里,在你的表达里,在你的行为里,在你怎样对待他人,怎样互相了解,怎样相亲相爱。这些才能令人留下印象。人们说︰「好吧,我们找玛塔吉,向她祷告后便离开,我们不会与她交谈。」为什么?因为我们相信玛塔吉,就这样。

现在我们要明白,你相信霎哈嘉瑜伽,理所当然这是种坚信(shraddha),我同意不是盲目的相信,但相信仍要渗透入你的存在体。这种相信要有行动,要显现成效,要在每一途径成就到。有人或许说,我们相信玛塔吉,她成就万事万物,她会为我们虔敬(bhakti),我要坐下,唱赞颂玛塔吉的歌或是什么。我们要明白,什么要来自我们,一旦它开始运作行动,所有魔鬼和恶魔都会消失,毋庸置疑。但我又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你要问︰「我做了些什么?」若你制造这件器具,它却什么也没做,制造这件器具又有何用?现在你是灯,已被点亮,若灯只挂在某处而没有向任何人发出光芒,它又有何用?当你向别人发光,以很纯真、很互动的方式,你发光不是只为想从中获利,或想炫耀,又或为着某些荒唐的目的。

接着越轨开始,人们开始说︰「噢!我是这样,我是那样。」我们完全明白自己是神性手上的器具,我们只是享受神性流通于我们,在我们身上运作,你不会感到疲倦,不会感到失望,也不会有任何麻烦。这种状况已经发生在你身上,你是那么成熟,但我们仍要决定,我们现在要到印度取得整个旅程的喜乐。为何要这样,不是留给自己,而是与别人分享,这种喜乐要与别人分享。除非你学懂这样,你的自我仍会一次又一次的回来。你也曾看过有些传扬霎哈嘉瑜伽的人怎样跌进一团糟的自我中。所以我们要很小心,你越在神性上升进,便越成熟,你要非常小心。你看看树木,若只有树叶,昆虫便不会来;若有花朵,昆虫便会来,令花朵结成果实。当这是果实,昆虫便会进来把果实吃掉。所以一旦你变成果实,你要非常小心没有昆虫能进入你。相反,你有能力毁灭所有昆虫。就是这样,我要说,这是你们要到达的状态。一方面你毁灭昆虫,另一方面你能令人满足。

集体是,理所当然,毫无疑问,是你唯一能洁净自己的途径,但最重要是走出去,全力以赴,找出我能怎样传扬霎哈嘉瑜伽,能到哪里去,我能去那条最近的村庄,能在哪里成就到。你越想这些事情便越好,而你亦开始向着这个方向迈进。一旦你向着这个方向走,你会很惊讶,霎哈嘉瑜伽比你还要前,你会遇上需要的人,会得到需要的帮助。忽然你发觉一些人对你说︰「现在我能为你做什么。」每一种帮助开始临到你身上,你在扩展自己,就像鸟儿伸展翅膀一样,接着你起飞。若你不扩展自己,只把霎哈嘉瑜伽留给自己,它是成就不了。我知道你很爱我,你也知道我也很爱你,但你是否想其他人也应分享这份爱,其他人也应拥有这份爱。

当我们现在开始挣扎,我们也要与很困难的人一起挣扎,像我的兄弟,我兄弟的儿子…只是不要走近我,走开。「我」是最困难的。你看在我的家庭,我不会触碰他们,因为一旦你走近我,他们便会坐在你的头上,或许他们会坐在霎哈嘉瑜伽士的头上,没什么。所以不要走近人们,这是我的姊妹,她是我的嫂嫂,不要这样。你要做的是去看看什么是越超,你越能超越便越好。你能清楚的看到,我们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也是这样做,我发觉那是一处没有价值的地方。马哈拉施特拉邦有很少,很少霎哈嘉瑜伽士,不管什么霎哈嘉瑜伽士在那里,都是不怎样好的瑜伽士。德里的霎哈嘉瑜伽士,马德拉斯(Madras),班加罗尔,看看有多好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在那里做了大量的工作,所以接近你的人,常常看不到你有何了不起。就如你走近一座大山,你看不到这座山,你要走开一点,才能看到这座山。同样,若你想与某人一起工作,要明白你不能与他太亲近或与他有任何联系。一些不认识的人,跟随他们对你会更好,他们会令你的注意力很紧,绝对是,不然你认识的人会麻烦你。

传扬霎哈嘉瑜伽有很多困难,之前困难多得多,这些困难渐渐退去。很自然,比多马(Thomas)的年代好得多,因为他要把条约隐藏以免受人破坏,他认为有天当救赎的日子来,这些条约便会再次展现。试想像,只四十八年前,现在应是五十二或五十年前,它被发现,之前并未被发现,他要把它隐藏,现在我们不用隐藏,我们要全力以赴,要知道,要原谅,这样,你要明白,我们的地方是开放的,任何人也能进来,所以我们有各式各样的人,若你与人会面,你会发现有各种相反的意见。但不要紧,一切都能克服,但首先要克服的是你的自发性,你的怠懒,那么它便会开始传播。当然,我们已经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在俄罗斯,我们有数千人。但在每一处地方,我们能有很多人,我肯定今年是很好的一年,他们预测霎哈嘉瑜伽今年会成长得很快。

我们就是这样开展今天,我只想告诉你,你拥有力量,这个力量是在你能到达的范围内。他们说,我来这里之前的一天很冷,我说不用担忧,我没有做班丹或什么,我只来这里,他们也知道,天气变得温和妥当,你穿上古尔达(Kurta pyjamas印度男性服饰)坐在这里,不然你便是穿上三件头服饰在发抖。它就是这样成就,你要有这种奉献虔敬。所有surya(太阳)、chandra(月亮)、星星以及整个宇宙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要看到霎哈嘉瑜伽传播得很好,安顿得很好,能实现完成它的目标。每一种元素都在成就它,一切都在运作,生命能量以各种途径在四周运作。

我知道你不是想我说服你。现在你要自己说服自己,你拥有所有力量。说实话,我是说我真的什么也没做。若我能做一切,我就不需要它了,我会自己来做。是你要去做,你是我的渠道,你是力量的渠道。要以亲切的、漂亮的,感到满足的态度去做。就如昨天,这个音乐家,他只想娱乐我,他想演奏,他自己也一样很享受。同样,我们要想去做,不用我告诉你,我肯定,在每一处你工作的地方,每一个你遇见的人,你都能向他们谈霎哈嘉瑜伽,告诉他们,这能成就,能起作用。不管如何,在你背后,诸神的整个力量,在霎哈嘉瑜伽前面走得很快的,是生命能量。

现在霎哈嘉瑜伽士在迎上前,对吧,让他们不吃他们的食物,就这样,组织它。一切都是那么漂亮的完成。看看这些安排,我是说我在想,这里人数那么少,马德拉斯只有约二十个霎哈嘉瑜伽士,你相信吗,所有安排,这是怎能做到,怎能有这样的成效,真的是很了不起。所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对他们有信心,帮助你不会紧张,只往前走。因为你内在有力量,你拥有力量,拥有各种力量,我向你保证,你拥有一切力量。只要请求,你便能拥有。不管你要求什么,你都会拥有,但不要迟疑。就如我前几天说,我求你坐上王位,把王冠放上头上,我也说你是国王,但你却仍跑掉,不相信我,很惧怕的看着这一边,「我是否国王,我真的能当国王?」不能这样,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很高兴你们全都来到这里,我们努力做任何能令你感到舒服的事情,为你提供一切所需。当然,你只是灵,你想找到你的灵的舒适。我知道你在调整自己。每个人都很惊讶,来自西方只相信物质主义的人,怎会接受霎哈嘉瑜伽,他们颇惊讶。你们都是很甜美的人,我想有某些很特别的人来到霎哈嘉瑜伽。透过神的恩典,我肯定你们都会成为霎哈嘉瑜伽的根基,以你们的智慧、信心、力量和爱去建立霎哈嘉瑜伽的伟大的大楼。

今天我们会敬拜Shakti(力量)—很需要—Shakti摧毁所有魔鬼,所有恶魔的力量。这就是你今天要敬拜的—即你内在和外在的力量。这是你要成就的欲望。所以我们今天要敬拜Shakti—摩诃卡利。

愿神祝福你们。

So, today first we’ll have
the washing of Feet and with that we’ll have one Atharva Shirsha we’ll do and
then we can have thousand names, which are made very easily compiled together
by the noida people, which you can sing. That’s how we can worship the Shakti.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