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牺牲、自由、升进的新时代 Bordi (India)

一个牺牲、自由、升进的新时代

1985年2月6日 印度 Bordi 

我非常高兴在这里看到你们所有的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有言语可以形容,字词都没了意义。

你们许多人都渴望提升到完全喜悦、幸福与平安的那个状态。这是我可以给你们的。一个母亲唯一开心的是,当她可以给她的子女她的所有一切。她所有的悲伤与不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赐予她所有的一切。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你们经历这一切,才能得到你内在的宝藏。当我打开顶轮时,我唯一能想到的字就是“霎哈嘉”(SAHAJA),到目前为止,这是每个人很容易理解的。

但你必须了解到,时至今日,这是一个不同类型的瑜伽。其首先给予觉醒,然后你就可以照顾自己。这是从来没有成就过的,这只是你们的母亲已成就的一个冒险。否则,在古代,虽然神祈关注让人们得到觉醒,但祂们不知道如何去成就这一点。从未有降世神祈,试着以这种方式成就。但每当祂们试图这么做时,祂们让求道者历尽千辛万苦——千辛万苦!

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读过佛陀的传记,当时祂与上千位弟子旅行时,并没有给自觉。他们是没有获得自觉的灵,没有感到任何喜悦围绕。他们穿着两件衣服,生活在丛林中,就只有两件衣服。我亲自看过,祂到访过的地方,非常寒冷,冷飕飕的,绝对寒冷,那些衣服其实不是真正的衣服,而是遮盖他们的身体的布。在非常严酷的冬季,也可能是在夏季睡在空地上。他们被要求光脚,一起走了许多、许多路。

如果你去看佛陀曾走过的地方,你会感到惊讶。佛陀那时也还年轻,祂通常是走路,但祂的弟子走的更多了。因为祂会去到一个地方,并在那里停留。祂派祂的弟子(去做事情)。在那时没有时间去宣传,或宣布什么。于是祂通常停留在一个地方,弟子们就绕着村庄要求bhiksha,也就是施舍,从村庄收集一些食物,然后一起煮,一部分献给佛陀,而他们再吃其余的。

他们会出去,想尽办法,尽可能的把所有村子里的人们找来,将他们带去听佛陀讲道。这样的奉献!他们住过茅屋、洞穴,在可怕的黑暗中静坐。但是他们从没得到自觉,极少数的人得到他们的自觉。

他们是一些伟大国王的儿子、公主,公爵,公爵夫人,都是非常富有的人,非常富裕家庭的妇女也跟随祂。他们跟随祂,一同走了许多艰困的路。因为他们认为,佛陀的工作具有如此普世的重要性,他们正是这个伟大任务的一部分,而他们应作为人类参与这么一个伟大的工作。

这不仅是在印度甚至普提达摩(Viditama)、也在日本创始禅宗系统。在中国,我很惊讶这些圣人在他们的生活上作出了极大的牺牲!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看到他们的生活状况,你无法想象!他们像那样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没有适当的指导下努力成就。因为佛陀已经死了,没有其他方法了,他们必须找到自己的方式。后来他们建立了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各式各样的(宗教)。

即使你在其他宗教看到的求道者,像基督那个时代,他们在哪儿生活?而在基督死后甚至更糟,因为他们受到迫害、他们被杀害、他们被折磨、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也发生在摩西时。祂的弟子们被追捕,因此他们不得不奔向印度。想象一下这样的距离!从那个地区到克什米尔,他们得要走多少的路!他们得要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得要背负多少?数以千计的人来到了印度。因为他们了解到他们正在做一项伟大的工作,他们正在支持的是一项如此伟大的事业。

在这个国家(印度)我们曾为自由而奋斗,我是其中一员,我的父母也是。他们是富有的人,从每一个标准来说,应该说我们家相当富有。你们会惊讶,我的父亲烧掉他所有在英国缝制的西装,我的母亲烧光她所有的纱丽。他们那时总是穿自己纺织的衣服。

我父亲为了争取自由牺牲了一切、牺牲了他所拥有的每一卢比。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给我们,没有任何一点,我应该这么说。应该说,当然,我们家曾经富裕,有些金子和银两。而就现金而言,所有的钱都花光了。英国人当时把所有的金子、 银两都夺走了,还要感谢他们,当他们回去时又还给了我们。这就是我们家里还留有一些金子、银两的原因。

所有的东西,一切的物质都被抢走。我记得我们曾住在美丽的房子,然后我们搬到小屋里住,牺牲到最大的程度。但是我们很开心!非常自豪! 我们只有两件衣服替换着穿,我们经常自己洗衣服,日子过得像非常贫困的人一样。睡在这类的东西上面(薄且粗糙的地垫)。我记得我过去从不使用枕头,多年来我没有穿过拖鞋。我只有一件这种料子做的毛衣,),直到我毕业,去到医学院那件毛衣还是跟着我。在整个求学时期我只有一件外套;我在拉合尔(医学院)上学的时候,那里非常冷,有时像伦敦一样,到最后那件外套已经破烂不堪了。但是,我们从来不怨恨,从不抱怨,也从不说:“我们的父亲应该照顾我们,做些什么?他为什么要为国家牺牲一切!”从不说这样的话,从不,绝不!

但是,即使在今天,在任何地方,当他们看到我们,他们知道我们是这样一个伟人的子女,他们非常尊敬我们!那样的特质,我应该说是圣雄甘地建立起来的。他让每个人都转变成极之牺牲奉献的新人格,极致奉献!你们无法想象人们如何生活!我们所有的钱、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便利和车辆、所有的房子、所有的一切都放弃了。不仅是我父亲、还有许多人,否则我们可能还得不到自由。为了得到我们的自由,这个国家牺牲的太多了。

现在,在那之后,我们在这里是要获得我们的自由,去获得我们灵性的自由。为了使我们的灵自由,脱离我们的贪婪丶欲望、脱离、愤怒、思想制约和我们可怕的自我,脱离身体沉溺于舒适的束缚。

我必须说,甘地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就像金手指迈达斯(touch of midas),接触到任何一个人,这个人就会被转化。你们看他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对我、对小孩都非常好,但他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他决不会容忍任何胡说八道!

自始至终,如果你们研究这些人的成长方式,不仅是为了自由独立,而是比这更甚者,为了灵性的生活。不论在哪里,奉献牺牲是一件非常常见的事情,而且意识到你们在做伟大的事,意识到你们是整体的一部分,多么伟大的事!多么伟大的工作!这是一个多么崇高的事业!

此外,还有一件事在他们之中很常见,就是崇高的目标以及这个崇高目标带来的升华,使他们以这样自然而然的方式作出牺牲,有时更甚于霎哈嘉瑜伽练习。虽然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们从霎哈嘉瑜伽中获得了许多,他们获得了喜悦、获得了他们的灵性,(但论牺牲却不如这些人)。

我亲眼看到这个国家有这样的人,你们可以称之为传说,但我看过,成千上万的人被杀害和被屠杀!孩子死了!没有人流下眼泪,没有人流泪。而是知觉到你们是为了这么一个崇高的目标,而这个崇高的目标本身给你们喜乐以及那样的参与感!

此外,我所了解的圣雄甘地和其他人,我所看到的,他们是如何作为。不是每个人都允许加入的。任何人做事不力,即使最轻微的事,无论他是国王的儿子或她是任何人的女儿,或任何什么身份,任何小事弄糟,任何的事!他都会被撵出去。

我曾住在甘地的灵舍,所以我知道是怎样。这就是为什么我可以过着严格的生活,那是他训练的。所有十二岁以上的孩子必须清理整个灵舍区域,我想那里约50亩土地。每天早上,他们必须打扫他们的厕所以及客人的厕所,我也曾做过。他们只允许有两套衣服,而且不留任何的东西,你甚至在任何地方看不到一点纸,任何地方都没有一点垃圾。那么的干净,收拾得一尘不染,居住的地方是如此整洁。一切都是用牛粪做的,完全用牛粪。无论是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印度第一任总理)、阿布卡拉姆阿扎德、我的父亲、任何年龄的人,或是一个孩子,每个人都必须在清晨4点钟,用冷水洗澡。而清晨5点,圣雄甘地在那里开始他的讲座。

请不要举起你的手提升灵量,请坐下,不是这样的。试着去了解我在说什么。

然后在清晨4点起床–你会感到惊讶–对我来说还好,然后走入那片50英亩的土地,来到中央的大厅,那只是一个露天的场地,周围有些小屋,甘地曾住在那里。洗完澡后走这一段路,准备好这一切。有些蛇在旁爬行,当然,没有人被咬,我想这些蛇了解,人们正忙于解放这个伟大国家的这项伟大工作!

我们就这样坐着,一些蛇在旁爬行。不许点灯,没有任何灯光,我们只使用太阳光。当甘地来时,我的意思是早晨还没有阳光,一些灯笼被带来放在那里,于是我们看到一些蛇在爬行。

但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抱怨。而是像一场战争,在这样的热情驱使下,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我能做什么?我怎么才能变好?”甚至没人想到舒适!当然,他们也许全都到了50岁上下的年纪,那时候在灵舍大部分人都已经50岁了。

我亲眼看到,人们把家里的大车以及一些东西卖掉或扔掉。他们坐火车来到沃尔塔车站,并走下来。甘地不愿意看到任何人乘坐马车来。他们听从他,服从他。

我见过许多传教士,虽然他们没达到这种高度,也没有那么高尚,但是他们就是这样带领人们去完成任务,而人们也为他们解决问题,我看过他们。在印度,我们有传教士,还有来自国外的年轻人,他们就是绝对服从,听从传教士的,并做他们说的一切。

如今,我们正在做的,如你们所知,是最伟大中最伟大的工作!

因为拥有政治上的自由去谈论上帝当然有必要,在当时我们甚至不能发出一点批评或刺激的言语,我们不被允许,并受到英国政府很大的压迫,因此,无疑的,我们必须摆脱奴役的束缚。

但现在我发现,我们有另一种形式的奴役,自私的奴役,本位主义,“这是我的舒适,我必须有这个。它应该是令人享受的,我正享受着,我是这个,我是那个”,你应该享受,否则它就不是伟大的事。我是指这整件事应该给你一种享受的感觉,而不是你来提供这种感受。我觉得因为人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他们正在做什么样的工作?他们不想要来到那个高度,去了解“自己在做什么?”,你正努力拯救整个世界!

霎哈嘉瑜伽推动得如此缓慢,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因为我看到人们还在担心自己的舒适,这个、那个,还有他们自己是如此的糟糕,他们一点也不聪明,没有感受到他们必须做的这件事有多么伟大。你们必须要聪明点,如果你们知道自己在战争中,你们会如何表现?

我相信现在平庸的人是很少了,而是更好的人,我确信我们现在会得到更好、更出色的人。

他们担心自己家里的琐事,这个、那个,他们担心自己的问题和工作,这个、那个的,我的意思是,没有人会这样和甘地说话!我告诉你,他会赏你个耳光!相信我!这好像来到霎哈嘉瑜伽意味着—解决你的问题—,仅此而已。虽然确实是问题被解决了,毫无疑问,你得到了帮助。上帝这么地帮助你,但是,对此你又做了多少?

当然,我们有一些伟大的霎哈嘉瑜伽士,我不否认这事实,我们有一些远超过我之前曾有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对此感到很喜悦,但是,我们是怎样奉献的,我们计算着所花的每一分钱,我们从那分钱之中得到了什么、我们拿这一分钱做了什么。不该是这样。

佛陀没花过自己一分钱,祂从所有的弟子那里得到钱,构建了所有这些大项目和一切。祂甚至没有来自任何其他公众的捐助。

所以,现在,向上升进,你必须超越你琐碎的、狭小的心智,上升到你该知道“你要拯救全人类”的那个点。如果你感觉不到这个点,最好还是离开霎哈嘉瑜伽。霎哈嘉瑜伽并不是为着那些糟糕的人。这个词在马拉地语(marathi)是gabale,Tukaram曾经说过:“yerya gabadyache kama nohe” (意思为):这不是给糟糕的人的工作!

希瓦吉(Shivaji)亲自征战时,他赢得了人心。萨达拉斯人和公爵们,他们放弃了一切,放弃自己的生命,所有的一切!他们牺牲了他们的子女、他们牺牲所有的一切!希瓦吉(Shivaji)没有钱付给他们。你一定听过很多关于希瓦吉(Shivaji)的故事。

 然而你看我们这些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在这个世界上如何表现: 个人安乐(kshema)先于瑜伽。就这样吧,这是母亲的爱,我希望我的孩子能舒适,他们是新出生的婴儿。好吧,他们需要舒适,他们要被照顾。

但我不能因为孩子们都还小而勒索神,我能吗?我在这里做全能上帝的工作,而当你们是我的孩子时,好吧,祂的恩典会实现。祂会照顾你,祂会让你成长,但是,现在就要成长、长大吧!你必须成长,不要再如现在这般渺小而荒谬。看看你自己的品格,你是怎样生活的?你的注意力在哪里?你在想什么?你在想着霎哈嘉瑜伽吗?这是最重要的事,你是为此被拣选的。

我有时觉得,就像我一直感觉的那样 ,你们在很多地方可能会觉得不舒适。而我自己看到,你们在那些地方的行为,非常漫不经心。对于西方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我非常惊讶!印度人在这方面比较好, 。有一些印度霎哈嘉瑜伽练习的行为举止很滑稽,行为不检点,这令我震惊。他们表现的方式,对人大声叫嚷,制造问题。有些人来见我,他们就以这样粗鲁的态度跟他们交谈,所以他们跑开了。你可以好好的和他们说话,你必须善待他们,而不是对人大声叫嚷。好吧。我不能在每一次、每个方便的时候见每一个人,但是,这并不表示你有权对别人叫嚷,这是多么的狭隘!多么的低下!我不知道还要低下到什么程度

当你超越所有这些琐碎的事情,你会发展神圣的明辨力。这神圣的明辨力是上帝的祝福。所有其他你所认为的祝福,其实根本都不是祝福,除非你成长了,这才是祝福。就像一棵树,“它知道这样的祝福,我得到了雨水”,但是经由那雨水,如果你不能成长,你有那雨水又有什么用呢?

你们必须要成为有同情心的、美丽的、明智的人,这样的人是地球上最高的存有!将你的注意力从你正在忙的所有无意义的事移开。你们就是这样被附身了,就是这样被制约了,被这些琐碎的事情,你瞧。

在印度,我们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无法容忍另一个人。如果任何人为霎哈嘉瑜伽做了好事,立刻一个(反对的)小团体会建立起来,这在印度人中也很常见,一个团体建立起来为了把他拉下来。这不曾发生在甘地时代。我不知道它是如何发生的?这只会发生在领导力匮乏时。我想,我的领导力并不差。在甘地时代,他经常把这样的人彻底赶出去。

互相诋毁、在背后说一些事情、组织小团体。无论谁做了一些好事,而我尽力帮助那个人去表达他自己,一个小团体却立刻起来压制他

在西方和东方,还有一些无可救药、肤浅、无用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他们想要把事情搞得乱七八糟,他们认为他们是大师,大人物,我应该说他们是非常狭隘丶胆小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人,伟大的人。因为或许是他们可以拍好照片、或者他们可以用一个特定的方式穿着打扮、或者一些像他们一样愚蠢的东西,他们想要主宰别人,这样的人将会被抛出去,绝对会!在核心组织里没有必要有像这样没用的人。

今天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一个非常高素质的人的新时代,他们的灵性已获得觉醒,

让我们大家想想这件事吧!

现在你必须管理你自己,并且透过爱、慈悲和明辨是非的能力去管理他人!今天是重大的时刻!我宣布,这是普世的宗教,纯洁的宗教,经由我的爱的教导来建立的。而这不表示你可以保持侏儒的状态,我不会宠坏你,不会当你是个侏儒而宠坏你。因此,试着去升进,不要支配其他人。尊重,尊重,互相尊重。

你是因为这宇宙大我(virata)伟大的工作而出现。关于上天你知道多少?到目前为止没人知道!就是巩固好自己。

我知道一个非常伟大的圣徒叫做马哈拉杰(gagangadh maharaj),他已完全地堕落。如果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会跌落,你也会跌落。如果你不明白你的价值、你的重要性、以及你被赋予的位置。

因此,今天我们必须抱着我们对母亲所有的爱,在心中决定:我们会有宽大牺牲奉献的善心!到目前为止,我们牺牲了什么?只要想一想,我们有吗?我们做出了任何牺牲吗?

请试着了解,我必须要用你们–这些伟大的灵魂–去拯救人类,你们一定要成长,你们必须成长!你们必须成长!

人类在金钱方面也是卑劣的,他们赚钱、他们省钱。我很惊讶在美国,人们在金钱上欺骗我!数以千计!在印度也有,这是很常见的手法。还有,如果你有事业心、你很有野心,“我要如何维持我的工作?”这个,那个。你最好离开霎哈嘉瑜伽!这样一点也不会帮助我们!

第三,有些人认为“这是我的妻子、这是我的挚爱、这是这样”以及所有无意义的。你为什么在这里?为了什么?或是“我的孩子、我的家庭、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各式各样不幸的人围绕着。如果你不能超越他们,你无法帮得了我。我很抱歉,你帮不了。

你们必须成为非常、非常强的人,你们必须要成为非常英勇,具有伟大理想及崇高思想的人。

有些人像小店主,他们跟随着一群人到处卖一些东西。在马拉地语被称为巴扎尔邦吉(Bazar bhunge)

所以现在,你们对此进行静坐冥想:我们要建立升进的普世宗教,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如果我能独自做到,我早就自己完成了,但我不能。我只能透过你去成就。而且你有个传承,你来自一个非常伟大的诞生,从那里你获得这个传承。既然有这个传承,如果我无法管好你,我想我最好放弃对你的领导。我没法管理你。

当我们为自由而战时,因为我们在教会学校,我们所有的人都被迫离开学校。传教士相信基督在英国出生,所以他们不让我们在那些学校学习,所以我们全部被这些学校开除了。有好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受教育,我两年都没有通过国际科学的考试!我不能出现,因为他们把我们从学院和学校退学,政府勒令我们退学。但是,我们是如此自豪的孩子,非常自豪!当然,我感到无比自豪。我从来都不感到害怕,我只是一个18岁的女孩。我记得有一天,有人来告诉我们:“你的父亲从这个监狱转到另一个监狱”。他们这样的以我们为傲!所有的人!因此,他们开车来带我们去,在那里还有许多人。因为我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母亲自然很担心。警察曾折磨我,曾经给我电击,使我很痛苦,打我,所有这些。于是,她哭了。她告诉一位在场的老先生说:“我很担心我的女儿,我希望她不要再受折磨了”。于是我过去对他微笑,他说:“不,别再做了,停止吧!你现在就不要再这样了,这是不恰当的”。父亲把我拉到一边,他说:“别听这个老家伙,他已是行将就木之人,别在意他说的。我愿意把我所有的孩子献祭在这自由的祭台上。如果你这样做,我会是一个自豪的父亲。我会告诉你母亲注意自己的行为,我真为你感到自豪! ”

我经历了这样的环境,我不得不放弃我的大学。我逃匿了8个月,警察在追捕我。我知道我们历经过什么,我们那时是很年轻的,18岁,你能想象吗! […]

注意力和喜乐 Bordi (India)

注意力和喜乐
印度 1977年1月27日
… 太过摇摆不定,怎样固定注意力。注意力的质量随着你们进化的状态而改变。例如,在动物…。
人类的注意力被安置在哪里?这是没有固定位置的。我们可以说,注意力是知觉的表面或边缘,无论我们知觉到什么,注意力便被牵引到哪里。举一个比喻,所有铁粉均有受磁铁吸引的力量,我们不能找到这个力量在哪里,它是无所不在的。无论磁铁放在哪里,铁粉都会被吸引过去。我们的注意力也一样,不管什么事物吸引我们,我们的注意力也会被吸引过去。
注意力存在于我们全身,某种意义而言,它可以受任何在身体外在的事物牵引。在体内也一样,当我们体内有痛楚或任何不妥时,注意力就会漂流到神经,流经我们整个神经系统;但在大脑之中有一个控制的中心。如果这个中心受打击,我们虽然仍能保持知觉,但已没有了注意力。同样,如果一个人的喉轮受打击,这种情况亦会发生。若有人受到打击,甚至低一些的轮穴也会产生类似情况,那个部份便会失去注意力,因为你这个部分已没有感觉。
分别在于你愿意的话,就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部份,即使那个部份已经麻痹。例如,若我的手已经麻痹,我也可以放注意力在我的手,意思是我仍然可以看着它,或想着它。但我们身体之中有一个部位,如果受到打击,我们甚至不能思考。我们会完全失去知觉,即使眼睛还是张开,手脚都会移动。那个部位在喉轮的位置。
如果你从这里画一条线到这里,即大脑中喉轮的所在(peetha宝座),在这条线上任何一点受到打击,你都会失去注意力。你便不能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这条线也通过额轮。因为当这点在这后边连接上喉轮,加上内部的宝座(peetha),便形成一个三角形,这个区域上的所有线都能影响你的注意力。你的心脏还跳动,四肢还会活动,但你却无法将注意力放在任何事物之上。
当你们还未得到自觉的时候,你们是用通常的方法,即通过大脑的中心把注意力放在事物之上。但得到自觉以后,你便能通过其他能量中心来应用你的注意力。得到自觉的人和未得自觉的人很不同,或者可以说你用注意力,就能够作用于不同的能量中心。你能够知觉身体中那个能量中心有障碍,在此之前你是不能知觉的。不单如此,你还可以知觉他人的能量中心,即是说你的中枢神经系统受到一种新的知觉的祝福,能够传递你注意力所在的那个能量中心的讯息,同时能将你的注意力微妙地放在他人的能量中心之上。
所以第一个发生在你身上的是,你的注意力变得更精微,注意力变得更精微的意思是你可以明白更有深度的事情。例如,小鸟能看见花朵,却不能感受花朵的美,而一个未得自觉的人可感受花朵的美,却不能感觉花朵的生命能量。这样你便变得精微,你的注意力也变得精微,你比其他人走到更高的进化阶段。
现在我们要谈谈如何去运用注意力。
如果你在未得到自觉以前,由幼年开始,已懂得一种手工艺术,这是因为神经里生长出一种髓素覆盖物,你就可发展这种特别艺术应有的深度。同样,当得到自觉以后,我可以说你是得到重生的人。如果你尊重你的注意力,慢慢地你会发展出对霎哈嘉瑜伽应有的深度。可惜有许多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便不再回来参加练习,即使回来,也不好好发展对生命能量的感应。他们回到日常忙碌的生活,把注意力浪费在那些不会令他们变得更精微的事情上,于是他们便不能发展出更精微,更深的霎哈嘉艺术。
举个例说,有个读书过多的人,在得到自觉以后,他便开始把自己的经验对照书本上的所得。这样他又把他的注意力浪费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会附着于这些传统的想法,这些想法有些是正确的,有些不正确,有些更是荒谬绝伦,毫无用处。那些人只是为了钱,才出版些没有价值的书籍。
一旦你得到自觉以后,还回到过去粗浅的知觉,将它和精微的意识比量,你便会开始丧失生命能量。我见过有些小孩子得到自觉之后,要睡很长的时间,有一段时间有点不活跃。但成年人得到自觉之后,往往立即跑到书店,买本关于灵量的书来读。
又有一些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新人,还视为理所当然,说:「玛塔吉很仁慈,她说我已经走得很远,可是我怎能相信呢?」要他们相信这一点就好像要他们给我金钱或什么似的,或我也不知道他们会给我什么。有些人说:「我能够感应到生命能量,但这些能量有什么用?她为什么要给我这些能量?」这类人又走回人性事事讲求实用的粗糙习性。对他们来说,每样东西都是必须有其用处的,没完没了,甚至把得到自觉也看成是一种用处。他们会问:「自觉有什么用处?有多少人要得到自觉?要发生什么?有多少比例?有没有时间表?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等等。
其实给予你们这微妙的力量是要让你们去享受,就好像享受花朵的美丽一样,我们只是去享受。我们会否在书本里找出︰「我们要怎样去享受?怎样去享受花朵?」接着︰「该怎么办?」然后︰「我们要考查花香与书本里的描述是否一致吗?」可是人们却往往如此,令我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那是很愚蠢的,如果我说出来,恐怕他们会受到伤害。人们往往因为很小的事情而受到伤害,那是很愚蠢的。
儿童反而比较明智,他们得到自觉以后,只是去享受它,跑去睡觉,什么也不管。他们认为那只是要去享受的,「让我们去享受它」,因此,一开始事情就这样发生。
在这个现代或梵文里叫做斗争期(Kali Yuga)的时代,即现时代,人们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变得比从前更粗浅。运用头脑的观念想法来组织事情,人类变得很不自然,很愚蠢,甚至不能分辨喜乐与丑陋。他们很迷惘。
首先,这不只是有一个原因,而是有很多原因;正如我说过,这是人类在获得自觉前天生的粗浅驱动力。如果他们明白疾病的来源,或许会比较容易纠正。如果你不知道背后的病历,便不能纠正它。如果你是读历史的,你便知道人类过去的行为是怎样的。你会开始怀疑这些人有何毛病。神只创造一个世界。试想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来到世上,突然发现世界被创造成许多个国家。创造没问题,当然如果你们认为世界太大了,不能统一管治,可以有不同的国家,但发生的是国与国之间的争执和杀戮持续。毫无意义地制造了这许许多多的问题,变成一个疯狂的世界。
因此从历史中你们可以看见人类如何令自己疯狂,这些事情一次演讲不可能讲完,有些人已写下一册又一册的巨著,因此你们的注意力受到破坏是有其历史背景的。
有些人是因为身体患病或残废才练习霎哈嘉瑜伽,有时这些人还比没有疾病的人好,因为他们能清楚得感到好转与喜乐。当病好转时,他们便能瞥见喜乐,于是他们知道这一切是要去享受的。但我要说,他们之中亦有些人在病治好了以后,便无影无踪了,他们不明白还有更重要的要他们品尝和享受。
在霎哈嘉瑜伽,单是身体上的喜乐已使你的注意力变得精微。你毋须固守你的注意力,但却要使你的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你们都知道固守注意力是错误的方法。有些瑜伽士这样做,你们也知道其后果。他们的轮穴都受到破坏,不能运作。如果他们意守宽恕轮,你可以看见他们的宽恕轮受到破坏。你们毋须固守注意力,却要使注意力变得越来越精微。
就如我告诉过你,好像你把磁铁放近石头,石头是不为所动的,你可以把磁铁放在你喜欢的地方,只有将磁铁放近铁粉,铁粉才会被吸引。同样,霎哈嘉瑜伽修习者的注意力应该是很精微的,他应能感应到生命能量,他应该思念这些能量,吃这些能量,喝这些能量,享受这些能量。
身体方面,有许多人对我说︰「我们到他们家,他们端上食物(laddoos),我们不能拒绝。母亲,我们应怎样做?」事实上,他们是受食物的外形吸引,便吃了下肚,却不明白食物的能量如何,吃了之后他们的胃便痛,当他们胃痛,于是他们说:「母亲,我们失去了能量。怎么办?我们吃了不良食物。」如果你能看见那些食物里没有好的能量,就应该说:「今天我不吃任何东西。」你便不会吃了。一个生下来是觉醒的小孩子永不会吃那些食物。就算妈妈打他,他也只会说:「好吧,尽管打吧,我就是不吃。」因为他们不会吃那些污秽之物。这些儿童看来很固执,他们以为他们很固执,但他们知道︰「因为食物里面没有能量,不会吃得舒服,所以为何我们要吃。」
所以在身体方面,你们现在有许多做得不对的地方,就好像你们的一些习惯。譬如扯头发的习惯。我认识一个女士,她有扯头发的习惯,她的头这里光一块,那里光一块,她的头发通常长在这一边,因此这里光一块,她就把头发拉向这里,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来向我求医,试想像,我问她︰「为什么要扯头发?」她说:「我的注意力经常如此,令得我扯头发。」我说︰「如果一个人的注意力是这样,如何是好?」于是她姊姊便在她每次举起手扯头发的时候打她的手。那个女士对她姊姊说:「你一定要打我,如果你不打我,我便打你。」于是这样打了一段时间,旁人都在看着她们︰「你们在做什么?」但即使是这样,这个女士还是不能戒除那陋习。所有其他习惯都跟这个差不多,全都是这样,因为事物时刻都在我们注意力之上,因而形成习惯。有些习惯是为了方便,不成问题。
我是说有些人想戒掉这些习惯,他们说:「我们不坐在地板上,也不坐在椅子上。」「那你们坐在哪里呢?」「我们要坐一个静坐的姿势,我们要练习这个。」
我是说你们不需要做这种荒谬的行径。我的意思是有些习惯是不成问题的,不要走向极端。但我们有些习惯是由于潮流而来的,我们有这些习惯,因为某个人吸烟,他强迫你也吸烟,于是你便说:「好吧。」我们其中一个坏习惯是不向人说「不」。
 
 「怎样说「不」呢?你看人们都在喝酒,他们向我敬酒,我说「不」,但他们依然勉强我,这样看来很坏,你知道,不喝酒…他们提供酒给我,于是我便说︰「好吧,我喝一点吧。」又有一天,我变得像这样,亲友邀请我们晚饭,我们必须去,然后他们要看歌舞,我们于是去了,后来卡巴莱歌舞表演,我们一定要看,闭眼不看那些赤裸女人也是不好的。」「啊!我们都是很天真的人。」于是我们不断辩白:「我们的社会是这样,潮流是这样,我们能做什么呢?」
但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很不同,他是被拣选出来的。但你们不知道自己的价值,tumala kimat nai sataji,你们没像我重视你们般重视自己。有一个事实,你们很少人真正知道,使人们能用这种方式得到自觉,玛塔吉一定是做了些艰巨伟大的工作,她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只靠自己成就到,历世以来,她也作出很大的苦行,甚至今世,她一定是日以继夜非常辛勤地工作。现在我们都得到自觉了,多么容易,我们应该如何处之。」
过去我想当你们得到自觉以后,便会立即看见自己的价值,知道自己得到自觉和成为sakshatkar是伟大的,但却不是这样,你们却向粗浅的世俗生活妥协。
你们之中一个人就足以引领大批民众,你们之中一个人就可以引领他们。那些领袖是不会妥协的,领袖在引领群众时,不是要去解决人们的问题,而是要把问题给人们去解决。他站得高于众人,高出甚多,他是绝不妥协的,他不会折腰,只有别人在他面前折腰。
街道上夜幕低垂之际,那个手中有灯火的人会做些什么呢?你们每个人都好像一支火炬,那么你应该有如何的生活、有如何的人格?那是你自己要去决定的。你的注意力要放在首位。
当你明白身体如何向你显示,你应当知道要清洁自己的身体,要令它美丽、温柔、优雅、尊贵。我见过一些人与一群人一起时,当坐下时做出一些连受过普通教育的人也不会做的行为。原因是你还不知道你是别人的领导,人们是看着你的。你应该有一种Masti,满足于自己。
在物质层面,你吃什么,看什么,喜欢什么,整个先后次序都应有所改变。最重要的是在任何处境,任何习惯,你都要顺其自然(Sahaja)。
霎哈嘉(Sahaja)的意思是与生俱来,不是容易的意思。许多人搞不清楚,你们都有天赋的权利,但你们要知道自己是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不要接受那些反霎哈嘉(Asahaja)的事物。霎哈嘉的意思是你在黑暗中,要把霎哈嘉的光明放在一切之上,不要接受反霎哈嘉的黑暗。因此,你怎能有任何习惯令你受同情心的束缚?霎哈嘉的意思是你有一种特别、精微的知觉。国王不会打扫街道。
在身体方面,你们的注意力就这样浪费掉了,因为你们陷入那些自己以前有过,或他人所有的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迷失在里面。你们是要去改变整个世界的,要让世人都行霎哈嘉的道,而不是反霎哈嘉的道,只有这样,你才能生活在霎哈嘉的环境之中。
许多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都有一个误解。他们想:「啊!当一切都自然地发生时,我们便可做这工作,四处向人们宣扬霎哈嘉瑜伽 — 它应自然而然的来。」结果他们什么也不做,这是十分错误的态度。霎哈嘉的意思是你们内里有霎哈嘉的光,你们怎能容忍其他的事…
(录音中断)
…就你的人生而言,你们只知道如何打扮,如何谈天,往那里走走,见见谁人。只知道兄弟姊妹、儿子、父母亲。这样你们的注意力便失掉了。而你那些粗浅的习惯,过去的生活方式便会重新呈现。这样子你便不能继续练习下去。即使练下去,也会这里有阻塞,哪里有阻塞,然后你会折断颈骨,来找我,对我说:「母亲!我折断了颈骨,我这里不妥,那里不妥,这里痛,那里热,又有头痛,我在做这样的事情。」除非你有霎哈嘉的生活方式,否则你会继续是这样。但为什么不要成为你自己呢?
举个例说,人是没有可能像狗那样睡觉的,但若他身处狗群当中,便学狗那样,当然他会得到病痛。同样,如果所有人都过反霎哈嘉的生活方式而你又依循,你就会产生问题的。狗不能感受这一点,就算真有病痛,狗也不能知觉。但你肯定是能知觉的。那些未得到重生的人是不能知觉的,他内里有问题,但不能察觉。但你们能知觉,并肯定知道越早放弃不良的生活方式越好。如果你不放弃,便会回到从前的黑暗,那可能是地狱般的黑暗,十分可怕的。
作为一个人而死还好,因为你可再次投胎,成为动物等等。但如果再生为人而又走回过去的陋习,那是十分危险的。我把一点恐惧放入你们头脑之中,放进你更精微的存有之中,好让你们的注意力能固定。我们精微的存有只能享受。清晨你们享受静坐,成为更精微的存有,是我把你推进去。你们要透过记住这个经验,记住你们身体那种美好的感觉来令自己保持更精微。
人类其中一个最差的陋习便是看时间。比如我说话时,如果有人看腕表,我会感到很痛苦,不能忍受,因为你们现在都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你们节省时间做什么?到目前为止,你们做过些什么呢?那只显示你们的优先次序观。你们要改变什么是重要、什么是不重要的看法,当你们能享受、能品尝上天浩爱的甘露时,很容易便能改变陋习,不会再喝那沟渠里污秽的水。但首先你们要记着曾享受过的喜乐。这是其中一种能固定,所谓的固定你的精微的方法。生活中粗浅的事情会覆盖着我们的注意力,即使是与家人间的情感也会有这种影响。我们看见有些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便是这样迷失的。他们与人有些很粗浅的关系,有时那些所谓灵性导师与他们是朋友或有其他不洁关系,他们不能放弃,于是便迷失了。
因此你要坐下来细想:「我为什么不能享受自己呢?因为什么事物,我成为失败者。如果那些事物真能给我喜乐,我便不会从一样事物转到另一样事物了。它们不能真正完全地满足我,我为什么要回到它们那里去呢?」
在这种新的注意力之下,那些本来你认为很重要的情感享受也会以你注意力的新角度和精微来重新评价。譬如你过去认为某人和你很亲密,对你很重要,或者你们合作做生意,或某些…我也不知道人类有哪种类型的关系,你开始知道那只是很表面的,你不能从中得到喜乐。就好像你用杯子喝水,那杯子是很表面的,那水也是很表面的,最重要的是你的舌头,因为舌头可感到水。如果舌头不能感到水,或者水的滋味像石头,那喝水有什么用呢?因此最重要的是舌头上的滋味,那才是本质。
同样,享受的本质是那种喜乐,那感应到生命能量的喜乐,每当你有喜乐的时候,你便是感应到生命的能量。但这种新的知觉还未建立得很好,于是问题才会出现。否则对人类,你不难对他说:「这饮品滋味很好,你渴吧。」他喝了立即知道此言非虚,他不会吃味苦的食物。如果你给他很难吃的东西,你可能要事先和事后给他巧克力。可是当人类进化了一点的时候,我发现他们更受那些可怕的事物牵引,那是由于他们过去的吸引力。因此你们要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上天,完全拉出来,完全放在上天,再没有注意力剩下来放在那些粗浅事物之上。即使到了现在,还有人来问我:「母亲,我有困难,我希望找份工作,我应该怎样做?母亲,这要这样做,那要这样做。」当然如果那只是偶然发生的,不成问题,但如果那事情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表示你并不明白你是个霎哈嘉瑜伽的修习者,你的喜乐是来自精微的层次的,这样你才能享受。所有那些粗浅的事物都不会给你真正的喜乐,因此为什么不向我要求一些令你得到那精微的喜乐的事情,好好享受呢?
你们的注意力便是这样,迷失在那些过去的观念,情感的联系,甚至所谓灵性的联系之中。「我是印度教徒,我是穆斯林,我是基督徒,我是素食者,我是非素食者,我是婆罗门,我不是婆罗门等等。一大堆我是某某。」但此我实非我。
许多时侯这些认同还会回来,「我是耆那教徒,于是我很伟大等等。」你们找个耆那教的教徒或任何人来看看,他能感应到生命能量吗?那么这些人怎能成为你的导师或这个人怎能教导你这些事情。现在你已经是自己的导师了。校长还要向初入学的学生学习吗?
我见过一些新的修习者,如果他们来参加时有许多过去导师的联系和束缚,至少有百分之五的霎哈嘉瑜伽修习者会轻易地被怂恿跑掉。他们大言不惭、爱出风头,还会把那些假导师带进来,至少会有百分之五的人跟他们离去。如何解释这些事呢?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不要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每个人都应想着自己而不是他人。你应该想你自己有没有能力。因此在灵性的联系上,你们的注意力也会这样失掉,这些都是很外在的。
也许你们读过克里希纳和牧女的故事,当克里希纳吹奏笛子的时候,那些牧牛女会放下手上的工作,让牛奶烧干,让一切工作都丢下,如果他们正在进食,或坐在屋内,他们会立即起来,迎着笛声而去。当他们到达之后,会像一幅图画般站着,动也不动,身体一点也不动,只是站在那里,全神贯注地听。怎能如此呢?克里希纳甚至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吹奏那笛子,人群便像图画般静默地聆听,怎能如此呢?那是因为人们心里感到喜乐,喜乐通过笛声传送给他们,于是他们就这样站着、听着,只是这样。怎会这样?这种微妙的喜悦就像静坐时那样。同样,你们的注意力和思维要放在霎哈嘉瑜伽上,放在你的存有上,亦要放在你与神同在之上。
你是与神同在的,你要把离心力完全投向神,让自己每时每刻都与神有所联系,这样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yantrawat,而你就像是上天的工具。这样所有事情都会开始顺利实现。
人类的头脑习惯于惯性的行为。他们认为如果要建筑房屋,首先要有好的根基,然后设下栋梁,盖上屋顶,依计划一步一步去做。但在神的国度里,是没有计划这回事的。你只要坐下并且去享受。
如果你的注意力在那里,所有事情都会顺利成就。你要有完全的注意力,然后全心全意,优先去做你的工作,中途不要妥协。你还要帮助其他人赶上来,因此你要记着,你的注意力要常在你的真我(Atma),你的灵(Spirit)和神之上,完全享受与神合而为一的喜乐。你要全心全意这样做,你的双手和双脚都要这样做,这样你便能够把别人往上拉。这是因为你的注意力时刻受到养育、滋润和照顾,你同时能够享受那帮助别人向上升进的快乐。
除非你能发展出精微的注意力,否则问题还是存在的。你的注意力远离粗浅的事物,撤走你的注意力,注意力就变得越来越精微。如果你陷于思维,说:「忘了它。」但要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生命能量之上,看着生命能量,你要全神贯注,对自己的生命能量,全神贯注,至于其他,你不用担忧,一切都会受到照顾。
这样你的注意力便能在神的国度中变得日渐精微。方式有所不同。当莲花还在污泥之中,它要迎上来,要穿过泥泞里许多裂缝小洞,但当它绽放开来,便完全解放自由,它不再四处冲撞,只绽放开来,接受美丽的朝露滴在花朵上,让朝露溶合着花的香气。自然地,香气流动。那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方式,那是完全不同的生命,那便是霎哈嘉瑜伽。不管你是睡觉还是清醒,要保持你的注意力…。
18/11/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