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Lago di Braies (Italy)

导师崇拜

1989年7月23日 意大利 Lago Di Bries

今天,我们要花比平常多的时间走上台,在这里我们才能真正敬拜导师。当我们敬拜导师,我们必须知道,实际上,我们是想唤醒我们内在的导师原理。你不单在这里敬拜你的导师,可能你已经敬拜祂多次,或许生命能量会流通,或许你充满生命能量,你感到提升,感到受滋润,但这份滋润要保持在内,所以你们必须常常记着,无论你在外崇拜任何原理,都要同时崇拜你内在的原理。

你也知道,我们内在有导师原理,留意到导师原理很漂亮的围绕着脐轮是很有趣的。我们从未见过任何轮穴与导师原理连上。你看看脐轮,围绕着它的是幻海。幻海是虚幻的海洋,不是导师,因此我们内在有一个在幻海内隐藏的轮穴,等着我们唤醒,把它带到光明,并要彰显它。你也看到,这个原理的界限是因腹轮的移动而界定。

腹轮最先给你创造力。作为导师的人本质上要有创造力,若你没有创意,就不能成为导师。例如,你面对要与他们谈话的门徒,因此,你要创造一些神圣的魔法字句,令门徒对你留下印象,或作为导师,你要吸引别人,向他们展示你比他们更有上天的魔法。

若你是个很世俗,很普通的人,就不能创造漂亮的对句或漂亮的句子,亦没有幽默感,不懂开玩笑,没法创造漂亮的图画,漂亮的壁毯,或漂亮的房子。若你缺乏创造力,你的导师原理就有所缺乏,因为导师能把普通人创造成不凡的人,他应能把正在腐坏的旧人格创造成新的人格。所以你要先明白你内在的原理,就是你能为人创造新的人格。

我们怎能做到?当然你有提升灵量的能力,有医治人的能力,亦有高谈阔论或闲话家常的能力。尽管如此,若你没有能力为与你交往的人创造新的人格,你仍然不能成为导师。这种新的人格必须是爱心和活力的独特结合。重要的是你的创造必须运用爱心的能量。你只能以爱心去模塑别人,不能使用愤怒,也不能使用压制,亦不能透过炫耀你gurudom的力量。你要很小心的处理各种状况和不同的人格,向你想给自觉的人展示你对他们很尊重,很关心,很有爱心,而不是只炫耀你是伟大的导师,这样只会令人对你产生恐惧,一段时间后,人们就不会喜欢见到你的脸容。

导师原理最重要是你要创造,很多人得到自觉,好吧,他们得到自觉,然后他们可能住在集体静室,参加崇拜,听音乐,或许还会跳舞,欢笑,他们合群集体,但他们的导师原理仍未得到唤醒,直到他们创造很多很多的霎哈嘉瑜伽士。所以导师的远景应该是︰「我要创造多少霎哈嘉瑜伽士?我怎样运用创造力来创造更多霎哈嘉瑜伽士?」

所以腹轮的根基或精粹虽然是美学,但它的能量却是注意力。若你的注意力游移不定,一分钟在这里,下一分钟在那里,或你的注意力只放在批评别人上,却看不到自己的缺点;若你的注意力令人感到你是轻浮、荒唐的人,那么你是在浪费你的导师原理,霎哈嘉瑜伽的努力亦被浪费,你作为导师的任务也废弃了。

最低限度,你们要有纯洁的注意力,纯洁的注意力不苛刻,不是苦行主义,不是要像马眼罩般约束自己,而是在完全自由下你的注意力要专注。我们那里放最多的注意力?若我们是老实的,在人类的层次,我们放注意力在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妻子,我们的丈夫,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亲属上,这些关系都有爱。所以当你的注意力对另一个人有慈悲和爱心,就能令他们有自觉。若要令人有自觉,必须对他有份强烈的爱。若你没有这份强烈,你可以只用手提升灵量,因为你的母亲已给你力量,这样也可以。只有强烈的爱才能使你的注意力纯洁,我认为纯洁的注意力能去爱,不纯洁的注意力不能去爱,因为所有不纯洁的注意力都是自我取向,以我为中心,本质上,灵性取向不是自我。灵性的观念便是爱。看来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新的观念,他们以为灵性代表这个人如豆干那样枯燥,没有人能走近他,没有人能与这类人沟通,因为他是太纯洁。若肥皂不能用来清洁身体,它还有甚么用呢?若肥皂害怕走近你,它最好不要叫「肥皂」。

我们来到一点 — 创造力,若这是我们的目标,lakshya,为此我们要净化我们的注意力,以爱心、慈悲来净化注意力。同一份注意力,当它充满爱心和慈悲,便能令你很有活力,很有力量,拥有不会疲倦的热情。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反映的喜乐是非常漂亮的,没有任何言词能形容它。实际上,当你给人自觉,你想看到的是那个人身上有你的形象,就像你把一块普通的镜子创造成漂亮的镜子,你想看到这样。这便是你创造的方式。你创造自己的反映来洁净反映器(令自己得到洁净)。一旦你明白没有创造力,导师崇拜对你是毫无用处。若你只为自己,为你的家庭,为你的丈夫,或只为集体静室而活,那么,你完全未有扩展,你没有对你的导师尽任何责任。

当然,一旦你发展了导师原理,你内在就生出很多品质。首先你生出智慧,因为你知道自己那里出错,为何这不能成事,为何这里有问题,为何你的创造力不起作用,对你这是显而易见。你开始学习,就生出智慧,你就明白。智慧的意思是说你知道自己的错误何在,并知道怎样去纠正它,你因此便发展到平衡,明白怎样应对另一个人格。我常常说一辆车的故事,车有加速器和刹车器,你在不理解二者而运用它们,你仍然不是导师,你甚至不是驾驶人。当你懂得二者,你就自动能驾驶,你是驾驶员,但导师仍是坐在后面。现在你要成为导师,当你成为导师,就能平衡车辆,亦明白驾驶员,加速器和剎车器,你能以很简单的方式掌管它。

这个导师原理是有限的,就像水平线,它不停扩展它的界限。当你开始生出更多的创造力,就创造更多人。这个能量中心的中央是脐轮,像一个大枢轴,藉此整个移动发生。你也知道,你从母亲处先得到脐轮,所以导师必须是母亲,他必须有母亲的品质,不是现代的母亲,是母亲这个字句的真正意义,就是导师要爱她的孩子,要有力量和勇气改正她的孩子,有最热切的欲望指引他的孩子到正确的轨道,帮助他们升进。所以即使我们仍在母亲的子宫,母亲是最先让你得到滋润。所以你是母亲,虽然你可能是男人或女人,就品格而言,你是母亲。不管你想什么,做什么,对孩子都有影响。你有怎样的言行,你怎样说话,怎样生活,一切都对孩子的发展有影响。同样,就如霎哈嘉瑜伽士想给一个伪善的人自觉,若他是错误型,若他不尊重他的导师,孩子也会有同样的态度,他们接受错误的事物更快,他们先看错事。所以你要以完美的态度对待你的导师,要完全尊重你的导师,完全顺服委身于你的导师是很重要的。他们看到你怎样对待你的导师,就会怎样对待你。若你不尊重你的导师,以这种理解,这种顺服委身,你就不要期望你的孩子或你指引的人会尊重你。

我们内在的导师原理要像伟大的智者或预言家,他们是高于一般俗世的人类,以正常恰当的角度来看事物,亦把他看到的以正常的理解给他的门徒,不会给他们扭曲或错误的想法。现在,有人或许说︰「我们怎能做到一方面去爱,另一方面告诉他们真相?」你要照顾他们的福祉 — hitha,照顾你的门徒的福祉。或许他们不喜欢你告诉他们的事情,但总有一天他们会想︰「感谢天,我的导师纠正我,把我放在正确的路径上。」若门徒的目标不是升进,只是为某种目的留在这里,那么最好不要有这种门徒。不要有这种不为升进,只为其他利益留在这里的门徒,他们絶对是无用的。

这个问题有时会浮现,怎样去爱?这是很有趣的问题,我们不知道怎样爱人类。我们可以爱我们的物品,爱一些无用的物品,爱某些漂亮的景色,因为它令你喜乐,我们可以爱一些好的餐馆,因为那里有美食,或爱一些很卑劣的事物。为爱的缘故而爱是当你真的为爱而爱,你想把爱给予或植入某人,令这个人如你一样讨人欢喜。

因此,若你明白我们所有的进展,所有爱,所有行动,所有言行,所有理解都是建基在爱,整个系统就变得不一样。不然你的导师原理就是极之弱,这样下去,有一天你会发觉自己已经站在霎哈嘉瑜伽的土地之外。

任何有执着,有偏见或有制约的人都不能成为导师,就是不能。因为即使他成为导师,所谓的导师,所有这些执着、偏见、制约都会反映在他身上,又或若他充满自我,不停只想着自己,以为︰「我是伟大的导师。」自我亦会显现出来。例如,导师说话太多,他们会发现他的门徒也是同一类型;若他是安静的,你发现他的门徒也是同类。所以结论是我们先要发展导师原理。若我们不能发展导师原理,做什么导师崇拜也没用,因为这只会是短暂的,对你帮助不大,直到你真的决定你要滋润,发展和建立你的导师原理。

今天当你敬拜我为导师,你必须知道,我的任何讲话,我给你的任何福佑,不会成就到什么,除非你真正发展你的导师原理,有一定的深度,因为导师带领他的门徒跨越幻海,他就像一艘船,以爱心和正确的指引来载他的门徒超越幻海,你们全部人也必须拥有这些。因为你们是有自觉的灵,就如我曾告诉你,你们全是天使。但若你没有建立你的导师原理,你也知道天使怎样下跌,并永远消失,所以要小心,成为天使很容易,但要保持天使这个位置却很困难,成为神或女神很困难,但保持这个位置却很容易。

你们全部人都在这里,我很高兴见到你们全都来这里敬拜我作为导师。我期望我的孩子能紧随我的形象,我的形象是我的孩子应感到与我的形象合一,我应是自豪的母亲,拥有那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孩子。

愿神祝福你们!

那么多人在这里,那么多孩子,所有孩子来为我清洗莲足,之后我们要一些十六至二十一岁的女孩,还有一些女士来敬拜Shakti,女神。没有Shakti,什么也不能完成,孩子先来为我洗脚。

我希望世界领袖也在这里,他们是导师的形像,领袖必须有某些特别之处,若你仍是普通的,俗世类型,你就不是领袖。

音乐家在哪里?音乐家在哪里?好吧,你们先念诵格涅沙颂,然后唱Ganesha Stuthi,或许有其他你知道有关格涅沙的事情。

H.H. Shri Mataji Nirmala Dev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