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Auckland (New Zealand)

摩诃拉希什米崇拜
奥克兰
1990年3月12日
我很高兴能在这里和你们在一起,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很想念你们。我知道你们离其他人很远,但你们总是在我的心中,你们不应该担心距离。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一个…你应该手这样放,不要挂着,如果你要坐得坐得端正。你必须了解,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上帝的国度,我们的文化必须改变,我们的风格必须改变,我们的理解必须改变。除非我们改变,没有人会认真对待我们。
并且,那是很难去触发些事,如果没有完美的工具。正如你知道,我去了俄罗斯的第二次瑜伽研讨会,在那我们有来自东欧地区的人。那是我的主意,让他们去到那。他们来自每一个国家,大约有两到三个人。很强大,很深入,非常具有理解力。我讲了仅仅30分钟,如此的奇妙,在十五分钟内,我给他们自觉,大约十分钟和五分钟,我在那里,他们所有的人确实得到了自觉,所有的人。很惊人。
如此地深入,当我走出房间时,他们都跟着我。你在西方国家看不到这景象。他们都走在我后面,追着我,他们想给他们的地址,他们希望我去到他们的国家,这和那的。我说:“好吧,我会来的!“我们拿了他们的地址,甚至从罗马尼亚,每一个地方。然后他们回去了。在8天之内,一个人可以触发这样的事。它成就了,因为他们是如此的深入,因为他们是已如此地装备好来引发这些事发生。这就是他们如何触发了他们的国家,以及他们是如何成就出来。
因此,如果我们生活在霎哈嘉瑜珈的肤浅层面上,那么我们不能为我们自己或是国家做太多,只是浪费了生命,不在这也不再那(无关紧要)。就像一粒种子,它发芽但还未长成为树木。所以首先,我们必须要去学习,我们必须成为非常深入的人,非常深入,你必须来教导我们的深度。我听说有人来到崇拜,他们主要关注的是食物。当崇拜结束时你就赶着去拿食物。你怎么可以这样?在崇拜之后你进入一种状态,在冥想后你进入冥想本质的状态,你只是想坐着,你不会想起身,因为你落入了源头,像那样的事发生。你怎么能起身走去吃蛋糕或食物。我们无法想象。
所以,评判你自己,你是如何,你有多深入。你必须去成就你的能量,因为你要在这个国家创造出美丽的愿景,为你的孩子们,为了你自己和整个国家,最终为整个世界。但是如果你不谨慎待之,只是顺便,霎哈嘉瑜伽只是顺便做的,它不会成就。它必须是生活的方式。在你做的每件事必须成为霎哈嘉文化。在霎哈嘉文化很多事情必被理解,这是自然的,这是真实的,我们必须接受它的。
许多发生在西方的事,我认为就是破坏的,对社会是绝对地有害的。这里社会一点也不管。也许我会归咎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妇女,妇女不理解她们的责任,不明白什么是她们的[荣耀],她们没有自尊。前几天我坐飞机旅行,大部分的女士都在抽烟,男人们没有抽烟。男人们在照顾孩子们,女人们像男人一样忙着抽烟,你看,看起来像半个男人半个女人。真是令人惊讶,这是非常破坏性的。
因为正如我所说,男人和女人就像一辆战车的两个轮子,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左边的不能去右边,右边的不能去左边。因此,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的角色比其他的更重要。就像男人有个重要的角色,同样的女性亦有更重要的角色。作为一个母亲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上帝为什么给予你母亲的身分?因为上帝认为你像大地之母,你照顾,养育孩子,滋养家庭,做所有这些事情。不要试图循着男人的方式,像吸烟,酗酒,举止像他们一样。
你只是看到了潮流,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自尊是如此之低。现在,对女性,前些天,我是说,我告诉过你他们谈论性感,性感的女人。我的意思是,人们应该去为了这样说女人的事而感到羞耻。因为女性应该反对:“我们不是妓女,每个男人都应该看着我们,享受我们。为什么?我们是卖给了他们吗?还是我们是某种展示的?“女人没有了自尊,她们抗争在错误的事情上,她们没有抗争在对的事。对的事情是,你应该得到尊重,你不应该被视为秀场上的东西,任何男人可以看你,男人应该看你,然后你得到些价值。
这是荒谬。这不是产生伟大的国家和伟大的孩子和良好的家庭的方式。因此,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都取决于妇女,这是一个非常扎实的工作,这是扎根,她们不会想炫耀。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有好的女人,就会有好的社会。我必须说,荣誉是归功于印度妇女,在印度。她们不在意这些事情,你看,她们不担心她们的外表和荒谬的性感。如果有人说她们:“太性感了”,我的意思是她们会打你,觉得很伤害:“这是什么,你认为我们是什么?”为你所做的工作感到骄傲,当然你必须在外面工作,做一些别的事情,但谁来照顾孩子,谁来管理家庭,谁来保持家庭的宁静是可以看到的。
所以在霎哈嘉文化中我们必须了解女人要有女人样,男人要有男人样。但男人必须学会尊重妇女作为家庭主妇。[澳大利亚人确实如此]非常尊重他们。如果他们不尊重自己的女人那么她们也会反击,他们会有报复rebellier所有这些妇女[叛乱]开始。是男人的错误多过于女人,因为他们挑战了她们的个性,所以现在她们已经开始有这样的行为。在霎哈嘉瑜伽我们尊重妇女,我们允许他们自己的自由,我们相信他们并且我们平等的对待她们。他们必须是平等。他们可能不相似,但他们是平等的。这两个轮子都是相等,否则这轮子,一个小,一个大,那么战车永远不会向前移动,它会绕着圈走。所以这是要理解,这是非常重要,现今在西方,因为我发现逐渐地人们出轨是走向地狱。所有这些思想都将无法带着人们去到任何地方,因为没有人承担塑造道德的责任,为孩子们创造道德价值。你必须给予适当的教养。
这些天,我发现孩子们在这里很散漫。因为我们不敢面对他们。你必须面对他们,你要告诉他们:”不该是这样,你是霎哈嘉瑜伽士,你必须表现得像个霎哈嘉瑜伽士”他们要谦逊,要谦虚。对父母应该有一种敬畏。如果他们不敬畏他们的父母,他们怎么会对我或上帝有所敬畏呢?他们不会。不论你怎么告诉他们,他们不会有。如果他们不敬畏父母是霎哈嘉瑜伽士,意味着这些孩子会变得非常的野像其他孩子一样,你正在运作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依靠着这些天生自觉灵的孩子我不想让他们失控,就因为父母没有照顾他们面对他们。
所以整体来说,我们必须了解男人和女人的角色以及你必须相互尊重对方。现在,如果丈夫不尊重妇女,那么孩子们将不会尊重她,那就完了,这就是为什么不应有任何人的控制欲,不应有任何的支配欲,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和妻子有关的方面,她应该决定,和先生有关的,应该由他决定,人们必须尊重这样的方式,因为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两方各自生活不同的领域
任何地方只要这平衡消逝,它已经(也会)在我们的国家消逝,也应该说,在印度,我必须说,现在有有趣的(可笑的)事情发生了,这要感谢穆斯林( 这要责怪穆斯林),他们住在那有这样的影响,我们有嫁妆的制度和其他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有。但也有些社会群体,他们正在努力工作,他们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但却成就它,他们正在改善,他们正试图改变他们的方式和方法,这是以前的人看到的东西应该是正确的。但是如果女人们手里拿着某种武器,开始殴打所有的男人,会发生什么事呢?你看,你们是互补的。
所以,首先必须了解,我们的角色在霎哈嘉瑜伽我们要建立我们的自尊,我们要尊重自己并且我们要尊重他人。因为你们所有的人都是圣人,圣人必须尊重他人……我一直在强调此事。因此,你必须尊重圣人,你是一个圣人,另一个人也是圣人。我总是举Namadeva的例子。Namadeva是个裁缝师,是个伟大的诗人和伟大的圣人。他去看另一位名为Gora Khumbar他是个制陶工人。当他去看他,Gora Khumbar忙着按织粘土(让黏土紧密结合)去制作陶壶,你看,正用他的脚按织粘土(让黏土结合)。他看着他。当他看着他,他进入无思虑。然后他说出美丽的话语,他说:“我来看看Nirakara无形像的,Nirguna,思维…无形的,意指能量。我来看能量,但是在这里它是有形像的站在那。
什么是欣赏,什么是敬慕,从一个圣人到另一个 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另一人。“But I see the whole of this Nirakara, the Nirguna is in the form of you.” 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信任其他霎哈嘉瑜伽士,我们不能相爱,我们不能彼此理解,意味着我们是低下的,比别人还低下。有些人一直有一种批判的习惯:“这样是不对的”。他们看不到他们自己内在的出错,老在责备他人。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一点也不要去批评,第一件事情是,你应该看看你自己 你是个怎样的人和你站在怎样的立场,首先你如何帮助自己。然后你可以帮助别人。但根本不需要把批判的眼光放在别人身上。因为你会变得一无是处,你做了所有一切不好的事,你看到其他人所有的坏处而你所发展出的是一种反集体的个性,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如此头痛的问题,最终你不得不离开霎哈嘉瑜伽。
正如我所说的,有两股力量在霎哈嘉瑜伽运作。第一个是你被吸引的,被称为,称为向心力,向心力,它吸引着你,另一个力量称作离心力。假设你有一块石头绑着一条线,你以速度移动它,你看,然后你保持它的速度,但一旦你稍一松手,它便偏离了原来的路径。以同样的方式有两种力量,一个是我们被霎哈嘉瑜伽吸引着,我们保持它,我们成为整体的一部分,另一个则是我们走出。现在我发现,出走已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我很担心它,不仅是你出去,而是你带着非常大的问题出去。而这正是我在澳洲看到严重的事件。
首先,如果有人说了反对我或霎哈嘉瑜伽的话语,你就是闭上眼睛。仅仅说:“我们不想听到任何反对它,因为我们受益,我们得到了所有的好处,现在你不要告诉我们任何事。我们不想听到它,“只要闭上你的眼睛,捂上耳朵说:”我们不想听到它。而现在我们有三个例子人们遭受癌症或这或那,他们听了这些。说的人也许不会得到,他不会,但是这人…因为他已经出去了,但这个霎哈嘉瑜伽士如果他听了这事是非常危险的,不应该听任何人像那样,那些说我或关于霎哈嘉瑜伽的坏话。这是我们应该理解的一点。
然后那些挑剔其他霎哈嘉瑜伽士的缺点也会有麻烦。你不应该找其他霎哈嘉瑜珈士的缺点。如果你认为有任何霎哈嘉瑜伽士出错你可以去告诉领袖。如果你发现领袖有任何的问题,欢迎你写信给我,立刻的。你必须写信给我。是一件重要的事,因为我与你的关系是连结的。领袖只是某种形式的迷思,因为我只是打电话给他们,告诉他们,因为我不能打电话给你们所有人。就是这样。这是个迷思。所以,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必须试着直接通知我,如果他们是对你很严厉,如果他们是傲慢的,如果他们是虐待,如果他们是拿了钱,任何你发现是不正确的,请让我知道。并从你的信中,我立刻会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会让你知道哪里出错,无论是你的错误的或领袖的错误。但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么我自己会发现。届时等我发现后,我发现很多伤害已造成。
所以最好的事情是,你应该让我知道。因为现在,今天我在这。现在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哥伦比亚,我曾去到那,我不能保持注意力在美国,但当我去到那里我的注意力就在那里。但如果有人有任何问题,他们应该给我写信。就像这样,我看到了我们有很多问题,许多霎哈嘉瑜珈士已经离开霎哈嘉瑜伽。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写信给我,为什么他们不打电话给我。但对于小事情他们会写,某人的妻子生病了,或者某人的岳父在医院,或所有荒谬的事情,这些他们会写。但他们不会告诉我,有些领袖出错了,直到我发现它,直到整个霎哈嘉瑜伽在那城市被摧毁。
因此,这是我的谦卑要求,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我是你的母亲,直接地。我和领袖们没有什么(关联),就你们所担心的。任何领袖对你苛刻,找你麻烦,要求你过多的纪律,或试图把他的想法强加在你的头上,或任何类似的事,那些你认为是扭曲你自由的成长,你必须给我写信,你必须知道。这是没有理由去说领袖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走了,你为什么要走?有这个必要吗?
并且我发现这是很常见的,特别是在澳洲和新西兰。要么他们变得像完全的奴隶,要么他们变得完全反叛。不外乎这二者。所以你必须知道,如果你发现有什么试图控制你,你必须让我们知道,我总是要去改正他们,并当面告诉他们,所有的领袖,我认为他们。因为他们也知道我坐在那里看照这些。当然,关于领导我已经给了他们很多次,很多讲座和东西,每次他们来到甘纳帕地普雷,我们尽量见面和谈论它,如果有任何问题,你必须找出它指正。
但在这里,我不知道,但在澳洲,特别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论领袖做了什么,同样的事情渗透到许多霎哈嘉瑜伽士,成为某种半领袖并且他们过去习惯有点支配着人们,说一些非霎哈嘉瑜伽的事情。像去年那样还好,在这之前他们开始说澳洲是伟大的,我们是最伟大的事情,这些那些,,,然后一半霎哈嘉瑜珈士离开他们。吹牛和夸张,甚至印度人都很惊讶,他们开始看着他们,想着他们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向我报告说:“他们不会听任何人的,我们告诉他们:’拜托,最好停止,我们现在必须走了,他们不听。他们说:“我们的领袖必须告诉我们。”。他们说:“母亲说过”。“母亲,不,我们的领袖。”
因此,即使是领袖已经完全取代了我,因为这些少数人与其他人连手。我们可以说,像俄罗斯的官僚制度。没有官僚主义,在霎哈嘉瑜伽没有神职人员,每个人都是平等。他们都是圣人,是受人尊敬的,所有的领袖都必须尊重你,理解你。当然,如果你的轮脉有任何问题,必须告诉你,这是他们的工作,为此你应该感谢。而不是感觉不好的,你应该感谢他们:“是的,是这样,我们会试图改正自己。”
现在更好的部分是,现在突然间我发现有一个霎哈嘉瑜伽大的扩张在不同的地方进行着,至少预期像[不清楚]我们有其他地方像土耳其和俄罗斯。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正在发生。所以霎哈嘉瑜伽正在享其成果,也许这些人会成长得更快,你要小心,你不应该落后。因为我曾给过些暗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告诉他们,上次,甘纳帕地普雷会有另一个跃进,另一个触发。
我总是给人一种空间的模拟,你看,航天飞机,就像我们可以说人造卫星或什么的,那样的原理,同样的适用于我们的进化。就像首先是一个容器,它里面还有三个,四个容器。因此,第一个容器走到一半,然后发生爆炸,然后其余的被抛出。因此,第一个速度,那是它有的速度,得到绝对加速,然后随着一个更大的速度。然后第二个爆炸,然后同样的事情发生,这是他们如何最终可达到非常高的速度。以同样的方式,我觉得现在在霎哈嘉瑜伽正在发生的,是时候让你知道,会有另一个触发。在那个触发你必须赶上。为此你应该准备好,否则你将被留在容器里,(只是)不会被用来运作。
因此,一个新的触发,一个新的跃进必须完成,为此你必须抓紧时间,不要浪费时间。所以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培养自己的能力,我们可以跳到新的触发,这将会发生在霎哈嘉瑜伽。因此,我必须警告你,虽然你们是少数,你们必须有一个质量,数量没有关系,因为这么多的数量可能会下降。所以那些真正想要升进的人必须明白,我们必须在早上,晚上静坐,我们必须是绝对的有集体性。如果我们没有集体性,那么那是我们内在有一些严重的,我们内在有些错误,我们必须纠正它。这些都是我想告诉你的事情,我必须说,现在的集体成长非常快速,因为我们所做的,今日的奇迹已在发生。
昨天我们有很多人,每次我来至少有三百人,我知道这一次也会有。但有什么不同,当我来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之后他们就不来,甚至如果他们来了,他们也会消失。他们一定要对你有信心。首先你必须对自己有信心。你必须靠近接触他们以一种让他们觉得自信的方式。他们不应该觉得:“一些愚笨、愚蠢的人坐在这里告诉我们关于这些东西”。而是你必须有尊严,你必须有那样的接触,你必须有那样的理解,那么只有这样它才会成就,否则你不能成就。我自己的想法是,无论哪里只要有很深入的霎哈嘉瑜伽士人们就可以坚持住。像奥地利,我会说。在奥地利,我们有相当多的[新]人,[米兰]我们有相当多的人。原因是这两个地方,我注意到,霎哈嘉瑜伽士是一个非常好的质量。他们都是全力以赴。
就像有一个男孩从古兰经找出了许多,在德国,从古兰经,一些关于霎哈嘉。他们说有一个叫苏拉叫沙斯塔瑜伽,那个苏拉是对应我。因为我们会……有人说:“我们将会发送并且发送者,你不会接受发送者。你会否认,你会反抗。这一切都被描述了,即使是在这重生的时期你的手会说话,所有的在苏拉都被描述了。这是非常有趣的,在苏拉里。所以,他们试图将我所说的定位出。许多的事,以不同的方式,他们正在窜出,并且他们试图创作些非常美丽的绘画和素描,可以去解释。他们也有电视节目。因此,在电视上,他们陈述他们的经验,这些和那些。但如果你自己是没有能力的,你无法影响任何人,即使你去上电视或任何地方。没有人会认真地对待你。所以你必须更认真地对待它,更认真地做你的冥想。
现在,霎哈嘉瑜伽的另一个面向,我们希望人们结婚。结婚,但结婚不是最终目的,不是最终目的,只是一个帮助,我们可以说,一个辅助,从另一个角度使你更好地发展你自己。但在婚姻中的任何某种的阻碍都会阻碍你的升进。所以不要理会这样的阻碍,就是从中走出,试着保持你的真我,因为只有它,你的真我,能给予你喜乐和升进,不是其他任何人。它将终会成就,如果你保持你的真我,明白你是重要的,你必须照顾你的升进,以及,霎哈嘉瑜伽集体也是重要的。这对你们每一位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们是如此之少,它必须在这个国家成就以一个大的方式规模。每个人都在问为什么在新西兰的人还是一样的,没有太大的变化,为什么没有进步。但我相信,现在更多的事情将发生,事情今日的已触发的,它将会成就。
因此,现在这是我的表述,如果你认为有更多的事情,我应该说,你想知道你可以给我写信,我必定会回答这样的信件。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信:“我的丈夫已经和另一个女人跑了这些事,那些事”。这些并不重要,在你前世的生活中你已结过很多次婚。那么,有什么关系如果他跑了,让他跑,要怎么办呢。你是霎哈嘉瑜珈士,在这个世界上多少女人或多少男人成为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是如此的特殊。这样的特殊的人不应该困扰在世俗的和无用的事情上。他们应该知道他们的责任。是你将承担起所有新西兰人的解放。而这你必须明白。你不应该降低你的自尊。尝试上来,并且成就它。
对每个国家都是重要的。有些人非常警觉,有些人不是。但现在我相信它会更快的成就。我们有很多的人,现在试着给他们,给他们些茶,以些事情开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是在食物上,但你不要开始吃[不清楚],要不然他们会认为没有用的人,他们只是试着……你应该表现出所有的尊严或殷勤待客。殷勤待客是很有帮助。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你应该要明白。就像在印度,如果你来了,他们会来看十次,看你吃了你的食物没,他们会叫你,有人不在那里,你在哪里,一定要来并吃点。但我听到的是,在这里,没有人会叫任何人,任何人[不清楚]你有你自己的食物。直到客人到外面,所以没有人说:“好吧。你要吃些……吗?你有你的食物吗?你吃了早饭了吗?“不该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关注我们应该有些习性是非常美丽的去殷勤待客,看看他们需求…
我的意思是,客人要以不同方式对待,同住的人是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这就是无论你做什么,你的孩子们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学习行为举止。所以我们要有这样文化在我们之中,藉此我们去理解他人的价值,以及到来的客人,那些还不是霎哈嘉瑜伽士,尚未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刚刚获得自觉的。他们要被非常小心对待,就像我们可以说一个种子,那是刚刚发芽。它是如此的纤弱。这植物是以如此纤弱的型态。现在你必须适当地移植它到霎哈嘉的领域。那么你所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发芽的,慢慢地一个接着一个,在他们之间保持适当的距离,将他们好好地种植到霎哈嘉瑜伽领域。
但如果你有特定的价值评断,如果你取得了某些成就,那么你不应该看不起他们,或你不应该时常去取笑他们,因为有些人是嘲讽的,有些人总是微笑的,所以他们认为:“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吗,为什么他们总是在笑?“。因此,没有必要有做作的微笑,也没有任何必要有某种的批评或者有时[如果]有种荒谬的笑容,你知道的人们会有些想法,他们会误解。或者说:你的这个亡灵感染,那个亡灵感染,人们有时会说:“这个轮穴感染”。没有必要。“渐渐地,你应该说,一切都会解决的。如果你没有感觉到凉风,好吧,让我们看看是什么问题,就像这样
但是你不需要告诉他们这些东西,这些话言,这不应该暴露给新人,他们会害怕,我们这个轮穴感染,那个轮穴感染、造成很大的恐惧。因此,我们必须建立他们的信心,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建立起了他们的信心,一旦他们开始感觉到能量和一切,他们必会信任你,他们必会相信你。所以这是非常小的概念,我想要新西兰赶上来以一个更是灵敏觉知的态度,那么人们会说,在霎哈嘉瑜伽里新西兰人是最睿智的。
愿神祝福你们
Imagine Greece Sahaja Yoga is only two years old. Only two years old. Greece. But that’s a traditional cou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