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Geneva (Switzerland)

女神拉特利节崇拜
瑞士日内瓦  1990年9月23日
  
按照历法,今年的女神节共有十天,不是九天。九是日数;在夜里,女神要对付恶魔,拯救她的孩子免受邪恶的影响。一方面,她是爱与慈悲的海洋;另一方面,她如老虎妈妈般保护她的孩子。那时候没有人能静坐,也没有人能念诵神的名号,更没有人能想到自觉。可是今天坐在这里的人,那时候亦在那儿。你们都是为了今天,为了这天而被拯救,所以你们今天都获得自觉。
那时候,女神并非以摩耶幻相,而是以她的真身出现,这令人感到极大的敬畏,即使她的门徒也对她极之敬畏,因此,那时没法给他们自觉。他们先要被拯救。就像母亲要把孩子保育在子宫内九个月,九个月,或说九个时期,九个时分。你们都恰当的被拯救了,在第十个月出生。
还有,每次都在九个月又七天后才出生,我们要等它成熟。今天是女神节的第十天,其实是要为太初之母庆祝。
今天其实是要敬拜太初之母。一方面,太初之母是摩诃迦利;另一方面,她是摩诃莎维德丽;在中央,她是摩诃拉希什米,亦是安巴(Amba),即是灵量,可是,她也是超越这一切,她是parashakti,她超越所有力量。因为是她制造力量,所以她必须超越一切。今天我们敬拜她,是要敬拜她的所有形相。你们要知道,我们是第一次在历法上有第十天的女神节,因为今天是敬拜太初之母的日子。
太初之母从未被敬拜过。但是,这次当我来到加尔各答,我告诉他们:「今天最好是敬拜太初之母。」他们都很惊讶:「为什么母亲要今天敬拜太初之母?」当我回到普那,他们告诉我太初之母,如你们所知,是萨塔施灵基(Saptashringi),即七个山峰。她安顿在七个山峰上,即在顶轮上,在七个轮穴上。祂掌管全部七个轮穴。
他们告诉我,当我们在加尔各答作祟拜时,同一时间,也是唯一一次少数追随萨塔施灵基的人来到这里,他们全都来到这里。先是母亲那边的人来到。太初之母的母亲那边的人被称为Vaishnavites,即追随毗湿奴的人;他们先来这里敬拜她,然后是岳父那一边的人来到,即湿婆神的一边,至高湿婆神的那一边来到。那刚刚是我们作祟拜的时间,他们两组人也一起敬拜。
我们之中有两类人,我们可以称呼敬拜梵天婆罗摩的人是属于右边;敬拜湿婆神的人属于左边。两者要在某一点相遇,这一点已经来了,我们要敬拜这些完全整合状态的力量,它已经在我们之内彰显了。当他们说只有一位神,对,神只有一位,但是祂有头颅、有肝脏、有胃、有鼻子,祂拥有一切,就像人类。因为他们这样说,于是神以自己的形象来创造人类。
祂身体有不同的部分,祂要管理各部分。这些不同的部分,要有神祇,我们要了解这些神祇。除非你了解和敬拜这些神祇,否则你是不能唤醒你内在的神祇,祂们都是太初之母的一部分,完全受太初之母控制。昨天你们听过太初之母的力量,就像乌龟把整个身体收入龟壳内。同样我把所有力量收进内里。我是说你不容易察觉它们,不容易把它们找出,除了照相机,它想欺骗你们。它们会向你显露我的不同形相,因为生命能量有光;当生命能量散发出来,你会在相机中看到它。即使它并非很灵敏,但始终有人会捕捉到它。
你们都知道有很多奇迹的照片。你必定见过那帧钖吕‧格涅沙站在我后面的照片。现在你不会看到任何人站在这里,也不会知道什么在发生。我们要明白,我们已进入一个神的魔法的新领域。祂的魔法在很多方面都起作用。当然,有时你们会迷失,被过往的问题拉下,也会受试探,有时候也受负面力量控制而坠下。这是发生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很可悲的事情。
或许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不知道自己曾经怎样挣扎,怎样努力争取来到这个层次。来到这个层次后,如果你不设法升进,便一是停留在同一个地方,一是可能被扔走。要知道你的身份是霎哈嘉瑜伽士,不是妻子、丈夫、母亲、父亲;而是霎哈嘉瑜伽士。就像我是太初之母,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我的主要任务是给人自觉。因为我的全部亲属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我不用为任何神祇,任何神担忧,祂们都很有效率地成就一切。」
你们昨日读到关于女神的描述:她用手抛出利箭的速度快得使人以为她在跳舞。这是事实,毋庸置疑,只是你看不到。你不会看到我每一根头发都像利箭,它在不断工作。对你们来说,我只是像你们那样,静静地坐着,并非如此,事实并非如此,实际的状况比这样多得多。他们看到狮子或老虎作为我的坐骑(vahanas),你要明白你看到都是真的。牠们并非象征性,牠们实际就是这般。我曾多次告诉你,老虎是很有威严。因为我骑着牠,牠是很有威严。如果牠要吃肉,会杀掉一头牛或任何动物;只吃掉肉,其他留给别的动物。牠是很有尊严的,每月只吃一次。即使是这样的坐骑,牠也是要从亚米巴虫进化到现在这个阶段。否则牠不会在这里出现。
你们都是这样子进化而来,你内在全都有这些,这些坐骑也一样。牠们能快速地实现你的要求。当你想得到什么,你会很惊讶你的愿望很快实现。你的任何要求,能马上达成,为此你必须对霎哈嘉瑜伽有完全的虔敬。当我说到霎哈嘉瑜伽,你便知道这是你的注意力与我的莲足的联合(yoga),就是这样。但是如果你依然充满自我,依然有旧有的想法,仍然想:「我们很了不起,我们可以开展自己的霎哈嘉瑜伽,我们可以这么那么成就事情。」或「我的妻子像这样、我的孩子像这样、我的丈夫像这样。」你必须搁置这些问题,否则,你便不能升进。
给你自觉对我并不困难,因为你们都准备就绪。但若你要保持有光,便要努力。现在老虎仍然守着牠的位置,牠没变。狮子也仍然守着牠的位置,他们全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随时候命。所有天将诸神,各有特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祂们就在那里。这些诸神,除了女神,没有一位曾被描述能给你解脱。她是唯一一位神祇能给你自觉,因为她掌管所有七个轮穴。她掌管这七个轮穴,在这七个轮穴上,她能成就到。
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所有这些都在宇宙大我的身体内进化,你们也是。因此你们要处理它,若你们不能妥善处理它,它便不能成就。在西方,你们都知道,不应在任何霎哈嘉瑜伽士身上出现的愚蠢问题是_____依恋。之前他们并不依恋妻子或孩子,现在却像胶水般缠着他们。不是要你放弃你的孩子,你的妻子,而是你要依恋贴附着霎哈嘉瑜伽。当霎哈嘉瑜伽的祝福降临你身上,福份自会流往你的孩子、你的妻子、每一人、你的国家,整个世界。
假如你依恋贴附着……[母亲给大家看一些东西],一件很简单的电器,如果它不是插在总电源上,而是插在其他地方,那有什么用?它不能发电。这是简单的逻辑,就是你先要接通电源,简单的逻辑。然后,能量便会流向其他人。如果你自己并没有接上能量的源头,能量又怎能流向其他地方?这样简单,我们在霎哈嘉瑜伽就是不明白。因此我们的联系开始生锈,连我们也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你并没有连上源头!那是你唯一需要依恋贴附的,那么全部都会流向尽头。所以,我们要有这种依恋贴附。但我们却喜欢依恋着很多粗劣的事物,这些事物只会令我们痛苦悲伤。
例如,我们依恋某些可笑的企业家时装,我们依附着它。不管它是否霎哈嘉文化,我们都依恋着它。这些执着依恋没有连上源头,没有连上喜乐的源头、知识的源头、带你升进的力量的源头。这就是集体升进得这么差劲的原因。太初之母的工作是先给你自觉,再给你生命,给你慰藉。如果你有生理的毛病,她会照顾你,会倾尽全力照顾你,如果你有精神的问题,她会尝试助你解决。所以,她是安慰者,在给你安慰的同时,她亦保护你。
即使是现在,我看到很多人会因一些小事而轻易受惊。为什么要害怕?老虎已站在这儿,你看不到牠,或许牠今天在图像中。你的母亲是这么有力量,你要明白她是多么有力量。你的脑海中并没有这种理解。有时候你的妻子是更有力量或你的孩子更有力量。当你知道你的母亲是那么有力量____ 她是你的母亲,你应该感到非常安全,那么事情便会成就到。
举一个例子,有一个男士,约两、三年前我在印度马德拉斯遇过。他是求道者,他马上认出我。之后他被调派到孟买工作。在接到他的母亲病得很重的信件后,他赶去探望她。医生说:「她患上急性癌症,快要死了。」他知道:「我的母亲是太初之母。」他坐在我照片前说:「母亲,我没有什么要说;请你做任何你认为对我妈妈合适的事情。」单单这么说,他就连上了。他们说三天后,「她快要死了。」三天后她出院了。他带她到孟买,到治癌症的医院。他们说:「她没有癌症,她痊愈了。」
假如不让能量流通……你仍然担心你的妻子,你的房子,你的孩子,担心「我的孩子,我的房子,我的妻子……」当你能放弃这个「我」,我便能工作。我不是说你要变成苦行者,不是这样。没有圣人是苦行者,他们全都有妻子,有孩子。可是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母亲的莲足上。
导师那纳克曾说,一个小男孩在放风筝,风筝在天上飞的同时,他跟友人谈天说笑,可是他的注意力仍放在风筝上。有一个女士清洁她的房子,她的腰间系着一个小孩;她清洁打扫屋子,做各种事情,但她的注意力仍是放在孩子身上。在印度有些妇女,你都知道,她们扛着三、四个盛满水的缸,而她们走路时双手是这样子的。她们知道怎样平衡。她们谈天说笑,互相嘲弄,但注意力仍是放在水缸上。
我的注意力常常放在你的灵量上。你不能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要听信我。任何人想玩把戏都会受到很大的惩罚。所以请你们要非常非常小心,不要不诚实,不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我不会做什么,牠们却会!你已经看到……牠的牙齿。牠们都有特定的素质,我告诉了牠们。牠们都有特定的素质,知道该怎样做,而牠们是会付绪实行的。因此,没有需要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霎哈嘉瑜伽士犯的另一个错误,就是以为可以向我或向霎哈嘉瑜伽玩把戏。当这些魔鬼的念头出现在你的脑海中,它们会完全摧毁你。一方面霎哈嘉瑜伽是一种祝福,对你的升进绝对是祝福,你到达某个高度,但你也要知道,当你到达某个高度,你要很小心,因为一旦你从这高度跌下,你会跌得多深?可想而知你会跌得很低很重。
在这儿你享有祝福、所有美丽的事物、爱、喜乐、知识、朋友、关怀。在这儿,若你不想留在这儿,只要玩把戏就可以了;若你想既留在这里又玩把戏,是不可能的,是不会成功的。你会马上被踢走;一旦你被踢走,天晓得你会到那儿。那并非我们关心的,你会因此被踢走。
我们要知道诸神是非常有醒觉性的。祂们观察着你们所有人,因为祂们要指引你、照顾你、帮助你,为你做各种事情,成就一切。祂们为你创造花儿,为你做所有的好事情。可是同时,祂们全都只会贴附依恋着我,不是你。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所以祂们照顾你。当你行为不当,就会完蛋和下跌。可是你母亲的爱是那么伟大,她常常都宽恕,给予机会,叫诸神不要作出任何行动。当然,祂们只会服从到某一限度。
若你想做下流,残忍、邪恶的事情而同时又留在霎哈嘉瑜伽,你不能。这不像你昨日看到的任何宗教,你犯错、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杀人、欺骗人,仍然能留下,不像这样。在这里你要成为真正的霎哈嘉瑜伽士,这一点你们要明白的。
[钖吕玛塔吉向旁边的人说话:有些霎哈嘉瑜伽士来了,他们进不了来,门应该关上了。]。
这个力量是那么强大,那么警觉,那么充满爱心和慈祥。既是母亲又是你的导师,母亲以爱心去教导孩子。不单如此,你永远不感到我在教导你霎哈嘉瑜伽,你就是这样学懂了,像小孩玩游戏般就学会了,这个既深奥又精微的课题,你轻而易举就学懂了。很巧妙地、美丽地完成了,你内在已装设好。现在你知道这是霎哈嘉瑜伽,这不是霎哈嘉瑜伽。全部知识都那么甜美地给予你。你们唱印度歌曲的样子,连印度人也感到惊讶,他们有时也不能唱得像你们那样。那些来我的讲座的人,一些音乐家,他们看见你们,说:「我们真的很惭愧,这些人怎能唱得这么好?发音这么准确?」
你要完全信赖这力量!那时,他们遇到困难,常常受打击,他们仍未得到自觉,他们要常常依靠这个神圣的力量,他们必须要这样。现在你们都已得到自觉,都已获得自由,但仍不要忘记信赖这个神圣的力量,它每时每刻都在照顾你们。
他们怎样在霎哈嘉瑜伽玩把戏?有些懒骨头来到霎哈嘉瑜伽,绝对是懒骨头,他们一定是偏左脉,不管如何,如果你告诉他:「你做这工作吧。」「不,母亲,我不能做这工作,不然我会偏右脉。」这是很常见的把戏,常见的把戏是「我不能做这工作!」说到工作,他们就会跑掉。有多少人愿意工作?很少。那天我走进厨房,我问那个印度女孩发生了什么事,她说:「他们都跑掉,没有人留下帮忙。」没有人想担起责任。在霎哈嘉瑜伽的把戏是这样的:「如果我做这工作,我会偏向右脉。」但是如果你偏向左脉,牠就在这儿。(钖吕玛塔吉应是指那老虎的图像)把牠放在这儿很好,我很高兴。
所有怠倦散慢的人,懒骨头,常常都是这样。有些人被劝说:「你要早起。」他们感到早起是很糟的:「噢!怎能起床呀?」但是当你想想你的过去,你一定曾经吸毒,酗酒,吸食一切左脉的东西,那是你不能早起的原因!现在,你该如何戒掉或中和这些坏习惯?你应怎样做?如果你开始早起,慢慢便能养成习惯,坏习惯自能戒除。让自己迎接清晨的阳光。酒精是很左脉的垃圾。即使女神亦曾经喝掉全世界的酒精,你不会相信,所有酒精!圣人如赛巴巴曾抽光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烟草,但他们仍然吸烟。湿婆神把毒液喝光,因为祂是生命的赐予者。祂们很真诚诚恳,全神贯注的做了很多工作。你看我也是这样工作,祂们也曾这样工作。
因此,不要视一切为理所当然!我曾经叫你们写下自己今天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我会为自己做各种事情______我会为自己的屋子和厨房漆上颜色,做一切的事情;我会裁好一件漂亮的纱丽,也做好上衣。那么,我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我送了多少礼物给人?我写了多少封信给人?我写下自己的多少经验?最重要的是,我有多少次在心里感受母亲的爱?我要告诉你西方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现在才发现,当我发现霎哈嘉瑜伽,我亦同时发现今天我要告诉你的秘密。
女神力量的渗透力使人可以找出恶魔,它们怎样在我们的思维中运作,怎样繁衍昌盛。我曾经告诉一些人,我会告诉所有人。当我们还是小孩时,直到五岁,我们都是自我中心的只顾自己。你把十件玩具给十个孩子,他们只会拿了玩具一起玩,不会与任何人说话,只会玩,不会骚扰其他人,各自生活,互不骚扰。如果他们受骚扰,便可能会打人,可能会做一些荒谬的事情。原因可能是有某些小孩的亡灵附着他们。但当他们五岁大,就如现在你问任何一个在这里的孩子:「现在你看到什么?」他说:「我看到老虎,看到花朵,看到这些那些,我看到这些。」但如果你要他站在哪儿,假设有人站在那边;他会看到什么?他仍然会说看到老虎、花朵,这样那样。试试吧。因为他不会从另一个人的角度去看事物。他只是忙着应付自己的自我。
整个西方文化,我现在发现____我也不清楚,过往不是这样的。父母看管得孩子很紧,他们对孩子有责任感,他们要成为孩子的榜样。和以前不同,孩子们互相打架。他们有时会打架,但只限在睡房内。我年轻时没有看夫妇时常吵架,闹离婚的电影,完全没有。夫妇之间的了解不是这样子的。但若是另一个女人或男人,他们的脸孔会变成这样。如果你在街上看到两个人像这样走在一起,你便知道他们不是夫妇。这是现代,这就是现代,西方是最差的,连父母也未成长,未成熟,完全没有责任感。他们有孩子,怎样与丈夫相处,特别是这里的妇女是又专制又愚蠢。她们对烹饪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任何事。她们只会送信,在银行做抄写,她们极之愚蠢;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与孩子相处,她们没有受过训练。她们的母亲没有关怀她们,对她们完全没有纪律。因此,这些自我中心的孩子仍旧是自我中心。没有爱,没有感情。
我们可以说我的母亲是非常严格的人,极之严格,但同时她也极之有爱心____非常有爱心,非常严格,就像札格丹巴(Jagadamba)。她教我们煮食,即使怎样拿手柄她都会教。她会告诉我们:「不是这个角度,这样不成,这样才成!为什么你这样子站着?你的注意力在哪儿?」不准提问。这些我们童年时学懂的纪律对我们今天很有用。还有是他们极之有爱心,无论他们做任何事,都是为了我们的福祉。可是我认为,尤其是在瑞士,我经常感到那些母亲是没有受过敎育的,她们连自己的女儿也非常妒忌。我们的母亲……我的母亲受过很好的教育,可是她的母亲却并非如此。她有智慧,有责任感,她知道自己是位母亲,所以言行必须检点,不能孩子气和愚蠢。
因为这些女士没有得到爱,所以她们仍然自我中心,仍然是婴儿,仍然未成长,仍然未能从他人的角度去看事情,而且变得非常固执:「不,这是真的!」让我们现在面对它吧,今天的太初之母祟拜是很危险的,因为它像一面镜子,让你看清楚自己,面对自己。宰制丈夫是件愚蠢的事,原因是你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我可以说印度妇女在某程度上宰制她们的丈夫是可以的。丈夫不能没有妻子,不能没有妻子。他们甚至连怎样收拾东西,怎样弄茶,怎样煮熟一只蛋都不懂,他们什么都不懂,怎样锁门开门[钖吕玛塔吉在笑],怎样开衣柜,怎样铺床也不懂,任何务实的事情他们都不懂。
我的意思是……我丈夫经常来问我:「这领带行吗?」这是很久以前的事,现在他知道我是太初之母,虽然过往也是。他习惯来问:「这个好吗?」「不,这个不好。」他便会更换。因为你们仍未成长,仍未成熟,你不懂怎样与丈夫相处。你想去宰制人,孩子也有样学样,他们也宰制你。表面上,你要明白,这权力是从上而来的,像我常常说:「我不是神,至高湿婆神才是。」当我这样告诉葛雷瓜时,他感到很震惊。我也是神,没有我,祂是谁?我是祂的力量,祂并没有力量。让祂成为神好了。因为如果你要怪责任何人,你可以怪责祂。祂是神。我要努力工作去取悦祂,否则,你也知道,祂不会理会任何人,只会毁灭,祂只懂毁灭。任何人想向我玩把戏,祂会毁灭你,祂会狠狠地毁灭你,令你很多世也不能成为人类。祂就是那样子,可怕的家伙。你要知道,这种事都是祂做的。
因此,我们要成长。我们要成长成有智慧的女性;因为,正如我告诉你,女性就像大地之母。当你问我:「母亲,你工作得这么辛劳,但看来仍然容光焕发。」因为我享受,对我来说那是音乐,工作对我来说是音乐,煮食对我来说也是音乐,所有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音乐,你会不会讨厌音乐?相反你感到很清新。你都看到,当我降魔伏妖,我变得更觉醒,拥有更多光,情况是刚刚相反。
我要你们明白,今天请你内省,作灵魂的搜寻,找出自己出什么问题。不要纵容你的自我,因为自我令你变蠢,这是你一定要看到的。在霎哈嘉瑜伽有些人是那么愚蠢,只顾自己。我们都知道,马戏班要有小丑,也要有狮子和老虎,但令人着迷的是狮子和老虎,并非小丑。要内省,看看自己为霎哈嘉瑜伽做了些什么,这是很重要的。
当然,有一件事我要恭喜你,因为我就是这样,我没有做过什么变成这样,我就是这样。我是力量,如果我拥有力量,只因为我就是力量,那又有什么值得兴奋呢?我一点也没有兴奋的感觉。但如果我不运用我的力量,我就如人类一般。为什么我是女神?因为我能运用我拥有的一分一毫的力量。如果你们因为一些废话、恐惧而不使用你的力量;又或因为任何诱惑,任何限制,或类似的事情,而不尽力去使用你爱的力量,便不能升进。若你看清楚,母亲的整个力量是爱。她做任何事都是源于她爱她的创造物。
要反省,但不要太迟。我很久以前也常说,他们制造这么多物品,正消耗大地之母的资源。你一定听过我这样说,十八年来,我都重复说着这番话。现在生态问题像一个恶魔站在你的面前。你有什么对策?你只能面对它。你自然就能面对自己,面对自己的毁灭。内省,如果你不马上内省,当再面对它时便会太迟了。所以不要单单满足于自己,满足于你已成为霎哈嘉瑜伽士就可以了。如果你来我的崇拜,就像你跌进海洋里,海洋有能力吞噬你,也有能力把你抛回岸上。海洋在这两方面都能起作用。
为什么我未能在霎哈嘉瑜伽深化?藉多嘴多舌:我没有时间、我很忙、我要工作等等。那么你便不是霎哈嘉瑜伽士。你的全部时间都是为了霎哈嘉瑜伽,因为这缘故,霎哈嘉瑜伽给你充足时间去做其他事情。我不时在温哥华、圣地亚哥,或在这儿的崇拜遇见一些人,我问:「你怎么来了,你的生意怎办?」他说:「我正是为了生意来这儿,正好在这天。」当你领会了解这力量有多伟大,你就会把所有事情交托给这力量。它为你解决所有事情。今天我会谈到力量(Shakti),女神的力量,我们仍未对它完全了解,它是很精密、很平衡和极之有效率的。无论这些力量为你做了些什么,请你尊重它们。
请尽量吸收它们,好让自己成长。不要说:「我结婚了,」或「我怀孕了,」「我有孩子,我要工作」,不能这样。当你变得完美,所有事都会变得完美;所有事情都连系到你有多完美。然后,你不再问我:「母亲,我要做什么工作,我要成就什么?」不是这样。你看到自己的路,万事都会成就。
所有从前被杀掉的恶魔又重回他们的原来的位置。最坏的是他们以导师的身份进入求道者的脑袋。他们化身为天主教、基督教、各种庙宇和各种原教旨主义。若你看看他们,他们看来就像恶魔。当你受他们影响,他们便会进入你们的脑袋。当你来到霎哈嘉瑜伽,脑袋被洁净,你回复正常。跟着要怎样,做什么工作,在洁净自己、传播喜悦的同时,还要做什么?你要把它给予别人,这是你的责任。首先,你们的个性、行为、关系要纯洁到可以发光。就如一块很清洁的玻璃,光才能通过。但是,灵量作为纯粹的欲望,你要很殷切热烈,要像泉涌般的欲望去给人生命能量。那么,给谁自觉,你把自觉给予树木、给予狗儿、给予任何人,你也可以给予人类,虽然是颇困难。
一定要这样做。无论你作何事,要注意你是否连上。在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的时候,如果你的联系是很松散的,你在给予别人什么?霎哈嘉瑜伽还是其他?你在给人黑暗?给人无明,给人疯狂。
所以,每时每刻你都要与这个强大的力量保持连系,让它高兴。礼法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看看这里……(锡吕玛塔吉指向老虎的图像)牠们都懂礼法,因为牠们是固定的。你们也应该好好地牢记礼法。对我来说,以人的身份去告诉你们女神的礼法确是颇为困难尴尬,真的。但我仍要告诉你,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你一定要遵守礼法,充分了解礼法。
当然,现在已好多了。在德里第一次为我做崇拜时,他们用胶碟来做摇灯礼,用胶盒子盛载红粉。那时我很替他们担忧,我整个身体都收缩起来制止他们:「什么也不要做!」如果你看到我的照片,会发觉我看来很不同。我很惊讶他们不知要怎样做。好吧,现在请你们注意礼法。就如有人在早晨穿着睡衣四处走,这是不恰当的。你们要穿戴得恰当。你正要……你知不知道太初之母是谁?又或你知道什么?如果你知道要与太初之母见面,一定要明白礼法。幸好,在印度,人们很懂事;虽然他们有时也会犯错。礼法是很重要的,若你不遵守礼法,他们会很愤怒。这是极之重要的。这就是基督为什么说︰「祂能容忍不利于祂的一切,却不能容忍任何不利于圣灵的。」他亦说:「当心喃喃终日的灵。」因为若你在我背后窃窃私语,我全都听到。他们随时向我报告。我知道所有你在我背后做的事情。我会给你时间,然后它就会作出行动。
这是为你着想,为你的好处,为你历世争取的升进,你要尊重自己是求道者,你现在已经找到真理。用真理做一个王冠戴在头上吧,你就像王者。除非你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力量、知道怎样取得它,还要紧记它,让真理成为你的一部分,否则你便很难成长。你不是在这里就是在那里,只会像钟摆般在半空中不断荡来荡去。
女霎哈嘉瑜伽士会因为说:「我会偏向左面,或我会偏向右面」而感到羞愧。你怎能这么不堪一击?只因你仍未成长。你要像直布罗陀石(Rock of Gibraltar)。你怎会受感染?好吧,如果你认为某人极之负面,不要走近他,这样你只是不能成为乖巧的宝贝。
我的孩子一定要成为正直的勇者。你是我的孩子,不再是基督徒、印度教徒、穆斯林,不再是可怕邪恶的人。你是我的孩子,你要勇敢、正义、善良、有爱心、有活力,那是最起码的。我希望你们在崇拜后,坐下静坐和内省,找出:「我为何这样做?问题出在哪儿?」昨天我看到有些人在打盹,这是因为左脐轮的问题,因此,要清理你的左脐轮。
如果你与上天的力量完全连上,三天三夜不睡觉也不会感到疲倦。你偶尔也有这种经验。但你的注意力必须放在这个力量上,放在与它的联系上,我们正拥有这力量,只能这样,否则,很自然的你会很累。一切都是那么有逻辑,很有逻辑的。感谢天、感谢你自己、感谢你的运气,你们是很少数的幸运儿能与这个力量连上,可以轻易而举的吸收这力量。
你是什么,为什么你的行为像普通的街上人那样,有着愚蠢的问题?你会惊讶地在往世,女神从未像我那样说这么多话。她们只说一两个字就够了,像她说:「呵!」就杀掉这个;「吓!」就毁灭那个。她只说:「呵、吓、嘻、唏!」就令这完蛋。她们从不给人自觉,没一位降世神祇给人自觉。她们说:「不、不、不、不、不是我,不是我,很抱歉,我不会这样做。」祂们必定是看到人类是那么愚蠢。「天啊,没什么,我很妥当,我可以到森林十四年,我可以与阿周那一起当车夫,我可以被钉十字架,我可以服毒;但千万不要派我去应付人类!不、不、不、不,我宁可去动物园。」因此她们没有一位,没有一位,她们有些甚至没有提及自觉,她们以为:「如果我们提及自觉,他们会说:『为什么不给我们自觉?』」没一位给人自觉。
这就是太初之母的慈悲、爱心和自信,你们都应该有自信。我不只给你们自觉,还给你们力量去给他人自觉。从未有降世神祇做你们正在做的工作。虽然祂们很有力量,却没有给人自觉,你们却有,尽管你们的工具不太完备、不太神圣,虽然如此,我们仍要迎上前,弄清楚你的人生有那些事情是重要的。对诸神来说,神圣的工作是首要的,没有其他。没有人承担这任务,没有人,没有人上大学或念书,他们只做神的工作。因此,你做的任何事都要视作神的工作,那么能量便会流向你。当你开始做神的工作,你做的一切工作都变成神的工作;即是说,当你决定:「我要做神的工作。」神就会接手,做其余的事情,你只需做神的工作,祂会接管一切。我希望你们明白,试试吧!要有信心,也要感谢神能有一位像母亲的人,告诉你你哪里出问题。感谢天!即使你的母亲也没有告诉你哪里出错,因为她们都害怕你。
不要说然后……然后,当你说了一些话:「母亲,我的心轮受感染。」我的意思是你能做什么?如果你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令你能有所改进,是出于爱心,出于关怀;那么你就能成就到。我不认为这是思维上的理解,是更高层次的理解,它成为你的感知的一部分。「它怎会出错?所有都是为我着想,为我着想。」
还有一点,你们要明白,我清理的这七个轮穴,都是集体地在宇宙层面由我保管。Viratangana的质量是她在我们内里创造宇宙大我的感知,即是集体。若你们不知道,在现代,我们集体地走在同一灵性的道路上,就是这样。由于我们已到达顶轮的阶段,在这里我们只能集体地成就,没有其他途径!你们要完全明白,任何人以坏行为或任何事情伤害集体,都会被赶走,这是毋庸置疑的,也会跌落坏人的手中。
集体是太初之母的工作,因为在顶轮,宇宙大我掌管顶轮,而宇宙大我的力量是Viratangana,是它成就集体的。我们要明白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合群¾¾可能出于任何原因,或许出于嫉妒、自卑,或任何隐秘的原因,像毛虫般爬进来,我们便知道错在自己,而不是集体。不要批评集体,我自会找出集体的问题,把它纠正。要参与集体,有智慧和诚恳地维系集体。让大家合群,享受集体。不要互相批评,只批评自己。如果你惯于批评人,请改为批评自己吧。这样比较好,因为这也是习惯。
人们,尤其是西方人,他们对任何事都有反应。若他们看到这地毯:「噢!我不喜欢它!」它并非属于你的,不是为你而造的,它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我不喜欢它!」它不属于你,有什么问题?它铺放在这里,你为什么要不高兴?「我不喜欢这个人!我不喜欢这条裙子!」你是谁?「我不喜欢。」在霎哈嘉瑜伽是不容许「我不喜欢」。这是一种说话的方式,不管如何,其实没有需要说什么。
这种狂妄自大是不利于集体的。我看到有些愚蠢的人总想替我拍照。你告诉他们:「不要走上前,不要。」「不,我要,不做不成!」他们有些实在是蠢人,无药可救。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以他们为榜样,也不要有样学样。
跟着,我们来到这一点,太初之母的工作是整个创造最重要的。降魔伏妖已经完成,什么?已经完成;莎维德丽的工作亦已经完成;她创造了恐龙,那又如何?摩诃拉希什米的工作已经完成;她把你们带到人类的层面,对,那又如何?现在是高潮,你得到自觉,得到这特别的素质,你已经进入神的国度。所以你的言行举止必须检点,也要有尊严去明白你们已经进入神的国度。
有一次我要与印度总统会面,他对我来说与其他人没有分别。我从没有想到他总统的身份。我在走路时,与我同行的人突然变得很拘谨,像这样[锡吕玛塔吉在表达人们很敬畏的样子]。我说:「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他们见到鬼还是什么?」走上梯级,有些守卫拿着矛和一些什么东西站在梯级上,不管如何,我感到很可笑,这些人变得很拘谨。
当你们进入神的国度时,你有多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你要怎样,你的行为要怎样?只需要感受一下你已经在神的国度的独特之处。只要感受一下,如果你能感受到,你就会知道,你取得一个多么光荣的位置,你应要有多尊贵、多美丽、多整齐清洁可爱。你必须认识要有多少分际。当你知道你是人们梦寐以求的,或可以说你是神的国度中最高的国民,你便要证明你真的明白,真的感受到。你应该感到极度喜乐欢欣。
好像昨天,你们像街上的人为一些小事大笑;这并非霎哈嘉瑜伽。如果有大笑话之类的,尽管笑吧;要不然有人说话,你只在笑,我会很惊讶,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想想圣人会不会这么?你们是圣人;你们以smanana 成为munindras,透过静坐你们都成为王者。你们的行为怎能不尊贵?现在,要做好本份,尝试感受它。
昨天,在唱最后一首歌时,我知道它渗入感动很多人的心灵。这种我们称为nirananda的独特喜乐,我昨日真的感觉到它。要让它继续,要把它好好收藏在你们的宝瓶(khumbas),即灵量里,是她要升上来。今天我想不单敬拜khumba¾¾灵量住在哪里,khumba变得像花盆,就像这样,事情已经发生,也会继续发生,就如有人说:「母亲,这些花盆可以变成枱灯。」我说:「看,你也这么说!」所以这宝瓶变成花儿;花儿变成光,有香气的光。
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愿景,并且支持我,你们会成就到。我完全依靠你们实现我的愿景。我们要把这个世界变成美丽的地方。为此不需要牺牲太多。你们已经受到祝福,不用做太多,只要把注意力保持在力量的源头。愿神祝福你们。
谢谢。
马天娜说:「我们承诺。」你们都说吧。[所有瑜伽士都大声承诺]
十分感谢你们。
你要把奇迹,事情怎样成就写下来。例如有一次我们去巴黎,他们想为哪里的女士买纱丽,但没有办法找到有四十五吋长的布匹,不是三十六吋,就是五十八吋。当我们坐在车子里,我突然叫车停下来。他们说:「母亲什么事?在街上?」我说:「有人在街上售卖纱丽。」我们便买到想要的纱丽。
另一次,你们在伽纳帕蒂普雷的格涅沙崇拜都看过我们怎样为礼物赢得奬金。你们时常送我昂贵而无艺术价值的礼物,浪费很多金钱。即使是国家的崇拜,你不会得到什么,我们怎样取得它,也是一样。从机场来时我说:「这儿有些东西!」他们说:「母亲,只有一家商店。」我说:「进去看看!」我们进去转了一圈,哪里的货品都很便宜。同样事情在美国也发生,我坐下说:「中国有麻烦,我们买些中国货吧。」我们走进一家中国商店,那儿的货品很贵,非常昂贵。我走到一个街角说:「让我们走进这小巷吧!」哪里有一家商店,卖的东西都比其他商店便宜四成,全都与十分之四有关。我想只是偶然,在一百米之外的商店便以五、六倍价钱出售,怎会这样?
你们都可以试试;但你的愿望必须纯粹,理解也必须纯粹。我只在想这些霎哈嘉瑜伽士花掉很多钱,浪费很多钱去购买这些无价值的物品。你们送给我的所有礼物,我其实已经要求他们不要再送了,停止再送了。现在送礼从个人层面提升到国家层面,即使是国家层面,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再分国家,应该只有一个国际层面。如果你们同意,你们明年可以这样。
不管如何,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不会卖掉,也不会转赠他人。我们要保存它们,好让子孙后代看到你们给我怎样的礼物。它们的价值就在于此,不在于你花费多少。完全没有需要个别送我礼物,我知道你爱我。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告诉领袖们:「个别国家请勿再送礼物了,不要浪费金钱。」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未同意,若他们同意就可以停止送礼。即使是国际的礼物也可以减少。
你们都知道,我什么也不需要,可是它会成就。像我说:「这次你们给我象牙吧。」象牙是很昂贵的,我们再次能以很便宜的价钱买到象牙。当你给我象牙,你不会相信,我从报章中得知象牙一直都是五百元一公斤,现在在美国却只售三元一公斤,真的吗?这样做是为了鼓励手工艺和艺术。我说过很多次,你们只要用一点儿黏土,便可以制造既美丽又高价值的物品,那么,为什么还要耗用大地之母的资源?与其拥有很多东西,倒不如只拥有少量但有艺术价值的物品?
现在,你们不会在商店买到什么,你买不到丝绸,买不到这些,买不到那些。很难找到一些天然物料的物品,因为大家都制造不天然的货品。无论是什么,你都要创出美丽。若你能创出美丽,我们便要保存它,珍惜它,这比拥有千件无用的、可即弃的东西好。迟早会有可扔掉的人类。我们要扔掉他们。如果我们不懂怎样运用有限的资源来生活,怎能继续在地球生存?
我已经多次告诉你们要多用富艺术性,人手造的东西,但不要过分。最起码,即使你要买非天然的东西,也要挑有美感的。当你们有这个伟大的愿望¾¾今天他们想全世界都祈求保护大地之母,因此我开展这个话题。我们应祈求能为自己发展艺术,作为给别人的礼物,也要使用艺术家创造富艺术性的物品,我们只需要拥有很少,但富艺术性,而不是低俗的物品。在法国我看到这些人造物料不知不觉蔓延一切,无论是绵质、丝质或羊毛物品中。除了人脑外,它可以进入每一处,非常可怕。
无论买什么,要买富艺术感而非平凡、可怕和低俗的物品。明白吗?今天就说到这里,当你们做崇拜时,请向我祈求:「母亲啊,请拯救我们的地球,给人智慧,好使他们检点自己。他们应要当心。」每个霎哈嘉瑜伽士都要当心,用多少电力、电话、水或其他。我们要节约。假如我们不负起这个责任,它是不会渗透到其他地方。这是你们要做的。你们要在日常生活中养成节约的习惯,这个习惯要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尽量节省大地之母的资源。这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他们送上特别的祷告,当然,那是从教会之类的地方而来。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他们一定想到这是女神的日子,因此他们作出这个请求。
愿神祝福你们。 […]

Public Program Day 1, The Truth Has Two Sides (Geneva)

Public Program. Geneva (Switzerland), 11 June 1985.
我向所有真理的追求者致敬 真理是有两面 我们看到的幻象可能看似真理 幻象的本质亦可能看似真理 另一面是绝对 必须透过 中枢神经系统来感受 来体验 它既不是我们以为的 思维的投射亦不是感情的想像 实相就是如其所如,它是不能改变 不能妥协 我们要谦卑下来去了解真理 我们谦卑地藉着科学发现了 很多我们从来不懂的事物 任何从外表了解的东西,像树木是必定有根 单从树木的外表 你是看不到它的根 因此,当有人谈到根 我们便感到震惊 因为我们从来没有根的知识 我们的制约让我们只看到树 却不能令脑袋明白 树必定有根 我们可以说 人类在科学上进步了不少 进步至成为先进的国家 他们却不知道,如果他们不追寻根 便会完全的灭亡 现在,我在你们面前 你们不应感到我在冒犯你们 我来是告诉你们关于根 这个你们内在伟大的财产 我们知道围绕在我们四周科学范畴的能量:像电力 地心吸力。我们要以科学家 谦虚和开放的心 去了解 我们内裡 精微的能量 我们要了解西方 面对什麽问题 有在美国的人问我:「西方出了什麽问题?」 因此,我们必须看看什麽发生在我们的进化 当我们藉着工业发展演进 我们发展了某些性情,某些价值观 工业化虽然是好 但我们却没有能力去分辨该在那裡停下来 这就是为何当我们走到很工业化的国家 以为自己在吃着化学品而不是食物 我们必须保持平衡 但该怎样保持平衡? 就是要了解根 我感到西方人的第一个问题是 他们是思维的存在体 思维的容量已经发展到失去平衡 就像工厂裡,每一刻都要 製造新产品 每一刻想要出售货品 要有新时装 否则机器就要挨饿停产 我们的脑袋同样开始生产新事物 这就是为何这些东西都是人造的 我们用思维来投射 每一刻都想着新事物 无论什么是新的,我们都欣赏赏识 我们是要接受新事物 但不是接受完全丧失 传统价值的事物 我之前说过: 佛洛伊德(Freud)有什麽特别 为什麽你们接受他而不是荣格(Jung)? 原因是他给我们非常新的想法 但新不一定是好 例如塑胶曾经是新的 你们都知道发展了塑胶有什么后果 如果对物质而言,这是真确的,那么灵性又如何? 当我们追寻真理 我们不断尝试新方法 我想是基于这种需求 邪魔才能以 假导师的形相出现 在七十至一百年前的印度, 突然间一股关于 根源知识的新思想,新浪潮兴起 他们说的没有记载在吠陀经(Vedas)或 往世书 (Puranas)裡,也没有记载在任何东方知识的典籍裡 亦没有记载在任何基督之后的 著作如圣经,或穆罕默德之后的可兰经 或所罗亚斯德(Zoroaster)的著作裡 它跟古代 关于根的发现毫不相干 我们对宗教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举基督教为例 基督来到世上—你迟一点会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