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崇拜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导师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1999 年 8 月 1 日
我们来卡贝拉已整整十年了。你们应能想象,这十年间,霎哈嘉已经在好好发展。
今天,我们会做导师崇拜。我说过,你们全都是导师,你们想敬拜我导师的形相,没问题。但你们要明白,毫无疑问,你们已成为导师。因为你们都拥有知识,绝对的知识。因此,可以说,你们都已成为导师。这是毋庸置疑的。要明白,你们已经到达能提升别人的灵量,能给人自觉的层次,也能知道什么是绝对的知识。
认识绝对的知识是重要的,但真正吸收掌握绝对的知识更重要。虽然我们认识绝对的知识,却未能好好掌握它。即是说我们未能深入掌握这些知识。原因何在?
我们要知道,我们都有来自动物国度的遗传。你们从动物国度进化而来,因此,仍然残留很多动物遗留下来的质素︰富侵略性、好支配、暴戾、恐惧、略夺。这些质量全都是我们继承的遗产,仍然残留在我们中。我们想略夺别人的物品—不是说你们,当然不是啊—我是说还未来霎哈嘉瑜伽的人。首先,他们夺取土地,然后夺取人,把人用作奴隶;他们仍然不满足,开始略夺别国,珠宝和类似的物品财产,只是略夺。虽然没有任何法律权利,他们仍继续略夺。这些行为看来很可笑,很不人道,但我们仍有这些行为,因为这是我们继承而来的。
现在,还有很多其他质量,像妒忌之类。动物之间很少妒忌,牠们没有我们那么多妒嫉。我们从自己的反应和思维遗传了妒忌。当人们妒忌时,就会奚落别人。人妒忌,想把别人拉下,若他们不能达到某个高度,就想将别人拖下。当这份妒忌抓住人类,他们就会认为,自己以嫉妒之名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他们很在乎︰「我比不上某人,我缺乏某人的才能。」他想打击比他强的人,动机就是源于妒嫉。
问题是虽然我们是人类,却遗传了很多动物的质素,例如我们会残忍,会发怒,也会沮丧,就如动物一样。还有,人会因为自己的思维而作出反应。他们思考,他们能思考,通过思考,这些遗传下来的质量就变得有悖常理。例如有人想贬低另一个人,他不会像动物般,直接明确的贬低人,而是会想好一套手段、方法,想清楚怎样做。人类的最大问题是他们仍然遗传了很暴躁的脾气。这种暴躁的脾气要受到控制,亦要被人看到。当你看到不喜欢的东西,不合你心意的事情,就会立刻激动起来。
我刚看见,他们把糖果,不是樟脑放进去。对,是糖果,他们用火柴盒,想用火柴盒里的火柴点燃糖果,这样当然不能燃起火。他们试了一次又一次,我因此告诉他们:「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原来是糖果,若是樟脑,必定能点燃起火。
人的质素也一样。只要少许的挑衅,人就会发怒,感到不安,那么,他有这种质素,做导师就不大好。导师不应突然发怒,不应生气,不应想压迫控制人。
有人会问:「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有另一种方法,我们叫作「爱」。用爱取代愤怒。若你用爱和慈悲待人,就不会生气,也不会令他人生气。愤怒招惹愤怒。如果你生某人气,他或许不会反驳,因为他害怕你,但在他的心里,会想怎样报复:「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当初为何要对我发怒?」因此,在霎哈嘉瑜伽,请你明白,爱是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假设集体静室出了些问题,若你因此恼怒某人,那会怎么样?那个人就可能对你怀有恨意。若他是好的瑜伽士,或许会意识到这样做不对;但若他不是好的瑜伽士,还未有足够的能力去理解这是不对的,他会怎样做呢?他只会想:「这个人羞辱我,故意激怒我,我要报复。」
动物世界很少这种行为。除少数动物外,我不认为动物会相信报复。有人说若你伤害一条蛇,牠会喘息一会,再回来报复。这是蛇的其中一种质素。当我们看看不同的物种,可能会发现自己也有某些动物的质素,可能有很多人也像蛇一样。若我们内在有蛇的质素,那么任何人伤害你,你就会一生记住:「他伤害过我,我总有一天会改正他,我一定会报复。」若你内在是蛇,就有这种情况;若你内在是老虎,你就会很残暴,一些小事也会令你生气,发脾气。
这样的情况是不太理想,因为我们仍在动物的层次,仍然受制于我们内在遗传下来的质素。因此,我们要注意,要成为好的导师。就好导师而言,你必须拥有平安、慈悲和爱的性情。毕竟,我们要明白,人类仍然拥有从动物遗传而来的质素,有些人多一点,有些人有这种质素,有些人有那种质素。因此,若你恼怒某人,对他和对你都没有帮助。但若你是充满爱心和慈悲,你向对方解释问题所在,你其实想怎样做,我告诉你,这才可以将事情改善过来,他一定会有所改进,并感受到你的爱。
当然,有时候你需要宽恕这类人,絶对应该宽恕他们。这不代表若他犯错,犯各式各样的错,你仍然宽恕他,让他继续错下去,不是这样。「宽恕」的意思是「忘记」。这样那样的人行为不检点,只要忘记,忘记它,完全忘记它。对导师,霎哈嘉瑜伽士的导师,这是很重要的。
我必须说,其他的导师不是这样,他们是极之,我要说极之脾气坏,常常向人发脾气。我遇过一个导师,他跟我说:「母亲,你对他们太好了。对他们这么好是不能令他们变好的,我已经受够了。」他说:「我曾经培养两个人成为导师,其中一人已迷失在金钱里。「叧一个怎么样呢?」「叧一个沉迷女色。」我说:「没问题,若他们迷失了,就迷失吧,但若你能以爱和关怀使他们醒过来,你最好说服他们。」因此迷失的人…。因此,作为导师,你必须判定他们仍留有从动物遗传下来的质素。第二个问题更差劲,就是人类会思考。当然,动物也会思考,这全是制约。牠们的行为是根据牠们的制约而行。但牠们没有自我,没有像人类那样发展自我。
很多导师也有很糟的自我。他们的第一个自我是,我见过其他的导师,他们告诉我:「我们付出这么多,付出很多努力才到达这个层次,我为何要给别人自觉呢?」又或当这些导师看到其他人得到自觉,他们就问:「他们做过什么?为何他们可以得到自觉?」作出比较,他们把自己的状态,自己为到达这状态所付出的一切,跟别人付出的一一作出比较。因此,他们用各种酷刑,各种花招来折磨人。例如,他们要徒弟倒立,要他们放弃家庭,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有些导师甚至打他们的徒弟,要他们长时间留在水中,单脚站立等等。他们就是这样惩罚徒弟,最差中的最差是他们会用木棒或石头虐打他们的徒弟,他们就像这样。这些师父不想谈话,不想聆听别人或求道者的要求,不想知道他们想得到怎样的待遇。
这些愤怒,这些残害折磨人的行为,在过去可能还可以。但是,你们要知道,有霎哈嘉瑜伽后,不再需要这些行为了。完全不必体罚你们的徒弟。现在,连精神上的惩罚也不用了。
就好像有些人会不停对自己的徒弟有要求。例如当领袖发现徒弟犯错,他就会不停的说:「现在你是这样,你的父亲是这样,你的祖父是这样,还有你的曾祖父也是这样。因此,你也是这样。」这些领袖说尽各种伤害徒弟的说话。伤害别人,完全帮不了他们。就如若你走路时受了伤,就不能走下去。灵性升进也一样,若你受伤,就不能走下去。因此,不伤害人是非常重要的。若你不断伤害别人,你就不是好导师,不是真正对徒弟好,真正了解他们的导师。
霎哈嘉瑜伽则是另一回事。因为不用任何的苦行,任何忏悔,任何告解,你们就得到霎哈嘉瑜伽。什么也没做!以你本来的模样,就得到自觉。不用倒立,不用放弃丈夫,放弃妻子,放弃家庭,全都不用。不管你穿什么衣服,处于怎样的境况,你都得到自觉—这是事实。你无需付钱,也不花任何力气,不用做什么,只要坐在你原来的地方,就得到了自觉。
得到自觉的经验证实你拥有爱和慈悲的力量。从你的爱中,你得到自觉。我们从不知道会这样。就如我们很渴望给人自觉,我们想到村庄里,给人自觉。为什么?为何我们会这样做?不是为了任何名誉,任何回报或是什么,只是源于我们内心感受到的爱,「为何只有我享受一切?其他人不能享受?」因此,你尽力帮助别人得到自觉。
现在,你已成为伟人,你关心别人。别人堕落,误入歧途,他们在做错事,你因此感到很沮丧苦恼。你想帮助他们。一旦你有这种体谅,你就知道自己该如何对待别人,就是,你要有导师的言行。导师通常都不用对别人说任何严厉的说话,最多只是告知他们,他们犯了什么错,要以温柔的态度告知他,好使他不会感到惊愕。
有些人有太多的依恋执着,例如对家庭,对妻子,对丈夫,对孩子或对任何人的执着。即使他们来霎哈嘉瑜伽后,仍留有很多执着。不要紧。问题是有这些执着下,他们能走得多远,能持续多久。你要破除执着。若我说,你不能破执;这是一种精神状态,破除执着是一种精神状态。说到要为他们做点事,你就尽力帮助他们。你要是没有执着的人。那么,怎样形容执着的人?执着的人常常为别人担心,他们只想着某些人,完全不会想霎哈嘉瑜伽,只会想着他们依恋的人。他非常敏感,你不能说任何关于他的兄弟姊妹或某人的事,不然他会跳起。人们也会对自己所拥有的名称执着。譬如说,他有某种名声,或占某个位置,他会怎样呢?你绝对不可以质疑他,不可有任何异议,因为他是认同于自己的名声位置,他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这是他的一生取得很高的名誉地位。他是过于依恋执着,他也要他的导师尊重他的执着。
现在,你们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譬如有人很依恋他的妻子,以此为例,那么,你就不要跟他讨论和争辩,完全不要这样做,因为他仍是很慢很慢的走向这个层次,他还不是完美的霎哈嘉瑜伽士。那么,你可以做什么?若他仍依恋着妻子,由他吧。上天自会成就。你会知道他想的,做的和决定的都是错的。一旦他自己发现,就自会放弃依恋。但若你不断的告诉他,跟他争论,事情就永远不能解决。
因此,你要明白,作为人类,也作为霎哈嘉瑜伽士,我们都有问题。这些问题会慢慢地溶化,不是因为任何争论,不是因为说了什么,而是因为爱和慈悲。
若你对人有爱,你会很惊叹,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重视爱。我要说这是人类的第三种质素。人的第一种质素是来自遗传;第二种质素是能够思考;第三种就是重视爱。人若爱别人,对方自然会很重视那份爱。这是因为他想︰「这个人爱我,不是为了我的财富,我的美貌,不是这些东西,他就是爱我。」这份爱的念头,就能令他很容易完全不会依恋爱他的人。怎会这样?现在事情看来很有趣,若你喜欢某人,爱某人,那么你就要不依恋。只有通过霎哈嘉瑜伽才能做得到。霎哈嘉瑜伽的精神状态是你完全不执着,完全不依恋,我们怎能做到?
譬如,我有一个女儿,我不依恋她,从不打电话给她,也不会担心她,因为在霎哈嘉瑜伽,你知道那人如何。若能量好,为何要打电话给她?为何要与她倾谈呢?为何要要求什么?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只是透过能量,你就知道某人现在的情况。因此,你看来好像完全不依恋某个人,一旦你发觉能量向你显示某人出了一些严重的问题,你会怎办?你会将全部的注意力投放在这个人身上,放注意力在他身上而不是依恋着他。
依恋不能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是我们的注意力。若你仍是很执着,你的注意力就只是执着的注意力。这种注意力不是为每个人而设,注意力卡住了,只停留在一个你认同的人身上。你们要了解,我们可以说,实际上,认同于某个人并不是放注意力在这个人身上。
若你已到一定的层次,你的注意力就会产生效用。每当你把注意力放在需要你关注的人身上,注意力就能起作用。但若你只因执着于某个人而每时每刻浪费你的注意力在他身上,你的注意力就会很疲累,不能起作用。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若你依恋着某人,你的注意力就没用了。反过来,若你不依恋某人,就可以做任何事情。现在,我要演说,好吧,我在演说;当我要做菜,就做菜。若你每时每刻都想着某个人,每刻都想跟那个人有联系—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那人会妥当,为何要那么担心他?毕竟你要做霎哈嘉瑜伽的工作,要做很多事情,要提升很多人的灵量,但你却依恋在某地的某个人,这不是好事。这种依恋令你的注意力变得没用,完全不能发挥效用。
因此,要让你的注意力自由。你的注意力不该受依恋限制。注意力该完全自由,那么它才自动运作,你会很惊讶,即使你不放注意力,注意力也会自动运作。拥有这份神圣的注意力是如此重要,它只是爱,会起作用,你会惊叹于它如何起作用。
我说的是另一个世界,不是这个世俗的世界,而是某些更高的世界。在哪里,你的注意力起作用,漂亮地起作用,你会惊叹于它怎样成就万事万物。但是,你千万不要以你的依恋执着来限制你的注意力。若注意力受限制,你就受制于很细的范围,只剩下那些依恋你的人或你依恋的人。这是为何「认同」不是导师能成就事情的方式。
就好像有一个导师和十个徒弟,导师只喜欢其中一个徒弟,他认为这个徒弟是最好的,因此应对他多加鼓励,各方面帮助他。这样做实际对徒弟没有帮助。导师应该说︰「他已是很好的家伙,已经升进得很高,已经很深入。」因此,导师应将注意力放在不太好的徒弟身上,多跟他们沟通,用亲切的态度告诉他︰「你要迎上前。」你要对还没到达,还在挣扎的人多倾谈,多了解他们,要留意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他们的注意力没有改善?没有提升?出了什么问题?为何上天的能量不流动于他们?你会找出原因,因为这些人没有好的注意力,因为他们将注意力每刻都集中在某些人身上,以为自己有责任这样做。其实他只是为自己找借口,告诉别人︰「你要明白,很自然,我为这些那些事情担心。」借口而已。
若你真的不把注意力放在一个人或十个人身上,你的注意力就能看顾整个世界。它接收所有的信息,亦发放所有信息,让你能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去改正情况。因此,我们要提升至没有愤怒、没有烦厌、没有苦恼的状态,完全没有这些情绪。不论任何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也能看清形势,不会牵涉其中。你看到整个状况,但同时能远离它。那么你才能妥善解决问题。若你成为问题的一部份,就不能把问题解决。就好像我曾经告诉你,有些人在打架,他们不能解决问题,而旁边没有打架的人反而能解决问题。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若你认同或牵涉入某个人或某件事里,你就会迷失。因此,我们的注意力要时刻保持自由,并把它广泛地运用在有需要的地方。我们就是要达至这种状态。若你到达了这种精神状态,我不是说你能为此做点什么,这只是一种精神状态。好了,我们怎样可以达到这个状态呢?只有内省,通过内省,你会明白你需要帮助来解决你的问题。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你应该如何面对自己,因为你有点儿害羞,或许有点焦躁。时候来了,你会惊讶于这种焦躁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若你太刻意,问题就不会得到解决。但若你很霎哈嘉(自然而然),问题就自然得以解决。
说到第二点,除注意力外,我们要把所有事情交托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Paramchaitanya),让它为我们解决问题。「这是问题?就让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解决吧,我们不用在意。」因此,我们就能不依恋执着。你把整件事情交予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来处理,你不牵涉其中,远离它。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若你明白,人所以受苦,是因为他们感到对我们有责任。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有责任,这些事都令他们担忧,因此,我们今天有如此复杂的社会。人们受各种疾病折磨。这全因思虑所致。透过这种思虑,想着一个人,想着问题,你只在原地踏步。在这个时候,你需要做的只是将事情交托给上天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当你交托给上天,祂就会处理,把问题解决。
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一个亲身的经验。那一次我在美国,我想在哪里举行崇拜。我因此说︰「好吧,让他们来崇拜。他们想来多好啊!」接着他们告诉我:「母亲,我们想在崇拜中送一些礼物给你。我们该怎样把礼物带来?」我说:「很简单,干脆不带就可以了。」
但他们不理会我。他们说:「我们要带礼物来,海关会麻烦我们,他们会对我们这样那样。」最后,我告诉他们前面那座大厦,正在结业清货,我说︰「那里会有些好东西,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就一起去逛,我发现货品很便宜,难以置信,很昂贵的货品以很便宜的价钱出售。我很惊喜,所以我告诉他们︰「我能把这些物品全买下来,我付钱,你要把全部物品带到卡纳祖哈雷(Canajohari)。
怎会这样,你要明白,当你明白「爱」是最重要,事情就会改善。爱是
真理,真理是爱。若你爱某人,真爱,任何你想与他一起做的事情都绝对是很明显的,因为这会是很真摰;任何你跟他说的话都绝对是很明显、很明确的,因为这是完全真摰的。因此,当你与别人相处时,你要絶对真诚。当然,你不需要说任何伤害他的话,要用明智的方法既不伤害他,亦能对他产生效用。
霎哈嘉瑜伽现在极之需要这种导师,霎哈嘉瑜伽能因此更广泛的传开去。首先,我们要把脾气带到适当的状态。导师没需要,我是指霎哈嘉瑜伽导师完全没需要对任何事物发脾气。若他们真的能做到,就省却我们很多忧虑,很多问题,很多自己制造出来的混乱。所有这些都能轻易的得以解决。但我们心中要先有纯洁的爱,不是出于任何利益或回报,而是纯洁的爱,那么,任何我们想做的事情,都能轻易完成。
导师的路途是很长的,可以不停的走下去。因为,毕竟导师要知道自己的责任,为何他们是导师。这很重要,导师是很重要的位置,他们要运用这个位置来展示对徒弟无比的体谅,而他们也要有明确的目标。因此,别人才不会怀疑他,不会认为他们别有用心,这絶不应是难以触摸,而是要絶对的清楚明确。
今天我告诉你们这一切,因为今天是我们来卡贝拉整整十年的日子。卡贝拉对我极之仁慈。他们带了很多人来霎哈嘉瑜伽,我告诉你们,真的很多很多人。这样偏远的地方,很多人都摒弃它,说︰「你能住在那里?」他们都说着这些话。但是,这真的实现了。你们要承认,这是很好的指示,证明霎哈嘉瑜伽能创造奇迹。
但是首要的是你要了解能量,若你不了解能量,就不能这样做了。例如,当我第一次来卡贝拉的时候,每个人都对我说︰「母亲啊,这里很孤寂,周围有很多黑手党,只有六、七所房子。你要住那儿?这是什么呀?」他们都警告我。后来,我来到这里,我立即告诉市长︰「我打算买这所房子,明天我就付钱。」他很吃惊,为何我会这样做?
我说︰「不用担心,完全没问题。」用生命能量,我用生命能量来决定这是一处极好的地方,那时候,生命能量帮了我很大忙,虽然每个人都不鼓励我,每个人都向我描绘一幅大的图画,这是一处恐怖的地方。到现在,黑手党去了那里?他们全都离开了。
现在,想知道了解事情,你要入静,改善你的视野,使你的视野更加清晰明确。这种视野不只是反映某些事情的某方面,还要清晰明确。通过霎哈嘉瑜伽,我们要明白,女神的保护时常都在我们的头顶之上。你绝不会出任何错,没什么会发生在你身上,它成就万事万物。我确信你能亲身体验到。
你们看,我们只是这样说霎哈嘉瑜伽,你们已经入静,进入入静状态。你们都感受到,终有一天,你们所有人都要变得这样—进入入静状态。这种入静的禀性或不管什么状态,都会散发生命能量,为你的工作、生活,为你一切开创路径。你不用与任何人对抗、争斗,也不用与任何人争论,只要入静,到达我形容的入静状态。在这状态,爱会完全包围着你。
愿神祝福你们。有一事你要明白是很重要的,你不要为任何事情走向极端,这也是人性。
譬如说,若你是理性的,任何事情你都要找合理的解释。「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那样做。」类似的情况持续。另一方面,他们变得情绪化,并藉情绪之名,做出各种错事。你们要克服这两种情况。若你不能克服它们,有什么用呢?自称霎哈嘉瑜伽士有什么用呢?你们最低限度要做到。你们必须避免走向极端,要省察自己。若你走向极端,就难以成就任何事情。你或许会生癌,一方面,你或许患上可怕的疾病,另一方面,你或许变得很理性,任何霎哈嘉瑜伽的知识都进不了你的脑袋。因此,你每刻都要保持平衡。透过这种平衡,就如有女霎哈嘉瑜伽士犯了大错,你不要在情感上依附着她︰「噢!母亲,为何会这样?我们要原谅她。」不要这样!你要告诉她︰「你要改善你的生命能量,要回复平衡,一旦你回复平衡,我才会考虑你的情况,才会告诉你会怎么样。」
但若她没有平衡,偏向理性化,偏向情绪化,这种情绪会把你带往任何荒谬的事情,因为这是心理方面出问题。人们可以因这种情绪而干出很错很错的事情。就像即使只是唱歌,他们也很神经质,你要明白,所有这些牵动情绪的事物,可以牵引你到任何地方。
因此,你们不要情绪化,只要有爱。左面是我们称的另一个极端。一面是情绪,另一面是理性。在理性中,你会像希特勒,对任何事情都论断。希特勒说︰「不,这是对的,我做的全都是对的。」全部理由都是他自己放进自己的脑袋里︰「这是对的,这是合情理的。」
因此,情绪和理性这两方面都要好好平衡,那么,你们就会看到,不管你做什么,都会有恰当的效果。
再次感谢你们。愿神祝福你们。 […]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讲话 Pandharpur (India)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讲话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 1984年2月29日

So now, we all have arrived, it’s all right.

Now, this place has been chosen because they said that there are lot of horrible people the other way round. Still, we are having their problems (laughing).

All right. You see, you must know these are modern times, and modern times have lots of complications.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Has everyone arrived? I will first speak in English, then in Marathi. As these people can’t understand anything otherwi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