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背了神的旨意 Hampstead Town Hall Centre, Hampstead (England)

公开讲座:违背了神的旨意
1983年3月31日 英国,汉普斯特城演讲厅
从一开始我就很抱歉,今天这么晚.我知道当某件事在神的眼中是非常重要的时候,所有的负面力量便开始计划着如何拖延、如何阻拦、如何使其脱离正轨、如何妨碍。真是非常令人惊讶!今天,最好是由我来告诉你们有关于神的旨意,以及我们人类如何无时不刻企图违背祂的旨意。
神的旨意其实是很单纯的。祂是神圣的爱、祂是慈悲的、祂是慈爱之海洋。祂创造了这世界,然后创造人类,只为了要给他们生命里最高的事–就是喜悦。喜悦是单纯的,不像短暂的快乐一般有二元性。但我们是如何违背神、违背喜悦的,这又为什么会发生呢?
我们的意识,就如你所知,经过我们的头脑向下成长。而这向下生长让我们远离神。最终我们是要达到神。但是首先我们稍稍地偏离那与神合一的意识,是为了要了解自由必须被适度地使用。没有经由训练、教育,给予人类自由是无用的。你看过自由的国家。他们在自由之中建立了什么?毁灭我们自己的原子弹!这是愚蠢的,这是愚昧。这是荒谬。但是我们已经都这么做了。我们还以它为荣,我们仍然忙着让我们的处境越来越糟。这就是我们做的事。这意识,我们人类自己的意识,被赐与给我们,好让我们的自由被试探、实验、观察。到最后,拥有终极的自由,藉此你变成灵。
最终,你必须变成灵。
但当我们开始发展我们所谓的意识时,我们关注的不是灵。我会说,我们像树木一般扎根于泥土中好站直生长;我们脑中也有像这样的根。然后我们开始向上生长,向上生长直到长出叶子、花朵盛开、结实累累。但相反地,在达到结实的阶段之前,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是,我们开始制造出人造的叶子,并享受它们,我们喜欢人造物。一旦开始认同人造物,我们便开始偏离真实,走向负面的想法,或走向过度积极的想法,这些实际上是违背神的,就是因为这些让我们制造原子弹以及这一切。
因此,确实有两条使我们走偏的岔路。有些人喜欢走向左边,或是负面的态度。他们毁灭自己、困扰自己、做各式各样的事情,借着这些会让他们用最悲惨的方式死去。他们自己患上各式各样的疾病。他们折磨他们的身体;他们折磨他们所有的一切。然后另一条是右边,在这边是他们去折磨别人,去毁灭别人,去击败别人。这两边都远离了神,远离祂的慈悲与恩典。关键是从头到尾都要走向灵性。唯有如此,才是朝正确的方向前进。但这个关键很容易地被人类破坏,因为他们有自由去这么做。在他们的自我中,他们大量地破坏,当你们发展出人工化的轻松生活时,那么已失去神的意识,祂的存在,祂就是那位导演这整出戏的。我们变得如此地意识到我们自己,然而我们觉得什么都没有错。我们做这、做那、陷入各式各样的问题之中。我们所做所为正是违反我们自己,而我们自己意味着神,因为神创造我们,并且祂爱我们。我们不爱自己。如果我们爱惜自己,我们不会滥用我们的身体、我们自己的系统、以及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说着:「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这么做?」你必须爱你的身体、你的心灵、以及这个社会。你必须爱你所拥有的一切,因为神在祂的爱中创造了你。但爱本身已变成一个严重扭曲的字眼。
现在,滥交有什么不对?这是爱吗?如果我跟你说这不是爱,因为这是违反自然,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会陷入混乱。人们也许会觉得这位女士很严肃,她很保守、很维多利亚式。听着。这是事实。我们为何要做些会造成毁灭的事情?你不能创造你自己。你甚至不能为自己创造一朵玫瑰花,更别说整个身体了。那么为什么我们要违背我们自己?为什么我们要违背这个我们所创造的社会呢?或违背我们所创造的整个国家或众多国家?时下这些政客——他们在做些什么?争斗。为着什么?去看看他们。我不能了解争斗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创造更多毁灭性的力量,创造更多恐怖的事物好去毁灭无辜的人吗?那些无辜的人们只被简单地警告。他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们不了解为什么明天他们就将要死去就因为一些人发了疯!而那些疯子坐在我们的事务指挥着。负面就是这样在我们内在成长。使我们变得负面。这两者都是负面的态度,因为他们否定了神。
否定神是我们犯下第一个罪。我们不畏惧神。祂是慈悲;祂是仁慈;祂是一切。但在祂的慈悲中,祂会毁灭这世界。祂不会容许更多违背祂的罪行再被犯下。甚至不惜毁灭。癌症是什么?所有这些找上我们身体的疾病是什么?它们不是别的,正是我们自己内在建造的毁灭力量。无须惧怕任何来自我们外在的攻击,或是任何外星攻击、外层空间入侵也都不用害怕。不,没有这些。我们应该知道这些攻击都是在我们内在造成的。以自由之名我们已在自己内在积聚所有毁灭性的微生物。它是一个这样的内建程序,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些攻击即将到来,它们已经就位。而我们太满足于我们自己,我们人工化的生活、繁文缛节以及肤浅的习性。
与生俱来的,在我们内在,存在着灵体,祂想要启发你,想赐予我们自身平安、祝福与喜悦。你的这盏美丽的灯被创造是有其目的性。它必须被点燃。尊重你自己。在今日的字典中「尊重」这词已经不复存在!尊重你自己。我们要尊重这盏有着灵体之光的灯,它应该要被点亮。让我们也成为那盏光辉灿烂的灯。神已经为我们创造如此美丽的世界,但我们在我们的无知里,在我们所谓的自由之中,已经毁灭了这么多的东西。
看见人们直接地朝向地狱前进,这真令人惊愕。对一个母亲而言这是她非常关心的事。如何才能止住这种堕落?如何把他们拯救出来?如何让他们了解他们的价值、他们的可贵?你不应该把人类生命视为理所当然。这是非常珍贵的生命,由许许多多的过程所创造。它的创造是极度困难。不要忘了你必须变成灵,要不然你的生命就白费了。不只如此,整个的创造都白费了,因为你是创造物里最高的,你是那个创造的缩影。
然而你要怎么做呢?我们必须成为公开谈论神的核心份子。我很惊讶地发现,这个国家的人不喜欢谈论神。你不能谈论神。你能想象这是怎样的处境:你不能谈论你的创造者,或这样的信仰毫无意义?你们要不就是形成某种秘密组织,加入其中的每个人都不能说「现在我们属于某个宗教」。神怎么会有这些不同的宗教?只要去想想,祂怎么会有分别的教堂、分别的庙宇、与分别的清真寺?我们怎么能以神之名变得狂热!你能够想象吗?这就是我们对神所做的事!我们已经变得狂热。神点石成金,祂所碰触的任何东西都变成金。但是得先有石头,当祂碰触人类,他们变成像囚犯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宗教狂热份子。因此,如何传达「你是灵,你必须成为灵」这新闻、这讯息是个难题。
我的母语是马拉蒂语,感谢神,我出生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因为这是圣人的国度。成千上万的圣人住在这国家。这是传统,它的灵性非常高。崇尚灵性是我出生地的传统。「马哈(Maha)」的意思是伟大,「拉斯特拉(rashtra)」的意思是国家。这里的传统是灵性而非酗酒、滥用药物或是任何其他的「主义」。灵性是这国家的传统,一位非常单纯的诗人诞生于此,他的名字叫纳德夫(Namdev)。他是位裁缝师,只是位平凡的裁缝师。但他写下许多甜美的诗句——我会解释他所说的。「小男孩正放着风筝。他看着天空,和朋友聊天;他跑来跑去四处谈笑。但是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风筝上。」然后他说:「一位女士正背着她的小男孩做家事——她倒水给丈夫喝、与孩子坐下、煮饭,然后起身清洗。孩子在她的腰上,正在休息。她的注意力一直在孩子身上。」「一位妇女在头上优美平衡的顶着一壶水,与其他妇女一同行走。她们边走边谈天说笑,但是她们的注意力一直在水壶上。同样地,我们的注意力要保持在灵上。」
同样地,我们在这生活着,这是荒谬的,我们并没有将我们的注意力放在灵上而祂是生命中最根本的给予者。但每当你谈及灵,人们认为这些都是废话、不值得一听。他们想要一次又一次地听着那些俗事。如果是像保守党或工党的广播节目,他们可以一连听数小时——这类的世俗事务。年复一年你们都在听。但如果有人说:「不,这全都是人为做作,你们内在有更值得你们去倾听的东西。」他们认为他们还没有要去聆听这些事:「这位母亲正在告诉我们的是什么?」但现在,醒醒吧!在不同的层面上,我们要去了解这些人迄今所做的,而我们已接受。这么多年来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已超过了界线。一颗星星在我们的内在闪耀着,那是我们的灵。
人们谈论祂,谈论神,然后又创造一个宣称他们在执行神的工作的宗教。在「神的工作」中,女性绑起她们的大腿和抛光自己的肉体。想象一下!以神之名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理由是,「你必须要苦行。」你为何要让自己受苦?「因为基督这样做。」你是基督吗?而这意味着基督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所以你们之中一小部分人也得受苦!之前基督经历过的一切早已远远足够,因为基督是圣子。如果圣子必须遭受苦行,那又有什么好伟大的?祂早已完成了这一切,祂为了我们工作。祂要在我们内在被启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得到自觉。
坐下来问问题是最简单的事,但最好是你们都得到自觉。这是今天最重要的事。当然,现况下人们是如此,所以这不会很快地成就。我非常肯定。我已尽我所能。提升灵量就像举起崇山峻岭一般。这真的像举起万山峻岭。你觉得非常累、精疲力竭。但之后他们又不想珍惜。所以不要觉得失望,不要对此感到受伤。
我确信,慢慢地、逐渐地,在你的双眼里,人们会看见你的生命如何被转化为喜悦、祝福与谅解。他们会看见你变得多么地有爱心以及喜乐,然后,他们会相信你有着更为美好的生命。有些人处在这种不良的状态里,他们每件事都只看到黑暗的那一面。他们失望透顶、彻底放弃。他们就是放弃了。他们会说:「现在我们会随之完结。我们已经做了所有一切,而我们现在一点也不想再多做些什么了。」我曾在法国目睹。他们讨论着世界的崩溃与近在眉睫的毁灭。他们谈论着:「让我们现在就死去吧。我们已经受够了。让我们遭遇最终的毁灭,无论是原子弹或是什么的。毁了我们吧。」多么地绝望!我可以了解会这样想的人的绝望,会这样关心的人的绝望。我也为此烦恼。我毫不怀疑人们会为此感到绝望。甚至霎哈嘉瑜伽士有时会非常沮丧,变得极度绝望,说:「放弃了,母亲。我们已经随之完结,我们再也无法承受。」不过我不知道如何把我的注意力从灵体上移开。你可以试试看,尽你最大的努力去移开注意力。你做不到,因为你就在那儿。因此,无论如何,你会奋力尽可能去拯救更多的人。所有这些在一定的间隔就感到挫败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必须说,你不应该感到沮丧。你要去维持你的勇气以及谅解,如果你关心别人,如果你对别人关怀,他们会了解你,而你能够让更多更多的人得到拯救、解放,他们将得以进入神的国度。如同你正在享受的,他们也将会享受。
唯一的隐忧是你会觉得有这么多人仍旧迷失。没关系。你要努力工作。我们必须了解有诸多负面力量正在把他们往下拉。他们是无明的,他们不知道有超越这世俗斗争之外的生命。那美丽辉煌的永恒生命。但是逐渐地,我确信,这将会成就。特别是对这次会议而言。他们遭受许多的起起伏伏,而整件事令人丧志。
但我们仍必须了解,神的工作是被神所祝福的。祂将赐予你祂所有的祝福与协助,让你能担起你想要的责任。时间分秒流逝;现在只剩下很少的时间。时间即将用罄,这就是为什么绝望逐渐增加。绝望本身把霎哈嘉瑜伽带到这个地球上。你应该要感到更为坚强,去与周遭那些你所察觉到的阻碍奋斗,成就这个创造的终极目标。
愿神祝福你!
Now, ask Me questions if you have any, without any fear, but not irrelevant, stupid questions, you understand that. It’s not good. I would not like to waste time of people who have come to seek the Truth. So, please ask Me questions if you have any or we will go in for the Realis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