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善轮崇拜(摘要) Vancouver (Canada)

明善轮崇拜(摘要)
1992年9月13日
讲于加拿大温哥华
「今天我们将同来敬拜明善轮。至今为止我们一直在向一个神作崇拜,而今次是你们第二次崇拜明善轮(Hamsa)这个中心。」这个能量中心位于两眉之间。两只眼正好代表左右两边。这个能量中心很受我们的眼、耳、鼻、舌、牙齿和喉部所引领。它是个十分重要的中心,因为喉轮必须照顾十六块花瓣,这些花瓣又照顾着这些不同的器官。而且它必须与宇宙大我(Virata 维罗达)联系,因此就必须穿越这个明善轮中心。」
「明善轮是个非常重要的中心,在我们的意识中会表现出吉祥。意思是:假如这个中心能够警醒和得到唤醒,我们就可以立刻知道甚么是吉祥,甚么是不吉祥……我们获得上天的明辨能力。我想这是人类遗传基因的一部分,才会令人有明辨善与恶、建设与破坏的能力。」
「……不过这个中心很易被我们这些器官所破坏,这些器官从外面收集思想条件制约和自我。此所以这个中心是很脆弱的。其他能量中心与外界的连系没有这么多,因为这中心与这些器官连系起来,也就从这些器官处接收了所有讯息。例如,双眼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人们说眼睛就是灵魂之窗,而你们又看过当灵量(Kundalini)上升与灵魂在发出光芒时,瞳孔是会放大的,你们也就看来纯真如赤子,双眼闪亮。」
假如我们用眼不当,好色贪婪,就会严重损害这个中心。一旦我们开始接受一些对生命有害的事物,我们就会立刻很容易地接受任何错误和有害的事物。「我感到那是某种遗传基因的缺憾所引致的,因为某些人绝不会接受任何愚昧、白痴和有害的事物,但另一些人却很容易老是选择荒谬和绝对有害的事物。这个也可能会变成一种广获认同的集体认受。例如,一个眼睛转个不停的人可以影响其他人,令其他人也变成那样。」这是所有各式各样亡魂(bhoots)进入的好门径。……当你把它投射回去,同一种亡魂可以走进另一个人内,可以在其他人身上制造出同一样的真空,或是同一个在明善轮上面的弱点。因此,眼睛必须要非常洁净、非常纯真。
缺乏明辨能力就会影响所有感官。人们习惯了听一些可怖的事情,就变成受这种『喜欢这些事物』的条件制约所约束。人们会习惯了嗅一些腐坏的芝士、烟草、或人工化有酒精味的香水,其实这些都对鼻的细胞极有害。最终人就会失去嗅觉,失去了这个本来为我们带来很多喜乐的器官。假如这中心的精微之处丧失了,我们便会丧失升进,变成与牲畜无异。
喉部也一样,假如我们说粗言秽语或用它来骂人,向人发脾气或侵犯别人,或做些诸如喝酒抽烟之类的事,喉部就变得很弱,甜美的声线也会失去。咀巴与牙齿的味觉,也会向所有不经辨认就接受的事物而发出反应。假如我们做某事,是因为某种东西有很多广告,或作过很多市场推广的话,那意味着我们还未发展出自己的智慧与人格。
当明善轮受到唤醒,我们会发展出明辨事非的能力,在梵文里有一对联,是说天鹅与白鹤同是白鸟。那么一只天鹅与一只白鹤又有何分别呢?答案是:当你把奶和水混合,天鹅就只会吸啜奶液,而鹤就没有这种辨别能力。
假如我们失去了辨别事物的能力,我们就像机械人一样,因为我们不再有人格。「任何人都可以把我们洗脑,而且越向我们讲得越多有关我们的辨别能力,我们就越听那一套。」那解释了为何如此多的万千群众走向假导师那处,或沦为同性恋,染上艾滋病,和染上毒瘾。「那真是难以置信,为何人会接受这些事情,这些损害生命的事情……我们付钱去自我毁灭……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不顺应自然的。」即使牲畜也知道要远离危险,因为牠们要保存生命。「可是这种普通的常识也渐失去,然后他们会说:『有甚么不对?这有甚么不对?那有甚么不对?』那表示明善轮的遗传基因已经丧失……明善轮上面没有神祇,但有众多器官的无形无相的能量──这些器官由佛陀、大雄(Mahavira)、基督与克里希纳(Krishna)所照护着,这四位是受锡吕‧格涅沙(Shri Ganesha)所掌管着。」
「这些遗传基因由锡吕‧格涅沙安放上去,因为祂是智慧之源。」一旦我们损害了根轮,那智慧、那根基,就会完蛋。「这就是为何不道德的生活对我们的生命极之有害的原因,因为我们丧失了明辨能力……之后假如你得到唤醒,便会成为更高层次的霎哈嘉瑜伽族类。……我见过有人一夜之间戒除毒瘾,极之不道德的人变成极之有道德,因为这个轮穴突然间得到唤醒,而灵体之光的最佳表现方法,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也在集体生活中,借着这轮穴表现出来。」
现在霎哈嘉瑜伽也有很多问题。当人第一次来到霎哈嘉瑜伽,他们会开始留意其他人,并找寻别人的错处。他们不会看看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要找别人的错处,而是去改正自己的缺点。」有些人认为应该从中赚取些金钱,或有些人开始对一些他们不应管的事作批评。
「所以他们忘记了,因为他们只是来霎哈嘉瑜伽,而智慧的遗传基因却没有建立好……所以他们开始找领袖的错处。有时领袖亦会有这种感觉:「噢!我是领袖,我可以非常强硬,纲纪严明,可以控制其他人得来。」他们来这里是要学习怎去爱、慈悲为怀、忍耐包容。领袖的意义也是指服从──两者都是要自行辨别选取的。假如有人向你说些甚么,又假如你为自己的好处而服从他的话,你便会领会到那是对你有益的。假如有领袖告诉你某些事做得不对,你应尝试看看问题出在那里,而不是因而感到受伤害。」
「因此所有这些从『前生』积聚而来的东西,也即使是我们重生后仍携带着的一丁点──即好像一只蛋变成了一只鸟,但破壳之后仍有很多蛋壳的东西缠在身上,因此得到自觉之后,第一个要谨慎辨察的是:『我怎样可以达到灵体的状态,纯洁的灵体的状态?』可是,人们却迷失,因为他们没有辨别的能力。得到这觉醒后,第一件事我看到在人们身上发生的,是他们双眼会稳定起来,双眼减少了转动。他们有纯真的眼神。」
获得自觉后,懂得享受生命的能力,你自然会得到,最重要的,是辨别的能力。然后,像天鹅般,你从任何事物中皆可提取乳液……你的态度变得不同……生命依然如故。没有甚么改变──同一间房子、同一个家、同一城市、同一环境,但你开始享受一切,因为你明善轮的敏锐力现在只为上天的辨察力而工作,而你会立刻知道,然后不再想碰那些刺──只想采摘花朵,而你又知道自己在采摘花朵,自己在喜乐之中。」
「因此,透过明善轮而来的灵体之光会给你智慧。智慧不是指你知道怎样去与人争吵或斗争……智慧是指你如何凡事看见美好一面并享受它……并且避免任何有害的事物,只做有益的事……明智的人会保护自己。他尊重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知道自己已成为了上帝的工具。」
「因此智慧会自动降临于你,但借着经验,你便会知道这条路是正确的……一旦这智慧变得透彻明显,你就能清清楚楚地看通一切事物──头脑也清清晰晰──之后任何人说出智慧的事,你也不再感到难受。」
就是因为这种转化,从前你看过或听过的同一首音乐或同一首诗,现今却令人有如置身于七重天中。眼睛、耳朵都是个微妙的器官,「而这些微妙器官就会开始向你从周围采集而来的美好事物发出反应……一旦你学会这样做,你会说:『我们在喜乐的汪洋中畅泳。』海洋依旧,但此刻你已找到海洋中的滴滴甘露,其他人却惧怕会溺毙。世界依旧!这就是为何他们说是个摩耶幻相(Maya)的原因,不过当这辨别能力在闪动,就不会再有幻相。」
「你有智慧与有安全的装备,你也知自己在做甚么……我见过某人在会堂内向霎哈嘉练习者叫骂批评,他们仍能享受一切。我见过有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大笑起来。他真可怜,想穷其内涵水平去责骂一切,但在场的霎哈嘉练习者却只管向他发笑……他们在享受此人的愚昧。」
「所以,生命的整个态度都因为这个明善轮而改变,而你却不曾发觉原来自己的智慧已自动地发展了出来。然后你也开始巩固它,也令它成为自己的已唤醒的信念,因为甚么时候你看见,你相信的都会得成果……人们突然碰上你,你得到帮助。所以,有很多事情发生。」
待人接物,处理人和工作的智慧──每事每物都开始有成果。「假如那不能成就,你也不会感到难过。你会想:『怎好呢?那人不是个霎哈嘉练习者。我们尝试了。可以做些甚么呢?』……这个无所不在的活跃力量正在看护着你;所有伟大的圣人在看管着事物;有时你会感到好像天使们在伴随着你,祂们怎样引导一切,怎样令事情成就。然后这个明辨能力稳定下来。除非这个状态可以稳定下来,否则霎哈嘉修习者很可能会悄然离开霎哈嘉瑜伽。」
我知道曾经有很多人来到霎哈嘉后,只因为一点小事而离开……因为在表面上我们有很多种人;而在表面,假如你停步,有人向他们说了些甚么,他们就离开,因为他们还未到达那个明辨力的状态:『这个地方是找对了。假如他有错,他自会离开。为甚么我要离开呢?』只有在明善轮好好发展出来之后,人才有可能成长。
「我曾见过有些人变得很热切投入。你们也知道,这是个非常大的组织,遍及全球。我没有秘书,但每个人都是我的秘书,每个人都各自修行。他们认同它,他们为它承担责任……他们做事是为了霎哈嘉瑜伽,为了帮助他人。」
「所以,对于错误事物的认同,你们自会舍弃。然后你会开始认同美好的事物,因为你开始获取美丽的馨香,你开始享受这美丽,你的心也开始打开。假如你的明善轮仍受自我与思想的条件制约感染,那么这一切喜乐,一切的事情都不可能发生。我们有这么多条件制约,像印度教、基督教,这个那个。他们的条件制约如此多……可是,一旦我们放弃了所有这些条件制约,相信我们是为自己的福德才这样做,额轮就会打开。没有这些,额轮是不能打开的。这是个通往额轮,通往喉轮的入口,是通往头部各轮穴的入口,头部是宝座的所在。因此,要保持明善轮清洁是十分重要的。我已告诉过你们很多有关保持明善轮清洁的事情,那是你们应该做的,我意思是指那些在肉身层面的。而且,在精神层面我也告诉你们有甚么应该做来令思想静止下来,凡事要看其美丽的一面,而非其粗鄙庸俗的一面,非实用的一面,而是美丽的一面。慢慢地,你会发觉双眼会变得越来越洁净。人们越来越投入霎哈嘉瑜伽,可能那是因为他们的深度,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求道,或可能……但明善轮成就了最伟大的事情,我不知你们有否察觉到──不论你们的业果(Karma phalas)如何也已经了结。你不必为你先祖辈的业果、你自己个人的业果而负责。你做错了甚么也已经了结,好像你与过去完全切断一样。一旦它得到巩固确立,所有错误、所有过失,不单是你的、你亲朋的、你祖先的、家庭的、国家的、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碰你。你超然于物。」
「在这过渡期(Krita Yuga),当这无所不在的生命能量(Brahma Chaitanya)正尝试暴露人从前的业报(Karma)并加以惩罚时──集体地如是、全国地也如是──就连碰你一下也不会,因为这中心的光芒是如此极端有力量,而你会由从前所做的事情所引起的恐惧中得以拯救出来。你会像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花般美丽,向世界发放美丽的幽香。」
「愿神祝福你们。」 […]

自我与制约 (United States)

自我与制约
美国新泽西州‧1985年10月27日
 
今天,我要告诉你们历史上、传统上,自我是怎样折磨人。当你看到这个自我的显现,你便知道,假若你的自我在扮演着任何角色,你可能是毁灭力量的一部分。你们现在先要看看,当自我在人类中生长,首先,因为要保护自己,所以它才生长,脑垂体,在我们抬起头时,它开始在我们内里生长,就像这样。当我们还是动物的时候,我们的头是像这样,那时候,那个被称为松果腺的器官是非常强大。他们说人类的松果腺不起作用,不是真的,松果腺的确起作用,他们只是不知道它怎样起作用。我们内里的松果腺,在我们仍然是动物的阶段时,是非常活跃的。
 
当我们开始抬起头,一种化学变化在我们身体内发生,我们的脑开始生长成锥体。我曾经告诉你,以平衡四边形的力量(parallelogram of forces),所有这些是怎样生长成锥体。当它变成这样,首先,直至动物的国度,是松果腺照顾着超我(super ego)。在动物的国度,当动物变得更人性化时,自我便开始生长。
 
只有人类懂得运用物质,人类亦是唯一的动物知道怎样运用物质。人类懂得运用物质,并非动物。动物不会为自己而运用物质。当他们开始占有物质,自我便开始发展,我们发展了被称为「脑袋的锥体」的东西,我们开始生长,越来越像这样。当它到达最高点,我们便越来越多运用自我,我们并没有在这一点上停下来,我们开始向另一边移动,它向下移,把它遮盖,像这样完全的把它遮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以为人类的松果腺没有运作,它在运作,毫无疑问,它在运作。因此,当我们看到这个自我在生长,人们因此感到极之有自信。什么地方出错?事情在多年前已经开展,自哥伦比亚时代已经开展。就如我曾经说过,若哥伦比亚来过印度,他不会看到我在这里,他会令所有印度人完蛋,不是他,他很友善,是他的随从。
 
同样,这个自我开始毁灭人,他们有着要取胜的念头,杀害人,占领土地,积蓄财富。这样的事情持续发生,在这个层面开始,不停的持续着。当婚姻制度以合适的途径开展,同样,野心也在妇女身上发展。现在女士压迫男士,就像这样,所有事物都变得那么压迫性。当你富压迫性,你看不到自己在压迫别人,这是自我中心的人的问题。虽然他可能是求道者,非常真心的求道者,但若他处于自我的领域,他永远感觉不到自己的阻塞,因为自我就在其间。实相就是这样︰他看不到自己的阻塞,看不到自己怎样压迫人,看不到他是怎样伤害人,找人麻烦,折磨人。这样的人可以是极之傲慢,傲慢的程度就如被人称为「令人窒息」那样。
 
这种情况就像你生癌,当你生癌,什么会发生。癌症毫无疑问的从左边开始。当人患上癌症,那个人变得对疾病很脆弱,癌症是富侵略性的人患的疾病。身体的细胞首先发展侵略性,我们称它为恶性。当恶性细胞接触到其他细胞,其他的细胞亦变成恶性,恶性细胞就是这样扩散开去,当它扩散,什么会发生?例如在鼻子内有一些细胞变成恶性,它们开始阻碍其他器官的生长,鼻子就像这样生长,不是外在而是内在的。它们开始变得富侵略性,你看,侵略性开始,他们对整体完全失去控制,因为它们与整体已经没有了协调,他们看不到整体必须一起生长,不单只是鼻子,不单只是眼睛,是不是?这种从集体里分裂出来的情况,当你发觉某个霎哈嘉瑜伽士有古怪有趣的言行时,便是先兆。若他从集体里分裂出来,他便是自我中心的人,这是毫无疑问,不用争辩的。
 
超自我(super ego)的人会黏着集体,会尽量非常接近集体静室,他会非常非常接近我们,常常就在附近,就算我们说︰「我们不需要你。」他仍然会在,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它是很富侵略性,很狡猾。所以当偏左脉的人进入集体静室,他可以非常友善、沉默、甜美,诸如此类。但那个媒体,那个在他内里的亡魂,会鬼鬼祟祟地侵袭人,折磨人。很容易能把他们治好,因为他们只麻烦、折磨自己。但自我中心的人则很难从中走出来。这就是为何我昨天和今天都在谈自我。
 
看到所有侵略性的行为出现,什么地方出错?例如现在,我正在谈论化学,你们是怎样发现化学品?是藉由自我,藉由科学。若科学没有连上神或连上整体,你的言行就会像这样,你能制造原子弹,制造可怕的化学品,你称这为「有勇无谋」。你进入每一个领域,每一个地方,控制一切,你不知道它有什么能力。就如今天你制造了计算机,明天计算机可能把你吞噬。
 
我必须告诉你,现在我发现一种在人类身上新的疾病,就是他们有意识的脑袋控制着他们。有一个这样的人,他非常自我中心,不相信神,他是印度人,他遇上了意外,他的妻子是医生,她是我的朋友,她把他带来找我。他在我面前站起来,好好地走路。若他一个人独处,无论他怎样有意识的去做,却连腿也抬不起来,你可以想象吗?这些自我中心的人,出现一种新的疾病,在有意识下,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他们不能做任何事。现在,我向你们作出承诺,或我警告你,这种情况将会出现。我警告偏左脉的人,你将会染上一种可怕的疾病,一种针对自我中心的人的新疾病,就是在有意识之下,他们不能移动,他们变成哑巴,只能坐在这里,他们的自我会接管。当你在这个时代出生,你必须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时代。
 
我们很不稳妥的处于一是找到神,一是入地狱,只有这两种情况。一种新的疾病将会来临,不是神经错乱,不是。你非常有警觉性,却不能移动双手,你的整个神经系统拒绝运作。这种情况将会来临,很快会出现。我曾经见过这种自我中心的人,像希特勒,他们摧毁全世界,对我们的价值观作出那么多伤害。在精微层面,我们可以说是因为战争,令他们为我们创造了这二十五年像地狱般可怕的生活。但就算你有机会避过战争,若自我仍然存在,那种生活仍会自动出现。若你可以外在的避过,它会在你内在出现。你发觉你不能动,不能眨眼,不能睡觉,不能移动双手。就算是现在,很多人也睡不着觉。我不想霎哈嘉瑜伽士受这种可怕疾病的折磨。西方人更要为这种事情负责。那些想离开集体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他们正以亡魂的名义维护着他们的自我,他们必须明白,有这种情况出现,百分之九十九是因为他们内在的自我,必须要面对自我。
 
「啊!我有自我,我感到内疚。」好吧,你把它收回这里,在你的耳朵里,不是这样,不应该这样做。今天你很活跃,努力工作,明天你却不动,你不能动。这个国家的人却不关心,就算是没有问题的人也一样不关心,你变得像老人家一般,不会动。他看到一切,知道一切,他是有意识的,这种情况在很年青时便会发生的,只要是很微细的意外,很微细的骚扰,便会启动,令你进入这个领域。在那里你像哑巴一般坐着,不能移动你的手指,不能拿任何对象,你并非在昏迷状态。昏迷状态只会在吸食毒品的人身上出现,他们偏向左脉,毒品之类的东西把你带到左边。偏右脉的人不会处于昏迷状态,那是咀咒。你看到一切,你很有警觉性,你知道各样事情,但你却连头也不能转动。是我说的,这种情况会很快来临。
 
你或许还会说话,或许已经不能说话,你是可以到达这种状态,慢慢地,慢慢地,你发觉你的身体不能移动。人们不能明白自我对我们是多危险,不是外在的压迫,因为它进入了喉轮的左面,左喉轮会产生这种可怕的疾病。我们要明白怎样控制我们的自我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把你的名字写下,用鞋子拍打你的名字一百零八次。
 
第二,要律己,对自己要有纪律,早上起床,静坐,右手向着相片,左手像这样放,完全不要用光,也不要有阳光,完全不要走向太阳,必须避免太阳,只用月亮。阅读描述左脉力量摩诃卡利的书籍,不要阅读像Abbaduta这类的书籍,永远不要阅读这类书籍,不然你会视自己为Abbaduta。他说︰「我是无所不在,我是这样。」人便开始感到「我是这样。」
 
我曾读过Abbaduta的书籍,我是说这本书,它指出我们的降世神祇有什么不妥,不妥之处是降世神祇完全不认识人类,不知道人类在什么层次。你告诉他们︰「我是无形相和有形相的,我是这样那样的。」那又怎样?若你是这样,我便是慈悲、爱心、和平,我又是……那又怎样?若你要代入这些身分,你必须降至人类的层次,他们没有这样做过,所以这是一种浪费。但相反,每一个人都视我为神,视我为梵天婆罗摩,视我为湿婆神,就是这样。跟着他们争吵,那种成长,成熟还未出现,那是非常肤浅,整件事件变得非常肤浅,你变成肤浅的人,你就是过这样的生活。我告诉你,首先最实际的是用鞋打法拍打自己,说「我不是这样」。最先要做的是你要这样告诉自己。若你是求道者,真诚的求道者,老实的求道者,我建议你这样做,你在镜中看着自己,告诉自己︰「现在你这个甲乙丙自我先生,请你离开我,我知道我是谁,请你离开。」你必须这样做,嘲笑自己,向自己微笑,找自己乐趣,这是最佳的途径,不要感到受伤害。若有人说︰「你很自大。」你可以说︰「我知道,我知道。」若你知道自己很自我中心,你又怎能有进步?
 
自我能以很多途径出现。借着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嘴巴,你的鼻子,各种途径,因为你违反神,违反集体,违反克里希纳,违反你的喉轮。自我首先就是这样显现。现在,没有人会像这样去打人,你看,我们在自我的显现中,变得更精微。我们运用我们这个部分,不是双手。你可以借着眼睛显示你的脾气,又或你的眼睛充满挑逗,你变得淫邪,这就是为什么基督说︰「不要变得淫邪。」
 
现在艾滋病能透过眼泪传播,那很好。人们常常亲吻对方,好吧,现在没有人会再吻了。到目前为止,你们用喉轮去表达所有猥亵的东西,所有猥亵的行为都倾巢而出。所以在第二阶段,当我们明白是透过喉轮,即美国,我们表达自己,表达我们的自我,那么,我们该怎样做?首先,停止说话,这里的人说话的方式,我的意思是你看,你像这样开合你的嘴巴,你继续这样而别人也不停的说话。你只要告诉他们一些琐事,他们便马上把他们所知道有关这方面的知识数据告诉你,像他们什么都知道,从头到尾,你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你怎样能停止说话?我告诉你一点实用的东西,我为你们带来了一些果仁,我已经给了它们能量。把果仁放在口中,若你要说话,把它从口中拿出,不然,把它留在口中。那是神圣格涅沙,不要把它拿出来。停止说话,若你停止说话,你的造作便会消失。透过我们的脸孔,我们是伪君子,每事每物都是藉由喉轮成就。极之有野心的人的言行可以是非常非常友善、甜美的。若他们想剥削你或利用你赚取金钱,他们的言行也可以很友善,我们的言行是藉由喉轮表现出来,你的反应是「你是很温和,你是非常好。」实际上你却不是,你很具侵略性。所以你要明白,少说一点话可以减少一半的造作和伪善,那么剩下的一半该怎样处理?
 
剩下的一半,我们必须知道那一个轮穴需要对自我的显现负责。其一是明善轮,明善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轮穴。当我们要显示我们的脾气,或表示我们不在乎,便会运用明善轮。他想︰「神啊!我对这个人做了些什么?」这就是我们怎样显示我们的脾气,常常都是这样。这就是明善轮。这是为何我们常常用我们称为酥油或某些含油质的东西来清洁我们的耳朵和鼻子,眼睛则用kajal,这个部分也是用kajal。必须把酥油放在热水或热奶中,再把它吸入,你的神经便能得到舒缓,它也能抚慰你的喉轮,亦能抚慰你通常称呼的腹膜,那是内里的东西。当我们的手指和双手干燥,油能滋润它们,我们必须令它们得到滋养。在这里那里擦一点酥油,这里那里和头则用油。现在的新方法是头不用油,你的头会变秃,秃头的男士,当然,你仍可以这样做,像犹伯连纳(Yull Brinner),他是因癌症而死。他的妹妹是我的门徒。你发展出有趣的髪型,因为这种时髦的髪型,不再用任何油了。我不知道这方法从何而来。孩子也说︰「不要放任何油在耳朵里。」是医生,他们想制造病人,不要听他们的话。在出门或到任何地方时,放一点油进耳朵里,放进鼻子的则是酥油而不是其他油。透过明善轮来控制你的腹膜,这是很重要的。这个轮穴真的能帮助你大大的舒缓。在梵文和其他俗语,称酥油为「mir」,而「sneha」是爱,「Neha」也是爱。所以我们要用油来滋润它,那么摩擦力便会减少。我们知道在大自然,当我们想减低摩擦力,都是用油。
 
就如我们想把一艘船启航,我曾经为船只启航,所以我知道是怎样的一回事。他们把润滑油加在对象上。当船接触到润滑油,便会移动,顺畅地移进海里,漂亮地移动。在印度,他们用香蕉,因为香蕉随处都找到,所以他们用香蕉。在这里,他们用润滑油,在英国,也是用润滑油。同样,我们亦要润滑自己。我们的语言,我们的音调,我们的说话都必须润滑,以爱来润滑,爱是那么有力量,可以吸引任何人,连希特勒都会被吸引。当你与别人说话或你说某些事情时,必须有如巧克力般的爱的外层,你甚至连菎麻油(用作轻泻)也可以用,我就是有这样做。你们要理解这些事情,不要像其他人那样变得愚蠢,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必须拥有理想的人生,在各方面显现活力,不要浪费我们拥有的这个了不起的祝福。
 
另一个时常有阻塞的轮穴是额轮。在额轮的层次,我们要变得无思无虑,但我们却做不到。若我们静观自己的思绪,便会知道我们想着的大多都是伤害我们,找我们麻烦的人,偶然我们也会灵光一闪的想及一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人。但一般来说,我们都只会想及伤害我们的人或类似的事情。现在,耶稣基督,祂是神圣格涅沙,祂拥有所有杀害我们的力量,祂能令我们完蛋,能完全毁灭我们,但祂却给予了我们最伟大的武器,就是宽恕。所以额轮的口诀是宽恕,你需要明白去宽恕别人,任何人说了任何话,宽恕他们。当你宽恕,神便会接管。祂懂得怎样恰当的或不恰当的应付处理这个人,对这个人做祂喜欢做的事情。这不是你的工作,你只需要宽恕,你只要给他一张门票,让他到神那里去。我原谅你,你必须做到,就是这样,你便可以好好地享受额轮,可以说︰「我宽恕,我宽恕,我宽恕。」说三次来提升灵量。你要念诵Nirvichara这口诀,没有思绪。额轮带给你思绪,那就是为何基督那么重视双眼,「我们不应有淫邪的眼睛。」尝试把你的双眼集中在母亲大地上一段时间,她会把它吸入,那么你的注意力便不会那么分散,注意力变得集中和平衡。当你这样做,你的双眼便会变得有力量。你只要看一眼,便能把人治好,纯真开始进入你的眼睛,你不会有淫欲和贪婪。
 
人们现在正玩弄非常危险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他们在玩弄些什么。在西方,我看到每个人都看着女孩,这是何等毫无喜乐的追逐?为什么要把你的眼睛看着一些你完全不享受的东西。男士看着女孩,女孩也看着男士,这是何等荒谬?为什么浪费你的精力。我常常只看离地三呎的地方,这样你能看到花朵,看到孩子。某天,有人问我︰「你像不像看着英俊的男士?」我说︰「我不是蠢才,我只看最英俊的东西,在三呎高度以内的。」他说︰「你必定是蠢蛋才会这样做。」我不是,就是这样。这样做会给予你巨大的精力,因为你透过眼睛保留你所有的精力。眼睛是这个力量的窗户,若你想把它保存,它会妥当,否则,就像现在,他们说︰「节约用水,因为你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水,所以现在必须要节省用水。」
 
在祝福的骤雨下,若你的眼睛是纯真的,你会享受这祝福,你不需要看着任何人,不需要说任何话,只是享受,感觉这喜乐完全倾泻在你身,因为自我已经消失。像这样看着每一个人是一种压迫,这是压迫。我知道有些人催眠妇女或男人,我知道有妇女是这样。我在宴会中看到,我曾经看到亡灵从这些妇女身上走出来。她们看着男士,男士受吸引,爱上那个女士,直至他变成乞丐,她是以私刑把他处死。这是一种男或女的卖淫,很可怕,对你的眼睛是种污蔑。所以要保持你的双眼稳固,尝试把他们稳固,若它们想走到这里或那里,你便要说︰「看着这里,这是大地之母,是它给你所有漂亮的东西,看着这里。」那么,大地之母的漂亮便会进入你的眼睛,洁净和纯洁便会净化其他事物,事情就应该是这样。
 
要对抗自我,我们必须准备妥当,要有适当的意志力,因为自我会完全握杀人类的意志力。自我大的人没有意志力。他只会做自我要他做的事情。他可以杀人,可以很暴力。在美国发生的所有暴力事件,都是自我的显现。这是对法律的不尊重,不单不尊重人的法律,也不尊重神的法律。人们的言行就是这样,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染病,这是可怕的事情。并不自我的人不会染上癌症。你必须是很自我才会染上癌症,虽然癌症是左脉的东西。你必定有自我,你才会很脆弱的透过自我而令癌病作出行动。若你是很自我,便很容易受癌症的侵袭,所以就算你能从癌症中存活过来,另一种东西仍会在等着你,你会被亡魂逮获。
 
你会变得像我在电视中看到的那样,有人给他们一些人工化的东西,他们变得像机器,像机器一样移动双手,像这样走路,他们看来像人类,像这样走直线,却什么也感觉不到。你会变得这样。因为自我把你带离情感,带离左边,你变得真的像一部机器,变得像机器。我曾经遇过一个牙医,他来找我说︰「母亲,我现在不能运用自己的身体,我没有感觉,当某人死了,我没有坏感觉。」我说︰「那么你做什么?」「我跑步。」跑步的意思是逃避。跑了多少时间?五小时。在他清醒的十小时中,他离开了五小时,跑步去,还有什么会发生。
 
这些人工化的东西出现在我们身上是因为某人的自我在彰显,即使是毒品也来找我们,因为有人想赚我们的钱,所有灵性导师都想赚我们的钱,你看,他们对赚钱更感兴趣,所有自我中心的人都是金钱取向的,他们不能摆脱钱,无论你给他们多少钱,我是说我已经以成千上万的卢比、上万的物质来祝福他们,他们仍挥不去对金钱的喜好,接着他们很快就失去所有,就是这样失去,像这样失去,自然地,因为他们不认为这是份祝福,现在你必须去分享它。
 
我的意思是,实际上,有一个来霎哈嘉瑜伽的男士,他没有钱,真的在崩溃的边缘。他曾经一夜之间变成富翁,但一夜之间又打回原形。这是一个例子,他来找我,来霎哈嘉瑜伽,他变得很富有,忽然他失去一切。即使霎哈嘉瑜伽士也说︰「母亲,我们来到你那处一段短时间。」跟着他们离去,变得很富有,我说︰好吧,看看一年之后怎么样,之前和之后,他们现在在哪里?这个男士变得很贫穷,连乘巴士的钱也没有。灾难就像这样来临,他们不明白。我告诉你,除非你谈灾难,人们不会得到教训,要使他们感到震惊,否则他们不会离开自己的自我,他们不能,他们与自我一起生活,他们不想明白这是会发生的,当他们看到它发生,他们最好是行动起来。
 
有一个例子,一个男士为所有印度的霎哈嘉瑜伽士带来一个很大的教训。他们都在说︰「你要来霎哈嘉瑜伽一段短时间,然后离去,那么你便会变得很富有。」他们都作出这个结论,但现在他们都不会这样说,因为若你失去透过它你才得到神的祝福的媒体,你便会失去它,所以不要对与你一起生活的可怕自我有完全的信心,它会控制你。正如你看到亡灵结合在一起,自我中心的人常常也结合在一起。两个自我中心的人,通常都互相非常友善,因为两人结合在一起,他们是一模一样。当他们都不动时,有什么会发生?他们坐着像塑像一样,我视他们就是塑像,接着有什么发生,我也不知道,因为他们不是死了,仍是活生生的,但他们却不能进食,他们看着食物,却不能吃。若你为他们注射营养液,或许副交感神经或交感神经仍在运作,自动系统仍在运作,其余的身体功能却都已经完蛋。中枢神经系统已经完蛋,这种情况可以突然在某人身上发生。把我今天告诉你的疾病写下吧。
 
尽量保持在集体里,尽量分享你所拥有的一切,不要用你那些狡猾聪明的方法,狡猾在欺骗着你。格哥曾经告诉我︰「母亲,聪明才智,人类的聪明是那么明智,它可以欺骗自己。」这就是我看到的,你们为什么想欺骗自己,你是否疯了?这是你们需要意识到的,一旦你明白这一点,你会看到,这个世界大部分的问题都会消失。你们怎样有原子弹,你们怎样有所有这些东西?科学从来没有说︰「你要制造原子弹。」科学是为了建设,为了节省时间让你能静坐而设,不是为了制造原子弹去杀害你,不是,他们这样做是因为美国制造了一些原子弹,苏联也制造了一些原子弹,这两个国家,像是坐在对方的头上,他们现在不能把手都放在按键上。这是个好主意,他们都害怕自己制造的恶魔,就是这样压倒性,所以若你想避过自我毁灭,就必须小心,对自己小心,不要自我吹嘘︰「我知道,我知道。」不要,你有怎样的言行?
 
有些人这样说︰「我们不能住在普通的地方,不能睡在普通的地方,诸如此类。」即是说他们是乞丐,这是我对他们的感觉,因为若他们是国王,像我是皇后,我应说︰「我什么也不想要,若你要我睡在这棵树下,我可以,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我可以以我喜欢的方式生活。」你们都知道我住在王宫里,真的是王宫,那又怎样,这座王宫对我不重要。不管我到哪里,我都能令那地方成为我的王宫,因为我不在意舒不舒适,舒适不能爬上我身上,没有什么能控制我,没有什么可以抓住我,没有什么对我是重要的,因为我是女皇。若我是乞丐,我便想要舒适,想要这些那些,我没有什么要求,没有任何要求,当你到达这个状态,你便能享受霎哈嘉瑜伽,享受你的灵,他们来印度时,这种情况就发生在他们身上。
 
我对来的人感到很惊讶,他们第一次来,我们花了四万元,有五个美国人来,四或五个,应该是四个美国人,一个加拿大人,五和四个都跑掉了,想象一下是多么昂贵,四个跑掉,我们尝试,他们来见我︰「不,母亲,我们忍受不了这种不舒适,我们不能忍受。」你们想在这里有怎样的舒适?我看不到有任何舒适,自从我来到这里,这里已是很可怕,你可以看看我的头,我在这可怕的地方曾经生病,你想有怎样的舒适?他们在这里过分自我吹嘘,他们跑掉。所以你们要明白,时常都有很多要求的人,乞求物质并不能令他们的人生有任何成就。
 
这一次你来印度,生活会是更简朴刻苦,除了在 Rowdy,我们都不会住在大厦里,或许连Rowdy 也不会。是住在外面的大营幕里,絶对是在森林里,森林有老虎、蛇会爬上你身上,你要在水流湍急的河里沐浴。你也可以享受晨早鸟儿美妙的歌声和漂亮的香气,那是那么美好和舒畅。哪里令生命精粹在滋长,我们就这样决定,我是说我能住在哪里,为什么你们不能?我不能明白,你们有何特别?我是个六十三岁的老妇,我的人生,我的父亲,我的丈夫都过得极之舒适,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生活都过得很奢侈,我从来都不知道怎样坐的士或坐巴士,也不知道怎样买车票坐火车,我从不独自乘坐飞机,我的意思是我不懂怎样独自乘坐飞机,我是说我常常都是这样,但我什么也不需要。我可以独自出门远游,可以到任何地方,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感到害怕,不感到有问题是因为只要与自己一起,有什么要担心?我们就是要这样做到,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一旦我们达到这种状态,这是那么漂亮,你会尊重自己,爱自己,我们就是要这样爱其他人,尊重其他人,不懂尊重自己的人是不懂尊重别人。
 
自我中心的人不尊重自己,若他们尊重自己,就不会有自我,自我是那么令人感到羞愧。若你对人说︰「你非常自我中心。」这个人会打你,你说别的话,他们不会打你,他们会吗?但若你说︰「你很自我。」他们打你是因为他们感到受伤害,若他们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有自我?把自我从头脑中移走是非常困难,你很快从一处阻塞走到另一处,到目前为止,我也不能理解怎会这样。
 
印度的天气和养育人的方式令印度人不会自我中心,我并不知道任何一个人,他今天是好人但明天却想打人,我从未在印度见过这样的人,印度人都是非常穏定。你现在看看坐在这里有一个医生,他错失了诺贝尔奖,像这样的人,你相不相信有这样的人坐在这里?他是另一个,你不会在印度找到另一个像他一样行为的人,他们都有自我,非常精微的自我,我必须要说,官僚和政治家也有自我,一旦他们到国外,就变得更差。通常在印度,一个人的地位能从他的谦卑程度看出,不然他们不会相信你是来自皇族,你是来自皇族,你是极之谦卑,这就是征兆。就像舒莎,我只和她说了五句话,她就说︰「这位女士非常尊贵,必定是来自皇族。」我的确是,我是说我从未告诉过她,也没有太多人知道,但她却说︰「她必定是来自皇族。」
 
有什么需要侮辱人,有什么需要向别人叫喊,有什么需要以这种态度与人说话?没有这个需要,你要以甜美和美好的态度说话,这样看来很美好,也比较好。别人最好能看到你的品格,至少为着和谐协调,请你克服你荒谬的自我。自我令你在喜乐的界线之外,在你要拥有的喜乐海洋之外,你只是极不愉快的生物,令每一个人不开心。要面对它,面对它,不要把它放在你的左喉轮,「啊!我很自大,我很不开心。」那么你就完蛋,我不能把你治好,你要明白,我也在受苦,我常常这里那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辨。自从我来到西方,我这里便出问题,因为你们的左喉轮全都出问题,我把你们放在我身体内,你们不知道你们怎样令我受苦,虽然我不介意。我现在必须请求你们好好照顾自己,你们的言行要令这个美国自我消失,因为有另一个解决方法,这是锡吕‧克里希纳的时刻,我不想现在用这方法。最先的毁灭会在美国开始,接着才开始建设,毁灭是不可能,毁灭之云会消失,完全消失,凉风会把它吹散。你们必须很真诚,很体谅,没有自我,这是你们要对你的孩子,你们的后裔,你们的国家的责任,这是你们的责任,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