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意识的问题—左脉 Brighton (England)

潜意识的问题—左脉
英国布莱顿 1982年5月13日
我要告诉你,制约也有好的。同样,你既能有好习惯也能有坏习惯。习惯能约束或阻碍我们升进,亦能帮助稳定我们。制约来自我们每天打交道的物质。当人类看到任何物品,便想侵占它,想运用这些物品以达致个人的目的。为个人的目的,他改变物质的形态,开始运用物质以令自己舒适,或运用它来帮助自己,指引自己。
你越依赖物质,你的自然本性就越快完蛋,因为你在处理死物。物质,当它是死的,我们才去处理它,但当它仍是活的,我们却不大在意它。当我们为着个人的目的来运用物质,这些死物便会在我们内瑞安顿下来。若不是这样,我们怎能生存?这是人们会问的问题。若神赐予我们这些物质,让我们能运用它们,我们是否不应运用它们,不应享用它们?我们却不享受。我们…在得到自觉前,你不能享受任何物质,你只是养成了习惯,或许成为物质的奴隶,在得到自觉前。这是原则…经济学的原则是需求一般是永远得不到满足,意思是今天你想买一块地毯,好,买吧。这块地毯却让你感到头痛,因为拥有它,便要照顾它,要为它购买保险,你要先忧心它不会被弄脏;其二,你想再购买其他物品,你已经买了地毯,就这样。你要买其他物品,你要买其他物品,你再想要其他物品,你的要求是没法得到满足,也没法带给你喜乐。物质永远没法带给你喜乐。只有灵才能给你喜乐。当你升进,当你成为灵,你对物质的价值便有另一种看法,你对物质的价值观会截然不同。
我肯定积臣必定有告诉你,当你得到自觉,你的双手开始感到有凉风。至于物质,成为灵是大有帮助,因为你马上知道什么对你好什么对你坏。例如,你吃了一些对你不好的食物,便马上失去生命能量,变得很热,即使只是看着这些食物,或许也有这种感觉。当你坐在一个很差的人坐过的椅子,你马上感到︰「噢,这里有些不对劲。」生命能量是明确的、绝对的。
这种制约只会在…这些习惯只会在你成为灵后才能克服,因为灵常常受物质控制,灵必须克服物质的控制。事实上,灵不会受任何事物控制,我是说它被遮蔽,就如浮云遮蔽着太阳。同样,所有支配我们的,又或我们可以说,物质对我们的奴役,令我们控制我们的灵,某种意义而言,我们把灵遮蔽。浮云仍在,令我们看不见灵,感觉不到灵。灵的美在于自然而然,我们感觉不到,感觉不到别人。
在评价别人时,我们在评价些什么?这人外表怎么样,他穿什么衣服,他怎样走路,他通常的言行举止,他懂不懂说︰「谢谢」,「对不起」你明白吗?所有这些都令我们留下印象,他拥有怎样类型的车,你有怎样的房子,或许我们错过了,错过了一个圣人,我们或许再次错过基督,只因祂是木匠的儿子。我们怎知道谁是基督?有什么途径方法让我们知道谁是基督?
现在很多人说︰「基督会来,祂会上电视。」你可以把任何人放在那位置而视他为基督,我们怎能分辨?凭祂的衣着,或祂做的任何事情。大部分我见过的基督的画像或雕像,都完全不像基督,完全不像,你要明白,他们很可怕,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你怎能分辨出谁是基督?又或这只是某些懂戏法的家伙,或是某些故意哄骗我们远离实相的家伙。没有任何途径方法能找出真相,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只着眼于物质表面的形态。就如我们对艺术的概念也是,像模子一样,我们喜欢这种艺术。
若你问他们︰「为甚么?」「因为,你也知道,这种东西是,很和谐。」又或许「这是比较合比例。」就是这样。「你怎知道?」
你知道是因为你读了一些书籍,又或你从某人身上学懂「这是艺术」,「这很美」。我是说你标签某些东西为美,它真的美吗?若它是美的,那必定是灵,因为灵是美,美亦是灵,所以它是,它美丽吗?你怎能分辨出这艺术是否美丽?
就如若按照一般人对女性的看法,我不认为蒙罗莉萨是个美丽的女性,我的意思是今天像蚊子般的妇女被视为美丽,他们怎能说蒙罗莉萨很美丽?她拥有什么?成千上万的人聚集一起去看她的油画,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只有生命能量能给你答案,它散发生命能量。在你不知情下,它吸引感染你的灵,你毫不察觉,它吸引你的灵。这就是为何这帧油画处处都受到赞赏。
当这种制约变成集体的制约,任何制约成为集体的制约,你都会接受。「这种形态是美丽,这种形态是实相,这种形态是自然而然。」混乱因此产生,当它变成集体的事情,混乱便会产生。例如我遇见一些人的一些导师,我问他们︰「你怎知道你的导师是真的,他给了你什么?」他说︰「因为我坐在椅子上,便开始抖动,我不是故意的,是自然的发生。」当我在场,他的身体在抖动,很吓人,任何人都会对这个不能安坐五分钟的人有极大的慈悲和关注…
一个女听众︰「很抱歉,这不是自然而然,是神经质。」
锡吕‧玛塔吉︰「对,我正要这样说…。」
女士︰「你说错了。」
锡吕‧玛塔吉︰「说错什么?」
女士︰「全都说错。」
锡吕‧玛塔吉︰「你哪里来?」
女士︰「在路上。」
锡吕‧玛塔吉︰「就这样,最好走吧!」
女士︰「不用担心,我要离开这里。」
锡吕‧玛塔吉︰「看看,她现在到酒吧。」
你们要尝试明白这个精微层面,明白吗?若你对它确定。现在例如有人开始武断的说一些事情,就如若她说的是真的—神经质。意思是你控制不了你的神经,对吗?你认为是这样吗?你不受控制,你不受控制,自然而然不会令你成为奴隶,我要说的就是这一点,它不会奴役你,它只会令你成为主人。自然而然要能令你成为主人,而不是奴隶。
她必定是来自超觉静坐,因为练习超觉静坐的人就像这样抖动。最终他们都会染上癫痫症,我曾经治好很多这样的人,我不知道有谁来自那里。即使是他们在苏格兰学院的主管,他是—我叫它作飞行队学校—人们要付三千元。这个坐在这里的男士是受害者之一。当他们受苦,便知道那是什么一回事。几天前我们看到有人癫痫症发作,次数很频密,可怜的孩子,他还不到二十六岁,年青人,理应享受人生,却走进这种困境,你不能想象。若这种事情是发生在某个想成为导师的人身上,变成这样还要付钱,这又怎会是与灵接近?我想告诉你们,灵给你自然而然,你是导师,自己的导师,完全的导师,没有任何奴役,没有养成任何习惯,所有习惯都戒掉。你变得那么自然而然,我不需要告诉你,你自会戒掉所有习惯,变成自己的导师
这应会在你身上发生。但取而代之,若你沉迷于奴役你的事情,你可能会喜欢它一会儿,因为你抗拒不了它,但若你真的坐下想想,便会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你想要的是成为自己的导师。
就如这能量图显示,我们有两个力量,左和右的力量。左脉的力量是给我们制约,左边,潜意识,集体潜意识,它给我们制约;若你想否定所有这些,右边甚至更差,它给我们行动,但行动令我们变得自我中心。所以二者都可以令人很烦恼。
就如你说︰「好吧,我没有任何制约,这样做有什么错,那样做有什么错?」若你有这种想法,这种自由,这是放任,或许这不是自由,因为自由背后要有智慧。因此这两边,往左走或往右走都是错的。
那么什么才是对的?就是在中央,既不受制约束缚又不自我中心。怎能做到是个大问题,问题出于怎能做到。要自然而然就是要绝对自由。
我认为这两个力量,就如车辆的煞车掣和加速器。你运用这两个力量,先用煞车掣,再用加速器,你想控制这两个力量。开始时要懂怎样运用控制这两个力量是很困难的,透过练习,你便渐渐学懂,你知道怎样驾车,成为好司机。成为好司机后,你仍不是驾车师傅,接下来你才成为师傅。今天你们内在的导师,内在的导师是灵。在得到自觉前,你不是导师,因为我们仍未有作为导师的意识,它仍未表达在我们的意识里,某程度上我们仍未获这些力量的授权。
灵存在着,它有自己的力量,我们内在仍未感到这些力量。一旦我们感觉到灵的力量,我们便获自己的力量授权,它就在这里,在我们内里。这是我们自己的力量,我们不用向别人借用,不用向别人要求,它们就在我们内里,灵在我们内里。唯一是灵要把光带进我们的意识,它要进入我们的意识。
以简单的医学词汇,我们能看到,例如,灵必须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彰显,在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因此我们应该知道我们该做什么。不是在椅子上跳跃,又或有些人说︰「噢,你,我们开始这样做。」这是催眠状态,是不对的,你是没有意识的,你这样做是因为被催眠。催眠可能来自外在的力量,不是你的力量,不是你的知觉,你的理解,你的力量,是其他人,因为不是你做的。
因为物质有力量控制我们,同样,我必须要说,有些物质是被视为很危险的。例如癌症,以癌症为例,癌症控制我们,这是很严重危急的东西。癌症控制我们,我们却不能控制癌症。举一个实例,癌是如何引致的?医生说︰「这样,那样。」我们…霎哈嘉瑜伽能治好癌症,肯定的,百分百能把它治好,亦已把它治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已经把癌治好,怎样治好?很简单,就是你变成自己的导师,你掌握这个疾病,也能掌握一切。因为导师就在你内里,但它仍未进入你的意识,唯一的联系仍未连上,一旦连上了,瑜伽便会发生,合一也会发生。
我们现在要完全把注意力放在自觉上,我下次再告诉你关于神。自觉的意思是把你的灵带进你的意识。什么引致癌症?让我们看看这里什么发生?它是由左边活动所引发的。左边活动是指︰情感的困局,情绪的问题,情绪的波动,情感的不安全感,任何一种不安全感都能把你带往左边。这些可怕的导师只要一点点的举动,因为他们催眠你,便能把你带进左边,把亡灵附在你身上,我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些什么,他们把你带往左边。任何不获神授权的活动,也会带你到左边,因为你不能在中央升进,因此你一是走向左,一是走向右。
当你过分做这些事情,像巫术,我听说你有另一样东西在这里,某些组织,有些家伙惯于看到房子里的一切东西都在移动。他来霎哈嘉瑜伽,他的水壶在动,这个在移动,他不能解释有什么发生在他的房间里。他坐下,发现某些东西从这里移到那里,实实在在的在发生,这是什么?是谁在做着这种你不能控制的事情?我们再次来到同一点,一些你不能控制的事情。你进入了某个领域,进入了你受人控制的领域,一切都不在你的控制,这个领域,当你进入,我常常看到癌症病人都是受它影响,他们大部分人都受它影响。
他们意识不到,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会进入。就如对女士来说,她对丈夫感到不安全,或许是某些事情,或许她以为丈夫随时会离开她,她爱他,不管如何,这个女人或许会得乳癌,因为不安全感已经进入了其中一个轮穴,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心轮,我们称它为心轮中部。若这个轮穴有故障,若妇女对任何事都感到不安全,她有可能…她很易受侵袭,便会生癌。所以我们必须整体的去理解生命,不是单一的。我们必须明白生命的整体作用,人生的整体影响,生命的整体关系。现在没有医生懂这些,他懂吗,当他为病人治疗,比如乳癌,他知道这个女士没有安全感吗?
另一种疾病是厌食症,很多女孩也受这种病之苦。他们只是不吃,放弃进食。你不知道怎会这样,医生治不好这个病,没有人能治好它,什么原因?女孩,女儿与父亲的关系,例如父亲过世,女儿再也见不到父亲,又或女儿很爱她的父亲,但却没有表达出来,又或父女的关系很差,女儿便有这个毛病,厌食症。你会很惊叹,但医生是没法把这病治好。这里也有几位医生,医学是没法了解这个病,因为我们并非以整体来看人类,人类是神创造很精巧的器具。我们对别人苛刻,麻烦别人,令别人感到不安全,或对人不公平,不公义,在我们不知情下,我们真的给了他们巨大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真的在我们意识不到下令别人染上不治之症。
要明白整体,什么要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要到达能看到整体的层次。就像若我想看…比如想看布莱顿的全貌,我该怎样做?我要坐上飞机从高处看,便能看到整个布莱顿。同样在你的意识里,在你的理解里,你要升到你能看到整体的位置。若你看不到整体,只看到部分景象,或我们可以说只看到很小部分,你看到的能制造混乱,制造问题,它们有些的性质是非常,非常严重。因为作为人类,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人类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会说︰「我不喜欢它」。这个「我」是谁?是你的灵或是你的自我?你不喜欢那一部分?又或是你的制约。因为是以特别的方式把你养育成人,你因此不喜欢这些?你的那一部分不喜欢它?你会感到很惊讶,不是你的灵,因为若灵喜欢,你又怎能知道?它只能透过你的生命能量来知道。当你感到生命能量,那么你才能说︰「是,我的灵喜欢它。」因为生命能量在散发。
作为人类,我们仍处于过渡阶段,我们仍未到达被称为自觉的阶段,自觉是我们变成灵,「变成」是重点。一旦你成为灵,你便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你真的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因为你就是实相,你不是任何制约,不再是自我,你是你本来真正的模样,就是你是灵。
很令人惊讶,灵是集体的存在体,我们内在没有表面虚假的集体特征,也不是︰「好吧,我们属于布莱顿,所以我们是一体。」或「我们属于同一条街,所以我们是一体。」不是这样,而是某种你是…你绝对是集体的存在体,透过不同能量中心的运作成就,你开始感觉你内在的集体。你能感觉到它…别人,你能在指尖感觉到别人,你能相信吗?圣经有写下︰「你的双手会说话。」这些日子的描述是︰「你的双手会说话。」人们为甚么不去找出什么发生了?你的双手怎会说话?发生的是你开始从指尖感觉和理解什么是实相,什么是美,什么是喜乐,什么是爱。
这是我们取得的左边,最终左边的问题令我们肉身感到痛楚,左边有问题是非常痛的,非常,非常痛的。这种痛楚不能向人解释,没有人能明白,没有人能治好它,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人们以为你大惊小怪,他们以心理学来医治你,你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有这种痛楚。这种痛楚来自左边,来自潜意识。
超越潜意识是集体潜意识,集体潜意识包含一切自创造以来直至今天所创造的东西。一旦你进入潜意识,便会迷失,潜意识的力量控制你,它是超越你的理解,超越你能摆脱它,超越你去…不是屈服于它,而它却不断增长。
就如我问一些人︰「为甚么你知道不是你做的,是其他人做的,但你却仍不停继续这样做?」他们说︰「母亲,我们在毛毯下,完全黑暗,我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移动,所以只能不停的继续下去。」
就如我上次告诉你,感到内疚是最大的障碍,是最大的障碍因为一旦你感到内疚,这个轮穴的左边便会有阻塞,而它是…很困难的。你不知道自己为何感到内疚,你每时每刻都感到内疚,却不知道自己为何内疚,为何有这种内疚的想法,这种内疚令你远离喜乐,令你什么也不能享受,令你不能自然而然。为甚么?这解释为何我们有时会不为何事而感到悲哀。事实上,神并没有创造我们悲哀,祂创造得我们那么美丽,那么小心,祂以爱心和慈悲创造我们,不是要我们不为什么而悲伤;祂没有给我们任何疾病,任何问题,但我们却走向极端的左或极端的右。因为我今天只谈左边,我要说不为什么而感到悲哀也是错的,对你自己也不公平。
偏左脉的人必须知道,他们是灵,他们是那种要显现,要表达出来的美丽,他们不是每时每刻都受苦,活得悲哀的人,他们不是。但因为他们承担太多,忍受太多,令他们变成这样。为避免承担忍受,他们或许要养成其他习惯,你要明白,很多人酗酒是因为他们不能忍受人生的苦楚,他们忍受不了,所以他们酗酒…一旦你内里的灵被唤醒,你便变得那么强,那么喜乐,那么自然而然,你会戒掉所有坏习惯,所有所谓的疾病,所谓的习惯,都会退去。你的品格变得璀璨繁盛。
你内在有这个轮穴的基础,你可以为此责备神︰「为何祂要在我们的左边给我们这个能量中心?有何需要?祂不应给我们这个左边的能量中心,那么我们便能只处于中央。」问题出在人类必须知道,他们有自由去处理应对自己,他们要努力学习智慧,学懂若偏向极端,便会受苦,也必须意识到,若他们变得真诚,拥有完全的自由,他们必须在智慧里升进。没有智慧,便不能进天国,因为他们会被遗弃。就如有些人被遗弃,他们不懂任何法律和规则。若你带他们来英国,我们便要送他们进监狱。
同样,人类若没有智慧—虽然受苦令人学懂,但我们不应要求受苦。当我们要求受苦,实际上是要求错误。若你没有犯错,又怎会受苦?所以当你要求受苦,你在犯错。我们唯一要求的应是我们的灵,你要求你的灵,它是你自己的,你要得到它,得到它是你的权利。
我不能强迫你,或为你做些特别的事情,它就在这里,你像光,要被点亮的光。因为我是已点亮的光,所以你变成已点亮的光,你也能点亮其他光,就是这样简单。若你成为点亮的光,便能点亮其他光,你不用在意什么,你自己要成为已点亮的光,这是重点。它全在这里,是你自己的,你只要取得它,就是这样简单,不像这些人那样弄得那么复杂,又或是哲学家放在你面前的东西,不是这样,它是非常简单,在你内里,自然而然,是活生生的生命过程,生命的过程令你成为人类,你要成为超人类。
这绝对是自然而然的,你不能付钱购买它,你又怎能付钱?我是说这是绝对荒谬荒唐!若它是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你又怎能付钱?你付了多少钱给树木生长?我是说任何活生生的东西,你要付钱吗?你要付多少钱给鼻子呼吸?你能付钱吗?这是荒谬,可笑的。我们不能付钱给它,我们不能,这是个活生生的生命过程,你要成为,一只蛋必须变成小鸡。你要付多少钱给蛋以令它变成小鸡,又或一只蛋付多少钱给母亲以令自己成为小鸡?就是这样荒谬可笑。我们从不明白活生生的生命是那么自然而然,我们从未看到有生命的东西,我们活在物质里,活在死物里,不是活在有生命的东西里。若你开始观看树木,观看花朵,它怎样变成果实,你甚至看不到,因为它们生长得很慢,你看不到花朵怎样变成果实,你忽然发现全都出现了。就如我从印度来到伦敦,我发觉所有树都是光秃秃的,绝对像干枝,完全像干枝。不出一个星期,我发觉它们都变绿了,到第二个星期,全都长得苍翠繁茂,你不能相信。
我们甚至未有留意到,我们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它就在发生,是怎样发生的?这是奇迹般的事情,若你看到,这是奇迹,这些花朵怎会…例如一些特定的花朵只会生长在特定的树木上,另一些花朵生长在另一些树木上?这是怎会发生的?谁拣选它们?谁把它们安放在合适的位置?谁在统筹?我们必须意识到,是无所不在全能的神的力量,祂成就所有有生命的工作。一旦你也变成这样,即是灵,这个力量便会开始流通于你,你感觉到这力量。就如基督被人触摸,祂说︰「一些力量走到某人身上。」就像这样。你只是变成这力量流通的媒介。你获授权调动它,管理它,了解它,你知道它的一切,知道怎样给予它,怎样成就它,怎样医治别人,医治自己,你知道自己的机器如何运作,除此之外,你取得力量去克服自己的机器的所有问题,这是那么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看来很难以置信,因为你从未看过这种事情发生。但当你看到这些花朵忽然变成果实,对我们而言,并不是甚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不是什么荒诞的事情。若我们看到人类变成果实,这才令人难以置信,怎会这样?
从未这样发生过。只有一个人能得到自觉是很困难的事情,没有其他人能得到自觉。今天又怎样?我是说这是开花结果的时代,应许过的,亦曾被预言过的。即使你的国家一个伟大的诗人,威廉布莱克也曾预言过。他说︰「时候到了,当有神性的人成为先知,这些先知有能力令他人也变成先知。」我是说没有人能比布莱克说得更准确清晰,我告诉你,他是很了不起的说︰「这会发生。」当我们追寻,这是我们期望得到的。我们是否已经成为先知?什么是先知?
先知是集体的存在体,他知道它的一切,他是导师。我们叫先知为导师,你就是要成为…导师。这种导师制度非常简单,因为全都在你内在建立好,只要把它连上。就像电视机接上总机,它全都装嵌好,就在那里,它便会开始运作。同样,你就是这样,你就是这样,只要与它连上。不论你的种性、小区、种族、国籍、型态、高度,不论什么,不论你是怎么样,都毫无分别,因为你们内在全都有这个了不起的装置,这种重生的力量,你要重生,你会重生,为什么不在今天?
没有什么要动怒,人们有时生气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某些人告诉他们一些他们感到不好的事情。他们不喜欢,例如,若有个酒鬼,他喝酒太多,他是酒鬼,他不喜欢这样,感觉很差,即使有人很温和的告诉他︰「你最好把酒戒掉吧。」他不喜欢。我说的不是你不应这样做,我是说事情会是这样,他戒酒了。我不会说︰「你不要这样做,或不要那样做。」它就是会发生,你要先明白问题出在那里,可以怎样克服,就是这个原因我才要谈及它,否则是完全没有必要谈及它,它自会解决,它就是会解决,因为你已经准备就绪去得到它,你便取得它,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催化剂,我要说它会成就到。
我希望你在得到自觉前,先向我提问一些有关的问题,若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问,你必须发问。
是?
男士︰你说的与导师摩诃罗渣(maharaji)说的是否有任何分别?
锡吕‧玛塔吉︰谁?
男士︰导师摩诃罗渣
锡吕‧玛塔吉︰我告诉你,当你谈及任何导师,我不想有任何争论,好吗?此其一,我会告诉你,问问自己或问问其他人︰「他为其他人做了些什么?」他有否给你力量,或给其他人力量,对吗?我能告诉你所有在这里有自觉的灵,他们看来像你。当然,从他们的面容,你能分辨出他们很轻松,很快乐,他们能医治人,能给人自觉,能明白你和自己的一切错误。这个人对你的知觉做了些什么?什么也没做。还有,他的门徒有什么成就?
你问他们︰「这个人的灵量在哪里?这个女士有什么问题,又或她脑海中什么是重要的?」他们没法回答。若你连别人或自己有什么错也未能分辨出来,你又怎去帮助人?所有这类人,他们能做什么?让我们看看,简单的是他们能催眠你,你或许会快乐一会儿,就像喝酒,你也知道,若你喝酒,便感到快乐。喝酒让你有什么成就?你能否成为导师?
他们所有人都像这样,你明白,他的意图很明显,因为他要求要劳斯莱斯(名车)。对先知而言,劳斯莱斯算什么?我是说有什么重要?(锡吕‧玛塔吉在笑)你明白那里是重点吗?这是很明显,我是说这是很合乎情理的明显。首先,任何拿你钱的人都是寄生虫,就是这样简单。要求一辆劳斯莱斯(名车)这类东西?你明白吗?
以基督为例,从基督的一生看到,祂会在意你的劳斯莱斯吗?这样的人物,祂是王者,祂不会在意,不论祂是否拥有劳斯莱斯,是否睡在地上,都毫无分别。这样的人物不在意什么,因为他感到舒适,他拥有自己的舒适,他有自尊,你认为他会否要求什么?我是说这是很明显,对你们这是很明显的。
当我向一些人谈及这个导师,这个你特别向我提及的导师,他们说︰「母亲,我们给他一件金属,他给我们的却是灵。」这样算是交换吗?你能否购买你的灵?请运用你的逻辑思维,好吗?神给我们脑袋去理解,我们能逻辑地找到答案,你能购买…你能购买灵吗?是这样简单吗?我的孩子,你不能用钱购买它,你不能。
若你想给我花朵,好吧,这只是种表达爱的方式,就只是这样。但你不能购买我,你不能。你的爱却能购买我,好吧,这是不同的。你不能用金属和钱来购买我,你能吗?什么是劳斯莱斯?我是说我不懂这些王冠和类似的东西,它们有什么好处?它们不能给你喜乐,你可以去问问配戴王冠的人。
前几天我与戴卓尔夫人一起,可怜的家伙,她是那么痛苦。对,她很痛苦。我知道我在贬低她,她的生命能量。她很痛苦。我们隔着枱交谈,我做的是平衡她,可怜的家伙,她很苦恼。
你必须明白自己是很单纯的人,你们是远古的求道者,不是今天的求道者,你们都是远古的求道者。这个时刻也是之前向你应许过的,现在你要把它找出。现在你要保持你的逻辑往前。我是说任何人要求劳斯莱斯,我的意思是这个例子很明显,他不可能是导师。
这是个很明显的例子,绝对是例子之一…有些很精微的例子,他的并不那样精微。你会马上摆脱他,我知道,你们全部人。那些精微的甚至更差,他们一些人甚至没有要求金钱,或许没有,我不认识任何这样的导师,但或许会有一些这样的人。因为在印度,我听说有些人不要钱,他已在这里赚到钱,现在他走到印度,再没有要他们的钱。那些人真的没有要钱,我知道有一个人,他利用妇女,他对钱没兴趣但他却利用妇女,你要明白,就是这样,你必须明白,他感兴趣的不是你的灵,是你的钱包或是女人。试想像,神圣又怎能和这些人的肮脏习性联系结合一起?意思是他们受欲望控制,那是违反神,这些全是违反神的活动。
你们是那么天真无邪,我告诉你们,你们是那么天真无邪。若你告诉印度人你的导师要劳斯莱斯,他会说︰「呀…(锡吕‧玛塔吉做出一个轻视的手势)」他们会马上回答,他们不想要这种导师,他们怎会这样?在印度,没有人会给导师劳斯莱斯。导师有时要付钱给人,先诱骗他们,西化了的印度人,那是不同的。真正的印度人,你看他们是,人们与母亲同住,他们懂分辨好坏,你要明白,没有人能愚弄他们,他们都很务实。
是,孩子。
女士︰信心能否把人治好?
锡吕‧玛塔吉︰信心有两种,梵文的Shraddha(坚信)与你们称呼的信心(faith)不同,英文他们称为「盲目的相信」,另一种则是「信心」,对吗?我们可以这样分辨它们。盲目的相信是这样︰「我对神有信心,神会治好我。」这是其中一种信心,对吗?另一种信心是开悟的信心,即当我说︰「一旦你连上,你便是灵。」
若你说︰「我对神有信心。」你不应因为我告诉你真相而感到受伤害,对吗?因为若这是盲目的相信,即是说你仍未与大能连上,仍未连上。明白吗,就如我说︰「基督,基督,基督,基督。」基督不在我的口袋里。没有任何礼仪或联系又或类似的关系,我甚至没法与首相或女王会面,你要明白,位置,或我们可以说,权力,对吗?当我们像这谈论任何人,有些人不断的说︰「罗摩,罗摩,罗摩,克里希纳,克里希纳。」你要明白,祂们全是降世神祇,基督是神的儿子,祂是国王的儿子,你就是没法会见祂,你是不能叫喊祂,祂不会在你背后叫你,祂也不是你的仆人,对吗?
拥有这样的信心,若你仍未连上而又痊愈,你必定是被其他媒体治好,不是基督;若你是有自觉的灵而又痊愈,就是基督把你治好。
我会告诉你有何差别,医疗功用的直接清晰的差别。在英国我们有…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一个名为「已故梁医生国际治病中心」的机构,这个梁医生已经去世,我是说虽然他已去世,却拥有一个治病中心。这个男士已经死了,他附上一个在越南的人,一个士兵,不是他的儿子,而是士兵。这个人告诉这个士兵,我是说他们都是非常诚实的人,作为英国人他们都很诚实,都说实话。你要明白,他们不说︰「我们透过神或其他做的。」
他说︰「有很多医生…」我希望那些医生不介意,他已经死了,却仍很有野心,仍想医治人。他应「找我的儿子,告诉他我附在你身上,我的儿子会相信你。」他说︰「他怎会相信我?」他说︰「不,不,我会告诉你一些只有他和我知道的秘密,我们共同的秘密,因此他肯定相信你。」
这家伙同意,他是个很健康的家伙,实际上,他突然有些震动,这个亡灵就附上他身上,他看到某些战争中令他震惊的事情,这亡灵便进入了他。他不知怎的把这个亡灵带到英国,与他的儿子会面,他告诉他整个故事。儿子必须相信,因为他知道很多秘密,他们便开展这个治病中心。
我是怎样知道去世的梁先生是这样?他们治好一个在印度的女士,我告诉你,这是很久以前,1970年,她来见我时,不停的抖动,很神经质,她就像这样,我说︰「怎会这样?」
她说︰「我染上某些疾病,我害怕动手术,我知道有这个机构,便写信给他们,他们回复︰「在这天的这个时间,我们会进入你的身体。」」公开的说,我是说他们没有说︰「我们是神。」或类似的话。「我们会进入你的身体,你会感有些抖动,不要紧,接着你睡觉,我们便能把你治好。」她说︰「我的病痊愈了。」大约三年后,她整个身体开始抖动,她不能再忍受,所以来见我。我就是这样知道梁先生。你要明白,他是…这个可怜的女士受了三年的折磨,她受很多苦,跟着她来见我。在梁先生进入她的身体后,梁医生,六年后她来见我,因为开始的三年她没有不妥,三年后才开始不妥。我就是这样知道附在她身上的所有亡灵,那些医生和所有一切。很可怕的个案。当然,她之后被治好,毋庸置疑。因为当你成为灵,你在你的堡垒内,没有人能进入你的身体,你变得不受污染,不受人控制,没有人能操控你,这就是为何她能痊愈。
透过信心,若有人说︰「噢,你的病会痊愈。」你要明白(锡吕‧玛塔吉捻她的手指),他们开始叫喊,尖叫,这样那样做,你或许忽然感到,或许那里有个亡灵,他们有时会取代这些亡灵,这是很令人惊讶,他们能用一个亡灵取代另一个亡灵,我也曾经见过这样的情况。我见过亡灵各式各样的情况。
前几天,约八天前,玛利亚,这个有魅力的家伙什么时候来过?八天前在法国,有个男士来,年青的小伙子,约二十四岁。他很激动,开始叫喊,我从未见过亡灵附上他身上这种有趣情况,他整个身体都在抖动,我是说他跌倒,开始哭闹,哭泣,做出各种动作。
他说︰「我是在有魅力运动里被它附上。」他们也被附上,还以为圣灵进入了他们身上。试想像,圣灵怎会令你悲伤不快?我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这个可怜的孩子,你也知道,他受很多苦,现在他没事,他却不相信自己能没事,因为他以为…接着他们说︰「这是你的罪孽(sin),你要摆脱你的罪孽,这就是为何你出现这种状况,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你仍作一些坏的业(karmas)。」诸如此类。当灵量升起,你的坏业报和所有这些事情都能获得解决。有一个能量中心特别为此而设,它在这里以耶稣基督来装饰。
(锡吕‧玛塔吉问一个瑜伽士)你有没有告诉他们这个能量中心?
瑜伽士︰母亲,没有说得这样深入。
好吧,当灵量穿透这个能量中心,这就是为何他们说「你必须穿透它。」祂被唤醒,当祂醒来,这两个小袋,你看到这个自我和超我,你的制约,你左边和右边的问题都会被吸入,这就是为何他们说︰「祂为我们的罪而死。」
印度的古老经典描述祂为摩诃毗湿奴,但你看到很多…很多传教士到印度,他们带来完全错的基督形象,完全错的形象,所以他们仍然期待摩诃毗湿奴会来,就是这样。按照传教士的说法,祂应该是某种会转化人的人,这全是谬误,你明白吗?不是真的,祂要在我们内里被唤醒。祂说︰「我要在你们内里出生。」就是这样。灵量升起之际,她唤醒我们内在的能量中心,我们的一切制约和自我都会被吸入,在这里的脑囟骨区会创造出一个空间,灵量透过这个空间上升,你能感到凉风从你头顶走出来,就是这样,你也能在双手感到凉风,这不只是你对某人狂热,明白吗?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明白吗?绝对不是这样。你变成有自尊,正常,有尊贵的人格的伟大灵性价值,你是这样,对吗?这就是信心,也是盲目的相信。
是,孩子?
男人︰这看来很困难,自觉这概念不牵涉个人的努力,任何人是否真的都能得到自觉,不管他们是如何唯物主义?我的理解对吗?
锡吕‧玛塔吉︰对,表面看来它是很困难,人们很唯物主义也是事实,这是毋庸置疑。但灵比物质强得多,当它要表达自己,便会砸碎一切,升上来。我们现在在这里,你们大部分是英国人,我应说西方人,都是很唯物主义,我是说活在这个世界,他们或许并不那样唯物主义,因为若他们不是求道者,便不会来找我。新的存在体已经诞生。若你看着一只蛋,你会感到︰「噢,那么坚硬的东西?」若在合适的时刻打破它,以合适的理解,它变成一只鸟。因为活生生的生命过程全是这样,只有最后的突破要发生。表面看来这是很困难,对我却并不困难,或许因为我懂这工作,对吗?
对,它看来…人们说各种关于灵量的事情,我必须要说,我曾经读过一些书籍,令我很吃惊,你要明白,若你不懂这工作,一切…就如有人不懂驾车,他坐在车里,他描述的路径是会令人恐惧的,你永远不会走近汽车,对吗?就像这样。没有获授权,不懂这工作的人不应做这工作。发生在你身上的,就是你变成灵,变成自己的导师,变成艺术的大师,这种艺术的大师。
是,孩子?
女士︰你之前提及催眠,你也有提及你视自己为催化剂,你是否认为施行催眠的人也视自己为催化剂?
锡吕‧玛塔吉︰听不到你说甚么,她说甚么?
锡吕‧玛塔吉︰对,对,毫无疑问。
瑜伽士︰你之前提及催眠,母亲…。
对,对,这是事实,但分别在于施催眠的人控制你,他既没有给你力量亦没有给你新的知觉向度,明白吗?二者有极大的差别,你要明白,你取得你内在的力量,例如,好吧,你的灵在这里。现在,我是催化剂,一只匙能用来给予毒药又能用来给予甘露,对吗?所以,若你能给予甘露,这会是很好,但若你给予毒药,这会是很可怕的,情况就像这样。施催眠的人利用催眠,问题是他怎样催眠你。他是把你推向潜意识,令你进入集体潜意识,他便能控制你。你在他的淫威下,他说︰「变得像小孩。」你便变得像小孩,「吸吮一个小瓶子。」你便依他的话去做,这些是什么?但在这里,你成为灵,某程度上你成为集体意识,不是被催眠,因为你能感觉到它。
就如你找十个有自觉的孩子,有些孩子是有自觉的灵,即使年纪很小。你带他们走近有毛病的人,对吗?你把他们双眼蒙上,问他们︰「这个男士有什么问题?」他们会举起同一根手指,他们全部人,举起同一根手指说︰「这根手指像火烧。」因为你有像被火烧、麻痹或凉风的感觉,一种有生命能量的质量的新知觉在你内里诞生,不是催眠。受催眠后你的反应却是相反,你会感到既无生气又像要完蛋,就像有人欺骗控制你,情况是刚好相反。你开始成长,了解自己,你能为别人医治,你既能了解自己亦能了解别人的那个能量中心有阻塞。
开始时,人们有时会感到混乱,我曾经见过,他们分辨不出︰「是我的能量中心还是别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我们有方法让你能分辨,你能知道是你的能量中心还是别人的能量中心有阻塞,你也知道怎样令它妥当,亦知道怎样给别人自觉,授权他们取得他们自己的力量。情况刚刚相反,催化剂可以是很可怕,亦可以是极之美好。
男士︰「自觉」是否能完全透过个人的努力得到?
锡吕‧玛塔吉︰透过自己的努力?我想不可能,就像已经点亮的光,才能点亮其他光。我是说即使是像佛陀这样的人物,祂在完全疲累下得到自觉,祂必须得到它。当然,是圣灵赐予祂自觉,祂自己没法做到。祂得到自觉,因为那是不同的处境,祂必须活着,祂不必谈神,不必谈整件事情,因为人们忙于谈论很多大事,如神,各种神祇,这样那样,因此有极大的混乱。那时有人意识到这种情况,他因此使它具地方色彩,说︰「只要自觉,不要谈神或其他,忘记它吧。」这就是为何祂能这样得到自觉,但你却不能像这样得到自觉,你只会着魔,却不能得到自觉。
开悟的灵,开悟的灵不会拿取你任何金钱。正常的情况,你要明白,他们不想给你自觉,九成九真正有自觉的人,他们会向你投石,他们什么也不想做,因为他们与人类交往的经验是很可怕的。若你与他们交谈,他们会告诉我,他们告诉我︰「等了十二年,母亲,你要明白,他们会令你完蛋,会杀死你,他们会这样做。」与人类交往是很冒险的,因为他们很自我中心,永远也不会接受你。若你这样处理,就像有人知道这是个帮忙,对吗?自觉是不可能的,不可能自己给自己自觉,不可能的。就如…就如一枝未点亮的蜡烛想点亮自己,必须把光带来才行,对吗?就是这样简单。实际上我们不应有坏感觉。
就如我不懂驾驶,有人驾车把我带来这里,我不会因为他载我来而感到不好,我有吗?我只懂一项工作,我懂得不多,很多工作我都不懂,我不懂银行怎样运作,不懂怎样写支票,我对很多事情都很无知,或许,我连怎样开罐头也不懂,我却懂怎样提升灵量,对吗?所以若我只懂一项工作,你又怎能介意?毕竟我们互相依赖,对吗?所以为什么不,若我懂这项工作,有甚么所谓?你们也会懂,你们也会懂。但这却不能由你来做,事实上,你不需要做任何事。
是我来做,因为我爱它,它只是散发,不管怎样也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在流通,我不知道它是怎会发生,只是在流通。我是为爱而爱。你们不会相信有这种人存在,但我却真的是这样,我就像这样。你有时甚至会…有些霎哈嘉瑜伽士认为我过分慈悲,我应对人和对这样的事情严厉。他们告诉我怎样处理应付它的一些智慧(锡吕‧玛塔吉女士在笑)…你要明白,他们认为我不务实,但这却是最务实的事。
对,我知道他们犯错,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走在黑暗中。若你在黑暗中行走,你会碰到东西。你唯一要做的是对他们慈悲,因为他们看不见,他们是盲的,对吗?你又怎能动怒或发脾气呢?
还有,我请求你们不要对任何人有错误的认同,你要到达你的灵,这才重要。若你仍想着某人,你要明白,像一个女士,我也不知道,或许有人把她叫来这里,我不知道她为何生气,我没有说任何伤害她的话,或许她被鬼附上,我不知道她为何生我气,她只是站起来,说︰「谎话连篇。」我为何要向你说谎?我不需要拿取你什么,但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因为她不敏锐,对神圣不敏锐,她不理解谁是上天,谁…我不会责怪她,她未有这个敏锐度,这是种才干水平。我现在见到的霎哈嘉瑜伽士,有不同类别的来见我,你甚至不相信他们有些人是那么有才干,他们得到自觉,知道自觉是什么,他们的样式就像钻石,他们取得它,得到它,他们是极棒的人。有些人步履艰难在后面;有些人虽然得到自觉,却不停质疑,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但不要紧,我爱他们。
对,孩子?
男士︰母亲,若在自觉前,我们都是可怕的人,会把癌带给我们遇见的人,或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在自觉后,这种影响会否消失,或什么会发生?
锡吕‧玛塔吉︰对,我知道有很多事情发生。在布莱顿有个人,你记得他吗?他现在在这里,我想他来时喝醉了,他开始时很生我的气,他说︰「我怎能摆脱这种麻烦?我不相信你。」就是这样。跟着他妥当了,完全妥当了,他的改变是那么可爱,你不能相信,他在吗?
瑜伽士︰母亲,我在这里。
他现在很可爱,有天他来见我,我说︰「看看他,他是那么可爱。」他是个可爱的人,但有些事情困扰他,令他很沮丧,他因此酗酒,你要明白,他会妥当,慈悲令你明白事出必有因。他是个好人,毫无疑问是个很好的人,他必定有些不妥,会妥当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千真万确。
霎哈嘉瑜伽士知道这些事情,一些霎哈嘉瑜伽士,当然,我必须要说,只要多走一步,不要紧,他们会迎上来,全部人都会迎上来,我肯定。创造你们每个人就在于此。事实上,上天很渴望给你们自觉,比你更想更想给你自觉。若今天这里有上千人,我更能给他们自觉,可惜很少人喜欢实相,你看现在,那个导师摩诃罗渣(Maharaj),上千人像疯子一样追随他,对吗?就实相而言,他什么也没给那些可怜人,可惜很少人喜欢。
像有天有人问我︰「母亲,你为何不给每个人自觉?」
我说︰「他们在哪里?每个人!他们很忙,他们在哪里?」有多少人在布莱顿?有多少人在这里?有多少人在这里?对吗?这就是重点,要花点时间人们才喜欢实相,需要点时间。它是这样美好的东西,即使他们得到自觉,却轻易放弃,你明白吗?他们说︰「噢,我现在很好,我很好。」一年后,他们再次出现,不应是这样,我们要掌握这艺术,完全掌握它。那全是免费,完全免费。他们现在全都仍坐在这里,他们可以这样说。
男士︰你可否多谈一点自觉,有什么需要做去增强它。
锡吕‧玛塔吉︰好,好,我会在下次的讲座里说,一个一个课题的说。我现在说左脉,然后右脉,接着是中脉,当然还有灵,这是肯定的,上千次。我会这样做。我必须慢慢把你建立巩固好,好吗?我肯定会,你不会相信,我想我已经在伦敦至少有五百个讲座,但并未完结,每一次,每次我说完后,他们都说︰「母亲,你谈及的绝对是新的角度。」你看,我也不知道,卡告诉我,在我的讲座,他第一次感到有那么多的生命能量,我不知道为何我那么感动他,对,这是令人惊叹。他是来自澳洲,澳洲人做得很好,很快。
现在问完了吗?我们要得到它吗?
问题︰甚么是业报(karma)?
锡吕‧玛塔吉︰业报是当你以右脉的力量来做任何事,它的效果在你内里积累为自我,因为你以为是你做的,事实是我们没有做什么实在的事情,我们做的只是死的。就如我说︰「我们用一棵已死的树来造椅子,我们就是做这种事。」我们做的是以为自己在做这事情。我们做了些什么?你能否把这些转成果实?我们甚至不能令它芬芳。所以这种幻象,你看,在我们内在以自我运作,在这里显现,我明天会谈及它,好吗?这就是我们以为自己在做着这工作,那工作,这个自我以为若你做好事或坏事,你便要受苦。
你要明白,老虎不会有这种感觉。若老虎要吃,牠必须杀戮,杀死动物,吃掉牠,就这样。牠不会坐下想︰「噢,天呀!我不该这样做,我要成为素食者。」它不会积累任何业,对吗?但人类却会,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封闭的。看看这里,我们是封闭的,牠们却是开放的。无论牠们做什么,都毫不在意,我们却在意自己在做什么,因为我们以为是我们做的,但当…就如我说︰这个能量中心开启了,它吸入我们的业。那个所谓的业只是罪孽,你要明白,按圣经的说法,我们可以称它为罪孽。它们全都被那位在我们内里被唤醒,很有力量的神祇基督所吸入,我们因此超越它,因为业是自我做的,当你的自我完蛋,业又在哪里?它们也完蛋了。你便不会说︰「我做的。」你会说︰「母亲,它没有成就,它并不往上走。」这个「它」是什么?它变成第三者。「它在流通,没有生命能量。」你看,你不会说︰「我在做自觉,我在提升灵量…」。他们不会这样说,他们说︰「它没有升上来。」你变成旁观者,这个旁观者是灵,你不会说︰「我必须这样做。」
即使是你的儿子,你会说︰「母亲,他最好先得到自觉。」
好吧?你看,试试吧。但成就不了。好吧,我是否要发证书?
他说︰「母亲,你怎能发证书?任何人怎能?灵量还未升起。」每个人都知道,你要明白,无论是你的父亲、母亲、姊妹、任何人,若他们未得自觉,他们知道自己未得自觉,那又如何,他们就是知道。我这个外孙女,她是…她现在在这里,她出生已有自觉,还不到五岁,当他们到拉达克(Ladakh),有个光头的喇嘛穿着这些衣服,每个人都触摸他的双脚,父母未有自觉,我的女儿也未有,所以她触摸他的双脚。
她不能再忍受,对她太过分了,她坐在高处,她走去,把手放在后面,看着他,告诉他,她说︰「你叫每个人触摸你的双脚是什么意思?你甚至不是个有自觉的灵。穿着这样的衣服,光着头,你以为你可以要人触摸你的双脚?」五岁的小孩子,但她明白这是什么一回事。
在印度曾有一个讲座,他们邀请我为主要的嘉宾,为此Ramasnmash,她是有自觉的灵,来自Ramkrishna静室的男士,穿着一件很大的橙色长袍坐在这里。我的另一个外孙女,她坐在前排,她不能再忍受他,所以她从这里大叫︰「母亲,那个穿着长裙的人,祖母,请叫他走,他把热力带给全部人。」
你要明白,很多霎哈嘉瑜伽士都感到热力来自这家伙,他以为自己是很有灵性。她问︰「请他走,他穿着长裙。」她不懂这是长袍。即使是孩子,若他们出生已有自觉,也能知道谁是有自觉的灵,谁不是。这些日子,很多孩子出生已有自觉,审判的时刻,这是审判的时刻,当然我会迟些才告诉你。
男士︰你是否介意我问你一些问题?
锡吕‧玛塔吉︰不要紧,我不介意,但若你问太多问题,有时会变成思维的活动,有时或许会延误得到自觉,所以我建议你,若问题不重要,最好还是不要问,因为回答问题只是在思维层次,我说的是更为超越,你要明白,若你明白我,便知道这是合乎情理的,好吧,让我们有自觉,若它能成就,便能成就,若不能,不要紧,我会在这里三四天,我们会把它成就,好吧?
最好还是保持头脑平静,告诉你的思维︰「你之前已经问了很多问题,想着很多事情,现在是时候你要接受你的存在体的祝福。」好吗?若你告诉你的思维,它会安静下来,它是…思维是很奇妙的,若你的思维知道你想要什么,若它是实相,它会支持你,帮助你。同样的思维若迷失了,就像我有时说它像一只驴子,基督以驴子为例来解说思维,若你容许它迷失,它便会接受各种事物,若你控制它,它便能带你到你要到的地方。你只要令它保持安静,最好思维保持安静。这就是我回答你的问题的原因,因为迟一点,当灵量升起,这时候,思绪便不会浮现,是吗,不然思维会说︰「我没有问这个问题。」这就是原因。只为安抚它,虽然没有必要,只为安抚它,我才这样做,对吗?
你最好还是得到自觉,不然这个思维是颇令人烦扰。它会在合适的时间,你要最后突破时才浮现,它或许会停止,对吗?若你有实时必须发问的问题,请发问,若问题并不重要,不要发问,它是否很重要?好吧,他已经知道。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