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达到霎哈嘉的境界 Campus, Cabella Ligure (Italy)

顶轮崇拜 达到霎哈嘉的境界
意大利2000年5月7日
三十年前当顶轮打开时,我发现到处都充满黑暗。人们都很无知。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必须追寻什么。当然,我发觉人们想寻找一些未知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未知的,什么是他们需要寻求的。他们对自己,对身边的事物,对他们生命的目的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如何跟他们开始这个课题。
当顶轮打开后,我想尝试只给一位女士自觉。她是位年老的女士。另外有一位女士也开始来到我这里。这位年老的女士得了自觉。另外那位年轻很多的女士告诉我她被附体了。我的天呀!我说:“我要怎样给她自觉呢?”后来不知怎的她很快被治愈了,而且得了自觉。
这是极不为人知的知识,而且人类的自我拒绝接受他们是不完整的,也不想接受他们必须得到自觉。
他们的生活方式令他们没有时间给自己。我发现很难说服人们要他们必须得到自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虚构的事情,十分牵强,而且他们只相信那些告诉他们“要做各种各样的仪式(karamkands)”的导师,就只是这样,他们在那些导师的指导下做尽各种仪式,却不知道首先要认识自己。这是所有降世神祇、先知都清楚地讲过的,人类要得到自觉不只是我的意思,更是所有先知、神祇的意思。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说,你们要寻找自己,甚至耶稣基督说过“认识你自己”。穆罕默德、那纳克(Nanak Saheb)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没有人尝试去明白,这些仪式不是生命的意义,这些仪式也不会帮助我们达成生命的目的。你们必须得到自觉。
所以只有这两位女士得到了自觉。于是我想,不如到海边去,大约三十人和我一起去。他们用滑稽的方式谈话以表示他们怎能得到自觉呢?他们不配得到自觉。他们还不是很好的人,他们用各种事情责怪自己。最后到海边的总共大约有十二人,包括那两位得到自觉的女士。
这预示着真我觉知的过程是十分缓慢的,而且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需要得到自觉。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没有人能理解我。但有一天,在一个活动中一位女士来了,她被附体并开始用梵文说话,她只是个女佣,每个人都很吃惊。她说:“你们不知道她是谁。”然后她开始引述在《商羯罗颂赞》(Saudarya Lahari)中所形容我的话。我惊讶这位女士出了什么毛病。她说话像个男人,她的声音像男人。人们相信或许不相信,但她真的是被附体了。人们开始向她提问。然后在场的人问我:“母亲,她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说:“你应该自己寻找答案。”因为如果你告诉当时的人任何类似的话,他们会转过脸(不搭理你),只有那些假导师才会告诉你:“好吧,你给我五个卢比”,人们便会十分开心,因为他们以为已经付钱给了导师,再不用为任何事情而烦恼了。你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就这样,事情便渐渐地起作用。我依然记得已得到自觉的人问我:“母亲呀,请允许我们作杜迦崇拜吧。”杜迦女神的崇拜是很难做的。一般婆罗门还没有预备好这样做。因为他们还不是自觉的灵。他们通常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叫了七个婆罗门来,并告诉他们:“你们尽管放心,不会有坏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因为你们现在都要面对实相,不是神像崇拜(Murti Puja)或其他什么,而是面对一个真实的人。”他们都有些害怕,不过还是来了。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开始充满信心地念颂所有的口诀。生命能量开始在每处流动起来。我们当时靠近大海,我发现大海在咆哮。但人们不明白。除了那七个人,他们说“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妥当地完成了所有事情。”而我认为这是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奇迹。
你看,人类心智的问题在这个层次,或者说在这个时候,是太过自我为中心,没完没了的想着自己。他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还有什么是自己不了解的呢?我们很了解自己了。”所以对于求道者而言,最基本的特质是谦卑。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一切,便不能谦卑下来,更不能去求道。就算你去求道,也不会跟从别人的道路,这样的人会说:“我们有自己的路,我们会走自己的路,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遇到过很多来自不同国这样的人。他们只是来听我的讲座,仅此而已。他们不会得到自觉,即使他们中有些会得到自觉,但又失去了。
不知怎的,对我来说,给这些人自觉是个很滑稽的故事。我分文不取,我常常独自上路。但是即便如此,为什么人们还是不能意识到自觉的价值?
后来有一个第一批得到自觉的先生对我说:“如他们所说,如今的社会无论如何都是个消费者的社会。”“除非你收取他们的金钱,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珍惜。就让他们觉得要为自觉而付费。所以你应该找人在入口处收费,否则他们永不会得到自觉。”我说你不能售卖自觉,这是错误的。你不能向人售卖自觉。他说你这样便不会成功。其他导师把钱放在首位,甚至明确的说收这么多钱,或这个要收这么多费用。这些导师只是满足于人们的自我,就这样人们跟从了错误的人。
人们以后或会察觉到这个错误,因为他们因身体和精神上的各种问题而受尽苦头,但到那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著作曾描述过顶轮,虽然有人在一些古书中曾经提及,在印度也提到过。这些书籍中提及顶轮有一千片花瓣,但除此之外,没有人再描述过它。如果他们有提及关于顶轮,我便较容易告诉你们:“看,这是在书本上有记载的。” 因为人们都是这样的,只接受在书里描述过的东西。这令我处于十分艰难的处境,因为从前没有人集体的给人自觉,也没有人清楚地记载过,除了一两个人清楚地描述过灵量,但我认为对灵量的描述也不是十分清楚,因为这些描述全以诗歌的形式存在。人们会唱那些歌,但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在想,这些人是怎样迷失在各种各样求道的路上。在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我怎样才能给他们自觉?虽然这些经历是如此骇人,但这并没有影响我。我不断地坚持去做,并最终有了给自觉的方法。当然我遇见过一些非常残忍和讨厌的人,他们为我和霎哈嘉瑜伽士带来麻烦。这些事情本应打击我的热诚,但是相反的,我开始想,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会这样?
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不能令全世界的人都得到自觉,这是最后的审判。这个时候,人们要决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们要认识自己,并且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的数量再多对我们帮助也不大,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坚定不移的霎哈嘉瑜伽士。
接着我发觉有些人治愈了很多疾病,但更多的人迷失了。他们其中有些是吸毒者,戒了毒瘾。酗酒的,他们戒了酒。吸烟成瘾的戒了烟,我从没说过一句话,说你要放弃这、放弃那。我知道,当灵量升起,他们都会自然而然地放弃这些坏习惯。这些都发生了,人们因而变得洁净、美丽,而且开始享受生活。但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当这些人四处告诉别人时,别人都说他们疯了。别人不相信这些人如何放弃酗酒,他们如何放弃抽烟。有些人说:“我们就是要喝酒,这又怎样?”自此,我发现这些人(不能放弃坏习惯的)多是纵情放肆于享乐的一类。他们享受十分放纵的享乐,那跟灵性完全扯不上关系。
当然事情慢慢开始成就。但我仍要说在这斗争期,我们不能期望会有千千万万的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中,虽然这是我的愿望,这也是你们的愿望。你们希望人们能得到自觉,也希望很多美好的事情得以发生。首先你的体质会提升,很多人得到医治。耶稣只是医治了二十一个人,我不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有几千人被治好了。
但人类有另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同时对于他们应该寻找什么,需要寻找什么却没有清晰的想法。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试图遵从书中的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摇摆不定的人。这些人从一处转到另一处。他们在霎哈嘉瑜伽的进步比其他人困难得多,非常困难。因为如果你正在走一条路,而你又开始转到另外一条路,那么你可能要走回头路,他们却认为这是他们的自由。实际上若没有得到自觉,你都不可能拥有任何自由。自由意味着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么。在自由当中你才是那位应该收到所有祝福的人。如果你没有收到这些祝福,那么你还没有自由。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因为一旦你得到自觉,你便成为绝对自由的人。“自由”意味着你的灵在引导你,如你所知,灵是上天的反映,是全能的神的反映。如果每人都有相同的反映,并且是觉醒的,那么你们的灵会在认知层面上起作用,好像他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建设性的、什么是破坏性的。那不是你们所拥有的某种虚假的满足,而是你们在现实中感知到的实相本身,这是注定要发生的。
在霎哈嘉瑜伽中,你首先会体验到你指尖的凉风。没有这种体验,你不应该相信任何东西。这意味着新的维度已经来到你的神经系统中,你能感觉到那个你还未知的系统。交感神经系统在这里,但你从不知道它如何运作。你对于真我的知识十分贫乏,但得到自觉后,突然所有东西都受启发了。你开始对自己有焕然一新的感觉。有时候你仍要对抗你的自我,你要超越你对事物的无知。因为自觉给你绝对的知识,不能被挑战的绝对知识,这表征,就如他们所说,就是唯一的真理(Ekmeva Satya)。当你得到这知识,你也可以把它记下来,你能知道是对还是错。这是一些已经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情,你们已经得到了这些生命能量,你们能感觉到这生命能量。例如在霎哈嘉瑜伽里,可能有些不满足的灵,但你可以凭生命能量找出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呢?凭着生命能量,你能知道这些人是否处于实相的状态。你能分辨出企图反对你的人,或分辨出试图告诉你其他事情的人,他们偏离得有多远?在你的指尖上你可以知道一切。这就是穆罕默德说过的复活的意思。
我必须告诉你我几天前的一个经历。有一个来自印度电视台的职员,他是一个明星,他来采访我,并问我一些(与采访)毫不相关的滑稽问题。他的名字是阿巴,所以我说:“阿巴,你正在浪费你和我的时间。你能说到正题吗?”因此他说:“我反对所有原教旨主义。”“但我不是原教旨主义者,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呢?”他说他正尝试找出来答案。我说:“好吧,把你的双手向着我。穆罕默德说,在复活(kyama)的日子,你的双手会说话。”你会感到惊讶,他立刻感到手上有凉风。他问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什么?我说如其所如。争辩、谈论、怀疑都是徒劳无用,你只需要观察自己的体验。他惊呆了,之后他跟我说的都没有播出。
所以我要说,如果人们达到了实相,并知道这就是实相,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前提是他们已经达到了实相。你可以从所有伟大的人的生命中看到。他们感知到“这是实相。”不只靠阅读,也不只是相信,而是一种体验,他们能在自己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感知到实相的体验,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就像你看见一粒种子变成一棵大树,但你不能把大树变回种子,种子就是种子。当种子变成大树,你不能把它变回种子。大树会生出更多种子,这是不同的。同一道理,一旦你得到自觉,并与上天联合,你便不会堕落,除非你自己愿意自暴自弃。这是非常非常不同寻常的,你在得到这特质,得到这能力之后,是不会失去它的!当然首先你必须成长。为此,你必须静坐。一旦你静坐,整个人都会受启发,变得美丽,使你不愿意去改变它。你希望在那里,并永远享受它。
当然你想把它给予别人,这是因为你太享受它的缘故。就像你在街上看见有人在挨饿,你却得以温饱,你便想给予那人食物。同一道理,你看这个世界,人们疯狂地寻找,到处奔跑,做尽各种事情,所以你想告诉他们。他们可能相信,可能不信。他们可能试图完全否定你,抗拒你。他们会做任何事,但你清楚地知道你的路是正确的。你在正确的思想层次上,那就是霎哈嘉的境界。在梵文被称为“Sahaja Vastha”。在霎哈嘉的境界(Sahaja Vastha)里,你不会起反应,不起反应。你只会观看和欣赏。现在你看,我来了,我已看见这顶轮的美丽,穿越了所有的轮穴,向上升才能到达(顶轮),在顶轮处一切都表现的非常美好。但有人也会说,“啊!这颜色的组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用这个?为什么他们不用那个?”就像这样,找别人的错处!这种找错处的做法其实是来自你还未启发的脑袋。你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为你起反应,每时每刻你不断的在起反应。即便有人说些好话,你仍会起反应。当然如果有人说些难听的话,无疑你会起反应!
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是随意地起反应,我们并没有低级到起反应的程度,我们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正是去享受,享受一切,这享受是上天的祝福。你甚至能享受混乱和折磨,如果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你的灵,它才是真正的光,你自能享受一切。无论你遭受什么痛苦,无论你觉得什么令你不安,但其实这灵体的宁静之光使你得到绝对、完全的喜乐,而且你也会把这种喜乐给予其他人。你不用设计、不用计划怎样给予快乐,你会自然而然地给予(他人),而且这个过程毫不费力,自然而然。因为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你只是静观一切。你感觉这犹如一出戏剧,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类型,你只是观看着,从中得到喜乐。观看时,重要的不是“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不是这个“我”喜欢,这是自我。自我使你远离喜乐,即远离实相。这世界上所有你认为麻烦的事情,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从霎哈嘉瑜伽的角度去看,你就不会感觉到这些麻烦。但是你必须达到更高的生命存有。这个更高的生命存有应该在你内在建立起来。
几天前我跟一班官僚见面。我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收入不高,你们可能会觉得其他人有较高的收入和较多的福利,但有一个方法能令你真正享受工作。如果你拥有爱国心(Deshbhakti对母亲国度的虔诚),如果你爱国,无论付出多少你都不会在意。你想要付出一切,而且能渡过各种所谓的饥饿和焦虑,还能若无其事。同时,你的情感变得非常深沉。例如你在旅游时突然发现有人病倒了。你能凭生命能量感到这人病了,你的怜悯和爱立刻就流向这个人。你会尝试帮助这个人。可能的话,你甚至尝试医治这个人。你像海纳百川一样的接收他所有的问题,但这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也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一个大爱无疆的人,拥有至高的力量,却不会炫耀他的力量,也不会在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有人要侮辱你,好吧,那侮辱算得了什么?
那些已到达了霎哈嘉瑜伽境界的人是伟大的艺术、音乐及思想的创作者,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作品都留存至今。很多人创作,但他们的作品却无人问津,然而那些自觉的灵,无论他们创作什么,都是来自永恒的本质。因为他们在永恒的海洋中,在纯洁的海洋中,他们完全没有伤害人和麻烦人的念头,他们时刻受到保护,他们不会被伤害。当你们进入神的国度,谁还敢伤害或麻烦你们呢?
我在霎哈嘉瑜伽士中看到了昌盛,他们十分慷慨,明白事理。我不必去讲课,告诉他们现在不要做这不要做那,不,不用了。那些在霎哈嘉瑜伽中尚未成熟的人应该尝试成熟起来。对于还未成熟和带来麻烦的人,不用为他们担心。你们应该有同情心。你们真应该同情那些还未成熟的人。
我觉得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我这三十年来四处奔波,把你们这么多人集结起来。全世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所以这是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有人形容过和预言过。诸如此类的事情将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人会得到他们的自觉。
当然这是难以置信的。但正如现在你们看到的,我们都是一体的,这是多甜美的感觉。这里没有争辩,没有斗争,没有坏念头,没有人喜爱低俗的东西。他们令人愉悦并拥有善解人意的品质。我曾看见他们成为诗人,谱写美丽的诗句。我曾看见他们成为演说家。我也曾看见他们成为很好的组织者。然而有一样东西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谦卑,你们应该是个谦卑的人。一开始我就说了,现在我还要说的是,你们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们的谦卑。你们应该成为谦卑的人。不要认为你是个特别的人,或以为自己是十分重要的人。一旦你觉得你是个重要的人,那么你便不是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我的一只手开始觉得自己重要,这是愚蠢的。一只手怎能是重要的呢?所有的手都需要,所有的都是需要的,双腿也是需要的。身体一部分怎能这么重要?如果你在霎哈嘉瑜伽的旅程中,何时何地开始有这种想法,那我必须要说,你不是在霎哈嘉的境界中。
我的努力是要带领你们进入那自然而然霎哈嘉的美丽境界。在那里你们绝对与真我合一,与自然合一,与你们身边的人合一,与你们的国家和其他国家合一,(当你到达了这个境界)在每个地方,在整个环境,正如他们所说,整个宇宙 (Brahmand)成为你们的一部分,你们不会和它分开,而是与它呼应,你们可以称之为“Ninaad”。 显而易见,这是与你们自身存有的呼应,与你们生命的呼应。这不是物质层面的进步或是其他东西,而是灵性层面的升进,那是最高的。在每一个国家的每一处,都有这样质素的人,而且直至今日,人们还记着他们。同样道理,在你们的生命中,在你们的创作中,在你们的工作中,在你们能做的任何事情中,你们都将代表着一门非常伟大的,关乎实相的知识。
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决定:我们要给多少人自觉?我们能为自觉做些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这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们以完全自觉的状态,持续做这件事情,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一过程就像在攀登一座大山,当你到达山顶,你将会一览无余,并且感到非常满足。尽管你们当中有些人还在攀登的过程中,但不要紧,没有问题,你们可以继续攀爬,你们必须尊重自己,爱自己,明白你们必须达到山顶。一旦你到达了山顶,你将会知道你就在那里,你的所有的爱、情感及所有的一切倾泻而下,并从山顶向山下流淌。
如果这是你的生活,这是最伟大的生活方式。不要去理会所有其他人:那些政客和所有被认为很伟大的人。你们比他们高很多,因为在霎哈嘉的生活方式中你们已经被打造得像钻石一样,这是非常令人满足的,也是绝对的平安。它赐予你们喜乐、赐予你们平安、赐予你们能力、赐予数之不尽的东西,你们顶轮中的千片花瓣都受到启发。上天知道你们在这种状态中所能得到的一切,你们融入浩瀚的千片花瓣的顶轮之中,在那里,人们得到一切关于科学的知识,一切有关伟大发现的知识。
所以人们要建立自尊,自尊和自以为是是不同的。你们应该尊重自己。尊重自己,你们就会变得谦卑。你们会变得非常有爱,因为你们拥有爱的能力,而非外力强加。
我承认云从海里升起,再降下雨水,但这只是他们生命的循环工作,它们对此毫无意识,它们不会想,它们正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就在循环之中。你们不在那循环之中,你们仍然在工作,而且没有感受到任何自我的重要。你们这样做,因为你们必须要这样做。
另一个循环,不是自然界的循环,而是另一个觉知的循环。在那里你们觉知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你们非常谦卑,非常有爱心,非常和善。你们不会打骂任何人,不会苛责任何人,你们能应付最难相处的人,如果有人行为滑稽,你总能为他提升灵量并感到满足,如果你悄悄地替那人提升灵量,那也好。如果你不能提升灵量,那么算了吧,放下他吧。他是多难相处的人,他可能是块石头,对于一块石头,你能做什么?你不能让爱、尊严、这类特质流向他。这对铁石心肠的人是不可能的。放下他,这不是你的工作,完全不是你的工作。我会要求你:首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谦卑,你们要非常谦虚。这是你们的装饰,这是你们美丽之处,你们拥有爱,那是纯洁的爱,没有欲望或贪婪。你爱其他人,只是因为你在爱中。第二;因为你被赐予平安,你们绝对在平安之中,并且你们会惊讶,当你们在平安之中,智慧便会来到你们身上。你们会被视为最有智慧的男士,最有智慧的女士,因为你们在平安之中。只有在平安中,你们才能发现真理。你们能发现想要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你们变成十分智慧和明智的人,远比其他人更伟大。你们绝非普通人。你们拥有喜乐。喜乐是不能以语言来形容。像我多次告诉过你们的那样,这种纯粹的喜乐,不是开心或不开心,只是喜乐,你们只是享受,享受所有,享受每一个陪伴,每一件事,每一个场景,享受所有在你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你们都懂得怎样去享受一切。
你看,单是喜乐就有无限的包容。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儿、女婿去看一些历史遗址,为此我们要攀爬很久,攀爬了大概三小时,我们自然都累了。在那里有一个由大理石做成的休息处,我们说不如在那里休息一下。当我们分散开时,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要千辛万苦地来到这里呢?”大家都很不情愿。忽然间,你知道,这里有一处有趣的地方。忽然我看见一些大象的雕塑,我因此说:“你们能看到那些大象吗?每一只的尾巴都不相同。”他们说:“妈妈,你怎么能看到大象们的尾巴呢?我们都这么疲累。”我说:“你们也能看见,你们来看看。”因为这喜乐将你们从无意义的思绪中转移。你们只用说:“这思绪都是毫无意义的。”你们只是转移你们的思绪,这就是你们获得喜乐的方式。去做给你们带来喜乐的事情。
假如这里有个无趣的人,你只会看见那乏味背后的幽默,那个人是怎样使你乏味的?你就能从中学会以后不要令别人乏味。
这种喜乐有这样的特性,能教你看见每事每物中的快乐本质。如果你有个坏朋友,好罢,你依然能享受,因为你看见他有多坏。当然,如果你有个好朋友,你也总能看见,但(无论好坏)你不会有批评他们的念头。批评从你的脑海中溜走了。你对同一件事物的思维立刻从荒谬转变成有趣。所以你不去批评,而且不觉得这是不好。
有时候人们会惊奇我如何能够包容这些人,但其实我并没有去包容,无论他们干什么,我都没有放注意力在他们身上。如果你们有这本质,我们可以称之为一种状态,在那状态中你是完全在Turya的境界,如卡比尔(Kabira)说过“Jab Mast Huephirkya Kolin”,这个意思是“当我已进入喜乐的境界时,为什么我还要说什么?”就像是一种你必须明白并尊敬的秉性。它在你们内里,尊敬它,不要将它与他人比较,其他人跟你们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你们是在不同的层次,而且你们只是试着去享受它,永远不要感觉自己比别人更高或更伟大。不,不要这样想。你们要感恩的是,你们没有与所有那些滑稽的念头和可笑的生活方式混合在一起,在那里你不停地批评“这些不好,我不喜欢这个”。你是谁?你不认识自己。当你说“我不喜欢这个”,你就不认识你自己。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我曾见过一些知识很贫乏的人,他们对什么都知之甚少,只是批判别人。我不明白原因何在,为什么会这样呢?但可能他们终日只想着自己。这是很常见的。但如果你们知道那绝对知识,那么你们就变得非常谦卑,绝对谦卑、甜美、温柔和善良。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对我来说也是。我没有想到我会活这么久来见证这美丽的日子。因为按照别人的标准,这毕竟是个非常艰苦的生活,但它给我的最大喜乐,就是让我创造了霎哈嘉瑜伽士,聆听他们,和他们交谈。他们如此甜美、和善和令人尊敬,所有这些对我帮助很大,我必须感谢你们。有了你们的支持,有了你们的帮助,有了你们的理解,我就能实现这个目标。如果我能靠自己去实现它,我永不会要求你们的帮助。但你们就好像我的手,我的眼睛。我非常需要你们,因为没有你们,我就无法成就。就好像调校频道,除非而且只有你有这些频道,否则作为太初之母或其他什么又有何用?你怎样调校那频道呢?如果那里有电流,那里便需要有频道,否则这是个静止的东西。同一道理,我总是感觉我需要有越来越多的频道。当这成就时,我的灵真是在非常非常高的状态。我为这天已经来到而再一次感谢,并且衷心地祝福你们,现在你们已承担起这责任。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们有责任去给其他人自觉。不要把它只留给自己。这必须给予其他人。你们能解释,你们能和他们谈话,你们能非常理解他们,尝试明白他们并和他们谈话。你们必须给别人自觉,否则你们不会感到完整。为了要感觉完整,你们必须给人自觉。
愿神祝福你们。
意大利2000年5月7日
三十年前当顶轮打开时,我发现到处都充满黑暗。人们都很无知。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必须追寻什么。当然,我发觉人们想寻找一些未知的东西,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未知的,什么是他们需要寻求的。他们对自己,对身边的事物,对他们生命的目的一无所知。我不知道如何跟他们开始这个课题。
当顶轮打开后,我想尝试只给一位女士自觉。她是位年老的女士。另外有一位女士也开始来到我这里。这位年老的女士得了自觉。另外那位年轻很多的女士告诉我她被附体了。我的天呀!我说:“我要怎样给她自觉呢?”后来不知怎的她很快被治愈了,而且得了自觉。
这是极不为人知的知识,而且人类的自我拒绝接受他们是不完整的,也不想接受他们必须得到自觉。
他们的生活方式令他们没有时间给自己。我发现很难说服人们要他们必须得到自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虚构的事情,十分牵强,而且他们只相信那些告诉他们“要做各种各样的仪式(karamkands)”的导师,就只是这样,他们在那些导师的指导下做尽各种仪式,却不知道首先要认识自己。这是所有降世神祇、先知都清楚地讲过的,人类要得到自觉不只是我的意思,更是所有先知、神祇的意思。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说,你们要寻找自己,甚至耶稣基督说过“认识你自己”。穆罕默德、那纳克(Nanak Saheb)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没有人尝试去明白,这些仪式不是生命的意义,这些仪式也不会帮助我们达成生命的目的。你们必须得到自觉。
所以只有这两位女士得到了自觉。于是我想,不如到海边去,大约三十人和我一起去。他们用滑稽的方式谈话以表示他们怎能得到自觉呢?他们不配得到自觉。他们还不是很好的人,他们用各种事情责怪自己。最后到海边的总共大约有十二人,包括那两位得到自觉的女士。
这预示着真我觉知的过程是十分缓慢的,而且人们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需要得到自觉。我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没有人能理解我。但有一天,在一个活动中一位女士来了,她被附体并开始用梵文说话,她只是个女佣,每个人都很吃惊。她说:“你们不知道她是谁。”然后她开始引述在《商羯罗颂赞》(Saudarya Lahari)中所形容我的话。我惊讶这位女士出了什么毛病。她说话像个男人,她的声音像男人。人们相信或许不相信,但她真的是被附体了。人们开始向她提问。然后在场的人问我:“母亲,她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说:“你应该自己寻找答案。”因为如果你告诉当时的人任何类似的话,他们会转过脸(不搭理你),只有那些假导师才会告诉你:“好吧,你给我五个卢比”,人们便会十分开心,因为他们以为已经付钱给了导师,再不用为任何事情而烦恼了。你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就这样,事情便渐渐地起作用。我依然记得已得到自觉的人问我:“母亲呀,请允许我们作杜迦崇拜吧。”杜迦女神的崇拜是很难做的。一般婆罗门还没有预备好这样做。因为他们还不是自觉的灵。他们通常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叫了七个婆罗门来,并告诉他们:“你们尽管放心,不会有坏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因为你们现在都要面对实相,不是神像崇拜(Murti Puja)或其他什么,而是面对一个真实的人。”他们都有些害怕,不过还是来了。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开始充满信心地念颂所有的口诀。生命能量开始在每处流动起来。我们当时靠近大海,我发现大海在咆哮。但人们不明白。除了那七个人,他们说“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妥当地完成了所有事情。”而我认为这是霎哈嘉瑜伽的第一个奇迹。
你看,人类心智的问题在这个层次,或者说在这个时候,是太过自我为中心,没完没了的想着自己。他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还有什么是自己不了解的呢?我们很了解自己了。”所以对于求道者而言,最基本的特质是谦卑。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一切,便不能谦卑下来,更不能去求道。就算你去求道,也不会跟从别人的道路,这样的人会说:“我们有自己的路,我们会走自己的路,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遇到过很多来自不同国这样的人。他们只是来听我的讲座,仅此而已。他们不会得到自觉,即使他们中有些会得到自觉,但又失去了。
不知怎的,对我来说,给这些人自觉是个很滑稽的故事。我分文不取,我常常独自上路。但是即便如此,为什么人们还是不能意识到自觉的价值?
后来有一个第一批得到自觉的先生对我说:“如他们所说,如今的社会无论如何都是个消费者的社会。”“除非你收取他们的金钱,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珍惜。就让他们觉得要为自觉而付费。所以你应该找人在入口处收费,否则他们永不会得到自觉。”我说你不能售卖自觉,这是错误的。你不能向人售卖自觉。他说你这样便不会成功。其他导师把钱放在首位,甚至明确的说收这么多钱,或这个要收这么多费用。这些导师只是满足于人们的自我,就这样人们跟从了错误的人。
人们以后或会察觉到这个错误,因为他们因身体和精神上的各种问题而受尽苦头,但到那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著作曾描述过顶轮,虽然有人在一些古书中曾经提及,在印度也提到过。这些书籍中提及顶轮有一千片花瓣,但除此之外,没有人再描述过它。如果他们有提及关于顶轮,我便较容易告诉你们:“看,这是在书本上有记载的。” 因为人们都是这样的,只接受在书里描述过的东西。这令我处于十分艰难的处境,因为从前没有人集体的给人自觉,也没有人清楚地记载过,除了一两个人清楚地描述过灵量,但我认为对灵量的描述也不是十分清楚,因为这些描述全以诗歌的形式存在。人们会唱那些歌,但却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我在想,这些人是怎样迷失在各种各样求道的路上。在他们身上将会发生什么?我怎样才能给他们自觉?虽然这些经历是如此骇人,但这并没有影响我。我不断地坚持去做,并最终有了给自觉的方法。当然我遇见过一些非常残忍和讨厌的人,他们为我和霎哈嘉瑜伽士带来麻烦。这些事情本应打击我的热诚,但是相反的,我开始想,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会这样?
后来,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不能令全世界的人都得到自觉,这是最后的审判。这个时候,人们要决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们要认识自己,并且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霎哈嘉瑜伽练习者的数量再多对我们帮助也不大,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坚定不移的霎哈嘉瑜伽士。
接着我发觉有些人治愈了很多疾病,但更多的人迷失了。他们其中有些是吸毒者,戒了毒瘾。酗酒的,他们戒了酒。吸烟成瘾的戒了烟,我从没说过一句话,说你要放弃这、放弃那。我知道,当灵量升起,他们都会自然而然地放弃这些坏习惯。这些都发生了,人们因而变得洁净、美丽,而且开始享受生活。但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当这些人四处告诉别人时,别人都说他们疯了。别人不相信这些人如何放弃酗酒,他们如何放弃抽烟。有些人说:“我们就是要喝酒,这又怎样?”自此,我发现这些人(不能放弃坏习惯的)多是纵情放肆于享乐的一类。他们享受十分放纵的享乐,那跟灵性完全扯不上关系。
当然事情慢慢开始成就。但我仍要说在这斗争期,我们不能期望会有千千万万的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中,虽然这是我的愿望,这也是你们的愿望。你们希望人们能得到自觉,也希望很多美好的事情得以发生。首先你的体质会提升,很多人得到医治。耶稣只是医治了二十一个人,我不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有几千人被治好了。
但人类有另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阅读各种各样的书籍,同时对于他们应该寻找什么,需要寻找什么却没有清晰的想法。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试图遵从书中的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摇摆不定的人。这些人从一处转到另一处。他们在霎哈嘉瑜伽的进步比其他人困难得多,非常困难。因为如果你正在走一条路,而你又开始转到另外一条路,那么你可能要走回头路,他们却认为这是他们的自由。实际上若没有得到自觉,你都不可能拥有任何自由。自由意味着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么。在自由当中你才是那位应该收到所有祝福的人。如果你没有收到这些祝福,那么你还没有自由。在你自己的生活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因为一旦你得到自觉,你便成为绝对自由的人。“自由”意味着你的灵在引导你,如你所知,灵是上天的反映,是全能的神的反映。如果每人都有相同的反映,并且是觉醒的,那么你们的灵会在认知层面上起作用,好像他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建设性的、什么是破坏性的。那不是你们所拥有的某种虚假的满足,而是你们在现实中感知到的实相本身,这是注定要发生的。
在霎哈嘉瑜伽中,你首先会体验到你指尖的凉风。没有这种体验,你不应该相信任何东西。这意味着新的维度已经来到你的神经系统中,你能感觉到那个你还未知的系统。交感神经系统在这里,但你从不知道它如何运作。你对于真我的知识十分贫乏,但得到自觉后,突然所有东西都受启发了。你开始对自己有焕然一新的感觉。有时候你仍要对抗你的自我,你要超越你对事物的无知。因为自觉给你绝对的知识,不能被挑战的绝对知识,这表征,就如他们所说,就是唯一的真理(Ekmeva Satya)。当你得到这知识,你也可以把它记下来,你能知道是对还是错。这是一些已经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情,你们已经得到了这些生命能量,你们能感觉到这生命能量。例如在霎哈嘉瑜伽里,可能有些不满足的灵,但你可以凭生命能量找出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呢?凭着生命能量,你能知道这些人是否处于实相的状态。你能分辨出企图反对你的人,或分辨出试图告诉你其他事情的人,他们偏离得有多远?在你的指尖上你可以知道一切。这就是穆罕默德说过的复活的意思。
我必须告诉你我几天前的一个经历。有一个来自印度电视台的职员,他是一个明星,他来采访我,并问我一些(与采访)毫不相关的滑稽问题。他的名字是阿巴,所以我说:“阿巴,你正在浪费你和我的时间。你能说到正题吗?”因此他说:“我反对所有原教旨主义。”“但我不是原教旨主义者,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呢?”他说他正尝试找出来答案。我说:“好吧,把你的双手向着我。穆罕默德说,在复活(kyama)的日子,你的双手会说话。”你会感到惊讶,他立刻感到手上有凉风。他问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什么?我说如其所如。争辩、谈论、怀疑都是徒劳无用,你只需要观察自己的体验。他惊呆了,之后他跟我说的都没有播出。
所以我要说,如果人们达到了实相,并知道这就是实相,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他们,前提是他们已经达到了实相。你可以从所有伟大的人的生命中看到。他们感知到“这是实相。”不只靠阅读,也不只是相信,而是一种体验,他们能在自己的中枢神经系统中感知到实相的体验,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就像你看见一粒种子变成一棵大树,但你不能把大树变回种子,种子就是种子。当种子变成大树,你不能把它变回种子。大树会生出更多种子,这是不同的。同一道理,一旦你得到自觉,并与上天联合,你便不会堕落,除非你自己愿意自暴自弃。这是非常非常不同寻常的,你在得到这特质,得到这能力之后,是不会失去它的!当然首先你必须成长。为此,你必须静坐。一旦你静坐,整个人都会受启发,变得美丽,使你不愿意去改变它。你希望在那里,并永远享受它。
当然你想把它给予别人,这是因为你太享受它的缘故。就像你在街上看见有人在挨饿,你却得以温饱,你便想给予那人食物。同一道理,你看这个世界,人们疯狂地寻找,到处奔跑,做尽各种事情,所以你想告诉他们。他们可能相信,可能不信。他们可能试图完全否定你,抗拒你。他们会做任何事,但你清楚地知道你的路是正确的。你在正确的思想层次上,那就是霎哈嘉的境界。在梵文被称为“Sahaja Vastha”。在霎哈嘉的境界(Sahaja Vastha)里,你不会起反应,不起反应。你只会观看和欣赏。现在你看,我来了,我已看见这顶轮的美丽,穿越了所有的轮穴,向上升才能到达(顶轮),在顶轮处一切都表现的非常美好。但有人也会说,“啊!这颜色的组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用这个?为什么他们不用那个?”就像这样,找别人的错处!这种找错处的做法其实是来自你还未启发的脑袋。你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为你起反应,每时每刻你不断的在起反应。即便有人说些好话,你仍会起反应。当然如果有人说些难听的话,无疑你会起反应!
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是随意地起反应,我们并没有低级到起反应的程度,我们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正是去享受,享受一切,这享受是上天的祝福。你甚至能享受混乱和折磨,如果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什么能影响到你的灵,它才是真正的光,你自能享受一切。无论你遭受什么痛苦,无论你觉得什么令你不安,但其实这灵体的宁静之光使你得到绝对、完全的喜乐,而且你也会把这种喜乐给予其他人。你不用设计、不用计划怎样给予快乐,你会自然而然地给予(他人),而且这个过程毫不费力,自然而然。因为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你只是静观一切。你感觉这犹如一出戏剧,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类型,你只是观看着,从中得到喜乐。观看时,重要的不是“我喜欢这个、我喜欢那个”,不是这个“我”喜欢,这是自我。自我使你远离喜乐,即远离实相。这世界上所有你认为麻烦的事情,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从霎哈嘉瑜伽的角度去看,你就不会感觉到这些麻烦。但是你必须达到更高的生命存有。这个更高的生命存有应该在你内在建立起来。
几天前我跟一班官僚见面。我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收入不高,你们可能会觉得其他人有较高的收入和较多的福利,但有一个方法能令你真正享受工作。如果你拥有爱国心(Deshbhakti对母亲国度的虔诚),如果你爱国,无论付出多少你都不会在意。你想要付出一切,而且能渡过各种所谓的饥饿和焦虑,还能若无其事。同时,你的情感变得非常深沉。例如你在旅游时突然发现有人病倒了。你能凭生命能量感到这人病了,你的怜悯和爱立刻就流向这个人。你会尝试帮助这个人。可能的话,你甚至尝试医治这个人。你像海纳百川一样的接收他所有的问题,但这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也不会给他带来麻烦。一个大爱无疆的人,拥有至高的力量,却不会炫耀他的力量,也不会在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有人要侮辱你,好吧,那侮辱算得了什么?
那些已到达了霎哈嘉瑜伽境界的人是伟大的艺术、音乐及思想的创作者,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作品都留存至今。很多人创作,但他们的作品却无人问津,然而那些自觉的灵,无论他们创作什么,都是来自永恒的本质。因为他们在永恒的海洋中,在纯洁的海洋中,他们完全没有伤害人和麻烦人的念头,他们时刻受到保护,他们不会被伤害。当你们进入神的国度,谁还敢伤害或麻烦你们呢?
我在霎哈嘉瑜伽士中看到了昌盛,他们十分慷慨,明白事理。我不必去讲课,告诉他们现在不要做这不要做那,不,不用了。那些在霎哈嘉瑜伽中尚未成熟的人应该尝试成熟起来。对于还未成熟和带来麻烦的人,不用为他们担心。你们应该有同情心。你们真应该同情那些还未成熟的人。
我觉得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因为我这三十年来四处奔波,把你们这么多人集结起来。全世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所以这是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有人形容过和预言过。诸如此类的事情将会发生,许许多多的人会得到他们的自觉。
当然这是难以置信的。但正如现在你们看到的,我们都是一体的,这是多甜美的感觉。这里没有争辩,没有斗争,没有坏念头,没有人喜爱低俗的东西。他们令人愉悦并拥有善解人意的品质。我曾看见他们成为诗人,谱写美丽的诗句。我曾看见他们成为演说家。我也曾看见他们成为很好的组织者。然而有一样东西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谦卑,你们应该是个谦卑的人。一开始我就说了,现在我还要说的是,你们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你们的谦卑。你们应该成为谦卑的人。不要认为你是个特别的人,或以为自己是十分重要的人。一旦你觉得你是个重要的人,那么你便不是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我的一只手开始觉得自己重要,这是愚蠢的。一只手怎能是重要的呢?所有的手都需要,所有的都是需要的,双腿也是需要的。身体一部分怎能这么重要?如果你在霎哈嘉瑜伽的旅程中,何时何地开始有这种想法,那我必须要说,你不是在霎哈嘉的境界中。
我的努力是要带领你们进入那自然而然霎哈嘉的美丽境界。在那里你们绝对与真我合一,与自然合一,与你们身边的人合一,与你们的国家和其他国家合一,(当你到达了这个境界)在每个地方,在整个环境,正如他们所说,整个宇宙 (Brahmand)成为你们的一部分,你们不会和它分开,而是与它呼应,你们可以称之为“Ninaad”。 显而易见,这是与你们自身存有的呼应,与你们生命的呼应。这不是物质层面的进步或是其他东西,而是灵性层面的升进,那是最高的。在每一个国家的每一处,都有这样质素的人,而且直至今日,人们还记着他们。同样道理,在你们的生命中,在你们的创作中,在你们的工作中,在你们能做的任何事情中,你们都将代表着一门非常伟大的,关乎实相的知识。
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决定:我们要给多少人自觉?我们能为自觉做些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这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们以完全自觉的状态,持续做这件事情,你会惊奇地发现,这一过程就像在攀登一座大山,当你到达山顶,你将会一览无余,并且感到非常满足。尽管你们当中有些人还在攀登的过程中,但不要紧,没有问题,你们可以继续攀爬,你们必须尊重自己,爱自己,明白你们必须达到山顶。一旦你到达了山顶,你将会知道你就在那里,你的所有的爱、情感及所有的一切倾泻而下,并从山顶向山下流淌。
如果这是你的生活,这是最伟大的生活方式。不要去理会所有其他人:那些政客和所有被认为很伟大的人。你们比他们高很多,因为在霎哈嘉的生活方式中你们已经被打造得像钻石一样,这是非常令人满足的,也是绝对的平安。它赐予你们喜乐、赐予你们平安、赐予你们能力、赐予数之不尽的东西,你们顶轮中的千片花瓣都受到启发。上天知道你们在这种状态中所能得到的一切,你们融入浩瀚的千片花瓣的顶轮之中,在那里,人们得到一切关于科学的知识,一切有关伟大发现的知识。
所以人们要建立自尊,自尊和自以为是是不同的。你们应该尊重自己。尊重自己,你们就会变得谦卑。你们会变得非常有爱,因为你们拥有爱的能力,而非外力强加。
我承认云从海里升起,再降下雨水,但这只是他们生命的循环工作,它们对此毫无意识,它们不会想,它们正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就在循环之中。你们不在那循环之中,你们仍然在工作,而且没有感受到任何自我的重要。你们这样做,因为你们必须要这样做。
另一个循环,不是自然界的循环,而是另一个觉知的循环。在那里你们觉知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你们非常谦卑,非常有爱心,非常和善。你们不会打骂任何人,不会苛责任何人,你们能应付最难相处的人,如果有人行为滑稽,你总能为他提升灵量并感到满足,如果你悄悄地替那人提升灵量,那也好。如果你不能提升灵量,那么算了吧,放下他吧。他是多难相处的人,他可能是块石头,对于一块石头,你能做什么?你不能让爱、尊严、这类特质流向他。这对铁石心肠的人是不可能的。放下他,这不是你的工作,完全不是你的工作。我会要求你:首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么谦卑,你们要非常谦虚。这是你们的装饰,这是你们美丽之处,你们拥有爱,那是纯洁的爱,没有欲望或贪婪。你爱其他人,只是因为你在爱中。第二;因为你被赐予平安,你们绝对在平安之中,并且你们会惊讶,当你们在平安之中,智慧便会来到你们身上。你们会被视为最有智慧的男士,最有智慧的女士,因为你们在平安之中。只有在平安中,你们才能发现真理。你们能发现想要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你们变成十分智慧和明智的人,远比其他人更伟大。你们绝非普通人。你们拥有喜乐。喜乐是不能以语言来形容。像我多次告诉过你们的那样,这种纯粹的喜乐,不是开心或不开心,只是喜乐,你们只是享受,享受所有,享受每一个陪伴,每一件事,每一个场景,享受所有在你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你们都懂得怎样去享受一切。
你看,单是喜乐就有无限的包容。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儿、女婿去看一些历史遗址,为此我们要攀爬很久,攀爬了大概三小时,我们自然都累了。在那里有一个由大理石做成的休息处,我们说不如在那里休息一下。当我们分散开时,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要千辛万苦地来到这里呢?”大家都很不情愿。忽然间,你知道,这里有一处有趣的地方。忽然我看见一些大象的雕塑,我因此说:“你们能看到那些大象吗?每一只的尾巴都不相同。”他们说:“妈妈,你怎么能看到大象们的尾巴呢?我们都这么疲累。”我说:“你们也能看见,你们来看看。”因为这喜乐将你们从无意义的思绪中转移。你们只用说:“这思绪都是毫无意义的。”你们只是转移你们的思绪,这就是你们获得喜乐的方式。去做给你们带来喜乐的事情。
假如这里有个无趣的人,你只会看见那乏味背后的幽默,那个人是怎样使你乏味的?你就能从中学会以后不要令别人乏味。
这种喜乐有这样的特性,能教你看见每事每物中的快乐本质。如果你有个坏朋友,好罢,你依然能享受,因为你看见他有多坏。当然,如果你有个好朋友,你也总能看见,但(无论好坏)你不会有批评他们的念头。批评从你的脑海中溜走了。你对同一件事物的思维立刻从荒谬转变成有趣。所以你不去批评,而且不觉得这是不好。
有时候人们会惊奇我如何能够包容这些人,但其实我并没有去包容,无论他们干什么,我都没有放注意力在他们身上。如果你们有这本质,我们可以称之为一种状态,在那状态中你是完全在Turya的境界,如卡比尔(Kabira)说过“Jab Mast Huephirkya Kolin”,这个意思是“当我已进入喜乐的境界时,为什么我还要说什么?”就像是一种你必须明白并尊敬的秉性。它在你们内里,尊敬它,不要将它与他人比较,其他人跟你们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你们是在不同的层次,而且你们只是试着去享受它,永远不要感觉自己比别人更高或更伟大。不,不要这样想。你们要感恩的是,你们没有与所有那些滑稽的念头和可笑的生活方式混合在一起,在那里你不停地批评“这些不好,我不喜欢这个”。你是谁?你不认识自己。当你说“我不喜欢这个”,你就不认识你自己。你怎么知道你不喜欢?我曾见过一些知识很贫乏的人,他们对什么都知之甚少,只是批判别人。我不明白原因何在,为什么会这样呢?但可能他们终日只想着自己。这是很常见的。但如果你们知道那绝对知识,那么你们就变得非常谦卑,绝对谦卑、甜美、温柔和善良。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对我来说也是。我没有想到我会活这么久来见证这美丽的日子。因为按照别人的标准,这毕竟是个非常艰苦的生活,但它给我的最大喜乐,就是让我创造了霎哈嘉瑜伽士,聆听他们,和他们交谈。他们如此甜美、和善和令人尊敬,所有这些对我帮助很大,我必须感谢你们。有了你们的支持,有了你们的帮助,有了你们的理解,我就能实现这个目标。如果我能靠自己去实现它,我永不会要求你们的帮助。但你们就好像我的手,我的眼睛。我非常需要你们,因为没有你们,我就无法成就。就好像调校频道,除非而且只有你有这些频道,否则作为太初之母或其他什么又有何用?你怎样调校那频道呢?如果那里有电流,那里便需要有频道,否则这是个静止的东西。同一道理,我总是感觉我需要有越来越多的频道。当这成就时,我的灵真是在非常非常高的状态。我为这天已经来到而再一次感谢,并且衷心地祝福你们,现在你们已承担起这责任。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们有责任去给其他人自觉。不要把它只留给自己。这必须给予其他人。你们能解释,你们能和他们谈话,你们能非常理解他们,尝试明白他们并和他们谈话。你们必须给别人自觉,否则你们不会感到完整。为了要感觉完整,你们必须给人自觉。
愿神祝福你们。 […]

摩诃拉希什米力量崇拜(摘要) Wamuran Ashram, Brisbane (Australia)

摩诃拉希什米力量崇拜(摘要)

1992年2月20日 澳洲 布利斯本

Something wrong. Who has made those with the things…You should put more of cotton in that, you see, slips back. Can you get it done by the…For pujas you must use Indian girls, [is] better. They know all these things better you see.

They said that, “Nobody asked us.” So they just sit on the fence (laughing).

They would think that, “We should not come forward, because they’ll think these people are talking too much, […]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讲话 Pandharpur (India)

Mahashivaratri普祭前讲话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 1984年2月29日

So now, we all have arrived, it’s all right.

Now, this place has been chosen because they said that there are lot of horrible people the other way round. Still, we are having their problems (laughing).

All right. You see, you must know these are modern times, and modern times have lots of complications.

(Translation from Marathi: “Has everyone arrived? I will first speak in English, then in Marathi. As these people can’t understand anything otherwi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