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希纳崇拜后对新娘的忠告 New York City (United States)

克里希纳崇拜后对新娘的忠告 美国哈祖纳哈雷
2001年7月30日
钖吕‧玛塔吉女士讲话摘要
 
 
这是十分美好的事情,看见你们很多都十分快乐的样子,正憧憬着美好的婚姻生活。
 
我要告诉你们,妇女可令婚姻快乐或不快乐。她应该知道如何处理状况,并明白这是爱的问题。若你心里有爱,你可以赢取任何人。
 
故首先你要想想,以温柔的态度表达你对你丈夫及他的家人的爱,要去控制自己,使他们不会因你而伤心,丈夫也不会因你而难过。
 
有时你或许不喜欢某些东西。此时你要保持沉默,之后你可以把它纠正,但最好的是如何爱你的丈夫,你如何照顾他,你如何想办法表达你十分爱他。
 
这有时并不为人所了解,有时新娘子会想自己一旦结婚,「我们便可以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不应有任何要求,任何种类的要求。但若你长进得好,那爱会照顾你,给你所想而又是需要的。
 
你不用开口说:「给我这个,我想要这个。」不用,完全不用这样。你表现及付出的爱,将会是最大的价值,给你一切所需,无论是什么需要的。
 
但你们不应开口,这是秘密。不要开口要求什么,或许他会埋怨:「你什么也不对我说。」这不打紧,任何合适的也不会打紧。
 
你看,你要建立你丈夫的自我尊严。你要尊重你丈夫的自我依靠,这全是你要做的……因为你是那给予支持的人物,事实上你就是他的能量。你便是那个用你的爱及注意力完全充实他的生命的人。
 
若你如此决定,你便不会着眼细微的东西。你不会费神在细微的东西上,诸如他穿着什么衣服,他做了什么。因为他来自不同的家庭、不同背景,他有自己的处事方式,故你不应在这方面批评他……也不应预期你所想的完美地步。
 
你应该容许他去表现自己。若你发现有些地方十分错,当他静下来时,你才静悄悄地告诉他,使他明白,这决不会令你屈就丈夫。相反,他会变得迁就你。他会尝试令你快乐,令人欢喜,因为你们是霎哈嘉瑜伽的配偶。这并不是一般的婚姻。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指两个得到觉醒的灵结成夫妻。那些达至灵的人才结为一起,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配合,对你来说应是最大的享受、爱、平安和祝福。
 
或许有些地方和你的不同,这不打紧,这不重要,这都是表面的事情。若有甚么地方你可以做而令对方欢喜,最好就做,因为他会有回报,照顾你,使你欢喜、快乐、充满喜乐。
 
若他们失败,不能把自己适应过很合适的婚姻生活,这样我们也是容许离婚的。
 
但首先是妻子的责任,我个人认为,妻子要制造美丽的家、美丽的居室、美丽的孩子。
 
妇女若是认为自己在家中工作十分辛苦,自己应多点休息,应多点外出,以及诸如此类的,丈夫也会觉得自己工作太辛劳。问题是永不会想到自己,想到对方,他做了多少工作,他付出多少努力,他有多少时间。若你这样想,发自内心,你会明白他的难处,问题便再没有了。但若他同样只为自己,也同样是错。
 
故此要互相体谅,你们要证明霎哈嘉瑜伽的婚姻是最好的,能带来最大的喜乐、最大的快乐,以及最大的道德。在此点上请谨慎。若你尝试婚后不忠,我便没有可能容许你这样结婚,因为你会给我坏名声,十分为难……尝试制造美丽的婚姻,使其他人也可享受。若他们是快乐的配偶,每个人都可享受他们的同在。否则,便是某人埋怨这个那个,没有人喜欢和这些人说话。
 
把所有这些都脱离你的家庭生活,要在你能力之内给予喜乐。我憧憬你们的婚姻生活,过着十分、十分快乐的日子。
 
愿神赐福你们。 […]

古哈拉希什米崇拜 Sydney (Australia)

霎哈嘉瑜伽婚姻和古哈拉希什米崇拜

1981年4月7日澳洲悉尼

今天是结婚周年纪念日,我准许他们庆祝是因为婚姻在霎哈嘉瑜伽是十分重要的,婚姻是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你们应该结婚。首先,若你对婚姻有正确的观念,婚姻时常都能给你平衡的理解;若你对婚姻有滑稽的念头,或你只是为了好玩而结婚,而又不明白婚姻的价值,那么婚姻对你只是一场游戏而不是婚姻。在霎哈嘉瑜伽,你首先要真正明白婚姻的价值,它有什么意义。今天幸运地我们将会有霎哈嘉瑜伽婚礼,你因此能看到我们如何依照上天婚姻的律法来进行及完成婚礼。

在澳洲以及其他的国家,我发现婚姻已经失去了它神圣的意义,人们不明白他们正做着违反婚姻的罪孽(sin),他们所犯的这种罪孽令许多代的人因此受苦。我们必须明白忠贞是婚姻的基础。如果没有忠贞,婚姻便失去了意义,若你未能忠贞,那代表你还不是人类,人类必须有忠贞。

就婚姻而言,我们确定问题已经结束,我们的选择已经结束,现在我们选定与某人安顿下来,与这个人一起分享生活甚至私生活,所以你必须与这个人和谐配合,要互相了解体谅,忠诚对待对方。

现在,就如他们所说,婚姻是为了繁殖后代。你们是另一品种,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这是一种全新的意识—你们的婚姻会带来高质素的孩子。很多伟大的圣人都渴望投生于地球上。若他们发现任何霎哈嘉瑜伽士的配偶是相亲相爱的,在霎哈嘉瑜伽里进展良好的,对霎哈嘉瑜伽充满热忱,那么,他们肯定会透过这对配偶降临在地球上。所以在此时此刻,这是既十分重要亦十分逼切的我们应该明白这些价值,霎哈嘉瑜伽婚姻的价值。

之前已经有很多人结了婚,但这些人不是有自觉的灵,却以神的名义来结婚,这些婚姻怎会有效,怎会可信?若要以神的名义来结婚,他们必须是有自觉的灵。他们是不获授权以神的名义来结婚。以注册之名结婚又是另一回事,因为他们不是以神的名义,而是以国家的名义来结婚。若你要以神的名义结婚,你必须是有自觉的灵,亦应该明白婚姻的每一个细节,你在做着些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要作出一些承诺。我们的婚姻制度是源自传统的婚姻制度,也按照霎哈嘉瑜伽作出很多的改变,而我们曾经尝试采用所有,也采用一些教堂及其他宗教的礼仪,但它主要是以灵量为基础。

是向火元素作出承诺,在这个婚礼中,要对火作出承诺;因为火烧毁所有丑陋的东西,而灵量也像火一样,因为它是唯一向上升的能量,看!像火向上燃烧,灵量也是向上升的,这就是为什么灵量能与火相比。火是位于腹部的能量,那是正法(dharma),亦是宗教;霎哈嘉瑜伽士的宗教就是要保持在中央,不走向极端。一旦他们结婚,借着对霎哈嘉瑜伽的理解,他们互相拉对方更接近中央,享受大家的共处—现在、现在此刻,当下此刻。

若已婚的霎哈嘉瑜伽士是明智的,平衡的,不互相批评,不专横控制,霎哈嘉瑜伽婚姻可以是十分美满出色。当一个霎哈嘉瑜伽士与另一个瑜伽士结婚,是有可能互相逐步提升,若他们其中一个是较为专横或负面,亦有可能把另一个瑜伽士拉下,是提升或拉下就取决于你的质素。

婚姻在霎哈嘉瑜伽里是很大的祝福,因为所有的神祇,所有天使都在观察这些婚姻,他们要看到这些是成功的婚姻,但是若你还带着过往的意识,仍想过着过往的生活,你会令这段婚姻失败,那你会下滑至仿如动物般。若你与动物一起生活,连人类也可能变得像动物。所以霎哈嘉瑜伽士必须知道他们的意识已经改变,他们是不同的人,他们必须与霎哈嘉瑜伽士,而不是与其他未获自觉的人一起生活。他们可以与其他人谈话,但他们必须明白霎哈嘉瑜伽士的意识是在一个很不同的层次水平,若他们了解这一点,了解他们的意识是十分不一样这个简单的重点,他们就更易适应婚姻生活。

霎哈嘉瑜伽是没有离婚,我们没想过离婚,但没什么是可以勉强的,我的意思是若他们无法一起生活,这是一种遗憾。直至现在,仍没有离婚出现。但人们是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他们有可能想合法的离婚。在霎哈嘉瑜伽里是没有离婚这回事,也不会勉强任何人。我们要明白婚姻是为了喜乐欢愉,若你无法享受,无法享受婚姻,婚姻就失去了用处。在霎哈嘉瑜伽里,人们要保证能享受他们的婚姻,并能一起快乐的生活,这是他们在霎哈嘉瑜伽里的义务责任。

就以我为例,我个人的情况,我的丈夫不是有自觉的灵,他亦不明白自觉,也不是个求道者,尽管如此…

 (有个孩子来了)(他想坐在我的膝上!)

…尽管如此,你看,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失望沮丧,我没有强迫他,也没有强迫任何人。我说︰「他会慢慢的看清楚。」

所以即使那个人,那个人没有自觉也能处理得很好,亦能快活的生活。若你们两个都是有自觉,这是最好不过,应是很享受的。但必须合乎霎哈嘉瑜伽的利益。若你有其他利益便会出问题,因为霎哈嘉瑜伽士不会容忍他的妻子或丈夫浪费精力在无聊荒唐的事情上,这样新的冲突就会在霎哈嘉瑜伽与霎哈嘉瑜伽士之间产生,这永远都不应有任何冲突,因为我们有很多方法途径去找出我们出什么问题。若我们有任何出错,就要面对它,把它洁净,我们不应尝试洁净对方的轮穴,而是要洁净自己的轮穴,实际上,我们没有放注意力在自己身上,却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

此外,我必须说霎哈嘉瑜伽的婚姻会是最成功的婚姻—必须要是。他们会重新建立健全的婚姻基础,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些在霎哈嘉瑜伽内成婚的人明显会是快乐的已婚配偶。一旦他们结婚,便会立即受负面能量侵袭,因为这些负面能量不喜欢看到人们有愉快的婚姻,他们会尽力把问题,在开始时把纠纷混乱带给他们,要看到这段婚姻破裂。一旦你被他们误导,便会破坏拥有好的自觉的灵的机会,因为他们不接受这种状况。若你开始时已经有争吵,这也不是好事,因为你会在他们的预计下下跌。

所以你必须很有耐性,很温柔,善待对方,要看到你创造了邀请这些伟大的灵来到地球的氛围。若不是这样,他们便要等待,不会降世,因为他们不想有吵闹的,打架的,互相猜疑,互找麻烦的父母。

现在,我们要知道霎哈嘉瑜婚姻有一个明确的原因,不是出于时尚潮流而结婚,结婚是因为你想拥有有自觉的灵的孩子,让他们来到地球上。我们要给他们一个场地,以父母的身份来迎接他们。若你不明白婚姻的价值,最好还是不要在霎哈嘉瑜伽里结婚。最好不要伤害霎哈嘉瑜伽。在霎哈嘉瑜伽只有一个snag,就是你们都是同一位母亲所生,你们全是兄弟姊妹。若你们之间要结婚,那就有点滑稽了,兄弟怎能与姊妹结婚?现在,我们可以这样说,我要说最好你们不在同一小区,而是在另一处结婚。至少悉尼的霎哈嘉瑜伽士该与墨尔本的霎哈嘉瑜伽士结婚,至少要像这样有点距离,那么便不大像兄弟与姊妹结婚,这样会较好。

我曾经看到,这样也产生更多矛盾冲突,因为他们仍然有他们是来自墨尔本而另一个来自…的想法,(你们怎样称呼它?) —悉尼。 (我就是不能告诉他们) —悉尼。现在悉尼和墨尔本不该再有冲突。因为一旦他们开始争吵,他们会说︰「噢!你这个墨尔本人,我就是知道你会这样。」

而她会说︰「你这个悉尼人,你就是这样。」

你立即变得像这样,开始为此争吵。你必须知道自己不是悉尼人或墨尔本人,你只是霎哈嘉瑜伽士。霎哈嘉瑜伽士没有种性,小区或任何种族,或任何宗教,或任何国家的界限。不管你是来自那个国家,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是普遍的存在体—你是。你能感觉到任何坐在这里的人的生命能量,不管他是来自夏威夷或来自美国,都不要紧。

所以,一旦你能感觉任何人,即是说你不再属于任何小区,或任何特定的国家,你是宇宙普遍的存在体。我们就是要变得这样。我们要创造更多宇宙的存在体。为了加快速度,我们要令这些伟大的灵来到地球上,这是份十分重要的工作。他们必须在这地球上,因为他们是这上天的工作伟大的管道。一旦他们开始降临地球上—那些真命天子—速度便会加快,这是那么伟大—你不知道,这会是很快速突发的霎哈嘉瑜伽爆发。你会惊讶于怎么这些人的降临,能令成长的速度那么快。我们要尝试作出这种安排,让我们能得到这些人真正的祝福,就是他们降临这个地球。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我请求你们以新的角度,新的想法来思考婚姻,这样你才能真正明白婚姻的价值,才能有成功而不是失败或荒谬的婚姻。失败或荒谬的婚姻是一种罪孽,因为你是在有自觉的灵面前结婚。

这是与其他人结婚时说「刚结婚」不可同日而言,他们在汽车上挂上「刚结婚」这个名片—而他们却步入离婚。霎哈嘉瑜伽没有这种事—这是严肃认真的事情。若你对婚姻还未够严肃认真,若你对婚姻有期望,最好不要结婚,没有人会强迫你结婚,只要说︰「不,完全不行,我不要结婚。」若你仍然像这样子,你会真的以最差劲的方式伤害霎哈嘉瑜伽,就像在背后刺霎哈嘉瑜伽。

若你不想结婚,你是没有必要结婚。相反,最好是很多想生孩子的夫妇结缗,那么他们便能生下一些伟大的人。若你只想着要调节,对婚姻生活有各种陈旧古板的想法,最好还是不要结婚。这是新的上天神圣的婚姻,为此你必须准备就绪去接受美丽和祝福,而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去接受它根本的意义。

我希望你们明白霎哈嘉瑜伽强调婚姻,我们不相信禁欲主义,不相信逃避家庭生活。我们相信家庭生活是最重要的,我们要在地球上好好建立婚姻,我们要看到伟大的灵在这美丽的上天爱的巢穴里出生,我们要持之以恒,不逃避拥有十分好的婚姻生活。我希望你们所有人都会有十分好,十分快乐的婚姻生活。那些还未结婚的人,我希望你们也会有十分快乐的婚姻生活。

现在我已经结了婚…我想有三十六年了,今天我的婚姻,虽然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我仍然感到我是我丈夫的新娘,因为我们都是过这种生活很有智慧的人。当然生活有起伏,但我们最终仍感到婚姻生活是很不同的生活。他今天寄来很漂亮的信件,感谢你们对我那么仁慈亲切,也感谢你们对他那么仁慈亲切。

所以我们要有崇拜︰今天你以我古哈拉希什米(Gruha Lakshmi)的形相敬拜我。作为你内在的古哈拉希什米,那也是很基本的,敬拜我的古哈拉希什米形相,因为你们的古哈拉希什米都出问题。那是左脐轮,我希望这样对你会成就得较好,我们开始崇拜。

在这个简短崇拜后,我们会作女神火祭(devi havan),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有做过火祭,这是很重要的。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好好处理它。我们要念诵千个名号,这会是个好主意。

19:00

崇拜开始

印地语或马拉地语对话

19:38还有谁要结婚?你也结婚?这两个吧,你也来吧?请来吧。

20:07你怎能坐在这里?你能摊开些什么?你有拿一些东西来摊开吗? …这些都是很轻巧的东西,啊?很轻巧,你可以拉这个,我想这较好。现在我们不会坐在这里,所以你可以把这个全拉出来,为什么不把它在这里摊开?不,不,这还好,不,这可以,这样较好,把这个拉出来。

21:18这较好,对,现在所有人坐下。 (印度语/马拉地语)

21:48对,好吧,来吧,坐下。现在,还有谁在这里?她走了,你可以坐在这里,你可以移到这里,你要明白,只把这个与这里连接,看,她能移动它,她能移动它,明白吗?现在足够了,没问题。来这里坐,对吗?现在,你想要多一个?只把它放在…对,现在较好,好一点了,你把它像这样伸展,这个较好。 (印地语/马拉地语)

25:37这个很短—不太长,对吗?首先是格涅沙崇拜,告诉它的意义。 (印地语/马拉地语)。他们应知道它的意义。

26:23这是—我已经告诉他今天说出来。这就是我们曾经说过,很简短的描述基督。这是很短的描述。祂就是,祂的各个面向都很简短的被描述,再次很短,非常短。他会读出这几件事,并向你解释,在你为我清洗时。

26:49开始念诵格涅沙颂(Ganesha Atharva Sheersha)。

27:10 (瑜伽士︰我们现在在这里以主格涅沙之名敬拜主耶稣基督。祂理应是所有原理的精粹的总体,祂是总体—锡吕‧玛塔吉︰原理,一切原理—瑜伽士︰一切宇宙的原理—锡吕‧玛塔吉︰Tattwa(原理)

瑜伽士︰tattwam asi,即是一切宇宙原理的总体…祂理应是kartasi,kartasi的意思—锡吕‧玛塔吉︰作事者。

瑜伽士︰祂理应做所有的事情,是祂在做所有的事情…接着他说twameva kevalam dartasi,意思是祂是…

锡吕‧玛塔吉…支持。所以祂是支持…是祂带走所有问题。就是祂,祂吸走宇宙的所有问题…Brahma, Brahma。 Brahma是这位Brahma shakti,你要明白,这位pranava。 Pranava…以灵在你之内显现。祂以灵住在你内在,是真理,不是「祂说的真理」而是祂就是真理。

29:25门徒,门徒原理…祂存在于各个方位…祂是完整的文献…喜乐。 「你是我们内在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Sat chit ananda dvitiyosi”意思是「没有人能与你成为Sat chit ananda(真理、注意力、喜乐)的能力相比。」…注意力。 Ananda是喜乐。而「没有人能与你相比。」…创造者…科学的知识…祂是完整的文献…喜乐。你是我们内在无所不能全能的力量…没有人能与你成为sat chit ananda的能耐相比。你是知识,你是科学的知识。

31:48毁灭…”Tish thati”意思是它留下︰「整个世界因为你而保持(stay),只要你在这里,我们就能保持这个世界。」(让他吧,让他吧,不是这样…坐下,坐下,坐下。)

32:23当你完全是,整个世界便被摧毁,那时候只有你在那里,你是旁观见证者…每个人都能经验你,没有…祂,透过祂,透过祂…水,祂是akasha…祂是天空,以太(ether)。所有元素…被祂指引。

33:34那里,你看,你的声音的四个阶段,你看,当他们— para, […]

婚姻的价值 Dollis Hill Ashram, London (England)

婚姻的价值
1980年3月8日 英国伦敦
霎哈嘉瑜伽首先会启发你萌芽,然后令你成长。在那成长的过程中,你的人格必须变得更宽宏,越来越宽宏。藉由婚姻,你会进一步成为更好的人,发展出更好的人格。
为什么霎哈嘉瑜伽士需要婚姻?
首先和最重要的,结婚是最正常不过的事。神为了某些目的,赋予你有婚姻的愿望,但如果你不按照神的原意去运用这愿望,事情可以变得颠倒堕落,险恶难缠,也会严重损害你的成长,所以我们要了解这内在想拥有婚姻的愿望。
婚姻意味着妻子是你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妻子是你可以依靠的人;她是你的母亲,你的姐妹,你的孩子,她是一切。你跟妻子分享你所有的感觉,所以重要的是,妻子应该了解这点是婚姻必需的。
现在在霎哈嘉瑜伽,你们看到所有的人都有或左脉或右脉的问题。当在霎哈嘉结婚,大部分自然而然的依据大自然本体的计划。你会和与你有互补性格的人结婚。因为假定你是个偏左的人,如果有一个左脉很强的人,会弥补不足,你也可依此成就美好的婚姻。但要那样成就,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你必须分享,分享生活,每一时刻,每一片段。如果你不懂如何分享生活,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困难
对于爱,我们是如何去表达呢?——通过分享我们所有的喜悦,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问题。但是在霎哈嘉瑜伽,还需要更多一些,我想还需要做得更多更多。这里你必须与社群分享。在霎哈嘉瑜伽,婚姻不是为个人的,绝对不是,如果认为是霎哈嘉瑜伽里面的两人间的事就错了。那是两个社群,也可以是两个国家,甚至完全是两个宇宙的事。所以不能仅是你俩在享受婚姻,纵使你俩已彼此成为好夫妻,但在霎哈嘉瑜伽,这仍然是不够的。
你们的爱,也应该让社群里和社会上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如做不到这点,那你还未能达成霎哈嘉的婚姻。这只是一般人的普通婚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我们要的)这样的婚姻应该能让非常伟大的灵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
只有当霎哈嘉瑜伽士在霎哈嘉里达成婚姻,并且能和各瑜伽士及社会平等分享他们的爱,伟大的灵才会诞生。我想说,博东(人名)已经做到了,博东和曼蒂,他们都已经做到了。这是令人惊讶的事,他们在来到霎哈嘉之前订婚,得到自觉后结为夫妻。我也不知道什么在生活中启发了他们能真正的和其他瑜伽士共处分享。每次博东写信给我,总会谈及其他霎哈嘉瑜伽士,问候每个人,关心每个人的状况,每个人的问题。除非能做到这样,否则这婚姻在霎哈嘉瑜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霎哈嘉婚姻的首要考验是在这婚姻中你们有多大程度能和别人分享。
举例说,在一般婚姻中,如你们所说,男性是家庭‘首脑’的那个人,那男性,他因各种原因,要成为“首脑”。男性变成首脑没什么不妥。没问题,你变成心脏,心脏比首脑更重要。或许我们还不了解,心脏是多么的重要。你看,就算大脑没了功能,心脏还能继续下去,只要心脏能继续工作,我们还能存活。但如果心脏没功能了,大脑也随之失效。
因此,作为女性你是心脏,而他则是家庭的“首脑”。就让他感觉自己是首脑;那是种感觉,仅仅是感觉,就像大脑总是感觉到是它在做决定。但大脑也知道心脏才是必须被满足的,心脏遍及所有,心脏才是所有事物的真正来源。
所以如果女性了解她的位置是何等重要,她将永不会感觉被辜负或被操控,如果她理解她就是“心脏”。我想,这一点正是西方的人,尤其是女性所缺失、遗忘,或者没有意识到的,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将会减少许多问题。
现在看,情况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大脑”在控制、操纵或压制,不是这样的。真正掌管一切的是心脏,除了心脏,别无他选。是心脏才能以力量注满大脑,并令大脑舒缓。大脑会令人头痛,你是知道的;它工作、工作,像疯了一样。但是心脏则充满着爱来照顾整个身体,令身体舒畅,并带来喜悦和快乐。心脏是灵体的居所,所以心脏非常重要,是身体的力量所在,正如你们最终必须成为灵,而灵就居于心脏之内。
通过大脑你们能够觉察,这就是为什么男性要成为首脑,他要外出,要去工作,要和其他人打交道,他的生活要像你们所说的那个负责对外的人。如果有困难或障碍,有时候女性也要工作。但女性不应感到被操控,如果男性说:”好吧,你不要工作了。”如果是出于爱他这样要求!
现在假如大脑开始过度的操控心脏,会带来什么呢?那会是干枯。你看,有许多男性非常注重细节、非常严格,他们就是“头痛症”,无论对己对人,甚至对整个社会,他们都是绝对的“头痛症”。这样的人会变得极度干枯,他们会一直如此,好像他们永远不懂享受妻子的爱,不懂享受和欣赏他们的孩子,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能享受。因为他们是如此的严格挑剔,比如他们说:“你5点10分到。”假如你在5点9分或11分到达,那就够你受了!他们只顾不停盯着看时间,只顾找错处。当妻子一进来,他们立刻大吼:“什么?你这么迟才到!”迟了多久?45秒!真迷失!
你看,妻子来了,她是你期待的人,你的约会对象,你的喜悦,你即将与自己的心脏会面!这是幸运!你错过了你的幸运!
现在,这大脑会摆脱所有的管制,它会摆脱开来。它变得负荷很重,也产生极大问题,所以,心脏必须获得尊重与遵从,这才是关键,心脏必须被遵从。但这不代表女性可以去操控男性,不是这个意思。遵从,意味着你必须明白自己内在爱的声音。
要带着爱去做事情,如果带着爱就很棒了。比如,我从早到晚演讲教导你们,你们都不会厌倦我的演说。通常人们会的,他们会想…这是什么训话?这位女士整天不停地向我们说? 但你们不会介意。为什么? 因为你们知道,我非常爱你们。
同样的,女性必须建立自己能去爱的角色。男性可能会变得有些滑稽,但是他会清醒过来,他可能会走些弯路,但会调整过来。不要单看表面就判断他在操控你…比如他说,“这个颜色不好看。”“好的, 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就穿什么颜色吧。” 跟着他会说:“噢,我想你现在穿的这个颜色也很好看,你知道我刚才真傻!” 他会这样说的。你知道,你只需要赞同他们。我在自己生活中也验证过,之前这样做过。
举例,我的先生不怎么认路。有次我们要到某处,他说:“我想你应该走这条路。” 我说:“噢,好的,你就往前走吧。我会和你一起走。” 不过我说:“我感觉这条路不对,我们还得再走回来,我挺肯定的。但是没问题,如果你想,我就跟着你走这条路。我在走啊,也很享受,我或许要去这个方向。” 随后他开始怀疑”真是这样吗?这是对的吗?”…他开始想“这…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或许对吧?”因为她有这个本能,她的直觉很敏锐,凭直觉能知道很多事情,她有这个能力,你们所说的直觉… 她们有这直觉,就是这样。一旦开始相信妻子的直觉,他们就会跟随妻子的建议。
但是令丈夫‘跟随’自己有什么伟大之处呢?我认为没有必要令丈夫跟随自己。“你走这条路!”有什么需要这样做呢? 我们走同一条路,但是必须知道有人在左边,另一个在右边。走在左边的必须保持在左边,倘若左轮子开始跑到右边去,那就只剩下一个轮子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都走在同一条路上,根本就没有两条路,只是需要有两个轮子来保持平衡。我们是走在同一条路上,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认为一个轮子要往右走,而另外一个要往左拐。想象这样的家庭会是什么情况?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
我们只需要了解这点,就是一个人必须靠心脏的力量而生存, 另一个人必须靠理性和理解的力量而生存。说到理性,它最终还是要求助于心脏。当理性临到无法知道或理解的那一点,就会向心脏求助。一旦女性认识到自己内在的这个特质,就必须好好的滋养发展心脏的力量。但是你们却处处和男性竞争:“假如他骑马,我为什么不能?” “假如他能做这个,我为什么不能?”“假如他能开车,我也能。”
看,有许多事情,做事的智慧在于以‘无为而为’去达成。举例说,我不开车,所以很多人开车让我到处去。我不打字-—很好,每个人都替我打字。但是有些事情我会做得比谁都好,好像我的厨艺非常棒,所以有关烹饪的事情他们都会来找我。情况就是这样。
但是妳们别做男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而你们也别做女性希望做的所有事情。假如男性煮饭而女性开车,那是错误的事。
男性应该懂得所有男性的事,而女性也应该懂得所有女性的事。大家必须学习,全心投入的学习,我意思是说,女性和男性都可以拥有相等的聪明才智。女性能够走向右边,男性也能够走向左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样做,你们会令整个宇宙不平衡,这是关键。
并不是说这样做会令自己变得更重要或次要,必须摒弃这错误想法。男性认为:“我们是男性,应该穿裤子。”“好啊,你们穿裤子;但我们穿漂亮的裙子。” 这才是对事情的正确看法。
一旦这错误想法不复存在,霎哈嘉瑜伽将会成就得更好。
只当缺乏爱,人们才会感到被操控。有时候你喜欢有人来操控你,对吗?例如,有人对你说,“过来吧,吃东西,你一定要吃,要吃掉它!”你喜欢这样,因为你知道对方在照顾你,关心你,爱护你,希望你吃下这个或者做那个。你喜欢这样的人,希望有人这样对你,而不是被弃之不顾,随便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样不好。一旦你感到“哦,这个人关心我,他爱我。” 那么你就会开始关心对方的感觉,也开始理解对方。
现在内疚感又作祟了。请你们立刻停止这种内疚感吧。我不是要令你们内疚才说起这些,而是希望你们理解必须保持非常轻松的心情。
这种平衡很早之前就已存在,很早很早之前。即便是当罗陀和克里希那在这世上的时候,罗陀是力量,而克里希那就是这力量的表现者,也就是你们说的潜力与动力。人们只知道克里希那,但实际上罗陀才是力量。当克里希那要除掉刚沙(Kamsa),祂必须向罗陀寻求力量。是罗陀完成了一切,祂必须跳舞,克里希那按住祂的脚,说你肯定很累了。为什么罗陀跳舞?如果没有罗陀的舞蹈,事情就不能成就。
所以事情都是如此互相依存的,是如此互相依存,正如你不能只有灯芯或只有光,你无法分开这两样东西。如果能了解这点,那么这种平衡是完全和谐的,就像神和祂的力量是绝对的合一。你无法想象这种合一如何达成!——神和祂的力量。祂的力量,祂的愿望和神是一致的,绝无任何分别。
但人类是没有整合的,你们的愿望不同,你的思维不同,你的祈求也不同,所有一切都彼此分裂。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不能理解,你们的婚姻也因此是分裂的。完全的合一是要彼此融合。如果妻子必须工作,不用担心;如果男性必须工作,也无需担心。只要你们在内心能完全了解那合一和平衡。
当然,女性要担负起家庭的礼仪风范。她要表现得美好优雅;如果言行举止像男性那样就不美好了,而男性则不必像女性那样特别注重优雅,毕竟他是男性。他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他不必穷凶极恶。但有时候男性稍有一两句咒骂,对男性来说没有太大关系,但对女性来说就有问题,因为她是美好风范的展现。
但有些事情男性是不能做的,比如,对女性保持莫名的兴趣。有些男性非常疯狂,你知道,非常可怕。绝对的,我不能理解他们这样地对女性感兴趣,女性穿什么衣服,诸如此类,这些老鼠般的行为很可怕,不是男性应该做的。这样做就意味着他们是女性的奴隶。他们也许会把自己称为什么人,这个那个的。我曾听说,有人拍卖肯尼迪夫人的内衣,有人从澳大利亚专门坐飞机前去购买。我意思说,这些人,应该怎么形容呢?我不知道英文怎么表达,但他们简直比蚯蚓还令人厌恶,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人。
所以,男性必须像个男性,男性应该成为像罗摩那样的人。你们都听说过他的生平,他是怎样的人,如何爱他的妻子,如何尊重自己的贞洁。不尊重自身贞洁的男性不是真正的男人,而绝对是蚯蚓一样的角色。
就是这样,男性应该有自己的个性,骑士一样的风度,要有勇气,能够给予保护。假如贼人闯进家里,他对妻子说,“哦,你去开门,我要躲起来。”但当贼人走后他却说:“我要开始操控了!” 这是不对的。男性必须履行保护的职责,他必须能够照顾别人。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男性有点粗鲁也无关大碍,没有关系。他必须面对很多事情,就像花茎上的刺,而女性则像花朵。花刺和花朵,你们会选择做花朵,对吧?但是在夫妻关系当中,你们却愿意做花刺。这是错误的。
他必须去保护,去对付在家庭生活中的侵入者以及其他各类事情。相反的,也是这些男性允许错误的人侵入他们的家庭。就是这些男性,他们带来可怕的女人和可怕的人,通过操控,“哦,她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反对?” 但是她究竟是怎样的朋友? 他必须说,“我不喜欢这样的人来到我们家,他们来这里不合适,应该离开。” 是他应当说这些。妻子必须理解这点。但如果他是出于操控说这些,则完全是废话。
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所以你们也看的很清楚。如果带着爱去做,事情会很完美;但如果用操控去处理,则完全是愚蠢的行为。为什么要操控呢?我意思是我不明白“操控”这个词语。车的两个轮子会彼此操控吗?他们能这样吗?如果一个轮子开始操控,认为自己比另一个大,这车就不能前行而只能不停打转了,是这样吗?婚姻里不存在操控的问题,而是互相联合、理解与完全合作的问题在他们内在——这个意识必须渗透到社会上,渗透到每个家庭。
对社会无益的婚姻是没有意义的,它只是浪费,就是个浪费。我们有很多这样的婚姻;他们结婚,生活愉快,彼此快乐,就此而已。我们(霎哈嘉)的婚姻将改变社会,它充满喜乐和幸福,他们的家会欢迎每个人的到来,他们会照顾别人,为别人做事。有很多人都认为没有人能为他们做任何事,你们为别人做了什么呢?做过吗?做了什么呢?一旦你开始理解和决定这样去做,事情就会非常好。
如果没有正确的成长教养,通常一个女性会很自负、自私和自我中心。男性也可能会这样。但我在说,如果女性没有正确的成长教养,她们可能不乐意为别人花钱,也不乐意客人到家里来分享这样分享那样。但是我们必须再次判断,是不是带着爱去做这些呢?
比如丈夫邀朋友到家,她们可能不喜欢朋友到访,这意味着必须要为此有所花费。她们宁愿为自己多买些饰品,也不愿为到访的朋友花钱。情况可能会这样,有些男性也可能会这样,但这都是错误的。这些都要分享出去,你们要明白。整个事情的精要在于你们要把满满的爱传递给别人,你不一定需要为这花钱,可能只需要仁爱待人,亲切和善,再加上一点小钱而已。为别人花一点儿小钱没什么损害,也能表达你的爱。
我们在霎哈嘉瑜伽里还是太计较了,谈到钱、谈到爱,我们就变得非常的谨慎。我们的内心里有太多的恐惧。操控从来都不应该存在于霎哈嘉瑜伽中,比如我不断的对你们说很多,外人可能认为我在操控。因为假如你能清晰了解,我确实在触动你们内在的痛处。
现在你们的注意力偏左了,你们全都感觉内疚。这样不好,要拉回来。所以,这也是一种逃避—你们开始感到内疚,实际上意味着不去修正自己。不要为任何事情而内疚,我这样说,因为我必须告诉你们真相!
人们会认为这是操控,如果看不到在这背后的爱,在这背后的美与慈悯。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永远不要认为别人在操控你。你们怎么会被操控呢?你是一个灵!你的自我可能受挫,你是灵,灵是无法被操控的。你是灵吗?感受到你的灵了吗?如果感受到你的灵,你永远不会被操控,没有人能操控你。但如果你一直感觉到被操控、被操控,你会变成一个很紧张很可怕的人,无法面对别人。
现在是时候,你们必须感知到自己是灵,你的丈夫是个灵。如果作为丈夫,你必须认识你的妻子也是个灵。在此层面上,彼此之间必须加强尊重,因为你们俩都是圣人,都是霎哈嘉瑜伽士。
你们必须尊重对方,因为你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没有得到自觉的人也尊重你,因为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啊,他们是得到自觉的灵!” 想想吧,在你得自觉之前,当别人说他自己是自觉的灵的时候,你会对那人有什么感觉?对这一点,你还没有特别的意识,但是你应该有此意识。有了自觉后,你们不应傲慢,你们必须尊重别人,那些自觉的灵,他们都是你母亲的孩子。当你们彼此谈话时,务必要了解这点,特别是作为丈夫和妻子,更要了解这点。
你们必须改变之前对妻子和丈夫关系的认识,我认为那是一种“合约化” 的婚姻。在那些婚姻中,你们看到的是他有多操控,他有哪些权利,我有哪些权利,我得到多少钱,他得到多少钱,那些钱如何保存,等等等等。只有当互相不再信任,这种情况才会发生。但是你们必须更加的信任对方;你们应该争相看自己付出多少爱,多少信任,争相看自己有多诚实,多么温和待人,多么肯为人做事,应该在诸如这些好的方面争相付出,婚姻才能成功。婚姻中的竞争应该是在这些方面,而不是在操控、恐惧或无聊的事上竞争。
另外,我必须指出,在已婚人士中存在的、非常错误的现象就是:夫妇彼此扮演着十分悲惨的角色,像“悲惨世界”。他们会坐下来,为了莫名的事情,呜呜呜的痛哭一番,仿佛整个世界要倒塌下了。现在有些所谓伟大的诗人,比如拜伦(Lord Byron)或者其他一些可怕的人,写下很多悲惨可怕的诗句。他们都会背诵下来,像“哦,那最甜美的歌是…” 等种种无聊作品。现在,作为霎哈嘉瑜伽士,你们不能陷入这个圈子,天天沉溺于悲叹地享受彼此的不幸。
现在你们没有不幸,一切都过去并结束了。你们现在是新的人类,拥有新的知觉,新的事物,你们没有不幸。忘记所有不幸的一切,尝试享受彼此相处。如果你也坐下来开始“享受”这些不幸,你要立即走出来并且提醒自己,“哦,我们中了拜伦先生同样的圈套了!” 我不想在霎哈嘉瑜伽中创造另一个拜伦先生,所以务必记住,不要讨论和分析你的不幸。你没有任何不幸,你是灵,是自己和别人喜悦的源泉。没有时间坐下来掉泪哭泣。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认识自己的灵。你知道你是个灵吗?知道吗?那为什么不知道呢
你拥有能量上的知觉,为什么还说自己不知道呢?你必须了解所有的事情。必须采取积极的行动让自己快乐,散发出喜悦的芬芳,并把喜悦带给别人。你必须做到这些,否则一切都没意义。
你看,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促成伟大、美好的婚姻,但最后却发现,两个垮掉的人坐在那里生闷气!再想象那些即将出生的孩子,他们会想,“这些闷闷不乐的父母!神啊,求求你救我们离开这哭泣的娃娃吧!” 所以,你们别让这种态度,粉碎我所有的希望。
如果你们有任何问题,尽管问,因为我不知道要向你们说得多深入和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