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诞崇拜 Ganapatipule (India)

耶诞崇拜

印度格纳帕提普蕾1998年12月25日‧

我首先以英语讲话,跟着才用印地语。

很久以前的今天,耶稣基督出生。你们都知道祂出生的故事,以及祂经历的各种折磨。

祂是那位作为霎哈嘉瑜伽模范的人。因为祂不为自己而活,完全没有,祂为别人而活,以开启额轮。你可能很神圣,可能很有力量,但这个世界是那么残酷,他们不理解灵性,他们不明白灵性的伟大。还有,有很多原因灵性被攻击,他们常常都这样做。每一位圣人都曾经受过很多苦。但我想基督是受苦最多的一位。如你所知,基督被赋予神圣格涅沙的所有力量,因为祂是神圣格涅沙的化身。首先是祂的纯真,我们可以说祂是永恒的孩童。祂不能理解这个愚蠢世界的残酷和伪善。就算你明白这事实,你又可以做些什么呢?但基督却以极大的勇气,在一个人们对灵性没有概念的国家出生。

我曾经阅读过一本有关祂的书籍,说祂来到克什米尔(Kashmir),遇见我的一位先祖—萨利瓦汉拿王(Shalivahana)。那是非常有趣的,因为全用梵文写成,作者或许不大懂梵文,但他却全用梵文。我可以肯定,对西方人来说,这并不太合适。感谢神,他不懂梵文,否则这将是非常危险的。书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他问耶稣基督︰「为甚么你来印度?」祂回答︰「这是我的国家,这就是我来到这个国家的原因。在这里,人们尊重灵性。但我却与那些完全不懂灵性的人住在一起。」他们的对话是非常非常有趣的。因为萨利瓦汉拿王说︰「有更多理由你要回到你的国家,教导他们纯洁无邪的原理(Nirmala Tatwam)。」这是净化的原则。祂回去,三年半后,就被钉上十字架。

我个人认为,西方和印度的死刑最大的分别是这样的,在西方,杀戮人是一种伟大的专业,以很琐碎细微的借口,他们杀害人。任何人若是圣人,他们都杀害,他们称他是一位行为卤莽者。这是逃避灵性的最佳途径。在印度,若这是圣人说的,永远都不会被挑战。他们相信他,因为他是圣人,因为他的品格比我们高得多。虽然有些令人厌恶的人在折磨圣人,但整体上,大家都尊重他们。任何假导师,通常都不会留在这个国家,因为他们知道会被揭露。还有,他们是那么金钱取向,所以他们走到美国,或其他国家,安顿下来,赚取金钱。这是我们必须看清的其中一个征兆,这也许是耶稣基督为甚么在一个非常非常平庸的家庭出生。就算是在孩童时,他也没有妥当的睡床。他睡在那里,他的父母亲住在一处有牛及有动物居住的地方,这些全都有用文字来描述。那是显示属灵不需要任何奢侈,也并不需要任何排场和炫耀。

那是内在的力量,内在的光辉,内在的光芒自动显现,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来炫耀它。这一类人对金钱没有意识,对其他事物没有占有的概念。他只关心身体上受苦的人,甚至是痲疯病人,他也想把他们治好,他想去帮助许多许多染病的人。因为在那时候,没有医院,没有医生,所以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身体受折磨的人身上,他也在思维上为他们作好准备。在山上有那么多漂亮的讲道。那时候,人们不是那么物质主义,所以他们都聆听他,但你却说不准有多少人明白他。若你不是一位已得自觉的灵,要明白灵性是非常困难的。那位谈论灵性的人和那位聆听者,两者最基本也是要得到自觉。

从基督美丽的一生我看到,我们必须学习,除非我们是已得自觉的灵,我们仍然会折磨基督的灵魂。我们也曾经见到,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那些谈及基督的人,祂很清楚的说︰「你会称呼我为『基督,基督』,我将不会承认你。」祂非常清楚的这样说过。我不知道他们为甚么不把这句话从圣经中删除。意思是那些以神的名说话,传道和好好打扮以炫耀自己是属灵的人,基督将不会承认他们,就是这样简单。在现在最后审判的时候,祂将以灵性来评价整个世界,即以生命能量。祂的审判已经开始,我已经看到。你可以看到在那么多的国家里,事情正在消失。所有他们的自我,他们的侵略性,他们的残酷,都被挑战。那些在战争中犯错的人,会被批判。所以在历史中,那些对小区,对人民犯错的人,他们全都会被批判。他们不能作出侵略的行为以及不能再折磨人。这就是神圣格涅沙原则怎样藉由霎哈嘉瑜伽起作用。

基督没有这样说,但祂却有说︰「将会有最后的审判。」一方面,祂是非常仁慈和慈悲,另一方面,祂却是真正的锡吕‧格涅沙,因为祂拿起武器,打击在庙宇里兜售的人。你不能以宗教的名义来做生意。这是怎样一件需要明白的大事。但基督徒并没有遵从,他们没有。我不知道他们何去何从?我们有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他常常谈论灵性,只谈论灵性。但他的继任人却把他与他的灵性放在一边,开展一个的新世界,新的念头以及新的生活方式。那些应该是甘地的追随者现在却想拥有很多的酒吧,拥有各式各样的物质,你可以想象吗?这个国会是由圣雄甘地开展,但国会却在做着这些事情,他们怎可以作出领导?

这个国家最美好最珍贵的就是灵性。除了灵性外,他们可以往何处去?他们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们尊重基督,他们尊重圣经。我必须告诉你这是事实,人们就是不知道。他们不是基督徒的意思是他们还未受洗,但他们却尊重基督。因为他们知道基督是那么有灵性—祂是灵性的化身,这就是印度人可爱之处。无论是印度教徒或穆斯林,对他们来说是完全没有分别。在印度,有很多穆斯林是圣人和苏菲派(Sufis),他们得到所有人的尊重,无论他们是否穆斯林或印度教徒。

所以对于基督,完全没有人会反对。相反,你们看到昨天他们是怎样因基督而那么高与,因为他们都是已得自觉的灵。就算他们不是,在这个国家,基督也很受尊重。他们不明白,他们怎能细察基督的一生?他们怎能评价基督?他们又怎能制作有关基督的庸俗电影?这是他们不能忍受的,因为他们内在对灵性的尊重比外在多得多。以基督之名,人们已经做了太多的错事,杀害了太多人,各种各样的错事都被接受。作出这些行为后,人们不明白他们怎能评价基督。

例如,我所知道的英国,我对看到的感到非常惊讶。若有任何人去世,他们喝酒,任何人出生,他们也喝酒。只有喝酒他们才能有关连。「你们怎可以喝酒?」我问他们。他们说︰「为什么不能?基督创造酒精。」我说︰「什么时候?」「在一个婚宴里。」我说︰「在婚宴里?那不是酒,而是他们在那里种植的葡萄的葡萄汁。我们的语言称它为drakshas。这怎会是酒呢?」酒必须先发酵,必须腐坏,怎会这样?所以喝酒是一出最大的戏剧。

在印度我们知道,虽然没有人说什么反对喝酒,但我们知道喝酒是一种犯罪的行为。你看到每一天,每一个人都知道,若你喝酒,你会变得完全失去理性。在宗教的平台上,没有甚么可以说。每一个人都知道喝酒是怎么样的。在海外的人不是不知道,他们也知道。但不知何故,喝酒成了潮流。甚至在我的国家,也开始推介喝酒。我不知道为甚么在独立后,人们开始喝酒。在每一个派对,他们喝酒,在圣诞日,以基督之名,他们也喝酒。这是对基督美丽、神圣的人生的一种侮辱。

所以,当他们来到这个地球,或许他们所有神圣的力量都已经被摧毁。印度人最好的地方是至少他们尊重,他们尊重神圣的地方,这是他们的长处。他们知道甚么是神圣。当然,现在他们变得既现代化也美国化,但他们仍然知道甚么是错,甚么不该做。因着霎哈嘉瑜伽,我非常高兴的说︰「外国的霎哈嘉瑜伽士也变得非常美丽。」我很惊讶,因为在他们的文化里,是没有灵性的。我不知道他们怎能离开那些荒谬的事物而像莲花一样,漂亮地冒起,以灵性的漂亮香气出现。这是奇迹。每一个人都说︰「母亲,我们不能相信,这是怎样发生的?你是怎样应付过来的?」我可以说这是基督的祝福。他们看到人们怎样以基督之名和以很低下的方式来成就事情,因此他们发展了某种认知,知道必定有某些不妥之处,这不是基督,他们描述的不是祂神圣的人生,是别的东西。这就是我想为甚么在西方,有更迫切,更大的升进力量。

昨天有人来告诉我︰「母亲,没有集体静坐。」我听了很高兴。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的是静坐,毫无疑问的。但外国人做静坐比印度人多得多,令人很惊讶。以灵性来说,外国的男女都装备完善,特别是俄国人。我很惊讶在美国,他们告诉我︰「母亲,这些美国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说︰「为甚么?」他们没有那种对我的尊重,他们没有静坐。没有静坐的人不是霎哈嘉瑜伽士。」我说︰「我同意。」他们令所有美国人静坐。我不知道为甚么东盟国家的人,如保加利亚人,俄罗斯以及所有罗马尼亚人,他们怎能那么喜欢霎哈嘉瑜伽。当然,他们有共产主义的诅咒,或许他们因此感到自己的人生有某些缺失,所以必需深入自己,这就是为甚么他们可以成就到。我必须告诉印度人,你们必须静坐。印度人有一或二种坏品质,其一是联群结党。例如,若他们是婆罗门,他们会坐在一起,若他们是Kayasthas,他们会坐在一起,若他们是Bhaniyas,他们会坐在一起。若不是这些,他们会以另一种名义联合一起。这是我的国家最差的诅咒。因为当你们联群结党,你永远看不到别人的优点,亦看不到自己的缺点,这种联群结党为这个国家带来很多问题。

在基督的年代,有不同种类的人。一是喜欢灵性,一是不喜欢。现在我们这里有些人喜欢灵性,但他们的一只脚仍然在水中。这个老问题仍然存在。这会把我们的国家摧毁。我们不能结合在一起,我们不能成为朋友。当然不是在霎哈嘉瑜伽,我必须要说,这问题已经好好的解决了。若你看看就算在基督的年代,祂与祂的门徒也有问题。特别是某些与彼得有关的事情,他就是那位说撒旦将会遇见你的人。我想人们已经跌入撒旦的力量中。他说他把很多人的撒旦恶魔清除,放进猪里面。这是事实,撒旦的力量正强而有力地运作。我们越发展对灵性的安全感,它们便越发展得好。撒旦的力量在西方和在东方是以不同的形相出现。我想告诉你们怎样小心地去找出在西方的撒旦力量。

你未必受到它影响,因为你是已得自觉的灵,但你必须对抗它。例如种族主义,种族主义仍然非常强大,非常非常之强大。你必须藉由与另一种族的人通婚以对抗种族主义。但我仍对一个黑人与一个白人配婚感到困难,那是没有可能的境况。若我真的尝试这样做,我也不知道甚么事情会发生。

我必须告诉你,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婚姻。一个白种的法国女士与一个黑人配婚。不是那个法国女士好支配人,而是那个黑人。所以我很惊讶,你知道吗,怎会这样的?所以我想原因是他想报复,或许是暂时的。首先巨大的爱心和情感必须在人们之间滋长。这种颜色是那么深入皮肤里,与内在的爱毫无关系,是那么深入皮肤。感谢天,在我的国家,你可以有肤色很黑的妻子,而丈夫的肤色可以很浅,或是相反的情况。他们从不以这个角度来看事情,我想在这个国家,这种情况并不存在。

但我们有另一种情况出现,你看,这是一种典型的人类问题,就是来自自我的歧视。我必须要说,基督曾经尝试对抗你们的自我。祂在一个非常谦卑的家庭出生,祂并非一位白色肤色的人,不是。以你们的语言,祂的皮肤是褐色的,但以印度语来说,他是黑皮肤的。但当说到灵性,你只看到开悟的那一位,你看不到他们拥有甚么的颜色,甚么肤色。那是非常、非常的表面的。我视这为西式生活必须征服的其中一个敌人,物质主义是另一个。我视反对基督最差劲要算是不道德。不道德却广受西方社会接受,各式各样的不道德行为都被接受。就如他们所说,所有不道德的人若把选票投向某人,他就成为美国总统。好吧,没有甚么关系了,容许各种不道德行为,这是绝对违反基督的。人们不明白不道德会带领他们到达我也不知道该怎样称呼的国度,因为那里甚至比畜性的国度还要差。他们是那么不道德,他们聆听如弗罗伊德那样的人的说话,就像他们是没有脑袋,没有灵魂,去注意这样的人。只有来到霎哈嘉瑜伽之后,你才可以拥有像基督那样模范的人生。无论是甚么,都已经过去、结束和完蛋了。

今天你是已得自觉的灵,道德是你的力量。忘记过去吧。我可以肯定,若你过着非常、非常道德的生活,你可以令很多很多人来到霎哈嘉瑜伽的旗帜之下。同样,另一个非常差劲的敌人是愤怒。他们很自豪,他们会说︰「我现在很愤怒,你知道吗,我是非常愤怒。」他们不会因此感到羞愧,仍继续说︰「我非常愤怒。」好像说「我很愤怒」是没有错的。他们说︰「我憎恨你。」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想象任何印度的语言,若他们用憎恨这个字,代表我正在犯罪。所有这种侵略性是来自愤怒。若某人想发怒,他应该对自己发怒,最好还是摆脱愤怒。你可以拉扯你的头发,你可以咬你自己,你可以用枕头打自己,这些可能都是最佳去除愤怒的途径。看看自己为甚么愤怒?有时是绝对毫无用处的,有时是没有意义的,有时是绝对疯狂、愚蠢的。但直至你停止说︰「我非常愤怒。」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时候你才意识到你正在完全的下跌。

基督并没有谈及所有精微的东西,我却曾经向你谈及,因为是留给我说的。没有得到自觉,你又怎能谈论精微的东西?你不能。

上次我告诉你有关生命生量,那是甚么,那象征甚么以及你可以怎样得到我们称为Tanmatra的精微能量。光元素—Tejas,水元素—Jala,以及火元素—Prithvi。但我却没有告诉你一个非常特别的元素,以英语来说,你们称它为以太(ether)。以太是被另一种Tanmatra所管理的元素,我们称它为Akash,特别在今天,因为是基督牺牲了祂的生命,开启了我们的额轮,令我们到达了Akash这个状态。没有祂是不可能达至的。我们可以如常沟通,像我们可以与别人交谈,我们可以说话,我们也可以用手指来表达自己,用手去沟通,但若要与生命能量沟通,你必须拥有生命能量,否则你不能感觉另一个人。若你处于额轮,代表你在思维层次,绝对的思维层次,那么你的生命能量也在缩小,意思是你不知道他们真正在说甚么。你没有能力评价你的生命能量,因为这些生命能量是在思维层面。

他们说︰「母亲,我们问过生命能量。」我说︰「真的吗?」若你没有生命能量,你又怎能询问生命能量呢?这是非常普通的事情,我们询问生命能量,我们想从生命能量找出答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只在思维层面。基督所做的是把你带离思维层面,那是最困难的。我感到很惊讶,那些跟随基督教的人却是处于最差的思维层次。他们绝对是处于思维层次。他们就像……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他们。就像德里的雾一样,你不能横越它。这是基督打破的。我们向祂该负多少责任,祂清除了人类升进的最大障碍,就是打破了这个额轮,这个在我们内里的思维存有(mental being)。我们像疯子一样阅读,像疯子一样聆听别人,我们喜欢那些喂食我们思维存有的人。他们是那么多思绪,那么好争辩,不停的只想及自己的聪明才智。那么,你只需要说︰「好吧,跪拜吧。」你不能与他们充满思维的行为对抗。那就是为甚么很思维取向的人需要敬拜基督。

这种思维上的谬误令人感到自己高人一等。「啊!无论我们做了些什么,有什么错呢?」他们不能纠正自己。因为除非你超越这个思维上的界线,你看不到自己,你不能内省,你看不到自己,你却看到其他人,「这些霎哈嘉瑜伽士是这样的,霎哈嘉瑜伽是这样的。」以及各种类似的事情,但你看不到自己,因为所有事情都是那么思维取向。这种思维取向必须藉由耶稣基督的帮助而得到完全的约束。祂在你脑海里也是思维,基督也是思维的,现在该怎样做?那个要打破人们思维取向的人也是思维,你令祂成为思维,就像一座石像。

所以,首先我们要告诉自己,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四次。跟着你可以升上,这是非常重要的。在静坐中,你必须超越思维。感谢基督,祂是坐在额轮上,去完成这荒谬的思想存有。

我想人们或许必须停止阅读。就算是我的讲座,也变成思绪,该怎样做?我的意思是任何东西一进入他们脑袋,不知何故,都变成了思绪。跟着他们向我发问︰「母亲,你是否这样说?你有没有…。」我说︰「我这样说是要令你无思无虑,只想吓倒你,不是要你坐下来分析,不是这样。我这样说后,你变得绝对的震惊和被吓倒。」所以对你们全部人来说,最好是变得无思无虑,这是基督的祝福,这是祂为你们完成的。我可以肯定,若你能成就到,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不要作出反应,只是不要有反应。他们对看到的任何事物,都作出反应。有甚么需要这样呢?这样做有甚么用呢?你想对这种反应做些什么呢?这种反应什么也不是,只能在你脑海里制造了思潮上的涟漪?我已经告诉了你数百万次,在这个崇拜之后,你必须变得无思无虑。

若这样的情况发生,我视我们已经成就了很多。这是基督赐予我们的最大的祝福,你必须真的很享受这祝福。只有在你内在的Akash Tatwa在工作,它是怎样运作的?藉由你的注意力,你们都知道,它是与我一起工作。我以我的注意力成就了很多事情。是怎样成就的?只要我的注意力变得无思无虑,只要无思无虑,它自然成就到。但若你常常把注意力放在思绪上,不停的思考,它便不会做它应该要做的工作。只要你是无思无虑,你的注意力便能成就非凡的事情,否则便不能。

所以必须从你自己那处升起,跟着从别人处升至谦虚这更高层次。在那里,你与天空沟通,我们可以称它为Tanmatra,或是本质,或是以太的精华。以太令我们可以拥有电视,拥有电话,否则,这将会是奇迹。但以这个Tanmatra,只要坐下,你便可以做这工作,它在运作,只用注意力运作,我是知道的,你亦知道。你不需要请求我把注意放在某处,你只要放注意力,它自会起作用。这是你得到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视这是你没有不妥当首先取得的东西。你们开始从土元素显现,跟着是火元素,再跟着是Jala(水)元素,跟着我们来到Tejas(光),我们的脸孔变得闪亮。最后,我们处于无思虑的知觉状态,藉此我们的注意力变得绝对的自由去做一些特别的工作。但若你仍然不停的思考,注意力便被迫要忙碌,你知道,非常忙碌,你不需要问我︰「母亲,请放注意力。」你也可以放注意力,你自己也可以成就到。

在这注意力下,你不感到你得到甚么,你立足在何处,你穿着些甚么,其他人在做着些甚么,不,甚么也不是。你与自己合而为一。这是一个充满幽默的人生。那么多幽默,那么多喜乐,那么多快乐,你不再关心所有一般人关心的事情。

现在,霎哈嘉瑜伽在那么多国家中有成就。我因你们而感到自豪,非常自豪。现在霎哈嘉瑜伽也到达非洲的国家。对我来说,这是极大的满足。你们全部也可以做到,你们也可以成就到。唯一要做的只是变成无思无虑的知觉状态,就如基督的祝福的一样。若它成就到,你会绝对的享受自己。

愿神祝福你们。

Translation from Hindi:

The fact is that this
English language has been imposed on us for the past three hundred years. I
have never studied the English language. Never! Even in school there was a
small book, and in the Medical Colle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