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轮崇拜 Nirmal Temple, Cabella Ligure (Italy)

顶轮崇拜 意大利卡贝拉2001年5月6日
 
今天,我向所有已经发现真理的霎哈嘉瑜伽士致敬。从远古以来他们一直追寻真理。当人们发现除了向上天交托顺服之外,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令人发现真理,他们却不知道怎样去做,怎样将它成就出来。
 
全世界都有真理追寻者,我去到土耳其,使我吃惊的是那里一直有很多苏菲派(Sufi),但他们的信徒都未是得到自觉的灵,因为苏菲派人士也不知道怎样得到他们的自觉。黑暗就是这样的在寻道者周围存在。
 
当我还是小女孩,我发现全世界的人对怎样找寻真理是全然无知的,因此许多人迷失在不同形式的宗教信仰和仪式之中;从早到晚他们经常做一切的仪式。不论他们是印度教徒、基督徒、穆斯林,他们都相信做这一切宗教仪式就能到达某层面,将认识真理、将得到你的「自觉」。这些寻道者到错误的导师那里和被诱到错误的方向,是因为真切的、由衷的寻求。他们完全被误导,他们被诱到错误的地方,进入黑暗的领域,他们不知道在追寻什么,应当追寻什么,应得到什么。
 
曾经有预言,「斗争期」(Kali Yuga  黑暗时期)会来临,人类将寻得真我。有一个有关那罗(Nala)和迦利女神(Kali)的故事。迦利带走了那罗的妻子达马杨提 Damayanti(意即太太),因此当那罗捉到迦利,就说:「现在将要杀你,因为你作恶多端,你对我作出这样的伤害。」迦利说:「你可以杀我,但你先应该知道我的重要性,什么是我的摩耶幻相 (mahamaya )。我的重要性是当我的时间来临 ──当斗争期来临──所有在丛林里、在山丘和深谷中、在喜马拉雅山里的寻道者,他们将变成普通的寻常百姓,他们将会是寻常百姓──他们不再是遁世的出家人(Sanyasi)──他们将是寻常百姓,他们将寻获真理。
 
这个预言在很久远之前,并且有书籍记载,你应该读过《那罗往世书》(Nala Purana),说人类得知真我的时间将要来临。所有宗教都述说同一件事,就是「你应该认识你自己」。伊斯兰说同样的事,佛陀说同样的事,基督徒说同样的事,印度教说同样的事。直到现在他们仍继续作种种技俩,但他们自知「未有发现真理」。
 
所以这是我的工作,由孩提时开始我就知道我必须去做。但当我看到人类,他们是如何在黑暗内,如何带攻击性和多么充满罪恶。他们的行为是那么残忍,那么令人难以置信。这时也是我看到希特勒来临,且我的国家完全受奴役。所以第一件事是使我的国家解放,这是很重要的。这也是当时我为国家的自由运动担当了很活跃的角色的原因;我的父亲和母亲也一样。但当我们得到自由,不知何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迷失了。人们开始沉迷于各种错误的时髦玩意,那些所谓「娱乐」。
 
由于这一切,我发现全世界有一股巨大的追寻力量,但被一些说谎者充分利用。他们骗取了大量金钱;他们也用假知识令寻道者被诅咒──我不知道这些人要怎样对待他们。许多寻道者就这样迷失。除此以外,我走到美国,对发生在那里的事感到很震惊。但我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如此不健康,他们正正不能了解什么是他们必须有的,也不明白人是不能以金钱换取真理的。
 
后来,当顶轮打开后,事情就展开了。你们知道我怎样把顶轮打开的故事,和怎样由我一个人开始给予他人自觉。但在美国我非常失望。我想:「它怎样才会茁壮成长呢?怎样才可将它发展呢?」
 
在印度,当时我们大约有二十五个有自觉的灵。他们明白有自觉后他们得到什么,他们明白自己已变成非常好的人,他们放弃所有的坏习惯,他们也希望崇拜我。我说:「不、不。不要崇拜我,因为人们不会明白。」但有一天他们催逼我,故在房子的露台上他们来崇拜我,因为有人告诉他们「这就是女神」。在崇拜后,一个被鬼附的女仆走过来,开始以女神的名字叫我,人们便说:「你在说什么?」她是女人,但说话像男人。她说:「我告诉你们事实,她是到来拯救我们的女神。」她说的不是女仆的语言,而是十分教养有的婆罗门,会说出所有商羯罗大师(Adi-Shankaracharya) 的赞美诗。这是十分奇怪的!他们问她几个问题之后她就晕倒。我对他们说:「不要听她的话,那是没用的。」但他们不同意,他们接着说:「母亲,我们要对你崇拜。」
 
因此我唯有赞成。他们就找来七个婆罗门来做崇拜,他们害怕,因为做崇拜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不是出于真理,它能伤害你。但相反,当他们做崇拜时竟得到了自觉!他们说:「现在,这是事实(真理)!」他们感觉到双手的凉风,所有特征显示有自觉的灵魂的诞生。但在这时候我不想说得太多,因为那里有许多人自称:「我是这……  我是那……。」因此我不想全部揭露出来。但渐渐地我发现他们被吸引,来到我的讲座,然后霎哈嘉瑜伽开始以非常有趣的方式传播开去。
 
因此在这顶轮日子,或者可以说在这顶轮打开的日子,是非常重要,非常精微的。我们知道灵量卷曲成三圈半,隐藏在被称作圣骨(Sacrum)的三角骨里。但我们不知道她怎样工作,在我们身上发生什么事。她在六个能量中心里升起,再打开第七个能量中心──我应该说她开启了第六个能量中心,因为格涅沙的能量中心不扮演任何角色──因此当她打开了第六个能量中心,即顶轮,然后她把你接连到上天无所不在浩爱的力量。
 
但这上天的浩爱是什么?它做什么?它是母亲的能量,我们可以说它是太初之母的大能;所有一切都借着这生命能量来成就。但什么是这些生命能量呢?它是一些非常精微的能量,开始在你的顶轮流通。顶轮所有的千块花瓣慢慢地被启发,并且开始在你的全身到处流动,在你的手、脚,你的全身流动。而且,当你更… 我的意思是若你的注意力越放在顶轮,它工作得越快。
 
在科学研究方面,我读过关于人们找到一种能量,称之为……[锡吕‧玛塔吉问门人] “量子能量”(quantum energy)。我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称它为量子,因为量子是……。 它可能是指格涅沙的能量的意思,也许,我不知道。因为科学家是盲目的,我不知道他们称什么为什么!他们就是说那里有一量子能量。这量子能量,根据他们说,以一种非常精微的方法流动,而且它通常是不可看见的,但是有光的。你们看过许多我的照片有不同种类的光。这能量在光里移动,因此我想这就是量子;再一次说我不十分肯定,因为我总觉得科学家有一点含糊。但他们谈论的量子能量就像心灵上的能量,一个在四周流动的爱的能量。这量子能量他们不知道它是什么,但他们看到它带有光。他们称它为量子,因为它以一束束流动,每一束是一个quanta单位。
 
这能量,当它流动,就如你们看到的,它能发生作用。它在每一方向,每一方面发生作用。例如它在肉身方面工作。假设你身体有一些疾病,你看到许多人在我的面前被治愈,只需来到我的面前就成了。我不需要在他们身上做任何事,而且我只消看到某人,就知道他患什么病。我必须说这是我与神的连系。这种连系告诉我什么人有什么毛病、我应该做什么。他可以立刻被治愈,因为事情就是这样「如其所如」地来到我处。我的意思是,我不去问什么问题,不尝试去找出究竟,我不去分析,但它却会说:「就这样做吧!」它同样不需「说」,它就这样发生!它自动成就一切。我们很难解释这些能量如何工作。
 
但你们所有得到自觉的也可以让自己的能量好好发展,并发生作用。如何呢?就是释放它、感觉它、把它赠予他人、验证它。当然霎哈嘉瑜伽全因为你们才得以传播。你们带领他人来到霎哈嘉瑜伽,但这不是它的最终目标。我们应该挽救这世界。因此我感到至少百分之四十的人类应得到自觉。无论什么民族、无论什么学历也好,人们都应获得自觉。在我们的印度经典里清楚地记载:「没有 Athmasakshatkar,你的生命是没用的。」什么是athmasakshatkar?它是有关真我的知识,除非你与这个无所不在上天浩爱的力量整合为一,否则不可能得到这知识。
 
所以我可以在1970年把顶轮打开,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兴奋莫名,因为我知道这是唯一的障碍,它是人类唯一的阻碍──人类因为顶轮未被打开,他们走进了黑暗,因此才有战争,有种种的问题。如果他们的顶轮被打开,并与上天的力量合一,所有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每一种问题将会得到解决,而且他们将成为非常快乐的人。当时我觉知这一切,我就非常快乐,高兴极了。
 
但当时没有人了解我。我不知道,他们以为我在胡言乱语。没有人了解它是什么,甚至在经书里并未很清楚地记载有关灵量的知识。只有一个伟大圣人Gyaneshwara(伽涅殊哇)在他的书第六章记载过有关灵量的知识,但不是很清晰,他仅仅说借着灵量你可以得到你的觉醒。你们也常唱那些歌,我曾听过。他这样说:「噢!灵量母亲啊!期望唤醒你!」但没有人懂这灵量为何物,为什么你们唱这歌。昔日那是在我们国家里的乡村中经常唱的歌。那么清晰,但没有人明白它的意思,只当作经常唱的一些拜赞歌,或是一些音乐会之类的歌。没有人知道个中意义,他们对一切都存有很大的误解。所有这些诗人,清晰地记载有关觉醒、自觉的知识,一切在书中都有记载。人们却只读到书中一行,然后就停下来。另一个人会在第二行开始,然后在某一些位置停顿,似乎他们为阅读而阅读。同样所有有关的经典都如是。这样,就制造出很大的误解,也被人利用来达到私利的目的。就是这样我们不能让人类真正了解什么是自觉。为了获得金钱,或者获得某些权势,人类开始创建一些很大的团体,一个很大的宗教团体──我不知怎样称呼他们──但没有一个是得到了自觉的灵。
 
举例来说,伟大的圣人菩提达摩来到中国,他创办一宗教叫襌宗。襌的意思是dhyan(襌定),他希望用襌的方式使人类到达无思虑的境界。他用一个很大的缸,载满沙,并在上面做图案,上面又放石灰,然后他说:「坐在池塘边只看,不要想!」但人们不明白这是什么。通常一般人走到那里会说:「这好像船在海中。」或者有其他联想。但没有人尝试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我向一些人说:「这是为进入无思虑的知觉状态而设的。」他们不明白。然后在日本也有所谓「道」。他们谈论有关无所不在的力量即所谓道,老子正是那位……他描述过很多圣人,他们的言行事迹,他们的独特品格。但如何成为圣人呢?没有人描述过!我想自始至终没有人说过怎样将人改变成为圣人的品格。
 
因此在十二世纪,迦涅殊哇在十二世纪谈论过这些东西,在他的著作中记载了所有东西。当时有一种风气,一个师傅只带一个门徒,只给「一个」门徒自觉,不是给很多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令他们有这法规、这规条。然后在十二世纪开始,有很多圣人颂唱「自觉」。同时所有人都认为仪式都是不好的,因此他们放弃所有仪式。但有什么事情是应该发生的呢?没有人知道。我读过有关他们的生平,我亦读过很多其后的圣人,但好像没有人知道如何提升灵量。这个是最基本的问题,他们不知道如何提升灵量。当我想他们不俱这种力量,或者可能他们没有这种知识。他们谈论灵量,无不可!但他们不知道怎样提升灵量。
 
这是灵性上非常特别的力量!从来没有人能够谈论或教导你如何提升灵量。现在你们全得到这力量,这是多么罕有的东西。你们全得到这力量。我不曾看见有谁没有提升灵量的力量。你可能不是,你也可能对你自己感到满足,但这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已经把顶轮开启,如果你已知道如何提升灵量,你应该四出给予他人自觉。没有什么比给予他人自觉有更大的裨益。不需作其他慈善工作,捐钱布施等等,这些是没有用的。最好是四出找寻需要自觉的人,给予他们自觉。
 
我非常高兴他们开始为吉普赛人展开工作。 我对吉普赛人有一种特别感觉。那不是由于他们的过错,却过着非常悲惨的生活。从吉普赛人如何得到自觉,你可看出你可以给予任何人觉醒,只要他们有渴求便可以。当然,你不能强迫他人接受。如果他们有一个愿望,一个纯洁的愿望,他们就可以获得自觉。
 
这一天,我需要说,很多年已经过去了,我很努力工作,日以继夜,我唯一的愿望是你们应该严肃地把一切成就。不是把自觉收藏起来,据为己有!尽量把自觉给予更多的人,你们最大的责任是对我和对至高神负责。唯一要做的是你应该尝试给予他人自觉。这样你将不会犯错,永不会犯错,因为灵量自会知道一切。她知道你,她知道你是得到自觉的灵,她会尊重你。即使你犯错,她自会改正,也会帮助你──在各方面。
 
我只是──我应该说── 家庭主妇 ,我没有任何人的支持。但我肯定我的任务就是找出方法把顶轮打开。无论任何方式──外在的一切并不重要──我的工作是找出方法把顶轮打开。我成功了。现在你也知道了!因此这也是你们的工作。科学家现在会向你询问,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所探讨的就是我们已在做的。因此,你们都是非常有力量。不过,重点是,你们之中有多少人真正实践这事功呢?今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我想告诉你们,你们需要加强我的双手。他们说女神有千手,但纵使千手现在也请求你们的双手加入,好让一切能成就。你需要作的事非常重要。世间种种的问题都是因为无知而来,政治问题,什么问题也好。如何解决它们呢,那亦正因你与上天合一的力量。
 
给你们一个简单例子。土耳其人来到我面前恳求:「母亲你应该来,你不应该推迟到访。」我的护照出现问题,我说:「我的护照未办妥,我怎样来访呢?」但我跟着想:「有何不可?我们会把护照办妥!」因此护照就备妥。他们渴望我到土耳其是因为他们说:「经济条件下滑得非常厉害,经济完全下滑,我们被毁了。」我到土耳其,什么也没做;不出两天他们宣布获得世界银行一千万元资助。我不曾与世界银行接触,我与他们并无关连。我不知道。接着我说:「不,可能是,你看,他们帮助你是因为你们正在困境中。」他们说︰「但很多国家都有困难,为什么他们只帮助我们?」我说:「这就是重点所在。」
 
因此现在,我惊讶在土耳其只有女士,大多数,且当起领袖来,大多数,他们做了这么伟大的工作。现在,我想看到你们会对自己国家做些什么。你可能说:「在我国家人民坏到不可救药。」可能是,我不否定。但,仍然有一些地方,有一些人你仍可跟他们谈一谈,告诉他们──特别要处理传媒。这是你需要做的事情;也去找出为什么你不能做到。像我,我没有得到任何人支持,没有得到任何人帮助,我是如何打开了顶轮,你们同样可以打开其他人的顶轮。
 
这并不困难,因为我的梦想是:「 这世界应该最少有百分之四十人是得到自觉的灵,修习霎哈嘉瑜伽,他们给予他人自觉和尝试改变他人。」你可以对任何人说,任何人。不需要有分别之心、或去找出、或着眼于……我的意思是人类有时着眼于学历──那是不需要的,任何人都可以。我不是说给狗,或畜牲自觉,而是给人类自觉。他们可能是任何人,英国人,德国人,也可能是意大利人,任何地方的人。有人告诉我有些人举办很多讲座,付出很多努力,在不同层面,已经看出成果。我们在穆斯林之中开始工作。甚至在印度获得成功。你们不知道,人类并未完全迷失,所以这是能够实现的。不要失望和忧虑,情况会慢慢改善。
 
对于我们的自觉来说,我想最大的敌人是嗜酒。嗜酒,如果人类沾上这习惯,他们变成酒的奴隶,他们的思想会出现问题。我想他们一定是因嗜酒而破坏了顶轮。因此我想嗜酒是最大的敌人。如果你发现任何人嗜酒,如果你可以帮助这个人戒酒,事情便会得到解决。当然我们有其他敌人,如假导师;还有其他敌人利用宗教操纵群众。这并不重要。如果你能帮助嗜酒的人,我告诉你情况会改变。他们会明白他们曾作的种种事,嗜酒,逃避──现在他们会来到这里,他们会把霎哈嘉瑜伽发扬开去。
 
你就像非常温纯的「爱的战士」,这是你需要宣扬和告诉其他人的事,给他们你所享有的喜乐。不要满足于仅仅自己得到自觉,或者少数人得到自觉。你需要十分迅速地把它传播,你们是可以做到。因为它不需要金钱,不需要作什么表演的把戏,它只会在我们内里工作;它已存在于我们里面,它就在那里,每个人都拥有它。我知道这一切。当然我知道这一切。但现在你也知道它,因此你应该把它成就出来,并且把它成就到达一个程度,这样我肯定,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完全改变过来。
  […]

顶轮崇拜 Nirmal Temple (Italy)

顶轮崇拜 意大利2000年5月7日
 
 
三十年前当顶轮打开时,我发现到处都充满黑暗,人们都很无知。他们没有觉醒,这是他们需要寻找的。当然我发觉人们很想寻找他们不知道的东西,但他们不知道要寻找什么,要寻求什么?他们对自己,对身边的事物,对他们生命的目的都非常无知。我不知道如何开始这个课题。
当我的顶轮打开后,我尝试只给一个女士自觉。她是年老的女士。另外有一个女士也来我这里。这个年老的女士得了自觉。另外那个年轻很多的女士告诉我她着魔了。我的天呀!我说:「我怎能给她自觉呢?」后来不知怎的她很快痊愈了,而且得了自觉。这是极不为人知的知识,而且人类的自我拒绝接受自己需要得到自觉这个事实。他们忙碌的生活方式令他们没有时间给自己。我发现很难说服人们要他们必须得到自觉,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幻想出来的事情,十分牵强,而且他们只相信告诉他们:「要做很多这些仪式,karamkands」的导师,就只是这样,他们在那些导师的指导下做尽各种仪式,却不知道首先要知道自己。这是所有降世神祇、先知都清楚地讲过的,人类要得到自觉不只是我的意思,更是所有先知、神祇的意思。世纪以来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说你们要寻找自己,即使耶稣基督也说:「认识你自己」。穆罕默德、那纳克(Nanak Saheb)说的也是一样,但没有人尝试去明白这些仪式不是生命的终点。这些都不能达到生命的目的。他们要得到自觉。所以只有这两个女士得到了自觉。于是我想,不如到堤岸去,大约三十人和我一起去。他们用滑稽的礼仪谈话以表示他们怎能得到自觉呢?他们不配得到自觉。他们还不是很好的人。世俗的事物约束着他们,我和他们中大约十二人在一起,包括那两个得到自觉的女士。
这预兆着真我觉知的运动十分缓慢地进行,而且人们不明白他们需要得到自觉。我感到有点失望,因为没有人明白我,但有一天,在一个节目中一个女士来了,她被鬼附了身并开始用梵文说话,她只是个女佣,每个人都很吃惊,她说:「你们不知道她是谁。」然后她开始引述在《商羯罗颂赞》(Saudarya Lahari)中所形容我的话。我惊讶这个女士出什么毛病。她说话像个男人,她的声音像男人。人们或许相信或许不相信,但她真的很严重的着了魔。然后在场的人问我:「母亲呀,她说的话是真的吗?」我说:「你应该自己寻找答案。」因为如果你告诉当时的人像这样的东西,他们会转过脸来。只有假导师会告诉你:「好吧,你给我五个卢比。」人们便会十分开心,因为他们以为已经购买了师傅,再不用为任何事情而烦恼了。你们不需要做任何东西,就这样事情便渐渐地起作用。我依然记得已得到自觉的人问我:「母亲呀,请允许我们作杜迦崇拜吧。」杜迦女神的崇拜是很难做的。一般婆罗门教僧人还没有预备好去做。因为他们还未是醒觉的灵。他们通常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叫了七个婆罗门来。我告诉他们:「你们尽管放心,不会有坏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因为你们现在都要面对真实,而不是偶像崇拜(Murti Puja)或其他什么。这是人类本性。他们都有些害怕并退下来。但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开始充满信心地念颂口诀和其他东西。灵量开始在每处流动。我们都十分靠近海洋。我发现大海在恕吼,但人们不明白,除了那七个人。其他人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我们妥当地完成了所有事情,而我认为这也是第一个奇迹吧。」
我看见人类在这阶段最大的问题是太过自我中心,没完没了的想着自己。他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还要再了解自己什么呢?我们知道自己了。所以最基本寻求的力量是谦虚。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一切,便不能谦虚下来,更不能去求道。就算你去寻求,也不会跟从任何人的路。他们会说只跟从自己的路,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我遇过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求道者。他们只是来听我的讲座。就是这样。他们不会得到自觉。虽然他们有些会得到自觉,但又失去了。不知怎的,对我来说,给这些人自觉是个很滑稽的故事。我分文不取,什么都没有。我常常独自上路,人们不能察觉到自觉的价值。后来有一个第一批得到自觉的先生告诉我,今天的社会是个消费主义的社会。就如他们所说,无论是什么,除非你收取他们的金钱,否则他们永远都不会珍惜。就让他们觉得要为自觉而付费。所以你应该找人在入口处收费,否则他们永不会得到自觉。我说你不能售卖自觉,这是错误的。你不能向人售卖自觉。他说你这样便不会成功。其他导师把钱放在首位,甚至告诉人们带一些钱作为学费。他们只是满足于你们的自我,而且使人们走向错误,这些人以后或会察觉到这个错误,因为他们因身体和精神上的各种问题而受了很多苦头,但到那时候他们已经完结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著作曾形容过顶轮,虽然有人在一些古印度的书籍中曾经提及,提及顶轮有一千块花瓣,除此之外,没有人再形容过它。如果他们有提及关于顶轮,我便较容易告诉你们:「看,这是在书本上有记载的。」這處境十分艱難,因為從前沒有人集體地給人自覺,沒有人寫過它,除了一兩個人曾清楚地描述過靈量,但我也可以說,不那清楚,因為全是以詩歌的形式來表達。人们会唱那些歌,但却不明白当中的意思。我在想这些人是怎样迷失在各种各样的寻求之下。什么会发生在他们身上?我怎样才能给他们自觉?虽然这些经历是如此骇人,但不要紧。我继续、继续去做,并把它解决。当然我遇过一些非常残忍和讨厌的人,他们为霎哈嘉瑜伽士和我带来麻烦。这些事情都在打击着我们的热诚,我开始想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会这样?
后来,我发觉了一些事情,就是我们不能令全世界的人都得到自觉,这是最后的审判。这是人们要决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时候。他们要认识自己,并且知道他们正在做什么。只有大数量的霎哈嘉瑜伽练习者对我们帮助不大,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坚定不移的霎哈嘉瑜伽士。我发觉很多人的各种疾病都得到医治,但他们大多数都迷失了。他们有些曾吸毒、酗酒、吸烟,这些他们都放弃了,我从没说过一句话,说你要放弃这放弃那。我是知道的。当灵量升起,他们都会自动放弃这些坏习惯。这发生了,人们因而变得洁净、美丽,而且开始享受生活。但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当他们四处告诉别人时,别人都说他们疯了。别人不会相信,他们如何放弃酗酒呢?他们怎能不抽烟?我发现有些人多是纵情放肆于享乐的一类。他们享受十分放纵的享乐,那跟灵性完全扯不上关系。
当然事情慢慢开始成就。但我仍要说在这斗争期,我们不能期望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在霎哈嘉瑜伽中,虽然这是我的愿望,这也是你们的愿望。你们希望人们能得到自觉,因着这样很多美好的事情都会发生。首先你的体质会提升,很多人得到医治。耶稣只是医治了二十一人,我不知道在霎哈嘉瑜伽有多少千人给治好。但人类有另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阅读所有书籍,同时对于他们要寻找什么却没有清晰的念头。他们要寻找什么?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他们试图跟从书中的任何东西,我的意思是他们都是左摇右摆的人。他们从一处转到另一处。他们在霎哈嘉瑜伽的进步比其他人困难得多。因为如果你正在走一条路,而你又开始转到另外一条路,那么你先要走回头,他们却认为这是他们的自由。实际是没有自觉,你没有拥有自由。对任何事物,自由是指你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有能力做什么。在自由当中你应该是接受所有祝福的那位。如果这祝福不在,那么你是不自由的。在你生命中或会有某些东西有问题。一旦你得到自觉,你便成为绝对自由的人。自由的意思是你的灵指导你,就如你所知,灵是上天的反映,就是全能的神。如果每人都有相同的反映,并且是觉醒的,那么在觉知层面上,事情会成就,因为人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建设、什么是毁灭。那不是类似你们拥有的错误满足,而是真实本身。你们感知真实,这是要发生的。
在霎哈嘉瑜伽,第一件事情是你得到经验,感觉到你指头的凉风。没有这经验,你不应该相信。这就是新的面向已经来到你的神经系统中,你能感觉到那个你还未知道的系统。交感神经系统在这里,但你从不知道它如何运作。对于真我的知识十分贫乏,但得到自觉后,突然所有东西都受启发了。你开始对自己有焕然一新的感觉。有时候你仍要对抗你的自我,你们要超越你们对事物的无知。因为自觉给你绝对的知识,不能挑战絶对的知识,这表征,就如他们所说,就是唯一的真理(Ekmeva Satya)。当你得到这知识,你也能配合它,你能知道是对还是错。这是一些已经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情,你们已经得到了这些生命能量,你们能感觉到这生命能量。
例如在霎哈嘉瑜伽里,可能有些不满足的灵,但你可以凭生命能量找出他们是谁?他们在做什么呢?凭着生命能量,你能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接触到真实境界。你能分辨意图对抗你或意图告诉你其他东西的人,他们走得有多远?在你的指尖上你可以知道。这就是穆罕默德说过的复活的意思。
我必须告诉你我在另一天的经历。有一个跟从者是电视台的职员,他来并问我一些全无关系的滑稽问题。他的名字是阿巴,所以我说:「阿巴,你正在浪费你和我的时间。你能说到正题吗?」他说:「我反对所有原教旨主义,但我不是原教旨主义者,你可以怎么知道?」他说他正尝试找出来。我说:「好吧,把你的双手向着我。穆罕默德说,在复活(kyama)的日子,你的双手会说话,并且你会感到惊讶。」他立刻感到有凉风在手上。他问发生在他身上的是什么?我说如其所如。无用争辩。解说关于这些的没有用。询问也没有用。就看看你自己,体验它。他呆了起来,之后他告诉我所有他从前没跟别人说过的事。所以我就是说,如果人们达到真实,并知道这是真实,没有东西能改变它,如果他们已经达到了它。你可以看到所有伟大的人的生命。他们想这是真理,不是靠阅读,也不只是相信,却能经验出来。如果他们能在中枢神经系统感觉到真理,那就没有可能去改变他们。就像你看见种子变成大树,但你不能把大树变回种子。种子就是种子。当种子变成大树,你不能把它变回种子。大树会生出更多种子,这是不同的。同一道理,一旦你得到自觉,并与上天联合,你便不会堕落,并听从你自己的问题。这是非常非常明显的。你怎能在得到这财产,得到这能力后,不去运用它!当然首先你要成长。为了要成长,你必须静坐。一旦你静坐,整个人都会受启发,变得美丽,使你不愿意去改变它。你希望在那里,并永远享受它。当然你需要把它给予别人,这是因为你太享受它的缘故。就像你在街上看见有人饥饿极了而你拥有食物,你便想给予那人。同一道理,你看见这个世界,人们疯狂地寻找,到处奔跑,做尽各种事情,你想告诉他们。他们或会相信,或会不信。他们或会想完全否定你,抗拒你。他们会做任何事,但你绝对知道你的路是正确的。你在正确的思想层次上,那就是霎哈嘉的境界。在梵文被称为“Sahaja vastha”。
在霎哈嘉的境界(Sahaja vastha)里,你没有反作用。你只会观看和欣赏。现在你看,我来了,我已看见这顶轮及所有轮穴的美丽,都穿越了它们,灵量到了这里那里,有非常美好的表现。但任何人也会说,啊!这颜色的组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用这个?为什么他们不用那个?就像这样,找别人的错处!这种找错处的做法其实是来自你还未启发的脑袋。你不能享受任何事物,因为你对抗,每时每刻你不断的在对抗。如果有人说一些好话,你仍是去对抗。如果有人说些难听的话,当然你对抗它毫无问题!对我们来说,我们要知道我们不是随意地对抗,我们不是低级地去对抗,我们在一个非常高的位置。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正是去享受呢,享受一切,这享受是上天的祝福。你甚至能享受混乱和折磨,如果你能明白没有什么能发生在你的灵,即真正的光身上,你自能享受一切。你或会受各样苦头,或会觉得某些地方正麻烦着你,但其实这灵体的宁静之光使你绝对,完全的快乐,而且你也会把快乐给予其他人。你不用设计、不用计划怎样发放快乐,是自然地发放快乐,而且这是毫不费力的。这就是霎哈嘉瑜伽,因为你在霎哈嘉瑜伽的境界,你只是看见事物。你感觉这犹如一出戏,有不同的风格,不同的类型,你只是观看,从中得到快乐。观看时重要的不是我喜欢这我喜欢那,不是「这个我,我喜欢」,这是自我。自我使你远离喜乐,即远离真实。这世界有所有令你觉得麻烦的东西,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从霎哈嘉瑜伽的角度去看,你不会觉得它麻烦。这么高的水平,需要在你里面建立起来。
另一天我跟一班官僚见面。我告诉他们我知道工资是减少了,你们可能会觉得其他人有较多的工资和较多的设施,但有一个方法能令你们真正享受工作。如果你拥有爱国心,「Deshbhakti(对母亲国度的虔诚)」,如果你爱国,没有任何数量的牺牲能满足你。你能奉献所有,而且能渡过各样低潮,甚至不会感到是什么一回事。同时你的感受变得非常深刻。例如你在旅游时突然看见有人病倒了。你能凭生命能量感到这人病了,你的怜悯和爱立刻流向这个人。你会尝试帮助这个人。可能的话,你甚至尝试医治这个人。你整个人变得像海洋般吸收所有河流和所有流动的东西。无论在他的肚子内是什么。我应该说,你就是接收了那所有的。这不会造成伤害。这不为任何人带来麻烦。就像人有太多爱的力量,他不炫耀这力量,他不会顾虑自己的重要性。如果有人要侮辱你,好吧,那侮辱又算得什么?那些已到达了霎哈嘉瑜伽境界的人是伟大的艺术,音乐及思想的创作者,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作品都存留至今。有很多人创作,却没有人理会,但那些人是自觉的灵,无论他们创作什么,都是来自永恒的本质。因为他们正在永恒的海洋中,在纯洁的海洋中,在那里没有伤害人和麻烦人的念头,他们时常受到保护。他们不会被伤害,因为当你进入上帝的国后,谁人能伤害或麻烦你呢?我在霎哈嘉瑜伽士之间看到昌盛。他们十分慷慨,明白事理。我不用去讲课,告诉他们不要做这不要做那,不,不用了。在霎哈嘉瑜伽还没有成熟的人,应该尝试成熟起来。对于还未成熟和带来麻烦的人,不用为他们担心。你们应该有怜悯。对还未成熟的人有怜悯。
我觉得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因为这三十年来我到处奔跑,把你们这么多人结集起来。全世界有很多霎哈嘉瑜伽士,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所以某些事情已发生了。这些事情有人形容过和预言过。有些事情还会发生,很多人会得到他们的自觉。当然这是难以置信的。但现在你们看,我们都是一体,是多甜美的感觉。这里没有争辩,没有斗争,没有坏念头和没有人喜爱的低贱的东西。他们喜欢使人喜乐和高质素的洞悉力。我曾看见人们变成诗人,谱写美丽的诗句。我曾看见人们变成演说家。我也曾看见人们变成十分好的策划人。然而有一样东西是很重要的,那就是谦虚,你们应该是个谦逊的人。
不要认为你是个特别的人,或我应该说,自以为自己十分重要的人。一旦你觉得你是个重要的人,那么你便不是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我的一只手开始觉得自己重要,这是愚蠢的。一只手怎能是重要的呢?所有手也是需要的,任何东西也是需要的,脚也是需要的。身体一部分怎能这么重要?如果你在霎哈嘉瑜伽的旅程中,何时何地开始有这种想法,那我必须要说,你不是在霎哈嘉的境界。我的努力是要带领你到那自然而然霎哈嘉的美丽境地。在那里你绝对与真我为一,与自然为一,与你身边的人为一,与你的国家和其他国家为一,在每地每处,在整个环境。那Brahmand(宇宙)成为你的一部分,你不会和它分开,而是与它回响,你可以称之为“Mhaad”。这是你自身的回响,你生命的回响能轻而易见。那不是在物质上的先进或是其他东西,而是灵性的层面,那是最高的。在每一个国家的每一处,也有这样质素的人,而且直至今日,人们还记着他们。同一道理,你们将会代表着一门非常伟大的知识。这关于你们生命中的真实。在你们的创作中,在你们的工作中,在你们能做的任何任何事情中,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决定我们要给多少人得到自觉。我们能为自觉做些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这是唯一的事情。如果你已完全解放地继续前进,你会惊奇这就好像在攀登一座大山。然而当你到达山顶,你能非常清楚的看见所有东西,并且感到非常满足。你们当中有些人是要做这攀登的部分,但不要紧,没有问题,你们能做到。你们必须尊重自己,爱自己,明白你们要达到山顶。一旦你到达了山顶,你会知道你已在那里,并且开始沐浴在爱及真挚之中,跟所有的东西向山下流动,如果这是你的生命,这是最伟大的生命。忘记所有人、政客和所有被误认为很伟大的人,忘记他们。你们高于他们很多,因为你们已经在霎哈嘉的生命中被琢磨得像钻石一样,那是非常使你满足和绝对平安的赋予。它给你喜乐、它给你平安、它给你能力、它给你数之不尽的东西,就像你们顶轮中的千块花瓣都受到启悟。上天知道你们在这些之中所能得到的一切,你们是在这样的巨大的领域当中,就是那一千块花瓣,而从那里人们得到一切关于科学的知识。一切有关伟大发现的知识也是从那里而来,所以人们要察觉要尊敬自己,尊敬和自以为是是不同的。你们应该尊重自己。尊重自己,你们便能谦逊。你们会有活生生的爱,有爱,因为你们拥有爱的能力,不是强迫而来的。从海里升起变成云,再降下雨水,这都是生命的循环,它们都在做着这些,没意识下的去做,它们不会想,我们正在做什么伟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就在循环之内,你们也是在那循环之中,你们仍然工作而不断感到自我的重要。你们这样做,因为你们必须要这样做。
另一个循环,不是自然界的循环,而是另一个觉知的循环。在那里你们觉知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你们非常谦虚,非常爱别人,非常仁慈。你们不向任何人呼喝喊打,不向任何人说无情的话,你们能应付最难搞的人,如果有人尝试做滑稽事,你总能为他提升灵量并感到满足,如果你悄悄地替那人提升灵量,那人便不会有问题。如果你不能提升灵量,那么忘记它。忘记它吧,他是多难搞的人,他可能是块石头,你能做什么?你不能使爱、尊严和这类质量流动。这对铁石心肠的人是不可能的。忘记它,这不是你的工作,完全不是你的工作。我会要求你首先看看自己到底有多谦逊,你们要非常谦虚。这是你们的装饰,这是你们美丽之处,你们拥有爱,那是纯洁,没有欲望或贪婪。你爱其他人,只是因为你在爱中。第二是因为你受平安所祝福。你们绝对在平安之中,并且你会惊讶,当你在平安之中,愿望便会临到你身上。你会被视为最有智慧的男士,最有智慧的女士,因为你在平安之中。只有在平安中,你才能发现实相。你发现能得到你希望得到的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你变成十分聪明和敏锐的人,出众地比他人更伟大。你们不像普通人那样。之后你会拥有喜乐。喜乐是不能以笔墨来形容。但这份喜乐,像我多次告诉过你们的那样,不是开心或不开心,只是喜乐,你只是享受,享受所有,享受每一个群体,每一个意外,每一个际遇,所有在你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你们都懂得怎样去享受,看,单是喜乐就有这么大的容量,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女儿和女婿去看一些历史遗址,我们要攀爬很久。攀爬了大概三小时,自然我们全都累了。在那里有一个由大理石做成的小休处,我们说不如在那里休息一下。当我们分散开时,他们说:「为什么我们要到这里来?我们这样那样辛苦。」这里有一处有趣的地方。突然我们看见一些大象的雕塑品,我因此说:「你们看到那些大象吗?每一只的尾巴也是不同的。」他们说:「妈妈,你怎么能看到大象们的尾巴呢?我们都这么疲累。」我说:「你们也能看见。」因为这样能把你从无意义的思路中转移到喜乐。你能转移你的思路,这就是使你能转移并看到喜乐的方法。」假如这里有个烦闷的人,那么,你只会看见背后的幽默。那个人怎样使你苦闷呢?而且你能从中学会以后不要令人苦闷。这喜乐有这样的特质,能教你看见每事每物中的快乐本质。如果这是个坏人,好罢,你依然能享受,因为你看见他有多坏。当然,如果这里有个好朋友,你也总能看见,但你不会跟着批评他们的思路走。批评从你的脑海中溜走了。你的思路对同一件事物立刻从荒谬转变成有趣。你不去批评,而且不觉得这是不好。有时候人们会惊奇我如何纵容这些人,我没有纵容,我没有放注意力在他们身上,无论他们干什么。如果你有这本质,这可说是一种条件反应,在那是你完全Turga的境界,如卡比尔(Kabira)说过“Jab Mast Huephirkya Kolin”。当我已在喜乐的境界,为什么我还要说什么?就像是一种你必须明白并尊敬它的东西。这是在你们内里,尊敬它,不要将它与他人比较,其他人不是在你们的水平,所以你们是在不同的水平,而且你只是去享受它,从不感觉自己高于或比别人伟大。不,从不这样想。你们唯一要想的是那感谢的心,感谢你没有和那些滑稽的念头和生活方式混在一起,在那里你不停地批评这些不好,我不喜欢这个。你是谁?你不认识自己。当你说我不喜欢这个,你就不认识你自己。你怎么会说:「我不喜欢这个」。我曾见过些知识很贫乏的人,他们只是批判别人。我不明白原因何在,为什么会这样呢?但可能他们终日只想着自己。这是十分普通的事情。如果你知道那绝对知识,那么你就变得非常谦虚。绝对谦虚、甜美、和善和仁慈。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对我来说也是。我不知道我还能生存多久来看这美丽的世界。尽管根据其他标准,这是个艰巨的生命,但它给我最大的喜乐,就是让我创造了霎哈嘉瑜伽士,并且聆听他们,和他们谈话。他们如此甜美、和善和令人尊敬,所有这些对我帮助很大,我必须多谢他们。有了你们的支持,有了你们的帮助,有了你们的理解,我就能会见它。如果我能靠自己去实现它,我永不会要求你们的帮助。但你们就好像我的双手,我的双眼。我非常需要你们,因为没有你们,我不能做到。就好像调较频道,除非你们都有这频道,否则作为太初之母或其他什么又有何用?你怎样调较那频道呢?如果那里有电子运动,那里便需要有频道,否则这是个静止的东西。同一道理,我感觉我要有更多更多的频道。当这成就时,我的灵真是在非常非常高的状态。我为这天已经来到而再一次感谢,并且衷心地祝福你们,现在你们已承担起这责任。你是霎哈嘉瑜伽士,所以你有责任去给其他人自觉。不要把它只留给自己。这必须给予其他人。你能解释,你能和他们谈话,你能很明白事理,尝试明白他们并和他们谈话。你必须给别人自觉,否则你不会感到完全。为了要感觉完全,你必须给人自觉。
 
愿神祝福你们。 […]

顶轮崇拜 实现完全的自由 (Italy)

顶轮崇拜
‧意大利 卡贝拉‧1995年5月7日‧
 
锡吕‧玛塔吉女士谈死后的生命
 
今天对我们、对所有的霎哈嘉瑜伽士是个大日子,今天 — 我要说我们是迟了一两天 — 顶轮已经开启了。我应该说这是个奇迹,因为我并未想到我能做到,我只想等等,但某些事情的发生令我想顶轮必须打开,我感到若我再等待,便是在助长假导师把他们荒谬的道理传播开去。我可以说,这只是霎哈嘉的处事方式。
 
二十五年已经过去,当下此刻,我们所有人聚首一堂,仍有很多人没有来。我们已经成就了很多事情,就文字的真正意义而言,或许我们并未意识到我们成就了什么。你们已经得到生命能量,能感知这个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就如他们所说,你们在喜乐的海洋中畅泳,全都享受集体,亦已经超越很多限制。这些事情能发生在你身上是因为这是你的权利,功劳完全不在我。
 
有一点,有一点我常常向你指出,你现在已经进入上天的国度,自得其乐,我们要环顾四周,整个大自然都在享受着,毫不在意,什么也不在意。他们没有得到自觉,感觉不到生命能量,他们怎会知道我们必须享受?花朵开了一会儿,很快就凋谢,只要它们活着,它们就非常快乐。它们不会想过去和未来,只享受当下。在当下,它们享受它们的芬芳,享受给予别人芬芳,它们非常漂亮,亦令人感到抚慰。整个大自然就是这样。若你看看鸟儿或任何我们叫作大自然的东西,它们全都在入静的状态。所有这些山丘,大山脉,它们看来像在旁观见证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
 
首先,我们真的要回顾,我们有什么成就。这是很重要的,就如你正在爬上一座小山,若你回望,便会感到震惊,或许会掉下去。所以人们通常会说︰不要回望。但一旦人赚到一点财富,他会一次又一次的数算,以确定自己有多少财富,每一次他这样做时,他都很享受。所以,知道自己得到什么,怎会有这样的成就肯定会给你极大的思维上的力量,令你的人生更辉煌。
 
我可以说,首先发生在你身上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感到这无所不在全能的力量。这显示你必定是个了不起、老实、真诚,敏锐的真理追寻者。只要来我的讲座,你便感到生命能量,之后,你便安顿下来。你们很多人忽然感到生命能量,他们很惊讶,很震惊,很惊奇,他们想测试是否是真的,接着便有了信心。你发现了真理,生命肯定展开了一个新的向度,你感到这无所不在全能上天的浩爱。我只需要一个讲座便能描述这全能的力量。你得到的是它的精粹,我们要知道,是完全的自由,你已经成就了完全的自由。
 
首先,最重要的是你得到自由,它是来自自我。你已经穿越了自我这堵墙,穿越自我的界限,这界限对你的确是充满难题。这个自我做了太多你察觉不到的事情。首先,自我中心的人不在意伤害别人。他伤害人,却不喜欢别人伤害他,他会马上哭叫。我见过自我特别大的人,他们非常容易受伤害,却不明白自己伤害了多少人,令多少人感到害怕。所以你要消除自我。伤害人类,无论是什么原因,都是种罪孽。
 
首先是报复,有报复的念头︰「我要向伤害我的人,对我做了些错事或类似的事情的人报复。」复仇的念头出现是因为你有反应,有些人的反应很激烈。我曾经见过人们以复仇的名义互相杀戮,杀害他们的朋友和亲属,杀害他们的同伴,他们的国民。全世界都充满各种愚蠢复仇的念头。若你看看复仇的精微层面,那是什么?你报了什么仇?例如有人找你麻烦,你生这个人气,便杀掉这个人,你实际是拯救了他,他不用再受内疚之苦,亦不用再做什么,他完蛋了。
 
什么是报复?报复应是某人摆脱杀害别人的念头。就如一把剑不会攻击另一把剑,它攻击的是盾。同样,我们对别人的报复不是报复,因为你以报复之名作出的任何行动都会回赠给你,令你伤得更深。若某人以报复之名开始行动,很多事情都会发生。
 
例如,你也知道这些日子里,即使以神的名义,全世界都有很多复仇行动。要报复是有些人追随了某些宗教,或他们做着一些不是你在做的事情。开展这种报复,只是你在杀死其他人,摧毁其他人,他们甚至不知道你为何要报复。人们放炸弹或类似的东西,成千上万无辜的人因此被杀,你在做着怎样的复仇行动?他们不应受到这种报复。当这种仇恨爆发,能毁灭很多无辜的人,报复肯定在你身上起反作用,你不能摆脱这种反作用。这种复仇是非常漫长的过程。
 
我曾经告诉你,他们说在百慕大三角,很多被迫做奴隶的黑人,在这个地方溺毙,他们的灵魂萦绕路过这个地方的人,遇见他们的大多是白人,都被他们溺毙。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不需要在这个吉祥的场合讨论它,我想说的是当我们做出报复,每一个行动都有反作用,不管如何,你必须抛开复仇的念头,只是抛开这个念头。
 
另一样事情是当你不报复,只把它交托给神,它就起作用,还有,神圣的力量会接管,好好的教训那个你要报复的人,或要报复的社区,或要报复的组织,你不用担忧。我必须告诉你,这二十五年来,人们对我极不仁慈。很多组织,很多所谓的宗教,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在攻击我们,媒体在攻击我们。以法国传播媒介为例,他们想找我们麻烦,想把坏的名声带给我们,都不要紧。已经发出逮捕令给三个到过印度的传媒人,若他们到印度,立即会被逮捕。我什么也没做,我们什么也没做。
 
第二,同一个传播媒介,我是说同一份报纸,也破产了。我们什么也没做,你亦没有跑去说他们必须破产,你没有报复,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为什么要报复?因为我们不介意什么发生,也不介意这些人对我们做了些什么。法律上,他们牵涉入内,令他们受通缉,一旦他们到印度,便会被拘捕,会被逮捕。整个法国政府都支持他们,但这个惩罚却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的一生 — 他们不会死或什么,但他们这生都受惩罚。
 
你们已经拥有这种特别的力量,所以不用报复,或你只要宽恕,只要宽恕,宽恕会接管整个安排,把其他人带入正确的路径。一旦你摆脱报复的念头,你真的感到非常平和,极之平和,因为在你内里的平和是很自然的,它不是来自思维,只是自然的发生在你身上,它是妥当的。那么,若你们说,他们对我做了什么错事,为什么我要在意?我可以告诉你,有太多事情自动的成就了。在土耳其,他们告诉我,有一些来自英国的男孩向媒体说了一些反霎哈嘉瑜伽的话,这些话都刊登出来了。在法庭上,他承认︰「我说的都是错的。」没有人告诉他要这样说,没有人威胁他,什么也没做过。
 
从你的角度,你必须明白,不要牵涉入任何种类糟透了的报复中,因为你属于神的政府,这个政府极之有警觉性,非常真实,也极之有效率。就你而言,你是这个伟大国度的子民,你要成就的就是成为这伟大神的国度的子民,你应感到绝对的安全。有安全感的人从不害怕,从不。所以你连恐惧也消除了。
 
当人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害怕这些害怕那些,担心这些担心那些。很令人惊讶的是他们担心自己的健康,担心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孩子,他们的房子,我的意思是担心各种的事情。霎哈嘉瑜伽士不会这样,他们不会。我们没有忧虑,全都能做到。为什么要忧虑?不再有忧虑,忧虑已结完结了,我视它已经完全失灵。你现在身处怎样的境况,就是没有时间让你忧虑,因为你自得其乐。
 
我看到恐惧在人们身上产生很大影响,恐惧令人患上很多疾病,特别是左脉的疾病,都是源自恐惧,有什么要害怕?就如你拍打大地之母说有蛇,根本就没有蛇,你仍然感到有,而这种恐惧持续着。任何人,任何种类有关鬼魅的念头,或任何人、任何种类的大恶魔站在某处,全都是谬误。对你而言,这些并不存在。好像你在黑暗中行走,看到鬼形幢幢,有人说︰「我看到影子在树上。」某些影像,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恐惧令人以为有这种情况出现。他害怕这害怕那,因此失去了自由,变成奴隶,变成恐惧的奴隶,以为这个那个人会伤害他,会找他麻烦,恐惧这念头摧毁我们的家庭生活。
 
例如,妻子好控制人,或丈夫好控制人,没什么要害怕。若你害怕,你便受他们玩弄。例如妻子喜欢控制人,只为从中找乐趣,若你不能在你的妻子或丈夫面前找到乐趣,最好是在外面吧,想想︰「啊!看看这个。」这是你的特质,令你真的可以完全脱离恐惧。为什么要害怕妻子或丈夫?他们可以对你怎样?最多只能杀掉你,那又怎样?不管如何你总会死。
 
对死亡的恐惧是人们拥有的另一种谬误。当我刚刚开展我的工作时,每一处的人都问我︰「死亡是怎样的?」我说︰「你现在活着,为什么要问死亡?」有很多人问我︰「死亡是怎样的?」你们为什么要知道死亡?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当下此刻。我们要知道什么是死亡,死后有什么会发生又或不管什么会发生都是一些疯狂的念头。当你死去,你已经完蛋了,之后你什么也不用做。所以,为什么要知道你何时会死,死后有什么会发生?要发生的自会发生。我们从来没有问,我入睡后,有什么会发生?我们有吗?死亡只是永远的入睡,我们却那么担忧,很想知道死后有什么会发生。时候到了,要死的便要死,因为有生必有死。
 
你的确知道自己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你永远不会死。死亡并非肉身的消失,而是你完全掌握不了你的灵。一旦你是已得自觉的灵,就拥有控制权,拥有力量把你的灵带到你喜欢的地方;若你喜欢,也能再次出生;若你不喜欢,亦能不再出生,能与你喜欢的人一起出生,能出生在你喜欢的家庭、你喜欢的社区。有很多了不起的灵很热切的出生在一些社区,我可以说,那些社区,因为人们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令这个社区非常腐败,处于被摧毁的危险中。
 
对霎哈嘉瑜伽士而言,害怕死亡是绝对荒谬的。为什么要思索死亡?对你是没有死亡,因为你已经拥有永恒的生命。你并非继续拥有同一个躯体,你或许不断转换服饰,但你是活着的,有意识的,你知道即使这个身躯不存在,你仍会每时每刻为霎哈嘉瑜伽而存在,为什么,为了要以实相之名做点事,所以你必须知道,自己是处于永恒的存在体,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工作,要有怎样的想法,要做什么。
 
我们必须摆脱死亡这念头,因为死亡对你并不存在,已经完结了。无论如何,害怕死亡的人继续购买保险,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 这全是让人头痛的事情,你们看看,最后什么会发生?你离去时只会留下所有世俗的事情。当灵离去,即使是一颗微尘,也没有人能带走。
 
以你们的情况,当你们不再存在于这个地球,所谓的地球,你不会带走任何物质的东西,因为你早已放弃了物质,你对它们早已不感兴趣,你不再物质取向,你的灵是自由的。当你死亡,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非常简单,你只感到解放,绝对的解放,你感到你有完全的自由,你能决定自己做什么,全在你的指引下,你的欲望下,一切都能成就到。你不会感到自己已从这个躯体走出来
 
我必须告诉你,不单不用害怕死亡,还要欢迎死亡。因为你更能感到被解放,更能感到无拘无束,你不会有任何因为这个躯体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产生的问题。你看,我现在要吃药,吃维生素,要…你不需要吃这些,不需要什么。这个躯体完蛋是非常好的主意!它们是那么令人烦扰,你要明白,每时每刻,即使实际上,你可能常常说︰「啊!我不关心这个身体。」但这个躯体不会离开你,最黏贴着你的,就是这个身躯。所以忘记死亡对你该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
 
我们已经打破了很多堵墙壁,你们都清楚地知道我们拥有的制约,我们已经超越了它,那是很令人惊讶的。我曾经见过,当他们得到自觉,他们马上看看四周,马上可以告诉你,他们的宗教哪里出错,再告诉你他们的国家哪里出错,他们的文化哪里出错,藉由他们,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们告诉我。以法国人为例,若法国人得到自觉,我是说,你便知道法国的一切。你永远没法想象他们是怎样的一类人,但他们会告诉你一切。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英国人身上,英国人或许会取笑自己,但实际上,一旦他们得到自觉,他们会给你英国人的完整印象,他们是哪一类人,他们哪里出错,他们是怎样自我中心,这样和那样。我感到很惊讶,我是说我从来也不知道那么多事情,全是藉由得到自觉的霎哈嘉瑜伽士告诉我。因为他们能很透彻,很接近的知道这些事情。
 
当你变得很清洁,完全清洗干净,思维里的各样制约完全清洗出来,你变得像一面镜子,漂亮的镜子。从这面镜子,我们能看到我们身处的社区的完全面貌,看到管治你的政府的完全面貎,每事每物都是那么清晰。这是绝对的,没有偏见的。例如你问某人,他会说︰「你有什么政见?」若我说︰「我的政见是我没有政见。」他便说︰「什么,你没有政见?你怎能没有政见而生存?」我没有政见,他们不停的问你一些你也不知道的问题。
 
对已得自觉的灵而言,事情则是相反,他不单能看到,还能非常清晰地显示和表达出来。我对人们怎样反映他们生活的国家,反映代表他们的国家而感到很惊讶。丧失了身分的认同,完全失去身分的认同,你不会感到有任何的认同,你只是看到这个世界哪里出错。
 
另一点是你开始看到你怎样能帮上忙,该做些什么,怎样能成就到。它变成你生命中最主要要实现的事情。每一个我见到的人 — 就像昨天你怎样把那些旗帜带来,我能看到你们站在旗帜背后,都想和平能在这些国家出现,他们都能得到霎哈嘉瑜伽的喜乐和美丽,这是一份怎样的感觉?这份感觉不是你是霎哈嘉瑜伽士,只坐在角落,不是这样,他们想为仍然不认同的国家做点事,他们深深的感受到他们必须把事情成就,纠正,你发展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品格。
 
通常,若你向某人说了一点批评的话︰「看,在你的国家,他们是这样的。」「噢!你在说什么?你的国家又怎么样?」马上,他们都不接受。若你想说一句批评他们,批评他们的国家,批评他们的政府的话,即使这个政府可能是最腐败的政府,他们仍会说︰「不,那又怎样?我们没有不妥。」这种愚蠢的认同令你完全黏贴着这个社区。
 
就如有人会说︰「不,不,我要去酒吧。」我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去酒吧?」「这是我们的社区,我们的文化。我们必须要去,要去酒吧,喝醉,所有人一起醉倒,我们就是这样,我也没有辨法,就是这样。」你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需要这样?」「因为我要生活在这个社区,不管如何,我属于这个社区,我就是不能做我喜欢的事情。」
  […]

顶轮崇拜 (Italy)

顶轮崇拜

意大利‧1991年5月5日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庆祝顶轮日,顶轮是在1970年的今天被打开。我发觉这个美丽的天篷像我们的顶轮,在顶轮日有这样漂亮的安排是非常合适恰当的。我们要知道,打开顶轮有什么发生。当灵量穿过五个能量中心,它进入我们称为边缘地带的区域,这个区域由千条神经线围绕着,当这些神经线得到开悟,它们就像vibgyor(编者注)的火焰,七种颜色,很温和,很漂亮闪耀着,散发着和平。
当灵量开始在旁边散发生命能量,所有神经线都渐渐得到开悟,向四边移动,开启顶轮,接着灵量穿过我们称为Brahmarandhra(梵穴)的脑囟骨区,Randhra是洞穴,Brahma是无所不在全能神的爱,它进入我们通常感觉不到全能的精微能量,然后是Chaitanya,生命能量是这个能量的一部分,全能的力量,Paramachaitanya,它们开始进入我们脑袋,聚集在边缘地带,向我们洒下祝福。
现在边缘地带与脑袋的所有区域连上,也与神经线连上,生命能量因此开始流向神经,令你拥有被称为samuhik chetana的集体意识新的知觉状态。我们到达新的chetana,即洒落在你边缘地带的新知觉状态。这些Chaitanya(生命能量)的波浪是很有趣,他们通常像逗号的形状,然后再变成不同的形状,它们会变成swastikas(卐),象征纯真的四肢;又或变成Aumkara(ॐ),你也知道Aum是怎样写,它代表我们作事、我们的知觉的记号。当它们形成swastika,就会滋润我们的左脉,当它们形成Aumkara,则会滋润我们的右脉,生命能量滋润我们的右左交感神经系统。
要保持顶轮打开,对人类这是颇为困难,因为这是个邪恶的循环。首先生命能量要通过已开启的梵穴(Brahmarandhra)进入脑袋,它滋润你的神经,你的左右脉因此打开,更多的生命能量就能流通于各能量中心。但若你的顶轮没有正常的打开,这个过程是不会发生的,轮穴亦不会打开,灵量只是在脊椎神经的几缕丝线,新的丝线因为轮穴没有打开而不能升起。
所以在霎哈嘉瑜伽,最重要是保持顶轮打开,不然这会是个邪恶的循环。要保持顶轮打开既容易亦困难。你从女神摩诃摩耶得知,摩诃摩耶来自顶轮,她是摩诃摩耶(幻相),不容易认出她,不容易知道她,她的生活就像你们,行为举止亦像你们,你不能把她真正的本质分辨出来,她是摩诃摩耶的形相,所以在顶轮,要认出摩诃摩耶是另一个邪恶的循环。
你或许会说,为什么要是摩诃摩耶?可以以其他较鲜明的形相出现。但在现代,其他形相是不能成就霎哈嘉瑜伽,因为人们会害怕,会失望,不会接受霎哈嘉瑜伽,因为他们没有辨别对错的能力,所以女神必须以摩诃摩耶的形相出现。以摩诃摩耶的形相出现,你就要确认。这是另一种测试,因为你认不出摩诃摩耶,所以你要确认。在霎哈嘉瑜伽,你看过那么多照片,这些照片必定能说服人的思维关于这位Mahamaya swarupa。你能从思维上看,明白这是有点不同。即使我到拿坡里(Napoli意大利城市),警察和每一个人看过照片,他们都确认的确有点不同,他们全都想与我握手。
此其一,另一方面,你开始看到祝福,开始看到自己怎样在物质上、生理上、情绪上、灵性上越来越好。在思维层面,大部分人仍要确认,除非真心的确认,这仍不是真正的确认。心已经被七个轮穴的七个氛围围绕着,而灵,Atma,则在心中,就是这样,大能的神,至高湿婆神在你头顶上,因此,当灵量触摸这一点,你的灵就得到唤醒,灵之光就开始散发,开始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运作,因为生命能量,Chaitanya自动的流进你的脑袋,开悟你的神经,但你心里仍未确认。
即使没有确认,你仍能感到凉风,能提升别人的灵量,能医治别人,能做很多事情,但你的心里仍不大感觉到它,这就是为何我们有音乐,有艺术 — 所有这些东西开始开启我们的心扉,心怎能有思维的活动?这是你们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我知道若只是心的思维活动,我们又怎能确认?
例如,若你是出生在基督教家庭的基督徒,一旦你看到基督的照片,马上感到这是基督,你明白 — 有某些东西在此;若你是印度教徒,给你看到罗摩的照片,你马上知道这是罗摩。你明白,就是这种心的确认。但要确认某位与你一起生活的人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你只活在你思维活动的两个尖端。要深入心里,「我们该做些什么?」人们告诉我︰「母亲,我们怎能进入我们的心?这种思维活动怎能从心而发?」现在你必须记着,心是絶对与脑袋连上,完全的连上,它们不是不相连的,不然是运作不了。若心垮下来,一段时间后,脑袋也会垮下,整个身体就不能运作。
所以这种心的思维活动要用这种方式理解,一旦你看到危险迫近,什么也不用想,你心的自然反应是开始注入更多血液,你开始心悸,你不用思考,没有思维的活动。就如你看到一只老虎站在你面前,你的心马上开始注入更多血液,这是自然反应。这种活动是怎样发生,你或许会说,你内在已经建构好,一旦你看到紧急情况,你的交感神经系统会起作用,你开始感到害怕,因为害怕,所以必须有点保护,你要为此做点事,你没有想,只是跑掉,跑得越快越好,你没有想 — 我该怎么办,该跑到哪儿 — 你只是不停的跑离危险,怎会这样?因为你内在已经建构好,在你的脑袋,一旦你的心开始注入太多血液,就令腿开始运作,手开始运作,你要跑,或我们可以说是中枢神经系统建构好,害怕,任何反应,任何响应都是你内在已经建构好。
但你对灵性的回应还未彰显,它要彰显,它已经建构好,毋庸置疑,但它仍未彰显。怎么把它彰显?人们问我︰「母亲,怎能彰显它?」你过往的经验令你学懂要害怕这些那些事物,在你这一生,你学懂很多事情,孩子或会用手触摸蜡烛也不害怕,但他一旦长大,因为有体验,透过体验,你开始内在建立自然反应,你会懂得拯救保护自己。
现在,重点是你心里该建立怎样的经验,就是你的神圣、灵性的经验。一旦你开始建立这份经验,你就知道自己是神圣的人。除非你完全意识到自己是神圣的人,不管你对我有怎样的信心,那份确认仍未完全。你只是盲目的确认我,若盲人确认我,内心就没有这份回应。所以,首先你要确认自己是神圣的人,要对自己有信心。
虽然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却仍对自己没有信心。若他们有任何问题,会写信给我;若他们生病,亦会写信给我;若他们家庭出任何问题,也会写信给;若任何人带给他们任何问题,他们会问我。若你有内省,有静坐,就能触摸到你内在的神圣。一旦你触摸到这份神圣,就知道自己是神圣的人。所以在顶轮崇拜,实际上,你是要确认自己的神性,体验自己的神圣,你是神圣的。
你怎样体验自己的神圣?就是给自觉别人,给别人自觉是很了不起的经验,你不单给别人自觉,还可以告诉他们轮穴的情况,你知道他们那里出错,你颇有信心。而思维上你知道︰「对,对,它在运作。」你会说,没有牵涉其中,如︰「是我在做。」你会说︰「母亲,它在运作,它在发生。」就是这样那样的事情。但你却从不内省︰「我是怎样在工作,我是怎样把它成就?我是怎能感觉到?什么发生在我身上?我有什么改善?什么令我更加敏锐?我有什么进展?什么是转化?」
一旦你开始想这些问题,开始体验自己的存有,一份感觉,一份向着摩诃摩耶的感觉就会发展 — 一份感觉,我再次说是感觉,就如恐惧的感觉,快乐的感觉,沮丧的感觉,你发展的任何感觉。你可以称这份感觉为感激的感觉,爱的感觉,合一的感觉,喜乐的感觉,全都在你的心里开始运作,你因此感到有响应。
就如海洋响应月亮,即是说海洋以流动来响应 — 石头不会对月亮有反应。同样,你心里这种波动的感觉是来自你对灵性的体验,来自对你的存有的体验,接着你开始表达它们。我能分辨出,这个人或许说话不多,或许对霎哈嘉瑜伽知道不多,但在心里,在他的心里能感觉到回应。
这是我们要成就达致的,因为你知道心的能量中心就安置在这里,peetha(宝座),心的宝座就在Brahmarandhra(梵穴)上。若你不开放你的心,心里没有这种建构好的反应 — 不需要是敬畏或恐惧 — 而是建立一种自然的礼仪。那么你就不会做错事,因为你知道,不管什么是好的,都在你的心里。就如你真心爱一个人,你就不会伤害这个人。同样,当你开始在心中感到这种反应,你就不会做错事,因为你内在建构好的质量会显现出来,因为灵性、神圣内在建构好,现在它们就彰显出来,你不会担心什么,也不会做任何外在的事情。
有人说奥义书(Upanishadas) 像 Shandilyaupanishad, Kanthoupanishad,这样那样,你一旦知道梵天婆罗摩(Brahma),所有外在的事物,如戴上yagyopavita的丝线和其他一切都应抛掉,不再需要了,因为你现在内在拥有sutra(丝线),你要放弃所有外在的事物,因为你内在已经建构好一切,正在自动的显现,这类人自动的成为拥有很高才能的瑜伽士。
在加尔各答有一个男士,虽然他是印度人但他叫简先生,他是个了不起的物理学家,他也有这些感觉。有天,他在浴缸洗澡时跌倒,背部着地,浴缸碎了,有些碎片插入他的脑袋里,他陷入昏迷,医生对他完全放弃任何希望,说他不可能活命,他在深切治疗室,但在他跌倒前,他自然的叫了一声「妈」,就这样。
那时候,我在德里,他们通知我他跌倒,告诉我事情是怎样发生,我说︰「好吧。」我只放注意力在他身上,给他做班丹,下一天,他张开眼睛,医生不能相信,他们把他移到另一个病房,霎哈嘉瑜伽士探望他,说︰「我们会给你生命能量。」他说︰「我一点也不痛。」他现在看来年青了十年,那么不同,这份经历,对他是份完全的体验,他絶对进入他的神圣里。所以他说︰「母亲,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不想生命,不想死亡,不想任何需要,不想我的孩子,我现在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在保护我,我不需要有任何忧虑。」
另一个例子是华医生,他心脏很差,因此他们为他做了一个辅助器,他是很虔诚的,他的辅助器坏了,他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昏迷了,他们把他送进医院,开始时他的主动脉有八成阻塞,只有两成畅通,没有任何机会能康复,因此他们为他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但他只说︰「请告诉母亲。」不需要为他做什么,不要紧,我只为他做班丹,我那时在澳洲,他再次是医生放弃的个案。
他们说︰「我们怎能再植入另一个辅助器?这个辅助器坏了,我们该怎么办?」当他们想为他做手术,他却张开眼睛。告诉医生︰「医生,我感到很好,我不知道什么发生了,我完全没问题,我可以坐起来吗?」
医生就是不明白,他检查他的心脏,说︰「他的心脏现在运作良好,什么发生了?」他们为他检查,发觉他的主动脉完全打开,这种情况在医学史上从未发生过。他对我的经验也是因为他的神圣,我才能在他身上工作,我与他的联系非常良好,事情才能成就。若你思维上不停分析,只运用思维来理解霎哈嘉瑜伽,你是不能到达这种接受所有祝福,祝福在各方面倾泻在你身上的神圣层次。
就金钱而言,就建筑物而言,就交通而言,就一切而言,若你听到人们是怎样得到帮助,就像有人在成就一切。即使你只是思维上的霎哈嘉瑜伽士,所有这些事情都能成就。当你的神圣在彰显,你肯定得到帮助,大大的得到帮助,不然这是不可能发生,这些不是奇迹。对人类或许这些是奇迹,但对神却不是。不管如何,祂创造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创造一个接一个的宇宙,对祂,那又有何了不起?
这是从经验而来的信心,不是盲目的信心,体验而来的信心,透过内省︰「我为什么要做这事情?为什么我要这样做?为什么不这样做?」要内省。当你内省,这份深度就会深入,透过静坐就会加深。这就是我为何常常告诉你,早上起床,请要静坐,黄昏时,也要静坐。至少在上床睡觉前要静坐,这是你唯一能深入你的所有创造力、所有纯真,所有知识,所有喜乐源头的神性领域。
当你到达顶轮,对,真正的顶轮被打开,因此你才能有这种大规模的自觉,这是事实。现在要提升质量,数量已经很多,顶轮的质量要增加。在现代,顶轮是唯一能成就霎哈嘉瑜伽的工具,若我们意识到心在顶轮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这里是心轮,你要透过心去确认它是何等重要,不然这个能量中心不会打开,那么你又如何得到自觉?这是何等漂亮的联系,这个中心是心的宝座,是心的peetha,必须打开,那么灵量才能进入,所有这些机器都连上,以这种方式让你明白心透过脑袋连上的重要,脑袋絶对与心合一。
顶轮必须把它从左至右,从右至左,尽一切力量去维持保护 令它打开,但 — 透过确认,透过内省你可以请求︰「我为何不能以这种方式确认?我为何不能这样做?什么是对我有益?」若你来霎哈嘉瑜伽是为了玩某种权力游戏,你想拥有权势,那么你就完蛋了;你想拥有钱或某种玩意,你也会完蛋。你想玩任何一种把戏 — 若你来霎哈嘉瑜伽,是为你的孩子、你的婚姻、你的家庭,或想得到任何外在的好处,这是不能成事的。只要扩展你的心,把你的爱传给每一个人,在你心中感受他们的爱,把自己放在有响应的位置上,心以完全的思维活动,响应你内在的神圣,响应你的母亲。
要明白今天的课题,对你或许有点困难,但这个课题我必须有天要对你说,因为你只满足于一点点灵量从头顶升上来,还有那么多仍要升上,很多灵性要升上来,若你要升进,若你要成为转化全世界这个新世代的基础,你就要努力工作。我们不应说︰「我不懂怎样早起,我不懂…。」你在战争的路径上,你现在是士兵,若你要对抗无明和黑暗的力量,就要把它成就。它必须要成就,为此我们要放注意力,你要怎样做,完全取决于你,我们全都要成为有力量的霎哈嘉瑜伽士,来把它成就,透过我们,全世界就会得到拯救。
最重要是你们要明白,今天是顶轮日,当然是我打开了这个最后的轮穴,但若要再进一步,进一步成长,你就要静坐,入静让你变得宁静,你的生命之树只能在宁静中,不是在混乱中成长。
若你能明白,请把它成就,你因此能看到,完全意识到自己的神圣。若你要看影像,就要有一面好镜子,同样,若你要感觉摩诃摩耶,你必须内在完全彰显纯粹的神圣。
愿神祝福你们。
编注︰: Vibgyor︰即当白光通过棱镜而发出的七种颜色的英文缩写。 […]

顶轮崇拜 (Italy)

顶轮崇拜
意大利 索伦托1989年5月6日‧
昨夜是他们称为Amavasya的完全黑暗的一夜,就在此刻,月亮开始再次出现。今天在这里,我们庆祝顶轮在这天被打开。你也已经在照片看到,看到的实际是我的脑袋,照片在显示怎样打开顶轮,现在能拍下脑袋的光,这是现代能做到很了不起的事情。
现代为我们带来很多东西,这些东西能用来证明上天的存在,亦能证明我,也能用来说服你我是谁,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在现代,要确认这个「降临」,要完全的确认,这是成为霎哈嘉瑜伽士的其中一个条件。
现在让我们看看现代发生什么,什么发生在人们的脑袋里。现代人的脑袋,若你去看看,顶轮是受到侵袭,这种侵袭由来已久,不过现代的侵袭却是最差劲的,他们想令人的边缘系统感觉迟钝。压抑的小说,压抑的思想,压抑的音乐,你也可以说是像希腊的荒唐悲剧。所有这些都是来自中世纪,直至…你应说,新时代已经开展。新时代对我们的边缘系统没有好处,它令我们很沮丧,因此,我们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以逃避所谓的痛苦不幸。
接着来到现代,人们变得过度活跃,过度活跃开始,因此脑袋也变得过度活跃,加上过往的呆笨迟钝,它走往另一个极端的过分活跃。为着要令脑袋再次迟钝,他们服食药物,听可怕的音乐,他们就是用这些方法令边缘系统变得很迟钝。药物本来只是用作刺激,却越用越多,他们接着要服食更强烈的药物,情况就是这样持续着,现在我们知道,人们以为服食药物是生存的唯一途径,为什么?
原因是他们谈的精神紧张。现代有被称为「紧张焦虑」这东西,过往从没有,人们也从不谈焦虑,现在每个人都说︰「我很紧张焦急,你令我紧张。」什么是焦虑?因为我的出现,边缘系统想认识我,灵量也想认识我,随着霎哈嘉瑜伽的增长,灵量想在人们内提升,因为你们变成管道,无论你到哪里,都能产生生命能量,生命能量挑战灵量,或给它一个信息,在不同的人里,它升起,它未必升至顶轮,又或即使它到达顶轮,因为没有认同,它再次跌下。所以每一次,他们做了一些事,灵量就升起,给他们一点压力,因为他们的顶轮未打开,顶轮的门未打开,门仍然关闭,令他们的头有种压力,他们不明白原因,所以称这种压力为紧张焦虑。实际是灵量想推开这扇门,却没法推开。得到自觉的人,若他们不令自己的顶轮妥当,就会不停的焦虑不安。所以虽然顶轮已经打开多年,我们仍要先洁净顶轮。
首先是打开顶轮,顶轮打开后,梵穴(Brahmarandra)就会打开,我们就开始感到恩典,它移到我们的左脉和右脉,是恩典,不是灵量。恩典即生命能量散发四周,抚慰我们的左右脉,令我们的轮穴开启得更多,更多灵量的线能一丝丝的升起穿透。
我常常告诉霎哈嘉瑜伽士,最重要是静坐,若你的顶轮妥当,你全部的轮穴都会妥当,因为你也知道,Pithas(宝座)或所有轮穴的控制室都是在脑袋里 — 在边缘系统周围。所以若你的顶轮是清洁的,一切事情都会以非常不同的途径成就。
人们常常问我︰「怎样令顶轮妥当?」这个大问题,你也知道,我是在顶轮,我降生在莲花的千片花瓣上,所以我能打开顶轮。就如今天,你看见我,当然,他们说这是顶轮的幻象。对你,每时每刻这都是幻象,难以理解。就是要这样,不然你不能面对我,来自我各种光芒,或如昨天你看到顶轮,某种…抽象难懂的颜色投射向各方,光线投射向外。
我说话时请不要拍照,好吗?迟些才拍吧,不用急,只要留心我的讲话。请留心,这很重要,之前已经告诉过你们,崇拜时不要拍照,因为这是很热切的事情,我们要好好成就它。请留心,即使你不明白我的话,对你也会起作用,所以请你在我说话时要全神贯注,这样会成就得更好。
现在顶轮是受你照顾,它是母亲的圣殿。当你说把我放在心里,实际你是把我放在顶轮,因为你也知道,梵穴是在那里,是脑囟,有pitha(宝座),能量中心,它们控制心,是至高湿婆神,你也可以说是湿婆神的宝座。所以当你把我放在心里,你实际是把我放在那里。对两类人,要把它从心提升到这里,或把它从这里带到心都是个问题。
有些人的心很敏锐,我要说,在欧洲,意大利人的心很敏锐,他们一看见我,最先做的是把手放在心上。若你想在心里感觉我,最先就是要这样做,这样做能较容易在你的心里感觉我。你或许会说︰「该怎样做?」
你们要像我爱你那样爱我,要相亲相爱,因为你们全都在我体内,你不能教导任何人怎去爱,心是内在的,你只要打开心扉,就能彰显爱。我们要审察什么令爱停止。
其一是制约。在西方,表达爱被视为一种罪孽。要花一点时间他们才会说︰「我爱你。」但说︰「我恨你。」即使是小孩也能不停的说︰「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憎恨人是种罪孽,对任何人,憎恨人是种罪孽。所以说︰「我恨你,我恨你」是罪孽的行为。我们因此要说,要不停的说︰「我爱你。」不管如何,要爱一个你重视的人,任何对你做了一些好事的人,你爱这个人。若太初之母已经给了你重生,这应是最容易去爱的事情,若她说︰「他们全都在我体内。」这样你们应更容易相亲相爱。
透过爱来洁净顶轮,这份爱没有制约,没有羞愧,不想抑止,也不期望任何回报,nirvach,却有太多制约。制约最先出现是当你想︰「这个制约令我恨某人」或「我不能爱某人,因为这是种制约。」若你一个一个的看制约,它实际是那么荒谬。
简单点,我想你们明白什么是制约,我读过一篇文章,很有趣的文章︰「谁杀掉浪漫?」他说︰「理髪师。」我奇怪他怎样把浪漫连上理髪师。因为我们常常去理髪,有一个人喜欢一种髪型,他因此说︰「我喜欢这种髪型。」假若他的未婚妻或妻子的髪型是另一种,因为每天都要有新事物,丈夫马上就说︰「因为你的髪型,我恨你。」他就是因为喜欢某种髪型而爱这个人,不然,他恨你只因你的髪型是另一种,「我不喜欢它。」说︰「我不喜欢和我喜欢」就显示你受制约限制得太多。你有恰当合适的髪型,穿得恰当合适,你走出来,人们忽然说︰「噢!我恨你。」你是谁?我们有什么权利向任何人这样说?你不是法庭委任的法官,为何你们要说伤害人的话︰「我恨它。」
相反,你应该要说︰「好吧,我喜欢你这样,但你能更好。」这是爱的征兆,你想人装扮得可爱动人。我们就是在这样根基的层次看人。接着我们再进一步,看他有多聪明,多精明,多迷人 — 这是另一种虚假不真实用来描述人的字句。
你以为某种类型的人很可爱,这也是你思维的一种制约,你因此爱这个人,这份爱是那么表面外在,又或有些人扮作爱这个人,全因这个人有钱,实际上并不爱,他只是不想与钱分开,这是毫无疑问的,你爱他因为他有钱,或他有一辆好车,或他穿上漂亮的衣服,不管是什么原因。
有这种想法的人是爱的杀手,若爱已被杀掉,喜乐也失掉。没有爱,你不能有喜乐。我是说喜乐和爱是一样的。它变得越来越精微,我们开始说,爱我们的孩子,这是很常见的,我是说,当然,有些人连自己的孩子也不爱,你要明白,有各式各样的人,他们不停的说︰「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这再次是爱的死亡。我告诉过你,树的汁液向上升,到达每个果实,每片叶子,到达树的每一个部分,再回来,它不会依附停留在树的任何部分。若它依附着树的任何部分,或因为这朵花漂亮而依附着它,那么树会死亡,花朵也会凋谢,这就是爱的死亡。所以你要有爱,爱不会纠结,不会依恋,每一次当我这样说,他们都会说︰「我们怎可以做到?」
灵的爱就是这样,与有制约的头脑的爱是不一样的,有制约的头脑的爱是有限制的,因为它受限制。
爱最大的敌人是我们内在的自我,它像个在你头顶上的气球,这个自我令你紧张不安。制约当然是像…就如你看到一张地毯,依他们的制约而言,这张地毯不好,他们会说︰「噢!这是怎样的一张地毯。」或是什么,这种制约是非常低层次。
最高层次的制约至多只是你爱你的国家,因此,我的国家是最好的,不管它是否在杀害人民,是否在摧毁世界和平,它也是没问题的,因为我属于这个特别的国家,它是最好的,我从不批评我的国家,我的国民。
它变得越来越精微,就理性方面而言,它甚至更差。因为理性上,若你已经明白某些好的事物,没有人能改变你。因为你是透过脑袋去明白,这实际是很令人惊讶。我曾经读过一本泰戈尔写的书,一个英国人为他的书写了很好的序言,一个介绍,他说︰「西方已经杀掉了创造力。」他问一个印度的评论家,说︰「你们不批评你们的诗歌,你们没有批评家?」「有,我们有批评家,他们也会批评。」「你们批评什么?」「噢!他们批评…这一次,他们批评没有下雨,因此产生这样那样的问题。」
他说︰「不、不、不、不,我是说诗人,他们有没有批评诗人,批评艺术家?」
他回答︰「批评就是这个意思?这是创作,他把他的感受创作出来,若他创作一些粗俗下流的作品,我们当然不喜欢,但这是漂亮的脑袋创作出来的作品,必定是漂亮的。」「那么你们不批评。」他说︰「不,因为我们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那么你们想创造什么?我们就是这样理性,我们对一切都有标准,对艺术,对每一种受造物,我们不喜欢这张地毯,为什么?因为它不迎合我们理性思维的标准模式,与我们自己制定的框架不一致,所以「我们不喜欢它」,你能否制造这样的地毯?甚至只造一吋?
这个自我给你不获授权的行动,Anadhikar Chechtha,没有得到授权。你没有权去批评,你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批评,最好还是去欣赏,你要明白,自己并未获授权,也不配去批评,若你不配,为何还要批评?
你也要知道自己是自我的奴隶,当你的自我支配你和你的才智…所谓的才智把你带到某一点,到某个标准,就变成特定小区、特定国家、特定思想体系的集体自我,集体的自我。所以他们说︰「噢!我们,你看,我们认为没有艺术。」
这就是为何我们不再有艺术大师,我们不能有林布兰特(荷兰画家),我们不能有,可怜的林布兰特必定受很多苦。你也知道保罗‧高更(法国印象派画家)受很多苦,所有这些艺术家都受很多苦,即使是米开兰基罗也受很多苦。不单金钱上,不单是金钱,还有其他,批评、批评、批评,我想人们已经放弃艺术。
我遇过一个很多产的艺术家,我说︰「为什么不给我看你的作品?」他说︰「我不想给你看,我是为自己而创作。」我说︰「我想看看。」我看到他的作品很漂亮,非常漂亮。我问︰「为什么不能给我看?」他说︰「没用的,人们只会批评,我为自娱而创作,他们只会破坏我创作的喜乐。」
所以,我们最基本是避免批评人,最好是批评自己,批评你的兄弟姊妹,批评你的国家,批评所有习惯,取笑自己,这是最好的。若你知道怎样取笑自己,就不会反对或阻碍别人的创造力。
透过自我,你变得越权,什么也批评,自以为有这个权利,我们要问自己︰「谁给你批评权?」我们怎能批评任何人?作为圣人,你们现在已是圣人,当然,你能分辨出谁有阻塞,谁散发坏的生命能量,谁有问题,你全都知道,你知道自己有这种分辨能力不是来自制约,不是出于自我,而是真的能在指尖上感觉到,这是种内在实在的感觉。你是透过Bodha(感觉)知道,接着,你该怎样做?在爱中,你要告诉人,可能的话,说︰「你这样做是错的,最好纠正它。」某程度他这样做,若你这样告诉他,他反而变得更差,你对这个人完全没有爱心。让每个人成长吧。
霎哈嘉瑜伽有很多很好,很好,很出色的人,这是毋庸置疑,但也有很多我们称为难缠的人。我想他们的脑袋有某种瑕疵,有一部分缺失,有些螺丝钉松脱了,我们知道,有些人有时的言行像小丑,我们帮不了他们,虽然他们可以是很有聪明,很敏锐。在霎哈嘉瑜伽,他们不能降至你可以说「有可能成长」的层次。
若大地之母像太阳那么热,什么也没法生长,又或它像月亮那么冷,同样什么也不能生长。大地之母要处于中央,热和冷有恰当的比例,才有生物能生长。同样,人类也要保持温和平衡,要明白不要走向极端,当你爱人,你就是在学习这种平衡。
在霎哈嘉瑜伽,你也知道我们要求一些人离开霎哈嘉瑜伽,这是出于爱,因为一旦他们离开霎哈嘉瑜伽,就得到改善,我曾经见过他们有极大的改善。
当他们进入霎哈嘉瑜伽小区,就变成一种滋扰,因为自我,他们想成为更大的滋扰,或许制约也扮演着部分的角色,不管如何,他们想成为滋扰,所以我们要对他们说︰「请你们现在离开一会儿。」若这个人再没有滋扰的价值,他就变得老实,不再是种滋扰。理论上,若你告诉这个人︰「这是我们要你离开的原因。」他会接受,但他也可以是很讨厌麻烦,我知道这种情况,你要有耐性,要体谅,说话的态度要有爱心。
爱有种力量,令人不会做一些没有爱心的事情,爱是很有力量,它能以很漂亮的形式连系人,令人想做一些事情。就如你想给我花,因为你知道我喜欢花,你想给我花以显示︰「母亲,我爱你。」这只是一种表达方式。我知道你爱我,你只是想加强你对我的爱,让我更能知道你爱我,所以你想给我花来显示你对我的爱,表达你内心对我的感受。
所有这些物质都能用来表达你的爱,能更容易向另一个人表达什么是爱,顶轮的整个力量就是爱。
若你看到这种情况,脑袋要去爱。从现在开始,你要透过脑袋和才智去验证霎哈嘉瑜伽的力量,若你能明白「不,分析、合成,做这些事情是没有用的,要出于爱,简单的爱」,过往用来分析,批评,做各种荒谬的事情的同一个顶轮,同一个脑袋,现在却想用来爱,享受爱,脑袋的顶点只是去爱,我们就是要到达这种境况。它只有爱,只知道爱,因为它看过爱的力量。你总结某种理性的结论,就看到重点,像商揭罗大师有很多作品,像Vivekachudamani这些作品,还有很多契约,他却放弃再写这类作品,说︰「不,什么也不是。」他只写赞颂母亲的作品,就是这样。
一旦你到达这一点,你可以说自己是处于无疑惑的状态(Nirvikalpa),因为没有Vikalpa,你没有疑惑,因为你有爱,在爱中,你不怀疑,不质疑,只有你有怀疑才会质疑,但当你爱,你不会怀疑,只有爱,因为你享受爱,这就是为何爱是喜乐,喜乐是爱。
经过那么多日子,顶轮终于打开了,我们要透过静坐,透过了解自己,了解别人再次打开顶轮。或许理论上能到达这一点,没有其他途径,我们现在要到达最终,逻辑推理要完结,跳进爱的海洋,就是要这样。一旦你跳进爱的海洋,什么也不用做,只去享受,享受它的每一个波浪,每一个色彩,每一个触摸。我们每一个人要学习的是霎哈嘉瑜伽什么也不是,只是爱。
愿神祝福你们。 […]